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k

RE:【文章】【光晝】光晝育兒手記 (更新: Day1—成為保護媽咪的英雄! 19/8/2019) 

樓主 影月丷嵐 s09s0146
GP5 BP-


Day2—媽媽不單是媽媽

純白的簾布被拉開,猛烈的陽光斜射至木紋桌椅,照亮了室內,比燈火更奪目。

位於樓上的小小咖啡廳僅有數張圓桌,只有店長和兩位店員便足以營運。白瓷碟整齊地疊成柱,刀叉匙已分門別類地收在抽屜,大小杯子亦高如小山,一男一女的侍應挨靠於吧檯,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享受這休息清靜的時份。店長微微笑,沒因他們偷懶而發怒,反而一邊將冷凍了的麵團切成片狀,一邊輕鬆地參與話題。

簡單的黑圍裙、美式白襯衫與黑長褲,便是他們的工作服,店長也一樣。

「木下さん,你睏了?現在還是上班時間,給我振作一點!」

「啊哈——昨天跟朋友打遊戲打晚了……」

「嗯哼哼,要泡一杯咖啡給你嗎?」

「不、不用了店長,我自己來就好!」

推開白框的玻璃門,綁在門把的古舊鈴鐺鈴鈴作響,這份清脆的涼意提醒他們有客人光臨。

「啊,真晝ちゃん、曉ちゃん,午安!」兩抹薰衣草映入眼簾,店長洗洗雙手,作出今天第一次語調上揚的打招呼聲。

「Bananaちゃん,打擾了。」   「Banana姐姐——」

抱著兩歲孩兒的媽媽挽住素色的紅手袋,不慌不忙地坐上窗邊那早已為她預留的「VIP」座位。

小孩看到那高大的「香蕉樹」,觸角已一跳一跳,扭動身體,嚷著要自己走路。兩腳落地,小身體先是左搖右擺,後是不顧穩當與否跑過去,跌跌碰碰地撲向剛從水吧走出來的大場奈奈。

