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k

RE:【文章】【光晝】光晝育兒手記 (更新: Day6—謠言止於智者 12/14/2019)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1 BP-


Day7—講得出做得到

在滿佈「野獸」的叢林教室中,動物們都相親相愛,互相幫助。牠們的貓頭鷹老師交給牠們一個任務:照顧新朋友——龜太郎。

龜太郎住在透明的小屋中,地板由沙泥填滿,放置了小草和石頭作裝飾,小水盤和食物盤是牠的用餐區。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動物們每天都會跟龜太郎打招呼,然後開始一日的課堂。下課後,也會向牠說再見,感情要好。

小動物們聽到鐘聲,自覺地聚集在貓頭鷹老師前,按老師的指示列隊,一個搭住一個的肩連成一輛火車,「轟隆轟隆」地駛到門口。

「嵐、十郎、智人,媽媽來了喔——」老師把孩子叫來,交到家長手中,讓孩子高高興興回家。

同學們一個一個被媽媽接走,熱鬧的歡笑聲逐漸被瓦解,剩下孤伶伶的默沉。不過,她卻沒有吵鬧和不耐煩,而是耐心等候。因為她知道,今天是一星期不見的媽咪來接她,她從今早已經滿心期待了。

媽咪會穿什麼衣服?會是Mr.White衛衣嗎?一直窺看門外的露崎曉笑著等,等了一會從書包拿出棒球貓和Mr.White小布偶陪伴自己。

「媽咪、媽咪!」心心念念的那個人從轉角處冒出,那美麗的黑秀髮隨風輕擺,露崎曉便馬上高呼。

彷彿搖擺尾巴的小狗,媽咪剛踏入幼稚園的鐵閘,她就衝出玻璃門,飛撲到她的大腿。可是,與情緒高漲的女兒相比,神樂光的笑容帶著牽強與疲乏,無法以同樣的熱情與思念回應她。

「今天在學校做了什麼?」神樂光摸摸那細軟的頭髮。

「今天……啊!媽咪等等我!」「觸角」忽然豎起,她放開媽咪,轉身跑回幼稚園,「老師——龜太郎的飯吃光了——」

竟然拋下掛念多時的媽咪?她的折返使老師希奇地順著她進入她的班房,龜太郎的飼料如她所言只剩下一點了。露崎曉在下課時跟龜太郎道別便已發現,卻因期待媽咪而放下這件事,這時才想起來。

看到她這番舉動,她的班主任笑咪咪地走向靜候中的神樂光。

「曉她是最照顧龜太郎的小朋友呢,只有她記得這件事。」

「……嗯,」頂著沉重的眼簾,光慢了半拍才回應,「她在家裡也有提過龜太郎,說答應了老師要看顧牠。」

「我向全部孩子都說同一番話,只有曉特別放在心上。」

「……因為,約好了。」

「媽咪——可以走了!」親眼見證老師把飼料倒在盤子,曉才放心地跑回媽咪身邊,牽上她的手。

「那回家了。」光微微笑。

在等待孩子時,神樂光的眼皮不時蓋合,頭向下垂打瞌睡,好像下一秒就會站著入睡似的,卻堅持要親自接女兒回家,班主任從這小小的端倪找出露崎曉如此信守承諾的原因。


「光ちゃん,真的沒問題嗎?還是我取消會議,照顧曉ちゃん,光ちゃん你睡覺好了。」露崎真晝鎖住眉心,拇指心痛地撫過那發黑的眼皮。

「……不行。」疲憊不堪的神樂光躺在床上,雙手環抱她的腿,合上眼簾,發出細碎的話,「說好了今天放假由我照顧曉……」

高床軟枕每一刻都要吞沒了她,讓她的意識遠去。

「可是,沒有預料光ちゃん這麼累……」

「……真晝,快點出發……」聲音漸小,發軟的雙手是抵抗不住睡魔的證明。

「光ちゃん等我,我會盡快回家的。」輕啄眼角,柔聲道別,真晝便出門了。

一星期前,因即將演出舞台劇,神樂光需到別的縣與演員集合、練習。在緊淚的行程中,排練、綵排、演出緊接著,神樂光每天都睡不好、睡不夠。今天早上一回來,連衣服也不想換,馬上衝向床補眠。碰巧這個時候,露崎真晝快要出門了,臨時取消約定給人不好的印象。

