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8k

【心得】關於小丑和另一個瘋子的笑話-動畫電影<<蝙蝠俠:致命玩笑>>

樓主 我太爛教教我 r7480748
GP101 BP-
「從前從前,在一家精神病院裡,有兩個人......」



大家好,今天要給各位帶來的,是<<蝙蝠俠:致命玩笑>>的影評,若要形容本文執筆者我的接觸的程度,只能說是外行中的外行,是只有看過真人版電影的程度,因為曾看過一篇本作漫畫介紹文章,因此產生了興趣,也就有留意這個只上映一周的動畫電影的消息,要注意的是本文是將本作當成電影在談,而非以看待美漫的角度,畢竟我也說我外行的https://disp.cc/b/163-7I29


看完電影之後,我有去補完了漫畫。相比之下,電影版的<<致命玩笑>>有增加許多內容,比如說前半是蝙蝠女與蝙蝠俠的故事,隨後接著<<致命玩笑>>的故事,而動畫電影亦加入不少橋段與臺詞。

兩個平臺自然是各有其優劣,從媒介上來講,只有漫畫或小說,才是讀者可以自行決定步調的媒介,不論希望細細品味某些橋段,或者迅速接收完訊息類的內容都由讀者決定,影視類則需要模擬觀眾接收資訊的步調才行,當然配音與音樂也是弭平差距的方法,以下文章會以動畫電影所見為主,可能會提一點兩者的差別。



本文採劇情完整介紹還原,將全面劇透還請注意

我們首先來聊聊開頭蝙蝠女,也就是高登警長的女兒芭芭拉與蝙蝠俠的故事。故事有兩線,從蝙蝠俠與蝙蝠女追捕一場劫案開始。那場劫案雖然被阻止了,然而卻給主嫌逃掉了。

在又一次的交鋒中,被芭芭拉罵不過是個小混混的主嫌,反而迷上了芭芭拉的個性,於是展開了追求。主嫌的叔叔是當地大佬之一,主嫌為了證明自己,便不計代價殺了叔叔並在各處留下影像,說是要給芭芭拉禮物。

另一線便是蝙蝠女與蝙蝠俠兩人的事,根據我找到的資料,蝙蝠女芭芭拉是因為崇拜蝙蝠俠,自製一套蝙蝠裝之後才成為蝙蝠女,她仰慕著蝙蝠俠,並且希望能成為他的助力,甚至是戀人。

經歷第二次交鋒,蝙蝠俠嗅到這個案子的危險性,以導師的姿態,命令蝙蝠女不要再接近這個事件,然而蝙蝠女卻非常想證明自己,擅自行動甚至身陷險境被大量的敵人包圍,若非蝙蝠俠趕到並將蝙蝠女無法解決的敵人自己全數打倒,蝙蝠女很可能會死。



結束之後,他再一次警告蝙蝠女,她已經到達深淵邊緣,再繼續接觸這件事,很可能陷入且無法自拔,他就曾經差點陷入,而且她看待守護城市似乎不過形同兒戲,蝙蝠女不太能接受"深淵"這種模稜量可的解釋,況且她也只在意自己到底"對蝙蝠俠而言"是個不可或缺的搭檔,所以只是不斷強調自己的價值。

蝙蝠俠自始自終都很冷靜,聽到最後他只說,既然這樣,那妳就離開吧,蝙蝠女將此解讀成我不需要妳,開始揍蝙蝠俠,打著打著,卻無法克制對蝙蝠俠的情意,吻了上去,脫去衣服,兩人在天臺上翻雲覆雨。

在那之後,蝙蝠女沒有接觸此案,也沒有跟蝙蝠俠再說上一句話,對這份僵局無法忍受的蝙蝠女,忍不住開了密語頻道,詢問蝙蝠俠案件狀況,蝙蝠俠只淡淡報告人疑似在碼頭,蝙蝠女先是表示自己就在附近需要幫忙很快,但馬上就被回絕。

被再三冷漠對待的蝙蝠女終於忍耐不住,說她只想回到從前,不想因為一切那晚天臺上的事情而有所改變,蝙蝠俠最後用他要繼續追蹤犯人而斷了通訊。到了碼頭的蝙蝠俠遭到了伏擊,蝙蝠車被炸爛,人也受了傷,在不遠處目睹的蝙蝠女目擊了一切。



眼見蝙蝠俠險些就要被殺死,她自然不能坐視不管,便衝上前去幫忙,解決了小囉囉,並狠狠痛打主嫌。都是你,都是你,如果沒有你,如果沒有你的話-」就這樣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打到主嫌鼻樑歪掉,蝙蝠女雙手滿是血,都從未停手,直到她忽然轉頭看了蝙蝠俠一眼,那瞬間不論是蝙蝠女或是觀眾都察覺到了-

蝙蝠女陷入了深淵


事後蝙蝠女主動將變身的武器與衣服還給了蝙蝠俠,向蝙蝠俠提及她所見的深淵,是那樣可怕,可是卻是那樣誘人,她沒有自信面對深淵,她不知道蝙蝠俠是如何注視深淵,卻明白自己那份,並非為了守護城市,充滿情愫,為了得到某人認同與愛情的心,是無法抵抗深淵的,於是自願自蝙蝠女的位置上退場。

