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k

RE:【文章】【光晝】光晝育兒手記 (更新: Day3—愛與責任不是平行線 12/10/2019)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3 BP-

Day4——意外的戶外教育

澆上糖漿的鬆軟熱香餅是她們一天動力的來源,熱騰騰的熱香餅把蛋香和糖味完美混合,抵受不住甜蜜誘惑的孩子馬上就大快朵頤。

填飽肚子,露崎曉滿足地喝水,滋潤喉嚨。

「嘻嘻嘻,媽媽、媽咪,今天去沙灘!」藏不住興奮心情的露崎曉放下杯子就開始吱吱喳喳。

「嗯,去換衣服吧,衣服在床上了喔。」摸過笑臉,露崎真晝就讓女兒回房自行更衣。

經過幼稚園每天都會換上不同衣服的訓練,露崎曉已經懂得自己穿脫衣服了,不用她們操心。

檢查一遍昨天收拾好的背包,有塑膠鏟子、造型模具、水瓶、帽子、手帕、雨傘、相機等,至於膠桶子則是手提,不放在背包。

確定沒有遺漏,她們倆也換上戶外裝束,寬鬆的短袖上衣與七分褲、闊邊帽與涼鞋,都帶有夏日的清涼,也方便與孩子跑動。露崎真晝的米色帽子帶有向日葵的圖案,神樂光的是灰色的素色帽。整體而言,露崎真晝的衣裝都偏向淺色和花巧,蕾絲邊和荷葉邊的配搭都顯出她的清新與美麗;神樂光的衣服都甚少裝飾的紋路,只有褲子上的直條白紋,是她喜歡的簡潔風格。露崎曉則是穿幼稚園的運動服。

今天是幼稚園的親子戶外教學日,休假的神樂光不放過這個機會,與她們來一場親子旅行,能一家三口一起到戶外玩的機會可不多。

讓露崎曉提著桶子,雀躍地跑出走廊,兩人悄悄地互相貼近,十指緊扣,偷偷地甜笑。

「曉。」輕聲的呼叫有如韁繩,把這頭脫韁的野馬勒住,牽回自己手邊。

「媽咪也去,太好了!」走出公寓,曉一跳一跳的,把她的手晃了又晃,「老師說沙子下有蟹蟹,我想看看!」

「嗯,還有其他小動物。曉ちゃん緊記不能下水喔!」低頭看向笑容滿臉的孩子,真晝不忘提醒。
就在她們轉彎走向幼稚園時,一個熟悉的人擋住了她們的去路。

雖然比她們矮一點,可是氣勢十足——不如說,是心情差得誰都看得出她有一股難以接近的氣場,若不是她的好友,便沒有人敢搭話。

雙手抱胸,戴上墨鏡,穿著樸素的淺綠色方領連身裙的藍髮友人兩頰氣鼓鼓,浪費了她高雅的氣質。

「……香子ちゃん?」朋友少見地打扮低調,還在這個時候來到她們家附近,肯定是找她們吧——露崎真晝這麼想,便已出口。

「真晝はん你們今天去沙灘對吧?」花柳香子既不好意思,又不耐煩地挑眉。

「嗯,昨天告訴你的……曉ちゃん,她是媽媽和媽咪的朋友,叫她香子姐姐。」

「香子姐姐你好!」小手向上舉。

——香子……有種不好的預感,今天我想跟真晝和曉有家庭日的……

「曉はん你好喔。光はん你的臉上寫著『麻煩』,真是太失禮了。」睥睨了她一眼,她仍是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咱也去。」

「……不用工作?」對於花柳香子突然的奇怪舉動見怪不怪,神樂光牽著孩子繼續走,與她們並肩而行。

雖然不是藝人,但花柳香子也是個大忙人,每天為自家的藝人品牌和「千華流」的傳授而努力,偶爾還會受政府或電台邀請拍攝與日本傳統技藝有關的節目,連舞台劇也會表演,工作範疇之多與平常所發出的慵懶感截然不同。

