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161

【問題】東離藍光光碟評論音軌(更新第1季第8話)

樓主 -- yunits
GP144 BP-
快速連結
--
收到光碟第一時間當然是聽一下評論音軌XD
這次一卷只收錄一集,有點可惜。
不過和第一季比起來,聲優和虛淵都對布袋戲有更進一步的瞭解,
所以談論的內容也更深入豐富了。

大致搜尋一下,似乎還沒有人翻譯,因此渣聽渣翻一下了。
基本上照聽的句子翻,有些意思比較不清楚的句子就適度補足。
若有錯誤尚請見諒&指教。
以下翻譯。
--

鳥:聆聽評論音軌的觀眾大家好,我是飾演凜雪鴉的鳥海浩輔,接著是~!

虛:大家好,我是負責原案、腳本、總監修的虛淵玄。

鳥:這次要呈現給各位的是第二話的評論音軌,請多多指教。

虛:多多指教。

鳥:片頭曲開始了呢。

虛:哎呀呀。(經過多年努力)總算走到這個地步了。

鳥:真的呢。不過比我想像的更早喔。

虛:真的嗎?

鳥:我以為還會再拖個一年半載。

虛:畢竟攝影棚那邊的士氣很高昂,一直催促著想拍二期。

  所以反而是製作現場先積極地想把影像拍攝出來,再來考慮商業展開的感覺。

  畢竟是個跨國企劃,彼此間商業上的習慣並不相同,往往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碰上麻煩。

  而我們負責寫或拍的製作方則是題材和拍攝都準備好了,所以很想趕緊拍成影像。

  因此,總算能以商業作品推出的現在,真的有滿滿的感慨。

鳥:對我們聲優來說,畢竟二期的製作早早就發表了,一直期待著何時能參與。

  所以真的沒想到能這麼快就完成拍攝呢。

虛:畢竟(布袋戲的拍攝)只要準備工作完成的話,就能以非常快的步調進行拍攝,

  反而是拍攝完後的CG處理比較花時間。

  那個速度真的讓人吃驚。特別是習慣動畫製作現場的步調的話。

鳥:嗯嗯,的確是這樣呢。我們去參觀過片場,真的感受到拍攝現場對作品的熱情。

  尤其是知道霹靂正劇上映的速度後,真的讓人懷疑他們是不是有魔法能一下子就拍好呢。

虛:真的讓人驚訝呢。雖然撰寫假面騎士的劇本時,寫完兩個禮拜內就要著手拍攝也讓人驚訝。

  而布袋戲這邊雖然道具背景等必須先籌備幾個月,一開拍真的轉瞬間就拍好了。

鳥:是啊。我們也有參觀了拍攝情景。霹靂拍攝的方式不是一個分鏡一個分鏡拍嗎?

  就是一次只做一個動作那樣。一個個鏡頭(分得那麼細)還能拍得那麼快,真的很可怕啊。

虛:對啊,簡直像馬戲團。

鳥:哈哈哈,沒錯沒錯。真的非常仰賴人力的傳統拍攝方式,

  一旦失敗就再來一次,也會用火藥或實際點火。

  (這麼麻煩的)步驟竟然能以這種步調來拍攝,不由得佩服啊。

虛:真的是knowhow的累積啊,技術的傳統。

鳥:的確,讓人感覺到(霹靂社的)歷史呢。

  然後,這樣拍攝出來的二期,關於為什麼會挑第二集來錄評論音軌嘛……

  相信看過的各位已經發現了,因為第一集我只有在最後才登場啊(笑)。

虛:的確是(笑)。只有最後出來收尾一下(笑)。

鳥:那麼,關於這個第二集,或者說第二期的角色,

  雖然某些角色在電影版的最後有稍微露面,基本上算是新角。

  其中一位就是現在正在和凜對話的嘯狂狷。

虛:第一話就毫不遮掩地表現出他是個壞蛋角色(笑)。

  電影版的時候還看不出敵我,在第一集中總算大剌剌地宣告自己是個壞人了(笑)。

鳥:(關於嘯)不是有牙齒的特寫嗎?那個果然是霹靂的……?

