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k

RE:【文章】【光晝】光晝育兒手記 (更新: Day7—講得出做得到 29/12/2019)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1 BP-
Day8—原諒調皮鬼

  「媽媽說我們在春假會去美國旅行!」

  「我也會去新加坡!曉你呢?」

  「唔……媽媽和媽咪沒有說過旅行……」

  「誒,沒有嗎?我在暑假和新年時都有旅行!」

  「……媽咪好忙,要表演。」

  露崎曉一邊聽著同學們興高采烈地討論,一邊皺著眉低下頭,悶悶不樂。當中亦有沒去過國外旅行的同學,可是同學們都知道她的媽咪是在電視上見到的演員,以為她會像媽咪一樣四處走。

  事實上,露崎曉與媽咪相處的時間大多都在晚上,神樂光在假期也甚少帶她出遠門,跟媽媽、媽咪三人一起出外就更少了,主要照顧她的還是媽媽露崎真晝。

  神樂光正值事業發展蓬勃的時期,自從電影「時空之戀」大熱,近月的工作量便大增,不少雜誌、節目都想採訪這位特別的女演員,好友愛城華戀亦因這套電影而忙得不可開交。

  雖然不明白媽咪的工作內容,但露崎曉知道媽咪最近晚了回家,回來都一面疲勞,連跟她玩有時候也有心無力。她聽從媽媽的教誨,不纏著媽咪太久,把渴求委屈地收在心頭。

  「媽媽,春假我們會去旅行嗎?」牽著媽媽的手走回家的路,露崎曉又羨慕又盼望地望向媽媽,語氣卻是低低沉沉的,壓抑著她的心。

  如此小心翼翼地觀察她的眉頭眼額,媽媽都心痛了。露崎真晝知道女兒很乖,比同齡的孩子懂事,會聽媽媽的話,會看人面色,會分輕重,反而令她心生內疚。

  「媽咪是不是沒有假期?」

  就像小時候的自己,因為顧及家人而不敢將自己的心底話告訴他們。

   ——竟然要孩子擔心,我是不是個不合格的媽媽呢……

  露崎真晝也從媽媽們聽到許多關於旅行的閒聊,相信與孩子的問題有關。

  「曉ちゃん想去哪裡?」露崎真晝握緊孩子的手,溫柔地問。

  「可以跟媽媽和媽咪玩的地方!」看媽媽沒有否定她的話,她便雀躍一跳,甩開了媽媽的手,「想玩捉迷藏,想玩Mr.White扮演!」

  「那我問問媽咪喔。」女兒打起精神她便放心了。

  「嗯!媽媽和媽咪要做鬼!」曉衝向前,又跑又轉,似乎已把詢問當成既成事實。

  ——之前光ちゃん說過春假沒有假期,這麼短時間請不到假吧……怎麼辦呢……可是為了曉ちゃん,一定要問光ちゃん。

  買菜、玩樂、小憩、煮飯……飯香撲鼻之時,她的妻子才回到家。

  「媽咪媽咪,我想去旅行!」小屁股左挪右挪,禁不住期待,搶先開口。

  「光ちゃん,這個春假……」真晝不抱期望地問。

  「旅行?」咀嚼著軟飯,神樂光想了想,卻不是馬上拒絕這個請求,「曉在哪一日開始春假?」

  「二十一日。」真晝的眼中出現一絲希望,「光ちゃん你有假期嗎?」

  「唔……我看看。」光打開手機的備忘錄,「十八到二十日我要到靜岡的溫泉拍劇,之後二十二日才有工作,要是你們先到靜岡入住旅館,等我下班就可以一起了。」

  「溫泉……那我們也入住同一間旅館?」真晝笑逐顏開。

  「那段時間製作商包下了旅館,你們到附近的旅館住宿吧。曉,我們一起泡溫泉好嗎?」光揉揉愛女的頭,只能作出這樣的安排。

  雖然不能到國外旅行,但溫泉也是露崎曉的新體驗,是同樣新鮮的旅行,在她看來也是期待萬分的旅程。

  露崎真晝和神樂光也很期待,能放下家頭細務一起放鬆地玩,自從露崎曉出生,她們就沒旅行過了。

  「嗯!溫泉!」得到媽咪的答應,曉高興得跳起來,把米飯都翻出桌上。

  ——謝謝曉ちゃん提出呢。 

  「曉ちゃん,乖乖坐著吃飯。」真晝無奈地笑了笑,拿毛巾抹走飯粒。  在露崎曉的印象中,溫度是一個熱熱的大浴室,泡著很舒服的,又能跟媽媽和媽咪一起洗澡、玩水,有如一個大型遊樂場。

