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7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6/18 二章完結 )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142 -
3-1



所謂墜樓 —— 不幸的話上天堂、幸運的話住病房。

我很幸運。

這是住院的第五天。是的,殺手助理柳柳川正躺在醫院,因為從五層樓高的地方摔下。

醫生誇我恢復神速,護士之間則流傳著那位運氣極佳、墜樓卻只有挫傷的病人,是因為嗑了迷幻藥才瘋到跑去跳樓。是沒錯啦,我確實有嗑藥。

吃了AKB48之後除了身體康復速度變快外,根本沒什麼變化嘛!有那種明明看封面圖很優,等噹漏完、衛生紙和耳機準備好後,才發現內容是個醜女的被詐騙感。

唉,這幾天下來熱情冷卻不少,意會到就算吃藥後自己也不會突然變超人,變吳克群那首殘廢MV的男主角倒是真的。

我像個殘廢,在愛裡殘廢。

這段期間內,最常來探視的是妹妹和阿明,彩奈姐也陪桐乃來過一次,當時兩個毒舌女的圍攻讓我非常想再跳一次樓。

可能今天假日的關係,一大早桐乃就單獨來了。

「怎麼來了?我快可以出院囉。」稍微動了動四肢,感覺已無大礙。

「工作前來看你一下不好嗎?」看她這身俏麗打扮便知道待會要去當模特兒,桐乃從包包拿出一隻綠色青蛙布偶,「喏,幫你帶來了。」

是好久不見的老友蛙君。

「蛤?給我蛙君幹麻?」

「你昨天打電話託我帶來的耶,摔到變腦殘喔?」

「真的不記得耶,難道是腦海中的橡皮擦 ......」我毫無印象,既然妹妹特地帶來,就用左手套上布偶懷念一下。

「哇哈哈哈哈噗噗噗噗呵呵呵。」在閉口狀態下,舌頭忽然自己動了起來,用腹語術爆出超誇張的複雜笑聲,用得還是蛙君的聲音。

「你有病嗎?笑的真噁心。」

「不是我!」我的腹語術只是小時候看電視節目自學的外行手法,然而現在的演出根本是大師級......要不是自己知道是腹語,還真的會錯認為手中的布偶在笑。

「呱呱,笑死本蛙啦!」

.......笑什麼?」桐乃問。

左手自己動起來,蛙君指著吊在一旁的點滴,「這個。」

「點滴哪裡好笑?」

「本蛙笑點低。」蛙君說。

「幹、幹啊!救命、我身體不受控制啊!竟然講這麼冷的無聊笑話。」神色驚恐地對妹妹求救。

「裝精神病很好玩喔?」桐乃用看珍奇異獸的眼光盯著哥哥瞧。

「不是、不是,我沒有裝!」

「乖乖,好可憐喔,腦袋整個壞掉。」桐乃同情地摸了我的頭,「去幫你辦理轉院好了,聽說彩奈姐認識不錯的精神科醫師。」

「嘖嘖嘖,桐乃大人,隊長絕對沒有發瘋喔。」蛙君撥開妹妹,晃了晃他帶蹼的蛙手。

「不理你了。」妹妹轉身要走。

蛙君撲上前,往桐乃背後落下至絕、至美、至妙的神之一手 ——

輕脆聲響迴盪在病房內,那聲音很顯然是胸罩扣被解開時併出的華麗樂章,妹妹轉過頭,用通紅的臉瞪著我,「你、竟然、我 ......」氣到話都說糊成一團。

「看吧!隊長絕對不會這招解扣蛙爪手,但是本蛙.....

