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1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0/29 新增 第四章序幕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66 -
4-1
 
 
  距離決鬥結束已經二週。
 
  二週是段說不上長的時間,卻感覺過了好久好久,與桐乃的決鬥好比是多年前發生的事一樣。
 
  在這十四天內,又發生了一些故事,也基於某些原因,我得以繼續留在桐乃身邊、待在台灣享受大學三年級的暑假。
 
  有句話說得很好:暑假,如果不在海邊、就該在前往海邊的路上。
 
  抱著三罐從休息站買的冰飲,不知道是太陽太大還是聽太久電波歌,腦袋亂轟轟地,只能用搖搖晃晃的腳步往停車場走。放在那的七人座商旅旅外觀十分醒目,倘若我是路人,大概會以為裡面坐了什麼明星或大人物。
 
  可惜,裡面只坐了兩個死命玩H-game的阿宅。
 
  拉開車門,嘴巴不由地再次發出讚嘆。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使用冷色系的內部,都豪華得像空軍一號座艙,踏進車內,來自軟綿毛毯的微妙觸感自鞋底上竄,再加上頭等艙式座椅、閃著銀白光芒的玻璃桌,環繞影音配備、飲料吧檯、一看就很冰的冰箱.....還真有種墜入上流社會的錯覺。
 
  然而把我拉回現實世界的,還是那兩個拼命玩H-game的阿宅。
 
  「終於、終於、終於出來了,終於出來了!」歐塔庫接過冰飲,兩眼直直盯著筆電螢幕傻笑。
 
  他個頭頗高,估算至少有一百八十五公分以上,帶著像搞笑人物的漩渦眼鏡、綁著寫有極惡凶宅的橘色頭巾、紮進牛仔褲內的沒格調襯衫、印上妹碰撞眾女角的的亮眼背心,還有背後那插著地上最宅萌控上等兩支旗幟的詭異背包。
 
  託阿明的福,經過幾次暑期出遊,我莫名其妙和歐塔庫混熟。
 
  「終於出來了,簡稱終出。」阿明對著瓶口大口牛飲,沒兩下飲料就被喝光,他用覬覦的眼神望向我手中的檸檬紅茶。
 
  「咖,呸。」連忙往紅茶吐口水,模仿小狗在電線杆撒尿那樣劃清自己的領域。
 
  「柳柳,太天真了,你以為我不敢吃你的口水嗎?我的極限可只是口水,要是對象是桐乃妹妹的話,就算是大便,我也照吃不誤。」
 
  「……你是糞男優*喔。」
  註:好孩子不需瞭解那是什麼。
 
 「荒謬、荒謬至極,阿明君真是錯得離譜。」阿明的噁心言論,連同為宅友的歐塔庫也忍不住指責道。歐塔庫嘴角變成上弦月形狀,緩緩說道:「要知道……正妹是不會大便的。」
 
 「啊……謝謝阿尼基的教誨那是聖物才對排泄時會有愉悅的聖歌響起,當聖物落下時,會閃耀懾人金光、兩旁有小天使在吹奏豎笛。」
 
  真的還滿想把這兩個變態踹下車,「歐塔庫,你剛是說什麼東西出來?」為了停止噁心的對白繼續延伸,我轉移話題問。
 
  「妹碰撞II完成100%進度可以叫出隱藏角色小穹、開啟傳說中的H劇情。小穹可是號稱妹碰撞II裡面萌度最高的女角哦。」
 
  妹碰撞II是款以塔里木盆地為舞台的戀愛遊戲,主人公在塔里木盆地接連邂逅好幾個美如天仙的妹妹們,出現方式千奇百怪,例如曬被子的時候發現一位美少女卡在陽台、她竟然是主人公老爸年輕時和別的女人嘿咻,意外製造出來的。
 
  又或者在綠洲玩水,發現漂來一顆超巨大哈密瓜,一切開竟然躺著全裸的妹妹,她竟然是主人公老爸年輕時和哈密瓜嘿咻,意外製造出來的
 
  還有來自未來,為了爭奪遺產,特地回到2016年抹殺主人公的終結者妹妹,她竟然是主人公老爸在五十年後和超級電腦天網嘿咻,意外製造出來的。
 
  至於我為什麼會知道那麼多……在阿明強迫式行銷、誇耀包准玩到IN的推薦下,正直如我,也開始玩起H-game
 
  「她就是小穹,請看這張圖片。」歐塔庫輕擊滑鼠,開出一張CG圖。
 
  黑長直髮的蘿莉、目測年紀約十三歲,左下角的說明資料顯示她實際年齡為十七歲,身高145cm、體重33kg,胸部小巧、皮膚雪白,臉蛋越看越像……我某個熟人。
連名字都一樣。
 
