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50

RE:召喚夜想曲5 劇情翻譯。

樓主 bedb bedb
GP2 BP-
☆第3話 セイヴァール今天也是好天氣☆

盜賊1:『……海面很平靜嘛』
盜賊2:『如果只是表面上看起來的話,也只是普通的海……
     連接著異界,看起來像是騙人一樣。
     ……喂,真的要這樣做嗎?』
盜賊1:『怎麼,現在才覺得害怕了嗎?
     不早就說好是明天要動手了?』
盜賊2:『但、但是那也是沒辦法的,
     襲擊異界的船後再盜取金塊不是嗎?
     不管再怎麼樣,過沒多久警察騎士肯定就會趕過來了!
     我、可沒有逃出那些傢伙圍捕的自信……』
???:『無濟於事的擔心就免了。』
盜賊1:『……你是……』
???:『我不是已經把我們這邊持有的祕寶交給你們了,
     警察騎士也好,還是其他有的沒的也都不是對手了吧。』
盜賊2:『嗯……
     如果有那玩意的話的確是可以……』
盜賊1:『但是,你不惜做到這種程度也要幫助我們是為了什麼?』
???:『沒啥,不過就只是身處同一條街同行的小小協助罷了。
     那就竭盡全力的努力吧。』
盜賊1:『啊…!
     謝謝,我會感謝你的。』

※換場景

イェンファ:『早安,フォルス。』
フォルス:『早好,イェンファ。
      早上天氣真好。』
イェンファ:『……』
フォルス:『……』
イェンファ:『是呢,天空也放晴了,今天真是好天氣。
                 ……所以早點起床吧。』

※換場景

フォルス:『久等了,衣服換好了。』
ペリエ:『呼哇……
     好睏……。』
イェンファ:『再仔細看一下,真是相當擁擠的房間呢。
       甚至還放了一些奇怪的東西,
       那個,是什麼?是陶壺嗎?』
フォルス:『啊、那是前年學園祭的時候,拉籤繩抽到的。
      原本是想要花瓶的,後來就拿這個當做替代品。』
ⓞ紐くじ中文不知怎麼翻,大體上來說就是許多根繩子的首端繞在一起,
 繩子未端都有一樣獎品,然後選一根繩子拉起來就知道中了哪種獎品。
イェンファ:『那邊的玩偶呢?』
フォルス:『那是之前任務中幫助的孩子充滿心意的謝禮。』
イェンファ:『堆疊成山的筆記本呢?』
フォルス:『那是學生時代的東西所以就全都帶回來了。』
イェンファ:『……為什麼不丟掉呢?
       無論是哪個,不都是用不上的東西了嗎?』
フォルス:『啊、那個嘛……不知不覺中,大概是這樣的吧。』
イェンファ:『沒有理由的話,我覺得全都清理一下會比較好,
       若是如此的話,房間不就可以變得寬闊一些了?』
フォルス:『不了,現在這樣就很好了,
      不是很喜歡將派不上用場的東西全都丟了。』
イェンファ:『……這樣啊。』

※響鈴聲

管理官さん:『確認通話已連接上了。
       召喚師フォルス,請問有聽見嗎?
       今天1400在總部會召開召喚師會議,請排除萬難出席。』
フォルス:『又來了?
      怎麼覺得最近發生的事件特別的多。
      不管了,召喚師フォルス已瞭解了,晚些見。』
管理官さん:『有勞了,請記得別遲到呢。』
フォルス:『我好像是信用破產了。』
イェンファ:『那就得怪你自己素行不良了。』
フォルス:『那麼就先準備一下吧。』
ペリエ:『不能再睡一下嗎……?
     不行嗎?……呣。』
イェンファ:『……討厭丟棄東西、嗎……
       的確是很像你的想法……
       但如果是不得不做出選擇時,又會是怎麼打算的呢……』

※換場景

フォルス:『……大叔的腰痛,應該還沒治好吧?』
イェンファ:『那個鐵匠師傅的腰痛在還沒治好前那也是沒辦法的吧?
       之後應該在執行任務時會有更多的戰鬥,
       你還是打算繼續使用破舊的裝備?』
フォルス:『嗯……
      的確是這樣的,即使如此也是沒辦法的事。』
イェンファ:『我可以理解一直以來維修裝備的人不在了會覺得不安,
       但是像這種情況還是請妥協一下。』
フォルス:『我知道的,而且也是這樣打算的。』
イェンファ:『真的是對那個鐵匠師傅相當的信賴呢。』
フォルス:『因為一直以來都是受到他的照顧,
      他即使連破爛到連底部磨穿的鍋子都能修好。』
イェンファ:『……不僅僅只是負責戰鬥裝備的維修嗎?』
フォルス:『那個人真的是不論什麼東西都能修好,當然戰鬥裝備也是可以交給他的。』
イェンファ:『所以說,到底什麼才是不論什麼都能修得好,說了我也不懂。』
フォルス:『印象中,之前說過會找代理人過來幫忙,
      既然是代替大叔來顧店的人,應該是可以信任的…吧?
      …咦?』