神樂光已調校了鬧鐘,距離鬧鐘響起的時間還有兩小時。

兩小時,眨眼間就過去了。快得神樂光被鬧鐘吵了十五分鐘,覺得沒睡過似的,不情願地滾下床。

「媽咪!」小手扯扯她,她才暫時擺脫睡魔的控制,往女兒指的方向望去。

歡笑聲彷彿從森林天地轉移到遊樂場,傳入她耳中就勾起她無止盡的玩心,釋放那過剩的電力。

玩耍是孩子的職責,在玩耍中能學習,神樂光和露崎真晝都不會禁止露崎曉玩耍,而是藉玩耍來教導她。

理想的情況下。

「我去那邊玩!」露崎曉仰望登上鐵籠頂峰的勇士,躍躍欲試,「媽咪也一起來!」

爬、爬鐵籠?看到那縱橫交錯、如重重陷阱的鐵籠,神樂光深吸一口氣——

「媽咪在那邊看著你。」沒有活動的欲望,神樂光拖曳沉重的身體到長櫈。

以神樂光的靈活度、平衡力,這點小兒科是不成難題的。但現在的精神狀態為她上了「減益效果」,還是不試為妙。

沒有媽咪的陪伴,露崎曉也不灰心,勇敢地挑戰頂峰。在玩鐵籠的小孩中,露崎曉是最小的,其他小孩最少也有六歲,也比她高許多,輕鬆就踏住鐵柱而上。

可是她仰頭望了又望,試試伸盡手臂。幼嫩的手屈曲,往上抽起身體。兩腳離地,懸在半空踢啊踢,碰不著立腳點而停滯不前。屢試屢敗,她累了便喪氣又無助地喊叫「媽咪」。

頂著烈日,喊了幾聲口也乾了,露崎曉的兩頰被太陽烤得氣鼓鼓的,皺著臉,大力踏步跑去媽咪腳邊。

「媽咪!」她氣沖沖的,怒火瞪向沒有看著自己的雙目。

厚重如幔子的眼簾早在神樂光挨坐在長椅時就蓋上了,迷糊的意識會在半身快倒下去時被吊起的心臟叫醒,眼睛微微打開,隨後又聽著笑聲作背景音樂,回到睡夢去,不斷循環。

媽咪怎可以睡著了——她抱住小腿,使勁地搖,「媽咪、媽咪!」

按住她的膝和椅,雖有不穩,但她還是勉強地爬到媽咪的大腿上。

大腿受到猛然一壓,懵懵的她心臟被嚇得快要跳出來,兩手馬上抓穩椅子。

「曉、曉?」大口的呼吸努力地壓下暴動的心跳,光愕了一會才抱住眼前發脾氣的孩子,「怎麼了,累了要回去嗎?」

露崎曉這副臉頰和表情,好像撒嬌的露崎真晝,神樂光從她身上看出媽媽的影子。不過,她沒有精神去感嘆孩子的可愛,只想快點回家倒頭大睡。

「我想爬上去,媽咪扶我!」

「啊……那裡……」

要到頂,定必要跟女兒一起爬,才能扶著她。神樂光無力地把頭埋在女兒的頸窩,嗅嗅孩子獨有的味道,撒嬌「求饒」。

「對不起,媽咪今天好累,我們回家好嗎?」

回想媽咪沒有熱情的擁抱,沒有快樂的笑容,沒有默默的陪伴,她這才發現媽咪的不妥。她抱緊媽咪,頓時怒氣全消——媽咪不是不理我,是太累了。

「媽咪想睡覺?那我回去唱歌哄你睡。」發揮共情能力,露崎曉重新綻放笑容,在軟弱的媽咪面前就成為姐姐,揉揉努力了的她。

——好會照顧人,真的好像真晝呢……

「……嗯。」比起抱抱更想回籠睡的,光多蹭一下就跟孩子回家。

就如兩小時前,神樂光一回家就賴在床上,卻沒有忘記照顧女兒,抱著孩子不讓她跑。

「曉,要一起睡?」

讓三歲的孩子獨留在家可是很危險的,神樂光不放心她睡著後露崎曉會生出什麼意外,最好的方法就是一起入睡,確保孩子不會亂跑。

「跟媽咪一起睡?嗯……好,我哄媽咪睡之後就抱著媽咪睡覺。」眼珠滾向上,曉的食指掂著下巴,思考了一下便笑著點頭,唱出她最熟悉的「Starlight」的歌,「啦啦啦——」