  「好眼熟,我好像看過她。」
 
  「正常,小穹的圖在網路上早就廣為流傳,連同人本都出了,謠傳明年妹碰撞會動畫化,屆時,小穹將稱霸2017年的世萌*啊。」阿明越說越興奮。
ACG人物人氣票選活動
 
  「不是,我看過的是真人。」
 
  阿明不屑地用斜眼瞪我,「……玩工口遊戲玩到二次元三次元分不清楚,你根本是社會的不定時炸彈,未來蘋果動新聞的男主角。」
 
  「腦包,我找給你看。」我打開手機裡的相簿。
 
  去年過年,小穹有發張附帶照片的簡訊,當作賀年卡給我。照片上的她穿著和服,看起來像是到神社參拜。
 
  「怎麼樣?雖然年紀小了點,但有像吧?」
 
  「這這這、肚子突然痛起來……柳柳我去外面草叢蹲一下。」阿明掉頭就走。
 
  「等一下。」我捉住阿明的手腕,「為什麼大便要搶走我的手機!?」
 
  「為什麼阿明要搶走柳柳的手機?手機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又藏了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我們今天請到了軍事宅男歐塔庫到現場為大家解惑。」阿明像起乩一樣,突然變成關鍵時刻的主持人。
 
  「寶傑好,各位觀眾好,在下是軍事宅男權威歐塔庫。」
 
  「好,請問這件事歐塔庫怎麼看?」
 
  「在下認為是柳柳boy的手機被人安裝了炸彈,所以阿明才必須挺身而出搶奪。」
 
  「等一下!你是說柳柳的手機有炸彈!?」
 
  「是的,而且柳柳還可能是前蘇聯的間諜!全世界上只有三個人知道這件事,一個是在下、一個是阿明,另一個在下不能說。」
 
  「好,謝謝歐塔庫,那哲青,歷史上有手機暗藏炸彈的事件嗎?」阿明換訪問我。
 
  「是的,寶傑哥,在西元前220年左右,也就是戰國時代,荊軻帶了一隻中國制的手機獻給秦王,然後……幹啊!你是想拿小穹照片去打槍吧?」用中指關節對阿明的頭使出太陽穴鑽鑽樂。
 
  「快住手,那裡不行……人、人家會壞掉啊!」
 
  「對了,柳柳君,真人版小穹是你的誰?」歐塔庫問。
 
  「小時候的玩伴,感情很好,算我另一個妹妹吧。」
 
  在桐乃讀國中前,我們三個很常聚在一起玩,小穹後來因為家庭因素,和家人搬回日本定居。偶爾會到台灣找我們玩。
 
  「原來如此,柳柳君看起來是個很會照顧人的哥哥呢。」
 
  阿明揉著太陽穴說:「妹妹那麼漂亮,當然會照顧啦,要是桐乃長得像技安妹,只會用拳頭照顧吧?」
 
  「呆子,這跟長相無關,像技安也很疼她妹妹啊。還有,只有沒有妹妹的人才會對妹妹抱有邪惡想法,跟自己家人戀愛之類的根本超噁好嗎?」
 
  「妹妹和朋友去旅行,因為擔心妹妹被男人搭訕、而殺去高雄當保鑣的人講出這種話。喂,歐塔庫,你相信嗎?」阿明用很賤的表情狠吐槽。
 
  「就算全世界相信,在下也不信。」
 
  不能怪他們這樣誤解我,要是阿明幹出追擊妹妹這種無恥行徑,我也會忍不住踹他兩腳。只是,本人真的是有無法對外人解釋的原因——
 
  中午吃便當時,貓太突然來電,向我詢問桐乃為何不接電話。大概在beach玩耍吧,不方便帶手機。我隨口回答。
 
  “玩母狗?
 