「可是,那真的很迷人」並非作為蝙蝠女,而是仰慕蝙蝠俠的芭芭拉,事後是如此評價深淵的。

稍微看了看其他有讀美漫的人所述,本段似乎是原創橋段,用以給不熟悉美漫的人,了解一點關於後段故事有重要地位的蝙蝠女芭芭拉,這邊我先來談這段原創故事。這段故事的張力我是覺得稍弱的,我想與反派角色脫不了關係。



我在寫介紹的時候,會試著把我看的感覺寫在文字裡,這位反派正如我文章提到的次數一般淡薄,儘管蝙蝠俠說他感受到這人可能會使得芭芭拉墜入深淵而確實墜入了,然而只不過是「使愛慕蝙蝠俠的芭芭拉踏進深淵」,遠遠不如後頭小丑是「逼人陷入永久的瘋狂」,角色張力、臺詞或魅力也都平平。

這位反派之於芭芭拉,也不過是個在自己心上人面前追求自己,還阻礙自己情路的人,跟「與蝙蝠俠僅有一線之隔」定位的小丑相比,說是暖身段落都還嫌不夠呢。

然而這一段卻有兩點我覺得表現得非常之好,首先是關於蝙蝠俠與芭芭拉的行為理念(我不敢說正義論,因為蝙蝠俠亦正亦邪的性質也是他的特點)。

蝙蝠俠之所以可以成就非人,注視、與深淵共處,是為了高譚,然而蝙蝠女卻是為了特定的那麼一個人,也就是蝙蝠俠,她只為蝙蝠俠而戰,那麼若蝙蝠俠向惡靠攏,蝙蝠女是不是也會成為幫兇呢?在蝙蝠俠足以與某些無形的、巨大的,不論是恐懼,是深淵之物共處,甚至與之對抗的基礎上,高下分別鋪墊的非常成功。

至於上述鋪墊的基礎,甚至得說條件,就是得呈現出「深淵」,一份令觀眾光看就明白的深淵。在我看,芭芭拉最後打到雙手滿是血的橋段,便是非常深刻的一種「深淵」的形式。

如果說為弱者戰鬥的人是英雄,那因恨意驅使而把人打得頭破血流,卻對這份墮落毫無自覺,縱使對方是惡人,就算有性質亦正亦邪的蝙蝠俠這類的英雄,也肯定算不上英雄了對吧?不過是與惡人同樣的人,甚至是受惡人操控的野獸罷了。



蝙蝠俠之於其他眾所周知的英雄的魅力之一,就是更接近邪惡,亦正亦邪,即便身處深淵卻擁有清楚自己該往哪裡飛的眼睛,所以這一集在編劇上,藉由蝙蝠女這個角色來表現出,所謂英雄,並非只要擁有高科技與強力的體能就是英雄,尤其以凡人肉身作為英雄的蝙蝠俠,心靈是足以對抗深淵的。

那麼深淵是什麼呢?藉由蝙蝠女對觀眾演示一遍,蝙蝠俠可以處之泰然甚至與之對抗的深淵,是多麼容易陷入,卻又多麼可怕,這是演示給觀眾的前提,是種對本系列不熟的人的貼心,這方面我認為非常出色,這也是為甚麼我會寫文章談本作的理由之一。


接著,劇情進入大主題,也是此動畫電影所改編的原作劇情。某處發現了幾尊僵掉已久的屍體,從臉上被化上小丑的樣子來看,是小丑犯的案子。警方研判,那是在三年前,在小丑被關進牢以前發生的事情,蝙蝠俠前去監獄會小丑,也想藉此完結他們倆的恩怨。

暗色的燈光下,小丑正低著頭在玩撲克牌,蝙蝠俠提起,他想談談「他們之間的事情」,他說,他一直認為,他們倆總有一個人會殺死對方,他希望能改變這樣的結果,想找小丑誠心談這件事,他不懂為何他們倆非得要落得你死我活的結局。



然而在暗色的燈光下,小丑依然故我的繼續玩著撲克牌,蝙蝠俠一激動,便握上他的手,問他到底有沒有在聽,告訴他,這是生死交關之事,他們可能會死在對方手上,然後他發現手上沾上了白色的粉末,小丑被摸的那塊則呈現皮膚色。

小丑的皮膚本來就是那個不正常的白。

下一瞬間,蝙蝠俠抓住偽裝小丑的人,狠狠的逼問小丑的下落。

下一幕,小丑在一座沒有在使用的遊樂園中跟著遊樂園賣家參觀,他向賣家說,這真是個孩子玩了會出事,又充滿尿騷味的遊樂園,但是他喜歡,喜歡到為之瘋狂,賣家好奇的問他,價格不會太貴吧?小丑一聽,笑著說「錢不是問題,如今不是了」,接著進入最關鍵的橋段,是小丑的回憶,畫面陷入了暗色調。