  露崎曉從這天開始便一直期待,開口閉口都是溫泉,身邊的人都聽得膩了,那天終於來臨……

  
  「媽媽、媽媽!花好漂亮!」

  到處都是盛開的花,來到新地方也有未見過的花相隨。看到美麗的花,混入花香的空氣也變得更清新,在這花花世界中露崎曉也笑得像花一樣。春風帶有舒適的濕氣與涼意,景色又怡人,非常適合外出。

  不過,不全是因為環境,還因為今晚就能跟心愛的媽咪一起泡溫泉而歡喜雀躍。多虧媽咪跟她的約定,這兩天神樂光不在家,她都沒有鬧情緒。露崎真晝偶爾會想:為什麼孩子這麼聽妻子的話,到底是施了什麼魔法呢,真希望孩子平常也這麼對自己。

  微妙的醋意沒有影響露崎真晝的表現,下車後跟孩子走向旅館。

  小孩子的好奇心何時都旺盛,還未到旅館已繞了多個圈,要到達旅館彷彿遙遙無期。難得來到靜岡,心想時間不緊迫,露崎真晝跟孩子到旅館放下行李後,便盡情地出遊。

  這躺是放鬆的旅行,她們穿著相稱的寬闊衣物與外套,舒舒服服地遊走在大街小巷中。

  這麼舒服的時份,這麼悠閒的假期,有不少人跟她們一樣,來到這裡享受假期,外國的遊客也是,能聽到不同語言的對話,熱鬧得很。

  「這個香囊好可愛,想起香子ちゃん了。」看到店裡陳列的香囊都色彩繽紛,圖案別緻,露崎真晝不禁停下來觀賞,「要不要買給光ちゃん和曉ちゃん呢……」

  「媽媽,想吃那個……」看到對面店家綠色的餅乾,小手拉扯裙子。

  「等會光ちゃん也累了,買點提子一起吃吧……可是這裡的有點貴呢。唔……旅行稍微奢侈一下也可以吧……」真晝陷入苦惱。

  露崎曉不知道媽媽在煩惱什麼,自顧自地尋找有趣的事,機靈的小眼睛捕捉到忽然闖入視線的小傢伙,心思就被牠勾住了。小傢伙靈敏地從欄杆跳到街道,屁股向著她,搖搖啡黃色的尾巴,彷似模特兒踏出優雅而緩慢的腳步,一派逍遙。一擺一擺的尾巴在她看來是引導人,向她招手呼喚她跟上。

  是貓咪!是媽媽很喜歡的貓!露崎曉盯著貓咪的尾巴,似是發現新玩具,又似發現獵物的,躡手躡腳地跟蹤貓咪。貓咪的耳朵抖了抖,聽到那輕輕的腳步聲,卻高傲地認為她不成威脅,照著自己的步伐散步,由得這頭「跟尾狗」呆頭呆腦地跟著自己。

  小孩的眼中只有貓咪,旁邊的人、樹、店,都如走馬燈一閃而過。走出人群,穿過小橋,貓咪一蹬,便越過家宅的鐵門,回到家中的小窩來個安祥的午睡。

  「啊,小貓回家了……」抬門望了望又高又大的門,跟蹤的路就被切斷,只能停在此了,「媽媽,你看到那個小貓嗎?很可愛吧——」

  小手慣性向旁邊拉拉,卻沒有摸到那柔軟的布料。

  「媽媽?」轉過身,平常會跟在身旁的,最熟悉的媽媽不見了。

  正值旅遊旺季,街上人山人海,在小孩眼中大人們都如山般高,陌生的地方也使她極度不安。

  「媽媽、媽媽……」

  轉了一圈,都不見媽媽的身邊,也不記得回去旅館的方向,迷茫的腦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只有焦急徬徨的情緒不停湧出,帶著淚水表露而出。

