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2k

【心得】『花嫁』公佈前的心得—風太郎對□□也太溫柔了吧—(爆雷捏至84話進度,慎入)

樓主 Dazs Eldorado
GP51 BP-
*本文會劇透至84話進度
前言(文長,可略過)
這是一篇″感性部份多於理性、
感想大於分析″的文章

新娘的寶座會落入誰手?
我不知道…去問作者吧
至少在劇情“公佈是誰”以前,我都不知道

原本筆者是“不太敢”談論這一塊話題的,
(所以之前的分析
都有刻意避開“某個部分”)
畢竟…“擅自期待、然後又落空”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就像這樣)
四葉:
「那個…這個問題可能有點奇怪,
上杉同學你對我….(被一花跟三玖打斷)
然而在這部作品的“完結篇”出來以前,
筆者想先討論…或者說想先把這份感想說出來
(....何況我也看不下去那孩子最近的神情了)

Dazs就直說吧,
我支持『四葉』那孩子。

在這部作品裡面、
我最喜歡的女性角色就是『四葉』

所以我希望她就是『新娘』

Dazs想看見她露出笑容
——就跟她的名字一樣、“幸福的笑容”
.備註:四葉草是『幸運』的象徵,
在日本更是被廣義的解讀為『幸福』

在風太郎正式公佈「他到底喜歡誰」之前,
Dazs我都會支持那孩子的!!!!



『風』與『零』—風太郎的心路歷程—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風太郎
(那種書呆子到底有哪點好)
什麼嘛...到頭來我才是″多餘的″那個啊

五年前,
有個男孩、
認為自己是“多餘”的時候
有個『女孩』對他說——「你是必要的」(非你不可)
因為在自己無助的時候、
幫助了
於是男孩下定決心
要成為一個『為他人所需要的人

風太郎:
「那天 我在京都遇見了那孩子,
我就決定要成為一個『能夠被他人所需要的人
我就是為了那個目標才努力學習的。」
•就在這時候,有個人偷聽到了這段話

為此男孩在這五年來拼命的努力
他拋開了一切、刻苦讀書,
....然而到頭來卻還是「無法認同自己
風太郎
「是啊,一開始就錯了
她們信賴我、依靠我,
都是我自己的誤會。
風太郎
「只會學習的我對她們一點用都沒有,
對她們而言、"我是多餘的"
『零奈』:
果然你還是沒變啊」
五年後,
"妳"又再次出現在我面前,
並且對我這麼說
—【七次再見篇】.與零奈相遇—
『零奈』:
「你對她們很認真呢,
想必你已經成為″她們所需要的人″了」
風太郎
「不....從那天起、我就未能改變」
『零奈』
「因為我不能和見面了」
風太郎
什麼—
妳讓我在這裡陪著妳,什麼又要這麼做」
風太郎
「等等、等一下啊....拜託!
『零奈』:「再見。」

—第79話.『零奈(五月)』登場—
『零奈(五月)』
「你、你不在意了嗎?
『零奈(五月)』
..."我"的事情,
難道已經無所謂了嗎?」
在京都的回憶難道不重要了嗎?
我相信你,
一定會注意得到的

五年後
風太郎遇見了“五個笨蛋”(五胞胎)
就像是五年前一樣,
即便開始不是自己願意的、但她們還是靠了過來
並且也開始改變了自己
【林間學校篇】.生病的風太郎—
風太郎:
「雖然是災難不斷的林間學校,
卻沒有一點討厭的回憶」


—第50話.與零奈說再見—
看到了五胞胎對自身的重視,
風太郎也開始漸漸的、
五胞胎視為「重要的存在」了
「她們居然下了那麼大的決心....
相比之下...我——」
風太郎:
「所以說笨蛋會讓人很為難啊
感覺....為你們操心的我、也像是個笨蛋」
風太郎:
「不過這樣好嗎?
我加進來的話...就不能『五等份』了哦?」
然而少女們卻只是相視而笑

