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2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1/12 新增 4-2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74 -
 
 
4-3
 
    桐乃還是跟瞳人走了。
 
    結果,便演變成穗穗、由佳和與我一同逛街閒晃的狀況。
 
    西子夕道能見到夕陽落入地平線的景緻,故得其名。逛網頁時曾看過,日落時分被夕陽照得黃澄、燦如圖繡的街景。可惜今天來得太晚,無緣一飽眼福。
 
    如旅遊手冊所言,夕道越夜越熱鬧。宛如點在黑暗中的燈管,吸引無數昆蟲在此留連。
 
    由佳就是其中一隻,一路上像蟬一樣唧唧喳喳個沒完。
 
    「穗穗,請人家吃冰。」由佳挽著穗穗的手,用小孩子的聲音撒嬌。
 
    「各付各的。」穗穗甩開由佳,轉頭向我問:「看節目說,前面有間不錯的冰店,大哥去吃嗎?」
 
    「嗯,好啊。」
 
    我強作開朗,掩飾自己的心煩意亂。十分鐘前,發了封簡訊給桐乃,至今仍無回音。
 
    用各色地磚舖成煙火花紋的夕道十分寬廣,換算成馬路至少有八線道,即使遊客絡繹不絕,也不會感到擁擠或不舒服。商店、攤販整齊列在街道兩側,販售的商品琳瑯滿目、亦不乏套圈圈、九宮格等小遊戲。讓我有在逛廟會的感覺。
 
    「先玩那個如何!?」由佳指射氣球的攤子。
 
    射擊嗎……
 
    我們選擇難度最高的關卡,三人份。
 
    玩法是使用感應鎗攻擊電動章魚八爪上的氣球,氣球小如橘子,加上八爪在空中快速舞動,要準確命中頗有難度
 
    「最後一名請吃冰。」由佳提議。
 
    穗穗扳動指關節,自信滿滿的笑:「我不弱哦!」
 
    「那我會點最貴的。」我也跟著笑 。
 
    她們真是自討苦吃,說到用鎗,本人可是老手啊!
 
    屏氣凝神、端正持鎗,右臂匯聚游離力量,兩眼緊鎖目標,原本橘子大小的氣球突然變得像西瓜一樣,八爪移動軌跡也慢得清晰可見。
 
    板機連環扣下,鎗鳴止歇之際,周圍掌聲響起。
 
    「好厲害……」「沒落空半發耶。」「鎗神!」
 
    「乃哥你真強耶。」只湊巧中一發的由佳崇拜地拉住我手。
 
    「我也覺得……
 
    「竟然一發都沒打中,令人欽佩。」
 
    我的射擊技術絲毫沒有長進,太、太恥辱了!
 
    穗穗領完獎品,開心地秀給我看:「鏘鏘!是煙火禮盒唷!等桐乃回來一起去海邊放吧。」
 
    「嘿,老闆看我可愛,有送娃娃當安慰獎耶。」由佳秀出一隻粉紅色香菇布偶,和蛙君一樣,是能套在手上玩人格分裂那種。
 
    「不過,感覺很適合乃哥。送你。」由佳把香菇布偶套在我左手,還不知道從哪摸出兩顆大鈴噹,「再把鈴噹掛到手臂,哇,超像……
 
    由佳的頭被穗穗狠狠敲下去。
 
    往冰店途中,我見到有群人大排長龍,不知在排些什麼。
 
    「那是纜車站。」穗穗貼心補上說明。
 
    「從那不是可以搭去骰子島嗎?真想去賭一把。」
 
    「想太多,妳還未成年。」我對由佳說。
 
        「我才不敢搭那個,而且下面是海,不小心掉下去一定溺死。」看不出穗穗有懼高證。
 
    「不會啦,那邊偶爾會有船開過去,幸運的話會摔到船上啊。」由佳說。
 
    「那也會摔死……
 
    「真囉唆,那搭船妳敢嗎?坐船也能去骰子島。」由佳手指通往星岸碼頭的告示牌。
 
    「嗯?穗穗,遊輪停在星岸碼頭嗎?」我想到桐乃明天的任務是要潛入遊輪。
 
    「明天好像雙子遊輪停靠星岸碼頭,大哥有興趣呀?」
 
    「沒,隨口問問而已。」
 
    到了冰店,不愧是名店,還要抽號碼牌等待座位。反正在妹妹訓練下,我早習慣排隊,便讓穗穗她們先到附近逛逛
 
    手機仍杳無音訊
 
    桐乃不會被那死皮條客怎樣了吧.……看她也不怎麼反抗,要是別的男生吃她豆腐,妹妹絕對會打斷對方的手。
 
    難道桐乃喜歡瞳人那型的?絕不允許!
 
    我不反對她桐乃交男朋友,但對象一定要經由我認可。至少和哥哥一樣溫柔、對她有耐心、會哄她開心、知道她喜好、有錢有才華、外加長得又高又帥……起碼這樣才配得上妹妹。
 
    在我描繪桐乃理想男友之際,遲來的簡訊終於送達。焦急地打開觀看——
 
    主旨:我在瞳人房間。
    內文:不用擔心。
    
    看完這該死的內容!鬼才會不擔心啊!
 
