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63

RE:【問題】東離藍光光碟評論音軌(更新第2季第3卷)

樓主 -- yunits
GP48 BP-
照例的評論音軌。如此一來二期也全部結束了。
接下來會繼續翻譯一期後續的評論音軌。
邊等新情報邊慢慢翻,希望能維持一個月更新一篇的速度XD

--

石:正在聆聽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2評論音軌的各位觀眾好,

  我是飾演諦空及婁震戒的石田彰。以及……

虛:大家好,我是負責原案、腳本、總監修的虛淵玄。

石:這次呈現的評論音軌是最終話「鮮血戀歌」,也就是各位正在看的這一話。

  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虛:請多指教。

石:劇情已經開始了呢。

虛:延續上一話的整頓計畫的勢頭,要先犧牲一個角色了。

石:這麼說或許有點冒犯,我從本期才加入東離,但從我一開始看到這個嘯狂狷……

  就覺得他有強烈的墊背角色氣息(笑),演到這裡果然證實了我的預感(笑)。

虛:反而該稱讚他居然能活到最終話(笑)。

石:說得也是(笑)。

虛:讓他努力活了十二話(笑)。

  一般而言墊背感如此濃烈的話,就算在中盤就退場也不奇怪哩。

石:哈哈哈哈~

虛:總之嘯是一名有著複雜轉折的角色。寫他的時候我也是寫得很開心。

石:原來是這樣啊。

  但話說回來,像婁這樣的角色在劇情需要下,應該有許多橋段會受到限制吧?

虛:相較之下,嘯真的很自由啊(笑)。

石:(寫嘯這名角色時)您想必肯定寫得很開心。

  我本身並沒有在創作,也沒有這種才華。

  但我想這種不會囿於主線限制的角色,寫起來一定很愉快吧。

虛:是的。就算武功不怎麼高強,這種能翻轉劇情的角色寫起來往往都很有趣。

石:不只限定嘯,在東離系列中是否有角色寫著寫著突然有了新發現,

  而使您更改了原訂劇情呢?

虛:由於東離基本上採取一期完結的形式,因此不太會有這種變化產生。

  反而是在各位聲優配音時,會受到現場即興演出的影響而被賦予厚度。

石:啊,「賦予角色厚度」這種說法聽起來真客氣(笑)。

  其實說得更直接一點「別做多餘的改變!」也沒關係啊(笑)。

虛:不不不,像是小西的聆牙,就是有了他的即興演出,才能讓這名角色變得更完整。

石:其實不只局限於這個作品,在參與其他作品演出時,

  有時候聲優們的確有可能加入過多的即興演出,啊,我不是在酸小西喔(笑)。

  但老實講,有時候真的會發生「喂喂,脫稿演出到這種地步真的好嗎?」的事情呢。

虛:不過,由於東離是先由我寫成劇本後,

  請人預先唸出台詞並錄音,操偶師再依據這個音檔進行操偶。

  而這個預先錄音是經過中譯的,之後再配上日本聲優的台詞,可說經過三階段的轉換。

  因此人偶做動作的時間和日語劇本間難免會有所落差。

  在這方面的配合上,完全委由聲優們自行拿捏。

  像是請關先生如果時間太多就大笑,或者像小西先生那樣插入即興演出等等(笑)。

石:參加這個作品最讓我驚訝的其實是劇本上的台詞量和實際說話的長度差距竟如此大(笑)。

虛:真的有點落差(笑)。這點真的是製作上比較棘手的部分。

石:不過我剛才聽虛淵先生說明了節目的製作流程後,總算恍然大悟。

  原本我以為和外來影集的配音一樣,配合原本的中文長度,調整翻譯的日語。

  結果竟然是相反。是先以日語寫成,劇組根據翻譯的台詞進行表演後,時間拖得比較長,

  因此若是照著原本的台詞直接演出的話,反而時間上會兜不上。

虛:是的,就是這樣。

  操偶師在操演的頓點和日本的習慣也相當不同呢。

石:我有注意到一個小地方,布袋戲在演出上似乎有某種獨到的頓點或擺POSE的動作。

  即使和日本的傳統戲劇例如歌舞伎之類的相比也不盡相同。

虛:是的,所以和我們的感覺之間會有所落差。

石:這些都是在後端必須重新加以調整的部分呢。

  所以在參加演出時,得知我們被賦予增補台詞的權限居然如此大時真的有點驚訝。

虛:感謝聲優們的努力。

石:後來才知道原來可以這樣做。不過既然是這樣的話,怎麼不第一話的時候就說嘛(笑)!

