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9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7/16 更新至 3-3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62 -
TP-11


身旁是艾菲爾鐵塔,但月讀命並非身處巴黎,只是坐在一間法式風格的咖啡廳內。

「這種寫實、縝密和利用微妙光影的古典派表現手法,作者是范艾克的信徒?」品味著畫作,說完,淺啜了一口黑咖啡。

沒有誇張色調、詭異歌曲、深植奴性外加會吟詠咒語的女子,這才像咖啡廳......

「月先生對畫有研究?」面前是名個頭嬌小、散發高貴氣息的美女,她優雅地用小湯匙輕挖杯甜品。那這間店著名的冰淇淋水果塔。

「略懂皮毛,不過這幅畫意外地給觀畫者一種陰鬱疏離感。」

「這幅是仿畫,原作者為法蘭克區名家土魯斯,當法國被帝國軍攻佔,愛國的土魯斯將作品盡數賣出,籌措資金供叛軍使用。當贊助叛軍的消息走漏後,政府官員逮捕了他,處死前,要求土魯斯為新造的艾菲爾鐵塔繪一張畫供祝賀用,報酬就是留他全屍。」

這名美女敘事時,聲音的抑揚頓挫表現地恰到好處,語調亦會隨著故事的起伏而巧妙修正,月讀命聯想到那種站在演講台上,輕易令群眾情緒激昂的演說家。

她真不愧出身自政治家族。

「所以,這便是土魯斯最後一幅作品?」

「不是。二皇子知道這件事後,下令赦免土魯斯的罪,得知免刑的土魯斯,卻在即將出獄當晚,選擇用削尖的畫筆結束人生。獄卒發現他屍體時,也驚見土魯斯最後一幅作品——畫在灰色水泥牆上,用藍、白、紅三色線條構成簡單畫作。」用叉子戳起梨子,沾上冰淇淋送入口中。