第60話—攻略開始—
因為二乃的戀愛告白,
使得風太郎開始不得不把五胞胎
也視作“戀愛對象”來看待
.(就從這點來說,也助攻到其他五胞胎)
二乃
「我說我喜歡你。」
風太郎:
「哎—什麼!?」
二乃
「沒有視為"戀愛對象"的話,
那我就強行讓你明白」
二乃
「我說過的吧,
就算是你這種男人、
世界上總會有那麼一個喜歡上你的女性,那就是我。
真是遺憾啊」


第68話.【誓いのキス】—
[內心旁白]:
「從那天起」「一定是從那天起」
「我感覺到“她”是特別的」「從那個瞬間開始」

—第73話.風太郎的告白—
到了這時候,
風太郎已經將五胞胎視為
『想要重視、關係深厚』的存在了
風太郎:
「如果沒有接任這份工作.....
我就只是個"連凡人都不如的傢伙"
因為遇到了這五個笨蛋、
讓我得知許多教科書上無法教導的事物,
讓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那麼笨的人、讓我知道我也是個笨蛋。
所以我——」


—結緣傳說的第2000天.婚禮—
回憶即使略帶苦澀、也能夠從中感到幸福
大概是因為大家都在我身邊吧
現在的我應該能夠說出口吧
當時沒有對妳們說出的一句話
「謝謝妳們陪伴在我身邊」


第77話.風太郎的決心—
風太郎
「我認為找到未來的方向、
才是『真正的畢業』,
我要幫助她們找到『屬於自己的夢想』」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簡述版:
一個『單純過了頭的呆子』『五個笨蛋』的故事。
風太郎平時雖然很彆扭,
但其實在為人上相當的「老實」。
只要真心對他好,
即便開頭不是情願的、
但他還是會想著“該如何認真回應”


風太郎對於四葉是怎麼想的?
有關"戀愛部份"比較不好說
但是從目前的劇情來看,筆者是這麼認為的

風太郎不認為『四葉會討厭他』
相對於″偽五月事件″時,
風太郎激動的反應

就算四葉突然說出:
「我討厭上杉同學,不要再接近我了」
風太郎的反應卻也只是“格外的冷靜”應對
(只是靜靜的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風太郎都很重視五胞胎
然而這種"差別應對"、在『感情』上代表著什麼呢?
#煙幕彈的部分:
1.風太郎已經有【五月之森】的經驗了
2.四葉真的很不擅長撒謊呢


風太郎『不認為四葉是零奈』
由於目前風太郎的看法是
『零奈=相片中的女孩』,
所以風太郎的觀點"是:
一花不是『零奈』,
因為一花不知道“零奈把護符交給風太郎”的事

四葉不可能是『女孩』,
因為風太郎看到『零奈』出現在四葉身旁

(“風零火杉”,
譬喻目前『誰自稱是零奈』、誰就吸引“砲火”滿是地雷的戰況)
換句話說,
無論風太郎喜歡上的對象是“一花”、還是“四葉”
都跟『她是不是五年前的女孩』無關


風太郎與四葉的互動(物理上)
四葉是最常與風太郎
『近距離互動(物理上)』的五胞胎
舉例來說:
四葉本來就對風太郎又“撲”又“抱”又“親”的
.頭倚在風太郎胸口聽心跳

.撲倒風太郎(雖然是誤會)

.吃掉風太郎臉上的奶油
(發覺自己做的太過火,趕緊紅著臉找藉口)

先這麼互動的是四葉
不過風太郎之後也不遑多讓,直接拉住四葉的手、或者按住肩膀....
四葉也是又“拉”又“扯”又“抱”的
.粗魯的拉住四葉頭上的髮帶
(事後又會細心的幫她調整好)
.把四葉抱在懷裡

.甚至還可以「閉著眼睛,讓四葉在面前換衣服」
(雖然有不可抗力因素存在)

四葉:「真是的!說得那麼輕鬆
難道你忘了、人家好歹也是位女孩子嗎!」
(四葉表示心情有點複雜)


風太郎有懷疑過四葉是『Kiss的五胞胎』…?
這代表了風太郎至少“曾經”
有把四葉當成『可能的戀愛對象』來看待過
風太郎:
「把一半的東西交給我吧」
在第72話風太郎有做出"主動接近"四葉的舉動