  “beach不是bitch,就那個西子海岸啊。桐乃於今天一早出發,和穗穗、由佳到景色宜人的海邊作三天二夜旅行。
 
  “……那還真巧。貓太用連我也能理解的表述方法,簡明扼要地解釋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聽完,我頓感巧合真是種恐怖的東西,拿柯南或金田一來說,每次好端端出去旅行,都會碰巧遇到殺人事件。
 
  桐乃也是,她真的好可憐,和朋友開開心心出去玩,結果原本待在東京的朝倉一郎,像自尋死路,自己莫名其妙跑到西子海岸給桐乃殺。唔,這說法有點孛合常理,好像是被殺的那個比較可憐耶。
 
  總之,我接到與桐乃會合的命令,又按照貓太的吩咐去取裝備(因為時間緊迫,這次沒夾跳蛋),接著到租車行領車,一出車行便遇到阿宅二人組,二人組知道我要到高雄後,便厚臉皮地要求搭便車載他們去電玩展。
 
  諸多巧合,才演變成現今局勢。
 
  與阿宅二人組的短暫會談過後,我加足馬力,火速朝桐乃的所在地移動。
 
  音響又撥放約莫四十首電波歌,兩個小時後,我終於來到西子海岸外圍
 
  從街景便能感受到異於他處的夏日風光,視野中,原本觸目可及的高樓大廈漸漸被南島風味木造建築取而代之。路上遍植熱帶林木,按下車窗,林蔭間的颯爽涼風吹入,十分暢快。
 
  比起開發中的航空城,早一步正式營運的西子海岸旅客數多出數倍。藍白相間的人行道上,來自不同地區、作度假打扮的遊客們悠哉地閒逛。
 
  若單從眼前畫面去判斷,難以想像這裡就是台灣。
 
  就好像要證明帝國無所不能一樣,西子海岸的改造計畫執行地非常徹底,不過幾年時間,原名西子灣、旗津一帶的舊時景緻已無以復見。
 
  「上面以前是英國領事館,旁邊是大學,往下看就能看到海。然後同人展的會館就在一旁。」等紅燈時,阿明手指前方一棟綠色圓形建築,乍看很像翻過來的椰子殼。
 
  「為什麼同人展會開在這種地方,難不成還要順便去海邊玩?太違和了。」我無法想像一群御宅族、或是穿著cosplay服裝的人,作出在沙灘矇眼打西瓜、撿貝殼之類的事。
 
  「在下也不知,或許下次會開在羅浮宮。」
 
  「那還真是太好了。」我開到椰子殼建築旁停車,像結束營業的老闆,對賴在店內的客人揮了揮手,「好了,下車下車,祝你們玩得愉快。」
 
  為他們取出行李時,我發現歐塔庫帶來的黑色提袋,乍看很像樂團貝斯手會帶的樂器盒。
 
  原以為他有玩樂團,阿明則解釋裡頭放的是改造狙擊鎗。
 
  「同人展後要與南部軍友來場交流戰,你妹控之餘可以來玩哦!歐塔庫真的超強,我這輩子第一次看人用鎗看到雞皮疙瘩起整片。」
 
  我對阿明的吹噓不以為然,歐塔庫再強,也不可能強過阿月和桐乃。再說,有蛙君在手的我,也能單挑一整隊人馬了吧?
 
  「有機會的話,歡迎與在下聯手。」肌肉線條意外明顯的手臂穿過背帶,歐塔庫往肩膀安上鎗的霎那是錯覺嗎?我突然覺得他不是個普通宅男。
 
  是宅男中的霸主?
 
                                    
 
 
  告別二人,更往前走,海岸就在不遠之處。旅館林立的聚集區中,一棟偌大建築矗立在其中顯得格外醒目,那就是桐乃三人下塌的地點——桑尼飯店。
 
  桑尼飯店整體評價不輸上次住的三星飯店,所以桐乃才得意洋洋地向我炫耀個不停。問題來了,沒有訂房的我,該如何進入這間貌似守備森嚴的華麗建築?
 
