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0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9/3 新增 3-10 生死之間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68 -
3-10


入夜,杳無人煙的老舊漁港更添一絲詭譎。

仔細不發出任何腳步聲,緩緩前進,天空星月黯淡,四周僅有幾盞昏灰路燈提供些許光明。

帶鹹晚風輕沾,讓因緊張而沁出的汗水變得更為黏膩。

面前是數台證明我正接近事件核心的黑頭車,車停在漁港附設市場門口,非營業時間的市場內,此時映出微光。

「怎麼,看你臉色都發白了。」月讀命問。

「大概是前幾天打的美白針奏效了。」

還沒踏進市場,濃厚魚腥味早盈貫於鼻,稍微屏住呼吸,抑制自胃中翻騰的嘔心感。

然而腥味源頭,或許不光是魚。

見到倒臥血泊的屍體時,雙腿差點要站不穩,大口嚥下衝到喉頭的驚呼,強逼自己維持鎮定。反觀月讀命,一臉不為所動的漠然。

「地上這些,有你要找的朋友嗎?」

仔細辨別一張張驚恐、掙扎的面容,當中不見牛二,「沒有。」死的可能是牛二的手下,屍身上除刀傷外尚有被子彈鑽出的血孔,代表我要面對的敵人真握有真槍實彈。

繼續往市場深入,耳邊傳來稀微聲響,像是麻將洗牌時發出的噪音。

朝聲音來源靠近,我借魚販做生意用的木桌為掩護,探頭張望。坐在牌桌上三家的正好是紅綠燈三胞胎,剩下一家是個穿背心,右手粗壯異常的大漢。四人外,周圍還有好幾個著西裝的非善類。

這種陣容,一看就知道不是兩個人能夠應付的啊.....

「毋需躲藏。」月讀命揪住我後領,壓著我邁步上前。

旁邊把守的黑衣人很快發現有外人入侵,厲聲吼住我們這兩個不速之客。

牌桌的動作同時停止,數十對目光同時銳利刺向我。

「你不是下午那個,」紅頭開口。

「不長眼的,」黃頭接話。

「小孬種?」綠頭收尾。

刷地一聲,用刀的抽刀、用鎗的拔鎗,盡數指向我這。

「打擾了。」月讀命毫無所懼的向前站,此時他的背影在我眼中看起來無比巨大。

三兄弟見到月讀命,臉上閃過一抹驚愕。

「你不是金虎老大婚禮上的保鏢嗎?」紅頭話語一出,周圍成員開始竊竊私語。

「怎麼,是什麼風把砂狐里希的殺手吹到這破爛小漁港,該不會特地來看我們兄弟打牌?」黃頭站起。

阿月是砂狐里希的殺手!?

「請坐,坐著聊。」綠頭一招手,背心大漢站起,讓出座位。

月讀命一派自若上桌,我則像個小跟班那樣緊緊跟在他身邊。

「我就開門見山說了,這趟是來找一個朋友的。」月讀命眼神對我示意。

「牛、牛二在哪裡!?」我的聲音自己聽了也覺得孬。

「牛二?這裡沒這個人啊。喂,你叫牛二嗎?」黃頭轉頭問一旁持刀小弟,小弟搖頭。

「這裡是魚市場,怎麼會賣牛呢?要去牛肉場找吧?」綠頭笑。

「這番話這是在考驗月讀命的耐性,還是在貶低你們的智商?」

「總之,沒你要的人,送客。」紅頭手一撇,身旁拿刀的小弟手按上阿月肩頭。

「這樣啊.....」月讀命輕笑,身形錯移間,持刀小弟的刀已插在他掌心,咚一聲釘在桌上,牌桌染紅。

「再問一次,牛二在哪?」

月讀命長眸睜起,溫文的眼神瞬化為遍佈血絲的兇瞳。




一旁水槽傳出撞擊聲,像是有條巨大的魚正在做困獸之鬥。

槽內有微弱求救聲。

「你想怎樣?」紅頭問。

「讓我看一下那條魚如何?」月讀命說。

持刀小弟面無血色的嚎叫著。

「抱歉啊,我的手下家教不好,大哥說話吵著沒完。」綠頭轉頭,「把水槽打開。」

水槽蓋一開,渾身濕漉的牛二探出頭,「柳、柳柳......」遍體麟傷的他大口喘氣,幾近昏厥,隨即水槽又被關上。

「這條魚是今晚補上,要獻給副會長當生魚片吃的。我想人稱講理的月讀命不會跟東星會搶魚吃吧?我們雖然比不上大名鼎鼎的砂狐里希,只是幾條貪生怕死的狗,但,一但把狗逼急了,狗也是會咬人的,即便弄得兩敗俱傷。不然這樣,魚我們留下,看兩位想要吃什麼,讓我們三兄弟招待如何?」黃頭以退為進,言語威逼。

「魚,我要。但非豪取強奪,與我一賭如何?你們三兄弟與我身旁這位少年徒手搏鬥。勝,魚我帶走,敗,少年我帶走。」隔壁這位少年指的是我,要上場徒手搏鬥的——

也是我!?