話雖如此,花柳香子也是個懂得忙裡偷閒、拒絕工作的人,神樂光只是以閒話家常的語氣接話,順道無視她的不爽。

「今天沒有課要教,也沒有工作的安排,閒死了,就來陪陪你們吧——」沒有鬥嘴下去,香子跟著她們走。

——有空也不代表要找我們……肯定,跟雙葉有關。

神樂光悄悄地望向露崎真晝,正好她也看過來,二人的目光短暫地交流後,似乎得到了共識。

——香子ちゃん跟雙葉ちゃん發生什麼事了嗎……等會有空間就問問香子ちゃん吧。

「香子姐姐跟我們一起玩?」曉抓住媽咪的手,抬頭問。

「嗯,會跟曉一起玩沙。」

「喔喔!香子姐姐我們一起找蟹蟹!」曉興奮地跳到她面前。

想到要陪小孩子打鬧,花柳香子就開始覺得累了。

「香子你的臉上也寫著『麻煩』。」神樂光不忘調侃她一句。

「……哼,不就是蟹,咱一定會找出來給你看的!曉はん,要讓媽媽和媽咪見識你的能耐喔。」香子拿小女孩擋住神樂光。

——旅行不是該開心遊玩嗎?

看著微妙地產生戰火的兩位以及夾在中間無辜的孩子,露崎真晝暗嘆。

不過露崎真晝知道神樂光平常不會這樣說話,只是因為她們跟唯一一對同性伴侶的朋友關係要好,才會互相頂撞,算是她們之間獨有的相處方式。

正因為花柳香子和石動雙葉同樣是一對伴侶,她們有些煩惱不能跟其他朋友傾訴,只能與較能理解她們的露崎真晝和神樂光談心——與另一半有關的話。當然,露崎真晝和神樂光也會找她們聊心事。

可是花柳香子的煩惱為何,她們未能推測到,要從她的口中得知。


「啊……熱死了……」從旅遊巴士下來,花柳香子就已被夏日的陽光溶化。

一望無際、閃爍著光芒的大海有如鋪設在地上的星際,美得引來小孩子們的嘩然。淺黃的細沙在孩子眼中是有趣的玩具,一腳踏下便感受到這特別的玩具的觸感,與平常的磚頭不同的柔軟使小孩們都走不穩而摔倒,可是這份柔軟亦使他們不感痛楚,繼續歡快地奔跑。

「各位小朋友——記得今天來沙灘要做什麼嗎?」老師領著家長和小孩到沙漠的一旁聚集,在玩樂前先講話。

「記得——」   「動物——」

「嗯,要在沙灘上找到不同的動物,記住牠們的樣子,明天在學校畫出來喔!各位家長,請跟孩子一起尋找小動物,可以替牠們拍照,千萬不能讓孩子下水!午餐時間自由分配,我們將於下午三時集合。如需協助可以找我,我會到處看小孩子的情況,在沙灘裡活動的!」老師把重要事項大聲宣讀後,便讓他們自由活動。

大家把鞋子整齊地放在一角,小孩子們紛紛赤腳跑出,拉著父母的手在這片小天地探索。有的要好的同學們會三五成群地組隊,一起玩沙子、打鬧。露崎曉更喜歡與家人玩樂,便不顧其他小孩,來到沒有其他人的空間。