「那……曉醒了要叫醒我……」在女兒美妙的歌聲下全身放鬆,歌曲未完她便沉睡了。

抱上媽咪總讓她覺得舒服又安心,自從上了幼稚園就沒跟媽咪和媽媽一起睡了,偶爾她也想擠在媽咪懷中安穩地睡。

不過,精力還未耗盡的她在她懷中輾轉反側,還是沒有睡意,只得起來。

——這樣算是醒來嗎?要叫媽咪起來才行!

「媽咪、媽咪——」

任她怎樣搖,她都是睡死死。

「唔……」

無可奈何下,不想困於床上百無聊賴的她跳下床,在神樂光不知情下獨自活動。


「光、光ちゃん,我回來了——」喘著急忙的氣息,露崎真晝帶著歉意低頭,「對、對不起,會議延長了,光ちゃん你還……」

「媽媽!歡迎回來——」終於有人能陪她,露崎曉馬上就跑去抱住媽媽,看到她手中的塑膠袋便問:「這是什麼?」

「是紅蘿蔔,今晚吃喔。怎麼只有曉ちゃん一個?媽咪呢?」

除了露崎曉的聲音,還有電視機的音樂,陪伴了孤單的她。

「媽咪在睡覺!媽媽,我肚子餓——」

「睡覺?」真晝吃了一驚,緊張地問孩子:「曉ちゃん你自己一個做了什麼?」

——光ちゃん果然太累了,竟然讓曉ちゃん獨自一人……還好曉ちゃん乖,沒有生意外。都是我要外出,令光ちゃん要自己照顧曉ちゃん……

「看電視、堆積木,畫畫!媽媽,你看看媽咪!」曉牽著媽媽的手,又跑又跳地進入她們的房間,「媽咪怎都叫不醒,是小豬!」

露崎曉記得,以前曾答應過媽媽和媽咪不能進入廚房,也不可以玩水,所以沒有做危險的事。

在淨白的臉上,多了幾筆人工的黑,是繪者也不知道有何意思的線條。最能理解的,便是塗黑了的「豬鼻」。即使被女兒當成人體繪板,她也沒有醒過來。而露崎曉看到滿意的驚世巨作,早就捧腹大笑了。

——啊……曉ちゃん自己一個也沒問題嗎……這也是訓練曉ちゃん照顧自己的機會呢……

「哈哈。」如此滑稽的樣子,真晝也忍不住笑了,「媽咪是小豬,那曉ちゃん也是小豬喔。」

「我才不是,我會自己起床的!」

「曉ちゃん也有叫不醒的時候喔。」

「沒有!我才不像媽咪!」

「那在小豬起來前,曉ちゃん要乖乖喔。先吃點柑吧,媽媽要煮飯。」真晝把水果籃中的柑掰開,搣成一片片給她慢慢吃。

多種食材熬製的湯漸漸冒起混入香味的煙,由廚房飄到客廳,飄到睡房,香味有如羽毛搔癢小豬的鼻子。

小豬扭扭腰,攤開手腳,左手五指聚心,一捏、兩捏……卻是抓住虛空,讓她覺得哪裡不對勁。

——曉……曉……曉!

