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0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8/20 新增 3-8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74 -
 
3-9


月讀命,好怪的名字。

「閱讀命?念書的命格?有點書呆的感覺呱。」

「月是月有陰晴圓缺的月,剩下兩字與蛙君認知相同。」月讀命起身,「走吧,能善用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遵命,阿月。」我笑。

「阿、阿月,這種親暱稱呼......

「叫阿月比較親切嘛。」

「這、隨你意吧。」

對方答應幫忙後,我更詳細地說明決鬥內容是要在生存遊戲場進行感應鎗對決。月讀命提出到現場勘查地形的要求,於是一塊乘上老爸那台福斯,前往市區的育樂中心。

開到半路蛙君就說他想午休,先行退駕去。這樣也好,帶著蛙君開車是超級危險動作,想到前兩天發生一件很好笑的事,我要左轉蛙君方向盤卻往右打,差點撞到騎菜籃車的肥婆。

笑點在哪?

因為差點撞的是肥婆、是肥婆啊!

回到正題,我也不是第一次前往決鬥場所探查,因為貓太會提早釋出對決地點的情報予我,一定有他的原因。先前曾數度在決鬥場所內像一休和尚那樣絞盡腦汁,只是怎麼也想不出擊敗桐乃的辦法。

到達育樂中心後,正巧決鬥場無人使用,我便包下一小時時間,和月讀命進入其中。

「這裡地屬狹長,掩蔽物少,適合短兵正面交接。」月讀命一面觀察地形,右手一面在空中隨意點劃,像在摹想一場激烈對決,「孫子曰: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敵制勝,計險隘遠近,上將之道也。」

「我連躲都沒地方躲,很快就會輸了,孫子兵法也沒鳥用。」抱怨。

「對手的實力高於你多少?」

「就現在來說,是一百倍吧......

月讀命若有所思,接著轉為詢問對手的個性。一說到桐乃就有氣,夾帶著抱怨心態,我一股腦把妹妹高傲、瞧不起人的特色全講出來。

邊聽邊笑,「這樣好辦。兵者,詭道也,就利用對方性格缺陷,運用奇兵出奇制勝。」月讀命開始推敲桐乃會使用的戰術,以及我該如何反制、進而佈下陷阱引敵入龕。

比平常上課專注百倍,一一強記在心,月讀命這套看起來卑鄙的心理戰法或許真能讓我出奇制勝啊.....

「對了,柳柳有慣用武器?」

「沒有耶,只是平常練習都用PPK手鎗。」PPK是我在三星飯店使用過的鎗枝,由於不知該換什麼武器,射擊練習方面也就沿用這把後座力低、適合新手操縱的小鎗。

「對手知道你的武器?」

「大概知道。」畢竟那把鎗是桐乃推薦的。

「那麼,PPK再配合微型衝鋒鎗使用如何?」

月讀命提到MP7這把深受用鎗者喜愛的兵器,彈速快、射程遠、後座力小,這居家旅行、殺人滅口的必備物件,就算由我使用也能充分發揮殺傷力。

衝鋒槍一聽字面意義就知道比小手鎗猛上許多,藉由武器火力,或許能彌補和桐乃間的差距.....躍躍欲試的我到鎗支租借處借了一把月讀命推薦的MP7微型衝鋒鎗。

鎗身輕巧細長,單手就能輕鬆擺出射擊架式,我興奮地把鎗口瞄向遠方人型標把,板機一扣下,咻咻咻地破空聲不絕於耳,連發模式的出彈手感真是超級爽快。

射完整個彈夾後,興奮地到電腦螢幕前查看分數。


零分。


揉了眼睛,再仔細看一次。


還是零分。


幹、幹啊!


「阿月葛格!指點一下人家嘛,怎麼射才會準,啾咪。」我撒嬌說,扭動著身軀像隻嬌柔小貓。

「慢慢摸索吧,我也不擅長正面射擊。另外,請不要陰陽怪調的說話,令人生厭。」月讀命從懷中摸出一本封面寫著“泰戈爾詩集”的怪書,走向後方休息區,「我先到旁歇會,你自己加油吧。」