「媽媽,蟹蟹在哪裡?」露崎曉的綠眼看看海,又望望沙,還瞄瞄包圍沙灘的樹,在眼花撩亂的風景她尋不見目標物。

露崎曉第一次到沙灘,興奮得滿臉笑容。

露崎真晝蹲下來,把背包放在沙子上,把工具都拿出來,「曉ちゃん,蟹蟹不習慣見到這麼多人,會害羞喔。我們先玩沙,等蟹蟹自己出來吧。」

「嗯!香子姐姐也一起挖沙!」接過小鏟子,曉把另一個塞在她手中。

「哈?」香子露骨地表達嫌惡,「太陽又曬又熱,咱才不要!咱要到那邊乘涼!」

「跟小孩子說過的,要說到做到。」神樂光瞪了她一眼,拿過她的鏟,跟孩子挖起沙來。

花柳香子這番話,神樂光聽著刺耳,她可是一直都認真地對待孩子的,她卻這麼兒戲,讓神樂光有一瞬間在想她到底為何要跟來。

「好了好了,還有耙喔,香子ちゃん我們一起玩吧。」在花柳香子又鬧起來前,真晝連忙拿出工具給她,然後撫上神樂光的秀髮,「啊,忘了要綁馬尾,光ちゃん等等我不要動喔。」

又翻出髮圈和梳,綁起順滑的頭髮花了點時間。隨後露崎真晝也為自己綁起馬尾,既為後頸通風,又免得頭髮沾上沙與海水。

「……只是說說啦……」香子小聲咕嚕,與她們一起挖沙,做些在她眼中幼稚的行為,「回去一定要叫雙葉はん按摩……」

軟而幼細的沙抓起來,放手便會溜走,質感也跟平常碰到的東西不同,露崎曉覺得非常新奇。輕易就能撥到別處,卻怎麼挖都挖不盡。

在小洞旁是深色的沙,挖出來的沙聚在一起,手掌使勁捏按,填滿中間鬆散的結構,成為結實的半圓形。

想到好點子,露崎真晝在樹下撿走短短的枝條,為女兒提供大自然的畫筆。她在有如發脹的麵包的沙上畫上嘴巴,又加上耳朵和眼睛。

「曉ちゃん你看,是棒球貓!」呼叫專注在深坑裡的女兒,真晝笑言。

「棒球貓?」聽到喜歡的東西,她馬上就抬頭,「真的是棒球貓,好可愛……媽媽,我也要畫!」

在平平的沙地上,一根樹枝插在其上,把幼沙擠出,形成一個個坑道。坑道繞了一圈,連接成一個圓形。圓形內,出現了兩個小圈和一個曲線,圓形外則多了兩個半圓接上。

「媽咪,是Mr.White!」完成大作,曉拍拍掌,撲向媽咪。

雖然線條歪歪的,但在神樂光眼中是世界名畫。

「那我也畫一個螃蟹俑……」在Mr.White和棒球貓之間,光加上牠們的好朋友。

摟住孩子,腦裡的影像清晰,神樂光的手指就開始繪畫。

「香子姐姐,你喜歡什麼?」

「咱?唔……櫻花吧。」忽然被指名,香子隨便地說。

「櫻花……那我畫花花給你!」掙脫媽咪的手,她跳到旁邊用粗糙的畫筆在巨大的畫布上留下痕跡。

雖然很吵,但也頗可愛嘛——花柳香子起來,動動快要麻痺的雙腿,跟在露崎曉身後察看繪畫的過程。

「是蟹蟹!蟹蟹出來了!媽媽、媽咪——」淡橙色的小蟹從沙裡跑出來,曉嚇得拋下樹枝,驚喜地大聲呼叫母親們。

鑽出沙土的蟹舉起盾牌橫著走,另一手的寶劍也蓄勢待發,如同騎士的牠正戒備著面前的龐然大物。

神樂光立即拿出相機,露崎真晝則走到孩子旁邊與她一起欣賞大自然奇妙的生物。

「曉ちゃん不能捉拿牠喔,靜靜地觀察就好。」掏出手帕,抹去她額上的汗水。

「蟹蟹好小!」她趴下來,縮短與蟹的距離,讓蟹在眼裡放大。

陪伴她走來走去,卻沒有留意自己也滿頭大汗,花柳香子把她因炎熱而泛紅的笑臉看在眼內。

「真晝はん……」   「媽咪要拍下來了。」

拿著鏡頭,聚焦在蟹上的神樂光,打斷了她的話。

一連拍下數張,正要轉向目不轉睛的孩子和老婆,花柳香子拍拍她的肩,「咱可是人很好的,就大發慈悲幫幫你——拍照就交給咱吧——」

再怎麼任性,她也知道是她打擾了一家三口的親子旅行。為她們拍下溫馨的家庭照,她還是做到的。
「……麻煩你了。」取下掛帶,她把相機交給她後,便與兩位心愛之人一同嬉笑。