一位愁容滿面的男子走了進一間陳舊的房裡,裏頭有一位懷孕的女人,是他的妻子,問起關於男子的表演,看來男子是演員。男子說對方會考慮,可是自己的試演有一段搞笑搞砸了。妻子聽了,只是「噢」表示了解狀況。男子聽了這聲「噢」,便顯得很激動,問妻子是不是有別得意思,是不是在嘲諷他沒拿到工作,是不是在責備他沒賺錢養未來的孩子。

「妳肯定以為我不在乎對吧?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我站在那而表演,卻連一個笑的人都沒有,而連妳也......」

下一瞬間,他倒在女人的膝上痛哭,他向女人道歉,誓言自己一定要讓妻子與即將誕生的孩子過上好的生活。女人說,不論演員是什麼樣子,現在是什麼狀況,她都還是很愛他的,他總是知道怎麼逗笑自己。




下一瞬間,小丑已經置身現實,上頭漫畫的成效果非常之厲害到讓人害怕的程度,在鏡中投射出,僅有輪廓的他,看上去竟是沒有多少分別的。

然而作為喜劇演員的他儘管生活困頓,卻還保有妻子的愛,與完全瘋狂的現在是兩個大相逕挺的世界。動畫電影中貌似也有類似的呈現方法,可惜似乎沒有漫畫效果如此強烈,這就是其中的可惜之處了。

回到現實,小丑殺了遊樂園賣家,使他成為新的裝飾品,接著是蝙蝠俠一段獨白,說作為如此相互憎恨的兩個人,為何會對對方一無所知到這種程度,最後在後頭聽著他說話的管家阿福,只提醒了幾句,要蝙蝠俠不要小看了小丑,接著就來到本集的案件發生,「致命玩笑」的開始。

一個晚上,是芭芭拉與高登探長相處的時間,芭芭拉不是作為蝙蝠女而是芭芭拉,高登卻仍舊作為警長在蒐集剪貼小丑的相關報導,兩人聊起高登在芭芭拉小時候是如何提起小丑的,高登探長說自己以為那樣很有趣,芭芭拉說她因此作了好幾次「有趣」的噩夢的。


「叩叩叩」

此時有人敲門,大概是約要陪芭芭拉做瑜珈的鄰居,然後,噩夢降臨了。



沒有話語,只有槍聲與笑聲,門一開,小丑舉槍對著芭芭拉就是狂射,芭芭拉朝後倒在桌上。接著高登被打倒,小丑說,芭芭拉的傷大概就算復原,也只能一輩子靠拐杖行動。芭芭拉問小丑,問瘋狂的象徵,為何要做如此過分的事情,想不到小丑這時卻十足理性的回答了

「為了證明一件事情-」

畫面再度陷入灰暗,兩個看起來不是好東西的人,正與那位演出不好笑的喜劇演員在酒館裡喝酒,正拜託曾在某間化學工廠工作的喜劇演員,幫他們在化學工廠帶路,好讓他們方便犯案,喜劇演員為了可以讓妻子與孩子可以過上好日子,答應他們了。於是他們拿出一只紅頭罩,要他到時候戴著,說是為了幫他隱藏身分。

「從周六開始我就會是有錢人了,真難想像,一切將再也不同」「再也不同......」他想到妻子與孩子,堅定了決心,稍稍的感到開心。



回到現實,芭芭拉躺在病床上,床前的是警官、醫生與蝙蝠俠。警官告訴蝙蝠俠,芭芭拉昏迷被發現時是沒有穿衣服的,在場還找到相機鏡頭,所以合理質疑小丑還拍了芭芭拉的裸照,蝙蝠俠聽了以後要求與她獨處。

他開始呼喚芭芭拉,幾次叫喚以後,或許是因為對蝙蝠俠的那份感情,本來昏迷芭芭拉這時終於醒了過來,蝙蝠俠告訴他,一切將沒事的,一切將會好轉,然而芭芭拉可不這麼認為,她說她是知道的,她看到了小丑的表情,她知道小丑是認真的,他想要證明一件事情!



高登警長醒了,在一個奇怪的地方,被剝光了衣服,像狗一樣的被形貌怪異的人拖著走,他搞不清楚自己發生甚麼事,無助地趴在地上求助道「誰可以告訴我我為何在這裡、我在這裡做什麼?」

「幹嘛?你要做任何神智清醒的人,碰上這種恐怖遭遇之後都會做的事」惡魔回答了他的問題


「你要發瘋了」



高登探長抬起頭來,見到了小丑「噢不,我想起來了」

小丑聽了直說「想起來?我可不樂見這種事,回想起甚麼是很危險的,『過去』這東西尤其令人焦躁」「它會令你一下身處童年快樂的馬戲團,一下身處青春的霓虹燈與棉花糖,一下子又帶你去你不想去的地方」

