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332

RE:【問題】東離藍光光碟評論音軌(更新第1季第7集)

樓主 -- yunits
GP60 BP-
收到BD第二集了,照例的渣聽渣翻,若有訛誤還請不吝指正~
第一季第八集等年假後再來翻XD

--

諏:正在聽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2評論音軌的各位觀眾好,

  我是負責殤不患的聲音的諏訪部順一。以及……!

虛:大家好,我是負責原案、腳本、總監修的虛淵玄。

諏:您現在正在觀賞的是第六話「毒姬的驕傲」。

  本話的評論音軌就由我和虛淵先生來進行,請多指教。

虛:請多指教。

諏:關於我們正在看的這個片頭……我記得這好像是在……Wonder Festival?

  總之是在某個活動中首度公開的,是吧?

虛:是的。

諏:當時看到一堆劍飛出來的影像時,我感動得起雞皮疙瘩呢。

虛:過獎了(笑)。

諏:我算是在業界裡很習慣看到畫面中跑出一堆劍的聲優(笑),

  但在看到時還是不禁起雞皮疙瘩,心中大喊「哇啊啊!這是!??」

虛:其實在片場的堅持下,片頭在WF之後又重拍了一次喔。整個質感又更提升了。

諏:居然重拍了嗎!?哇……

虛:是的。在片場的堅持之下,創作出無話可說的品質。

諏:虛淵先生對於片頭會做出指示嗎?例如這邊要這樣拍,那邊要那樣拍之類的。

虛:其實在試拍的階段我就覺得已經很棒了,會重拍完全是因為片場同仁的講究。

諏:換句話說,片頭是由霹靂社那邊構思並創作的嗎?

虛:是的。大體說來,我只在文字分鏡稿的階段提出想在某某時間點推出某某角色的要求。

諏:原來如此。

虛:這次片頭會隨著話數改變一小部分影像,像這幾話就是「聆牙變形」。我做出指示的只有這種部分。

諏:啊,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虛:實際畫面的構成之類完全委由片場發揮。

諏:我也去霹靂社的攝影棚參觀過,現場工作人員似乎都當場來決定如何拍攝。

  當然,我相信在他們腦中一定有某種縝密的構想,

  不過他們在拍攝前似乎都不先畫分鏡稿就直接開拍了呢。

虛:確實是這樣。

諏:雖然像片頭這種類似MV的影片,好像就會確實畫出分鏡稿……

虛:是啊,不過劇中的拍攝方法就不是那樣。分鏡的設定上的確不像動畫那麼嚴格。

諏:嗯嗯。就在我們閒談之際,劇情已經開始了(笑)。

虛:哈哈。

諏:二期的殤不患總算是著著實實地陷入危機了。

  雖然一期也遇過危險,但這次可真的動彈不得啊。

虛:是的,到了第六話才總算擺脫困境。

諏:扮演因中毒而寸步難行的殤,我也累積不少壓力(笑)。

虛:真是不好意思(笑)。畢竟都在流著冷汗打坐,只能演出痛苦掙扎的模樣。

諏:一直拚命運功鎮住毒素,好不容易到第六話才解脫(笑)。

  記得在演這段久違的戰鬥場面時,心中有種一吐怨氣的感覺呢(笑)。

虛:真的(笑)。

諏:在二期的新角色中,關於西川先生飾演的浪巫謠這名角色……

  記得這尊戲偶原本是以西川先生為意象來製作,這次特別將之運用在戲中。

  在撰寫浪巫謠這名角色時還算順利嗎?是否有遭遇到什麼困難呢?

虛:雖然浪的戲偶是以西川先生為主題,但角色的性格並非是以西川先生為藍本。

  我在設計時完全是當成劇中的一名角色來構思,再請西川先生去飾演他。

  在設計上,浪算是除了殤和凜這兩名封頂的主角以外,另一名足以成為頂點的角色。

諏:問題是……他會不會太強了啊(大笑)?

虛:沒辦法,其他兩人太強了!

諏:說得也是(笑)。

虛:那兩人雖然極端地強,但也有其弱點。

諏:類似雙面刃的感覺。

虛:是的。浪在怪咖度上還是比不上殤或凜的(笑)。他的性格太耿直了(笑)。

諏:說得也是(笑)。帶有一份想在殤背後默默支持的體貼。

  雖然還要等個幾話才能看到,浪的武戲真的很帥氣啊。

  表現出堂堂主角之風。

虛:(霹靂)本家也有不少用樂器戰鬥的角色,因此我一直想在東離系列裡加進這類角色。

  目前浪算是(東離)獨一無二的樂器戰鬥角色,所以有壓倒性的存在感(笑)。

諏:的確,浪在本作中的存在感真的是其他角色難以比擬的啊。

  雖然不到地圖兵器的等級,他不是也擁有對抗群體的戰鬥能力嗎?