「沒想到咱也有替人拍照的一日……」喃喃自語,「平常都是別人爭相要拍下咱閉月羞花的美貌啊……小孩子嗎……」

她們倆繞著孩子打轉,被孩子牽著走卻不亦樂乎,花柳香子覺得好奇怪,思考著什麼。

「曉ちゃん餓了嗎?我們先吃午飯吧,今天媽媽做了飯團喔!」牽起孩子的手,領她到樹蔭下,「香子ちゃん,對不起,我沒有預備你的份……」

正午的太陽太猛烈了,此時休息才是上策。

「咱會自己買食物啦,那邊不就有海之家了。」她是突如其來來訪的,不能怪她沒有預備,便自行離去。

「有現金?」光接過相機,想起以前見過的「魔法小黑卡」,擔心地問。

「有啦!偶爾也要用現金付款,會帶一點在身的。」香子挽著手袋,往熱鬧的海之家走去。

——啊,還未問香子ちゃん……剛剛一直沒有留意香子ちゃん……

神樂光在她的背包提出兩個飯盒,一個藍色的一個綠色的,都裝滿了一個又一個球形的小飯團,是方便孩子進食的形狀。

碎紫菜、芝麻與米飯揉成的飯團裡,藏著什麼美食寶藏呢?露崎曉滿心期待地咬下,先把淡淡的飯咀嚼,便能吃到內裡的餡料——甜甜的,又帶點鹹味,完美地與米飯混成一起,是她喜歡的味道。

「「……好吃!」」

神樂光和露崎曉的眼睛冒出相同閃光,飯團帶來的驚喜填滿了她們的嘴巴,味蕾感受的美味刺激使她們幸福地叫出聲,冷冷的飯團也使她們吃得舒服。

所愛之人微小的幸福,使她也很滿足,不枉她早早就起來做午餐。

後頸微細的汗珠密麻麻的,手帕印在白白的肌膚上,「綠色食物盒是吞拿魚沙律,藍色食物盒是照燒雞肉喔,慢慢吃。」

感受到愛人體貼的舉動,神樂光轉過頭,雙眼盯著她不動時,奪去她的手帕,反為她抹汗。而露崎真晝則是開心地伸出臉,讓她為自己效勞,羨煞旁人。

「露崎さん,可以一起吃嗎?」   「你們也吃午飯了啊!」   「要試試我的三文治嗎?」

同樣決定用餐的媽媽們帶著孩子聚集而來,孩子們有孩子們的玩鬧,媽媽們有媽媽們的聊天。各位媽媽自從成了母親,最容易交到朋友、有談天舒展心情的機會,便是跟其他媽媽交流了。露崎真晝送了女兒上幼稚園後,偶爾也會跟媽媽們聊天,從聊天裡能得知超市的特價貨品、孩子們在幼稚園學習的情況、相約去野餐等的事。她們還有一個媽媽群組,會把她們的趣事、學校的安排跟大家分享,交流資訊。

