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k

RE:【文章】【光晝】光晝育兒手記 (更新: Day4—意外的戶外教育 6/11/2019)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2 BP-
Day5—母親的禮物

打掃、買菜、曬被子……都完成了,接下來沒有需要馬上做的家務,也沒有約見朋友,在露崎曉上學期間,露崎真晝擁有空閒時間。

彎彎腰,露崎真晝使盡全力拉伸身體,來點熱身運動。左轉轉、右轉轉,甩甩手、甩甩腳,全身都舒展得暢快後,便下定決心,走向——鋼琴前,翻開琴蓋,五指掂在白鍵上,沉靜心思。

熱身運動於彈琴似乎沒有意義,但卻使她的身體和腦筋更靈活,是她喜歡和習慣的「熱身」。

先小試牛刀,在琴上輕巧地跳舞,彈出喜歡的曲子。輕柔的、剛烈的、飛快的,不同的曲調她也彈奏,給自己拾回音感。

接著,她拿出五線譜,認真地將譜曲呈現。既是創作者,亦是演奏者的她最清楚這首歌的情感起伏,該何時增強力度、該何時回歸平和,都在她掌控之中。

這是最初的版本。與製作方商討後,他們提供了改良的意見,她便在樂曲中加插優美的旋律,加強了鬱悶的渲染力。

可是,這樣好嗎?在露崎真晝的理解中,這段主角除了消沉,還有不甘心、氣憤、責備自己的心情,單單放大鬱悶這一點,似乎不是最理想。

怎樣才能演繹得更好呢……即使不是演員,她作曲都需要「演」出當刻的情感。

她又彈一遍初版,再彈改良的版本,然後抽起改良版本,把那份五線譜拋開。

「果然不行……」把手抵上下巴,露崎真晝抓住初版的樂譜沉思,「唔……」

坐在鋼琴前得不到靈感,她便從睡房翻出一個黑色的長形皮盒。打開,是一個比鋼琴小巧得多,做工精細,品質上乘的小提琴。檢查琴弦與琴弓都沒有問題,把音色調到正確的水準,便站在客廳中心演奏。

鋼琴所沒有的柔軟、優雅與細膩的音色是另一種思路,同一旋律使用不同樂器演奏會帶出不同的效果和情感。

小提琴沒鋼琴常拉,感覺技藝生疏了,她便一時起勁拉奏至滿足為止。把乘客推上頂峰又回落谷底,如過火車刺激急促;在黑夜中鬼鬼祟祟地潛行,如小偷一步一拉一驚心——不知道在場唯二的聽眾,棒球貓和Mr.White有沒有感受到呢?

彷彿與好朋友眾樂樂,又是一人獨樂樂,無論如何她都與音樂玩得盡興,不知不覺快到女兒的放學時間。

忘記吃午飯,露崎真晝便匆忙地更衣出門,在路上買麵包填飽肚子就算了。有時臨近截稿日,她便會如此處理肚子。這麼隨便地對待自己,神樂光也曾心疼地唸過她,不過她也明白趕稿子是無可奈何的事。

在接孩子回家前把新鮮出爐的蜜瓜包吞下去,連甜味都未沉醉得來,便已到達幼稚園。幼稚園大門外已聚集一群等待放學的媽媽們,她們看到同路人便有講有笑,和樂融融。

「露崎さん,今天沒有時間吃午飯?很忙碌嗎?」看到她急忙而來,一位媽媽便上前關心。

「我在家作曲太投入而忘記吃飯而已………」揚起尷尬的笑容,搖搖手。

露崎真晝善解人意、溫婉體貼又會照顧人,是媽媽們都感受到的。有時候她們遇上困難,在能力範圍之內她都會伸出援手。如此在意身邊的人的她,卻有不會照顧自己的一面,她聽言便輕笑。

「露崎さん真喜歡音樂,要是這份熱愛能感染孩子就好了。曉ちゃん也會彈琴嗎?」她提起兒子來,「我也想槙介以後學樂器,會音樂看來有修養和品味呢,希望槙介會喜歡音樂……」

