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4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4/30增 TP-2)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104 -
2-2



因一夜難眠,被窗外陽光曬醒時已將近中午。多麼希望昨晚的經歷只是一場夢,睡醒之後煩惱全部消失無蹤,可惜現實就是現實,除了坦率面對外別無選擇。

等桐乃放學再找她好好聊聊吧。

慵懶地從床上起身,在打哈欠時瞥見地上似乎有道反光,是張小卡片被塞在門縫下。



『 哥哥:

扣下板機那刻,就注定要與過去平凡和樂的生活劃下分界線,你說得一點也沒錯。殺手、凡人,這兩個詞彙根本沒有交集的一天。所以我選擇背負命運,兩年後見,不要太想我。
桐乃。』


是張妹妹用秀氣字體寫的訣別信,右下角還畫了一張自畫像,吐著舌頭的Q版桐乃對我揮手說再見。






幹,幹啊——我的妹妹離家出走!?


緊握卡片,像發狂那樣奔走於家裡每一角,沒有、沒有,全都沒有!明明是上課日,上學用的皮鞋卻靜躺在鞋櫃裡;撥打她的手機,鈴聲是從她房間內傳出。種種跡象顯示妹妹已拋棄目前擁有的一切。

桐乃真的消失了......

到底會跑去哪?腦海浮現桐她孤獨拎著行李箱,流浪在世界每一角的畫面,然後,執行任務時遭到鎗擊的妹妹,倒臥在倫敦街頭昏暗的藝術燈下,空洞眼神再也看不清未來。

想到這,就急得紅了雙眼。

為什麼要說那些話刺激她?為什麼就不能鼓勵她?為什麼自己一點用處都派不上?桐乃一定是怕我受到連累才會遠走高飛,我真他媽混蛋啊!萬一桐乃再也回不來怎麼辦......


「嗚啊嗚啊—— 」淚水終於像土石流般自眼眶崩毀。跪在玄關,懊悔地捶打地板,藉著嘶吼與疼痛發洩對自己的不滿。







大門刷一聲地被打開。


「鬼吼鬼叫什麼。」熟悉的聲音令我錯愕到忘了啜泣。


走進門是穿著便服,拎著便當店塑膠袋的桐乃。


「你......」像個喪屍般搖晃地從地上爬起,用顫抖的手把卡片置於妹妹鼻尖前搖晃,「.......上面的內容是怎麼一回事!?」


「哦,這個啊—— 」竟然擺出一副無辜的可愛表情,桐乃一面脫鞋,一面維持著隱約露出乳溝的彎腰姿勢說:「之後想想又反悔了,總不能丟著你這笨蛋不管吧?然後卡片都丟進你房間內了,也懶得特地取出來。」說完,摸著後腦勺,不好意思地笑。


「你這傢伙.......害我.......」聲音還有些哽咽,說話時嘴唇還沾到什麼液體,舔了一口,原來哭到連鼻水都流出來。


「喏。」桐乃扔過一包衛生紙,「快擦一擦啦,髒死了,幾歲的人還哭成這樣。」


用力擤了鼻涕,「我才不是因為擔心你而哭,只是因為肚子餓才忍不住哭餓而已。」一把搶走桐乃手上的塑膠袋。






飯桌上,桐乃若有所思地吃著便當。

「你連課也不去上嗎?已經連續二天了耶。」桐乃沒離家出走固然開心,但是翹課這種事總不能裝作沒看見。

「幫我請假一周,理由就用住院。」

「為什麼要請假?」

「這次的任務還有一個目標沒除掉。」

除了黎胖子外,還有誰會是桐乃的目標?腦中回想起前晚在警局聽見的對話,難不成是另一位競選副會長的人選林金虎?

「又是三星會的黑道?就不能放棄任務嗎.....

「煩死了,一但加入就要完成剩下合約,再囉哩囉嗦小心我真的離家出走!」桐乃竟然抓準我弱點,反過來要脅哥哥。

妹妹的個性比我固執多,看來現在根本改變不了她的決定,必須轉換作戰策略—— 能夠保護妹妹、幫助桐乃、讓她願意與我分享殺手工作上的事、最重要的是防止離家出走,綜合以上數點只有......