孩子的臉現於腦海,瞬間襲來的危機感刺醒了她。

「曉……曉!」左邊的沙發沒有,右邊的飯桌就見到那小小的身影,神樂光一個箭步便搭住愛女的肩,「不是說了要叫我起來嗎?」

——要是曉因為我而發生意外,我……

被她的緊張傳染,原本開開心心、吃得津津有味的露崎曉嚇了嚇,臉容顯出焦慮與委屈,「媽、媽咪,我有叫,可是你不醒……」

「光ちゃん——」聽到她的聲音少有地嚴厲,真晝連忙出來,讓柔聲撫平她的不安,「髒小豬先去洗臉喔。」

「……髒小豬?」光愕然地看著她們倆。

「嗯!嘻嘻,媽咪是髒小豬!」媽媽這樣說,曉也放膽跟著說,還嘻笑起來,凝結的氣氛就被打破了。

到了浴室,這被塗鴉的臉告訴了她露崎曉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門外還能到她倆憋不住的笑聲。

這小小的惡作劇,神樂光不生氣。她們一起取笑她,她也不生氣。

在鏡前笑逐顏開的她,只感到如釋重負——露崎曉安然無恙比一切都重要。

「洗臉之後就吃飯了喔。」

深吸、慢呼,心跳一點一點回復正常,「嗯。」

露崎曉沒有因她錯怪了她而記恨,露崎真晝亦沒有因她失職而責備她,用飯如常在歡樂中談天說地,彷彿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失誤而已。

表面上照常哄孩子入睡,內心卻無法忘記方才的失措與餘悸。關上女兒房門,神樂光回到她們的卧室,無力地倒在床上,耿耿於懷。

這時才有時間收拾自己的東西,真晝處理好後也爬上床,鼻頭抵上秀髮,身體貼上她的背,「光ちゃん,辛苦了。對不起,今天我晚了回來……」

「……真晝,我才是,明明說好了要照顧曉……」光的聲音漸小,心情低落。

「沒關係,光ちゃん盡力了,我和曉ちゃん都知道的。」神樂光並沒有違諾,真晝帶著這份信任擁抱她。

春風撫過內疚的心,讓心回轉,「真晝……謝謝。今天,老師稱讚曉很照顧龜太郎,就像真晝你呢。」

有著以身作則的媽媽和媽咪,露崎曉不知不覺吸收了她們的優點,連她們都吃了一驚。

「曉ちゃん像你才對,答應了老師和我們的事都會盡力做好。」真晝兩眉彎彎,「光ちゃん還要睡對吧?那我們早一點休息了喔。」

雖然多日不夠睡眠,但今天睡了又睡的神樂光在此時並不睏。腦袋轉轉轉,把壓在心中多時的欲望翻出來。

「……不想睡。」碰碰鼻尖,澄藍的眼目把她捲入熾熱的旋渦,以親吻作開始。

「……明天不用上班嗎?」被撩起的心癢癢的,情不自禁地回吻。

「會睡得更好的。」兩唇交接,擦出微小的火花。

「這個星期日,爸爸、媽媽和友香會跟曉ちゃん去White Land遊樂園,那天光ちゃん放假……」這樣安排,與她的渴望相同。

許久沒有二人世界了——神樂光讀懂了她的意思。

「兩個也要。」光沒有就止住手,反往她的衣服探去。

「曉ちゃん在睡覺喔。」把聲音壓低至吐氣似的,卻沒半點抗拒。

黑夜中無法看清她泛紅的臉,只感受到加速的吐息,與發熱的身體。

「嗯,小聲一點。」她也柔柔地、輕輕地放話。

每一吻都得忍住聲音,每一碰都得繃緊肌肉,她們有如做錯事般小心翼翼,不能被純潔的孩子發現。

媽媽和媽咪,也有不能教孩子的事。

夜已深,各位乖孩子是時候睡覺了。





——————————————————————————

身教比言教更重要 我一直這麼認為的
作者我的爸爸也是個注重承諾的人 (特別在守時這一點)
也影響了我很重視承諾 答應了別人就一定要做到 絕不拖欠人
有真晝和光這兩位媽媽作榜樣 曉也會成長得好好的!
這次的阿光真是睡了整章WWW
跟孩子曉的互動也超可愛... 塗媽媽真調皮XD
曉也很天使...小天使生的孩子當然也是天使!! 會照顧媽媽什麼的XD 向女兒撒嬌的阿光也真是...XD
雖然這次曉沒事 但這也算是疏忽照顧兒童的 請各位要看好孩子不要讓孩子自己一個 天知道孩子會做出什麼

為什麼最後這麼水?
因為R18在本子裡啊! 才不會放呢ww

那麼 接下來有重要的事要先做!(保密!) 先暫停更新育兒手記!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