演藝與音樂,是露崎真晝和神樂光最擅長、最有價值的一技之長。身邊的家人朋友,以至幼稚園的媽媽和老師們都不自覺或者帶著期望問她們一個問題。

——「你會培養她成為演員或音樂家嗎?」

一瞬間,露崎真晝的腦海閃過無數人的同一疑問。

「曉ちゃん沒有學鋼琴喔。她喜歡什麼我都會支持她的。」真晝輕描淡寫地說。

無數次的答案。

「這樣不會很可惜嗎?我沒有出色的才幹,沒有自豪的技能可以傳給槙介……如果我懂音樂,一定會親自教他的。」

業餘作曲及編曲家露崎真晝和演員神樂光在她眼中都是成功人士,擁有有才華又有學識的父母是小孩子的福氣,將自己所喜愛所沉碎的美好世界展示、傳承給孩子是理所當然。

但是,在露崎真晝和神樂光的腦裡沒有女兒將來的確實模樣。

「她對音樂有興趣的話我會教她,不過現在她好像不感興趣呢。」看護孩子的目光始終溫柔。

演員?音樂家?還是消防員、科學家、醫生、建築師、運動員或是普通的白領上班族……哪個都是露崎曉的人生。

沒有指定的路,有著無窮可塑性正是小孩子的優點,她們不想扼殺女兒的可能性。她們在生孩子前就有此共識,她們在家有時候會在女兒面前如常地彈琴和練戲,不會因工作而趕走她,反而會於她好奇時解釋,甚至與她一同工作,讓自己有最好的身教,教導女兒要認真對待工作與興趣。

