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1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0/7 新增 3-14 第三章最終回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43 -
《第四章   序幕》
  
 
        據說是因為聖嬰現象,導致今年的暑假格外地熱。
 
  東京,這鋼筋大樓林立的偌大都市,活像隻排放熱氣的怪獸,柏油路上熱氣扭曲、路旁的車子燙到可以煎荷包蛋,燥熱在怪獸的腹中孕育擴張,彷彿要融化整個城市。
 
  中午十二點整,戶外的氣溫來到三十九度。
 
  某間辦公室內,兩台分離式冷氣調到十九度,四架電風扇開至最強轉速,黑色窗簾阻絕想闖入的陽光,隔出一個和室外截然不同的低溫空間。
 
  要說是辦公室或許擺設還簡陋了點,三十坪大,空蕩的白色磁磚地板上,只有一副ㄇ字型沙發椅、一張小茶几、和兩組併在一塊的電腦桌。
 
  沒有任何綠色植物、沒有任何擺飾,點綴這間辦公室的,只剩地板那些零食空袋和空飲料罐。
 
  「東京熱,東京熱,難怪有個A片廠商要叫東京熱。」滿頭大汗的貓太一口氣衝進冷氣房懷抱,粗魯扯掉脖子上的蝴蝶結。
 
  「耶!吃飯囉!」慵懶躺在沙發、裹著棉被的少女開心地笑。
 
  「喂,小穹,晚上換妳去買,懂?」貓太放在辦公桌上的蕎麥麵,是他排隊排了三十分鐘才到手的珍寶,店員還因為貓太長得可愛,多送了二張小菜券。
 
  「才不要,超麻煩的。那晚餐叫披薩或外賣壽司吧!喔耶。小喵太,可不可以幫人家把麵端過來,然後沾醬麻煩你倒進杯子哦。」
 
  「嘖,帶妳出來作任務.....我真的是腦袋裝大便!」貓太一面嚅囁,一面乖乖按照吩咐拆開醬包。
 
  小穹用白得像夜霜一樣的足踝將棉被踢開,自起床後首次端正坐好。
 
  「我出門這段時間,監視器有任何異狀嗎?」
 
  「沒有啊,一直有畫面。」
 
  「我是說異狀啦!例如朝倉一郎是不是現身了?」
 
  「可是我剛才一直用你電腦看海綿寶寶,剛剛那集超好笑的。」
 
  「......」
 
  「對了,小蝸好可愛哦,好想要它的娃娃。」
 
  「拜託妳真是一個錯誤。快吃,吃完麻煩妳稍微認真點工作。」貓太遞過食物,還無意識地為小穹拆開免洗筷。他不禁懊惱,這幾天下來,自己是不是奴性越來越堅強了?
 
  小穹眼睛發光地盯視蕎麥麵,嘴裡發出“哇呼”的讚嘆聲。
 
  “河豚先生”是東京首屈一指的麵店,由於店內太過忙碌,騰不出人手做外賣服務,一連三天都是由貓太親自去購買。如無意外,貓太晚餐得又去河豚先生那跑一趟,因為只要再點個二碗麵,就能用加購價買到限量一千隻的河豚布偶,小穹一直吵著要那個。
 
  ——我長得已經夠像小孩,還要照顧這個任性又散漫的小女孩。貓太雖是感嘆,手還是老實地把剛得到的點券貼到集點卡上。
 
  「喂,妳該不會起床後沒去刷牙洗臉吧?」貓太見小穹仍穿著烏龜圖案的兒童睡衣,忍不住問。
 
  「人、人家忙著看監視器嘛......所以......」
 
  「一分鐘前妳才說自己在看海綿寶寶耶!」
 
  「有什麼關係嘛~小喵太,別這麼嚴肅。你看偶像劇裡面的女生啊,睡起來、沒梳妝打理就漂漂亮亮的啊。我也是那種程度的。」
 
  「電視那是演的!根本是化好妝的,最好有女星拍戲是真的素顏外加剛睡醒,又不是拍鬼片。算了......」貓太懶得繼續說下去,大口吃起蕎麥麵,希望麵的冰爽口感能冷卻心中勃發的怒火。
 
  事實上,小穹並非誇口,她有種不用梳妝打理就能閃耀的天然美感,就像一尊無瑕的可愛娃娃。
 
  貓太在心中作過設想,假如現在有一百個人圍繞著自己,像摸小動物地說“好可愛好可愛唷”,然後小穹出場了,這時大概當中九十九個人會被她吸引過去。剩下的那個,便是對男童屁眼有所憧憬的變態大叔。
 