「他媽的,這樣我們不是很吃虧?」紅頭嗆。

「當然,閣下也有拒絕的權利。只是,究竟是勝過我這個前砂狐的首席殺手簡單、還是擊倒這位身形羸弱的少年容易?好生考慮,生死自由爾選。」月讀命手輕按短刀,「你覺得呢?分析給你的大哥們聽。」

「大哥們,嗚、好痛,嗚,就聽他的,這傢伙......這傢伙前陣子單槍匹馬殺掉鷹堂的十二位弟兄啊!」被刀插的小弟哭喊。

「還是說,三位沒有勝過他的自信?」月讀命諷。

「媽的,就跟你賭。」紅頭解下襯衫,露出一身結實肌肉,胸前刺滿圖騰。

「我們三兄弟早年,也是已善戰聞名的呢。」黃頭扯掉領帶。

「三個打一個,真是污辱人啊。」綠頭摘拿手錶,轉遞給旁人保管。

「那麼,柳柳,請好好加油。」月讀命拿出泰戈爾詩集,「我在這靜候佳音。」

「等、等等,我根本沒和人打架過,還一次打三個耶!」

「言之有理,打三個 ..... 似乎不夠,不如那個人也加入,一對四。」月讀命指那位穿背心的壯漢。

「很好,招潮蟹,我准你揍幾拳過過癮。」紅頭說。

看壯漢粗得要死的右手,我馬上領悟到他為何會被冠上招潮蟹這外號。

「幹啊,阿月你是要害死我嗎?先指點我兩招保命啊......

月讀命在我耳邊細語,接著用力一推,將我拱向戰場。

他根本什麼也沒教,只簡單講了一句話:

從生死之間,領悟戰鬥的哲學。





像被教練強行叫上擂台的菜鳥拳手,不知所措地傻杵在地。

四個對手凶狠的目光彷彿是強力探照燈,逼得我不敢直視。

周圍的人群散成一個圓。

中央,是白天魚販叫賣生鮮的廣場,如今可能是我的葬身之地,「一方倒下、失去意識算輸,在此先警告,場外誰若敢出手,月讀命就不客氣了。」月讀命看著泰戈爾詩集,頭也不抬說。

握拳。

場面沉默,一種逐漸朝我聚集,漂浮在半空中的殺意漸濃。

他們遲遲不動的關係,可能是認為我既然是月讀命的同夥,應該是個狠腳色,就趁敵方猶豫不決時,率先出手一舉破敵吧。

前足挪移,挺身殺出。

一拳。

我便摔飛。

「什麼嘛,裝模作樣,爛得要死。」紅頭收拳。

「招潮蟹,別出手,我們先玩個過癮啊!」綠頭說完,三胞胎同時衝上。

對啊,我應該召喚蛙君出來相助的。

「宇宙天地賜我.....」話還沒說完,下腹襲來一陣痛楚。

「送上門的沙包,不用可惜。」黃頭收腳,繞到我身後扣住反抗雙手,動彈不得下,其餘二人拳頭來往招呼,他們力道說不上狠,但連環痛擊要害,鼻樑、咽喉、胸口,我還是沒一會就被打到意識模糊。

「超弱的,快玩完了啊?」紅頭吹出尖銳口哨,「招潮蟹,賞他一拳吧,要瞄準臉哦。」

招潮蟹扳動右手指關節,劈啪作響,「那麼,謝謝大哥。」

亟欲掙扎,只怕那粗壯右手一轟,我就要面目全非。

用求救眼神望向阿月,他專注在泰戈爾詩集上,看也不看我一眼。

背後被架得更牢。

招潮蟹旋身,在他拳頭到位前反射性閉上雙眼。黑暗中耳邊重重一響,臉頰痛得像被鉛塊砸到,再睜眼,已是一片昏黑,強烈暈眩感讓我使不出力,除了火辣痛覺、唯一的感受是滿腔鐵銹味。

背後抓牢的手一鬆,我脫力癱倒,臉頰重摔在魚市場的黏膩地板上。

「咳、咳。」鮮血自嘴裡中伴隨口水流出,和上滿地汙濁黑水,一只鞋跟重重往水灘踏下,暗紅水滴濺滿我臉。

「真的玩完了啊?」「你跟牛二一起死吧!」「站起來啊,廢物。」
如同回收前要弄扁的空鋁罐,皮鞋毫不留情踏在我身上,脊錐彷彿就要被踩斷。

痛、真的好痛。

痛楚綿延不絕,像是致死方休。

為什麼我要在這裡像個垃圾那樣被人欺負 ......