虛:是的,那是這次的新嘗試。因為在人設的階段時也有附奸笑臉,結果霹靂就多刻了一顆偶頭了(笑)。

  當初就對他們究竟會怎麼用這顆偶頭很感興趣,看了實際影像後便豁然開朗了。

鳥:真的很厲害呢。(嘯的偶頭)乍看似乎是個很認真的角色,

  光靠一個牙齒特寫,就把他的實際性格表露無遺。

虛:只插入一個特寫就表現出來了,真厲害。

鳥:而且這個角色還是個眼鏡角色(笑)。

虛:哈哈哈,就是說啊。因為我看霹靂本家角色之中也不少眼鏡角色,便試著也在東離加入這樣的角色。

  沒想到霹靂如此正確地把鬼畜眼鏡的文脈發揮得淋漓盡致。

  像是眼鏡反白啦,不時推推眼鏡啦等等的。

鳥:這種小細節的表現真的很精彩。霹靂社在小道具的運用上實在很高明呢。

虛:真的。能感覺到他們「反正都做出來了,當然要好好地運用囉」的服務精神呢。

鳥:霹靂的小道具真的很細膩又很精巧。那個眼鏡的反射……哈哈哈。

虛:應該費了不少工夫吧(笑)

鳥:在明白霹靂的拍攝過程後,看著完成的影片總會想,這段真的表現好細膩喔。

  (看著畫面中殤和浪在對話)……關於這兩人暫時還不能多說(笑)。

虛:哈哈哈,先賣關子嗎?

鳥:想保留到後面再來討論。不過,浪巫謠這次可以說是以重要角色的身份登場呢。

虛:先以形象角色的方式登場也算是一種很特殊的情況。

  原本浪是為了用於宣傳活動,作為西川先生的形象角色而刻的偶。

  但因為刻得太好了,想說乾脆讓他在本篇裡面登場。

  既然是以西川為形象,理所當然地就請了本人來配音。

鳥:比我們的造型更華麗啊(笑)。

虛:因為原本並沒有預定讓他在劇集裡面登場,所以並沒有特別配合一期的角色設計。

  而是採用比較貼近霹靂本家的華麗風格。沒想到最後還是在劇中登場了(笑)。

鳥:該怎麼說呢,光看外型就很有主角風範(笑)。

虛:其實凜也相當華麗。如果是熟悉中國風武俠作品的觀眾或許很快就能接受,

  但(日本的)一般觀眾恐怕還是會覺得怎麼這麼花俏吧。為了平衡,才讓殤的設計如此樸素。

鳥:不習慣的人可能看不出凜是主角吧(笑)。

虛:很亞洲風格的角色(笑)。有點和服感(笑)。

  但霹靂本家的話,有非常多完全超越了凜的程度的花俏角色。

  有的根本和聖鬥士沒兩樣,簡直像黃金聖鬥士呢。(譯按:肯定在講玉梁皇XD)

鳥:去霹靂參觀的時後有拜見過霹靂展示的偶,真的很不得了呢。

虛:就是說啊。

鳥:也能感覺到歷史的演進。偶的尺寸越來越大。

虛:一想到一開始是單手尺寸,後來竟然演化成要用雙手才能操作的大型偶,真的很驚人。

  要有讓整尊偶壓在上半身的氣勢才能操作。

鳥:那個重量實在很可怕。

虛:對啊。根本抬不起來。

鳥:超重的!拍紀念照的時候,對方請我們拿著偶。偶頭不是要用手指支撐嗎?