  「嗚哇哇!幫人家把電扇轉走~」
 
  電風扇的強風,把小穹秀麗長髮吹了一部分進碗裡。她很懶得剪頭髮,最多是其他人看不下去,才會簡單為她修修瀏海、髮尾。最近其他人都各忙各的事,所以就算小穹頭髮長到腰部也沒人管。
 
  「自己去轉啦!」
 
  「小~喵~太。」用撒嬌的聲音說。
 
  「我從來沒看過像妳這麼懶的人!妳這傢伙是不是有病啊!」貓太不情願地起身,把電扇轉到沒人的方向。
 
  「......小喵太。」小穹的聲音帶點啜泣。
 
  「嗯?要跟我道歉了嗎?」
 
  「有點熱耶,還是轉回來好了。」
 
  「......比比鳥,快使用烈暴風!」從來都是扮演惡整別人的角色,這次卻淪落到變成受方的貓太,一怒之下把電風扇整台搬到小穹旁,對著她臉猛吹。
 
  「啊咧啊咧~吃不到麵、都變成吃頭髮了啦。」小穹做出貓咪洗臉的動作,還是撥不開被風吹出來的滿臉亂髮。
 
  「妳真的那麼怕熱嗎?北極熊會被妳害死,妳知不知道冷氣是破壞臭氧層的元凶、溫室效應的禍首。」關掉風扇,最沒資格講這些話的人出聲指責小穹。
 
  「北極熊先生,對不起!可是、不吹冷氣的話我會先熱死啊!啊!有了。」小穹興奮地拍手。:「不然發起活動、在北極裝冷氣怎麼樣?讓北極熊先生也能吹涼涼。」
 
  「我心中的腦包排行榜,榜首終於從柳柳變成妳了。」
 
  「唔唔唔嚕嚕......」
 
  「把麵吞下去再講。」
 
  「柳柳跟桐乃什麼時候要過來啊?好想念他們哦!要不是為了製造驚喜,我現在人早就在台灣了。」
 
  「過幾天吧,現在連朝倉的影子都沒看到。」貓太搖搖竹筷,視線回到監視器上。
 
  成排的電腦螢幕,一共分割出近百個監控畫面,費了五天追蹤,沒有半個鏡頭有朝倉一郎出現。
 
  連同散撥出去的FOX病毒,也收不到半點成果。
 
  這是極度不合理的事。
 
  三天後,朝倉將在東京召開長達一周的自治區會談,各方要角皆會到場,身為召集人的朝倉,理當為了接下來的活動緊鑼密鼓的準備、安排。
 
  真奇怪吶......
 
  越去思考,懷疑、不確信的感覺越像發酵的麵皮那樣脹大。貓太顧不得中餐沒吃完,沙發椅一拉,握著滑鼠便是一陣不間歇的情報搜查。
 
  他覺得自己遺漏掉某個訊息,卻不知那是什麼。如同出外旅行,明明前一天早做好萬全準備、清點過行李,結果當天走出大門沒多久,便慌慌張張地拉開行李袋檢查,覺得自己一定忘了帶什麼。
 
  只有反覆清點、才能抹消那種不愉快感。
  回過神,時間倏然過了六個小時。
 
  放了那麼久的麵,應該不好吃了吧?貓太覺得浪費食物不大對,正心懷愧疚時,才發現碗是空的。
 
  偷吃麵的兇手倒在沙發睡著了,緊緊捏著棉被,嘴巴像缺氧的金魚那樣張合不停,是作了吃東西的夢吧?吃飽睡、睡飽吃,討厭陽光、討厭流汗,懶散的指數突破天際,明明十七歲,卻長得蘿莉味十足,這位就是貓太本次任務的搭檔——柳生穹夜。
 