  「曉,只有一個人會被妖怪吃掉喔。」忽然,一個黑影蓋過她,一把輕飄飄的女聲在她耳邊低喃。

  輕如幽靈般,也如鬼怪的奇怪聲音,使小孩馬上回頭。

  「你的母親在……」棕髮的大姐姐逐問,卻被她尖叫聲打斷。

  「嗚啊啊——」這份驚嚇衝破她最後一道防線,放聲大哭。

  「誒?等、等等,我……」大姐姐被她嚇得失措。

  「嗚嗚嗚,不要吃我,媽媽——」

  「天堂真矢!你怎麼弄哭曉,」另一位奶金髮的大姐姐馬上抓住她的衣領,「真晝可能在附近啊!」

  這把紫髮與體型,她們遠遠看見她就知道是露崎真晝的女兒露崎曉。露崎真晝和神樂光在孩子還小的時候,常常都會拍下她的成長軌跡,分享給「Starlight」的各位,她可說是「Starlight」中的小明星,大家從她嬰兒時就認識她了。

  「我只是想跟曉打招呼……」被稱作天堂真矢的大姐姐委屈地站起來,「克洛迪娜,曉看起來是迷路了。」

  一位看來沉靜優美,溫文儒雅;一位帶著外國人的面孔,紅目熱情奔放。聽到兩位大姐姐提起媽媽的名字,即使露崎曉對她們沒印象,也抓住她們的褲子,繼續哭泣,惹人側目。

  「媽媽在哪裡?嗚嗚……」她哭得鼻子都紅了。

  「怎麼會在這裡迷路……真矢,你打電話給真晝。」克洛迪娜從手袋找出一顆水果糖,「不能讓真晝看到我們惹哭曉,我哄曉笑。」

  「克洛迪娜,這項任務請由我來完成。」真矢把手放在心胸,誠懇地低頭,想挽回剛才的失誤。

  「是誰惹哭曉啊。」克洛迪娜瞥了她一眼,然後蹲下來,揚揚水果糖,吸引小女孩的目光,「曉,這是什麼?」

  露崎曉抽著鼻涕,透過水汪汪的眼睛看到是糖果。

  「看好了喔。」克洛迪娜故作玄虛地握住糖果,快速地轉動手腕,再次打開掌心,糖果已不翼而飛,「咦,不見了?」

  她誇張的表情與聲線,成功使小女孩停下哭聲,以驚奇的眼神盯著她的手,專注在「糖果在哪兒」之上。
  「你找找在哪裡?」攤開雙手,她引導她自己尋找答案。

  好奇心驅使她踏前一步,她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小手親自摸摸她的手掌,摸不到硬物。挨在她身上,伸手進她外衣的口袋,真的找不著便疑惑地問:「姐姐藏在哪裡了?」

  「不要動喔。」她的手掠過她的耳邊,手腕再次一轉,糖果便憑空現出,「來,送給你。」

  在露崎曉眼中,這位大姐姐是魔術師,把糖果變來變去的把戲精彩得使她目瞪口呆,不知不覺淚水都乾了。

  「哇……姐姐你好厲害!」她破涕為笑,敬仰地望著她,然後一手抓住糖果察看當中有何乾坤。

  「曉也可以喔,想學嗎?」她拿出另一顆糖果,親切掂起她的手。

  演戲不時需與小孩子一起拍攝,小孩情緒反覆,她便習慣了帶一些糖果在身,以便哄小孩子乖乖合作。這個小魔術也是因此而學的。

  「嗯!給媽媽看!」興奮地小跳,用力地點頭,觸角也一起跳動。

  「……那我們在這裡等你。」通話結束,真矢回過頭來,眼前的景象使她愕然。

  等會兒,不會被真晝以為我們欺負曉了呢——天堂真矢笑了笑。露崎曉由哭變笑,她這才知道原來好友如此擅長哄小孩子,還懂得小魔術,真是讓她另眼相看。


  「曉ちゃん、曉ちゃん!」拐彎就見到兩位氣息與眾不同的好友,露崎真晝馬上緊張地跑去。

  天堂真矢聞聲望向她,眼前的她呼吸有點凌亂,穿著輕巧的衣服,手袋也是外出用的簡樸款式,肩上還揹著環保袋,看來是到這裡旅行。她們倆的衣著則是時尚的配搭,是平常上班的打扮。

