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2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1/5 新增 4-1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50 -
 
 
4-2
 
  桐乃在身上披了件薄外套,一面往停車方向走,一面聽我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
 
  「我知道了。」桐乃淡淡回應,我本以為她會因旅行搞砸而氣得踱腳。
 
  「妳的反應真平靜耶,旅行被破壞不失望嗎?」
 
  
  「失望也無濟於事,只能這樣囉。」
 
 
  「讓我來幫忙吧!能分擔的部份盡量交給我。看能不能分出時間讓妳朋友玩。」
 
 
  「哈,你這呆頭鵝能幫得了什麼?連1%都分擔不了吧。」
 
  「……例如掩護妳不被朋友發現殺手身分之類的,簡單的事我ok啦。」
 
 
     「還想接近穗穗她們?上次差點被你害死!絕對不能讓她們知道你到這找我,絕對。」
 
 
  「可是……」搔了搔臉頰,想不到妹妹那麼介意被誤會的事,真叫我難以啟齒。
 
 
  「可是什麼?」
 
 
  「穗穗已經知道了……
 
 
  我小腿後肉被桐乃如踹野狗那樣狠狠踹下。
 
 
  「痛痛痛!」
 
 
  「你是智障嗎?」
 
 
  「喂!怪妳自己不接電話,聯絡不到妳只好闖入飯店,誰知道那麼倒楣被穗穗碰到。」
 
 
  「不會打給穗穗?請她轉交給我?別說你沒穗穗電話。」
 
 
  「華生,妳突破盲點了。」
 
 
  桐乃用捏扁寶特瓶的手勢揉蹂躪著我的頭。
 
 
  「混蛋,我特地南下趕來支援,妳還不知感激。還有,剛剛要不是我去救妳,妳早被抓去拍A片了!」
 
 
  「我可不記得拜託你做過這些事。」
 
 
  太不可愛了。還想說桐乃會感謝我為她做的一切,真是好傻好天真。
 
 
  實際的妹妹根本和妹碰撞不一樣,即使我為了她變身殺手助理、冒著生命危險解任務、死命鍛鍊自己,桐乃對我的態度都仍是那死樣子。
 
 
  假如現實世界的好感度能數值化,我想桐乃對我、或是我對桐乃的好感度都停留在"5"。
 
 
  即使會因為某些事件、舉動變得親匿;因為某些摩擦、衝突變得疏遠,數值最後都還是會變成"5"。
 
 
  不會上衝到攻略成功的"9"、可以推倒的"10";也不會下降到不相往來的"2”、見面如仇人的"1"。
 
 
  只會停在永遠在"5"。
 
 
  代表家人的"5"。
 
 
  一拉開車門,桐乃小巧的嘴忍不住發出讚歎,豪華商旅果然夠威。
  
 
  「還不錯嘛,你也買一台帶我環島啊。」
 
 
  「哪來的錢啊。」這女人真勢利,看到好車連生氣也忘了。
 
 
  「冷氣。還要我提醒,服務態度太差了。」桐乃脫下外套,乍露的曲線讓我一時不知該看哪。
 
 