「過去非常卑鄙,令人厭惡,然而人沒有過去活得下去嗎?回憶是理性的根基,要事不想面對過去,就只能否定理性」

「可是這又有何不可呢?拋棄理性才能前往瘋狂,何樂不為呢?」

小丑說,任何人面對那些不能接受,亦無法忍受的現實,都僅僅有一個出口,也都將朝著這個出口的境地前進,這出口名為「瘋狂」-

畫面又進入了灰暗,那是某個週五中午,年輕的喜劇演員正與兩個惡黨為晚上的案子做最後準備,一位警察忽然來拜訪喜劇演員。喜劇演員非常緊張,自己明明什麼都還沒做,正當他緊張地問著警察有甚麼事情時,警察向他道出毫不講理又蠻橫的現實。



或許是為即將出生的孩子,不,肯定是為了即將出生的孩子。他的妻子在測試加熱牛奶的機器時,意外觸電而死。儘管這個機率只有百萬分之一,卻仍舊發生了。喜劇演員非常失落,告訴兩位惡黨妻子死了,兩人一面安慰他,一面要他記得今晚的案子。

「今晚?可是,我的妻子跟孩子.....我已經沒有理由了啊,你們明白嗎?我...」

對方告訴他,事已至此,就是想退出都不會讓他全身而退,不如大賺一筆厚葬他的妻子,他楞了一會,說自己懂了,然後抱頭倒在桌上。


接著動畫電影版有加一段劇情,卻也是我認為最好的劇情,我們先從漫畫版講,待會回頭談動畫電影版(漫畫有的劇情動畫電影版一定也有)。高登警長被押進一輛遊樂園的冒險列車,在那上面被小丑強迫開啟通往瘋狂之道,小丑先是讚嘆混亂,高歌瘋狂,然後注射一劑名為「現實」的針,讓高登「需要瘋狂」。

高登警長,陷入瘋狂。



小丑用了什麼方法,我這邊就先不提了,不如說,我沒有能力呈現那份瘋狂。不得不說,那是整部電影中魄力最強的地方,這也是我覺得這部電影表現的最出色,最難得可貴的地方。

因為代理與語言問題,我個人接觸日漫自然比美漫多,日漫多半比較少提及「深淵」或「瘋狂」這類比較模糊的概念,我看過在這類概念上著墨最多的,是蒲澤直樹的<<Monster>>,然而說實話,在這類概念的傳導上,卻也不是強項,至於<<蝙蝠俠:致命玩笑>>最高竿的,就是令觀眾可以真正「感受」到了深淵與瘋狂,兩者又以後者的瘋狂最為高竿。



(日漫Monster中的「怪物」約翰)

何謂深淵?或許使是被邪惡的同化,受恨意與血腥的慾望驅使,墮入與邪惡同境,甚至更汙穢之處,卻仍然自以為正義;那麼何謂瘋狂?不可言喻,這樣講很不講理,作為寫文者也不負責任,可是正如芭芭拉說的,她是知道的,我也只能說,用看的就能感受到了,高登警長在列車最後陷入的,就是瘋狂。


高登警長就如聽到妻子逝世,卻又被逼著為"不為什麼"鋌而走險的那個喜劇演員,萎頓的抱著頭,一言不發捲縮在列車上,列車終於出來,小丑問起高登警長的感覺如何,高登警長只是繼續抱著頭保持沉默,小丑便命人把高登關進籠子裡好讓他好好思考,他現在身處的「瘋狂」,也不過是人生忽然飛來的,蠻不講理的橫禍所致罷了。



這個時候,小丑的盛大演出已經準備好了,他寄給蝙蝠俠的免費入場券,蝙蝠俠也收到了。


接著畫面再度進入灰暗世界,是個雨天,年輕的喜劇演員站在化學工廠外,呆呆的望著裏頭,兩名惡黨在旁。其中一名惡黨隨即拿出紅頭罩,幫喜劇演員戴上,邊戴邊嫌喜劇演員的頭型真是奇怪,動畫電影版多了一段,喜劇演員對這樣的評價,自言自語說,「這樣啊,或許比起喜劇演員,我更適合當小丑吧」。



戴上紅頭罩以後,喜劇演員眼前的世界變成全紅的,化學工廠顯得比以前更醜了,悶著的頭罩也讓他覺得空氣聞起來味道更噁心。他領著兩名惡黨走,想不到才走沒多久,就遇上了警衛,據喜劇演員的記憶,這裡是沒有警衛的,似乎是他離職之後新增的,他們三人趕忙逃跑,兩名惡黨卻中槍而死,正當警衛們準備射殺帶著紅頭罩的喜劇演員時,一道聲音制止了他們。


這時呈現在戴著紅頭罩的喜劇演員面前的,是紅色的鐵欄杆,紅色的樓梯,紅色的化學池,還有......黑色的噩夢

喜劇演員的眼前,滿江紅的世界出現了全黑的蝙蝠怪物,驚嚇之餘向後退,撞到了欄杆,卻繼續想要遠離那個怪物,他掉進了化學池裡頭。



一個下著雨的夜晚,化學工廠的下水道出口掉了一個穿西裝戴著紅頭罩的人,他就這樣掉掉進河裡,然後被沖到岸邊。

他的第一個感覺是癢。搔癢難耐,卻無法遏止,好癢,好癢,好癢,得拿掉這頭罩才行。因為是下雨,地上到處都是積水,拔掉頭罩的喜劇演員面前第一眼見到的,是一張白的不自然的臉,本來黑色的頭髮呈現非常不自然的綠色,這一刻,某個不好笑的喜劇演員死了,卻有甚麼陷入「瘋狂」了。