虛:真是抱歉(笑)。

石:不對,不是第一話,是我初登場的那一話。

  應該先跟我說「台詞時間如果不合,可以自行調整」才對啊!

  倘若我從一開始就知道的話,就不用配得那麼膽顫心驚了(笑)。

虛:沒說清楚真是對不起(笑)。

  不過石田先生追加或調整的台詞真的毫無違和感呢。

  婁在實際劇中一點也聽不出哪邊有追加台詞。

石:真的嗎?多謝誇獎。

  不過婁震戒的那個……要算即興演出或許也算吧,

  總之是吸收原本的台詞後,調整長度重新說出口。

  比較像是如何把同樣語意的台詞用更長的句子說出來的感覺。

虛:嗯嗯,用換個說法的方式來調整句子長度。

  由於在演出上經常有明明沒台詞卻對角色特寫,或者鏡頭特別強調眼神的情況。

  像小西先生的聆牙就是這種情況。鏡頭經常會帶到它身上(笑)。

  原本很擔心這種沒台詞卻有鏡頭的地方會變成怎樣,

  幸好小西先生加入許多即興演出,反而意外使聆牙變成非常歡樂的角色(笑)。

石:對了,台灣的觀眾是聽我們在進錄音室前收到的那份參考用的配音檔嗎?那個……

虛:不,台灣的觀眾也是聽日語配音加中文字幕喔。

石:咦?原來是這樣啊。

虛:其實台灣的日本聲優迷非常眾多。單論東離這個企劃的話,主要是以日語配音加中文字幕來呈現。

石:原來如此啊~

  我還以為台灣觀眾一定會覺得原始配音版和日語配音版的印象差很多呢~

  原來日語才是原始版啊。

虛:因此各位在進錄音室前收到的那個中文配音版,完全只是當作給現場操偶師操演時的依據而已。

  在這點上(霹靂)真的很豪氣啊。

  至於在動作面上,也是比劇本追加了許多演出,真的非常的豪華呢。

石:啊,所以說,在劇本的階段並沒有仔細指定要進行怎樣的演出嗎?

虛:幾乎完全沒有。

石:原來如此。所以說現在婁正在噴火,這個也是劇本上沒提到的?

  是劇組自己決定「這邊就這樣演出吧!」的嗎(笑)?

虛:最終呈現結果大多都比我原本預想的更豪華二、三倍。

  我通常只會寫「這邊必殺技炸裂」而已,最後結果往往超乎想像(笑)。

  頂多像婁和浪對決的時候要隱藏腳步聲這種劇情上有需要的打法我會預先指定。

  至於像現在這類有著大量武戲的正面衝突,則幾乎都全部委由操偶師們來決定如何表現。

石:有個疑問不知道適不適合在這裡問,請問片場是否有類似動作導演的職務呢?

虛:這個嘛……我想應該是片場那邊的導演會一併指導吧。

石:如果是真人演出的話,通常會討論這邊想怎樣呈現,若演員感覺有困難就會提出,再來調整這樣。

  但戲偶的話,要協調這些演出感覺很困難呢。

虛:肯定很不容易吧。我想片場那邊應該也是……

  啊,不過我有聽說他們會集思廣益,討論該如何呈現。

  常常會聽到哪個動作是誰的點子的消息,

  我想片場那邊在拍攝前應該都會經過一番詳細的討論吧。

石:我想底下這句話一定很多人講過,

  相信創造出這些人偶動作的所有工作人員對這部片子投注的心意或熱情必定是非常強烈吧,

  才能做出這麼一部精彩的作品。

虛:真的是這樣(笑)。

  (畫面中殤爬上婁的背,朝婁捶下)像這邊也沒想到居然會是用捶頭的方式來拍呢(笑)。

  在創作故事的階段完全無法想像會用怎樣的動作來呈現,要等毛片出來後才知道。

  我想就是有這份樂趣才讓我能一路持續至今吧(笑)。真的充滿了新鮮的驚喜啊~

石:原來是這樣……聽起來真是很不得了呢。

  這裡肯定有不少是從第一期開始收看,並聽過第一期評論音軌的觀眾,

  而底下這件事在第一期相信也被問過了,但還是想請教一下:

  為什麼這個系列、這個故事要用偶劇來呈現呢?