    我劈哩啪啦打了一堆亂無章法的字,因太緊張同樣的內文還不小心發兩次。連店員叫號都差點沒聽到。
 
    失魂落魄吃著草莓牛奶冰,穗穗與由佳異口同聲說著超好吃之類的話,我卻一點也感覺不到。
 
    「乃哥,失戀也不用一附衰樣給我們看。草莓不吃我拿走哦。」由佳趁我不注意摸走我盤中全部草莓。
 
    「沒禮貌!草莓快還大哥。」
 
    「咦?既然穗穗這麼心疼乃哥的話,就在他脖子上種草莓給他啊。」
 
    「笨蛋!別亂說……大哥是桐乃的。」
 
    「可是桐乃劈腿了。剛好穗穗不是很喜歡乃哥,這樣吧,待會給我五千塊,我到附近晃個兩小時再回房間,你們趁這段時間進行失戀療程。」
 
    「由佳。」穗穗的語氣變得比草莓冰還冰。
 
    「幹嘛?」
 
    「我的暑假作業是測量西子外海有多深,妳想下去看看嗎?」
 
    「哈哈……」由佳的乾笑變得比她盤中的葡萄乾還乾,「對了,我剛在路上看到一個超像猩猩的人耶,差點丟香蕉給他吃。」
 
    「那人一臉流氓相,妳再亂講話小心被抓去殺掉。」
 
    「才不怕他咧,咧咧咧。」
 
    穗穗和由佳聊得開心,我心裡都是妹妹的安危,根本無法融入她們。
 
    「大哥想送桐乃禮物嗎?」
 
    「啊?」思緒一時神遊,接不上話題。
 
    穗穗重新說明,在外頭有人擺擂台,只要比腕力勝過關主,就能贏得二克拉的鑽石項鍊。市值至少五十萬以上。
 
    聽起來還滿像獵人的劇情。鑽石項鍊……嗎?桐乃今天才提過她想要。
 
    「大哥要不要挑戰看看?關主瘦瘦的,看起來不強,有好幾個人差點贏他耶。」
 
    「我們這邊的選手看起來也很弱啊。」由佳說。
 
    「那個……參加要交參賽費對吧?弱小的外表的確能吸引人上台,也許他其實超強、也許台上動了手腳,又也許那些輸掉的人當中大部分是同夥也說不定。」
 
    「乃哥說那麼多“也許”,我可以解讀不敢挑戰的藉口嗎?呵。」
 
    「恰好相反……
 
    送到眼前的禮物豈有不拿的道理?
 
※                      ※                    ※
 
 
    吃完冰,二人領我前往擂台。圍觀的群眾將外圍擠得水洩不通,要是不知情,我可能會以為有哪個明星在辦簽唱會。
 
    攙扶穗穗,讓她站到街燈底座上飽覽比賽過程。我也踮起腳件向內張望,台上正進行粗壯洋人和瘦弱關主的比賽。
 
    「看不到,人比剛才更多了啦!」由佳攀住我脖子,硬是跳了上來。背部傳來糟糕的觸感。
 
    目前洋人技壓關主,距離獲勝僅剩數公分。
 
    「不妙,我的項鍊要被贏走了。」
 
    「我的項鍊?」由佳貼在我耳旁問。
 
    「抱歉,不慎曝露出我的野心。」
 
    挑戰者眼看就要勝利,戰況卻在此時出現微妙變化。洋人的手腕正緩慢往反方向推移,他的表情也從得意轉為慌亂,反守關者,從開始就是那張高深莫測的撲克臉。
 
    然後,群眾先是愕然,再爆出驚呼——關主在眨眼間扳倒對手手腕。
 
    「沒有挑戰者了嗎?差點就有人能贏走兩克拉的鑽石項鍊,有勇者願意站出來終止狂骨的二十七連勝嗎?」主持人詢問。
 
    台下一片靜默,群眾左顧右盼,期待祭品現身,好讓大家繼續看熱鬧。
 
    「有!有!這裡、這裡。」由佳伸長手臂高喊,另一手猛拍我的頭。
 
    所有人的目光傾刻間全集中到我身上。
 
    「我、我要參加!」放下由佳,我朝擂台方向走去,迎面的群眾自動讓出通道,就像摩西開紅海,還挺威風的。
 
    「大哥加油!小心不要受傷哦。」
 
    「乃哥,記得買紀念品回來。」
 
    歡呼中,腳步穩穩踏上木板搭建的小擂台。近距離和那個叫狂骨的關主照面後,直覺告訴我,他絕非普通對手。
 
    在炎熱的天氣裡連勝二十七人,臉頰一滴汗也沒有。稜角分明的臉孔可以說是毫無表情,和撲克上的人像一樣。令我特別注意的,是狂骨臂上刺青。刺青圖案和早上騷擾桐乃的垃圾相同——
 
    太陽。
 
    仔細看,太陽內有塊弧形陰影,或許刺青想表達的是日蝕?
 
