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830

【心得】在劫難逃的文藝復興-評《命運石之門0》

樓主 駝鳥 darkwc
GP1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命運石之門0》(以下簡稱《0是一部令人望穿秋水的經典續作,不過遊戲原作本身,就是一部有點虎頭蛇尾的典型5PB續作(笑),且動畫版《0》並未由前作的老牌監督佐藤卓哉續執鏡筒,而啟用的新人監督火候還不太夠,稍嫌缺乏自然營造感情與氣氛的功力,較為流於形式與過於渲染的場面調度與分鏡太多,稍微有些破壞原作遊戲的氣氛,再加上花田十輝編劇對於原作劇情的裁剪過於保守,放置太多不必要的橋段,導致整部作品的節奏不是非常順暢,以至於觀眾在前半段其實看得有些吃力。

  不過另一方面而言,其實花田編劇已相當努力地把有點破碎的原作勾勒成一部完整的作品,一些原創橋段算是對原作的不錯補完,也沒有非常不通順或令人白眼的改編問題,這點算是值得嘉許。而且純論劇情而言,《0》仍然算是相當優秀的作品,並非只是狗尾續貂,而是相當地有開創性,這其實是相當不容易的,平心而論,動畫版編導也算是有捕捉到《0》的宏旨,這點還是值得激賞的,也值得推薦給各位。


回顧前作—命運石之門的核心

  在客觀評價《0》之前,我想簡單回顧一下本篇的內容,以便說明為什麼我認為《0》雖然在表現手法上不盡理想,仍然可謂一部承先啟後的好作品。

匠心獨具的時空旅行設定
 《命運石之門》能獲得廣大迴響的成功之處很多,但我覺得最關鍵之處在於其巧妙融合三種不同的時空旅行概念,並且將其交織成一篇有趣的故事。

1. D-MAIL:資訊的時空旅行
 《命運石之門》的故事開始於能將訊息送回到過去的時間旅行D簡訊,也就是對過去用增補資訊的方式進行干涉,過去的接收者收到資訊後可能採取足以引起世界線變動的舉動,立即造成「現在」也必須跟著變動以修正前後矛盾的「世界線偏移,形成了現在提供過去資訊,過去又因而干涉現在的循環。這種時空旅行是對蝴蝶效應的有趣詮釋:不過一隻蝴蝶振動翅膀或許能改變天氣,但D簡訊並沒有那麼混沌,它其實是一種具隨機性的因果關係,本質上仍受因果左右,不是所有的資訊都會造成現在改變,世界線是相對穩定的結構,必須要夠關鍵、影響力大到能產生因果關係的資訊才有作用。

    D簡訊」的隨機性在於發送簡訊的人不能肯定過去的人會如何運用這個資訊,而運用資訊的方式又會造成甚麼改變。不過就《命運石之門》的觀點,這種隨機性其實並非真正的混沌,而是由於「觀測者」所處的位置存在「資訊不對稱」而造成預期外的結果,但其實如果存在一個第四次元外的觀測點能夠觀察時間軸上不同的情況,依照《命運石之門》的想法,一切還是服膺於因果關係,沒有改變因果關係就不會造成世界線的變動。



2. Time-Leap:認知的時空旅行
     如果說D簡訊」是帶領觀眾進入《命運石之門》世界的引子,那麼「時間跳躍就是全劇的靈魂。或許D簡訊對並非全知全能的觀眾(或是對即使擁有Reading Stiener的倫太郎而言)而言仍然是一隻充滿混沌性質的蝴蝶,那麼「時間跳躍」就是直接將這種隨機性降至最低,因為它向過去傳遞的是「認知」,也就是包括了能察覺外在環境資訊的意識」,以及將外在環境資訊保存的記憶」兩者

  換言之,不只是資訊(記憶),而是連觀測視點(意識)也一併向過去傳送的情況下,不可測性,或著說無法操之在手的比例就降到最低,但是在故事中進行時間跳躍仍然遭遇到一項困難,使得劇中人物無法擺脫世界的不可控性與混沌,即為所謂的「世界線收束,其最大意含就是,即使透過不斷的向過去跳躍,猶如不斷的S/L重玩一樣,理論上跳躍者終將掌握能解決問題的一切因果關係,進而排除所有的風險,然而因為「世界線收束」的存在,就如同跳躍者永遠無法掌握的一項隨機因素,也永遠無法透過時間跳躍來參透。換言之,即使倫太郎在阿爾法世界線重複跳躍幾千幾萬次,仍然不可能知道造成真由理必然殞命的因果關係為何,從而無法阻止這件事的發生,就像是每次讀取存檔重玩,大魔王都有某項數值跟著隨機變動,防止人類完全參透世界的運行一般。