委屈、無助,在渺小自尊破碎那刻,眼眸終於被折磨到流出淚水。

「還敢哭?」

朦朧間,察覺到自己被人抬起,「預備。」像跳繩那樣把我身體左右晃動。

「丟囉!」

身體騰空,墜落後,鼻腔塞滿海水鹹味,我大概是被摔到水缸內。

無力掙扎,只能任由溺斃前的絕望感將我意志蠶食。

我就要死了吧?

就這樣,毫無作為的死去。

桐乃......對不起。

你是什麼時候變成這種德性?過著得過且過的人生。

是什麼時候呢?

迷茫中,睜開雙眼,眼球接觸水的酸澀感讓我想起,小時後游泳課我總是喜歡找朋友玩水中睜眼。

缸底是條垂死的魚。

像是慢動作播放那樣翻起肚子,漂然浮向水面,游完生命最後一程。

我就像那條魚。

曾經,我幻想自己是條飛快的魚。在第一次游泳比賽時,在同齡的孩子中,我輕易摘下冠軍那刻。這才意識到,各項平凡的我,原來也有過人的才能。

從此對游泳抱持熱情,小學、國中都選擇加入游泳隊。但,參加越多比賽、經歷越多強者,我終究發覺自己的渺小。

原來我所謂的過人天賦,不過而已。

數次勉強殺出縣內賽,又全部在全運會上遭受痛宰。

我以為後天的鍛鍊能夠彌補不足,咬牙、拼死訓練,就是要在大會賽上戰勝對手。那天,桐乃、爸媽全坐在觀眾席上,期待我特訓後的茁長。

「聽說你練得很勤?唉唉,可惜你的天資是那樣平庸,再怎麼努力也是徒然。」上場前,死敵向我挑釁。

他是大家公認的天才。

輸他,是理所當然的吧?

於是,我又輸了。

原來在怎麼努力,也有辦不到的事、贏不了的人,就連那個所謂的天才,在國際賽上一樣鎩羽而歸。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麼努力幹麻?反正再努力也會輸給別人,乾脆當個平凡人不就好了。

我是那樣想的。

於是,我放棄努力,說好聽是甘於平凡,事實上是自我放逐。


你其實很不甘心吧?


.......我不知道。


你其實很想贏吧?


......我不知道。

你想贏對吧?告訴我,你想贏。你的內心只是在害怕豁盡全力後仍是失敗,所以不願付出努力、恐懼接受挑戰,其實你很想贏、你渴望勝利、你不甘於淪於平凡。

我不知道,我不行了,已經到極限了。可是、對、其實我,我 ...... 想贏 ...... 我想贏,我想贏、想贏、想贏......想贏一次。

實面對真正的自己,內心的障礙讓你無法發揮真正實力,忘卻過往一切不快,你將破繭而出。聽好了,所謂極限,只不過是你在地上劃一個圈,把自己困在裡面罷了。

上吧。

模糊意志重整,眼前恢復清晰,體內力量湧現。

「如果這真是我的極限,那我就—— 凌駕在極限之上
 
拔出水面。

水花紛飛間,左手套上布偶。

「唷,還沒死啊?厲害,戴上那個青蛙娃娃有什麼用途?臨死前表演腹語逗我笑?」紅頭拍手。

「為什麼不乖乖像條死魚那樣待在水缸內呢,再繼續下去,你會敗的更難看啊。」綠頭笑。

「敗?我不只要你們敗,還要你們敗得無地自容。」我說,內心恐懼已經煙消雲散。

紅頭小跑步衝向我,「他媽的我看你是被打到瘋掉。」揮拳。

扭腰,身似滿弦之弓;揮擊,拳若疾馳之簇。

銳利破空音切割開身上的過往腐朽,劃下嶄新、充滿氣魄的一拳、初次傾盡全力的一拳。

拳印結實烙在紅頭下顎,指關節感受到擊斷顎骨的微妙觸感,紅頭應聲飛出。

剩下三人面面相覷。

再握拳,嘴裡的鐵鏽味消失了,

現在,我唯一能嚐到的是勝利的甘甜。

(待續)
 
下回3-11  初次覺醒
 
預定9/10更新
 
 
 
 
 
 

6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709 筆精華,1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