※換場景

少年:『是你自己撞到我才對吧?
    憑什麼非得要我和你道歉不可?』
ガラの惡い男:『啊~?』
ⓞガラの惡い,翻成中文大概是品德很差、沒水準那類的意思,這邊應該是可以理解成流氓。
少年:『如果想要別人有禮的對待你,請先端正好自身的態度。
    因為你是長輩,這種事總該辦的到吧?』
ガラの惡い男:『喂,在說這種自認為了不起的話之前,
        應該先考慮一下是在和誰說話才對吧,男孩。』
少年:『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請使用我能聽懂的語言。』
ガラの惡い男:『你這傢伙,看來是想嘗點苦頭了吧?』
フォルス:『夠了,到此為止!』
少年:『呃!』
ガラの惡い男:『你這傢伙是怎麼了……』
フォルス:『發生了什麼事我不清楚,
      但是這不是在破壞街道的和諧嗎?
      瞧,不是讓附近的人感到困擾了嗎?』
ガラの惡い男:『吵死了,關我屁事……』
ペリエ:『……』
ガラの惡い男:『……召喚獸……而且那個是胸章是…
        該不會是、召喚師……?』
フォルス:『的確是如此,我是召喚師フォルス。』
ガラの惡い男:『……呿,
        麻煩的傢伙都出來了。』
少年:『喂、等等,你是要去哪裡!?』
ガラの惡い男:『吵死了,誰理你!』
少年:『……逃跑了。』
フォルス:『呼~……總覺得那個人很危險……
      說起來,你也是。
      挑釁那種人是不行的。
      幸好這次我恰好在附近所以化險為夷,不然說不定有可能會被打成重傷。』
ペリエ:『讓人擔心,一點也不好……』
少年:『……我又沒有拜託你們勸架,
    做了多餘的事,請別扳起臉來說些大道理。』
フォルス:『呃……』
少年:『不,那個……抱歉,我說過頭了。
    關於你們擔心我的事,我在此感謝。
    那麼,我還有事。』
イェンファ:『真是老好人呢,
       像這種程度的騷亂也都要介入其中。』
フォルス:『嗯,算是吧……
      我也知道這種事是管不完的,
      但真的見到這種事發生了,果然還是……呢。』
イェンファ:『……你是這種人我也懂了,
       雖然我覺得那沒什麼,
       但你比我這個穿著警察制服的還要先行動,實在是有些沒面子。』
ペリエ:『贏了!』
フォルス:『不是哦,這不是比賽。』
イェンファ:『呼、算了……
       動作稍微快一些吧。』
フォルス:『說的也是,走吧。』

※換場景 異世界調停機構.本部 アベルト

アベルト:『唷,早啊。』
フォルス:『……咦,會在這裡遇到アベルト可真稀罕。
      是來辦什麼事嗎?』
アベルト:『不是,是另外有其他的事。
      某個意義上來說,可以說是為了你們而來的。』
フォルス:『噯?什麼意思?』
イェンファ:『上件事件的調查,結果已經出來了?』
アベルト:『嗯,差不多是這樣,我們那邊的部長也覺得相當頭痛。』
フォルス:『所以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只是這樣說,也只有警察騎士同仁才能聽得懂不是嗎。』
アベルト:『別鬧彆扭,不管怎麼說也是馬上就知道的事了。
      就算我現在和你解釋了,等會兒還是要再聽一次。』
ペリエ:『更是聽不懂了!』
管理官さん:『嘿、フォルス先生,
       怎麼還在這邊遊蕩呢?
       時間也差不多了,請早點到會議室集合吧。』
フォルス:『嗯……アベルト,
      那晚些再聽你說明。』
アべルス:『好咧,請等等呢。』

※換場景

管理官さん:『那麼,我們接下來繼續關於那些奇怪的竊盜事件的議題。』
カリス:『竊盜事件?』
ソウケン:『你這傢伙該不會已經忘了吧,不知道你的腦袋是生來幹嘛用的。』
シーダ:『就是那個嘛,「回憶之杖」是一件,
     還有另一件是我不在的時候發生的?』
フォルス:『之前提到過的「ユヒテルの果實」被靈界魔精吃下的事件。』
カリス:『啊~啊~,想起來了想起來,只是忘記而已,這些事我都還有印象。
     但是啊,這二件事感覺起來都不太像是竊盜事件。』
シーダ:『也是呢,和一般的竊盜事件相比,
     稍微也有點太過不自然了。
     二起事件相對小偷來說戒備都太過森嚴了。』
ソウケン:『與此相對的是,為了盜取那些東西,
      擁有相襯的人材與事前的準備工作都是必要的。
      但是,事實上盜取出來後的使用方法也是相當奇怪。
      吃了果實的魔精已經捉到了,而杖也從惡魔的手中拿回去歸還了。
      無論怎麼看魔精還是惡魔,都不像是竊盗事件的主謀。
      既然如此,現今還隱藏著的犯人,
      將盜取所得的物品交給他人使用又是所為為何呢?』
カリス:『確實是令人費解呢……
     例如說是為了引起騷亂?』
ソウケン:『若目的是如此的話,應該是會引起更大的騷亂才對。』
カリス:『說得也是,嗯~若是這樣的話……』
管理官さん:『啊~夠了。
       差不多也該繼續議題了。』
ソウケン:『請見諒。』
カリス:『啊~抱歉抱歉。』
管理官さん:『那麼,剛才談到的竊盜事件,正由警察騎士同伴們進行調查。
       然而,已經可以確認一件事,這二起事件,都是由同一個犯罪組織策畫的。』
シーダ:『……組織?』
管理官さん:『組織的名字,叫做「真紅之鎖」。
       那個組織持續在各城市進行集團性犯罪。』
シーダ:『……之前就曾聽說過這名字了,
     需要特別留意的犯罪組織名單裡排前幾名的其中之一。
     在各地進行著不法活動,相當難對付的犯罪者集團,對嗎?』
カリス:『但是呢,他們的活動範圍並不在セイヴァール附近的吧?
     調停機構的本部就在這裡,和別的城市比起來召喚師多了不少,
     特地來到在這種棘手的地方的犯罪者,到底是在想什麼呢?』
シーダ:『換而言之,這邊還沒有同行的競爭者,
     看起來不就像是閃閃發光的狩獵場所,
     與巨大的風險相對的,就是巨大的利益。』
ソウケン:『事實上這個城市,
      因為和異世界的距離相當的近,所以有著各種其他城市所沒有的東西。
      那些傢伙只要靠著搶奪再轉賣贓物就已經有不錯的賺頭了。』
カリス:『喂喂~這是在說玩笑話吧。』
フォルス:『原來如此,來龍去脈已經明白了。
      因此警察騎士那邊提出共同搜查的申請是嗎?』
管理官さん:『正是如此。
       警察騎士アベルト已經提出了正式的申請了。』
フォルス:『咦?アベルト?』
管理官さん:『只靠著警察騎士沒有辦法找出異界部落竊盜事件的犯人。』
カリス:『也是呢,例如進入那個森林,
     若是沒有熟習異世界語言的召喚師,連基本對話都辦不到了,
     只靠著警察騎士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完成搜查。』
管理官さん:『但是,異世界調停機構為了預防臨時發生的事件,
       所以搜查人力也不夠充足。』
シーダ:『嗯,因為像這種搜查任務本來就不是我們的主要工作。
     雖然和主要工作差不多,類似的搜查任務還是辦得到的。』
管理官さん:『為了這種事,所以成立了和警察騎士團關係較為密切的聯合對策本部。
       我們這邊派遣你們四組召喚師及響友,
       而警察方面,則派遣以警察騎士アベルト為首的搜察班。』
フォルス:『嗚啊、看起來相當認真。』
ペリエ:『我會加油的!』
管理官さん:『除此以外,也希望能請特務警察騎士イェンファ盡可能提供協助。』
イェンファ:『這倒沒問題,我明白了,我會在能力範圍內提供協助。』
管理官さん:『嗯,雖說是如此,但也不是現在馬上就開始行動,
       今天還是請各位比照平日的工作努力吧。』
フォルス:『瞭解了!』