「露崎さん,神樂さん也一起來,真羨慕你……」

「……今天是假期。」也是媽媽群組一員的光輕描淡寫地回答。

「我老公放假也不會來的!」

「對啊,放假不是約了朋友就是在家睡覺,才不會跟孩子玩!」

想起那些男同事,神樂光就能理解了。

雖不像露崎真晝是全職家庭主婦,每天都照顧露崎曉,但在假日神樂光都會負責接孩子上下課,媽媽們都認識這個顧家的媽咪,特別喜歡她演的戲。

「光ちゃん一向都很好呢。」真晝笑著挽上她的手臂,稱讚的話她從來都不會吝嗇。

「……真晝照顧我們也辛苦了。」

「真恩愛呢——」

大人小孩的熱鬧,花柳香子從遠處就感受到。她提著一個塑膠袋和一盒炒麵,看到他們聚在一起便躊躇了一會,才慢慢地回到她們面前。不認識的人太多,她怕生的個性要跑出來了。

「曉はん,要喝嗎?」冰涼的罐裝橙汁貼上小圓臉,「真晝はん和光はん也有喔,很便宜,咱只是順便買回來啦——」

與陌生人待在一起,花柳香子老實地默默吃麵,沒有搭上媽媽們的話。花柳香子不算是藝人,不至於被人一眼就認出,不表明身份她們都不知道她是花柳集團的大小姐。

孩子們很快就吃飽,回復精力,急不及待又跑起來。神樂光見狀,馬上往嘴巴塞上飯團後就跟著女兒跑,順便脫離人多的環境。有媽咪跟隨,露崎真晝拉住花柳香子的手,安心地繼續吃。

「香子ちゃん怎麼了嗎?」

黑色的背影在女兒耳邊悄悄話,然後牽手走向被海浪沖刷過的沙地。

「……」知道自己躲不過好友細微的觀察,香子以果汁漱漱口後,琥珀色的眼睛垂下,徐徐地道:「咱的家族……想咱們生小孩。」

這是比預期中更沉重的話題,露崎真晝靜靜地傾聽著。

「說是想有人繼承花柳家……也不是說討厭小孩,可是因為這種理由而生小孩不是很可笑嗎?都廿一世紀了,腦袋還是封建時代!」她生氣地踢腿。

媽咪捉緊孩子的手,舉起,扶著她踩上又涼又軟的濕沙土。新穎的觸感和溫度,讓她又露出驚奇的表情,在濕地上跑動,留下腳印。

花柳香子和石動雙葉比她們早結婚,有五年了,都沒有從她們口中聽過生育的計劃。出身名門,花柳香子所面對的壓力是她們無法想像的。她們的父母很乾脆就接受了她們結婚,可是照她們所知,花柳香子跟石動雙葉結婚已經是非常大的任性。為了能與喜歡的人共諧連理,她作了多少努力,她們都不知道。

花柳香子是獨生女,生育的壓力都壓在她頭上。像這樣能發洩內心不滿的機會,少之又少。

——香子ちゃん肯定很辛苦吧……

「雙葉はん也是,明明咱來生就好,這樣她就能照顧咱,她又想她來負責!」

兩母女蹲下,在沙上撿起貝殼。美麗的花紋使女兒愛不惜手,一直收在掌中。

——看來她們已經決定要有小孩了呢……這才是她們吵架的地方啊。

如果只是家族的事,花柳香子不會對外人說。可是跟石動雙葉有關,就會向好友抱怨了——這一點,露崎真晝也猜對了一半。

「我和光ちゃん也曾因懷孕這件事而吵架……香子ちゃん知道懷孕會出現什麼狀況嗎?當時看書本的描述都沒有實感,直至懷上曉ちゃん,嘔吐、情緒不穩、頭暈、腰痠背痛統統都來了,真的很辛苦呢。那時的光ちゃん很照顧我,陪著我,讓我覺得懷孕也不是那麼可怕了……倒她太緊張了。雙葉ちゃん肯定是不想香子ちゃん你受苦吧。」提起老婆,回想當時的點滴,即使痛苦也是甜蜜的。