放學時間到了,從幼稚園的玻璃大門看去,排成一列一列的小孩正齊整地站在大堂,面露期待的笑容瞧向門外,要與媽媽來個久別的擁抱。

除了漲紅了臉、眼泛淚光的露崎曉和一位小男孩。

孩子一個接一個回到媽媽身邊,直至剩下數名小孩子仍在等候家長,老師才把露崎真晝和他的媽媽喚過來。

「露崎さん、村上太太,剛才曉和春樹搶玩具,然後打架了,我已即時拉開他們,他們都沒有受傷。」老師拉住他們的手解釋道。

他們委屈又氣鼓鼓的臉看得媽媽都心痛了。

「曉ちゃん,向村上さん道歉了嗎?」   「春樹,怎可以打女孩子!」

兩位媽媽同時向自家孩子訓話,但聲量和語氣就差天共地。

「是春樹搶我的玩具……」露崎曉含淚搖頭,因哭泣而說話含糊不清。

「我先拿到的!」聽到她的說辭,村上春樹生氣地大喊。

搶玩具、哭泣和打架是幼稚園的家常便飯,有經驗的老師很快就調停了他們,為了有更好的教育而必須告訴家長發生何事。

「不論是誰先玩也不可以搶和打架,要麼一起玩,要麼等他玩夠了再到你,明白了嗎?」真晝蹲在孩子面前,以嚴肅取代溫柔,下垂眼緊盯時發出強烈的氣勢,一字一字認真地道。

媽媽的威嚴嚇住了露崎曉,雖平常媽媽也有因不耐煩而失去笑容,但現在這神情更為嚴重,使她感覺自己犯了大錯而害怕。只見她衝去摟住媽媽,嚎啕大哭。

「嗚嗚嗚……媽媽,對不起……」依附在媽媽的溫暖中,哭聲就更大了。

輕揉與自己相同的紫色細髮,拍一下她的腰,「不是向媽媽道歉喔。」

「春樹……對不起……嗚嗚……」水汪汪的雙眼看向小男孩,含糊不清的話帶著歉意,隨後曉又抱上媽媽。

露崎曉真的明白為何要道歉嗎?還是因為害怕媽媽而道歉?露崎真晝不知道,但相信孩子會明白的。

「春樹你也是!」按住男孩雙肩,另一位媽媽道。

「……對、對不起……」眼角有淚的春樹支支吾吾地說。

「好了,曉、春樹,要跟媽媽回去了喔。」看他們都道歉了,老師拍拍他們的背便讓他們離開。

露崎曉好像沒聽到老師的說話,只是抱緊媽媽,沒有要走的意思。而媽媽露出無奈的微笑後,便一把抱起她,撫慰這小腦袋。

——曉ちゃん又重了……

「等會要一起打棒球嗎?」她抱著暖暖的小孩子,往伏在肩上的耳朵輕聲說。

——小時候,爸爸媽媽也是這樣抱著我呢。

想起遙遠的記憶,那份溫馨與親密一直在她的腦裡。如今,她也想把這份愛傳給孩子。

「嗚……嗯!」她仍啜泣著,聽到棒球卻馬上點頭。

演技?音樂?露崎真晝和神樂光最想教導女兒,最想女兒感受到的是愛。

「那回家換衣服就去玩了喔。」

這份重量日後即使不斷增加,她也不會嫌棄。


晚上九時。

「我回來了——」

一面疲倦的神樂光關上家門,穿過玄關來到飯桌旁,而露崎真晝則拿著暖熱的飯菜步出廚房。

「辛苦了,先吃飯吧。」把剛翻熱的晚飯放在桌上,她便替愛人把包包放回睡房。

「嗯……」肚子餓得扁扁,神樂光連換成居家服的念頭都沒有便吃上熱飯,為身體充電。

今天神樂光拍攝劇集時,有一位新人不斷犯錯,因演技不好而連累他們不斷重演,害她晚了許多下班。神樂光已事先通知了露崎真晝,讓她們先吃飯,她回來再吃。雖然非常餓,但她沒有在回家途中買吃的,而是渴望回家吃上愛人所煮的飯,趕快回來。

可是她沒想過,現在女兒會不忿地瞪著她。

「為什麼媽咪可以吃飯!」可愛的臉上是委屈,「過了吃飯時間了!」

為免露崎曉吃飯不專心,露崎真晝定下了一個規矩,必須在限定時間內吃完晚飯,時間一到不論吃飽了與否都會收起食物,她們倆同樣要遵守,以身作則。

今晚電視播放了神樂光演出的劇集,看到媽咪精彩的演技,露崎曉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看著看著就忘記吃飯,直至媽媽收走了碗碟,她才驚覺肚子餓。可惜為時已晚,不論她怎樣哀求打鬧,露崎真晝也沒有心軟,堅決讓她少吃一頓飯學上重要的一課。

不單如此,發脾氣的露崎曉還不願意跟媽媽洗澡,要等媽咪回來哭訴。

「曉ちゃん,媽咪是因為工作才晚了回家吃飯喔,跟曉ちゃん只顧看電視是不同的。」露崎真晝耐心解釋。

「不公平,我也想吃飯!媽咪——」又擠出淚水,女孩抱住媽咪的腳哭鬧。

在她們眼中孩子是無理取鬧,露崎真晝是不會答應的。她以眼神向神樂光施壓,不想她縱容孩子。

——上一次已經讓真晝生氣了……我也要硬起心腸才行。

「曉,我們去洗澡,媽咪說故事陪你睡覺好不好?」抱抱孩子,神樂光轉移話題。

「不要,我要吃飯!」露崎曉任性地扭動身體,試圖搶奪米飯。

發脾氣時的孩子是小魔怪,露崎真晝竟能天天制服這頭小魔怪,神樂光頓時感到佩服。

「明天媽咪陪你吃早餐,現在去睡覺明天的早餐會更美味喔。」任由女兒繼續動來動去,光放下晚飯跟女兒進了浴室。露崎真晝就把她們的睡衣放在浴室裡。

——看來飯都要涼了還未能吃,光ちゃん真是的……

趁著她們洗澡,露崎真晝來到鋼琴前,將今天與露崎曉到草地打棒球時所生出的靈感彈奏出來。

——小孩子的情緒真是起伏不定呢,明明下午的時候笑得很開心的,晚上又鬧脾氣了。

與心底話截然不同的笑容,卻和明快的節奏非常合襯。

——小時候的我,也是這樣嗎?在記憶中,爸爸媽媽都不會因此而大罵我呢。

雖然有頭痛的時候,但喜悅遠比煩惱多。

她們洗好了,就換她去洗澡。而她們則進了露崎曉的睡房。

露崎曉受過洗澡冷靜頭腦後,便滿心期待地躺在床上,靜候媽咪帶她遊歷故事世界。翠綠的雙眼閃閃發亮的,看向坐在她旁邊,溫柔細語的媽咪。

「這是在遙遠的星球上,很久以前遙遠的未來故事。那是在星光指引下的女神們的故事。那是在一個小國家的小村莊流傳的,夏天的星之慶典……」不需要拿著繪本,她都能說出熟悉不過的故事

