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3k

RE:【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4/20增文至1-12)

樓主 「廖大進」大進豪棒棒 Eat787878
95 -
1-12


桐乃和人H了。

明明知道這是早晚會發生的事,心頭那滿到溢出的失落感又是怎麼回事......

「我一路靠北,離開有你的季節,方向盤周圍,旋轉著我的後悔。 」低聲哼唱首歌充分表達目前心境的歌, 雖然我是搭著高鐵南下。

柳柳川,好好調適心情吧,即使桐乃的男朋友是混黑道的大叔也沒關係,只要桐乃喜歡就好、只要那個人對桐乃好就好。

雖然不停地自我催眠......

還是超不爽。

幹啊。

 
 
商街內。

不出所料,草莓族外排滿搶購蛋糕的饕客,從抽到的號碼牌判斷,前面還有一百多組客人在等候。

按照一組客人須等待三分鐘的公式去套,輪到我時大概是晚上七點,蛋糕一到手馬上搭高鐵衝回家就行了,只剩調適心情,看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交了超齡男友的桐乃。

時間在閒晃與發呆中飛縱而逝 ——

「你真幸運,這是今天最後一份。」從店員手中接過得來不易的蛋糕,倒楣了一天,總算還是有好事降臨。

打算等公車時,聽見後面有聲音在拜託店員,「抱歉,真的賣完了嗎?」是名頂多高中的男孩,旁邊站了一位個頭嬌小的小女孩。

店員為難的連連抱歉。

「哥哥,沒關係啦,下次......再來就好。」小女孩拉著男孩衣領。

「對不起、對不起,明明是小瑤生日,應該早點訂購的,我真是笨蛋......」男孩自責的緊握雙手,又鬆開拳頭,牽住妹妹小手。

二人知道沒有希望後,失望地朝站牌走了過來。

「你妹妹嗎?」我問。

小女孩發現有陌生人搭話,連忙躲在男孩身後。

「嗯。」男孩點頭,感覺上是個溫柔的傢伙。

「從外地來這玩的?」他們應該也是要坐通往高鐵站的公車。

「妹妹生日,帶她從南部上來玩。」

「這樣啊,沒買到蛋糕嗎?」明明手上提著一袋蛋糕,他們又排我後面,這樣問別人一定會以為在炫耀。

「嗯......」男孩失落地回答。

「這是幫我妹買的。」展示了手上的購物袋,「讓給你們吧。」

「咦?」二人同時瞪大雙眼。

「你們排在我後面不是嗎?結果最後一份被我買走了。」我伸過手,「諾,拿去,要是我妹在的話她一定也會這麼做。」

「真的可以嗎!?」男孩又驚又喜。

「我住附近而已啦!既然特地從南部來,怎麼能讓你們空手回去,快拿去,不然我要放在地上囉。」將袋子硬推給不知所措的男孩。

「太謝謝了!那,這張給你!」男孩從口袋拿出一張店家印製的小卡,「明天帶這張卡來,可以不用等,店員剛給我的。」

「謝啦。」彎下腰,對著小女孩微笑,「妹妹,生日快樂。」

「謝謝哥哥。」小女孩用稚嫩的童音小小聲地說,嘴巴打開時露出剛長出的乳牙。

「再見。」說完,掉頭就走。

「啊!還有!錢。」男孩在背後喊。

「不用了。」我揮了揮右手。






「出示身分證和外宿許可證。」賓館顧櫃檯的老太婆伸過她那皺巴巴、長滿老人斑的手。

翻遍皮夾所有夾層,就是不見外宿許可證。慘,沒有那東西根本沒辦法在旅館住宿,什麼鳥規定。

「我說阿姨啊,不能通融一下嗎?我忘了帶。」雙掌合十拜託,還使用阿姨這種噁心奉承字眼。
 
「不行!」老太婆一吼,有股臭筍乾味衝出。


「真的忘記帶啦!」

「去去去!少來這套,是申請不到吧?你是有二十歲了啦,但老娘一看就知道是有不良紀錄的傢伙。」老太婆用枯枝般的手指指了大門,示意我離開。

......真是碰上個老花眼,我哪裡長得不老實?現在好了,真如桐乃所說,買不到蛋糕就準備露宿街頭。

喝著商店打烊前買到的熱牛奶,像個流浪漢一樣坐在兒童公園內,唯一陪伴我的,是對面張大嘴的河馬雕像,嘴裡被沒公德心的路人塞滿垃圾,模樣很滑稽。而旁邊那展盞神經質般的街燈,一明一滅、燈光閃爍個不停,搞得氣氛有點恐怖。