  「真晝,許久不見了。請放心,曉正玩得高興呢。」紫眼瞇起來,她的臉上是一貫從容的笑容。

  天色漸暗,幸好在入夜前就尋回愛女,不然她肯定擔心得寢食不安,發狂似的跑遍這一帶的街道。
  出於母愛,她的目光都放在孩子身上,先無視了好友,蹲下來抱緊孩子,為了鎮定自己的心而揉揉她的後腦勺,嗅嗅孩子獨有的氣味。

  「曉ちゃん你嚇壞媽媽了!」有著與她一樣薰紫頭髮的女兒,是她最重視的人,「想去哪裡跟媽媽說,不要自己亂跑,知道了嗎!」

  剛買了提子,露崎真晝嘴上一邊唸著「曉ちゃん」,一邊如常地垂下手想要牽起小手,卻抓不著。轉了一圈也看不見孩子的身影,心就涼了半截。

  她不相信妖怪的傳說,也相信日本的治安良好,可是壞人總是防不勝防,也可能受傷,年幼無知的孩子獨自在街上還是非常危險的。

  「曉!」另一位「媽媽」從街道另一頭趕到,背著背囊的她神色慌張,髮絲凌亂,背包還有拉鍊未拉上,狼狽不堪。

  在露崎真晝惶恐地找女兒時,神樂光的拍攝結束了就打電話給她,知道女兒走失後就焦急地等待解散,想馬上衝出去找她。之後露崎真晝接到天堂真矢的電話,偶遇女兒的她們正看顧著她,她便通知妻子她們的所在地,下班就來匯合。

  從遠處看見妻子抱住孩子,她的心才踏實起來。

  「沒事了。」撫上愛人的背,神樂光給她安心的力度,止住她在眼中打轉的淚。

  「媽媽、媽咪,對不起……」知錯的小孩內疚地低下頭,無法以笑容迎接親愛的媽咪。

  「曉不見了媽媽的時候,害怕嗎?那就不能亂走了喔。」光溫柔地撫上她的頭,給予寬容與安慰。

  她們一家三口重逢,天堂真矢與西條克洛迪娜識相地讓開位置,慈祥的目光看著溫馨的場面。

  待心情平復下來,露崎真晝重新緊握孩子的手,與神樂光一起向兩位好友道謝。她拍拍孩子的肩,示意要謝謝她們。

  「克洛ちゃん、真矢ちゃん,幸好有你們發現了曉ちゃん,謝謝。你們怎麼會在這裡的?」

  「我和真矢在附近拍電影,結束後她說這裡有馳名的年輪蛋糕店……光也是剛下班吧?辛苦了。」

  「跟我和華戀一樣,拍同一部電影。」

  「嗯,你們『時空之戀』非常出色呢。我在劇中是妖怪,克洛迪娜是探訪這裡的記者……再說下去就會洩露劇情,還請你們日後去捧場了。」

  「不過我和她可不是同一家事務所,只是巧合而已。」

  「一同競逐角色,一同獲選,不覺得也是一種命運嗎?克洛迪娜。希望有朝一日,也能跟光你踏上同一個銀幕呢。」

  「我也是。」同為演員,光向她們投以堅忍及自信的眼神,隨後又變得溫和,「你們之後有預定嗎?晚餐和住宿我請。」

  機會難得,她們也想跟好友多聊天。

  「我們明天還要繼續拍攝工作,會住在安排好的旅館,晚餐倒是可以,之後就不打擾你們的旅行了。」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嗯!要好好多謝你們才行!」