即便看見了兩人的“肢體互動”或者“獨處”,
五胞胎們都不會感到嫉妒、或者擔心
(除了吃奶油的時候太過火了,有被三玖警戒過)

•就連五月都會因為一句「連我也感到嫉妒了呢」,而被三玖瞪著看

相比之下,
四葉絲毫沒有被姐妹們當成是『可能的戀愛對手』放在眼裡....
.備考:其原因包括了(1.)四葉的個性使然
(2.)"關鍵的地方"姊妹們剛好不知情
(3.)故事後期四葉幫三玖做助攻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
相當的驚人!
因為這代表了就連五胞胎姐妹們都“未曾如此看待”過(四葉)的事,
然而風太郎卻這麼看待了!
#煙幕彈的部分:
1.跟一花和二乃那次不同,沒有“嘴唇特寫”
2.這兩人本來就很常有『近距離的互動(物理上)』,
何況臉紅的是四葉
風太郎“看起來沒有反應”啊

然而在兩人臉貼臉靠近後,
率先離開的風太郎“摸起了前額髮梢”
那是風太郎想要『掩飾自己心情』時的“習慣動作”....
這代表了“刻意這麼做”的風太郎....其實是會感到『害羞』的!?
風太郎:
「早點把事情辦完吧」


可是…風太郎卻又『不認為四葉喜歡他』
然而在第77話的對話當中,
卻又可以看出、
風太郎認為『四葉對自己沒有意思』
(對三玖的懷疑還比較多...)

◇是誰甩了誰
.“第一次否認”『與風太郎交往的傳聞』時,
四葉害羞的連敬語都用上了
(然而被同學們好死不死的"多說了"句:
「上杉君的想法也許會跟妳不一樣哦)

.“第二次否認”時....
同學A:「妳剛才又在跟上杉君獨處了!」
同學B:「我看到了!」
同學A:「兩人在空蕩蕩的教室裡!」
同學B:「好浪漫啊!」
同學:「果然上杉君和四葉醬在交往的傳言是——」
四葉:「不....」
四葉:「那是不可能的。」
(原文:ありえません,在日語裡算是相當強烈的否定句)
同學:「是、是這樣嗎」
同學們發現氣氛不對勁了)
為何四葉兩度否認「與風太郎交往」這件事
“前後態度”會差那麼多呢?

風太郎甩了四葉(四葉視角)
—第72話.交往的謠言—
風太郎第一度否認交往的謠言
風太郎:
「怎麼會產生這種謠言啊」
「根本不可能啊
(原文:「あり得ないだろ」,在日語中有"才不會發生"的意思)
四葉:「對...對吧—...」

第二度雖然是在打哈哈,
但是又否認了一次
四葉:「難、難不成你喜歡的對象,真的是我!?」
風太郎:「不是」
(原文:ねーよ」,算是隨意說出口的否認句)
—風太郎對“戀愛態度”的改變—

風太郎:
「"戀愛是對學業最沒有助益的行為"」
風太郎:
「...我″原本″是這麼認為的....可是

風太郎先是否認了『與四葉在交往的傳聞』
然後又表示自己開始『重視戀愛的情感』了,
這就好像在表示:
“我可能會愛上誰、但那個人不會是妳(四葉)”
風太郎(別過頭):
「還有、不要問我這樣的問題啊
而且也還沒有特定的某人....」
四葉(盯~):
「真的嗎—?還沒有喜歡的對象—?」
.備考:(有趣的是風太郎的這段話
跟好和第68話的自述:「她對我而言就是特別的」形成對比)

四葉:
「喏、你覺得三玖如何~?」
風太郎:
「!」「為什麼要提到三玖...」
四葉:
「嗯~看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呢
「不過總算是向前了一步」
「真是太好了。
上杉同學不再認為戀愛是件愚蠢的事情
.備考:(四葉如果再“敏銳”一點,
甚至會可能會發現「風太郎抱有了戀愛的情感」這件事)