入夜的公園氣溫驟降,穿著一件短袖的我身體蜷縮成一團,早知道剛才順便在商店買份晚報,至少能當被子蓋。

真是空虛寂寞覺得冷啊,桐乃應該到家了吧?沒看到我人應該會打過來質問才是。

果然,突入的手機鈴聲拉回思緒,螢幕上顯示著桐乃之前擅自拍下的可愛鬼臉。

心情有些矛盾,是接還是不接?幾經掙扎後,選擇按下靜音鍵。

為什麼會不想接桐乃電話......不是害怕她責問我為何買不到蛋糕,也不是擔心她還生氣,是種說不出的異樣情緒,就像吃魚肉時不小心梗了小刺在喉嚨,每嚥一口口水,便是一次難忍的痛。

手機鈴聲第八次響起,一般人老早就會放棄然後改用留言或是簡訊,桐乃似乎知道我是故意不接,拼命的打。

在第九次響起時我終於認輸。

「欸,你怎麼沒回家?你在哪?在幹嘛?為什麼不接電話?」桐乃劈頭就如機關槍那樣射擊問題。

「沒排到蛋糕,抱歉。」

「所以......心虛的不敢接電話?」

......」不是心虛,是心裡不舒服。

「好啦,沒買到就算了,別躲在外頭了。」她倒是沒發脾氣,口氣和緩下來。

「不回去了,明天買給你。」

......你該不會還在台中吧?」桐乃尾音上揚,聽得出十分驚訝。

「嗯。」

「蛤?天亮前能不能回來?」

「不是很任性的要吃蛋糕嗎?」用諷刺的語氣說。

......算了,不吃了,你回來吧。」

「有什麼事一定要我回去?」搞不懂桐乃在堅持什麼。

「也沒事,就......抓了一部恐怖片,想說你也會喜歡看,不錯吧?」

這什麼爛理由,乾脆找大叔陪你不是比較好?

「瘋啦你,動動你的腦袋想一想,哪來的車?我可沒申請夜間行動許可。」

「不能搭便車什麼的......還是走路之類的.......

竟然妄想要我從台中走回桃園。

「反正我今晚睡台中就是。」

「可是......回來比較好......真的不能嗎.......」桐乃反常地沒有嗆回來或惱羞成怒,那種曖昧不明的語意反而更讓我不愉快指數大幅上升。

「吵夠沒!要我到台中買蛋糕也是你、說買不到要露宿街頭也是你,現在真的睡公園了,開心了?」話一脫口就後悔了,很久沒用這麼不爽的口氣對桐乃說話,也不知道自己在激動什麼,情緒完全被那股道不出的鬱悶感給搞亂了。

正打算對桐乃道歉時,遠方忽然閃出兩道白色光線,該不會是說話音量太大,引起巡邏警察的注意吧......

連忙掛上電話,打開靜音模式,附近能掩蔽的只有遊樂器材,情急下只能躲進管狀溜滑梯內。

來人接近。

「學長,剛剛有人聲沒錯吧?」聽嗓音,說話的是位年輕男性。

「好像是,附近找找看,應該躲起來了。」另一位則是低沉滄桑,應該是中年老伯。

從隨意探照的光線可以判斷這組搭擋正查探周遭,相信很快就會查到我這,翻開被強迫推銷買下的背包,裡頭能使用的道具只有望遠鏡、hotel簡介、假鬍子與墨鏡,快想啊,一定要運用現有資源找出辦法克服困境。

「依我多年的辦案經驗,溜滑梯裡面很可疑。」

「不愧是學長。」

對方要來了。

貼近的腳步聲不斷衝擊大腦,望遠鏡、hotel簡介、假鬍子、墨鏡這四項物品在腦中展開無數次的排列組合,靈機一動,把背包內的東西全倒出來。


孤注一擲。






三十秒後,我呈現被反手壓制,整個人趴在地上的悲慘狀態。

「見鬼了,怎麼會有人把背包套在頭上啊,上面還寫懦夫救星。」中年員警牢牢固定住我左手。

「古有掩耳盜鈴,今有包皮蓋頭躲警察,自以為鴕鳥啊,呵。」年輕員警笑完,拿出無線電,用聽不懂的術語進行回報。

被羞辱到無地自容的我,十五分鐘後傻坐在警局裡準備做筆錄。

「說吧,帶著望遠鏡、假鬍子、墨鏡,外加以東星會名義販售的背包是怎麼一回事?」年輕員警用鄙夷的眼神盯著我,坐在對面的他一定把我誤認為跟蹤狂、偷窺狂外加不良少年。

為了洗清嫌疑,只好簡單交待今天發生的事。

因為想查探妹妹是否交了大叔男友這件事,穿上跟監套裝的我在捷運上遭群眾羞辱、下車被妹妹海K一頓、受到強迫推銷花了二千買了一個爛包、看見妹妹和人進賓館做愛做的事、特地跑到台中排好幾個小時買蛋糕,因同情心氾濫而空手而歸、住旅館被嘴臭老太婆掃地出門、流落公園當流浪漢,最後被警察逮捕。啊,還有計程車找的零錢沒拿。

