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8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7/1 更新3-1 連載再開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85 -
3-2


洗到手都皺的像癩皮狗,還留有一絲殘存屎味。

吃屎吃得很開心的蛙君已經退駕,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會再現身。不在也好,帶著蛙君這腦殘就好像帶不定時炸彈那樣危險。

回到病房,原本消失的室友已經出現在位置上。順帶一提,這五天住的是水準不差地雙人病房,對面床鋪名牌上寫著“牛二”二字。

牛二頂著平頭、手臂上刺有圖騰,一付流氓打扮臉卻是老實樣,八字型眉毛、嬰兒肥的臉蛋,看起來有點像真人版彌勒佛。

剛住院沒多久,就發現牛二常用筆電看黑道電影,因電影這共同興趣的關係我們也聊開。

這才發現室友竟然是東星會成員,之後話題當然脫不了幫派、打打殺殺之類,我也順便跟他抱怨了台北車站強制推銷背包的混混。牛二之所以住院,根據偷聽到的手機談話內容,好像是被底下小弟暗地捅了一刀。

最好奇的是深夜時分,不只一次發現牛二偷偷啜泣,他似乎心事重重。

「牛老二,我待會就出院囉。」經診斷後,醫生判定我已能夠返家休養。主治大夫再次訝異我身上展現的奇蹟,還苦苦拜託一定要成為他的研究對象。

「牛柳川,你也康復太快了吧?」牛二聲音有些虛弱,護士說他早上被推去動了小手術。

「你呢?還有別亂幫我改姓。」

「不知道還要多躺幾天,無聊啊,不能打打殺殺、為非作歹的日子真他媽無聊。」牛二立起枕頭,撐起上半身坐好。

「嗯,這兩天怎麼都沒看到你手下來找你?這麼沒義氣?」前三天都會有些穿黑西裝的非善類們來探病,好在那些人沒有騷擾同樣在場的桐乃,不然醫院可能會演出激烈鎗戰。

「去你的,混黑道最重要的就是煞氣和義氣!現在上頭準備在朝鮮搞活動,我們這堂口又亂成一團,大家都在忙吧。」

「朝鮮?」

東星會號稱亞洲第一黑幫,觸角延伸到帝國各區也屬合理。

「不要問,聽了你真的會怕。」

「說啊!感覺很酷啊,讓市井小民聽聽計畫又沒關係。」我追問,弄清楚東星會的舉動或許對桐乃會有好處。

「不要。」

「說啊,你該不會根本不知道吧?」用激將法。

「呃,被你發現了,黎老大和獵狗哥死後,我雖然算堂口內前幾把交椅,但是一心專注在報仇,沒管他們要去朝鮮幹嘛。」

話中提到黎胖子和恐怖的獵狗,現在才知道牛二是他們手下,要是被牛二發現他那兩位大哥都是被我妹妹解決掉,不知心中作何感想,應該會恨得殺掉我吧......

「不知道就說不知道,裝模作樣一堆。對了,你看,新聞在講林金虎提前當上副會長了,不愧是最受矚目的幫會,連換個幹部也能上電視。」用病房內的電視機扯開話題。

「轉台轉台。」牛二按下遙控器,「給那傢伙掌權絕對沒好事,他是喪心病狂的超級瘋子,我早晚找機會幹了他。」

「哦,你懷疑你老大是被林金虎做掉?」

「不管是不是,都看他很不爽。」

「林金虎不會想先下手為強,除掉你們這些想造反的傢伙嗎?」

「也許吧,說到這就氣,讓我住院的傢伙......就是想拿我人頭當賀禮,叛徒一個。」

我正想接話,病房外久違的黑衣部隊神色匆匆登場,群聚上來像是要和牛二報告什麼大事,只好識相的退到一旁。

慢條斯理的收拾行李,豎起耳朵偷聽,有點擔憂東星會是否那麼神通廣大的找到殺害黎胖子和獵狗的兇手,好險內容與桐乃無關。

不過,倒是挺有意思的情報。




傍晚。

照理出院前應該撥通電話知會妹妹的,但擔心桐乃還在生氣內衣被解開的事,怕挨罵的我索性直接回家。鑰匙要插入前有點猶豫不決,還攙點心虛,這種感覺和國中段考成績公佈的那天很像。