四葉甩了風太郎(風太郎視角)
四葉的夥伴宣言
今後 上杉同學可能會有喜歡的對象吧
この先、上杉さんにも好きな人ができるかも知れません
到時候無論你喜歡的是誰、
その時、誰を好きになって
是場什麼樣的戀愛」
どんな恋をしたとしても
「我都是你的夥伴」
私は味方です
「我會全力支援你的!」
全力で応援します!
風太郎::「…真是性急啊」
四葉:
「啊哈哈,工作完成、去跟大家會合吧」
風太郎:
「喔、喔噢」(風太郎在這邊的語氣,顯得有點尷尬)
四葉的這番話感人歸感人
但在風太郎來看就好像被當面表示:
“之後可能會有喜歡上你的對象、但那個人唯獨不會是我(四葉)”
.備註:(此時的風太郎知道二乃喜歡自己、而且有察覺到三玖的戀情)
更何況之後風太郎還“當場抓包”,
四葉在幫三玖做『戀愛助攻』...
試問-風太郎的心情到底如何?


心路歷程風太郎和四葉的相處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那麼風太郎真的都沒有看向四葉嗎?
這點恐怕連四葉都沒有發現
(並非單純在談“戀愛”,
因為就算有、“戀愛”也不會是唯一的情感)
—試膽大會時—



◇四葉的貼心舉動
在試膽大會時、因為擔心天氣冷會著涼,
於是四葉給風太郎披上了外套。
四葉或許平時粗枝大葉、
但有著會“替他人著想”的那份『體貼』。


—第一次考試前—
如果連那個單純的笨蛋都還沒放棄,
那麼現在就退縮的我又算是什麼呢
四葉:
「....但是,
有上杉同學在的話、就不用擔心這個啦」
風太郎:
「我也不能讓自己得工作半途而廢」

—第一次考試—
一花說如果有獎勵會更能努力,
當時提議說要“吃芭菲”的人是「四葉」
然而當考試過後,
風太郎說“要把芭菲當作獎勵”時
第一個笑出來的也是「四葉」

因為“小氣的上杉同學”、
實在很不適合“請客”這句話嘛,還有——

「人家真的很高興啊
上杉同學『還記得我說過的話』」
.備註:無論是漫畫還是動畫、
都有用一小幕來表現"四葉笑了出來"的這件事

—籃球部事件—
四葉:
「即使是這樣"沒有才能的我",也還有人在為我加油。」

.備註:四葉這麼說,跟"對姐妹們的心結"比較有關(也許她心裡還有另一道身影?)
—林間學校·滑雪場—
風太郎
「我不想否定她的努力」
.備註:其實風太郎並不清楚四葉的體能、
是否"出自於哪種努力"的結果,
也因此他只是不想把四葉有可能努力過』的這個"萬一"給糟蹋了

—田徑部事件—
田徑部成員眼中只看得到"四葉有多厲害"、
就擅自安排練跑的行為
沒有去想過別人有付出多少努力、
卻僅想著去依靠眼前這名「天才」,
這種作法在風太郎眼中當然會格外不爽....
田徑部員A:
「中野同學跑得真快~」
田徑部員B:
「短期間內就能跑那麼快,簡直就是天才」
四葉
「啊哈哈...我最近經常被稱呼為天才呢
田徑部長:
「要是沒有妳、我們就參加不了這次比賽了!
靠妳了喔,跑步天才」

風太郎
「妳要是天才的話,這個世界也就要完蛋啦」

—中野父親與五月的交涉—
中野父親
「我看了第二學期的成績而結果如何呢?」
「雖然不是絕對,
但我不認為四葉君能夠及格。」

二乃:「冷靜點,
你現在出去只會把事情搞個更亂」
對於這句看似“理所當然”的話(因為四葉是成績最差的)
風太郎卻感到了″生氣″

—中野父親與五月的交涉—
四葉:
「能做到。
只要上杉同學還有我們“六人”在一起,
就能夠做到。」
「所以請相信我,
不會再犯下同樣的失誤了」


—公園約會.盪鞦韆—
四葉
「全力盪上去時看到的景色,
我特別喜歡」
四葉
「雖然與價值百萬的夜景不同,
但那一盞盞家庭燈火、想像著在裡面的家族
四葉
「使我覺得格外的溫暖
風太郎:「....」