不擅長正面射擊?不然阿月是都趴著射嗎......跟阿明的嗜好一樣呢,缺點是常常會把床單弄髒。

在月讀命看書時,我換過一枚又一枚彈匣練習,分數卻怎樣也高不上來,火氣越來越大的我,又跑去租了一把MP7,出大絕招,左右手雙管齊下、瘋狂亂槍打鳥。

兩把鎗一起開火的後果,就是手臂被後座力震得像開到最強模式的條狀JUMP EGG,失控地往兩旁標靶轟去,這下就跟打保齡球打到隔壁道一樣糗了。

隔壁是幾個穿西裝的黑衣人,看臉就知道是會把我拖去廁所、用拳頭指導人生道理那種。

其中一人走向我,染著顆像籃球的大紅頭。

「小子,你是怎麼瞄的?身上想吃子彈是不是?」紅頭拔高音量,雖然一身西裝打扮,仍遮蔽不了那乖張國中生的帶刺氣息。

哪來的不長眼小鬼,就當作是實戰機會拿他當沙包練習吧。

「哦?所以......」我挑釁反問,準備大聲問候他老母、順便臭幹祖宗十八代,此刻卻看見對方胸前掛了枚銀色星星徽章,牛二曾秀過同樣的東西給我看過,那是象徵東星會的家徽。

他是正港的黑道。

「所以怎樣?」

「所以......大哥對不起!」謙卑地九十度鞠躬。

「算了啦。」另外一個綠頭喊住紅頭,仔細看才發現兩人長相幾乎一模一樣。

「嗯,省點力氣,子彈要用在牛二那群廢物身上,呵呵。」長相相同的,還有坐在最角落的黃頭。

這紅綠燈孿生三兄弟的對話內容有提到牛二,我判斷是東星會的內鬨。牛二說過他的傷是被小弟拿刀捅出來,看來這次準備對付他的已經不是刀、晉級到土豆仁了。

紅頭被另外兩人喊住後滿臉不悅,啐了一口痰在地上便調頭離去。

「你剛害怕了嗎?」見他們遠離後,月讀命出現在我身旁。

「我是打算拿他們當沙包練習哦!只是......後來發現那是東星會的人耶,所以就算了,有點可怕。」

「那樣可惜了。實戰是練兵的捷徑,我也正有讓你與對方一決的打算。」說得和蛙君理論相同。

「呃,不大好吧?」

「但不是現在,還有件事情需要確認。」

「什麼事?」我問。

「柳柳聽過AKB48嗎?」






月讀命是在試探我嗎?

他沒理由發現我有服藥這件事,應該是巧合才對。可是平常人不會突然這樣問,還是說我一臉就有喜歡AKB48的宅屬性特質?

抑制住表情變化,不讓他看出情緒波動,「我知道呀,是日本的女子團體嘛,只是他們的歌我很少聽,還是說阿月喜歡?」

「我不是很喜歡。」月讀命說得輕描淡寫,視線緩緩抽離我臉。

被看出來了嗎?我的演技沒問題吧.....

