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0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9/12 新增 3-11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68 -
 
3-12


浮雲盡散,屋頂明亮更盛,銀白月光輕灑在汙濁地板,照出遍地紅殘。

雙方第一回駁火後,魚市場回歸寂靜,只餘眾人在悶熱空氣中的急促呼吸聲。

月讀命背對敵人,輕倚在水泥柱上。水泥柱已被轟成蜂窩,周遭環境亦是慘不忍睹,大型磅秤化作廢鐵、偌大魚缸成了玻璃破片、屯放海產的水池也橫遭擊裂,東星會的優勢火力幾乎要毀去半個市場。

四分之三。

東星會還有四分之三的人馬。

長眸環視動線,月讀命若有所思。方才的交手中,我和他已從市場中央處移動至L型邊角。

敵人遍布的前方是市場主幹道,路徑寬敞。反之,我們的右側方地形狹隘,為通往戶外的長廊。兩側散著豎有磚牆,僅有一台烤魷魚的攤車能作為掩體。更不利的是,長廊盡頭還被安上鐵門,象徵再也無路可逃。

......要向前突圍?還是?

能夠思考的喘息時間轉瞬及逝,如雷鎗響迅速揭開第二回合戰鬥。對手火力步步進逼,徹底壓制月讀命的動作,從腳步聲能夠判斷,雙方僅剩二十步不到距離。

反觀眼前殺手依舊按兵不動,狀似不知所措、又像在等待時機。

「他沒子彈了!大家上!」傳出綠頭吆喝聲。

敵人又往前挪動數尺。

緊握掌中手槍,緩緩逼近的壓迫感逼得我坐立難安,尋求指示的目光再次望向月讀命。我倆眼神對上,他鎗口指向長廊,示意要轉移陣地。

我方點頭,月讀命登時動作。猛然轉身,將自己置入敵人視線範圍,東星會一見目標現身,子彈立即群起撲向獵物。

Crescent moon(月牙)。」

月讀命負手而立,雙足點頓間,劃出月牙般的行進軌跡,速度極其之快,一般人的動態視力絕無法辨清他的動向。在我看來,東星會就像在和殘像戰鬥。

抓緊時機,我立即埋頭衝入長廊,將身體蜷縮進魷魚攤車中。外頭鎗聲仍是呼嘯不止,雙眼緊貼攤車縫隙,仔細搜尋月讀命的身影。

「躲好。」身旁出現說話聲。

追兵驟臨。

「再逃啊!沒路了吧?很會閃是不是?」雙胞胎像是為了搶功,站在最前方喝令道。

「今晚,我讀到泰戈爾的一首詩句。」且說且走,月讀命緩步倒行至長廊末端。

東星會步步進逼,齊步經過餐車,我清楚見到十多道殺氣騰騰的背影。

「詩云,讓生如夏花般絢麗,死如秋葉般靜美,很有意境不是?」明明身陷絕境,他嘴角卻掛著與現實不對稱的輕笑。

從他的笑容中,我忽然明白,月讀命何以將自己曝身在這毫無地形庇護、只能正面交戰的不利地形。

「所以,且靜下——」雙鎗揚起。



「我,只出一招。



「殺!」對峙的另一方不予月讀命任何機會,紅頭、綠頭手扛衝鋒鎗,率先發難,剩餘人馬隨即板機齊扣。狹窄空間內,霎時飛現無數彈幕,鋪天蓋地而來。

逼命一瞬,月讀命身形忽動,月牙應對。徘徊在彈雨內的他唇角自信微揚,像在享受遊走生死邊際的刺激。

一個側旋擺動,稍閃當下,殘月絕技再現——囂月掃向二翼水泥壁,刻劃四道月痕。

當攻勢隱入牆壁剎那,竟驟然改變方向,只見牆上浮現數十道隆起,遽速沖向東星會所在。轉眼,敵方兩側盡是潛伏於壁中的子彈。

月讀命一招完結,屈膝、覆手、衣袍翻動,囂月納回鎗套瞬間——壁內子彈同時暴竄而出。

兩側併發的鎗火,交織成避無可避的死亡羅網,囚困在當中的敵人只憑子彈貫穿,他們為一能做的,是用足以將靈魂嘔出的力量恣意哀嚎。

這一秒,眼中畫面彷彿靜止。



※ ※ ※


從魷魚攤車中爬出,忍著想吐的衝動朝地板數了數,連雙胞胎算在內,面前共躺十七具屍體。一招了結十七人,真是極富詩意的華麗殺戮。

「離開吧,猿猴已逃逸無蹤,此地不宜久留。」阿月優雅地繞過地面血跡、朝我走來。

看完他展現的高超實力,我情緒不由得亢奮起來,「你也稍微.....太強了點吧,真的、超強的!又強又帥。」

「我也這麼認為。」回答得超不害臊。

「那你以前真的是砂狐的人?」

「是。」

「哇賽......太厲害了,有好多問題想請教啊!」

既然阿月是前砂狐成員,就要好好把握機會弄出情報!回停車處的路上,我沿途興奮地訪問他。就像個碰到偶像的追星族,將阿月的身高、體重、年齡、哪裡人、喜歡吃什麼、第一次是幾歲等重要情報,問得透透徹徹、毫不馬虎。