※換場景 

管理官さん:『啊、可以稍微打擾一下嗎?』
フォルス:『嗯?
      管理官怎麼了?』
管理官さん:『那個呢,雖然和剛才所說的事沒有關係,
       在鬼妖界特區的警察騎士練武場似乎好像是發生了些騷亂,
       需要一位召喚師在傍晚以前過去了解一下情況,
       フォルス,不能麻煩你抽空過去看一下嗎?』
フォルス:『嗯……
      雖然我是可以的,但如果是鬼妖界特區的話,
      交給專門負責的ソウケン不會比較好一些嗎?』
ソウケン:『……有難度。
      現在我不適合自由行動。』
管理官さん:『正是如此,現在ソウケン先生正在執行其他的重要任務。
       所以有勞你了,フォルス先生。』
フォルス:『我明白了,在傍晚以前到警察的練武場吧。』
イェンファ:『若是如此,讓我稍微離開一下做別的事。』
フォルス:『咦?
      真是罕見,イェンファ不跟著我執行任務。』
イェンファ:『我也有自己的事,總不能一直跟著你。
       傍晚的時候倒還是來得及匯合,在那個練武場集合好嗎?』
フォルス:『嗯,知道地點嗎?』
イェンファ:『找不到地點的話,和附近的警察騎士問一下就好了。』
フォルス:『既然如此,晚些見了。』
イェンファ:『嗯,晚些見。』
フォルス:『……那麼,我們走了吧?』
ペリエ:『嗯!』

※換場景 集いの公園 ペりエ

フォルス:『呼~天下太平呢。
      和平到令人閒得發慌了。
      (アベルト到頭來還是沒有解釋清楚。)』
ペリエ:『哥哥,那邊的那個人是在做什麼呢?』
フォルス:『那邊的人……?

※選項
那個紅色頭髮的男人?
那個白色帽子的女人?
⓪我選三代女主角,不過基本上男女主角的對話都是一樣的。

???:『…………(呼啊)』
フォルス:『啊,一定是在釣魚吧。
      確實是……印象中在學生時期曾聽說過,那邊是很棒的釣場。』
ペリエ:『哦~!』
フォルス:『機會難得,不如和他打個招呼看看他釣到了些什麼吧?』
ペリエ:『想看!想看!』

※換場景 

フォルス:『午安。』
???:『呼~啊~,啊……午安。』
フォルス:『在釣魚嗎?』
???:『哈……其實完全沒釣到……。』
ペリエ:『咦~!?』
フォルス:『喂、ペリエ!
      這樣沒禮貌吧?』
???:『哈,別介意哦。
     我知道自已是笨拙的外行。
     釣上来的……瞧,在那邊堆著的就是。
     只有那些垃圾山。』
フォルス:『破爛……嗎,咦~~~!?
      好厲害的寶箱山啊!?』
???:『不知是怎麼搞的,魚沒釣上,倒是淨釣上了這種東西。
     哈~,真覺得難為情。』
ペリエ:『有釣到魚的話就好了……』
???:『對釣魚有興趣嗎?
     這樣的話……可以用這支釣竿哦。』
フォルス:『咦、這樣好嗎?』
???:『我有其他的備用品所以沒關係,比起淨是用看的,還是自己親自動手會比較有趣。
     附近有聊天對象的話,我也會覺得比較開心。
     釣魚的方式,我會教你的。』
フォルス:『如果能這樣的話太讓人高興了。』
ペリエ:『釣魚啦~』