四葉:「而且——嘿!
少女飛了起來,她跳得又高又遠
這一幕景象、吸引住了風太郎的目光
風太郎:「——」

四葉
「最高記錄更新!上杉同學過得來嗎?」
風太郎
「別小看我!」

—摩天輪.倆人的對話—
四葉
「就算我是個笨蛋,也能幫上大家的忙嗎?」
風太郎
「抱歉,我不是個完美的老師
從現在開始、每個人都是學生也是家庭教師」
四葉
「就算我是個笨蛋,也有能夠做到的事嗎?」
風太郎
「是啊,這是只有妳才能做到的事」
四葉
「我已經不再只是扯大家後腿了嗎?」
風太郎
「啊啊,這次....」
風太郎
「妳會拉起大家的手!(帶領她們前進的)
謝謝你,讓我第一次覺得
『自己的付出,是有所收穫的』
(原文為: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是"非常的感謝"你)

那大概只是很單純、很單純的
『想要和你在一起』…像是這樣的心情
風太郎「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葉(啊,他笑了)
只是不知從何時起、
又多出了名為“戀愛”的情感....
四葉
「我想要的東西,已經得到了哦」
•這話的結尾標題是:「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因為看見了你的笑容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說過了吧

無論何時、
我都是你(風太郎)的“夥伴(味方)

所以如果你有了喜歡的對象——

我會全力的支援你!


“戀愛戰況”—四葉的最大“對手”—

一花
很可惜的是…
一花或許沒發現,
如果說一花有什麼「吸引風太郎」的地方(加分的魅力)
那就是她在“演員事業上奮鬥的模樣”

一花目前的情勢雖然是“難以挽回”
不是毫無希望的,
(因為還不知道「風太郎喜歡的對象是誰」)
實際上風太郎會感到如此的生氣,
除了三玖跟『零奈』的因素之外、
也可以看做是“他就是如此的看重一花”
(所以才會生氣啊)
風太郎:
「真羨慕有選擇的妳」
「那會成為妳的動力。或許會失敗…」
「成功的話,就會是意外的收穫」
(因為)萬事萬物皆為挑戰啊」
只能說就算一花後成為了『新娘』,
那也不會是「因為靠小手段」才爭取到的

二乃
「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多了解我一點,
我想要你明白,我有多麼喜歡你
在戀愛上直接且正面的爭取,
風太郎甚至還會被打個不知所措!
.不但「風君、風君」的喊個不停,
甚至連在心裏也喊著「風君」(笑)
三玖表示:
「可以不要再叫他『風君』了嗎」

可以說“如果這不是一部『有五個女主角的作品』”,
風太郎攻略下來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當風太郎對四葉表示「我想認真面的對這份感情(戀愛)」時,
其中的對象有包含二乃(不過沒有對四葉講明是誰)

三玖
風太郎原本就知道『三玖喜歡他』的這件事,
所以接下來就只是在等“三玖何時告白”了
那麼“那個結果”將會是——!?
三玖喜歡」
風太郎「啊啊,我知道的」
個人觀點:實際上的“最大黑馬”
四葉假如能夠“打入(?)下半場”,
那麼她最大的對手就是三玖
(再來才是緊追其後的二乃
事實上,
三玖風太郎的“感情鋪墊”是足夠的
作者只要在“劇情上加個幾筆”
那麼『結局的新娘』就會是三玖
(例如:風太郎回憶kiss的對象是誰)
也因此就算結局公佈「新娘是三玖」
筆者也不會感到太大的驚訝
(.....但還是會受到打擊就是了)
然而問題也是在這裡:
為什麼當風太郎在說「他早就察覺三玖的情感」時,
沒有『對kiss的那件事』進行回想?