  打電話給桐乃——那傢伙好像真的玩瘋,沿途好幾次試圖聯繫她皆無回應、傳的簡訊也石沉大海。
 
  打電話給穗穗——親切的穗穗會很熱情地引領我進門,同時我也被當作超級妹控,然後桐乃氣得將我石沉大海。
 
  最理想的狀態是在不被穗穗、由佳發現下潛入飯店,像個忍者般將訊息傳遞給桐乃。
 
  這並不難。
 
  自考完期末考開始,妹妹不知道是不是格鬥漫畫看多了,突然熱衷於調教遊戲。例如,在我小腿綁加重器,然後逼哥哥像條瘋狗那樣去追郵差的摩托車。又或者要我站在150km 的棒球發球機前,用本能反應閃避每一顆噴射出的球。
 
  真的被整得很慘,好幾次差點哭出來,說是待在地獄也不為過。
 
  十年磨一劍,現在正是我發揮苦學的機會。
 
  「歡迎——」踏進飯店巍峨大門,在接待員笑臉迎上瞬間——左腳用足以將地板點出火焰的勁力驟然蹬下。
 
  銃步!
 
  「——光臨。」
 
  足跟觸地剎那,彈飛而出的身軀宛若竄出鎗口的火熱子彈,眼前景致也像被燒毀般,迅速向後崩解剝落。
 
  另一名女待員迎上,臉上表情堆滿慌張,「先————」右腳再蹬,不及吐出的話語被我遠遠甩在後頭。
 
  視線鎖定左方通往私人海灘的告示牌,以左腳尖為軸心,做出過彎時毫不減速的甩尾,我猜,已沒有人能夠看到我的車尾燈。
 
  只是,看到面前突然冒出頭的遊客,我臨時想起一件要緊事。
 
  桐乃沒教過我怎麼煞車。
 
  在地上攤成大字行,為了閃躲對方,我正面撞上大理石柱。
 
  如果這是搞笑漫畫,頭上一定會有繞圈圈的金星和小鳥。
 
  「你沒事吧?」溫柔慰問聲的主人穿著短裙,從這個仰望的角度能窺見碎花裙內的黑色小褲褲。
 
  「沒事。」
 
  「咦!」
 
  這聲音好耳熟不會吧
 
  是穗穗。
 
  在我慌張想解釋前,穗穗搖頭,輕輕拍了我肩膀,那眼神彷彿在告訴我就讓一切盡在不言中吧!戀妹狂大哥。
 
  我什麼也沒問,穗穗就像RPG中負責推進劇情的NPC那樣,清楚交代妹妹的去向。
 
  「去吧大哥!我負責支開由佳!」穗穗跑走前,豎起姆指對我比了個加油手勢。
 
  就她提供的情報指出,桐乃似乎在飯店的海灘做日光浴,而且才一個上午,向妹妹搭訕的蒼蠅已突破二十人大關。簡直比拎著行李站在車站外被小黃司機問坐不坐車還頻繁。附帶一提,穗穗的戰績為人、由佳為人。
 
  匆匆趕往海灘,桑尼飯店的私人沙灘比想像中大得多,我想就算整埬飯店的房客同時聚在這也絲毫影響不了這份遼闊感。
 
 要在那麼大的地方尋找妹妹卻很容易。
 
  往穗穗描述的方向望去,有著一列用棕櫚葉搭建的遮陽亭當男性遊客經過其中一亭時,頭就像運動會經過司令台的隊伍般,整齊劃一地行注目禮。
 
  躡手躡腳靠近,模仿偷窺狂的動作向亭內窺探,一雙模特兒等級的長腿在躺椅上,雙腿用極誘惑的姿勢交叉併攏,黃色比基尼僅僅遮住少數肌膚洋溢青春的肉體完全展露了出來。
 
  這已經不是運動會大隊進場的等級,而是國慶節集體升旗、讓眾好漢褲襠旗海飄揚leave啊!
 
  「閃開!」
 
  二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男人粗魯地推開我,他們裸著上身,背後、手臂刺有圖騰,由象徵光芒的鋒芒可以推測,那個圖騰是太陽。
 
  「妳好,我們是廣告公司的人,我叫紅牌。」自稱紅牌、長得像牛郎的傢伙不懷好意的推了推太陽眼鏡,開始進行他慷慨激昂的演說,內容不外乎是問說有沒有意願當明星,方不方便拍個照之類。
 
  如果傻傻的對他們言聽計從,便會被帶到隱蔽處或是帳篷內,然後騙說要拍照審核希望能稍微把泳衣掀起來。
 
  “啊,麻煩再掀高一點,對對對,超性感的。不要緊,影像不會外流,男朋友不會看到啦!
 