  隨著時間經過,頭部逐漸歪掉,被提醒「那個~頭歪掉了」,又趕緊扶正,這種情況重複了好幾次。

虛:一想到這麼重的偶要做出這些如此生動的動作……

鳥:真的是非常厲害的技術啊。

  然後,關於現在畫面中的蠍瓔珞這名角色……

虛:一期的時候雖然有獵魅這名角色登場,不過那時我有個刻板印象,

  認為布袋戲劇情該以美男子為主來發展,所以並沒有很注重女性角色。

  但在實際作品完成後,作為配角的獵魅意外地有著很棒的表現。

  於是就想,這樣的話應該多讓作為敵方女幹部,而且有許多武戲的角色登場才對。

  一方面可以說是對一期的反省,另一方面也可說是一種創作上的企圖,

  於是我創作了蠍瓔珞這名角色。

鳥:蠍是一名很華麗的角色,也很性感,感覺比獵魅更閃亮,像是升級版(笑)。

虛:在一期時我就注意到,女性角色在經過操演後,那種嬌媚感會整個呈現出來。

  原本受到日本動畫的印象影響,總覺得女性角色不多少裸露一點魅力會不夠,

  但布袋戲偶畢竟沒有身體,要裸露很不容易,所以不敢主推女角。

  但實際看到演出後,真的覺得動起來很可愛啊。

鳥:真的呢,演得非常好。

虛:不只獵魅,丹翡和刑亥也是。

  重新體認到明明衣服都穿很多,卻能靠著動作來表現出女性角色的性感。

  因此才會想在劇本上反饋這點。於是就寫出蠍瓔珞這名角色了(笑)。

鳥:只靠動作就表現出女人味,以人偶劇而言真的很厲害啊。像是嫵媚或者清靈的感覺等等。

虛:並不是會脫才是女生啊(笑)。

鳥:真的呢。畢竟布袋戲的女生都包緊緊(笑)。

虛:雖然包很緊,還是會小露美背之類。這也算布袋戲讓女性角色表現性感的努力之一吧。

鳥:或者露腿。刑亥就有露腿呢。話說回來,只有丹翡的臉孔比較往日本(動漫風格)靠攏。

虛:是啊。(霹靂社)對於這種創新真的很敢挑戰,真令人高興。

鳥:原本的風格大多是丹鳳眼,(像丹翡這種)圓眼睛真的很少見。

虛:特地挑戰日本動漫風格了。

鳥:(霹靂社的)步伐非常輕快。

虛:真的是如此。不只對創新毫不畏懼,甚至可說是貪婪地想吸收新事物的感覺,真了不起。

鳥:非常能感覺到這家公司的活力。

  (畫面是伯陽侯)這名角色其實在片頭中也有登場(笑),這位老先生(笑)。

虛:老頭保障名額(笑)。

鳥:所以他算是本回的老頭保障名額嗎?(大笑)

虛:是的。在劇中雖然沒那麼多戲份,但也一直沒退場(笑)。

鳥:明明在片頭中看起來是個超級厲害的角色(笑)。讓人聯想到廉耆老師初登場(笑)。

虛:是的(大笑)。

鳥:一期的時候,廉耆老師一登場就死掉了(笑)。

虛:畢竟有懷著要把各種樣式的戲偶都推出來的想法。

  雖然(霹靂的)主要角色都是美形,但配角有老人,有阿肥,種類意外地豐富。

  所以我也希望盡量讓各種造型的配角登場。

鳥:所以……噗噗……才會有那種……噗哈哈……下巴很腫的角色嗎?(大笑)

虛:(笑)因為偶通常是先刻好頭,在挑偶頭的時候會一字排開讓我們挑選。

  大致像「這次的某某角色要用哪顆頭呢?」的感覺,所以往往會從備選的偶頭中挑出有趣的長相。

鳥:原來如此啊。原來是從事先刻好的偶頭中選出的。

虛:是的。所以有的角色是特地刻的,也有角色是類似試鏡會般從預備的偶頭挑出的。

鳥:喔~所以是已經先有形狀了。

虛:是的,像是「這顆偶頭看起來很不錯,請務必讓他登場」的感覺,完全是試鏡會呢。

鳥:原來是這樣啊。我想在東離劍遊紀中尤其如此,主要角色是都先有設計稿對吧?

  偶再配合設計稿製作出來。偶頭都是木刻的,要大量生產相同偶頭肯定很辛苦吧。

虛:是啊。畢竟是一顆一顆手雕出來的。

鳥:所以像凜當然是這樣,而殤或嘯也是,大家都會有好幾尊副尊對吧?

  仔細看起來,會發現微妙的不一樣呢。

虛:是的,稍微不一樣。

鳥:另外就是,我一直感到很神奇,

  明明偶頭沒有表情,為何能只靠角度和光影就讓表情變得如此豐富呢?