曾是已經死掉的那位笑話不好笑的喜劇演員的人,終於有辦法讓人大笑了,讓自己,對現實,大笑特笑。

     










小丑從此誕生。

回到了現實,小丑正在高登探長的籠子旁對著他的怪人同伴們高談闊論關於現實,"這世界"是多麼"不合常理",多麼精神異常,致使人人都只能遁入瘋狂之道。話告一段落,是蝙蝠車駛來了。

蝙蝠俠看著在門口迎接他的,已死一段時間的遊樂園賣家,走了進去,與怪人們展開了一段打鬥之後,見到了小丑,自然是打了起來,也開始討論關於「他們之間的事情」。



打了一陣子,小丑居於下風,躲進一個遊樂設施中,蝙蝠俠此時才發現高登警長,他正在籠子裡顫抖,見到蝙蝠俠,開始說起剛剛自己陷入瘋狂的歷程,蝙蝠俠說他會在這裡陪他,待會警方就會趕到,然而高登卻說,他要蝙蝠俠去追小丑,他不想讓小丑逃掉,他要小丑接受法律制裁。(I WANT HIM BROUGHT IN BY THE BOOK)

上述法律制裁是漫畫版的說法,動畫電影版可就有趣也用心了。事實上動畫電影版在高登進去那個遊樂設施發瘋以前,還有一個段落,是小丑與怪人們圍著高登,展開愚蠢的審判。

小丑告訴高登,他與他的怪人同伴們無法定奪一件事,需要高登警長的意見,他說,有一個人,他眼中沒有憲法,他殘暴不仁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踐踏你誓言守護的律法,一個輕視你立場的怪物,高登你會怎麼對他?

幾次詢問之後,高登總算堅定著眼神說「書」,「我會拿書丟他」(原文意思是法律制裁),此時,高登眼前就出現了一本書,一旁的怪人們開始叫囂,要高登丟,連小丑都在鼓舞他,於是高登鼓起勇氣,拿起書往小丑丟去。



就在書要擊中小丑之際,一快立牌立了起來,替小丑擋下攻擊。那是蝙蝠俠的立牌。小丑說,蝙蝠俠就是那個無視規則紀律不擇手段達到目的的殘暴怪物,要高登記住,他是應制裁之人,高登竟與這樣的人為友,還對他無視規則紀律的行為視而不見,簡直說一套做一套。


整齣電影版我認為對於非DC作品常任粉絲的人非常貼心,比如說,DC的粉絲可能可以理解,高登警長就是一個受到那樣對待,卻擁有堅強的心性仍舊要求以法律制裁小丑的人,那我這樣非DC作品常任粉絲的人呢?是不是看了就會感到疑惑?

還有芭芭拉被槍擊而芭芭拉與蝙蝠俠之間的關係,為何不是別人而是蝙蝠俠的呼喚下會醒來,以一個非DC作品常任粉絲,我得說這非常出色,這樣貼心的劇本使得這成為一部就算非DC作品常任粉絲也能夠理解劇情的優秀作品。

而多添加的「拿書丟他」卻被蝙蝠俠的立牌擋住這一段,我認為也是頗有意思,我這邊先繼續談劇情。



蝙蝠俠跟進小丑剛剛躲進去的設施中,在那裡,滿是小丑的聲音,小丑說,他證明了一件事,只要有一個最糟糕的一天,任誰都會跟他一樣到達瘋狂之境,就算是理性的高登都陷入了瘋狂,對,為了證明他與正常人沒有不同,只不過經歷過這樣最糟糕的一天罷了,接著話題轉到蝙蝠俠身上

「你肯定也經歷過最糟糕的一天對吧?我能理解的,你肯定經歷過那麼一天,從此你的生命變得再也不一樣,不然怎麼會穿得像會飛的老鼠呢?」

「承認吧,你就像每個平凡的人,只是遇上了最糟糕的一天,然後陷入瘋狂了,但你居然不肯承認,假裝自己還正常,假裝這一切掙扎都還有意義」



「你為什麼?女友被殺?兄弟被囚?這類的事情我也遇過,有時它們是這樣,有時它們是那樣,不,我不敢肯定實際情形,它有好多個版本,不過要是非得要擁有令人厭惡的過去,我會希望有不同版本可以選擇.......」