五月
四葉為何會發覺五月“另有隱情”
四葉
「五月~戀愛護符好可愛喔~
三玖買一個吧」(然後注意到五月的反應)

於感性上的原因:
正因為自身心裡抱有著“那份感情”,
所以她才能察覺到、此時的五月抱持的不是戀愛″
◇五月的『特殊的定位
#對於之後的劇情,
先打一記“預防針”吧:
之後大概又會有某些人說什麼「五月是工具人好可憐」…之類的話
"工具人"這點先不談,五月哪裡可憐了?
人家對風太郎抱持的又不是戀愛的感情
何來的“失之有?
不但如此,
她還跨越了“心結”、將其昇華為“自身的夢想”
作者對於這名角色有著如此『特殊的定位(禮遇)何來的“可憐”之有?

戰況分析(個人觀點)
雖然目前(至84話)在戀愛的戰況上四葉”最為不利的”
然而別忘了戀愛可不是“單方面”的事情
五胞胎搶著要得到他的心、注視著風太郎之時,
風太郎注視的又會是誰呢?


“先笑”再說
—第36話—
這是與風太郎一起被誤會為"戀人"時
四葉的反應是:
害羞、害羞,然後露出笑容(^ v ^

—第72話
這是聽到風太郎先是“否認兩人在交往”的謠言,
然後又聽見風太郎表示『想要重視那份情感(戀愛)了』的四葉:
雖然受到了打擊(傷害),
但是刻意露出笑嘻嘻的表情…(^ v ^
—第77話
這是三玖說「打算要在"最佳的舞台"讓風太郎品嘗麵包」時
四葉的反應是:
"先微笑",(^ v ^
然後才提問:「最佳舞台...?」

真的已經“不在乎”了嗎?
那妳又為何又要“強顏歡笑”(^ v ^
.那麼風太郎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現嗎?

連一花的“客製化笑容”都會抱有意見了
對於這名最為『純粹』的五胞胎,
風太郎真的什麼都有沒注意到嗎?



對待四葉的方式—“風太郎式”的溫柔—
當三玖的戀情曝光時,
風太郎″看似冷漠″的應對、
其實是不想讓『四葉受到傷害』
—京都旅行.車上—
(1.)為了不讓『三玖的心意白費』、
以及不讓『四葉太過內疚』,於是風太郎說起了謊
四葉「上杉同學....
剛才在山頂說過的話...你聽到了吧...?
風太郎:「我沒聽到喔」
四葉
「啊!這個反應絕對是聽到了!」
風太郎
「都說了我沒聽到,這樣就可以了吧」

(2.)當四葉開始自責的時候,
為了不讓『四葉過度自責』
風太郎先是明白的指出四葉的過犯,
接著又主動提起自己不擅長的“戀愛話題”
四葉(開始自責了)
「就算如此,
我那不夠謹慎的發言、傷害了三玖也是事實
四葉
她一直都那麼努力...
而且一花也因為我在家族旅行說過的話...」
風太郎(冷漠的說)
「....是啊,這是妳的錯」
「那樣的事...要先觀察周遭再說啊」
風太郎接著又補上了一句)
「嘛、不過我早就知道了

四葉
「欸?你說知道了什麼?
風太郎
「所以說...那個...就是那個....
三、三玖她對我...抱有好感這件事
(明明自己不擅長“戀愛的話題”卻還要說)
四葉
「是我聽錯了嗎?再說一遍
風太郎
「才不要!不會再說了
四葉
「那個遲鈍的上杉同學...難以置信....
風太郎「....