※釣魚小遊戲開始&結束

???:『這次有些可惜呢。』
フォルス:『沒那回事,你和我說了各種詳細的建議。
      因為有你的建議才能更加熟練,我也相當的高興。』
???:『呵,若是和教學相關的話,我還稍微有點自信。
     因為我很久以前有當過老師。』
フォルス:『是這樣子的嗎!?』
???:『嗯……
     雖然是非常久遠以前的事了。』
ペリエ:『老師啊……』
フォルス:『嗯,對啊。
      相當的感謝你,老師。』
先生:『哈,怎麼覺得有點情不自禁的笑了,好久沒這麼被人這麼稱呼了……
    如果下次還有空的話,不想再一起在這釣魚嗎?
    和年輕人說話的話,感覺好像自己也會變得年輕些。』
フォルス:『(但是,我覺得老師已經非常的年輕了……)』
先生:『那樣的話,下次見囉。
    那個……』
フォルス:『我叫フォルス,老師。』
ペリエ:『我叫ペリエ。』
先生:『嗯,フォルス,今天謝謝你了。
    小ペリエ也是,下次見呢。』
フォルス:『總覺得這個人有種奇妙的氛圍。』
ペリエ:『感覺很天然,讓人有股軟綿綿的感覺……很奇妙的人。』
フォルス:『只是聊天也覺得很愉快,
      嗯,又多了一件高興的事了。』

※換場景 鍛冶師街 ???

少年:『啊咧? ……奇怪了,
          應該是在這邊的街角轉彎才對。
    真是夠了!到底是誰畫這地圖的啊!
    根本就是亂畫的嘛!』
フォルス:『怎麼了呢?』
少年:『嗚啊!?
    ……咦,是剛才跑來勸架的人。』
フォルス:『嚇到你了,抱歉抱歉。
      因為看到你好像為了什麼事而困擾著才會和你搭話的。』
少年:『要說是感到困擾的話……
    也罷,那也算是困擾吧。
    咦?』
フォルス:『嗯,怎麼了?』
少年:『莫非你是之前那個會煮好喝咖啡的店長?』
フォルス:『咦?……啊!
      你是之前來的那一位啊!』
少年:『召喚師,剛才那個男人是這樣說你的吧。
    這個城市的召喚師,除了要會煮咖啡以外,還需要制止吵架這種事?』
フォルス:『呃,算是偶爾吧。』
少年:『真是奇怪的人。
    算了,正好想找個人來問路。
    這張地圖上的這個工房,請問你知道該怎麼走比較好嗎?』
フォルス:『咦~,哪個呢?
      從廣場進入以後開始數的第三個巷口……』
ペリエ:『這個……
     不正是大叔的店嗎?』
フォルス:『啊,真的呢。』
少年:『大叔?』
フォルス:『(從這句話看來,這孩子他大概不曾來過這裡吧。)
      正巧,我也正準備去那裡,我幫你帶路,往這走。』
少年:『我明白了,有勞了。』

※換場景

フォルス:『打擾了,請問大叔在嗎?
      ……
      ……咦?沒人在嗎?』
街の人:『如果是這家店的店長的話,不久前腰傷惡化了。』
フォルス:『咦?』
街の人:『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繼續工作下去了,近期似乎會歇業一陣子。
     大體上在治好腰痛以前有找代理過來,他是這樣說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過來,嗯,再稍微等等吧。
     大概,今天或者是明天就會過來了吧。』
フォルス:『嗯,雖然很擔心大叔的腰傷,但還是別太勉強比較好。
      之後似乎是會更加忙碌,
      還是得趁早將裝備整修好才是,所以也只能和你說聲抱歉了。
      啊咧?』
少年:『嗯……這邊就是「大叔的工作室」嗎?
    相當的狹窄而且器材都相當陳舊,但整理的相當不錯……
    也好,算是勉強及格了。』
街の人:『喂,少年,不可以自己隨便就跑進去。』
少年:『又來了,觀察力真差啊。
    剛才你所說的,大叔找來的代理叫什麼名字?』
街の人:『那個嘛,確實是……
     叫トルク吧。
     大體上算是大叔的恩師強力推薦的傢伙。』
少年:『我就是那個トルク。』
街の人:『咦?』
フォルス:『咦?』
トルク:『接下來,召喚師先生你有什麼事呢?』
フォルス:『原本是想過來做裝備調整的,但是……』
トルク:『召喚師用的戰鬥裝備?
     稍微借我看一下。
     嗚啊……真是糟糕啊,這個。
     扣帶的未端不見了,握把也鬆掉了。
     但所幸好刀身還不致於破爛成那樣,
     如果是這種程度的話,僅靠著現有的裝備就已經可以修復完善了,大概。』
フォルス:『咦……?』
トルク:『急著要整修裝備對嗎?』
     因為受到你各方面的照顧,所以這次就以特別招待做為回禮好了。
     請稍微等一下,馬上就可以修好了。』
フォルス:『咦……?』
ペリエ:『真的辦得到嗎?
     那個,可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辦到的事……』
トルク:『好了,結束了。』
ペリエ:『嗯呣呣?』
トルク:『別那麼大驚小怪,真的是很簡單、沒啥大不了的事。』
フォルス:『……但、但是,好厲害啊。
      僅僅只是握在手裡的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簡直像是新品一樣的感覺。』
トルク:『……唉』
フォルス:『咦?只是想誇獎你,怎麼似乎不太高興?』
トルク:『無論你怎麼說,對我來說都是沒啥大不了的簡單玩意兒,
     像這種程度工作,完全不會令我感到滿意。』
フォルス:『抱歉抱歉,但是真的是相當高明的技術呢。』
トルク:『所以說,那對我來說真的相當無聊。
     我想要自己能全心全意才能完成的工作,
     接著再往更高的目標邁進。
     這樣夠了嗎?雖然我說了你也未必能聽懂。
     真正達到至高點的武器,並不是那麼單純的東西。
     比起其他的武器更加容易使用,並且始終能維持著高性能。』
フォルス:『那麼厲害的劍,打造的出來嗎?』
トルク:『……不,現在我還辦不到,
     既使是老師也未曾見到過實物。
     但是,那是我一直以來的目標,近期就快要實現了。』
     我對自己的技巧有自信,現在所欠缺的就只是鍛造的鐵鎚而已。』  
ペリエ:『鐵鎚?』
トルク:『那個也是近期就可以得手的最棒的極品。
     只要有了那個的話,我應該就可以打造出最棒的武器了。
     等到那個時候嘛……
     嗯,也能幫你打造一把。』
フォルス:『咦?真的嗎?
      哇,那樣就太好了。
      不知道對武器如此挑剔的你都能覺得滿意的武器是長怎麼樣的,
      到底是厲害到哪種程度,已經超乎我的想像極限了。』
ペリエ:『……真是單純的成年人呢,
     僅僅只是口頭上的約定就那麼開心了。』