「我的重點是,我瘋了,當我明白所謂世界,不過是一個黑暗恐怖的超級大笑話,我瘋了,我說,你幹嘛不瘋呢?」

「你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是因為在爭德國的電線杆,有多少是靠戰債搭建的嗎?」

「人們所珍視的一切,都只不過是個荒謬的笑話,笑啊?你怎麼不哈哈大笑?」



一道黑影撞破了障礙物,蝙蝠俠現身在小丑面前。

「因為我早就聽過了,而且一點也不好笑」

「我進來以前跟高登談過了,他沒有變得跟你一樣,他還要我抓住你,讓你接受法律的制裁」


「或許不是一般人都會崩潰」「或許從來就只有你會這樣」


兩人打了起來,打到最後,小丑被蝙蝠俠摔出窗外,他的槍也飛了出去,蝙蝠俠連忙要去搶,然而小丑還是搶到了,他笑容滿面地扣下板機。



槍管射出的確不是子彈,僅僅是一隻旗子。「怯,是玩具槍啊」小丑的笑容消失了。可是小丑也沒有感到特別失望,只是把視線移開準備迎接些什麼。「你還在等什麼?怎麼不快殺了我好得到眾人的喝采?」

「因為這次,我打算照法律行事」「因為我不想這麼做」

蝙蝠俠再度談起「他們之間的事情」,他覺得這是最後避免他們以殺死對方收場的最後機會。


某個帶著蝙蝠面罩身穿披風的人對小丑說,他不曉得是什麼致使小丑人生如此扭曲,他或許參與其中,他說他可以幫忙,他們倆可以攜手合作,幫助小丑回歸正途,小丑也不必再孤單一人,他問小丑,你覺得怎麼樣。

小丑先是愣了一下

「不,很抱歉,但是......」

小丑露出了非常悲傷的表情

「不,太遲了,真的太遲了.......」








自一瞬間的理性中抽離,小丑再度回歸瘋狂
「哈哈哈,你知道嗎蝙蝠,這樣的情況,讓我記起一個笑話,聽好了」

「從前從前,在一家精神病院裡,有兩個人,他們某天晚上想逃出去,於是他們爬上了屋頂」

「他們看到了眼前是城鎮的屋頂,只要再往前,就可以通往自由的世界」

「第一個人毫無困難的跳了過去,然而他的朋友、對,他的朋友卻不敢跳」

「你知道......你知道的,他非常害怕掉下去」

「於是第一個人想到一個主意『嘿,我有帶手電筒,我用它照亮建築物間,你就可以走光柱過來了」

「第二個人聽了,馬上搖了搖頭,他說『什、什麼,你當我瘋了?』」自始自終低著頭認真說笑話的小丑終於抬起頭來,露出戲謔的表情



「你肯定會在我走到一半的時候關掉它的啊」

小丑露出一個淒厲的笑容,開始笑。蝙蝠俠也笑了,整部作品第一次,笑了,越笑越誇張,最後擁著小丑,兩人大笑特笑,在某個笑話中,結束了這齣「致命玩笑」。



老實說,動畫電影版兩人相擁大笑的段落,只能用「直叫人不寒而慄」來形容,那種毛骨悚然,那種感覺,只能由自己去感受而已,而在那個時刻,我也感受到了些什麼,或許早先就察覺了,然而這一笑,確實令人驚覺,隱隱約約感覺到的那種可能性,確實不是錯的。

接下來我就開始正式來討論劇情,不曉得算不算顛倒,我想從最後的笑話開始討論。

這笑話有兩個人,兩個自以為不是瘋子的瘋子,他們都想逃離精神病院前往自由自在的世界,第一個人輕易地跨過精神病院與自由世界的交界,第二個人卻畏懼於可能會失足而不敢嘗試,第一個人說他有能力幫助第二個人,給了第二個人一個途徑,然而第二個人卻說,你當我是瘋子嗎?「(要是我是)你肯定會在我走到一半的時候關掉它的啊」



這則笑話最可怕,也最可悲,也是最好笑的,莫過於不論他們人在精神病院,人在自由世界,他們都還是瘋子。

第一個人只是成功從精神病院成功逃到自由世界的瘋子,以為到了自由世界就不是瘋子了,從而想拉第二個人一把,而第二個人身為瘋子,卻完全沒有自覺,認為自己才是正常的不能更正常的。各位看到這,應該不難判斷誰是第一個瘋子,誰又是第二個瘋子。



小丑說,回憶支撐著、造就了理性,他因為擁有悲傷的回憶,於是拋棄了一切,拋棄理性,拋棄回憶,陷入瘋狂之道。當蝙蝠俠試著給予他一點甚麼救贖時,我想他或許有猶豫過也說不定。那時的肯定恢復了理智,他面對了回憶,面對他不想去的地方,所以才會露出那麼悲傷的表情。

儘管他恢復理智便代表有一絲回歸正軌的可能性,然而面對回憶與巨大的憂傷,他察覺到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自己絕對不可能在瘋狂之道之外面對這份巨大的憂傷,就算面對了,肯定也會再度陷入瘋狂的,他只好選擇自我再放逐到瘋狂。太遲了,真的太遲了,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是他決心鋌而走險那一刻嗎?是他為了"不為什麼"而套上紅頭罩的那一刻嗎?是黑色的蝙蝠怪物出現的那一刻嗎?還是-