「可以幫你請假,不過必須答應我的一個要求。」


「什麼?」


為了妹妹,將自己那微不足道的正常生活暫時放棄也無所謂。少了家人、少了桐乃,一個人過著平凡的生活一點意義也沒有。


對於課業毫無興趣、愛情目前也是空白、也沒有夢想與專長,只是日復一日得過且過的虛度光陰,守護桐乃是我目前唯一要作的、也是唯一能做的。




「讓我當你的助理。」




「蛤——!?」桐乃目瞪口呆,「......認真的?」



「對!殺手助理。」



「發神經喔,絕對不行,很危險、超危險,會死的!你懂不懂啊!不要以為殺手很酷之類的就想加入,而且......反正就是不可以啦!」


這是在拷貝我昨晚的說法嗎?不愧是拷貝忍者桐乃乃,看來不使用真心與妹妹正面碰撞是無法讓她屈服。


直視桐乃雙眸,透過眼神交流將內心情感全部傳遞過去,「當然知道很危險,我目前是超弱沒錯,但未來一定可以變強!既然你都能當殺手,就不信作哥哥的辦不到。而且助理也不一定要上陣冒險,可以從事一些後勤、支援、情報調查的工作沒錯吧?這樣就不會拖累你了。這二年合約,我們兄妹一起攜手度過,然後再回到平凡和樂的生活好嗎?」用比跟初戀對象告白還認真的口吻表明心意。


桐乃輕蹙眉頭,擺出超認真思考的表情,過了許久她才開口:「如果不危險的部分,有人幫忙是不錯 ......


「對啊,人多好辦事,而且爸媽不也這樣一直過著雙重身分的生活,雖然我不清楚他們的事啦。只要我們互相幫助,一定可以和他們一樣。」


「可是......


「不要可是了,請讓我當助理!」自尊已經不重要了,擺出土下座架勢,跪下懇求妹妹,「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順便搬八點檔常出現的狗血對白來用。


「唔......你好煩!」聽出桐乃聲音有些動搖,不過我們之間仍呈現僵持不下的狀態,就在跪到雙腿發麻時,桐乃才又開口,「先幫我請假,然後換套衣服,開車載我出門。」


「什麼意思?」


「就一定要蠢成這樣?話不說白就聽不懂是不是?走啦,不是要當助理。」


「唔哦哦哦哇哦哦哦!」現在心情簡直比當年交到女朋友時還興奮,脫下上衣,模仿世界杯總決賽於傷停時間射門入網的足球員,在客廳瘋狂繞場尖叫,親吻地板。


「少噁心了,你明明是四年才關心一次足球的湊熱鬧球迷。快去打電話,別拖我時間。」


「好啦,可是用住院這麼瞎的理由不會被拆穿?」


「才不會,住院證明什麼的,公會會幫忙處理,就說要動點小手術就得了。只要不洩漏是哪家醫院,也不會有同學臨時來探病這種困擾。」原來砂狐公會還提供掩護集團成員的服務,比想像中服務還要周到。


好不容易結束與韓老師冗長通話,替妹妹撒謊搞得我有些罪惡感。掛上話筒同時,桐乃換上一身超亮麗打扮登場,完全就是從雜誌裡面走出來的模特兒,美得令人目眩神迷。


「咦咦咦!換成這樣出門好嗎?太顯眼了吧?不來點偽裝什麼的。」


桐乃把背包往肩頭一掛,完全恢復平常那種對我頤指氣使的公主模樣,「今天不需要偽裝,我穿得跟平常一樣就好。不過拜託你千萬別穿的跟平常一樣,非常土,走在一起很丟人。」


「吵死了!執行任務還穿得那麼囂張,難怪之前在台北會被穗穗看到你跟中年大叔在約會。」


「那次是跟雜誌社的人談論公事好不好。」桐乃像是想到什麼,「好啊!原來是穗穗跟你告密,難怪你前天會起疑心跟蹤我,不是警告你不准跟我朋友來往嗎!?」


......大人饒命。」竟然不小心說溜嘴。


狂暴化的妹妹馬上賞我一拳。





玻璃櫃映出一道帥氣人影,換上西裝後整個人還頗有架勢。

望向書架上放的全家福照片,我想身為殺手的老爸、老媽一定非常贊成我的做法,嗯......大概吧?總之,殺手助理這職稱代表我平凡的人生要暫時掛上休息牌了。

對著全家福相片發誓,爸、媽,無論日後發生什麼事、不管用什麼方法,我都一定要守護桐乃,即便要犧牲吾等性命。

「自言自語什麼啊?穿得跟奔喪一樣,要去祭拜黎胖子嗎?」桐乃冷不防地吐槽。

這種程度的羞辱早就不痛不癢了,「出發吧,請多指教囉,桐乃。」把手放在妹妹頭上搓揉她的棕色秀髮。

桐乃一如往常地將我手拍開,只是這次嘴角多了微笑。

為了永遠保持這份笑容,上吧,

殺手助理 ‧ 柳柳川!




(待續)




下回 2-3   柳柳川殺手助理處女秀
10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690 筆精華,09/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