就是為了品嘗這道充滿回憶的甜品,她才會與月讀命約在這間店。

「畫得是法國國旗啊 ...... 藝術家懷抱的愛國情操,著實令人敬佩。」

「月先生不覺得,帝國雖一統世界,卻無法輕易抹煞掉人民對原國家的情感嗎?」

「自是當然,所以令尊才會著手推動那計劃不是?」

「是的,這段期間家父必會遭到來自各方的死亡威脅,這點需勞煩月先生了。」她遞過一份牛皮紙袋。

月讀命抽出紙袋內容,裡頭鉅細靡遺地說明工作內容。這是受雇林金虎後接的下一項任務,做為貼身保鑣,保護一名重量級政治人物。

「當然,必定盡我所能。」迅速瀏覽一遍內容後,月讀命將封袋用細線纏繞好,收進公事包中。

「有點好奇,月先生這種高超殺手,怎麼會改行做護衛呢?」

「呵,這樣才有機會保護像令尊這種人物。」月讀命輕輕帶開不想回答的問題。

她很識趣,沒繼續追問,「對了,時間還早,不如我們一塊去帝國博物館走走吧?」提議。

「不光是令尊,朝倉小姐現在也處於危險中,還是少去人多的地方為妙。」

「有前砂狐里希的高手跟著,還用擔心呀?」不談正事時,聲音變得俏皮許多,「對了,別稱呼我朝倉小姐了,叫我梨香吧。」

當她微笑時,嘴角旁掛著若隱若現的甜美梨渦。




遣退其他隨扈,梨香和月讀命漫行在帝國博物館展場內,附近有許多穿著制服的小朋友,有的認真欣賞、有的坐在角落打掌機。

「我第一次來,這裡還挺不錯。」

「台灣還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我在這裡住過幾年,可以當你的導遊哦。」梨香說。

兩個小孩像是在玩鬼抓人,當鬼的那個無視管理員,一面流著鼻涕,一面出怪聲喊叫,就在轉角和月讀命碰個正著。

小孩撞上月讀命大腿,反彈力讓他一屁股摔在柔軟地毯上,雖然沒受傷,但像受驚那樣嚎啕大哭起來,「哇,狐貍,狐狸妖怪。」

「沒受傷吧?」梨香輕輕牽起小孩的手,讓他重新站好,「來,眼淚擦一擦,在博物館不可以奔跑、吵鬧,知道嗎?」

小孩接過黎香遞過面紙,有點不好意思地擤了鼻涕,這時貌似老師的人物才出現,賠罪後帶著小孩離開。


「梨香真是溫柔,不過那小朋友為什麼說我是狐狸?」月讀命受不了沒教養的小孩,如果不是梨香先出聲,他可能會好好替頑皮的兒童上一堂倫理道德課。

「呵,別生氣哦,我第一眼見到你時,也覺得你也有點像耶,就是很像故事中,那種用妖術幻化成美男子的狐妖。」

「子不語怪力亂神,我可是貨真價實的人類......不過當一隻俊美的狐妖倒能接受。」月讀命聳肩。

「那也給你一張衛生紙吧。」

「嗯?」

「這裡,小朋友的鼻涕沾到你的褲子上了。」梨香指著西裝褲、像蝸牛爬行過的黏稠發亮痕跡說。

「謝謝。」月讀命表面不動聲色,內心世界的臉早變成孟克的吶喊————我、我的阿曼尼!!才剛買就沾到鼻涕了啊啊啊啊!!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沒事,我們繼續。」

把衛生紙扔進垃圾桶,月讀命想,要是自己真會妖術的話,一定要把那小鬼變成蝸牛懲罰他。




停駐在一張相片前,攝影地點是西伯利亞,終年寒冷的城市。

記憶隨霜花飛回到飛雪巖天的那天,因為進入永夜季節緣故,分不清當時是白天抑或黑夜。

父親將餘下存款全數花用在毒品上頭,連視為第二生命的小提琴,也拿去換了僅僅幾公克的白色粉末。

理由很簡單,為了繼續做夢,做那不切實際的夢。

「好冷、嘻嘻.......好冷......快、快、全變成火......」癮頭發作父親,哆嗦地把詩集和樂譜扔入火堆,直到架上收藏全化作短暫光亮才罷手。

「那些都是......廢物.......全部都是廢物........錢啊!這個世界最重要的東西就是錢!文籍雖滿腹,不如一囊錢.....」他緊抱胸口,倒在火堆前顫抖,面容涕淚交流,亦喜亦悲。

真實父親的靈魂早被啃食殆盡,當失去靈魂,支配肉體的又是為何?

「我敬愛的父親,你是否想繼續在夢中進行你的人生?」毫無表情問,長久累積的情緒,終於讓他萌生令父親解脫的念頭。

「哈、哈,是啊,我要做夢......我在現實中做夢、夢......夢裡卻才是現實......

曾幾何時,他是自己的憧憬,如今,往日風采已不復見,散發夢想光輝的瞳孔變得如此汙濁。

輕嘆一口氣。

與其任其苟活下去,不如讓父親保留最後一絲尊嚴。

父親說過,人總是沒有勇氣踏出改變的那步,最後終其一生,如此而已。

言猶在耳。

取下壁上獵鎗,準備跨出改變那步。

「睡吧,我敬愛的父親。」

十四歲那年,他背棄了夢想與亮光,讓生命走入永夜。

摸黑,行走至今。

「怎麼了,對於這張帝國征服極寒國度的相片情有獨鍾啊?」梨香問。

「想起無聊的往事罷了。」

兩人漫步在展場內,彼此交換對於畫作、攝影,甚至是政治上的心得,月讀命暗暗佩服梨香獨到見解。如此充滿知性美的女性,是他頗為欣賞的類型。

碰巧走到博物館附設的咖啡廳旁,梨香提議入內稍作歇息,兩人坐上角落位置後,月讀命打開菜單———這種觀光場所的東西還真是牟取暴利。

身為朝倉家千金小姐的梨香,全然不在意價格,點了幾道甜品和飲料。

「有個難為情的請求,其實我滿崇拜砂狐里希的,月先生能不能當作我是你的fans,讓我發問一些問題呢?」

「受寵若驚,請盡情問無妨。」上桌的事是今天第二杯咖啡,月讀命開始擔心晚上睡眠問題。


「啊!首先能不能換個稱呼,叫月先生有點奇怪,你有外號嗎?」

阿月。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這個俗氣外號,「嗯,沒有。」腦海中的橡皮擦自動消去那段記憶。

梨香想了一會,「不如......叫你阿月好了,可以嗎?」

「可、可以,請便,聽起來甚是親切。」

命中注定擺脫不了“阿月”的詛咒嗎.......