當布魯斯偉恩決定穿上蝙蝠裝,某個瘋子躍過夾縫從精神病院跳到自由世界那一刻?或許打從那時就已經註定,兩人所有的交鋒,一切的故事,都只是一個以為自己已經正常的瘋子想拉另一個瘋子出來,以為另一個瘋子因此就會變正常的,天大的笑話而已。



我想了幾次關於這部電影的內容,可是幾乎怎麼想,都想不到關於蝙蝠俠的,他的登場次數太少,臺詞又少過頭了了,幾乎可以說,本集的蝙蝠俠幾乎是靠芭芭拉與小丑撐起來的一個角色,而這集實際上是小丑再證明關於自己有多正常而產生的故事。

  • 這是小丑的雙重證明

我們可以先思考,小丑這集到底做了甚麼,不說什麼抽象的,只想他實際動了什麼手,也就是逃獄、殺了遊樂園賣家、把芭芭拉打到半身不遂、把高登逼到瘋狂、跟蝙蝠俠打架然後輸了於是說笑話,好像就只有這些。當然不是,他是把「對蝙蝠俠與高登來說很重要的」芭芭拉打到半身不遂、「對蝙蝠俠來說很重要的」高登逼到瘋狂。

是啊,他在讓三個人經歷各自不同「最糟糕的一天」。說穿了,這故事就只是小丑想向蝙蝠俠證明一件事:

我與普通人沒有什麼不同,那蝙蝠俠你何苦再試圖把我拉回「普通人」呢?這簡直是個笑話嘛,況且這個笑話最好笑的是,想把我拉回普通人的你,也不過是我的同類,我們都不過是個經歷過「最糟糕的一天」的普通人罷了



你不信?剛剛高登就經歷過「最糟糕的一天」而真的陷入瘋狂啦。蛤?你說你沒有?你知道為何你沒有嗎?不,你早就經歷過了,你應該早就瘋了,當然不會陷入瘋狂,可是,你又再經歷了一次,你應該體會了,可不是嗎?倒不如說,你應該是最能理解我的瘋狂的人才對啊?


蝙蝠俠為何擁有足以注視深淵,與瘋狂共處的心靈,答案似乎昭然若揭,若瘋狂是一切最後的出口,那麼蝙蝠俠肯定面對什麼都不會發狂,因為不論如何都是無法使瘋子再瘋的,為何蝙蝠俠強大,因為瘋狂,為何小丑永遠可以與蝙蝠俠對抗,因為他擁有同一份名為「瘋狂」的護盾,因為,兩人不論怎樣都不會比「最糟糕的一天」更糟糕了,不是嗎?

藉由「最糟糕的一天」,小丑察覺一件其他正常人都無法察覺的常理,就是對世上「絕大多數的人」來說,他人所珍視的一切,自己所珍視的一切,都是毫無價值有脆弱的東西,拚上自己的一切也想守護的,對由他人所組成的世界,不過是個荒謬又可笑的笑話,而他相信蝙蝠俠肯定比誰都更能理解他的想法,於是開了一個玩笑,再現「最糟糕的一天」。



大家肯定有聽過一句俗諺,是臺語的,國語讀做「別人家的小孩死不完」,事實上我覺得從數據上來說應該也是合理的,從數據上而言,要是你這輩子沒有認識超過七千萬個人,而這七千萬人每個對你都相互視如己出珍貴無比,那麼世上有99%以上的人對你而言肯定是死不足惜的。


小丑本有的一切不多,大概也就只有妻子的愛吧,然而那卻是他的一切,除了那以外,也沒有更多什麼可以失去了,然而卻因為命運,百萬分之一的觸電機率卻還是觸電而死了,最珍貴的事物是如此脆弱,可以毫無道理失去的毫無價值。

布魯斯韋恩之所以變成蝙蝠俠,是因為父母被搶劫,搶匪是為了什麼呢?不曉得,可能是為了物質享受,為了父母戀人,為了單純想搶劫,不論哪種,對蝙蝠俠卻也都不重要,布魯斯韋恩最重要的事物被奪走了,從他這裡看是這樣,至於從搶匪那邊看-沒差啊,別人家的小孩死不完,就算是他人重要的事物,於我也不過如糞土。



對布魯斯韋恩最珍貴的事物相對之下竟是如此脆弱又沒有價值,毫無道理的,被他人毫無價值的奪走,這似乎與上述某段故事是相仿的,對,令人訝異的可以發現,小丑與蝙蝠俠,兩個看似走在兩種極端的人,卻因為相同的理由,才走到現在這一步,講到這裡就不得不讚譽動畫電影版的編劇增加的那段內容。

我有提過,有一段關於小丑在高登發瘋以後所開的法庭的故事,那是屬於原創的內容,然而卻點出了小丑與蝙蝠俠兩人本質上的關係-兩人竟是如此之相似。

說到與蝙蝠俠相似的人,比起小丑,大家或許更容易想到的是檢察官哈維才對吧,在各方面(EX雙面偽裝、悲慘的童年、扭曲的正義、社會菁英)兩人都有雷同處,加上克里斯多福諾蘭導演的<<黑暗騎士>>,儘管小丑在那集也是要角,然而沒看過<<致命玩笑>>的人對於小丑的認識應該就只是瘋狂、充滿智慧而邪惡,於是才有這樣的結果。