「……看不出來呢,你們也會吵架。」香子抬眼望向她,「不過咱已經有決定了啦——」

拾了貝殼又拾了螺,每個螺的顏色、斑紋和形象都不相同,卻都是完美的藝術品,是沙上的寶物。

「誒?但、但是你和雙葉ちゃん都這麼堅決的話……」感覺自己沒能開解她,真晝擔心她們又吵起來。

「看到曉はん和真晝はん你就覺得太麻煩了。」香子拾起她們的相機,「真晝はん你去跟她們玩吧,咱要留在這裡。」

不明白她想通了什麼以及「麻煩」是指何事,露崎真晝想了想,看她沒有問題才回到陽光之下。

「……麻煩的事就該交給雙葉はん,哼。」

歡笑聲不斷,鏡頭對準了溫馨歡樂的一家三口,陽光使她們閃閃生輝,吸引她的目光,按下快門。


「光,你們回幼稚園了嗎?」

神樂光的手機傳來一條訊息,對方的頭像是紅色的不倒翁。

「在旅遊巴士上。」她這麼回應。

「那我到幼稚園等你們。」最後的訊息。

收到她的回覆,石動雙葉戴上頭盔,騎上愛車在馬路上風馳電掣,轉眼間就來到露崎曉的幼稚園附近,挨在電單車上等候她們。

旅遊巴士來到她旁邊,大人小孩逐一下車回家。

她沒想到,除了她們一家人,還多了一個藍髮的大小姐。

「……香子?」   「……雙葉はん?」

喂喂,光你怎麼不告訴我香子也在——石動雙葉在心底吼了一聲,跟露崎真晝和神樂光談心的計劃就破滅了。

同樣震驚的花柳香子也立即轉向兩位好友,露崎真晝先是吃驚地睜大眼睛,隨後露出和藹的微笑揮揮手;神樂光則是一如以往地面無表情,讓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嘻嘻,那我們回去了喔!」猜到是誰的主意,露崎真晝牽上兩位愛人的手,頭也不回地回家。

「香子姐姐再見……」玩得盡興的露崎曉如同沒有電的燈,累得快要熄滅了。

彷彿是她設下的局,被設計的二人懵然地看著對方,引發出尷尬的沉默——原來對方也有認真地解決這件事的想法,所以才來跟好友商量。採取相同行動的她們,心有靈犀。

先受不住這氣氛的是石動雙葉,她慣性地搔後腦,接著跟平常一樣為她戴上她專屬的白色頭盔。

「回去吧。」也戴上自己的,確定她坐穩後便轉動手把。

添了真晝和光麻煩呢——她這麼想的時候,花柳香子就開口了。

「雙葉はん,」嬌柔的京都腔調在她耳邊迴響,「還是你來生孩子吧。」

「誒?可以嗎?」她忽然改變想法,石動雙葉感到意外。

「跟孩子跑跑跳跳、跟媽媽們打交道、準備午餐……太麻煩了!咱才不想做!」

「哈啊?你之前沒想過嗎!你只是想把麻煩的事交給我吧!」

「哼,雙葉はん解決麻煩的事是理所當然的。」

「真是的……」頭盔內出現大大的嘆息。

「可是,咱會照顧你的。」自信滿滿的話。

「照顧……照顧?」電單車急速煞停,「哈?你照顧我?還不如自己照顧自己!」

「雙葉はん你這是什麼意思!」

她們從路上一直鬥嘴到家裡,臉色卻愈來愈清爽。

晚一點,要向她們道謝——她們的想法又不謀而合,是她們獨有的默契。


-----------------------------------------
這章比較長 拖稿是對的!
戶外教育——受教育的不單是曉 還有香子
這次香子的戲份好多(望

花葉作為本作唯二的妻妻 比較多戲份也是對的
因為處境跟光晝不同 所以可以帶出其他面向
這章想帶的意思也有好多 上一章是說照顧初生的曉 這章要帶的是照顧懷孕媽媽 略提及光照顧懷孕的真晝 以及花葉要怎樣(?
成為媽媽會怎樣——比如有媽媽群 要跟媽媽們打交道
當然還有曉小朋友的戲份 一家三口的畫面(真美好!!
一直覺得香子的背景細想就是刀 真爽WW(喂
順帶跟同居日常的CH26.5連動(?) 不然我要花葉來幹嘛??(喂
——感覺愈來愈不像育兒手記都是我的鍋 所以我塞了好多一家三口的畫面啊!!——
我要強調誰生孩子跟攻受無關
是現實考量
不要跟我辯雙葉是攻啦怎能懷孩子 之類的問題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