這是她最喜歡的故事,她曾出演的故事,每一句對白早已如同刻印在靈魂般能倒背如流。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星之慶典,抓住那顆星星的話,克萊爾的記憶便能恢復……一起去吧,兩個人一起摘下那顆星。」在女兒面前的她既是旁白,又是演員,把克萊爾和弗洛拉都演繹出來,「若你摘得小的星星,你將得到小的幸福;若你摘得大的星星,你將得到大的財富;若兩者都能摘得,你將得到永遠的願望……」

故事說到一半,小眼皮已經搖搖欲墜,在媽咪平穩悅耳的聲音中睡過去了。

「……直至現在,克萊爾仍感謝著弗洛拉。」最後,把「Starlight」作出個人改編的她,落下最後一句話。

「Starlight」在她心裡有特殊的意義,是她的起始,所以她喜歡說這個故事給孩子聽。

可是,露崎曉只覺得是普通的故事,沒有她小時候那份感動。

神樂光給她一個晚安吻,才離開她的睡房,這時露崎真晝也出來了。

不知是累是餓,或是兩者皆有,神樂光向前一傾,把她圈入懷中。

「不吃飯了?」蹭向她的臉,又摸摸她的頭,對著老婆也寵溺。

「……嗯,不想吃了,現在吃會睡不了。」摟得更緊。

「我可沒懲罰你喔。」哄孩子般的語氣,「那明天吃吧,今天早一點睡覺。」

「真晝呢?」撒嬌的話。

「還想多工作一會……啊,今天跟曉ちゃん打棒球時有靈感,光ちゃん要聽聽嗎?」

「嗯。」

從從後環抱變為在旁邊環抱,神樂光一直黏著她。不是因為工作不順利,與人相處有衝突,偶爾,在寧靜的時刻,她會想這樣撒嬌。

左肩增加了重量,彈琴的雙手卻仍靈活自如。

「……咦,真晝你要寫的曲子不是鬱悶類型嗎?」明快得使人心情開朗的曲調,使她感到錯愕。

「嗯……但是我覺得這首很好聽,忍不住就寫下來了。交給別人的曲,等會兒再想……」真晝難為情地笑著。

「看著曉而想的,錄下來吧。」掏出手機,預備錄音,「長大後,給曉聽這一首媽媽寫給她的曲。」

「……嗯。」

充滿陽光、希望與熱情的曲,為她所有。灌注她愛的禮物,想回饋為她們帶來喜悅與祝福的愛兒。

溫暖駐在她們的心中。



----------------------------------

我終於更啦~
什麼你看到標題以為是生日?才沒這麼簡單呢~
其實標題我有幾個選擇的……
最初是「一人做事一人當,禍不及媽咪」 對應曉把光拉下水不能吃飯 
之後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指曉的心情轉換得非常快
可是最後一改就是這個「母親的禮物」,我覺得這個更貼題也更有溫馨的感覺
本來寫的時候是朝前兩個標題的方向寫的,帶著輕鬆搞笑
結果還是回到日常與育兒為中心,這才對嘛
照同居日常的設定 真晝會多個樂器 最擅長是鋼琴
之前幾章真晝的戲份好像比較少也較少跟女兒一起,所以這章大部份都是真晝和曉的畫面,真晝是媽媽啊
事實上真晝和曉打棒球的部份我砍了,而曉看到真晝彈琴會無趣地走開也被我砍了,留下更重要的部份
長大後聽到這首曲的曉,會留下感動的眼淚嗎?對著充滿可能性的女兒,光和真晝都猜不透呢
也補充了光和真晝都沒有強迫孩子去學什麼,是給孩子自由發展的家長
兩位媽媽,就是孩子的最大禮物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