  露崎曉躲在媽媽的身後,緊緊抓住媽媽的褲子,小心而膽怯地抬頭,眉都皺在一起了。

  「曉ちゃん,怎麼了?」

  「那個大姐姐會吃掉我。」戒備地盯著她。

  「啊,真矢只是開玩笑,不會有妖怪的。」

  扮演妖怪的語氣,是天堂真矢想展示演技,讓孩子愉快地欣賞而已,沒想到會做成驚嚇之效。

  「那是我的失態,非常抱歉。」真矢優雅地躬身。

  露崎真晝和神樂光當然明白好友不是喜歡惡作劇的人,可是小孩子會把玩笑當真,也會害怕鬼神之說。

  「曉ちゃん,可以原諒真矢姐姐嗎?」

  被可愛的小孩討厭,可是刺穿了她的心。

  「……不要。」

  「我們也原諒了你這個調皮鬼,曉ちゃん也可以喔。」

  露崎曉回想緊張不已的媽媽並沒有破口大罵,自己犯錯了仍溫柔對待。

  「真矢姐姐請你吃年輪蛋糕好嗎?」真矢也用對小孩子的語氣問道。

  「……嗯!不准吃掉我喔。」

  將心比心,露崎曉似乎明白了這個道理,笑著點頭。小孩純真的笑容融化了她的心,使臉也跟她同樣笑得燦爛。

  「那先去年輪蛋糕店,再一起吃飯吧。」光牽起女兒另一隻手,正式開始她們一家三口的旅行。


  用過晚飯,跟天堂真矢和西條克洛迪娜告別後,她們就回旅館休息和泡溫泉。溫泉過後是慣例的喝牛奶與打乒乓球,在露崎曉眼中則是有趣的新體驗,整個時間都在吱吱喳喳,心沒有一刻安定下來。

  「媽媽、媽咪,我給你們表演克洛姐姐教我的魔術!」

  換上藍色的羽織,快是就寢時份,露崎曉跑進旅館的房間,榻榻米的地板使她能赤腳跑動,發出「嗒嗒嗒」的腳步聲,興奮又歡樂,絲毫沒有睡意。

  「看好了喔!」

  露崎曉拿出她給的糖果,收在掌手,有樣學樣。她的手法當然沒她那麼高明快速,收在袖口的動作笨手笨腳的,滿是破綻,她們卻坐在榻榻米上,看得高興。

  「媽媽和媽咪猜猜去了哪裡?」她神氣地問。

  在露崎曉意識到媽咪淘氣的笑容有何含意前,兩腋就被夾住,全身被抬高高。

  「在……這裡!」

  「嘻嘻!」瞬間升高的刺激感惹她發笑,「媽咪你耍賴!」

  「好了,曉ちゃん是時候要睡了喔。曉ちゃん,記得答應過媽媽和媽咪什麼嗎?」

  「不能亂走!媽媽,多玩一會嘛——」曉摟住媽咪的脖子撒嬌。

  情緒高漲下去就睡不了了,要盡快收拾她的心情才行。

  「明天我們去看花海,曉ちゃん要睡飽飽,有精神才能看清楚花喔。」

  「唔……那今天跟媽媽、媽咪一起睡!」

  「嗯。」神樂光抱著她坐下來,「要媽咪說故事嗎?」

  身在異地,習慣也不會改變。不如說,這樣才會更有安全感。

  露崎真晝把孩子拽下來,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讓她乖乖躺好。緩慢的語調唸出催眠的咒語,身體的電力瞬間下降,迫使她蓋上眼皮充電,在媽媽的氣味包圍下沉睡。「咒語」的影響力比她意料中大,連妻子也把頭靠在自己身上。左蹭右蹭的頭使髮絲晃動著,把內裡的香味都搧到她的鼻子上。

  癢癢的,神樂光笑著握住她的手,以同樣的力度與幅度反過來蹭蹭她,有如互相依偎的小動物,愛人的溫度與味度滿足了她們的心。趁著孩子熟睡,她們才能盡情地撒嬌。

  想要時間停下來,享受寧靜和親密。

  再一會吧——她們彎起的雙眼望向對方幸福的笑臉,不約而同地湊近,在嘴唇上留下甜蜜的輕吻。











--------------------------------------

超~久違的更新!
因為合本的稿子我已經寫好了 所以來肝育兒手記了!

這章比較沒重點
想寫日常一點 想看一家三口跟迷宮的互動XDD 還有甜甜的光晝!
迷宮在我腦裡已經成為搞笑藝人了
我再強調本系列除了花葉和光晝 其他人只是好朋友
所以迷宮並不是情侶

這次孩子要學習的就是寬恕了
標題的調皮鬼既是曉 也是MAYA
MAYA在手遊主線新一章好像很會跟小孩子相處(艾露
可是這篇我是在那一章更新之前想的 所以請見諒
而且我覺得克洛比較會跟小孩相處XD
這次的MAYA就比較皮了
也體現了曉乖乖的一面呢! 真可愛!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