家裡冷氣是開著的,四周卻沒人,鬆口氣、又有點失望。

關上空調,躺在沙發上發呆。

這種黯然孤寂的時刻蛙君反而不登場陪陪主人解悶,該不會被臭死了吧?嗅了一下掌心,過了那麼久還是有點味道。為求根除,打算再洗一次手,起身拉開廁所門......

一個帶著貓耳的小男孩把褲子褪到腳踝邊,坐在馬桶上晃著短腿、手裡還拿著美女雜誌,沒看錯的話那本是內含桐乃的夏日泳裝特輯。

「喂,我在便便耶,你媽沒生禮貌給你!?」男孩白了我一眼。

「抱歉、抱歉。」連忙關上,連敲門這點小事都不懂,是我不好.......

等等,好像哪裡有點怪怪?

「幹啊!這是我家,又不是公廁!哪來的死小鬼跑到這大便啊——!?」推開門,我吼。

「你、你真的不認識我嗎?」小男孩語帶哀悽,純真的語調有些哽咽。

仔細回想,褐色卷髮、寶藍色瞳孔、一付混血兒臉孔,頭上還戴著黑色貓耳,樣子是挺可愛的,而且是種似層相識的感覺。我既沒有跟洋人打交道、也不曾去小學或補習班當過助教,到底是在哪看過他呢?

夢中?好像是在夢中見過他。

「有印象但是......」支吾其詞。

「你、是、我、爸、爸。」

這五字如五雷轟頂般電得我渾身發麻,終於來了?困擾我近十年,必須面對的命運終於來了!?他的年紀大約是七至八歲之間,換算生他時我是十四歲。

某個國中暑假和阿明在大眾游泳池打賭,比一百公尺自由式,輸的人要把堂堂正正地將永和豆漿搓進游泳池內。對上外號海中大藍鮫的阿明,我以些微之差落敗,男子漢也願賭服輸。

慘的是,當天都是老年人群聚泡水消暑的關係,只能眼巴巴望著穿著泳裝的歐巴桑發揮想像力。
這時,不知從哪殺出一個身材曼妙的年輕洋妞,踢著兩腿極度張開的蛙式,從我身旁游過。那就是犯案過程。

接下來的事情不用多說了,洋妞懷孕了,然後茹苦含辛的養育我和她的結晶,最後靠著DNA檢驗,找到身為父親的我。

感人。

根本就是「他不笨,他是我爸爸」的翻版,也該去咖啡廳打工,來養育我的孩子了......今天開始我的綽號就是Sam

「對不起!對不起!冷落你那麼多年。」熱淚盈眶,衝上前抱住他。

「沒關係,找到爸爸我很開心。」男孩按下沖水鈕,「在感動之前先幫我擦屁屁,懂?」

「啊,你竟然不會擦屁屁。算了,這不重要,這種小事情就交給我,等爸爸老了你也要幫我擦哦。」

「可以啊,我們互擦,感情才會好。但是不能用紙哦!媽媽都直接用手幫我抹。」

好、好環保啊!洋人對於環保的概念果然大幅領先亞洲人,內心暗自敬佩。雖然很噁心,但就有勞蛙君了,反正一回生、二回熟、最多手臭臭。

「喂!你們兩個在幹麻!」就在手指將要碰觸到菊花台的瞬間,後方突然冒出桐乃的聲音。

「你媽有沒有生禮貌給你啊!沒看到我兒子正在上廁所!?」我怒斥,將門甩上。

畫面就這樣定格住。

呃呃呃,仔細想想我的態度好像太囂張了,左手掌的生命線好像變得更短了呢!