「曉ちゃん要吃曲奇嗎?」大場奈奈揉揉她的頭,隨後吩咐員工,「木下さん,泡一壺迷迭香鼠尾草茶。葵さん,烤熱小童曲奇。」

大場奈奈拉起露崎曉雙手,協助這個火車頭到達媽媽的所在場。

「真晝ちゃん,今天早到了呢。」把工作交給員工,店長便能與好友聊天。

「嗯,早一點來到,安頓好曉ちゃん我會比較放心。」放下包包,露崎真晝便從包包拿出筆記本和音樂播放機,預備接下來的會面。

趁著孩子因好奇心而四處張望,大場奈奈抱她到窗邊看風景,暫時安靜下來,露崎真晝戴上耳筒,靜下心聆聽熟悉不過的旋律。

員工悄悄地遞上曲奇、香草茶及茶杯,以免打擾這位重要的客人,卻被小孩子打亂了他的計劃。

「媽媽!」與自己相似的臉蛋轉過來,興奮地指著天空,「飛機!」

孩子的聲音永遠都是最大的,即使被耳筒與音樂所礙仍聽得一清二楚。

本就坐在窗邊,露崎真晝往外面望去,然後朝露崎曉笑著說:「真的呢!你看,還有好多小鳥!」

精靈的雙眼睜得大大的,隨著小鳥的飛翔而滾動,手臂彷彿想把牠們捉下來而舉起,她們習以為常的世界在小孩眼中卻是新大陸一般新奇有趣。

不單是自由自在的小鳥,樓下四通八達的車路和絡繹不絕的行人也吸引了她的目光,比起無可動搖的高樓大廈,會活動的東西更吸引她。

「曉ちゃん。」拿起小巧的兔子曲奇,真晝走到她身邊,把曲奇遞到她嘴邊。

嗅到香甜的牛油味,露崎曉接過曲奇,放在嘴巴從臉頰開始小小地啃咬。一嘗到甜味,可愛的臉又笑得更甜了,融化了大場奈奈的心。

「那我跟曉ちゃん去角落的遊戲閣了喔。」奈奈一手抱住她,一手搬走小童曲奇的碟片。

「唔——媽媽!」與母親的距離愈遠,她就叫得愈大聲,想要推開她。

「來了來了。」母親的聲音安慰了她的情緒,她與孩子一同坐在軟墊上,拾起遊戲場的積木與她一起堆砌。

與主攻上班族、中產階層的咖啡店不同,這裡的主要客群是婦女、家長及小孩。咖啡店必備的「寧靜」與小孩的「嘈吵」仿佛互相矛盾,卻造成了家長們的渴求——

天花懸掛假蔓草,水吧檯面擺放塑膠花作裝飾,整體有一種森林的味道。在咖啡店門的右手邊,有以矮小的欄柵圍成的幼童區。鋪設軟墊、有一籃子玩具的遊戲閣是小孩的天地,可以遠離大人們自由玩樂,讓大人放鬆地聊天。這是大場奈奈眼見露崎真晝的困擾而想到的改動,這點小心思令更多帶孩子的家長來到這家小店享受與朋友共聚的時刻,成為家長們的聚腳點,讓「寧靜」與「嘈吵」共存。

咖啡店不同風味、不同手法沖調的咖啡主要由咖啡師大場奈奈炮製,而這家「Banana咖啡店」還有清香的花草茶讓客人放鬆身心,切合客人不同的需要。

而有各種形狀的小童曲奇亦是大場奈奈特製的低糖曲奇,雖然只有牛油口味,但深受家長們愛戴,成為這裡的招牌菜。除了曲奇,亦有蛋糕切餅、熱香餅和麵包等小吃,全都是大場奈奈及員工所做的。
「鈴鈴」——又有客人來臨了。

「露崎さん,久等了。」

來者是一對中年男士及女士,他們的眼角瞥見正與孩子玩樂的露崎真晝,便向她打招呼,隨後坐落窗邊的木椅,露崎真晝的位置對面。

「曉ちゃん,乖乖在這裡玩,等會兒媽媽再找你,媽媽就在那裡喔不用怕。肚子餓可以吃曲奇。」輕吻她的臉頰,真晝便返回座位。

有媽媽陪伴她應適這環境,亦知道媽媽在不遠的地方,露崎曉的心踏實了許多,只是以不捨的眼神目送媽媽離開,然後繼續玩耍。而大場奈奈亦回去水吧,挽起袖子,親自沖調兩杯拉出雞蛋花圖案的拿鐵。

眼前的二人分別是正在製作的電影——《風與花》的導演及音樂總監。

「要讓立川導演和五十嵐總監親自到這裡與我會面,給你們添了麻煩,實在非常抱歉。」真晝低頭,謙遜地道。

「沒關係,我們明白露崎さん要照顧孩子,未能經常參與我們的會議,辛苦了。」女士——五十嵐音樂總監笑了笑,「曉ちゃん看起來健康又機靈呢,真是太好了。」

「露崎さん為我們創作了多首美妙的樂曲,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這種事是應該的,我們才麻煩你既要照顧孩子,又要作曲和編曲。」男士——立川導演與她友善地握手。

「收到你們的郵件後,我修改了第二幕男主角在鄉下的回憶片段,以及第五幕女主角拾起家門前的花束的音樂……」真晝打開音樂播放器,「請聽。」

清脆的琴聲徐徐響起,透過他們的私人耳筒傳入耳中。

咖啡廳頓時剩下咖啡與奶沖撞杯子與水份的撞擊聲,零星的響聲令露崎曉提高了警覺,不安地轉身,帶著塑膠紅蘿蔔走向媽媽。

身高只及露崎真晝大腿的露崎曉撲上她的小腿,把臉蹭蹭她,又把紅蘿蔔伸出去。

接過孩子的禮物,露崎真晝慈愛的笑容讓她也笑起來,摸摸頭又拍拍背,她就溜開了。

在他們開始討論前,大場奈奈把兩杯香濃的咖啡送到他們面前,不發聲打擾他們。

「這個改動不錯,不過在第五幕那裡……」五十嵐音樂總監一開口,露崎真晝就打開筆記本摘錄,「這一段,可以更柔和。」

「柔和……陶笛的比例再多一點?」

大人們又開始說起不明所以的話,媽媽擺出嚴肅的表情,露崎曉呆呆地看著他們,像剛才一樣把手邊的玩具拿給媽媽。

「旋律也可能要作出修改。」

小小的搬運工人來來回回多次,紅蘿蔔、西蘭花、蘋果、橙……籃子裡的食物都放在木桌上後,知道孩子想得到她的關注,露崎真晝忍不住把孩子抱在懷裡,讓她一起聽。所幸的是,露崎曉只是扭來扭去,很乖巧地沒發聲,全程都安安靜靜。