  「嘖,連一隻吉娃娃都比妳有用。」貓太伸了個懶腰,到最後還是毫無斬獲。他將冷氣稍微轉小。算算時間也該再去拜訪河豚先生,要不然小穹一醒來又開始吵肚子餓。
 
  從坐墊墊高的沙發椅上躍下,雙腳順利降落在皮鞋內,這時,貓太視線不經意地掃過監視畫面,螢幕上閃過二道身影,一道身形孱弱、一道高壯拔俊。
 
  瘦弱那個身穿西裝,走起路來彎腰駝背,像個被折壞的衣架子。要是不認識他,光從肢體語言分析,只會把他錯判成那種在大公司裡畏畏縮縮、任人使喚的小職員。
 
  那人叫朝倉梨樹,外貌和身分極大反差的社會菁英,朝倉一郎的獨子。
 
  貓太趕忙掛上耳機,聚精會神的竊聽二人對話,他首先接收到的訊息是“非爾”這個人名。
 
  左手敲擊鍵盤,貓太的筆電擁有搜索引擎一般的功能,迅速列出非爾相關資訊。
 
  淘汰掉不符合的,電腦顯示的資料只有一人。
 
  非爾,現隸屬於帝國暗殺組織COG,賦予系能力者,慣用武器為——,能力是——
 
  比照監視器畫面和資料庫上的相片,沒錯,梨樹身旁那名身材高大、穿著白色軍裝的大叔便是非爾。
 
  為什麼COG的成員會出現在東京?帝國會動用COG作為朝倉的護衛?不,護衛並非COG的職轄範圍,他們主要的工作是暗殺叛軍要角。貓太疑惑。
 
  朝倉梨樹和非爾拐進一間會議間,那裡已超出竊聽範圍。
 
  貓太摘下貓耳,輕輕拉扯自己白嫩的耳朵,做起暖身操般的動作,接著,如潛水前的準備,他張口大大吸一口氣,耳後根血管乍然浮起。
 
  嗡——
 
  一道看不見的圓,以貓太為中心點擴張。
 
  原本耳邊只聽得到小穹鼻息聲,隨著接收的範圍逐漸擴大,貓太聽見馬路上的車流交會、行人滔滔不絕地講手機、有一列地鐵進站、黃昏超市在作雞蛋特賣——所有聲音像千百萬隻螞蟻,毫不客氣地鑽進貓太耳中。
 
  像使用砂網過濾,貓太大幅刪去他不想聽到的垃圾訊息,聽力的擴散位置筆直往朝倉梨樹前進。一樓的警衛室,警衛在聽棒球轉播、五樓,某個人在發大家晚餐的便當、七樓、鍵盤敲擊的打字聲、十六樓......會議間。
 
  舉起顫抖的手,在白紙上書寫聽見的關鍵字,啪搭,數滴自鼻孔流下的血液濺在紙上。
 
  明明只過十分鐘,貓太卻感覺有半世紀那麼長,虛脫倒在桌上,鼻血潺潺流出。
  「哇!喵太你趁我睡著偷看成人節目嗎?」小穹把衛生紙捲成管狀,往貓太鼻孔塞。
 
  貓太虛弱的撐起身,「......東京是陷阱,朝倉根本不在這!」
 
※      ※      ※
 
  電視螢幕正播放一場對決的紀錄影像。
 
  少年百看不厭,他最喜歡將畫面重撥在蛇紋乍現那幕。好華麗、好美,唯有領略神意之人,方能有擁有羽蛇印記。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三人了吧?少年想。
 
  「真是的,哥哥到底要看多久?」絢雅走入房間,她解下睡袍,露出姣好的裸體。
 
  「交代妳的事辦妥沒?」少年頭也不抬。
 
  「四方面都安排好了,只是,哥哥為什麼要這麼無聊,他們不都是哥哥捏出來的玩具嗎?」
 
  「就因為我無聊。」
 
  「無聊的話把桌上那疊文件簽一簽。」
 
  「瑣事交給妳就好。我親愛的妹妹,哥哥忙得很啊。」
 
  「嗯?有新的興趣了嗎?」
 
  「寫劇本。」
 
  「咦!哥哥對拍電影有興趣?要找哪個導演執導?不,以哥哥的才能一定要自編自導自演。作品我一定要第一個看哦!」
 
  「妳誤會了,我是在寫別人的命運劇本。」
 
  「不懂。」
 
  少年拿出一本筆記,上面寫有他構思的劇情大綱。
 
  「太有趣了!哥哥好厲害,竟然想出超級有趣的點子。」
 
  絢雅看完興奮地拍手,少年似乎很滿意她的反應,像給予獎勵一樣,他伸手把玩妹妹的米色長髮。
 
  陶醉在其中的絢雅,放大膽子坐上少年大腿,她用仰望的方式,凝視哥哥瞳色互異的雙眼。
 
  每次看到哥哥那雙瞳眸時,絢雅都會忍不住想,要是神會用眼睛觀察人類,那麼神的眼神,一定和哥哥一樣——高高在上,彷彿世間一切都在祂的掌握中。
 
  少年闔上筆記,溫柔地用公主抱把絢雅抬起,經過一小段距離,再輕輕放將妹妹放到鬆軟床舖上。
 
  他攤開薄被,小心拉到妹妹的胸口。接著,不發一語地守護絢雅,直到她進入夢鄉,少年才低聲回應絢雅剛才的話。
 
 
「是吧?有趣極了。有什麼事情——比支配別人的人生更加有趣?」
 
 
 
《待續》
 
下回4-1 正文開始
4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