    繳納三千元作報名費,我坐定位。手肘靠在厚實木桌上。
 
    「這位同學叫什麼名字?」主持人遞過麥克風。
 
    身為殺手豈能隨便洩露本名,可是我一時也想不出其他暱稱.……啊,有了…….
 
    「亞特爾。」
 
    我使用妹碰撞的主人公名,蛙君取的
 
    「那亞特爾同學,拿到項鍊是要送給台下可愛的女朋友嗎?」
 
    隱約聽見由佳在喊"送我、送我"。
 
    「不,我要送給妹妹。」
 
    狂骨比我還細的右手迎上,我倆右手拇指交扣,其餘四指按住對方手背。
 
    喀啦喀啦。
 
    狂骨的手響起關節聲,「指教了。」露出笑容,卻感覺不出笑意。
 
    主持人拿出氣笛喇叭,「今晚第二十八場比賽,挑戰者亞特爾同學能否帶走獎品呢?預備————」
 
    叭——叭———
 
    開場,旗鼓相當。右手仍維持幾近與桌面垂直的角度。
 
    狂骨大概是想增加比賽的可看性,一開始沒使上全力。
 
    試探性加重勁道,狂骨仍紋風不動,頓感自己就像試圖扳彎鋼筋的笨小孩。
 
    突然,對手的防禦鬆動,我右手不自覺來到勝利大門。他很喜歡故意放水、搞反敗為勝這套吧?
 
    「似乎被小看了。」我笑。
 
    瞬間加足力量,打算讓狂骨措手不及,然而,右手一但下壓到一個程度,任憑我如何施力,都宛如在旋轉卡死的鎖,無法動他分毫。
 
    相同姿勢維持約莫十秒,狂骨死水般的眼神開始變化。我雖穩上風,卻漸漸感到不安,就在他瞳孔乍然放大瞬間——戰況登時逆轉。
 
    台下觀眾譁然。
 
    我距離失敗僅剩五公分不到。簡直像在跟山上的野熊比腕力,壓倒性的野性力量快將我手臂折斷。
 
    和其他二十七人比賽時,狂骨絕對有留情,不然現在鄰近醫院早躺滿等著接合手骨的傷患。
 
    「狂骨,那我也動真格了。」
 
    從這角度,觀眾應該暫時看不出我右手的變化,只要儘快收拾他就行了…….
 
    「Tā moko (戰紋)!
 
    戰紋開啟,遭受壓制的右手萌生與之抗衡的龐大力量。
 
    如同緩步推動笨重貨櫃車,我以極慢的步調撐起右臂。
 
    「大哥加油!」「幹掉他啊!」
 
    穗穗和由佳跑到觀眾席最前方為我加油。在她們帶領下,現場觀眾為我打氣的音量也慢慢變大。
 
    支持聲中,比賽回到原點。
 
    手臂雖維持開賽前的垂直角度,但其中相互較勁的力強度,卻完全到達另一層次。
 
    彷彿地震,承受雄勁的桌面產生強烈晃動。我們左手緊捏桌沿、雙腿撐抵桌角,企圖穩固將被解體的木桌。
 
    「你是、能力、者?」狂骨連說話都吃力非常。
 
    「……
 
    我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哪怕只要亂了一個呼吸,便會分出勝負。
 
    桌面晃動持續加劇,上頭遍佈我倆滴落的汗珠。持久戰對我不利,全程施力狀態下,原本維持效果就不長的戰紋,更是減短使用時效。
 
    「把我、逼到這地步,亞特爾,你是、第一、個。」
 
    真是我的容幸。
 
    「可惜、你、快沒力、了吧?」
 
    狂骨料得不錯,右手正以不明顯的角度,往勝利的反方向傾斜。
 
    根據反覆練習的經驗能夠判斷,戰紋最多再支持一分鐘。
 
    我只剩兩種選擇。
 
    死撐完這一分鐘,或是,豁盡一切,賭把大的。如同把煙火大會所有煙火集中,一口氣點燃釋放。
 
    為了桐乃,我一定要贏。
 
    可是桐乃,她正和瞳人同處一室啊…….
 
    可惡、可恨!
 
    眼前,狂骨的臉不知為何替換成瞳人欠揍的臉。
 
    真想揍碎他的笑容啊。
 
    「瞳人,我不准你……
 
    竭盡全力,毫無保留作出最後一搏———
 
    「碰我的桐乃!」
 
    超出負荷的木桌剎時破碎解體,無處宣洩的巨力往地板轟落,承受不了的擂台亦應聲崩毀分離。
 
    全場陷入默劇般的寂靜,之後,暴動般的歡呼,響徹整個夕道。
 
    擂台殘骸上,我單膝跪地……
 
    正下方地磚凹陷。
 
    狂骨的右手牢牢陷入其中。
 
 
(待續)
 
下回4-4
7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