「……嗯,我明白了。」已經習慣孩子舉動的真晝並沒感到困擾,冷靜地抱住孩子的同時將這次的會面重點寫下,而他們亦見怪不怪。

「對了,《黑色子彈》的谷口導演聽過《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配樂後,對你負責的部份印象深刻。接下來他有新的電影要製作,你想與他合作嗎?」立川導演喝口美味的咖啡,提起他的朋友。

「可、可以嗎?我沒問題的!可是,開始製作電影後希望能盡早通知我,我作曲需要的時間可能比其他人多……」捂住露崎曉的後腦,真晝低聲道。

「我明白了,那我傳達給他。」立川導演看了小孩一眼,逐道:「那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先走了。」
「嗯,謝謝你們。」跟他們握過手,親自替他們拉開玻璃門後,真晝才鬆一口氣。

——還好今天曉ちゃん好乖……又有新的工作機會了,谷口導演找我工作後,要跟光ちゃん商量一下時間安排才行。

「曉ちゃん你吃了好多曲奇,要喝水喔。」從窗邊移到水吧檯,真晝跟露崎曉一起坐在那邊,接過大場奈奈傳來的一杯水。

他們走了不久,又一新的一聲「鈴鈴」。

「真晝ちゃん,很順利呢——純那ちゃん!」奈奈擺擺手,「純那ちゃん怎麼來了,今天不用上班嗎?」

來者正是她們的好友——星見純那。輕薄的布質外套、寬鬆的棉衣、黑色的直筒褲、掛在肩頭的相機收納袋,都透露出她這次是輕便之行。

「恰好在附近取材和考察,便順道上來坐坐了。」星見純那越過她們,直走入水吧。

熟知水吧格局的她抓起兩把花乾,投了兩顆杞子,為自己沖泡玫瑰花茶。兩位員工沒有緊張地為她效勞,任由「客人」自己動手。在這裡工作不到兩個月,他們就知道星見純那是「Banana咖啡店」的熟客,正確來說是店長大場奈奈的好友。擁有與門把相似的鈴鐺髮圈的她,有時候會提前通知大場奈奈,有時候沒有,無論如何,她都是不需要自己招呼的客人,彷彿是半個店主般,他們很快就認住她了。

星見純那算是半個店長嗎?大場奈奈看著她將泡著的茶放在露崎真晝旁邊,自己則是順勢坐下,笑著聳聳肩——星見純那沒有出資,可是這裡的花草茶是她思量和採購的,連店舖裝潢的設計都有提出意見,對「Banan咖啡店」可是功不可沒。所以,即使她想喝多少杯咖啡和茶、吃多少個蛋糕、坐到多久,大場奈奈都樂意獻上。

隨著星見純那的來臨,客人陸續來到,有的是帶著孩子的媽媽,有的是下課後七嘴八舌的學生,形形色色的客人都雲集於此,兩位店員便沒再發呆,忙於應付客人。

「真晝,今天在這裡開會?」星見純那對上她的雙眼,關心地說:「好久不見了,曉也是。」

「嗯,謝謝Bananaちゃん讓我有能放心地開會的地方……曉ちゃん,她是純那姐姐喔。」真晝抓住她的手,向她揮揮手。

如果在公司裡,露崎真晝怕孩子一旦哭起來,就會打擾眾人,亦會被敵視,心裡會非常難受。在「Banana咖啡店」裡,露崎真晝可以放手給露崎曉自己玩,相比在其他地方已經能較少分心了,因此這裡算是露崎曉比較熟悉的環境了。