「對對對,不是我,是他,是他!」取回發言權,像個無能政客那樣拼命將責任撇清。

「你這混蛋想把責任推給布偶嗎——!?」

「真的、不是、我!隊長、絕對、本蛙&*^&((^。」兩個人搶話的關係字全黏在一起。

還沒辯解完,憤怒的一拳就將我轟下病床,完全沒顧慮我是個可憐的傷患啊。爬上床,桐乃人已負氣離開。

「媽的,你這死青蛙不要害我!託你的福差點要在醫院多住幾天。」

「安啦安啦,不是去住太平間就好。本蛙只是想證明給桐乃大人看而已。」

忽然覺得跟布偶對話是件非常蠢的事,之前從來沒有此等自覺過,好在對面床鋪的室友一大早人就消失不見,不然他看到這畫面一定會笑慘。

仔細想想,腦中妄想的人物蛙君突然具現化,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翻閱歷史,有數起案例可供參考——

A:左手封印惡鬼的夜野鳴介。
B:右手變成被小女生的澤村正治。
C:右手布偶是男同性戀的葛屁老師。

我既沒碰到惡靈、也沒被女生暗戀,更不是同性戀。桐乃說過吃完藥身體會產生變化,仔細想想可能是AKB48在作怪,好個中西里菜啊 ......

「你是因為我吃藥的關係才誕生的嗎?」我問。

「本蛙也不清楚,總之啊 ......」蛙君用水壺倒了杯熱茶,「世界上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啊,所謂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嘛!隊長就放寬心吧,喝茶喝茶。」

「噗啊——好喝。」啜了口茶,「有道理,畢竟這是個無奇不有的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二人對視,爽朗的笑。

呃,也太輕易接受了吧?

「欸,你有什麼特殊能力嗎?像鬼手那樣厲害?一拳能打爆牆壁?」好奇問。

「本蛙超會解女生的內衣扣,必要的話連裙內的內褲也能神不知鬼不覺快速脫下來。」

「真是太好了,出院後馬上去電車當癡漢。」

「爽耶呱!」

好像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等等,我是要當殺手的耶。」

「呱,這也是殺手行為的一種啊。」

「哪種?」

「先姦後殺那種。」

「爽耶!」擊掌,齊聲歡呼。

繼續跟蛙君耍低能下去我真的會變成智障,應該來做點正事。不管是電影、漫畫,裡面平凡的男主角得到特殊能力後一定會此做些實驗,這樣日後才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根據我耗費幾分鐘的研究得知,當蛙君現身時,左手不歸本體操縱、也感受不到任何痛覺,總之大腦施予的命令全然無效。身體甚至會被左手帶著走,就好像是牽著一條巨大的藏獒散步、被硬拖著前進的感覺。基於這點,我馬上聯想到同時靈活運用兩把武器的可能性。

再來順便做了蛙君的發動條件實驗,「一定要套著青蛙布偶你才會出現嗎?」

「不知道耶,試試看啊呱。」

摘下布偶,一種不安感竄上心頭,像把小雞雞浸在滿是食人魚的水缸一樣痛苦難耐。沒一會,我已滿頭冷汗,全身抽蓄不停。

「隊、隊長,沒穿衣服好沒有安全感,快點幫我穿回去.....」赤裸的左手胡亂比著手勢。

直到我重新將布偶套回,異樣感覺才消失無蹤。

「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大口喘氣。

「不行啊,在本蛙現身時,隊長的左手不能外露。」

「呔,好不方便的能力,帶著布偶在別人面前超像弱智的。」我抱怨。

「就算隊長不戴布偶也滿像的啊。」

「也是喔,哈哈哈!」

一直自言自語也搞到有點餓,看看距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便想親自到販賣部走走。

換上便服後下床,雙腿已能自由行走,嘿,跳完樓還能那麼生龍活虎的只有成龍跟我了吧。





路上蛙君挺安分,事先和他做好約定,不准隨便在別人面前開口說話,這樣我最多只是個套著布偶散步的怪咖。

縣立醫院的飲食區弄得挺精緻,不但有數家餐廳可供選擇,外加動線分明、中央設有大量座位,要不是有群穿著病服的人在這走動,我還以為來到百貨公司的美食區。

因為待會還有午餐要吃的關係,想說隨便吃點便宜的就好,於是挑了間類似福利社販賣部,雖說是小小販賣部,熱食算得上應有盡有,琳瑯滿目的菜單讓人費盡心思,最後點挑定熱狗和薯條來吃。

「一共收您八百三十元。」櫃台小姐禮貌地說。

看了一眼價目表確認無誤,我買的東西加一加明明才一百三十元。難道他看我一臉腦殘樣趁機哄抬價錢不成?