「那阿月,你跟隼誰比較厲害呀,對不起哦,第一個問題就好無聊。」

「厲害的地方不同,隼擅長狙擊,我則是短距離,沒有實際較量過。不過他的完成的任務數多過我、名氣也較廣為人知。」

「對呀,以前有看過隼的網路後援會,崇拜者確實不少。但也有人說阿月是砂狐的首席殺手呀,我在和你見面前,以為你是很自負的人。」


「怎麼說?」

「因為你就算連退出砂狐,也沒改變稱呼,好像完全不怕仇家找上的感覺。前幾天還與東星會起衝突,殺了他們好多人。」

「請放心,我不會讓私人恩怨影響到工作。」月讀命感覺梨香話中有話。

「沒事,我也不喜歡魚肉百姓的黑道,東星會企圖染指爸爸的計畫,爸爸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月讀命點頭。

「不談這些,繼續問好了,阿月有什麼興趣?開鎗、殺人以外哦。」

「閱讀和音樂。」

「音樂啊,那你聽過演奏會嗎?」

「閒暇時會去,只是最近雜事繁多。」

「呵,說句你的壞話,別生氣喔。聽人說月先生是個超——吝嗇的人,不過,事實好像不是那樣嘛。」

「吝嗇是旁人誤解。對於錢,我只特別講究它的使用方式,花在該花的地方罷了,例如藝術和品味上。」

梨香一笑,她看得出眼前那模樣帥氣的男人十分講究行頭,身上公事包和風衣,全出自義大利名牌,「我以前還滿常拉著男朋友陪我去聽演奏會,現在好久沒去了,既然阿月說錢要花在該花的地方,那麼請我看演奏會也行囉?」

「這 ...... 有、有何不可。」月讀命用指尖刮了刮臉頰,有些手足無措。

「開玩笑的啦,如果任務順利完成,我再請你看當作額外謝禮吧。」梨香用湯匙勺起一顆方糖,突然,她像是見到什麼令她訝異的東西,手中物鏘然落下。

「怎麼了?」月讀命問。

「沒事,只是看到一個......朋友。」

轉頭,循著梨香視線方向望去,是對年輕男女正開心談天。

「那名棕色頭髮的女孩?」那女孩算是月讀命記憶中數一數二漂亮的。

「不,是旁邊的男生。」

仔細看,才發現他像極了。

像極那名帶自己踏入殺手界的男人。





(待續)