  打開空調,「外套穿上,待會會著涼。」
 
 
  「咦?真的是怕我著涼嗎?我看是怕看我身體會起邪念嗎?真是齷齪。」
 
 
  「那妳脫光啊!妳全裸我也不會硬啦,別往自己奶上貼金。」
 
 
  「還想用激將法讓妹妹全裸,噁心。」
 
 
  繼續跟她鬥嘴下去我會發瘋,我迅速切入主題:「貓太要我帶妳的筆電來,說有傳任務相關的資料給妳。」
 
 
  「怪了,我房間明明有鎖上,你怎麼拿得到筆電,是把門破壞嗎?」
 
 
  「怎麼可能,有備匙可以進去好不好。」
 
 
  「是喔,你之前都那樣潛入嗎?」
 
 
  「對啊。」
 
 
  妹妹脫下沙灘鞋,用打蟑螂的技巧狂K我的頭。
 
 
  「我才進去一次啦,為了搜查妳為什麼有子彈那次。」
 
 
  「我的內衣褲香嗎?」
 
 
  「才沒有幹那種事,不要再用誘導式審問了!」
 
 
  「被你闖入還真不舒服,要怎麼負起讓本姑娘不愉快的責任?」
 
 
  「幫妳按摩?」我伸手去捏妹妹的肩膀。
 
 
  「閃開!觸碰到我的肌膚是你樂在其中吧!」桐乃順勢講我手指反折。
 
 
  「饒…………」為什麼我非得拋下愉快的暑假跑來這給妹妹虐待呢!?開始懷疑自己有M傾向了。
 
 
  「買鑽石給我好了。怎樣?這條件很寬鬆吧?」
 
 
        「妳也稍微顧慮一下我的經濟狀況……」
 
 
  她鬆手,「嘖,窮鬼。先欠著,想到再要你補償。先教你操作Fox系統。」
 
 
  把筆電放在玻璃桌上,桐乃挪動屁股,要我坐到她旁邊。座位是不小啦,只是兩個人的身體還是都碰在一起,令人在意的香味也毫不保留傳過來了。
 
 
  在這種危急狀態還能保持坐懷不亂、內心清澈的我,簡直比得到高僧還厲害。
 
 
  桐乃操控滑鼠,對這畫面一步一步講解給我聽,她說明時的語氣特別地溫柔,輕輕吐出的話語仿佛帶有細小電流,聽得我渾身發麻、茫酥酥的。
 
 
  妹妹輸入密碼,數字的組合挺眼熟,「這樣就能進入主畫面了,懂了嗎?」
 
 
  「喔喔。」所謂Fox系統,是砂狐新開發的程式,主要功能就收發情報,附加一些偵查、簡易駭客,以及我聽得不是很懂的功能。
 
 
  就像平常下載東西那樣,從功能列找到載好的檔案,打開後就像是大學常用的簡報,寫有這次的行動大綱
 
 
  動手的時間是明日傍晚,朝倉一郎搭乘的遊輪會停靠在西子海岸,桐乃便要利用那時潛入船上,獵殺目標。
 
 
  我取出帶來的工具包,不管怎麼看,裡面都只有一人份的偽裝面皮與證件、衣物。
 
 
  「我不用偽裝嗎?」我問。
 
 
  「你待在外面接應就好。」
 
 
  「可是大鋼上是寫兩人行動耶?」剛有瞄到一點內容。
 
 
  「我搭配的是別人。」身為助理竟然不能參與實戰,唔,被排除在外的感覺超差的。
 
  妹妹像看出我失望的表情,補充說明:「後勤也是很重要啊,我到時會ynchronous of eye(同步之眼)你就能看到我所看到的景象了,超有臨場感的哦。也要利用砂狐的駭客技術,幫忙船上的監控系統,為我留意周遭狀況。」
 