※換場景 風雷鄉 イェンファ

イェンファ:『來了呢。』
フォルス:『イェンファ!你來得真早。』
イェンファ:『剛到不久,時機恰好呢。
       這邊的那個大房子就是之前提到的練武場?』
フォルス:『嗯,當然了。
      那麼,我們就進去吧。』
???:『笨蛋~~』
イェンファ:『嚇~』
フォルス:『嗚啊……
      被嚇到了。』
イェンファ:『剛、剛才那個是什麼。』
ペリエ:『那個是很~大的人。
     聲音也好、身體也是,總而言之就是很~大。』
イェンファ:『認識的人?』
フォルス:『之前アベルト介紹認識的,從很多意義上來說都是很厲害的人。』

※換場景

ライジン:『鬆懈了!你們太過放縱了!
      你們就是這樣子才會讓犯人逃跑的!』
アベルト:『……抱歉。』
ライジン:『喝啊!要道歉的話也是你們全員都要道歉!
      你們給我集中精神、全神貫注!』
フォルス:『叨擾~了!
      ライジン師傅!』
ライジン:『是誰啊!
      ……哦、フォルス,是你啊。』
フォルス:『聽說這邊需要召喚師所以就過來了!!
      能讓我了解一下情況嗎!!』
ライジン:『哦、感謝你了。
      如果是拜託你的話,俺也能安心了。』
イェンファ:『為什麼フォルス說話也變得那麼大聲……』
ペリエ:『因為哥哥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
イェンファ:『這是在比賽……?』
フォルス:『其實是因為ソウケン有其他的重要任務,所以我才會過來的。』
ライジン:『嗯!!這樣也好!!
      拜託給フォルス,俺也能安心!!
      其實呢,這件事是極為機密的情報,是不應該隨便大聲說出來的!!』
フォルス:『不應該…大聲說……!?』
アベルト:『別介意,四週沒有無關的人。』
イェンファ:『這是問題的重點嗎……?』
ライジン:『今天,從シルターン那邊準備將某個重要的祕寶搬過來!!』
イェンファ:『呃!?
       那個是,真的是相當重要的情報啊!?』
ライジン:『理所當然的,我們那邊應該是會部署相對應的警備工作。
      但是僅靠著我們內部的布置也是有一定限度的!
      換句話說,也就是希望熟悉我們鬼妖界的召喚師能擔任位於港口的警備工作!!』
フォルス:『哈……
      那就請多指教了……』
ライジン:『アベルト的話……好吧,如果他不會太礙事的話就把他一起帶過去吧。』
アベルト:『哈、還是老樣子呢。
      相當嚴厲的師傅。』
ライジン::『還有你這傢伙!
       嗯!我有聽過你的傳聞!』
イェンファ:『咦?
       ……我、我嗎?』
ライジン:『最近有個負責特殊任務的警察本隊的騎士來到這個城市。
      若是櫻花隊的話,力量已經相當足夠了!
      大力的將我們這邊的小伙子好好鞭策一下吧!』
アベルト:『咦!?
      饒、饒過我們吧……』
イェンファ:『我們部隊是以討伐為主,防衛戰的話是由其他專門的部隊負責的。
       我並沒有做過護衛方面的任務,恐怕只會拖累了你們。』
ライジン:『哈哈哈、太謙虛了啦。』
イェンファ:『不,那並不是謙虛……』
ペリエ:『嗚呣~
     還是老樣子,總是容易誤會別人的意思。』