3-4



博物館的後半部,展場時空背景拉到現今,主要是在介紹帝國於世界各地的貢獻。例如又救濟多少災民啊、重建多少災區、給落後地區搭建多少小學,諸如此類。

由於洗腦、抬轎的意味濃厚,對於此區我更沒興趣,桐乃也顯得較意興闌珊。

「你說的重點在哪啊?這些東西無聊到爆胎。」

「那裡。」她指前方,是間撥放投影片的影音廳,告牌上標示每隔十五分鐘從頭播放一輪。

廳內佈置得像間高級電影院,已有大批學生佔光中央的座位。逼不得已只能和桐乃坐在角落的情侶座。

「如果手上有爆米花的話,還真像在看電影耶。」昏暗燈光下桐乃的側臉輪廓若隱若現,有種朦朧美感。

「對啊,我們好像從來沒一起去過電影院。找機會去吧,讓我這個電影達人推薦你好片。」

桐乃看了我一眼。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一定要說噁心死了。」

......有空的話。」

「真的假的!」

「好話不說第二次。」

「嗚嗚嗚,好感動,分手後我不曾和女生進過電影院,真是懷念的感覺啊,就算是妹妹也無所謂,這就叫沒魚蝦也好嗎?」

「你還會想念做作女嗎?」

「想念梨香哦,不會了,時間沖淡感情了啦,現在倒想揍她一拳,當作那惡劣分手理由的謝禮。」

「所以就算她和帥哥一起喝下午茶你也無所謂囉?」

「哼哼,盡管拿去吧!我現在只要有小桐乃就滿足了。」

「閉嘴,超、噁、的。」

妹妹撇過頭,節目也剛好開始。

影片由政治家訪談為開場,掛著方框眼鏡,一臉精英模樣的中年人對鏡頭侃侃而談,講述的內容是關於殖民地自治化的政策。

自治化是帝國給予表現優良殖民地的恩惠。採用在領土上劃分特區的方式,帝國不加以干涉特區內的內政,給予法規、行政等等自主權,本土亦會提供相當程度的金錢援助。

目前將在亞洲區領土設置實驗區,於日本、台灣、香港三地同步實行。台灣部分由高雄、台南兩縣組合成台灣特區、香港為全境特區、日本方面則是京都擔綱。

特區的規劃是一項超德政啊!看著影片連我都興奮起來,當然指得是情緒而不是某方面。

「影片是不錯啦,不過這關你說的任務什麼事啊?」悄悄問。

「自治區是由這傢伙為首,一手策劃的。」

「我懂。」

「所以,這次的目標是他。」

「啊?」

腦中擠滿因桐乃話語而發酵出的問題,使得注意力完全無法集中,影片後半部內容幾乎全沒看到。

散場的燈光亮起,人群一一出口移動,幾名高中生大聲討論自治區這項德政,直嚷著到時候要搬到高雄定居,言談中難掩興奮。

我沒有起身,仍停呆坐在座位上,不斷浮現的疑問讓人躓礙難行。

根據前半段的內容得知,那名政客叫做朝倉一郎。這個名字並不陌生,朝倉一郎是出身日本的重量級區代表。由於為人剛正不阿、是名真正為百姓謀取福利的公僕,無論在報章雜誌、以及網路上時常能見到關於各界人士褒美朝倉的文字。

為什麼砂狐里希這次的目標鎖定在為百姓景仰的政治人物身上?

「走了啦,其他人都走光了,發什麼呆?這影片我可不想再看第二次。」桐乃輕輕推我肩膀。

「欸欸,目標真的是朝倉嗎?」

「嗯啊。」

「我不懂,砂狐里希不是被冠上正義之名的的組織嗎?為什麼要......

要是真的殺了朝倉,會令絕大多數人民失望吧?除非他真的私底下有做什麼見不得光、傷天害理的事情,不過真難以將他和貪官汙吏做上聯想。

「喂喂,我從來沒說過自己是站在正義那邊呀,奉正義之名殺人,不過是種令自己好過、尋求內心開脫的自我滿足罷了。」桐乃回答的輕鬆。

「可是他是好人吧,不該對他下手。」

「你從哪裡判斷他是好人?」妹妹犀利地反問。

「就新聞一些認知、網友的評價之類的。」

「換我請教你,在這種資訊封閉的時代,新聞哪個地方能完全相信?」

「只有日期吧.....

「網路支持皇帝的人多到數不清,因此我們可以確信皇帝是好人囉?」

「呃,不能。可能有很多被帝國收買的網軍摻在裡面。」

「什麼叫做好人?什麼叫做壞人?一個衣冠楚楚、救人無數的醫生,私底下則虐待小狗小貓發洩壓力,他算好人還壞人?一個闖空門的慣竊,每次將從富豪那竊取而來的金錢分送給貧苦百姓,他算好人還壞人?」


「每個人眼中的好人、壞人不同吧,例如我今天給醫生救活了,我會覺得他是好人。我的貓狗被他打來出氣,他就是壞人;我家被闖空門,會感覺小偷是壞人,若小偷把錢分給困苦的我,他就是好人。」我答。


「所以囉,好人壞人不過是出自第三者的主觀認定。我就簡單多了,只要在出現在任務名單內,無論他被大眾目光被歸類好人、壞人。」桐乃微笑,比了個手槍的手勢,「都會變成死人。」







走出影音廳,展場內該看的應該都看完了,「現在還有一點時間,關於那個書展......

「吵死了,書展待會再說啦!還有最後一個地方沒看,別想逃。」桐乃領著我往一旁樓梯口走,那是通往地下室方向。踩過一階又一階乳白階梯,我們來到位於B1樓層的長廊。

沿著長廊,越往內深入,周圍遊客越是稀少。走廊的底部是道鋼制大門,並沒有告示牌指示說裡頭裝了什麼收藏物。

桐乃從皮包抽出一張貌似通行證的卡片,站在兩旁的接待的服務人員為我們開啟大門。

「歡迎參觀兵器展覽室。」穿著紅色套裝的小姐禮貌地說。

「我在外面等就好,不陪你進去囉。」

「蛤?」

桐乃墊起腳尖,在我耳旁低聲的說:「我辦的面試你算通過了對吧?」她小嘴傳出的輕微呵氣讓耳根不由地發燙起來。

點頭。

「接下來,是砂狐里西的面試。」



(待續)
 
 
下回 3-5  馬眼太 v.s 柳柳
 
預定7/30更新
6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709 筆精華,1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