面對陌生人,露崎曉皺起眉頭,膽怯地黏住媽媽,不時偷瞄這位眼鏡姐姐,最後仍然把臉埋在媽媽的胸口,不想理會她。

而這小小的舉動,已經彷如匕首刺進她的心一般。

「……純、純那ちゃん,曉ちゃん只是還未跟你混熟喔!」真晝連忙安慰她。

「畢竟曉ちゃん比較少見到純那ちゃん呢。」奈奈無奈地道。

「曉親近奈奈,是因為奈奈常常用曲奇討她歡心吧……」純那瞇起眼,挑起眉頭,似乎不認同她的做法,隨後又回復溫和的笑容,「不過,看到曉心情就好起來了,小孩子真是神奇。」

「啊哈哈……別看曉ちゃん這麼小,小孩子可是很現實的……我倒是希望曉ちゃん不要吃太多甜吃。」真晝乾笑,「不知道會不會有新的合作人呢……接下來我要修改曲譜,可忙了……純那ちゃん呢?還好嗎?」

「選拔組」的九人相聚能齊集眾人的機會較少,只是好友幾個就較多,可是也不至於經常見面,露崎真晝對上一次與星見純那見面已經是半年前了,那時候露崎曉走路還沒現在那麼穩定。

「真晝你是這一年才開始作曲,看來發展得不錯,光很支持你呢。」純那捧起茶杯,笑了笑,「本來我只是負責資料搜集,現在連劇本都有參與了,時代背景對人們的言行舉止以至行動目的有極大的影響……這一點我有向奈奈請教,所以還好。」

「能幫上純那ちゃん,我也很高興喔。」語畢,奈奈便轉過身,繼續工作。

「嗯,要不是光ちゃん在背後支持我,我就沒辦法一邊照顧曉ちゃん,一邊做喜歡的事。」提起另一半,真晝將孩子抱得更用力,笑盈盈的臉帶著暖意。

「兩年前的我,想不到光會變得這麼可靠,我還擔心真晝你要照顧兩個『小孩』。」回憶高中的事跡,純那不禁有這個想法。

「我和光ちゃん也正在學習當一個媽媽,跟曉ちゃん一起成長著。」又撫撫孩子的頭,卻沒有反應,「曉ちゃん累了呢。」

「回去了嗎?是時候買菜了?」

「不,光ちゃん應該……嘻,說到就到。」正當真晝轉過頭看向玻璃門,就有熟悉的人影進來。

身穿整套簡約女西裝的神樂光散發一種洗練的氣質,本就瘦削的她配上黑色的西裝外套及貼身的長褲便更為修長。她揹著最愛的Mr.White肩袋,直視眼前的露崎真晝而行,沒有留意輕微擺動的秀髮與冷艷的側臉吸引了在場客人的目光。

「是、是神樂光!」有女學生小聲地向朋友驚叫一聲,與因神樂光發出的冰冷氣場而不敢搭話。

神樂光所屬的事務所有意將她打造為富有神秘感、冷酷而美艷的藝人,由衣著以至應對支持者的方式,神樂光都遵從經理的指示,這身西裝便是她拍攝的廣告的服裝公司所贈送,完美將平時所塑造的冷峻形象呈現於人前。要說喜歡還是不喜歡,神樂光兩者皆非,既然是工作要求便沒有異議,反而因這個「設定」而能減少與人的接觸。