  那個真的會讓人覺得「好奸詐啊!」(笑)。

虛:確實是(笑)。殤在被包圍時,偶爾也會苦戰。

諏:可是浪即使碰上多數暴力時,只要(輕撥琴弦)「砰」地一發就解決了。

虛:所以他的戰鬥方法很適合援護殤啊,和殤合作無間(笑)。

諏:在看到這次的劇情把浪描寫得這麼帥氣,捧得這麼高後,

  我和鳥海先生還討論過「慘了,我們兩個地位不保了!」(笑)。

  接下來來談談其他角色吧。

  (畫面中為嘯狂狷)例如這位眼鏡君。

  雖然一期的出場角色也幾乎都是壞蛋,他在這些角色中倒是挺獨樹一格的呢。

虛:關於這點……其實具有官差身分的壞蛋也是我一直想描寫的角色。

  以江湖為中心的中國武俠故事中,像是貪官之類,官差往往被描寫成壞蛋。

  而主角那方則往往站在對抗官府的立場上。

諏:原來是這樣。

虛:雖然東離並非中國的故事而是中華風奇幻,我還是想把這種傳統寫進東離的故事裡。

諏:原來如此。雖然擁有嘯這種立場的角色並不少。

  但像他這種有點陰險狡猾又帶點殘虐的性格……

  讓人不禁搖頭的……連凜都不想與之往來的……

  讓人覺得「這角色是怎樣啦!」的卑鄙小人真的不多見(笑)。

虛:因為一期的蔑在「高傲惡人」這方面已有相當多著墨,

  若二期還是朝這個方向去描寫,會被蔑的光芒蓋過去(笑)。

諏:蔑有自己的信念,有自己的美學,為了美學不惜一死的感覺。

虛:是的。這種自戀情結反而成了他的弱點,他就是這樣的角色。

  所以我這次就乾脆拐了個大彎,寫出嘯這個角色來(笑)。

諏:嘯真的有強烈的惡徒感,更重要的是他還有「牙齒」(笑)。

虛:啊~那個啊~(笑),那是霹靂社主動製作的喔。

  當初角色設計者或許是為了提供參考,順便畫了露齒奸笑的頭像,

  結果霹靂社就照著那個刻了一顆偶頭,適時在各處插入露齒畫面。

諏:所以那是切換露齒場面用的偶頭嗎?

虛:是的,專門為了這個用途而製作的。

諏:原來是這樣啊~有了露齒笑的畫面,反而讓這個角色產生獨特的深度和衝擊感呢。

  另外就是……雖然不算女主角,這次另一個新角色蠍纓絡也是從開頭一直登場到現在。

  關於這個蠍纓絡又是如何?您一開始動筆時就預定讓她活這麼久,並歷經多場戰鬥嗎?

虛:是的。這名角色一開始就預定要讓她努力活到中盤左右。

  在寫一期的劇本時,最大的失算其實是獵魅的可愛程度超乎我的預估。

  因為是為了當配角才創造的角色,所以退場時間很早。

  那時我一直覺得霹靂社的強項是美形男性角色,

  當我看到美女角色竟然也能表現得如此嬌媚、充滿個性時,真的覺得失算了。

  雖然是一種令人開心的失算。

  因此在撰寫二期劇本時,就決定推出一個能發揮這個強項的角色。

  雖然刑亥也很性感,基本上很少動刀舞劍,而是像魔法師,靠唱歌跳舞來發揮魔力。

  於是我在創造蠍的時候,就以性感、近戰型,而且要長時間登場作為基本概念來進行設計。

  某種意義上,算是犧牲了獵魅才得以誕生的角色(大笑)。

諏:反省獵魅的慘痛經驗(笑)。

  蠍也是個很棒的角色呢。內心充滿了糾葛與迷惘。

虛:因為有糾葛才可愛啊。

諏:戲分也多到讓人懷疑是不是主角的程度(笑)。

虛:(東離二是)蠍妹成長物語(笑)。

諏:雖然最後結局令人惋惜。聽說高垣小姐一開始以為蠍妹會就這麼活了下來喔。

虛:(讓她誤解)真是不好意思(大笑)。

諏:(當初提供給我們的)角色說明中有提到這個角色會改邪歸正,

  高垣小姐一看到這個就說:「咦?會洗白呀!太好了,這樣就不會死了!」

  很抱歉,沒這回事(笑)。

虛:洗白之後,自然就……(大笑)。

諏:這種插滿旗的壞蛋角色啊,就算洗白了,也……(笑)。

虛:不插入贖罪劇情不行呢(笑)。

  像是《光之美少女》,如果有壞人角色洗白,接下來還得辛苦地到處贖罪才行(笑)。

諏:要努力行善才能換取原諒(笑)。

虛:但很遺憾,東離只有一季的劇情份量。

  如果能演四個季度的話,或許還能考慮一下插入贖罪篇,

  讓她最後成為《光之美少女》的一分子(笑)。

諏:然後下一個新角色是……恰好登場的這位諦空。

  雖然之後會變成截然不同的模樣(笑)。

虛:這尊偶的俊美程度遠遠超乎我的想像,做得真是完美。

諏:關於這名角色……是因為在一期最後藏在殤的卷軸裡的那把在二期也大活躍的劍嗎?