3.FG/C-204:物理的時空旅行
     建立於D簡訊「時間跳躍」的基礎上,故事裡的正反派們仍然競相開發真正的時間機器,與我們在傳統穿越故事的認知相同,真正的時光機器不應只是將資訊或意識送回過去,最終仍然希望克服肉身的障礙(時間跳躍只能傳送到過去的自己身上,故無法回到自己還不存在的時間點)進行「現實物質」的傳送,於是作為一切悲劇濫觴的時光機器,就這樣誕生在故事之中

  但《命運石之門》特別之處在於,有別於傳統穿越作品強調祖父悖論(把自己爺爺搞掛會怎樣)」或是時空矛盾(自己與自己見面會怎樣」,因為「世界線變動」就會處理這些問題,除了倫太郎以外沒有人會注意到世界曾經產生矛盾。本作強調的是另一個問題:「莫比烏斯環」矛盾,包括《0》中不知怎麼冒出來的「鵝媽媽歌謠(星星演奏之歌)」,以及貫穿整部作品的核心主題紅莉栖之死」,都屬於這種矛盾而要了解《命運石之門的故事,就必須了解是甚麼決定了紅莉栖的生死,換言之,紅莉栖的死亡其實並非世界線收束的隨機結果,而是有因果邏輯可循的。



  阿爾法世界線的紅莉栖之所以能存活,是因為最初的D簡訊」遭到梯隊系統的捕捉,進而使SERN成功利用D簡訊」及紅莉栖的智慧開發時間機器、創造嚴密監控的反烏托邦社會,而僥倖脫逃的倫太郎桶子沒辦法像混亂的貝塔世界線輕易地躲起來開發時間機器(C-204),最終只勉強做出不成熟的試作機(FG-204)。玲羽搭乘FG-204逃回過去時,砸在無線電館的樓上,意外造成中缽博士的發表會中止,使得紅莉栖沒有死去,而成為SERN統治世界的關鍵
  
中缽發表會->紅莉栖死亡->倫太郎目擊後發出最初的D簡訊」->SERN發現D簡訊」->反烏托邦->FG-204誕生->玲羽駕駛FG-204回到過去->中缽發表會終止->紅莉栖存活->...

       由於時間機器對過去造成物理上的干涉,形成未來影響現在,現在又影響過去,過去又影響未來的循環,因果關係首尾相顧,雞生蛋蛋生雞的莫比烏斯環:SERN統治世界是因為紅莉栖的存活,而紅莉栖的存活是因為SERN統治世界這種矛盾連世界線也無法處理,進而讓倫太郎認為世界是可以被欺騙的

  到達命運石之門,也就是同時躲過反烏托邦與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方法,首先是乘坐C-204到故事首日讓紅莉栖詐死,騙過最初的倫太郎讓他發送第一則D簡訊,跳到阿爾法世界線以避免世界線收束,然後在SERN從梯隊系統捕捉到D簡訊」之前用IBN5100刪除,於是反烏托邦及FG-204就不復存在而回到貝塔世界線,但因為造成紅莉栖死亡的「因果條件」亦已消失,所以紅莉栖能活下去;之後只要消滅中缽論文就能避免時光機理論落入惡人之手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發生。然而,聰明如各位一定已經查覺到上述邏輯似乎有點怪怪的,命運石之門真的存在嗎?



難解邏輯—收束境界面理論與時空觀測者
  在討論進入「命運石之門」的邏輯問題,以及《0》如何處理此矛盾前,容我再賣個關子,先來闡述一下本作另一個重要的科幻假設:收束境界面理論。依照此理論,這個系統並非多元宇宙,同時能存在的世界只有一個,只是因為有無限多的可能性造成世界線偏移,但這些偏移有些會朝著同一結果收束,有些則不會收束,就算世界線變動率儀也僅能知道偏移的幅度,無法知道在這樣的幅度下哪些事件會收束、哪些不會。

  但與此同時,時空觀測者Reading-Steiner」倫太郎被「逼」著必須定義「最初的世界線」,才能察覺之後每次的世界線偏移;對其他人而言,收束境界面像是平行宇宙,每條世界線上的自我與記憶都是獨立互不干涉的,但倫太郎角度來看,世界並非由平行宇宙構成,只有最初世界線上的自己是真實的,其他世界線上的自己都只是「偏差」,就像外掛BOT代管一樣,這些BOT會執行一定的事項(由上帝交辦),但Reading-Steiner」卻不知道這些BOT到底做了甚麼。