 
  「聽起來很像“不可能的任務“,搞小組戰真酷。」
 
 
  「你還真好安撫。」桐乃笑。
 
 
  「少囉唆!」
 
 
  接下來一小時,桐乃都在進行電腦教學。能幫到妹妹忙還挺開心的。對於明天真是既緊張又期待。
 
 
  「電腦方面大概就這樣,晚點另一個砂狐的人會來飯店會合,到時候再討論詳細作戰內容。」桐乃從椅子上起身,伸懶腰時關節啪啪作響。
 
 
  「好,那妳先回去穗穗那邊吧。」我說。
 
 
  「你不一起來?」
 
 
  「我?不好吧……
 
 
  「反正穗穗都知道了,留你一個人在這也怪可憐,就過來幫本姑娘提行李吧。」
 
 
  桐乃說出超令人意外的話,這是要我和跟高中女生一起玩、一起睡的意思嗎?啊啊,超害羞的。既然妹妹都主動要求,做大哥的只好進攻不如從命了……
 
 
※                                                 
 
 
  向飯店報備、額外付完費,我拎著行李來到桐乃三人入住的房間中。奢侈的妹妹花錢不手軟本在預料內,不過她訂得這間房間也太過分了。
 
 
  別說多一個我,就算多加一隊籃球隊,都還稍嫌寬敞啊。
 
 
  拉開窗簾,從十樓高的窗外遠眺海岸風光,能清楚見到來自Astragel島的斑斕燈火。島上最大建築"骰盅塔"運用投影技術,作出各色骰子跳躍滾動的特效。
 
 
  Astragel島取自埃及古語“骰子"的意思,故名思義,這個興建中的人造島以博弈事業為主。
 
 
  桐乃對賭博提不起勁,她感興趣的是通往骰盅塔的纜車——Skyrail(天空之軌)。Skyrail在前幾天試營運時新聞報得挺大,搭乘的民眾用廣告效果十足的表情,訴說從上面看到的風景有多麼美好。記者也補充說明,要是幸運遇到煙火或水舞的施放時段,在纜車上可以說最佳觀賞位置。
 
 
  如果用Skyrail之行作為禮物送桐乃,她會很開心吧?
 
 
  「大哥在想什麼呢?」穗穗對於我臨時入住的事一點也不在意,還很貼心地為我說明這幾天的預定行程,和附近有哪些浪漫景點。
 
 
  「我在想……晚上要睡地板還沙發。」
 
 
  「睡床就好了啊,反正兩張都雙人床。」
 
 
  「跟男生一起睡好怪哦……」由佳作出比較正常的反應。多我一個男生,她一定很不自在。
 
 
  「所以,乃哥給點遮羞費什麼的吧?晚上有奇怪聲音我通通會裝作沒聽到。」由佳伸手。經過一天的日光浴她變得更黑了。連心也是。
 
 
 
