LV. 25
GP 22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1/30 新增 4-7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41 -
 
 
《TP-13  Hypnos》
 
  聖戰前夜。
 
 
  鄰近西子海岸的一棟廢棄大樓內,群聚約三百名Eclipse(蝕)的成員,且人數還在增加。
 
 
  外界雖將所有對抗帝國的人歸類為叛軍,實則叛軍內又區分為數個集團,各有領導人,行事風格也不盡相同。
 
 
 
  Eclipse(蝕)是叛軍中的一支,以激進手段著。對於朝倉一郎提出的自治計劃,他們認為不過是分化人心、想令正義失去抗爭理由的下流手段。
 
 
  他們便是為了喚醒眾人戰鬥意志而在此集結。
 
  「啊,大哥,我總覺得好緊張。」馬屁蹲坐在離人群有段距離的一隅,朝身旁紅牌扔過香煙。
 
  紅牌用印有裸女的打火機點燃菸頭,「冷靜,我們能不能出人頭地就靠這次,別讓別人以為精精裡沒人才。」
 
  「不愧是大哥,足智多謀、臨危不亂,還能用激將法。」
 
  「不,馬屁,其實大哥很亂,大哥還在想下午沙灘的那個棕髮妹妹,大概是戀愛了吧?戀愛就像颶風,吹動人們心裡的那潭寂靜的深水。」
 
  「俗話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大哥表現得那麼像AV星探、簡直比電車之狼還壞,諒必她愛上大哥了。再加上我們今晚的行動根本是救她一命,要是妹妹知道了,根據等價交換定律,一定會用貞操當作回禮。」馬屁說。
 
  「但願如此啊......」
 
  紅牌、馬屁是來自鄉下的小無賴,二人先前曾加入黑道組織,結果因捅出大包而遭同行追殺。
 
 最後為了避風頭,兩人選擇加入叛軍當打雜小弟。
 
  「對了,大哥,剛聽別人說,狂骨被一個叫亞特爾的小子贏走鑽石。」馬屁轉換話題。
 
  紅牌看著留太長的指甲,「可惡,要不是我指甲過長,狂骨的、不,我的鑽石就不會被贏走了。
 
  「大哥是要跟狂骨比保齡球嗎?」
 
  「……不准吐槽我。」
 
  「是!是給亞特爾那小子屎到,以後見到一定賞一頓粗飽,打到他妹都不認識他。」馬屁憤慨。
 
  聊天中,前方燈光亮起,此次聖戰的負責人在掌聲中踏上作為講台的木箱,開始講述明日作戰方案。
 
  Eclipse(蝕)打算在明晚對桑尼飯店發動奇襲。
 
  他們目的在挾持所有房客,借以向帝國喊話、對世界表達他們反抗到底的堅強意志。
 
  紅牌認為這根本是集體自殺,帝國一定會派COG的成員來殺光反抗者。
 
  憑他與馬屁的腦袋,只能想出一種阻止叛軍行動的方法——利用職務(打雜的)之便,把待會運到的軍火盡數偷走,讓同伴沒武器可用、自動放棄聖戰。
 
  當然,光憑他們的單薄力量是不可能從叛軍手中奪得武器,所以紅牌透過以前的人脈找上東星會幫忙。
 
  以囊括所軍火為條件,東星會允諾派人協助,及事成後答應讓二人成為會中幹部。
 
  「——我的報告到此結束。最後,請團長為我們說幾句話。」負責人向台下打手勢。
 
  操作投影機的人見狀,朝牆壁投射視訊畫面。畫面卻是一片昏黑。
 
  喇叭響起鋼琴曲。
 
  「喂,我不是叫你放歌。」負責人朝那人說。
 
 
  那人恍無所覺的呆愣在地,任由琴聲迴盪在偌大空間中。一直撥到第三小節,才有人上前關掉音樂。
 
  「這首是崔俊熙"Hypnos"的鋼琴版吧?滿好聽的耶。」紅牌問馬屁。
 
  馬屁沒回應,因為演講太無聊,他老早戴上耳機聽電子舞曲打發時間。
 
  「喂!」紅牌摘掉馬屁耳機。
 
  「蛤?」
 
  「你家失火啦!」
 
  「火勢蔓延,燒到大哥家了。」
 
  「真的假的!?」紅牌拿出手機按下119。
 
  「大哥,我開玩笑的。」
 
  「……算了算了,音樂被關了,沒聽到算你沒耳福」紅牌沒好氣說。
 
  投影機重新撥放,牆壁浮現團長身影。
 
  聽年邁的團長致詞時,紅牌產生一種像聽校長致詞的錯覺——祝各位同學有個快樂的暑假,要努力幫忙家裡的農務哦。如果團長此時說出這類台詞,他也不會覺得奇怪。
 
  無聊的演說中,紅牌聽見外頭有車聲接近,「馬屁,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大哥,我們上!」馬屁遞過口袋裡的紅色胸花。
 