「接下來,直接去你家一趟,我先去放行李。」

「啊?你要睡我家?我以為你要去住個飯店之類的。」

「會太唐突?」

「還好啦,我家就我跟妹妹,要睡是可以。」以前也曾留阿明過夜過,若是帶男生回家的話,桐乃倒不會多說什麼,她討厭的只有梨香。

又考慮到月讀命會不會是壞人的問題,看他臉是不像啦,嗯......畢竟才認識幾個小時,有點擔心引狐入室。不過家裡有隻更可怕的母老虎,狐貍敢作怪的話就會被吃掉。

答應他後,先驅車前往市內一間四星級飯店取出月讀命行李,路上我數次撥打牛二手機,始終無人接聽,最後我使用語音留言,要牛二馬上回電。

「為何要到我家啊?有什麼特殊理由?」我問,福斯已經開到家裡附近。

「你不是說過明天的對手實力高你百倍?在極大的實力差距前,任何詭計都難以奏效。所以,我必須了解你是否有能力承受接下來的磨難。」

月讀命講得模糊,有聽沒有懂,就這樣糊裡糊塗地帶他回家。

算算時間桐乃也剛好放學沒多久,很可能一進家門就要接受她的質問。拉開大門前,我迅速想好對策,就瞎掰說月讀命是我學長,反正他長得挺年輕,說是大學生也不為過。

玄關。

月讀命有條不紊脫下皮鞋,整齊放到鞋櫃內,再脫下風衣掛在衣架上。少了外套遮蔽的他顯得更纖瘦了,感覺好像風箏,風一吹就會飛上天。

「打擾了。你家的裝潢還挺高級。」

「啊,還好啦,行李就放客房。」家中有間房間一直作為客房使用。

幫月讀命拎著行李往客房走時,桐乃正好拉開房門,探出頭來,「喂,他是?」警戒地問。

「是我大學學長啦,今天要在這邊住一晚。」故意放大音量,好讓阿月也能聽見。

「你好,我是柳柳的學長。」月讀命點頭致意,配合的說。

「他叫阿月。」我替兩人介紹,「另外這位是桐乃,我的妹妹。」

「嗯,你好。」桐乃說完就關上門,這種對哥哥、以及哥哥朋友冷漠的態度很符合她風格。

稍微整頓客房後就和月讀命就坐在客廳互望,和一個不熟男生共處一室的感覺實在有夠鱉扭,阿月也沒說話,只是上下打量擺設櫃內的收藏。

「我說啊,來我家是想確認什麼?」

「令尊對於酒情有獨鍾?」

「是啊,那些是他的嗜好。」櫥櫃內是世界各地的酒瓶,大多為老爸託人買的,現在想想,可能是他的殺手朋友吧?

「可以借我看這瓶嗎?」

月讀命手指架上來自伊貢米勒園的名酒,老爸說過那是他同事從柏林帶回的精品,為了拿到這瓶酒被那個同事坑了不少錢。

阿月側轉瓶身,盯著上頭的文字,「果然,真是你。」他笑。

「蛤?你說什麼?」

「沒事,該進行下一步了。」

「對啊,我剩不到二十四小時就要決鬥了,快告訴我下一步該?」

「先用餐如何?」

這是肚子餓就不能打仗的意思嗎?反正也要到晚餐時間,便打電話叫定食。外賣小弟很快就把晚餐送到。

「喂,桐乃,出來吃飯。」敲門。

「先過來,有話問你。」門縫中伸出一隻手,把我抓了進去。

桐乃一付質疑我的態度:「那個像狐狸的傢伙真的是你學長?感覺不像。」

「對啊,怎麼了,看人家帥有興趣了嗎?」

「是嗎?你最好老實說喔。」

「是我學長啦!」心虛時音量總是特別大,這壞習慣還是改不掉。

「數到三,給你最後機會,現在老實招認的話,我可能還會原諒你對我說謊喔。一。」

「喂,你憑什麼這樣懷疑?超沒禮貌的。」

「二。」桐乃身上散發的威逼感超級嚇人。

......大人饒命,阿月是我在路上認識的。他是知道明天我要決鬥後,好心要幫助我的貴人。阿月不會是壞人吧?」

「哼,那個阿月的全名是?」

「好像叫......月什麼,喔,月....月讀命啦,你聽過嗎?」

「嗯......」桐乃歪著頭想了一會,「沒聽過,但感覺不是壞人啦。沒事了,那你就給他好好鍛鍊、垂死掙扎吧。對了,明天我不但會讓你嚐到輸的感覺,也會順便讓你體驗人生跑馬燈哦。」桐乃態度忽變,輕快地發表勝利宣言。




吃飯時,三人坐在餐桌吃著各自的定食,月讀命正襟危坐、以碗就口,一付食不言、飯不語的嚴肅模樣,另外一頭的桐乃隨性而坐,用筷子玩弄盤中炸蝦。

這段沉默時間內,注意到阿月和妹妹彼此互望幾次,在眼神交會後又馬上別過頭,是在眉目傳情?

飯後,月讀命要我沏了壺茶,悠哉地在沙發上一面看書、一面品茗。

「喂喂,都幾點了,還在這裡喝老人茶。」趁著桐乃去洗澡,我趕緊提醒。

「不急。」放下茶杯,「下午那三胞胎還記得嗎?我不是說過要拿他們來做實戰練習。」

「真的還假的?那三個是東星會的耶,你不怕嗎?而且那些人後來也沒找我麻煩......不好吧?」

「子曰:以德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前陣子和東星會剛好有些過節,你就當作是替我報怨。」

「以直報怨的“直”,指的是率直、正直的態度吧,好像不是報復的意思。」

「錯了。」拿出手機,螢幕上顯示一張畫好路線的地圖,「直,是直搗黃龍的直。」

話說那些東星會的人也要找牛二麻煩,正好又連絡不上牛二,若我們找到紅綠燈三兄弟,會不會正好間接替牛二解危?只是憑我跟阿月,想逞英雄稍嫌單薄吧 ......