帶點懊悔的開門,「嗨,桐乃。他是我兒子,真傷腦筋啊!哈哈哈,一不小心就當爸爸了。」換跟我的寶貝兒子介紹,「她叫桐乃,是爸爸的妹妹,你要叫他姑姑哦。」

男孩燦笑,「哦!這本雜誌上面的女生就是姑姑哦,那我想當楊過耶。」他將泳裝雜誌朝向我們。

「哈哈,很漂亮吧。」

「還有,為什麼有兩頁姑姑的寫真照片糊在一起?上面沾了什麼不明稠狀液體,有點噁。」

「阿哈哈,別亂說,我也不知道、絕對不是我,一定是阿明吧......

耳朵被揪住,「這位客人,麻煩您連早上的帳一起結清囉,呵呵。」桐乃笑著,語尾還帶著甜蜜的音符記號。

「痛痛痛,等一下、等一下、您為什麼這麼著急呢——————啊!!!」





衣衫不整地坐在沙發上,鼻孔塞著阻止鼻血流出的衛生紙管,終於結束方才那場鬧劇。

搞半天,才從桐乃口中得知那小鬼根本不是我兒子!就在懷疑家裡根本沒人幫忙開門,他是怎麼進來的。而且還像個私家偵探那樣精明,搜出被我藏起來的泳裝雜誌。

嘖,只能怪親情太容易讓人雙眼被蒙蔽了。

「話說回來,你到底是誰啊?翹課?離家出走?」對著面前正翹腳喝飲料的男孩問。

「我是桐乃的同事,請多多指教。」

「這個臭屁小孩就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公會成員。」桐乃解釋,嘴裡滴咕真夠笨、有夠好騙之類的話。

讓桐乃去夾娃娃機放跳蛋、以及行李箱塞啞鈴的心理變態殺手,真面目是個小孩?小小的幼苗就有如此做為,這個國家的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話說回來,這種小屁孩是殺手?看貓太一臉稚氣,我大概一拳他就哭著回家找媽媽。嗯......光憑外表判斷也不大準,砂狐里希內應該各各都是怪物。