  向隊長報備後,地位最低、可有可無的二人正大光明走到外頭,看見一輛兩截式貨櫃車停在路邊。
 
  貨車出現的時間和計劃毫無誤差。
 
  車旁有四名荷鎗實彈的壓車人員,連同駕駛、先行到位的裝備組成員,在場一共有十五人。
 
  「你們兩個在那幹麻!?」其中領隊人物對紅牌喝道。
 
  ——人比想像中還多,這可不好辦。
 
  紅牌堆起牛郎般的笑臉上前:「武器重,隊長派我們來幫忙搬。
 
  「免了,你還是去喝喜酒吧。」領隊看到紅牌和馬屁胸口的紅色胸花,忍不住嘲諷。
 
  「……我們只是想為組織盡一份力。」馬屁委屈的說。
 
  「對啊,拜託老大給我們一個機會。」紅牌低頭誠懇拜託。
 
  看兩人如此堅持,領隊不耐煩地揮手,「好啦好啦,彈藥重的很,手不怕折斷就過來。」
 
  「「是!」」
 
  穿著貨運公司制服的同伴開啟貨櫃,吹噓這次所獲頗豐。
 
  紅牌跨上貨櫃,用手電筒往裡頭一照,他差點忍不住叫出聲。
 
  往常行動,組織能弄到十把步鎗已是非常了不得。聽說此回作戰有軍火公司援助,果然比以前強上百倍。
 
  面前的AK步鎗堆得像數座小山,豐沛的澄黃子彈一箱疊著一箱,可怕的是,火箭筒、機鎗也列在行列中。
 
  擁有如此火力,要和軍隊對抗都沒問題了吧?
 
  「太厲害了!我們一定能打贏這場聖戰。」紅牌探頭出車外。
 
  「少廢話,快搬。」領隊罵。
 
  「老大你們辛苦了,要不要吃點檳榔?」馬屁故作殷勤問,摸出一盒檳榔。
 
  距離東星會支援人馬現身剩下二分鐘,他們必須盡量拖延時間。
 
  「吃你媽。」紅牌跳下車,生氣的拍掉檳榔盒,「幹!現在要認真工作,你以為其他人和你一樣混嗎?」
 
  「我請老大們吃檳榔有錯?」馬屁衝上前揪住紅牌衣領。
 
  「你這馬屁精!」紅牌揮拳,和馬屁在地上扭打成一團。其他組織成員同停下工作,欣賞二人演出的猴戲。
 
  「要打去別的地方打!」領隊用腳踹開兩人。
 
  ——還剩四十秒就要到約定的二十三點整。東星會的幫手要是再不準時現身,軍火就要被卸下車。紅牌著急。
 
  「手錶有什麼好看的?」領隊問。
 
  「沒、沒……
 
  假裝腰扭到,紅牌故作痛苦狀的支撐爬起。還有十秒,周圍卻沒有人車接近的跡象。
 
  「你沒事吧?別裝死,給我——」領隊攙扶紅牌。
 
  紅牌並未發現,此時頭頂天際正飄過一顆黑色子彈,子彈如受傷麻雀,以極緩慢的速度飛行,最後無力碰上廢棄大樓的落地窗。
 
  彈頭沒有擊穿窗戶,反而在玻璃表面暈出漩渦狀的詭異波紋。
 
  波紋向內蠶食擴張,玻璃就像受指尖施力而逐漸凹陷的軟糖,當玻璃超出所能負荷的變形額度瞬間,整面落地窗崩然驚爆——
 
  蹦噹!
 