虛:最初是我因為其他活動而來到台灣,在台北市觀光的時候,偶然見到霹靂舉辦的偶展。

  沒有任何準備知識地進入一看,見到一字排開的素還真以及現場播放的展示影片,

  當場就深深著迷了(笑)

石:哇……所以說真的完全是偶然啊……?

虛:是的,完全是偶然。

  於是我千方百計想把布袋戲引進日本國內,苦思是否有什麼好方法能將之介紹給國人。

  一開始也考慮過將素還真系列加上字幕直接引進。

  但因為霹靂劇集已經變成一種長壽劇,從中間看也只會一頭霧水,於是……

石:請問本家劇集已經播出多久了?

虛:已經持續了三十年喔!

石:哇喔~(笑)這實在是……

虛:在這三十年間,許多角色已經變得太過強大,彼此間的愛恨情仇也變得非常複雜。

  因此,最後得出如果要在日本全新展開的話,不如專為日本量身訂做一部劇集的結論。

  催生出來的便是東離這部劇集。

  所以說,當東離也累積一定的收視群後,最終還是想要把素還真系列引進日本。

石:喔~最終目標是這樣啊,原來如此。

虛:是的,如此一來就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經典劇集可以看了。

  不過,在製作的過程中,其實我也感覺到東離系列產生了另一種方向性的進化。

石:咦?真的嗎?

虛:原本東離並沒有打算加入日本配音配上字幕播出的,但一期的成果實在太精彩了。

  一期原本分為台語口白版本和日本聲優版本,但聲優的演技真的超乎預料地獲得好評,

  於是從外傳電影開始,決定聲音統一採用日本的配音。

石:能受到如此的賞識,身為聲優的我們真是由衷感謝。

虛:不同於台灣傳統配合口白演出的形式,

  相信日本聲優獨到的「看著畫面,感受角色情緒,將之吸收後再轉化為演技表演出來」的功夫,

  也給布袋戲帶來了一番新風味。

石:喔~原來是這樣……

  雖然以一般的影集看來,這種作法其實非常普遍,

  不過將演出者更換為戲偶之後,或許真的能帶來一種新鮮感覺吧。

虛:其實東離就是在解釋與演繹的反覆過程中誕生的作品。

  對片場同仁而言,相較於普通的布袋戲作品,東離可說是多了一道工法的作品,

  而製作完成的影像回到日本後,聲優再看著這樣的畫面賦予情緒。

石:嗯嗯嗯。

虛:因此系列持續推出的過程中,我感覺到這種手法會帶來不同於傳統布袋戲的新風潮。

石:所以說,這樣的手法被逆向輸入回台灣後,今後說不定也……

虛:是的,我相信有可能。

石:以事後配音的方式重新演繹……

虛:對台灣的觀眾而言,口白師的「氣口」其實也是一種重要的表演形式。

石:啊,對喔,說得也是(笑)。

虛:由一位口白師以不同的腔調詮釋所有的角色,這樣的表演形式是布袋戲的重要傳統。

  所以我一開始其實很擔心(東離日配的形式)能否被接受。

  因為這等於是將布袋戲的精華之一割捨了。

  然而,畢竟台語之美只有台語使用者才能領略,

  若想在國際展開的話,不分別替各角色配音還是有困難。

  所以一期才會選擇現在這種形式。現在想來,當初的擔憂反而值得回味了。

石:要展開東離的企劃時,是否考慮過在日本也找個口白師來一人演繹呢?

虛:其實也有考慮過。不過畢竟我參與過多次的動畫企劃,明白聲優的強大之處(笑)……

石:啊,說得也是(笑)。

虛:本家布袋戲會穿插大量旁白,像是角色內心想法,往往是透過口白師的說明來表現。

  相較之下,東離就顯得非常動畫風。

石:也就是說,本家在沒有對白的地方,旁白也會不間斷地一直描述嗎?