※換場景

フォルス:『接下來,已經到了港口了……
      但是似乎來早了的樣子。』
アベルト:『是呢,準備工作完成以後還有些時間。』
フォルス:『放眼望去粗略的看一下,似乎是没有任何的異常状況。』
アベルト:『總是有事件發生我也會覺得很困擾的。
      對我們警察騎士的立場來說,若是能閒到發慌是最棒的。』
イェンファ:『啊啦,看來真的是鬆懈了嘛,想打個屁股提提神嗎?』
アベルト:『……那個就饒了我吧。』
メテオラ:『少爺、シーダ大人,這邊就是了。』
カリス:『哦、有了有了,狀況如何,フォルス。』
シーダ:『聽說你們接下了有趣的任務所以就過來幫忙一下。』
フォルス:『……大家。』
ペリエ:『真好。
     這樣的話就更輕鬆一些了。』
イェンファ:『……可是,雖然這麼說可能是晚了一些,但為什麼要來港口呢?
       異世界想要到各個不同世界的話,要經過異界門才能到達吧?』
フォルス:『嗯,セイヴァール四週會定期打開巨大的異界門。
      只要善加利用的話,既使是船也是有辦法通過的。』
イェンファ:『船……連船都有可能!?』
アベルト:『嗯,就是因為這種理由,所以這附近的海域是禁止一般的船隻通行的。
      說回頭,這裡本來就是偶爾會發生迷失到異界事件的海域。
      大體上即使不說,也不會有船隻靠近這附近。』
イェンファ:『……也難怪沒有多少船隻會停泊在リィンバウム附近。』
フォルス:『即使如此,如果稍不留意的話……咦!』
ソウケン:『……フォルス?
      而且除了你以外……』
      為何,會在這邊看到你們?』
カリス:『你才是,為什麼會在這看到你。
     你不是負責了一項重要任務?』
ソウケン:『正是為了任務才來這裡,而且先提出疑問的是我這邊吧。』
フォルス:『因為接受了在練武場師傅的委託所以來到這邊迎接船隻。』
ソウケン:『師傅嗎?
      該不會……不,但是……
      ……原來如此,是這樣子啊。』
シーダ:『喂喂~怎麼一個人在那邊自說自話,
     如果明白的話就和大家說明一下吧。』
ソウケン:『我的任務和你們的不同,
      但是似乎同樣都是需要迎接船隻的到來。』
イェンファ:『……怎麼回事?』
ソウケン:『我的任務,說來是鬼妖界的……』
フォルス:『……咦?』
ペリエ:『……嚇一跳。
     那艘船,冒起白煙了。』
フォルス:『啊……
      糟、糟糕了!』
シーダ:『船裡面燒起來了?
     真是的,裡頭到底放了些什麼東西。』
ペリエ:『……有人昏迷在火苗的旁邊。』
フォルス:『好,我們走吧!』
ソウケン:『……等等、フォルス,你的任務目的是什麼!』
イェンファ:『是的,考慮一下優先順序吧,馬上港口的作業人員就會趕過來了。
       那艘船的事就交給那些人吧。』
フォルス:『你在說什麼呢!
      那些人現在就在我的眼前陷入了危機!
      怎麼可能就這樣坐視不理交給其他人來處理!』
ソウケン:『等等!』
イェンファ:『呼……
       真是拿他沒輒……』
カリス:『好~吧,看來只有捨命奉陪了。』
ソウケン:『真不成熟……
      若是有個萬一怎麼辦……』
???:『……』
ソウケン:『剛才的那男人……』
シーダ:『ソウケン你也發現了。
     ……那個男人,似乎有些古怪。
     明明就在附近有了騷亂,但那個男人卻只顧著觀察フォルス的行動。』
ソウケン:『看來那不是我搞錯了,但是,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該不會,是這樣子……
      那個事故本身……不,但是……』
シーダ:『喂、ソウケン?』
ソウケン:『若是如此的話,無論怎麼想,過去救援的フォルス他們都危險了……
      沒辦法了……
      走吧、シーダ!我們也過去了!』
シーダ:『喂、喂!?
     警備這方面怎麼辦、喂~!?』

※換場景

???:『Fusyulululalalala......』
盜賊1:『痛痛痛……
     怎麼,突然爆炸了……
     咦、喂!?
     那個是什麼東西!?』
盜賊2:『我哪知道!
     從之前那男人那邊拿到的壺打開來以後就跑出來這些東西。』
???:『Fusyulalulalulala.......』
???:『Kououououou.........』
???:『Nulululu.......』
盜賊1:『一個接著一個跑出來了!?
     沒問題嗎,這個!?』
盜賊2:『鬼才知道!
     比起這個,寶物啊!
     趁著還沒有人因為騷亂趕過來之前將寶物全都搬出來。』
フォルス:『咦……!?
      這個,到底是……!?』
ペリエ:『這並不普通,妖怪……
     鬼妖界的妖怪……?』
イェンファ:『妖、怪……
       原來如此,妖怪。』
アベルト:『喂喂、跑出來這麼多是怎麼回事。』
盜賊1:『可惡、警察騎士過來了!
     可不是開玩笑了!』
盜賊2:『嘿~、這樣的話就只有和他們拼命了!
     怪物們,把那些傢伙幹掉!』
???:『Pou、pou、pou……』
シーダ:『嚇、跑過來了!?』
フローテ:『等、等等,看起來有點可怕啊……』
ソウケン:『不出所料、嗎……
      フォルス、鎮定一點!
      這次和巨大化的魔精或拿杖的惡魔都不一樣!
      這次的敵人是計算過我方戰力而特別設計的圈套!!』
フォルス:『計算?圈套?
      咦?這是怎麼回事!?』
アベルト:『喂、詳細的之後再說,那些傢伙襲擊過來了!』
フォルス:『嗚……
      大家、上吧!』

※戰鬥開始&結束

フォルス:『喝啊!』
盜賊:『嗚……
    這傢伙、太強了……!』
フォルス:『好、這就是全部了!
      總算結束了嗎?』
ペリエ:『啊……
     哥哥,那裡。
     那個箱子裡掉出了好多漂亮的石頭。』
イェンファ:『負責搬運的水手,在四週都完全沒見到。』
アベルト:『不知為何只有海賊知道這邊有財寶堆積著。
      之前倒在地上的那些,就是原先負責這艘船的護衛吧。
      為了避開護衛將這些壺打開,所以才會製造這場騷亂的吧。』
盜賊:『嗚……』
ソウケン:『這些事之後再說就好了。
      快點,快回到原本的地方。』
フォルス:『咦?但是這邊就放著不管了。』
ソウケン:『笨蛋!到現在還沒發現嗎!
      我們現在還身陷圈套之中!』
カリス:『……啊?』
ソウケン:『回想起來我們原本的任務!
      敵人真正的目標應該才是那個!』
フォルス:『原本的任務……
      那麼、該不會!?』
警察従士:『騎士アベルト!
      我們接獲了這邊發生戰鬥的通報。』
アベルト:『來得正好!
      這邊的後續處理全交給你們了!』
警察従士:『好、好的。
      我瞭解了!』
アベルト:『我們上吧、フォルス!』
フォルス:『嗯!』