「是不是太貴了?先聲明我精的跟猴子似的,別把台灣人當做呆胞啊!」怒然拍桌。

小姐面有難色,「不好意思,我也是台灣人,但是店內不接受殺價耶,還是說.....這些不是您的嗎?」順著她手勢方向仔細一瞧,什麼時候面前多出一堆得像小山一樣的零食。

「啊哈哈,不是我的耶!」

大腿傳來被掐住的疼痛感。衝到角落,「死青蛙你搞什麼毛啊!」我低聲罵。

「本蛙要吃。」

「吃屎啦,你又沒有嘴巴。」

「隊長吃的話,本蛙就感受的到了,但是請別吃屎。」

「不要,會發胖,我指的是吃零食不是吃屎。而且身上沒帶那麼多錢。」

蛙君從病服口袋掏出一個陌生的錢包,「剛剛摸來的呱。」

「你 ...... 你這逆子竟然給我當扒手!老子平常是怎麼教你養你的啊!」

「怎樣啦,你當初就該把我弄在牆壁上啊!不爽嗎?本蛙看你根本只是在享受製造我的過程吧?」不愧是出自同一本體的人格,連對嗆方式都意外合得來。

「答應我,不准亂拿零食結帳,還有不准亂偷人錢包。」

「知道了、知道了。」

「知道說一次就好。」像媽媽訓斥小孩那樣說。

又不是在帶小孩,嘖。

把錢包送去失物招領處後,我終於可以坐在餐廳享用燴飯。蛙君這小子會盡有些為非作歹的能力,什麼解奶罩、脫內褲、扒手,和殺手根本八竿子打不著。

吃完東西,有些尿意,正好餐廳旁就有男廁。

摘下布偶放在口袋後,那股不快感又湧上,趁著痛苦還沒蔓延開前解開拉鍊。

「等等呱!」站在男便斗前蛙君突然制止。

「又怎麼了?」

「本、本蛙不想碰隊長那骯髒發臭的玩意,請用右手Flower。」

「哪裡發臭呀!而且我本來就習慣用左手Flower,右手是用來拿滑鼠的好嗎!?」

「哼,噁心死了。」蛙君刻意模仿桐乃說話的傲嬌語氣,聽了十分不爽。

「幹啊!快點,我額頭又在冒冷汗了.....

「不要就是不要。」

「你給我摸!」右手強迫蛙君伸進四角褲內。

「嗚哇!媽媽——這位哥哥要人家用手去碰他噓噓的地方啦!」蛙君一面哀嚎一面掙扎。

好不容易半強迫逼他觸碰到,順利地尿到半途,「服氣了吧,現在知道誰是主人了嗎?主人叫你摸,就要給我乖乖摸。」一面冒冷汗、一面得意笑。

「本蛙給你死!」人生四大痛事不外乎指甲縫插針、牙齦長膿包、腳趾踢桌腳、拉鏈夾到皮。是的,蛙君竟然一把將拉鍊拉起......

「嗚哇——————————!」男廁內響起最淒慘的哀嚎,沒尿完的殘餘部分全部灑在褲子上。

「服氣了吧,現在知道誰是主人了嗎?主人說不摸,就是不摸。」蛙君嗆聲,左手鑽回口袋內的布偶。

「你很愛乾淨是不是啊!蛤?」眼角撇見大便池旁有坨不小心拉到外頭的條狀屎。

「不!隊長你千萬不要這樣對我。」左手奮力往反方向掙扎。

邁步上前,「抱歉,是你逼我的。」扳著蛙君,距離條狀屎只剩三十公分,濃烈臭味撲鼻,讓人好不過癮啊。

「本蛙錯了、本蛙錯了......

「吃屎吧你!」左手硬狠狠插入糞堆,我像勝利者般狂笑著,「君要臣屎、臣不得不屎啊!哈哈哈哈哈!」

後方傳來竊竊私語。

「這傢伙有病啊?」「把手插到大便裡還很開心?」「精神病院跑出來的吧......」其他上廁所的男性對我指指點點。

是啊 ......

為什麼我把左手插進屎裡要這麼開心!?


(待續)
 
 
 
 
 
 
 
下回 3-2    
 
小屁孩來襲
 
預定七月八日更新
14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