  破片間隙中,只見子彈如受力反彈的彈力球,藉彈射方式改變行進路徑、以截然不同的遽速俯衝而下。
 
  「——起來。」領隊語畢,口水吞嚥當下,他只感到頸部一陣灼熱。尚不及辨別何事發生,他的意識已被燒成飛灰。
 
  宛若夜梟狩獵,黑幕中驟現數枚尖喙,黑色鋒芒依序貫穿目標驅體。
 
  驀地,卡車旁僅剩兩名胸別紅花的活人,彼此呆呆對望,一句話也說不出。
 
  時間正好二十三點整,一秒不差。
 
 
 
 
      ※           ※          ※
 
 
 
  「嗯?會長下令不要搶叛軍的軍火?哎呀,真是不巧,十秒前對方就被本大爺一個不剩的幹掉啦,辦事太有效率也是種錯誤吧?哈哈。」
 
  殺手嘻皮笑臉掛斷通話,改用手機連上Facebook,進入自己建立的粉絲團。
 
  他上傳一張剛從85大樓頂樓拍攝的高雄夜景,照片底下附上心情留言:"剛完成委託,殺了十五個人,大家等著明天的新聞吧(笑)。對了,居高臨下的感覺真像神呢!哈哈!"
 
  隔了三十秒,殺手見沒人幫他按讚和推文,焦急地再po上一段文字,"喂喂,大家不要吝嗇讚和回應啊!哈哈,AV8D快幫推,有回應可以免費幫你殺人哦(大誤)。
 
  "我來坐沙發囉。隼又出動啦?有時候真懷疑老大你怎麼能那麼強"一人回應。
 
  "運氣好吧?哈哈(光速逃)。"
 
  "隼的下個目標是誰?"又有人問。
 
  殺手本來要爽快答出"朝倉一郎",但他想想又覺得不妥。
 
  "剛剛的委託只是開胃小菜,明天晚上重頭戲就要上場囉!保證全部新聞台都會作特別報導喔。"殺手得意的鍵入文字。
 
  看著增加的粉絲回應,殺手有種被捧上天的飄飄然感。
 
  或許,這就是幹這行的額外樂趣吧?
 
 
       ※          ※          ※
 
 
 
 
  「馬屁,你說剛剛搞狙擊傢伙會是誰?」紅牌腳踩油門,貨車迅速遠離大樓,筆直往目的地前進。接下來,只要把車開到東星會指定交貨的倉庫便大功告成。
 
  「隨空飛舞的黑色子彈……說不定是隼耶。」馬屁拿起仍在副駕駛座的寶特瓶,倒出水,用面紙往上手臂搓揉,「大哥也要嗎?」
 
  「好,也幫我狠狠的搓。連隼也加入東星會,我們真的沒投靠錯組織。」
 
  馬屁手臂上的刺青消失,「雖然有點寂寞,不過以後要改別東星會的家徽了。」
 
  「嗯,我們要連剛剛那十五個人的份一起努力活下去。」
 
  「大哥,這樣聖戰就不會繼續進行了吧?」
 
  紅牌想了想,「大概……不會繼續了。我們拯救了蝕的成員、也阻止桑尼飯店的旅客受害。」
 
  「我們是民族的救星、自由的燈塔!」
 
  「說得好。咦,馬屁,你有放歌嗎?。」
 
  馬屁豎起耳朵,沒聽間任何音樂聲,「大哥聽錯了吧。」
 
  「不,確實有,就是那首"Hypnos"啊。你聽。」
 
  突然,紅牌著魔般急踏剎車,輪胎與柏油路面摩擦出尖銳的悚然聲響。
 
  同時,馬屁感到一股衝力將自己推向檔風玻璃,他手連忙握住車門握把,狼狽地四處張望——臨檢?還是蝕的人追來?
 
  沒有。
 
  公路上根本沒有其他人。
 
  「大哥你怎麼了?」馬屁搖晃趴倒在方向盤的紅牌。
 
  緩緩起身,紅牌突然變得精神抖擻,「馬屁啊,我剛在想什麼,要趕快回去集合才對……不能偷武器啊,聖戰改為上遊輪殺朝倉一郎,還得屠殺所遊客……」說完,他兩手粗魯地扭轉方向盤。
 
  「大哥!不是那方向!我們要去東星會的倉庫才對,」馬屁完全不懂大哥為何臨時改變心意。
 
  「啊啊,計劃全輸入在腦子了!好興奮啊!我們要殺人,愉快地把所有人殺光才行唷。」
 
  無論馬屁怎麼勸說,紅牌都無動於衷。
 
  貨車折返,駛向蝕的集合地點。
 
 
 
 
待續 
下回4-8
任務前夜
 
 
 
4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