「一七八公分、六十公斤、二十七歲、中俄混血、喜歡吃蒸餃,第一次是九歲。」我覆誦。第一次竟然是九歲?不愧是中俄混血,性觀念果然相當開放啊。

「九歲,放得進去嗎......」我呢喃。

「嗯?你指得是刀刃?我當時用的是鎗。」

原來阿月說的是殺人。

「那你的興趣是什麼?」

「閱讀、品酒、音樂。柳柳呢?」

「我喜歡西洋劇。」

......真是另類的興趣。」阿月眉頭一皺、步伐加速。

我快步追上,「要是阿月可以當我師父就好了,我想學那招 Waning crescent,把子彈打到牆壁或地面,再無聲無息的竄出殺敵,真是超犯規的招式。閃避子彈那招月牙也好作弊,穿梭在槍林彈雨中,帥到爆胎了。」

「你學不來,每個能力者都有自己專屬的招數。方便問一下令妹的能力是什麼嗎?」

「桐乃唷,她的絕招是旋彈,蓄力後把子彈威力加大、加速打出去,威力超強的,我猜她連裝甲車都可以射穿。」話一脫口,我吃驚地侮住嘴巴:「開、我開玩笑的啦!我妹哪有可能......

「毋須隱瞞,令妹身上散發著身為同為能力者的氣息。」

「好強的洞察感......連我吃了AKB48這件事也瞞不過你。開始懷疑阿月就是夜神月了,手錶裡面該不會有放死亡筆記本的碎片吧?」

「你多慮了。」

我們行至車旁,阿月像想到什麼,忽然提議要我出拳、全力攻擊他。為了滿足他當M的慾望,我豁力一擊,他不費吹灰之力地接下拳頭。

「勁力全失,方才的驚人表現猶如曇花一現。」阿月搖頭。

「啊哈哈,我也不知道,力量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右手的圖騰也不見咧,我的能力該不會就只是拳擊吧?哇咧,跟你比起來實在好遜,真想重置技能。」

「你的語氣真是樂天到有點悲哀。知道那個圖騰代表的意涵嗎?」

Rock?」

......等到圖騰完全開啟,你會知道它代表的意義為何。屆時右手將成為你最強的矛。」

「毛?」看了看胯下。

阿月完全不理睬我的低級搞笑,自徑上車。從他手中接過久違的車鑰匙,我們準備踏上歸途。發動引擎後,猛然總覺得自己似乎遺漏掉什麼。

少了蛙君嗎?

小青蛙好像消失一陣子了,大概是小孩子比較早睡吧。

除了蛙君以外又好像少了甚麼,是什麼原因讓我來到這個港口——因為醬油用完了,所以我外出添購?

然後.....

啊,是紅蜻蜓耶”,碰地,開車的我一不留神撞上阿月。他嚎啕大哭:“嗚哇,被一個戴布偶的大哥哥撞到了。”為了賠罪,我就帶阿月到這個港口療傷。不對不對,這明明是梓喵買醬油的劇情。

「你那位受重傷的朋友呢?」阿月問到重點。

原來......被我遺忘的就是牛二啊!

為了妥善安置受重傷的牛二,我們費了一番折騰才回到家。話說原本是打算在牛二身上綁石塊、想說沉到海裡比較方便,後來才驚覺自己是特地來救他,不是要殺他的。

路上阿月和我約好今晚要來促膝長談、他說自已有很多話想告訴我,一想到要跟那麼強悍的殺手度過漫漫長夜,不禁興奮起來。

看阿月講電話的側臉,我心想他應該是受方。但阿月的溫文只是表面,憑殺人時的那股狠勁,要說他是把會把別人塞康弄到天崩地裂的攻方也不為過。

括約肌不自覺緊縮。

「抱歉,我必須先行離去。」他收起手機,一臉焦慮的說。

「蛤?要去?去哪裡?」

「臨時有急事。」

「真突然耶,不能明早再走嗎?」

「沒辦法。」搖頭。

見阿月口氣如此堅持,我也不便再慰留,從客房取出他的行李,雙手奉上:「好吧。那你路上小心,有空再來找我玩。」

「再見,很高興認識你。」

阿月帥氣的背向我揮手,又站在大門前若有所思,像是有話開不了口,那付欲言又止的模樣,難道......

他準備傳授絕招給我!?

「怎麼了嗎?」超期待的問。

「那個.....你、你家的門要怎麼開鎖,有點複雜。」

「哇哩咧!」差點跌倒。

替他開門後,站在街燈下目送這個喜歡裝模作樣,又帥得亂七八糟的傢伙離去。

也許,我們不久後又會見面吧?
 
 
 
下回3-13  預定9/24更新
 
終於暫時結束月讀命的線,主線要回歸桐乃囉。
感覺好久沒讓女主角出場了......
本週的打鬥不知大家看了覺得?
打鬥一向是我的罩門,把這章放出來,有種露出下體的羞恥感啊。
 
 
6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709 筆精華,1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