不過,在愛人和孩子面前,多冷漠都變得溫暖。

「真晝……曉睡著了?」神樂光來到她面前,表情出現了明顯的變化,呈「八」字的眉目反映出她的失望。

「嗯。這幾天都在外面工作,辛苦了。」真晝撫上她的臉,柔聲說。

因為拍劇而好幾天不在家,神樂光還期待露崎曉會高聲呼叫自己、衝到自己懷裡的,她可是每天都好掛念這兩母女。

「真晝照顧曉也辛苦了。那我們回家吧。」緊繃的臉瞬間露出笑容。

早上露崎真晝就跟神樂光配合好行程、約定好時間,讓拍攝完畢的神樂光在這個時候來到「Banana咖啡店」與自己會合,一同回家。

露崎真晝從手袋翻出嬰兒抱帶,正要戴上的時候被神樂光接過抱帶,看著她熟練地掛在自己身前。

「我抱。」抱起露崎真晝懷中的孩子,神樂光把她安放在抱帶中,讓她依偎自己。

「那肩袋給我。」真晝挽起手袋,然後把她的肩袋掛在另一邊,牽起她的手,「純那ちゃん、Bananaちゃん,我們走了。」

「慢行喔——」   「再見。」

她們眨眼間就離開,引發了客人們私下聊天的話題,他們聊天的聲音都傳入她們耳中,讓她們面面相覷。

「看來有段日子『Banana咖啡店』都會滿座了。」品味清香的花茶,純那嘆了口氣。

「這樣很有光ちゃん的風格不是嗎?」奈奈輕笑,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人流漸多,星見純那有點坐安難安,「要我幫忙嗎?奈奈。」

「純那ちゃん喜歡就好。」奈奈彎身,把展示櫃裡的蛋糕夾到碟上。

熟知好友個性,大場奈奈不打算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她之上。

「那我不客氣了。」純那俐落地挽袖,瞄了眼新的下單,在大場奈奈身邊打轉。

不論熱水沖泡的是茶還是咖啡,都吸引了來到「Banana咖啡店」的客人,讓客人泡浸在香味之中。

既熱鬧又放鬆,這獨特的景象,只有「Banana咖啡店」看得到。


「光ちゃん,今天立川導演和五十嵐總監……」露崎真晝一邊走,一邊簡述方才的會議。

攜著菜蔬回家,露崎真晝打算跟神樂光相討之後的時間安排,她想盡快把樂曲修改好。

「嗯、嗯……」神樂光認真地點頭,「晚飯後真晝工作就好。」

想起星見純那的話,露崎真晝不知不覺盯著神樂光的臉,緊扣的手便有一陣暖流流入心。

「……真晝,怎麼了?」以笑容回饋笑容。

「光ちゃん在這兩年改變了很多,兩年前肯定想像不到呢。」

「……因為曉,」似乎明白她所指的是什麼,光寵愛地吻露崎曉的額頭,「也因為真晝。真晝照顧曉很疲倦,不能只是我做喜歡的事,真晝也要。」

剛回到家,全身都挨向神樂光的露崎曉迷迷糊糊地嗅到一份眷戀的味道,張開眼,口齒不清地呢喃:「媽……媽咪?」

「曉,媽咪回來了。」把她放到沙發上,光轉轉肩頭,再摸摸她。

「媽咪!」看清楚她的臉,露崎曉馬上就跳起來。

「晚飯後跟媽咪玩好不好?媽媽要工作,不能打擾媽媽喔。」光半蹲下來,將視線放低至與她同一水平。

——我答應過真晝,只要我在家就會負責照顧曉的。

「嗯!」不明白她說的話,曉單純地緊抱媽咪。

露崎真晝也記得這個承諾,從她看著她們時的微笑可推測到,神樂光沒有違背過這諾言。

這是露崎曉剛出生時,神樂光握住露崎真晝的手,既擔心又真誠地許下的誓言。



-----------------------------------------------

為什麼明明是育兒日常卻寫得這麼長...
我! 終於更新了~~
媽媽不單是媽媽 -- 真晝除了是個媽媽 還是作曲/編曲人
是個全職的家庭主婦的同時 亦有兼職做自己所喜愛的事
這點是我想帶出的--媽媽亦需要私人空間 我一直這麼覺得 覺得媽媽這個角色對家庭付出了很多 所以想真晝也有做自己喜歡的事的時候
這當然要光合作才辦到 如果光不顧孩子而讓真晝自己一人照顧 就沒可能了

這個育兒手記的時間點可能會跳來跳去 這次是曉2歲的時候
但總體而言都是可以獨立看的短篇..吧
因為用回了同居日常的設定 99組全部人的稱呼都已經是名字了 比如光 真晝 純那 這樣
而真晝對音樂很有興趣也是同居日常的設定
蕉和純的發展則是育兒手記的時間點才出現的 蕉由劇本家轉去當咖啡師 開了咖啡店 純那就如文章所說
蕉純並沒有在交往 只是單純的好友 當然你要用cp腦去看也沒辦法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