各位還記得我提到的,小丑召開的法庭嗎?關於如果有個目無法紀、為達成目的不擇手段、殘暴不仁的怪物,高登認為該如何處置的法庭,高登那時說要拿書丟他,語意上來說是以法律制裁(I WANT HIM BROUGHT IN BY THE BOOK),於是拿書丟他,卻被蝙蝠俠的立牌擋住的事。

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提示,對於故事的主題的提示,高登以為小丑要他審判的,肯定是小丑,以審判小丑為對象,他才會說出「拿書丟他」這樣的話,動畫電影版最是厲害的地方在接下來這個橋段,這裡小丑並沒有閃躲,而是由蝙蝠俠的立牌擋住。

小丑的意思很簡單,他在告訴高登「剛剛我在說的是蝙蝠俠喔」,然而比起這更重要的是,小丑對於高登認為他是那樣的人,是沒有閃躲的,他並不否認他就是上述的人,或者說,他是想告訴高登,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個傢伙是這樣的人,他還是你的朋友呢!

這樣的編排,除了將蝙蝠俠本身亦正亦邪的性質凸顯出來、刻劃高登價值觀的矛盾之外,最重要的是,這提點了小丑認為自己與蝙蝠俠是無異的這件事情,為後續的那個笑話提供了思路,在鋪墊上再添一筆若非編劇讀透本作的在蝙蝠俠與小丑兩人對立的本質,必然是沒辦法加入這樣的橋段的,對此我是深深地感到敬佩。




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有看了一些資料才知道,蝙蝠俠的故事不但幾次被更動過,風格與熱門程度在各個時期亦有所不同,在本作原作漫畫推出以前的幾年,更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低潮,本作則是重新轉換風格往晦暗的方向有之後所產生的作品,對於蝙蝠俠重新受到歡迎有不少影響。

然而我認為並非只是讓銷量增加而已,這則故事之於整體故事,卻有更強烈的意義在,使得它在於許多人創作不同故事的蝙蝠俠中,被公認是正統故事,甚至即便在近年DC的大重製中仍然存在。


這個故事看似,也的確是屬於小丑的場子,然而卻藉由小丑的故事,講的是關於蝙蝠俠的精神。在小丑從排水溝被沖出來,見到自己包含外表所有的一切都失去的時刻,小丑發覺了,什麼重要的事物,也都不過是脆弱又毫無價值的笑話,既然如此何必不笑呢?察覺,然後嘲笑這個荒謬又可笑的世界。


像蝙蝠俠那樣不承認還欺騙自己也是笑話,必須證明這件事給他看才行,任何重要的事物都只不過是脆弱又毫無價值的事物這件事。


蝙蝠俠

這就是布魯斯韋恩對於「脆弱又毫無價值的事物」一詞的回應,事實上,一開始他的存在就已經是解答。




因為最重要的事物被毫無價值的奪走,於是小丑選擇了瘋狂之道,甚至帶給他人「最糟糕的一天」要證明他跟所有人都一樣,然而蝙蝠俠與高登卻是以行動向他證明了,他所謂脆弱又毫無價值的事物,可以成就多大的力量,甚至轉為支撐他們的一切,成就了他們堅定不移的正義,是可以戰勝一切,戰勝「最糟糕的一天」。

於是,縱使蝙蝠俠親臨深淵,對抗瘋狂,遊走於黑暗,但卻是為小丑口中脆弱又毫無價值的事物」而從來都能明瞭自己的方向,不論小丑對他重要的事物如何,甚至是有相仿的處境而能理解小丑,還是堅持他的原則,他的正義,或許支撐他的其實也是瘋狂,但那卻是瘋狂的正義。

小丑這角色以過去與當下的自身存在,想證明"重要的事物"僅僅脆弱又毫無價值,然而蝙蝠俠與高登,卻也用了堅定不移地自身存在,來證明脆弱又毫無價值的事物」究竟可以給人多大的力量,再加上最後那則笑話的意義,近乎可以說是以一則故事反噬,甚至一則故事去就重新定位蝙蝠俠了蝙蝠俠的精神所在,我想這也是這個故事最厲害的地方了。



後記


總算暑假,這才意識到寫文是多花時間的事情,儘管其實有一萬字再24小時就寫好了,後續跟結束卻相當費時,本來希望在期間限定上映結束前發文,可惜還是沉迷打LOL無法如願了。

這篇文寫起來是很特別的體驗,畢竟看了不少美漫相關的資料,如果每漫粉絲覺得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見笑了,也沒打腫臉充胖子的意思,我也說了,我單純把它當作一部電影來談而已,因為待會要吃飯,後記這篇就寫短點到這裡吧,下次會有同樣英雄主題的專欄,我們有緣再會。


本文截圖源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9XUxYPlfc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0ODC1z9A4I 其餘搜尋自網路,如有侵權請告知將會移除

歡迎各位可以來看看我其他文章喔:))




10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589 筆精華,02/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