※換場景

ロゲンズ:『嗚啊!
      怎、怎麼會強成這樣……』
アトシュ:『呿……
      你這傢伙、幹了什麼好事!
      計策相當的成功!
      召喚師全員們,都已經被誘餌引走了!
      為什麼又讓重要的寶物被搶走了!!』
ロガンズ:『但、但是、那個女人……』
アトシュ:『女人又如何!
      對方也只有一個吧!』
???:『呼……
     真是不解風情的人啊。』
     想說回到リィンバウム以後就能暫時躲開那些煩人的對手,
     宛如粗暴野獸般的咆哮……
     使得我昂然的船旅之趣因此而減損。』
アトシュ:『該死、
      你這傢伙是誰!』
???:『這不是相當可笑的嗎?
     可疑的傢伙,又該是誰說出口的呢。
     接下來,今夜原不該在此處的妾身,出於一時興起就回答你了。
     因此,瞧、妾身以小小的火焰代替名字以回覆。』
ロガンズ:『嗚啊……!?
      這、這是什麼樣的魔力啊……!?』
アトシュ:『該死、沒辦法了!
      作戰失敗了,現在全員馬上撤退。』
ロガンズ:『是、是的!』
???:『嗯?哼嗯……
     逃得可真快呢。
     這也好,現在妾身是微服出行,玩耍也要有個限度……』

※換場景

ロガンズ:『沒追過來……好像是這樣的吧。』
アトシュ:『真是的、浪費時間將警備引開,
      最後卻發生了這種荒謬的事。
      繼續下去也無濟於事,現在先回基地之後再匯合。』
ロガンズ:『好!』
アベルト:『……是那傢伙!
      「真紅的鎖」戰鬥部隊的老大、アトシュ!!』
アトシュ:『啊?
      幹什麼、你這傢伙……
      那付嘴臉!是今早的那個召喚師!』
ペリエ:『今早那個蠻橫的人!』
イェンファ:『這些人就是「真紅的鎖」?
       真是相當了解啊,騎士アベルト。』
アベルト:『那些傢伙的資料,大體上都有些印象。
      若是像那傢伙的如此惡名昭彰的話,長相都可以記起來。』
ソウケン:『會在這邊遇到的話,就意味著他們已搶奪完準備逃跑卻被我們逮個正著……
      這份好運,可別白費了!』
フォルス:『我明白了!』
アトシュ:『……啊……』
カリス:『那傢伙是怎麼回事……
     是還搞不懂自己陷入危機之中了嗎?』
メテオラ:『似乎是完全不把這邊當回事的樣子,大概……』
アトシュ:『喂、知道嗎?
      大爺我嘛,現在,覺得很受傷啊。
      我們的犯罪行動,是需要大量的人手和金錢的,
      就這樣失敗的話,可是會虧大錢的。』
シーダ:『我們這邊對你們的理由沒有知道的必要,
     只要知道你們是通緝犯就足夠了。』
フローテ:『對、對啊!
      乖乖的的束手就擒吧!』
アトシュ:『哈、如果是剛才的怪物就難說了,
      對方是你們這些傢伙的話就沒啥大不了的。
      但是,你們撿回一條命了。
      現在還不是擊潰你們這些傢伙的時機。
      雖然我想趁早趕走煩人的蒼蠅,但這也是上面的指示。
      喂,你們,過來陪他們玩一下。』
ロギンズ:『是!』
アトシュ:『我先回去了,藉酒澆愁心情會好一些。
      那麼,有緣再會了。
      セイヴァール的守護者先生小姐們!』
アベルト:『想逃嗎!』
ロギンズ:『攔住他!』
フォルス:『得快點追上去!
      大家上吧!』

※戰鬥開始與結束

ロギンズ:『嗚啊……』
カリス:『頑、頑強的一伙人、啊……
     浪費很多的時間了……』 
シーダ:『真是的,結果最後還是讓那個男人逃跑了。
     這些穿黑衣的傢伙,在戰鬥的時候就像是為了讓某個人逃跑而故意拖延一般。』
     ……フォルス?
     怎麼了?
フォルス:『啊、嗯……
      剛才,那傢伙的語氣似乎是說計畫失敗一樣。』
ペリエ:『嗯,是這麼說了。』
フォルス:『快一點回到警備位置吧,有種不好的予感。』
ソウケン:『不,恐怕即使這麼做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フォルス:『……怎麼會這麼說呢?』
ソウケン:『已經和最糟的情況差不多,大概已經沒辦法更糟了。』