    這樣的乖離性就產生一個問題:對其他人而言,每次造成世界線變動的事件就像創造一個新的平行世界;但對倫太郎而言,事件猶如「板機(trigger)」,當一件會造成世界線偏差的行為被執行時,其實與世界線變動扣板機的時間並非同步,這樣的情況在《0》的故事中更頻繁的發生,因為與前作不同,在《0》中倫太郎都是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世界線就發生了變動,所以無從得知是甚麼引起的。無論如何,關鍵在於板機扣下後如何影響「扣下前」與「扣下後」的人事物。

再看本作–《0》的開展性


記憶:無法斷言內涵的神秘事物
  基於前作所創造的時空跳躍概念,《0》從記憶、認知與時空旅行三者的糾葛出發,更深入去探討「記憶」到底是甚麼。依照希爾格德普通心理學的論點,人類的記憶大致上可以分為感官記憶、工作記憶(短期記憶)、長期記憶、內隱記憶(語言、技能等傳統失憶主角不會忘記的東西)、建構記憶(自行創造的非事實記憶)等。但是本作的中心問題其實是科學難以回答的,也就是一個人的「人格」與「意識」到底是不是內隱記憶的一部分?簡而言之,將A的記憶移植到B身上,究竟會不會把B變成A?



  以阿瑪迪斯系統而言,雖然主要目的只是把長期記憶跟內隱記憶轉移到一個客體身上。但是就像劇中徬徨於無法確認自己究竟是否將逐漸變成紅莉栖一樣,是不是記憶會造就一個人的人格?畢竟這是一個空想科學,現實而言我們無從得知人格及意識,或著通俗的說,「靈魂」跟記憶的關係到底是甚麼?到底靈魂是存在於腦內的一種神經元,還是根本是人類憑空想像出的東西,這些問題都是現實中難以釐清的。

  人格轉移的問題還算事小,依照劇中理論,記憶如果是移植給不同的個體,那麼因為記憶只是建構一個人對外在環境認知的基石,所以也只是潛移默化的改變宿主的人格。但如果記憶是移植給自己,而且是從未來的自己身上移植給過去的自己時,就會發生連意識及人格都一起轉移,即為觀測者的「認知(視點)」轉移,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也就是說,被移植記憶的宿主就「不復存在」,即如現在的倫太郎透過時間跳躍將記憶轉移到過去自己身上時,過去的「倫太郎」就死去了,被現在的倫太郎的意識給取代掉了。

       這其實有點類似古老的哲學難題「芝諾悖論」也就是時間本身是連續體,還是一連串片段組成?但無論如何,在時間跳躍及記憶轉移的前提下,時間必然是不連續的,因為是跳回過去某一時間的自己身上,那麼其意識與人格也不可能是同一個,必然是有所落差的,所以覆蓋與取代是必然會發生的。不過,最簡單的方法是把阿瑪迪斯的宿主,想像成不同世界線上的BOT,其實也未嘗不可。

盟誓的阿瑪迪斯:紅莉栖的真正命運

  回到《0》的劇情本身,整部作品的最精采的核心,就是儘管紅莉栖本人幾乎完全沒有在劇中出現,但因為她留下了自己的記憶與阿瑪迪斯系統,使得整個故事的主線還是繞著她運轉。紅莉栖倫太郎而言,也是一個既遙遠又熟悉的存在,明明是因為自己的選擇、通過自已的手而逝去的她,卻因為命運的捉弄再次以阿瑪迪斯的樣子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其中的震驚、不安、自我懷疑與悲傷可想而知,最難的就是到底要如何以一種不帶罪惡感的方式,來認識及與阿瑪迪斯系統互動。



  如前所述,雖然包涵一些非科學的成分,認知科學仍可謂是一門結合語言學、心理學、哲學和人工智慧等跨學科的重大新興學問。認知學家也研究認知和記憶的關聯,最有名的就是一個叫做「中文房」的思想實驗,也就是一個不懂中文的人拿著一本萬能的中文結構編碼書,藉此來與他人用中文交談,這樣可以算通過圖林測試嗎?在本作的情況中,這本編碼書就是紅莉栖的「記憶」,假設阿瑪迪斯能夠根據「記憶」來與倫太郎自然互動,是否能證明她也擁有那個時間點下的紅莉栖的「認知」呢?當然在故事中,阿瑪迪斯系統被設定成知道自己是一台人工智慧,但如果是設定成讓阿瑪迪斯認為,自己是紅莉栖死後被「移植」到機器中呢?這樣就又有點類似「駭客任務」中出現的經典難題了。