虛:是的,滔滔不絕地說著。

  這種類似說書的講談藝術自然有其樂趣,而且也很重要,

  但這次的企劃的目標之一是吸引動畫迷朋友們來觀賞,

  與其執著於傳統形式,更應著重如何降低觀賞門檻。

石:原來如此啊~難怪角色的設計非常有現代感(笑)。

  完全想像不到居然背後具有如此久遠的歷史(笑)。

虛:是的,東離在角色設計的階段就相當往動畫風格靠攏。

  不過布袋戲偶的進化其實也很迅速,

  我在霹靂展見到一字排開的歷代主角,那個進化也非常驚人呢。

石:啊~單純守護傳統是不夠的,要與時並進才行呢。

虛:是的,霹靂對於創新的堅持真的很令人安心,光是找日本人來當編劇就很驚人了(笑)。

石:嗯嗯嗯。

虛:(霹靂)腳步非常輕快,每一次演出都絞盡腦汁加入新的風味來讓觀眾感到驚喜。

  在參與製作的過程,我感覺自己也吸收了這種樂趣。

石:越聽越覺得真的是很不得了的企劃。

  但話說回來,這麼講究的作品,

  製作一話的麻煩程度和一話約三十分鐘的動畫相比應該高出許多吧?

虛:不,拍攝時間本身相當短喔。

石:咦?真的嗎?

  之所以如此複雜的拍攝還能維持速度,是因為片場工作人員都對工作非常熟悉的關係嗎?

虛:是的,完全是如此。

  片場根本就像馬戲團(笑),以會發生什麼事都無法預料的速度不斷拍攝下去。

石:哇……

虛:倒不如說,片場本身都可以當成一場秀來欣賞了呢(笑)。

石:真的是日本前所未見的技術呢。

虛:是的。要能成為一名獨當一面的操偶師,沒有十五年的修練是不行的。

石:唔哇唔哇~……(笑)

虛:偶爾看到幕後花絮總是會讓我大吃一驚(笑)。

  或許是因為也滿危險的吧,我實際拜訪過片場幾回,大部分都是比較溫和的場面。

石:啊,因為現場要做一些特效的關係嗎?

虛:像是噴火或飛天遁地的那種場景,我其實還沒現場看過(笑)。

石:因為那種場景拍攝上比較危險,讓業外人士進去參觀不太妙吧(笑)。

虛:應該是這樣吧(笑)。我看過最危險的拍攝只有要弄倒石燈籠的那齣戲(笑)。

石:弄倒石燈籠聽起來雖簡單,相信拍攝上一樣也是很辛苦吧。

虛:是的,不知道重拍了多少回,只求漂亮地倒下的一瞬間(笑)。

石:原來如此,為了理想的畫面,不斷不斷地重拍嗎~

虛:嗯,而且雖然經常重拍,卻還能以剛才說過的超快步調拍攝,一景一景的轉換都非常迅速啊。

  又迅速,又為求完美而不斷反覆。

石:我參與的只有配音的部分,雖然覺得拍出來的成果很漂亮,

  但由於人偶們動得太自然了,總會陷入人偶原本就是這樣動的錯覺之中。

  聽到虛淵先生的說明後,才意識到這背後都是無數工作人員努力的成果。

  不,應該說光不讓人意識到戲偶們動得如此自然這件事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虛:收到毛片時,總會疑惑這是什麼情況?這些場景到底是怎麼拍出來的??

  現在影像太過仰賴數位處理,布袋戲這種採用類比方式演出的戲劇,

  某種意義下也是非常奢侈的娛樂內容,我是這麼認為的。

石:原來如此。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就來到結尾了。

  片尾這個展開應該是為了下一期所作的鋪陳吧?

虛:是的,用非常老套的方式鋪陳了(笑)。

  講得這麼明白卻沒有下一期的話也太說不過去了(笑)。

石:說得也是。所以說還有下一期喔,請各位觀眾……(被打斷)

虛:對我來說,作為編劇參與如此長期的企劃也是頭一遭。

  說不開心也是騙人的。考慮該把故事鋪陳得多大也是種樂趣呢(笑)。

石:在能處理的範圍盡可能鋪陳得大一點,讓劇集持續下去……

虛:最終能走到哪裡我也不知道,但至少目前還沒有收尾的打算(笑)。

石:聽您這麼講我就放心了。相信各位觀眾也會非常期待……

虛:是的,反正婁震戒頂多也只是「墜崖」而已嘛(賊笑)。

石:啊,原來是這樣嗎!所以說我們還能期待(婁的回歸)嗎?

虛:婁啊,他(在原作中)也曾經被瓦礫掩埋過。後來又回歸了。

石:啊,原來如此~各位觀眾,敬請期待喔!

虛:請多指教~

石:那麼,本話的評論音軌就由飾演諦空及婁震戒的石田彰我。以及……

虛:負責原案、腳本、總監修的虛淵玄為各位獻上了!

石:謝謝各位的觀賞~

虛:謝謝~
4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5 筆精華,08/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