  “,那裡沾到沙子了,會妨礙拍攝,我幫妳拍掉()
 
  “怎麼了,那裡不行嗎?糟糕,都變成這樣了,超糟糕的,放著不管真的可以嗎?
 
擁有豐富社會經驗的我,對於那群人的低級手段我可是清楚的很啊!
 
  「不要不理我們嘛。」見桐乃沒反應,長得像屁精的搭檔伸摸向妹妹的肌膚。
 
  桐乃啪地拍開鹹豬手,挑起一邊眉毛不耐煩的說:「煩死了……特地選桑尼飯店就是為了避開你們這種人,哼,我看你們是跟野狗一樣,從破掉的籬笆鑽進來的吧?
 
  「哎呀,小妹妹說話真嗆。我們是大公司的,會到高級飯店挖掘新人很正常呀要看看我引以為傲的東西嗎?」紅牌掏出……
 
名片。
 
  桐乃連看都沒看,直接將名片撕成碎片,扔在紅牌臉上。
 
  「小妹妹,妳不知道我們是誰嗎?」屁精用有點聲音威脅
 
  「在身上貼紋身貼紙是想嚇誰?猴子的智商都比你們高吧如果真要紋身的話,我奉勸你們刺個不可燃垃圾這樣以後死在路邊清道夫才不會分類錯誤。」
 
  「操!妳是很想玩沙子會跑進去的遊戲?」紅牌怒道。
 
  ……不行!再不拯救桐乃,就要上演沙灘素人系列了!不對,應該是演出沙灘分屍案。
 
  我衝破對方設下的包圍網,上前牽起桐乃的手。
 
  「妳怎麼在這?找妳找好久啊,哈哈。」我擠出親和的笑容對二人說:「不好意思,我朋友講話比較衝,抱歉抱歉,桐乃,快跟人家道歉。」
 
  我拼命用眼神暗示妹妹,相信她也不希望在這種地方惹事生非。
 
  「對不起。」桐乃不甘願地說,那種像小朋友別過頭撇嘴的樣子還滿可愛的。
 
  「道歉的時候露出胸部是常識吧?」紅牌說完,身旁屁精誇張地淫笑。
 
  ○的!看來非得訴諸武力不可。正好可以拿變態二人組實驗剛完成的新招給桐乃一個驚喜。
 
  想像身體內有無數細小水流,分散在四肢百骸,再用精神引導水流集中到右手。右手漸漸感受到一股溫熱暖意,筋絡狂張隆起,洶湧力量不安竄動———
 
  咚滋咚滋咚滋咚滋!
 
  大作的電子舞曲打亂我的節奏,難得順利凝聚的力量驟然消散。
 
  紅牌皺著眉頭接起電話,像個小弟那樣唯唯諾諾,「是,是,知道了,待會過去。」折起手機後,懊惱地像屁精使了眼色:「嘖,要我們回去集合了。真不會挑時候,難得碰到極品。」
 
  「漂亮妹妹,我們記住妳囉。 」二人撂下"走著瞧、“晚點就讓妳爽”之類的卒仔專用語便匆匆離去。
 
  「妳沒事吧?」我問妹妹。
 
  「先回答,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因為擔心妹妹啊。」
 
  「說實話。」
 
  「不行擔心妳喔?還是妳以為我特地跑來找妳玩沙子會跑進去的遊戲?別臭美了。」
 
  「可是,人家想跟哥哥玩……」桐乃別過頭,害羞地用腳尖踢沙子。
 
  「不不不不會吧……」我雖然有玩妹碰撞,但對妹妹的身體一點興趣也沒有啊。
 
  「不可以嗎?」
 
  「這、這不好吧?再怎麼說……妳懂的……
 
  「不管,現在就要玩,現在就要……
 
  不行!絕對不行!就算用那種像受傷小貓,富含水份的濕潤眼神看我也沒用!
 
       桐乃的手輕輕挽著我的後腦勺,「那……要開始囉,對了,剛開始會有點痛哦。」
 
 「剛開始會有點痛?那是我負責說的台詞吧?」
 
  「砂瀑葬送!
 
  砰!我的頭被埋入沙堆中,快不能呼吸了,幹啊,砂子全跑進鼻孔啦!
 
  妳、妳是我愛羅嗎?
 
  救命!
 
 
 
(待續)
 
下回4-2 預定11/12更新
6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