  當初藏那個哏,是為了在二期推出這個角色嗎?

虛:不,當初真的只是因為當作彩蛋才放進去的。

  後來決定要製作二期,在構思劇情時,才想說乾脆把這個哏拿來用(笑)。

諏:一不做二不休的感覺(笑)?選了他出來。

虛:此外,我從來沒試過「明星系統」,但一直抱著憧憬。
※把角色視為演員,從其他作品跨界來演出的創作手法。
  我在以前創作過的角色中,尋找是否有符合東離世界觀的角色……

  然後趁著這次的機會……(笑)。

諏:名字就直接爆雷了,這個婁震戒啊(笑),相信在知道諦空就是他的時候,很多人都嚇了一大跳吧。

虛:(霹靂)本篇也有和尚角色爆氣就會變長髮的劇情,我也一直很想寫看看這類劇情呢。

  畢竟東離算是霹靂本篇的介紹篇、入門篇。得先讓觀眾習慣「和尚也是會這樣喔」才行(笑)。

諏:難怪這顆捲捲頭會咻~地一口氣伸長(大笑)。

  話說回來,石田先生飾演的這名諦空……

  沒想到隱藏在悲哀與虛無感之下,有著恐怖的瘋狂殺人魔性格(笑)。

虛:其實是婁這個角色先存在,諦空算是以減法設計出來的角色。

諏:啊,原來如此。

虛:「把婁去掉七殺天凌的話會變得如何?」「沒遇見七殺的婁是怎樣的人物?」

  基於這些發想所導出的角色,就是諦空。

諏:原來如此,先有婁,才有諦空的存在。

虛:是的,扣除七殺要素後,就變成空空如也的諦空。所以才有那樣的巨變。

諏:難怪變化幅度如此之大。諦空變化成婁的那一回真的很有趣。

虛:不過,由於石田先生的演技實在太好,結果連諦空也變得充滿強烈的存在感(笑)。

諏:從一開始發展到這話(第六話)時,真的還看不出這名角色站在何種立場啊。

虛:感覺就算一直維持諦空到最後也不奇怪,石田先生的演技就是如此厲害,真令人感激。

諏:二期有許多很有個性的角色登場。

  前作很有RPG感,一行人組隊刷任務,闖入壞蛋巢穴打王。

  但這次則由於登場角色數量較少,感覺劇情主要靠角色關係來衍生。

虛:這次會有這種改變,最主要是因為我想增加武戲場面。

  我認為與其不斷變換場景,不如著重在角色之間的互動。

  所以採取減低角色數量,增加武戲的策略。

諏:我覺得每個角色的台詞似乎都變多了。

  像是嘯狂狷和凜雪鴉的對話就超~級~長~(笑)。

  兩個人就這樣一直講一直講(大笑)。

虛:的確(大笑)。但布袋戲的好處就是即使是冗長的對話場景,畫面也不至於枯燥呢。

諏:剛才您提到這次想增加武戲,想增加刀劍交鋒的場景。

  這次的武戲比起上一期又多了許多更驚人的動作啊。

  像是對腳部的描寫就比一期多了不少。

虛:是的。我在將劇本交給對方時,特地註明希望增加武戲比重,萬事拜託了。

  相信片場的人員理解了我這份心情,將之努力表現出來了。

諏:像浪的腳部動作就非常帥氣啊。

虛:真的很帥(笑)。

  收到剛拍好的毛片時,我還忍不住拿去向西川先生炫耀呢(笑)。

  說「拍出很帥的畫面了!」這樣(笑)。

諏:浪那段靠聽音來辨位的武戲真的超帥。

虛:毛片拍好時,恰好是西川先生要錄製主題曲的時候。

  於是我就直接拿去獻寶了(笑)。

諏:感覺二期在切換鏡頭的次數更頻繁了。不只武戲,也包括其他場面。

  一下子臉部特寫,一下子其他部位像手或嘴巴的特寫。

  或者同樣是特寫鏡頭,也會改換方向,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雖然當作比較對象不太正確,

  總覺得這次運用了許多一般真人戲劇中也會採用的手法呢。

虛:真的。這部分可說是和動畫最大的不同之處,不會流於較易作畫的鏡頭角度。

  因為被攝體早已存在,能由各種角度各種位置去找出最好的鏡頭,

  我認為這就是人偶劇最大的強項。

諏:因為是經得起拍攝的美麗人偶,所以更要由各種角度來拍攝啊。

  有趣的是,不是有所謂的本尊和武戲用的副尊嘛?