最後當話題轉向″偽三玖″時,
為了不讓四葉再度操心、連忙停止了話題


四葉的心結—自身的“最大對手”—
風太郎
妳就是太過關心別人了,說實在就是過了頭
四葉
「我沒關係的。
「為了不及格的我、大家陪著我一起轉學
.註:原本因為補考沒過,
要轉學到風太郎學校的只有四葉一人
四葉
是我害得大家捲入了不幸之中,
在怎麼說那都是難以彌補的」
四葉
也因此我的姐妹們
過得比我還要幸福、那也是“裡所當然”的事」
.註:她們是五胞胎,
也因此當四葉看著『倒映在玻璃上的臉』時、想的是“自身的姐妹”
反倒是“自己(四葉)不在其中(遺漏在外)
「轉學」是“最近才發生的事情”
(漫畫第1話前不久)
那麼四葉的心結-『大家因為我捲入了不幸』,
又是何時產生的呢?
四葉“心結”的全貌究竟是什麼呢?
.備考:恐怕「拖累了姐妹」只是最後的“導火線”....
—京都旅行的提議—
風太郎
「四葉,這做不到
四葉
「嗯?有什麼問題嗎?」(風太郎愣住)
.一臉落寞的笑容…
四葉果然還是不擅長說謊啊
....(風太郎思考了一下)
風太郎
「有...這問題可大了....(被二乃打斷)
二乃
「沒錯,大家都不希望這樣子吧」
.備考2:該問題在第72話後開始加重,
幾乎可以說是在“刻意的排除自身”了....


『新娘』的寶座將落入誰手ずっと あの日から 待っていた あなただけ Destiny—
.備註:摘自《五等份の花嫁》動畫第一季ED歌詞,
語意是「從那天以來 我在等待的 就只有妳,Destiny喲♪」

中野父親的囑咐
中野父親
「相信你應該只會
紳士的跟我女兒相處對吧
.風太郎一臉"心虛"。
畢竟不但抱過了連嘴都親過了....

從五年後的婚禮來看,
風太郎終究還是守不住了....
這代表了在這五年間,
有發生過某件讓風太郎無法再“作勢不管”
....或者說連他自己也“情不自禁”的事情?
那麼會是哪件事呢?


風太郎『不認為五月喜歡他』
—第77話.跟五月傾訴煩惱—
被中野父親"一番囑咐"後,
風太郎五月的想法是:
「不過只有這個傢伙,
再怎麼擔心、也是只是白費力氣吧」
這代表了風太郎唯獨不擔心
五月會有『情感上的問題(糾葛)
.之後在五月的追問下,
甚至還聊起了“情場上的心事”

也就是說,
風太郎『不認為五月是Kiss的五胞胎』?
可是這是件"很奇怪"的事...
明明之前風太郎『Kiss的五胞胎』
用的是"五月的外貌"
在怎麼說五月應該也在那個“嫌疑對象”內吧?
為什麼風太郎在這邊
反倒不認為五月就是『Kiss的五胞胎』
除非....(重量不對)
.備考:就算風太郎認為那只是場“意外”好了
才剛剛被″囑咐″一番、應該也會去感到在意
(也就是說對五月“太過安心”了)


『Kiss的五胞胎』是誰—ベルは 鳴り響く いつまでも
.備註:摘自《五等份の花嫁》動畫第一季ED歌詞,
語意是「鐘聲響起 直到永遠♪」
風太郎:
「Ki...為什麼....等、等等!」
如果【誓いのキス】時[內心旁白]內容無誤的話,
那就代表了:
在這之後風太郎開始意識到,
他對於『某一名五胞胎抱持著“戀愛“的情感』
(但是對於這份情感,他又"發現了多少″呢?)
—第69話.跟一花去學校的路上—
一花說出「我們可是相信著你的哦,老的時候,
風太郎有盯著一花的嘴唇看過
然後“摸起了前額髮梢”心想
風太郎:
「那個是意外...但那時的"她"又是怎麼想的....
算了,還是忘了這件事吧」
—第71話.被二乃調戲—
風太郎在被二乃調戲後,
有懷疑的看著二乃的嘴唇、然後心想
風太郎:「該不會....
◇看著“N”,卻想到了“Y”
舉例來說:因為她們是『五胞胎』
也因此當風太郎看到眼前的“N”時,
心裡可能卻想起“Y”的事情
.備考:但這是建立在風太郎知道「眼前的人是誰」的情況下
—第69話.跟五胞胎分到同一班—
風太郎:
「妳們相同的的只有臉就夠了

然而過了第72~75話後,
不知為何風太郎開始
不再那麼積極的懷疑(在意)『Kiss的五胞胎』是誰了....
—準備考試時.疲累至極的風太郎—
風太郎:
「妳們的行為還真難以預測啊」
「自從新學期以來....
四葉也是...二乃...還有一花...」
「......三玖也...」(累到睡著了)