  穗穗接過由佳的手,順勢把她拉到床上,使出光看就覺得痛的寢技。
 
 
  「大哥不用在意她的話,由佳知道多一個人加入明明很開心。對吧?由佳。」
 
 
  「對……超、超開心的!呀嘿!」由佳開心到眼淚都快流出來,那就叫喜極而泣吧。
 
 
  更換打扮的桐乃從浴室走出,「咦?由佳這麼開心呀?我們差不多要去吃晚餐囉。」
 
 
  桐乃換上度假風格的長版純白洋裝,耳際別了朵紅色小花,看起來就像是飯店DM會出現的模特兒。
 
 
  「怎麼樣,還不錯吧?」妹妹問我。
 
 
  「很像模特兒。」
 
 
  「嘖,本姑娘本來就是。」棕色長髮一甩,妹妹往門口走去。她用堪比美姿美儀教學影片的優雅姿態穿上露趾涼鞋,「看傻了啊?走呀。」
 
 
  桐乃轉過頭催促我時,臉龐綻露讓人不禁心跳加速的笑容。如果字典要在"回眸一笑"旁添加示範圖片,全世界的學者應該會一致通過,採用妹妹迷人的模樣。
 
 
  晚餐的地點在沙灘,飯店舉辦海鮮、牛排吃到飽的露天燒烤會。
 
 
  沙灘擺放數張像"最後的晚餐"裡出現的長桌,我們挑了靠近吧台的位置依序入座。桐乃坐在身旁,穗穗、由佳則在對面。
 
 
  燒烤的用料十分大方,整隻龍蝦、肥美干貝、新鮮海魚、花枝等等海產羅列在烤架上,由飯店廚師進行烹調。
 
 
  我習慣性把剝好的明蝦放到桐乃餐盤。
 
 
  「我自己會剝!」桐乃反常地扔回蝦肉。
 
 
  「咦?妳的公主病好轉了?」我故意問。妹妹拙劣的剝蝦手法叫人忍俊不住。
 
 
  「我本來就自己剝,從小到大都是!」
 
 
  「從妳剝的零碎蝦肉,不難判斷這是謊言。」由佳準確命中事實。
 
 
  「不一定啊,就算是從小剝到大,剝得很爛的也大有人在。」穗穗的緩頰話語,聽起來反倒像吐嘈。
 
 
  「唔……」桐乃遭受三方圍攻,臉頰紅得像盤中的蝦殼,「本姑娘連殼一起吃行了吧!」她連殼帶肉,一口氣咬下。
 
 
  「「真猛。」」對面驚訝。
 
 
  「最近流行的養生吃法?」我問。
 
 
  「對……有甲、甲殼素。」桐乃已無法停止她的豪洨。
 
 
  由佳仍過一隻烤蟹,「那螃蟹妳會剝嗎?」
 
 
  桐乃吃的螃蟹都是我先用菜刀剁好、拍碎,她從未碰觸完好如初的全蟹。妹妹傻傻捏住蟹腳,錯愕地不知該從何出手。
 
 
「怎麼了,妳要連殼一起吃?甲殼素含量一定破錶哦。」由佳賊賊笑。
 
 
  太為難了,只有瓦爾波*才能直接吞螃蟹吧!?
  註:海賊王人物,吞吞果實能力者。
 
 
  「今天不想吃螃蟹……我去夾肉!」
 
 
  桐乃狼狽逃跑,她站起身時,碰巧和後面的人撞個正著。
 
 
  和三流偶像劇的邂逅橋段挺像的。那人的樣貌也挺三流,身高和妹妹差不多,瘦不啦嘰又穿海灘襯衫,像極電影裡飾演皮條客的演員。
 
 
  「抱歉。」桐乃伸手扶住對方。
 
 
  「是桐乃吧?真巧,好久不見。」
 
 
 
  「你是?」妹妹似乎不認識他。
 
 
  「我是瞳人啊。」
 
 
  「啊,是你。」桐乃驚呼。
 
 
 
  「方便到旁邊聊聊嗎」自稱瞳人的傢伙不待妹妹回答,自徑向我們說:「不好意思,借一下桐乃。」
 
  那裝熟的笑臉有夠欠扁。
 
 
  桐乃和他往無人的海岸走去,那死皮條客的手還搭在妹妹肩膀,耍啥性騷擾啊。
 
 
 
  「大哥,那人是誰呀?」
 
 
  「不認識。」其實大概猜得出瞳人的身份,桐乃說過今晚會有砂狐的殺手前來和她會合。
 
 
  「我猜是桐乃的秘密情人。搞不倫就夠糟糕了,還劈腿……由加一副挖到有趣八卦的狗仔臉。
 
  穗穗掐了由佳一把,「大哥不跟過去看看?」
 
 
  我搖頭,貿然行動只會惹桐乃生氣。
 
 
  穗穗說句"知道了",像為了替我解悶,開始與我天南地北的閒聊。即使穗穗的話題很有趣,我仍是無法專心,目光斷往桐乃的方向飄去。
 
 
  倆人的身影在夜幕中貼得很近,一付親膩的模樣,噁心。
 
  餐會進行至一半,中央舞台燈光亮起,幾個音樂家模樣的人站在上頭和我們揮手。是有聽穗穗提到中途會加入知名古典樂團演出。
 
  悠揚音符在夜色下散開,喧鬧的人群霎時安靜下來。在沙灘吃美食、品酒、觀景、聽音樂,難得有此等享受,我必須全心投入,就讓蕭邦、莫札特來憮慰受創的心靈吧。
 
  演奏的曲目過了三首,桐乃還沒回來,再不回來,好心替她剝好的螃蟹都要冷了。
 
  「穗穗妳看,現在上台那個人超級帥、超級帥的!」由佳興奮地拉扯穗穗馬尾。
 
 
  西裝打扮的琴師在鋼琴前就定位,我好奇地移動到舞台附近,想瞧瞧他長得有多帥。
 
 
  琴師右手在黑白鍵上落下輕描淡寫的一撇,旋即,昂揚音符用流雲般的速度襲捲全場,他演奏的是各種高難度樂譜的快節奏組曲,我對音樂認知不深,那琴師的厲害,即便是外行人也能明確感受得到。
 