  明明被特寫的應該都是本尊,隨著角度不同,卻有不同感受。

虛:表晴明明不會動,卻好像有變化。正可說是動作和鏡頭的魔術啊。

諏:隨著鏡頭與光線的差異,或者局部使用的汗水等特殊效果,也能表現出情緒來。

  即使沒有我們這些聲優去詮釋,光看畫面就能感受到情緒。

虛:真的是達人技藝的境界啊~

  這次有許多中毒場面。中毒虛弱的時候,嘴唇的光澤還會消失呢。

  我注意到這點時,忍不住讚嘆「真是太講究了!」(笑)。

諏:霹靂社有注意到這個小細節,將它表現出來了。

虛:雖然吞下解毒劑後,馬上又恢復光亮潤澤了(笑)。

諏:一瞬間就解毒了。

虛:真的只有一瞬間(大笑)。

諏:在看到這段的時候,心想:「咦?不是慢慢恢復,而是一瞬間嗎!」

虛:哈哈哈,就當成是魔法的效果吧。

諏:參觀過片場後,看到這些像一瞬的火焰或煙霧瀰漫之類的表現,

  心中總會想「要表現這些只有一下下的效果不知要花多少時間準備?」、

  「花上如此多工夫,實際能用的片段究竟只有幾分鐘?」、

  「萬一效果不盡理想,又得從準備階段開始嗎?」等等。

  原來我們看到的這些畫面竟然是這樣費時費工拍攝出來的啊。

虛:太驚人了。

諏:這是個沒日沒夜地拍攝,實際能用的畫面卻只有幾分鐘的世界。

  一想到這點,就覺得和真人演出的戲劇有很大的差別。

虛:鏡頭之外的辛苦更是令人敬佩啊。

  片場不是充滿沙塵嗎?得在那種環境下近距離拍攝呢。

  攝影機要在這麼這麼惡劣的環境下拍攝啊!

諏:的確是呢。

虛:一喊「卡」的瞬間,一旁的助理拿著吹球一擁而上,清理攝影機的髒污。

  其他人則趁這段空檔討論下個鏡頭要怎樣拍攝。

  我曾問黃董事長「這種拍法,器材不會很快耗損嗎?」

  結果他面帶苦笑地回答我「能拍攝出好畫面比較重要。」

  那時我就覺得(這家公司)好厲害啊(笑)。

諏:霹靂社漫長的歷史中,也開發出很多技術和小道具呢。

虛:正常說來,電腦之類的電子機械旁邊不是禁止抽菸嗎?

  霹靂社的攝影機卻得在這種瀰漫煙塵的地方工作,這太可怕了(笑)。

諏:霹靂社拍攝的速度也很可怕,以週刊速度不斷推出作品。

  能維持這樣的量產速度真的很厲害。

  而且也一直貪婪地追求新技術。我去參觀時也看過他們的3D技術。

  現在雖然是以這種2D方式製作,相信今後還會繼續挑戰吧。

虛:明明是傳統偶劇,卻不斷想把傳統升級的求新精神真的很驚人。

諏:在參與東離演出後,我一直覺得這樣的內容具有拿到全世界也能通用的潛力。

  所以對他們未來會怎樣拍攝也很有興趣。

虛:雖然是古典,卻還看不見未來的終點,是非常熱血的領域。

諏:製作人也說今後不會停止創新腳步呢。

虛:越是參與就越讓人著迷。

  即使是現在也還是不斷創造出新技術呢。甚至連衣服都脫了(大笑)。

諏:對啊(大笑)。

虛:終於連操縱上半身全裸的角色的驚人技術也研發出來了啊。
※肯定在講《刀說異數》的花信風XDDD
諏:啊,時間快到了。所以說……三期何時會出來呢?(敲碗)

虛:呃……(尷尬笑)當然不可能在現在透露啊。

  我只能說,順利發展中(笑)。

諏:好的,我很期待(笑)。

虛:現在正絕贊籌備中。

諏:能聽到這個好消息真是太好了。不枉這次來參加評論音軌的收錄。

  相信各位觀眾聽到這個消息也會很開心。

  接下來也請繼續欣賞一期、二期和電影,繼續給東離系列支持與鼓勵喔。

  那麼,以上就是由我諏訪部順一,以及……

虛:我虛淵玄為各位呈現的評論音軌。

諏:感謝觀看~

虛:謝謝~

6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5 筆精華,08/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