小男孩微笑,「我叫貓眼太,可以簡稱貓太。砂狐里希目前的代理領導者,外號小池徹平。」

「哪裡像小池徹平啊!?」我用力吐槽,力道猛到插在鼻孔上的紙管飛出。

「既然柳柳都成為入團成為“團員”了,以後就請多指教囉。」

「團員是什麼?全家團圓嗎?」我問。

「泛指吃完AKB48後的人,算是行話。」貓太從身後摸出一張簽名版,「幫我簽名吧!未來你一定是殺手界最閃亮的一顆星。」

有點不好意思的寫上自己大名,好險在醫院住院時已經先練過簽名,畢竟以後很可能成為跟隼一樣的名人。

「能不能展現你的能力給我看?我聽桐乃描述後就一直好想看,拜託拜託。」頭號FANS貓太要求。

「真拿你這孩子沒辦法,就勉強秀一段了。現場來一點尖叫。」

桐乃自顧自看電視,超不配合,就貓太叫得跟殺豬一樣,「喔吼!喔吼!」邊熱烈拍手。

蛙君消失前提過,想要召喚他的時,就要說出帥氣台詞。稍微想了一下何謂帥氣的台詞,「宇宙天地賜我力量,降伏群魔迎來署光,重生吧蛙君,我還你原形!」*

台詞一講完,蛙君降臨前的痛苦感頓時上身,不過我仍是超級帥氣、不慌不忙地套上布偶。

「赫!本蛙來也,有何事相求?」

「神眉、不,神蛙老師,我的姐姐被惡靈附身了,請救救她。」貓太指著桐乃,桐乃不為所動,像是懶得理我們。

「蛙君你就幫這位可憐的小弟弟看一下吧。」

「呱。」蛙君端詳桐乃,「你姐姐被古代的皇室亡靈糾纏,導致有嚴重的公主病啊呱!」

「這,蛙君,我們該如何除靈呢?我感受她身上有好強大的靈壓啊。」

「除了陰陽雙修外,恐怕別無他法呱。」

桐乃的表情越來越好笑,她表面不在意,其實都在偷聽。

「什麼是陰陽雙修?」我皺眉問。

「隊長跟桐乃用尿尿的地方,彼此用力撞擊!」

「你們兩個去死吧!」再也忍不可忍的妹妹衝上前,又是一陣拳打腳踢。

「哈哈哈,就腹語術來說,技巧根本出神入化,完全是兩個不同人在說話。把自己的人格複製在左手,這招真的前所未見。」貓太捧腹大笑。

「看起來根本像單純摔壞腦袋。」桐乃糾著我衣領,有點無奈說。

「好了好了,同學們不要打架哦。今天大家開心點,我一方面是來看柳柳的能力,一方面是來開慶祝會的。」

「什麼慶祝會?」鼻青臉腫問。

「慶祝你們兄妹倆初次完成任務啊。」貓太拿出預先藏在我家的酒和食物,琳瑯滿目的甜點堆在桌上。

三只酒杯斟滿酒。

「喂,怎麼在座只有我成年的感覺。」

「別介意別介意,大家為砂狐里希乾杯吧!」貓太舉杯。

酒杯碰在一塊時,發出清脆的交擊聲,也宣布愉快的慶祝會就此展開。




吃喝聊天時,貓太提到他是因為吃了AKB48後身體才縮小,實際年齡比我大上許多,至於多少歲就是秘密了、先前是不是個高中生偵探也是秘密。

「那你的能力是什麼?」我問。

貓太指了自己的貓耳,「聽力。流動的水沒有形狀,漂流的風找不到蹤跡,唯一貫徹任務的是一個外表看似小孩,聽覺卻異於常人的,名殺手貓太。在三星飯店時,也是靠這能力來掩護你們兄妹,獵狗一舉一動都在我監視中。」