  無論如何,對倫太郎而言最大的困擾可能是倫理學上的,也就是傳統上我們認為,只有人類具備真正意義上的認知(自我意識),進而排除無機物,甚至是動物應該享有與人類同等權利的想法。那麼對倫太郎而言,他究竟應不應該把阿瑪迪斯視為有自我意識的存在,來向它傾訴心聲,告訴自己與紅莉栖的過去是如何互動,甚至向告白是自己害死了紅莉栖呢?就算把阿瑪迪斯當成是擁有紅莉栖意識的另一個陌生人,但倘若明明就是擁有相同記憶與認知的一個存在,又如何可能將它當作紅莉栖以外的其他人來對待呢?所以倫太郎在劇中不斷的迷惘,在開機關機的心碎邊緣強忍,可以說是相當精彩。

  再來,對故事中的反派而言,紅莉栖更是猶如聖杯一樣的存在。無論是原有的KGB、SERN,還是新來的組織SF智庫跟米國H特務組織,其實都是殊途同歸:追根究柢他們都是因為爭奪由紅莉栖的記憶所催生的時間機器,才出現在故事之中的。不幸的是換言之,只要紅莉栖的記憶還存在,就不可能阻止野心家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       


       
  那麼,這對於命運石之門」而言,又有甚麼樣的意義呢?一言以蔽之,命運石之門」就是要阻止以下四件事情:
  1.真由理的死亡:表面上主因是SERN的毒手,實則是不可知的世界線收束所致。
  2.紅莉栖的死亡:只要紅莉栖在中缽發表論文前去找他就會發生(不論是誰下的手
  3.反烏托邦:梯隊系統捕捉到D簡訊。
  4.第三次世界大戰:中缽論文落入壞人之手。

  很明顯的,假設這四個目標存在矛盾的話,那麼命運石之門就不可能存在。真由理紅莉栖死亡原本看似互為因果,但重新檢視後就會發現兩者並非直接相關,而只是真由理的存活會導致原本拯救紅莉栖的FG-204消失而已,所以只要改用C-204來救即可,但這又肇生另一個問題,也就是C-204又變成必須存在的東西。而很明顯的,是因為第三次世界大戰才有了C-204,所以為了解決前三個目標,似乎第三次世界大戰其實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而《命運石之門》正是用「莫比烏斯環」的悖論去處理這個問題,因為C-204拯救紅莉栖並處理掉中缽論文後,自己本身在未來存在的原因也隨之消失,所以也跟著被世界線修正而消失,但是因為其已經造成過去改變(拯救紅莉栖)之結果,這個結果本身並不會因為原因消失而消失(!)
  能這樣解釋的主要原因是,隨然C-204看似是「回到過去」,但是一旦它到達過去的某一時間點,從那個時間點開始算起,之後的時間又「瞬間」變成是C-204的「未來」(雖然從C-204出發的時間來看明明就是「過去」),所以既已成功拯救紅莉栖就不會再因為未來改變而影響沒有矛盾的過去了(因為並不會因為這世界上沒有C-204就沒有紅莉栖。也就是基於時間是不連續片段的假設下,才能對每個片段作出不同的干涉,最後再由世界線變動來修正干涉後的矛盾。由於前作對此缺乏清楚解釋,所以在《0》中藉由的「鵝媽媽歌謠」更清楚地闡明此事:儘管創造出星星演奏之歌的「原因」已經被世界線修正而消失,但留下的結果卻是不會消失的。



結語:在劫難逃的文藝復興?
  《0》雖然以「星星演奏之歌」解釋原作的矛盾問題,卻又非常惡意的留下另一個更令人頭痛的問題:難道只要排除中缽論文,就能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嗎?很顯然答案是否定的,不管是紅莉栖留下來的硬碟、保存了紅莉栖記憶的阿瑪迪斯系統,其實全部都可能被壞人利用,我們也在劇中看到悲劇不斷地重演,猶如世界線收束一樣的殘忍。更進一步地說,就算倫太郎拯救了紅莉栖又如何?只要她活著,或許某一天她腦中關於時間旅行的知識還是會被惡徒所劫去,「命運石之門」真的存在嗎?

  就像是「文藝復興(Rinascimento)」這個字所暗示的「重新出生」,儘管從無法面對自己到重新出發,儘管面對眾多惡徒的追殺能夠一逃在逃,儘管經歷數千次的時間跳躍,儘管決定欺騙世界,但倫太郎其實最後也欺騙了自己:就算毀滅了紅莉栖的「資料」、洗掉了阿瑪迪斯的「記憶」,毅然決然在真由理的幫助下踏上拯救紅莉栖的重生之旅,仍然無法避免只要紅莉栖本人或她的智慧還以某種形式存在世界上,就難逃被無可救藥的「人類」拿來毀滅自己的宿命。或許倫太郎真正要做出的選擇,就是要在「世界」與「紅莉栖」中二選一吧。也或許只有紅莉栖的安息,這個世界才能迎來真正的文藝復興。
1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589 筆精華,02/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