之前不是才一臉嚴肅的說著
「無法再輕視那份情感(戀愛)」了嗎?
那句話、那份決心,難道只是隨便講講的嗎?
—第72話.對"戀愛看法"的轉變—
風太郎
「面對那樣認真的情感,
我沒辦法再像從前那般輕視了(指“戀愛的心情”)
.備考:當風太郎在說這句話時,
浮現的臉分別是二乃和『Kiss的五胞胎』
(前者愛上了他、後者使他心動)

是因為已經確認「對自己抱有戀愛情感”」的,
只有"二乃還有三玖"了嗎?
還是....
.備考2:結合【誓いのキス】的線索來看(開始有在意的對象了),
風太郎這句話其實也是在“對自己來說”


所以風太郎是否這麼想、是個“關鍵”
對於『四葉』是不是『新娘』
風太郎是否有“這麼想”、將會是個關鍵:
那只是場"意外",
....因為“她”沒有那個意思
—京都旅行.車上—
風太郎:
「選擇了什麼的時候,
就是不去選擇了什麼的時候」
.也許當風太郎說出這些話的時候,
並不單純是指“五胞胎”其中也包括了“自己的心意”....

風太郎
總有一天得做出決定,總有一天


在婚禮上我們會看到什麼?
既然是『五胞胎』,
那麼各位觀眾應該也料想到會“發生什麼事了吧?
答案是:「五位身披婚紗的新娘」
.到時候大概又會有人說這是在“鞭屍”了…

故事一直走到84話的“線索”:
.(1.)『婚紗有很多件』
(但作者說不會走“後宮結局”)
.(2.)有『結婚戒指』的存在
(風太郎忘了帶,打電話拜託瀨葉帶過去)
.(3.)明明是重要的婚禮,
卻少了『姐妹們的互動(鏡頭)
(除非你認為她們冷冷的坐在一旁,
沒有跟任何人搭話)
(4.)從鏡頭來看『姐妹們有參加婚禮』
但是人卻又『不在結婚現場』…?
(在【誓約之吻】的重要場合時,
她們聚在一起談話、背景可以聽到鐘聲)
(5.)『交換戒指』的重要場合被延後了
『新娘』五位
而"婚戒"卻只有一對
『風太郎』能否從『五位新娘』當中,
找到自己的“真愛”



結局前的心得
—相似的倆人、不相上下的笨蛋—:
不覺得他們很像嗎?
“想法務實”的學習少年
「僅為自身(讀書)著想」,有著努力得來的讀書能力
....到頭來卻還是“無法認同自己”
“天真爛漫”的行動少女
「老是在為她人著想(熱心助人)」,有著後天得來的運動能力
卻只是體會到自己有多無能....最後“自己給忘掉”了
那麼告訴我吧,
如此“相對”(但根本上又相似)的你們,
究竟會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是『背對著背
所以誰也沒有“發現到彼此”呢

還是『面對著面
卻因為太過自然了、
所以沒有注意到“對方正在看著自己”呢
(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做了什麼事)



結局前的心得
“六人”又『五等份』的物語—:
*個人見解:也就是「不可『均分』、
無法『均等』看待、卻又“同樣重要”」的意思
真是的!
不是說好要『五等份』了嗎?
怎麼可以只漏掉妳自己呢!
三玖:
「時而歡笑」、「時而憤怒」、「時而悲傷」、
「每個人有著不同的經歷」、
「相互彌補不同的地方」,
「那麼我們就會成為一個獨當一面的人(100分)
.註:如果說「三玖」是″最符合″『五等份』的五胞胎的話,
那麼「四葉」就是″最不符合″『五等份』的五胞胎了.....
.註2:原文是私たちは一人前になろう」,
有著獨立』(成為大人)『獨當一面』(夠格)的意思
沒錯,
這是「一個呆子」與「五個笨蛋」
彼此影響、相互碰撞、並一同成長——
“六人又五等份的故事啊!!!!!
所以呢.....















快去吧,風太郎!
那孩子恐怕還是"孤零零的一人"
5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64 筆精華,08/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