「這地點是哪?你怎查到的啊?」

「東星會在這設立的一個酒吧,至於查到的方式,我從事這個職業,自有情報網。好了,算算時間差不多該動身。」

「你要跟東星會為敵 ......瘋了嗎?怎麼能做到這個地步。」

「很奇怪嗎?」月讀命拎出皮箱。

「超級奇怪的啦!啊——光憑我們夠嗎?我可是毫無作戰經驗。」

「不光是我們,還有囂月陪伴。」

解開皮箱,裡面放了兩挺微型衝鋒鎗,外型類似我下午使用的MP7

「真鎗!?」

披上背心,月讀命將衝鋒槍懸掛在身,「記好,想短時間內激發出AKB48的能力,唯有實戰。」

「你、你怎麼知道!?知道我......

「走吧。」

腦內一片混亂的我抓起車鑰匙,糊裡糊塗和月讀命往外走。

發車時,身體充斥著不真實感,待會就要上陣了,還是與東星會,我真的不會被殺嗎?

「不接聽?」

月讀命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手機正響,來電者為牛二。

「怎麼啦?找我找那麼急?」牛二的聲音模糊,訊號微弱,隱隱聽見有風聲呼嘯。

「你在哪?出院了?」

「對啊。」

「可能有人要殺你,知道嗎?還是你的同夥!」

「什麼?聽不大清楚,大聲點我聽不見。」

「有人要殺你!還是你的同夥!」我用吼的。

「哈,哪天沒人想殺我啊?正常正常。我現在準備替我兩位老大報仇了,兇手被我們逮到啦。」

「怎麼可能?」那位長相可愛的兇手明明洗完澡後,一直待在房間沒有外出。

「騙你幹麻,不說了不說了。」

「跟我說你在哪,快點。」

「煩耶,在安永漁港啦,那個兇手想搭船偷渡,我去逮他個正著,別打電話報警嘿!再見。」電話掛斷。

很明顯那是陷阱,紅綠燈三兄弟佯稱找到兇手,好引牛二入閘。

「糟了,我朋友好像快被東星會的人幹掉。」我向副駕駛座的阿月說。

「在附近?」

我點頭,安永漁港開得快的話,不用十五分鐘便可到。

「又是東星會,真是巧合。想救你朋友的話,更換地點也無妨。」語調一派自若。

......阿月,為什麼你一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我該害怕嗎?」淡笑。

當一個點頭之交遭遇生命危險,以我思維,最多替他報警、叫叫救護車。以命相護的念頭絕對不該出現在我身上。

而現在,車正行駛在救援的路途上。

前方紅藍光線閃爍。

不、不會吧,我又忘記帶外出許可證,現在已是宵禁時間,這種狀況別說救不到牛二了,還可能要到警察局蹲一晚。

「有警察耶,怎麼辦?還是先掉頭,我回家拿證件。」靠邊停車。

「這樣就浪費時間了,多拖延一秒,你朋友多一分危險。由我來開如何?」移動到副駕駛座後,隔了一會月讀命才上車。

「那你有什麼好方法應付警察?」我問。

「當然有。」

看月讀命一付斯文樣,應該是想好說詞應付臨檢員警、或是用手機搜尋到別的安全路線。

「這個保管好。」月讀命扔了兩塊鋼板過來。

「車牌!?你......

不等我話說完,月讀命油門重踩,時速表劇速攀升,我背部緊貼座椅,頰上冷汗直冒。

方向盤輕轉,車扭身晃過路擋,疾駛過臨檢站。慌張趴在坐椅向車後看,兩輛警車警示燈亮起,發動追擊。

「幹啊,要變成通緝犯了。」哭喪喊。

駕駛座旁窗戶拉下,月讀命腰間抽鎗,伸出左手,望向後試鏡一眼,踏下煞車瞬間,頭也不回地輕扣板機。驀地,背後傳出尖銳的煞車聲,兩輛警車呈現蛇行狀態,直到撞上分隔島才倏然停下。

擺脫追兵後,車速再催。

.....你都是這樣解決問題的嗎......

「這是我的一貫風格。」阿月毫不在意的回答。他外表看似斯文,實際上根本是個瘋子啊!

我有種即將被推入火坑的感覺.......
 

(待續)

下回 3-9   柳柳徘徊生死邊緣
 
預定9/3日更新
7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