  曾看過名部名叫"海上鋼琴家"的電影,裡頭有幕描述天才琴手與人鬥琴的戲碼,琴技極其誇張,然而戲中近乎神技的指法,正在我面前毫不保留地展現——琴師雙手倘若浮現殘影,感覺琴內銅線就像快耐不住高速摩擦、將被燃燒斷裂
 
 
  一曲奏畢,如雷掌聲響起。
 
  琴師略微調整呼吸,第二曲的前奏一我就知道歌名。
 
  “Hypnos
 
  崔俊熙演唱的情歌,桐乃很喜歡這首。
 
  去叫妹妹過來好了……
 
  目光打算從琴師背影抽離前,琴師就像知道我還沒見到他的面貌,特地轉過頭實現我的心願。
 
  四目相交當下——
 
  全身血液宛若逆流。
 
  一眼,我便深信自己此生都忘不了那張面容。
 
 
 
                         
 
 
  小跑步到桐乃旁,她和瞳人乍看聊得正開心。
 
  「是柳柳嗎?桐乃的助理?」瞳人見到我,微笑地伸出手。
 
 
  既然對方釋出善意,我也有風度地伸手回應。
 
  但只握到空氣。
 
  「不好意思,忘了自己只和殺手握手,多了助理兩個字就不行囉。」他的笑容變得充滿惡意,「能煩請助理先生為我取杯雞尾酒嗎?」
 
  我望向桐乃,她尷尬的點頭:「我也想喝。」
 
  忍住怒氣跑到吧台,跟服務生要了兩杯酒,再火速趕回現場。
 
  瞳人接過酒杯,連瞧也不瞧便將將杯子反轉,讓酒水灑到沙灘上,「太快回來了,拿酒是賞你台階下,要你滾遠點知道嗎?有這麼不識時務的助理,辛苦妳啦,桐乃。」
 
  桐乃嘴唇剛沾到杯沿,瞳人一手搶過,對準相同位置大口飲下。
 
  「哎呀,不小心喝光了,能請助理先生再取一杯?」
 
  「你別太過分......」我伸手揪住瞳人衣領。
 
  「你已經完成目的。」瞳人忽然說起意味不明的話。
 
  「啥啊?」
 
  「嘖,對你沒效啊……真無聊。」瞳人推開我,露出更欠扁的表情說:「桐乃,妳的狗狗太沒家教囉。Lucky,乖乖。」
 
  「你這傢伙!」
 
  瞳人一把將空杯扔到浪潮中,「來, Lucky GO,快去把杯子叼回來。」
 
  如果桐乃不在場,我會立刻把瞳人的臉揍爛,絕對會。
 
  「欸,不鬧了。偷偷告訴你,我是異變系能力者,兩眼能透視物體,和你那擅長穿透攻擊的妹妹是絕佳搭檔。」
 
  「那又如何?」
 
  「代表我能看到許多你不了解的地方,例如……」瞳人湊到我耳旁低聲說,「你知道桐乃的——是什麼顏色嗎?」
 
  你這變態……
 
  「聽說今晚你要和妹妹擠一張床。別那麼為難,我在桑尼飯店住得可是頂級套房,床又大、又舒服,桐乃,待會到我房間繼續談明天的計畫如何?」
 
  桐乃沒答話。
 
  「不說話就是答應囉。」瞳人再次搭住妹妹肩膀,領著她往飯店內走。
 
  「啊!對了,lucky先生,忘了告訴你——」瞳人回頭,又是那付該死的笑臉。
 
  「——粉紅色的哦!哈哈哈。」
 
 
(待續)
 
下回4-3
 
預訂11/19更新
5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