※換場景

管理官さん:『……』
フォルス:『那個……?
      管理官……?』
管理官さん:『……唉……
       真是的,我該怎麼說你們呢……
       也是呢,首先……
       你們原本應該負責去迎接的那艘船,在入港的同時就受到盜賊的襲擊了。』
フォルス:『……是的……』
管理官さん:『似乎是本領高強的盜賊,隨從的護衛沒有抵抗能力,
       重要的祕寶就正要被搶走的時候,不知從某處有了極為強大的助力。』
カリス:『幫助……?』
     沒有被搶走嗎?』
管理官さん:『嗯、看來似乎是如此。』
カリス:『那又是怎麼回事?
     護衛不是全部被打敗了嗎?
     既然如此,那重要的寶物怎麼會平安無事?』
管理官さん:『那個是、沒什麼……』
ソウケン:『大概能想像得到,不要再追問了。』
シーダ:『ソウケン?』
ソウケン:『只是很幸運的受到了幫助。
      然而,那僅僅是種恥辱而已。
      因為運氣好所以因此沒有損失,那是我的無能。』
シーダ:『莫非你,知道些什麼事?』
ソウケン:『我知道的只有和自己接受的任務有關的事。』
管理官さん:『……無論如何,フォルス先生,你們的處份。』
フォルス:『是的……。』
ペリエ::『等等。
      哥哥,什麼壞事都沒有做。』
フォルス:『離開任務現場,就已經是相當嚴重的「壞事」了。
      管理官さん,當時第一個離開任務現場的是我,大家只是受到我的拖累而已。
      若要懲罰的話,請罰我一個人就好了。』
ペリエ:『哥哥!』
カリス:『フォルス,你這傢伙!」
フォルス:『不要有異議,カリス。
      原本最初師傅委託任務的只有我而已。』
カリス:『就算如此,我們也都是伙伴啊!
     難道你認為我們會同意讓你一個人承擔責任嗎!?
     那麼簡單的事都不明白嗎,你這傢伙!』
フォルス:『那個是……』
管理官さん:『接下來,這個事件原本是ライジン先生非正式的個人委託。
       因此,明面上來說,並沒有對你下達處份。』
カリス:『……太好了,
     看來是不需要揍這個笨蛋了。』
シーダ:『啊、的確是幫大忙了。
     看來的確是不需要用耳光打醒這二個笨蛋了。』
カリス::『咦!?
      為什麼我也被當作是笨蛋了!?』
フォルス:『啊、哈哈……』
管理官さん:『……這只是明面上而已,
       為了組織的體制,還是需要有所處罰。
       ……例如是減薪……』
フォルス:『嗚!?』
ペリエ:『怎麼會!』
カリス:『啊、管理官,這次的事件是這個笨蛋幹的,處罰他一個人就好了。
     希望你能和上面說我們這邊就不需要減薪了。』
フォルス:『カリス!?
      剛才你,不是才說了一些有點帥氣的話嗎!?』
カリス:『囉嗦~!
     那是二回事!』
管理官さん:『……那是不同的事,呢。
       召喚師ソウケン,你的任務是正式的委託。
       你離開了任務現場,卻是完全不同的意義。』
ソウケン:『我明白了。』
フォルス:『咦……!?』
ソウケン:『我自身所犯下的過錯,無論是怎樣的處罰我都願意接受。』
フォルス:『等、等等!
      ソウケン並沒有做錯什麼事!
      騷亂是由「真紅的鎖」所設下的圈套,他是為了告訴我這點才會過來的!?
      所以說,這是我所犯下的錯誤!』
ソウケン:『閉嘴、新手。』
フォルス:『……呃!』
ソウケン:『無論是任何理由,我都是經由自身意志決定要離開任務現場的。
      我並不願逃避這種事實。
      再者,使用無德的話語利用新手,那是我的驕傲所不允許的。』
管理官さん:『二位都請冷靜些,現在話才說到一半。
       召喚師ソウケン,你的任務雖然是正式委託,但那是屬於極祕層級的。
       這次的委託方是鬼妖界龍神族,而對方提出了希望不要做出明面上處份的請求。
       也就是說,你應該也不會受到明面上的處分才是。』
ソウケン:『……我明白了。』
カリス:『哦,太好了ソウエン!
     感覺真是賺到了嘛!
     被罰薪的話,真沒辦法,今天晚餐我請客啦!』
シーダ:『……真是笨蛋……』
メテオラ:『如果能溫柔些守望著他的話就幫大忙了。』
フローテ:『就是因為你這樣守護著他,他本人才會幾乎完全沒什麼成長吧?』
メテオラ:『哈哈、那可真是嚴厲啊。』
フォルス:『ソウケン……』
ソウケン:『你那是什麼放鬆下來的表情。
      難道你還不明白情況完全沒有任何改變嗎?
      「真紅的鎖」在面對我們的時候,完全毫不猶豫的就拔刀相向了。
      因為我們力量的不足,所以導致原本應該守護的對象陷入不必要的危險了。
      無論有沒有處罰,這個事實都不會消失。』
フォルス:『……嗯,說的是。』

※フォルス的內心

正如ソウケン所說的一樣……
我們,今天的行動非常失敗。
不,不僅僅只是失敗而已。
我們,完全輸給那些傢伙了。
不僅僅是自身去犯罪而已,
唆使他人去犯罪以後,再加以利用的犯罪者。
「真紅的鎖」……
看來似乎將開始艱難的爭鬥了。

※夜會話 ペリエ

ペリエ:『ペリエ,有想過了。
     不管是怎樣的鳥兒,都終究是有從藍天下來的時候。
     但是,大部分的鳥兒,都是留在地上還沒飛翔的呢。』
フォルス:『……怎麼,突然說這些呢。』
ペリエ:『所以說,哥哥也只是還沒飛起來而已。
     稍微掉下來多了一些些,並不會變成再也飛不起來了。』
フォルス:『……啊,原來如此。
      是想鼓勵我啊。
      沒問題的,僅僅只是跌倒了一下沒什麼大不了的。』
ペリエ:『……騙人?』
フォルス:『真的哦。
      只是在想些別的事而已。
      我也還只是個新手,距離エルスト還是相當遙遠。』
ペリエ:『……ペリエ也是,想和ガウディ一樣成為哥哥的力量。
⓪補充,エルスト是第0話出場的大哥,
     遊戲中為了表示ペリエ的稚氣,對話很少使用漢字及片假名,
 がうでぃ=ガウディ,是大哥的響友,後面大哥還有登場的戲份。
フォルス:『我們,彼此都有著高遠的目標呢。』
ペリエ:『即使如此,如果不斷的努力的話,總有一天是會實現的?』
フォルス:『嗯,那是當然的。
      明天開始不好好加油是不行的。
      記取今天失敗的教訓,不要再犯相同的錯誤。
      一起努力吧,ペリエ。』
ペリエ:『……嗯!』

※フォルス的內心

對呢,現在可沒有消沈的空閒,我還得和ペリエ一起努力呢。

⓪閒著時為了試試自己的日文水準是否有長進,斷斷續續翻完了第三話,剩下來的一樣是隨緣      了。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8 筆精華,07/3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