總之真是充實愉快的一天。

年輕員警聽完,掛著笑意與他前輩進行討論。

「也太扯。」「看他的臉好像不是在騙人。」「要掰這麼誇張的故事有點難。」

二人不算小聲的竊竊私語,講到最後都在偷笑。

「好吧,看你也不是故意在外遊蕩的,先待一晚,天亮就放你走。」年輕員警扣留手機、皮夾與其他雜物後,將我帶進無人的拘留室中。

謝天謝地沒被當作罪犯,心情一放鬆,便直接坐在地板上打起瞌睡,累積一天的疲憊令我很快來到夢與現實的交界。

「唷!好漂亮的女生,是你女朋友還是妹妹?」年輕員警走近,將螢幕對著半睡半醒的我。

「啊......我妹。」桐乃被掛電話之後,仍然棄而不捨地撥號,每隔一會就撥一通,搞得我做筆錄時大腿被手機振得發麻。

「哇,這麼漂亮的竟然被大叔給吃了,你問問他喜不喜歡警察叔叔。」中年警察淫笑。

「前輩,別鬧了。」年輕員警把手伸進鐵欄裡,「接嗎?」

「可以嗎?」我問。

員警遞過手機,隨後搭著前輩肩膀離去,看樣子是不錯的人。

......生氣了喔?」桐乃被掛斷電話後還能使用那麼冷靜溫和的聲音,實在不知道大叔在她身上幹了什麼好事。

「沒,我在警局,不大方便講電話,有事明天說。」斂起脾氣,我也用平靜的口吻回話。

「騙人。」。

為取信桐乃及順便製造她的愧疚感,我開啟視訊通話功能,刻意移到能把鐵欄也拍進去的位置坐下。

「你.....你是笨蛋嗎?」桐乃似乎真的被嚇到,「那就是要早上才能回家的意思?」

「到家可能都中午了吧,你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

「嗯......算了,沒什麼啦,算了.......」桐乃又支支吾吾。

倒想起來,這傢伙以前有次要和爸爸出遠門旅行,前一晚也是盧個不停,搞到我整晚沒睡。

「你是要幹嘛?是不是因為心情很緊張所以想找人聊天?」我問。

「沒有啦,算了,你自己小心。」

我在警局很安全,應該也不會再發生什麼倒楣的事了,「你才要小心吧。」我隨口回答。

「我會的。」

還反應不過來,桐乃已掛斷電話。

之後簡單推理了一下,小時候桐乃要出遠門一直盧我,長大後的桐乃一直盧我代表她要出遠門,問題是長大後的桐乃為什麼要出遠門......

—— 和大叔私奔?

鼓起勇氣回撥電話,桐乃已經關機。

無力地交還手機,無力地倚在冰冷的牆上,更難過的是,明明無力卻還睡不著。

二名警察聊天的聲音闖入耳裡,「世界最屌的情趣椅?哈哈,明天局長該不會想去玩這個吧?」中年員警好像正翻著我帶來的HOTEL簡介。

「前輩,局長跟這有何關聯?」

「菜鳥就是菜鳥,東星會兩個爭副會長的狠角色你聽過嗎?」

「黎胖子跟林金虎不是嗎?」

「這兩個傢伙為了拉攏各方勢力,昨天都到台灣來了,黎胖子除了飯局外,還包下『回家』的VIP套房七天七夜,邀請各級人物輪番入內大戰;林金虎則是排定幾天後在三星飯店宴請賓客,參加他的結婚典禮。局長就是忙著去捧她們懶趴啦。」


「可是前輩,局長這種小咖也能玩王座喔?」


「哈!大概是別人打砲他負責推屁股。」


明天黎胖子也會去「回家」?

黎胖子這流氓有看過新聞的都認識,滿臉橫肉,噁心得要死,他該不會把王座弄壞,或是乾脆卡在上面?

......

關我毛事,

還是擔心桐乃吧。


【待續】
 
 
 
下回,特別篇   TP-1  (Third-person)
9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580 筆精華,11/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