貓太的能力滿酷的,好像比人格分裂厲害一點。

「對了,死貓你不是說有東西要給我們?」桐乃問。

「差點忘了。」貓太拿出兩張票,上頭印了“帝國博物館”五字,「明天就到這裡參觀一下,柳柳一定要來,這跟下個任務有關。」

才休息幾天,任務又要來,砂狐里希的生意真好。

喝酒喝到中途,蛙君提議玩牌當康樂活動。

蛙君持牌,洗牌、發牌,動作俐落,很快四堆牌就出現在桌上。

「想不到小蟾蜍動作那麼靈巧。」臉頰微紅的妹妹也對蛙君那行雲流水的手法感到意外。

發完牌,相較於蛙君輕鬆展開手牌,只剩單手可用的我顯得支拙。

「隊長,雖然我會罩你,但還是不可以偷看我牌喔,這是禮貌。」

「你又沒眼睛,要怎麼看?」

「也是,那隊長瞄一眼就好,本蛙瞬間記憶力很強。」

照作後,連蛙君的手牌都還沒記清楚,他就喊說可以了,只知道黑桃二在蛙君那。

至於我的牌,光看就知道贏面很大,再加上有下家蛙君掩護,手中的紅桃二就成場上最大的牌了。

貓太打出梅花三對子,桐乃是七對子,我馬上A士一對出手,等著三家PASS後接四八順,再搭九k順,最後紅桃二單煉收尾。

「二對。」蛙君出牌。

「幹!你是白目嗎?我們是同體耶,你這樣是盯我、不是罩我。」

「隊長你會不會玩啊?你平常不是很愛玩老二,這點基本的還不懂。你打的牌本蛙用更大的壓你,叫做罩。亂喊PASS才叫做盯。」

「快點快點,不要跟自己的左手吵架。」牌品欠佳的桐乃催。

「去你媽的,那你盯我好了。」我罵,「PASS,你最好出順子喔。」

「囉唆,本蛙沒有順子。」

牌局繼續進行,因為我拆牌的關係,手上最後只剩下四八順和一張紅桃二,正巧桐乃傻傻丟了一個K出來給我定。

「啊,桐乃你手上的牌怎麼那麼多,要彈你額頭我會不好意思。」我故意說。那彈奶頭好了,蛙君用只有我聽得到的音量說。

「唔,運氣不好,而且你們兩個聯手耶,太卑鄙了。」

「沒關係,好玩就好。對了,我剛剛聽到蛙君說他想彈別的頭。」貓太手牌也不少。

「什麼頭?」桐乃問。

「沒事呱、沒事呱,本蛙學牛蛙叫給你們聽喔,嘓嘓嘓嘓嘓嘓嘓嘓嘓嘓。」

「閉嘴啦!吵死了。」蛙君根本像在聊天室開黃腔時被女生抓包,急著洗頻的廢物,「各位觀眾,紅桃二!LAST囉!」快忍不住臉上的笑意了。

「呱,本蛙出這張。」

猛然殺出黑桃二。

「幹!蛙君你現在是怎樣!?」

「隊長不是要本蛙盯你?你出什麼,本蛙故意出比你大的,就是盯。」

我們的玩法是LAST後就不能拆牌出,代表另外三家不出順子的話我穩輸,「剩小順玩屁啊!

怒然摔牌。

「隊長牌品真差。」

「那就是認輸囉。」

「我們畢竟是一家人,要彈你額頭我會不好意思。」

率先攻擊我的蛙君,還假惺惺地說打在我身痛在蛙心;桐乃倒是意外留手,只像被小雞輕輕啄了一下而已,「你以為我會彈很大力嗎?」她擺出一副好心腸的樣子,也不知道是誰每次都把我K到流鼻血......

「那換我囉,我力氣小,用道具好不好?」貓太從身後抽出一把彈弓。

「死貓眼太你想殺了我啊!」

「死馬眼太你想殺了隊長和本蛙啊!?」

「咦?什麼是馬眼?」桐乃好奇。

呃,這是兒童不宜的問題......

「嘖嘖嘖,桐乃大人真是孤陋寡聞,本蛙不得不幫你複習健康教育,馬上讓你見識活跳跳的馬眼。」蛙君拉下我褲子拉鍊。

「幹啊,你這變態給我住手!」

撥開蛙君,我一點也不想用馬眼和妹妹大眼瞪小眼啊。




桌上只剩最後一瓶酒,象徵宴會來到盡頭。

喝一堆酒的桐乃醉倒在沙發上,左手的暴徒也說他累了,先行告退。

「你想成為殺手的理由就是她對吧?」

「沒錯。」雖然不想這麼說,桐乃的睡顏真的好可愛。

「哈哈,好遜喔,如果說是要報血海深仇、拯救世界之類的,比較酷不是?」

「小白痴,你當我熱血動漫男主角喔,我只想守護平凡的幸福而已,有意見嗎?不然你自己呢?」

「因為我很喜歡砂狐里希。說真的,很期待你未來的成長,我猜,你到時候會變得比桐乃更厲害。」

「說這種奉承話我會當真哦。」

「隨你怎麼想囉。只是桐乃私底下一定會想護著你,這會妨礙成長呀。所以身為代理領導者的我,會徹底嚴格調教你。」

「喂喂,我又沒說我要加入砂狐,而且我不是M。當桐乃助理就很滿足囉。」

「總有一天要加入的,這是宿命。」

「我不知道什麼宿命不宿命的,只知道喝那麼多我明天會宿醉。」

開瓶,貓太為我添滿酒,「做這行的,總會感嘆生命無常,所以要及時行樂,喝吧。」

「謝啦,你雖然白目白目的,人倒也滿親切。對了,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面?三星飯店那次不算的話。」

「或許你小時候見過我吧?呵。」

閒談間,酒瓶也快見底。

倦意出現,今天的我算很能撐了。

而明天,不知道又有什麼難關在前方等著。希望桐乃下個任務也能順利完成,再來開一次這樣的宴會。

「晚安了。」瞇上眼。


對桐乃說。


(待續)


下回 3-3
 

帝國博物館,第二任務的起點。
預定7/16更新
8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