虛:真的就是這樣。相信霹靂也蘊積了非常多這部份的訣竅吧。

鳥:畢竟都是一號表情,五官不會動,頂多眼睛和嘴巴能微微動一下。真的是很厲害。

虛:這真的可以算是一種魔術了。

鳥:就算有靠鏡頭角度之類的操作,相信並不是只有那麼簡單的。

虛:真的。能感覺到(拍攝小組)有意識地要引起觀眾視覺上的錯覺。跟魔術是一樣的道理。

鳥:(畫面是狐鴉聯手騙老人)現在凜和嘯正在……(笑),這兩人是類似型的角色(笑)。

虛:透過讓(老人)覺得「被騙了!」來欺騙他(笑)。

鳥:在一期的時候,包括電影版,凜這個角色多少還有點保留,

  只讓觀眾隱約覺得他是「那種型」的角色(笑)。

  在一期時,他的底細算是一種秘密。

  但來到二期時,他的底細已經被看穿了,在撰寫劇本時會比較困難嗎?

虛:關於這個嘛……由於我之前的劇本大多都在已經有原典的狀態下來創作的。像漫畫改編之類。

  角色或故事已經先存在了,在用這些已知的材料來料理成新劇情。

  因此這層意義下,二期的劇本反而像是回到原本習慣的創作形式呢。

鳥:原來如此。看過一期的人應該都知道凜的終極目的其實是那個(笑)。

  (畫面中凜嘯對話)所以看到這個應該會想,他又要「那個」了吧(大笑)?

虛:不過,由於一期的時候必須維持角色的神秘性,

  在編劇情時得小心不能透露出來,反而比較麻煩一點喔。

鳥:原來是這樣啊!所以二期反而能放手去寫嗎?

虛:是的(笑)。能全力去寫。類似公開手牌的狀態下喊聽牌(笑)。

鳥:原來反而是這種感覺啊。我畢竟不是創作故事的人,還以為底牌都掀開的狀況下會比較難寫呢。

虛:在手牌都蓋住的狀況下去出招其實比較燒腦喔。像是在這邊寫這個會不會劇透了等等。

鳥:一邊小心不能掀開底牌,還要一步步地公開底牌。感覺真的很麻煩。

虛:是的。

鳥:這次凜盯上的對手——嘯狂狷,感覺也是個策謀家的角色,算是跟凜近似類型的角色。

虛:嗯。這次的劇情發展,讓觀眾一邊緊張一邊期待去逐漸明白嘯的企圖也是個重點。

  至於凜的企圖大家都已經知道了(笑)。所以詭計(trick)設計的重點就擺在如何實行上。

鳥:所以說,要如何讓已經看穿凜的想法的觀眾還能嚇一跳就是關鍵了(笑)。

虛:是的(笑)。所以戲中就成了凜去試探對方的真正意圖的過程。

  這時凜和觀眾的觀點便會同步起來。

鳥:二期和一期比起來,(凜的)立場之類的,或者說想講的內容真的是相當有趣。

  給人更可疑的印象了(笑)。

  一期的時候算是相當簡潔明瞭的。二期根本就是互相欺騙較勁(笑)。

虛:是的(笑)。一期的時候,畢竟觀眾還不是很瞭解他,只會懷疑他「也許」在騙人。

鳥:或者知道他在騙人,但「也許」其實是好人。

  恐怕想都沒想到他居然是那種程度的G8人吧(笑)。

  總之嘯狂狷是接下來會越來越有趣的角色,而獵魅接下來也會開始動了起來。

  不對,不是獵魅啦,是蠍瓔珞啦。

  蠍瓔珞說來也是個和獵魅不同類型的角色呢。

虛:一直讓人擔心她何時退場,卻意外地撐很久的角色(大笑)。

鳥:意外地撐起二期主要的戲份呢。

虛:這種內心想法有許多變化的角色,在我的筆下通常能活久一點(笑)。

  為了描寫他們的內心轉折,通常會給多一點戲份。

  反而那種堅定不移的角色,要嘛就是核心角色,要嘛就是一下子就退場。

鳥:原來是這樣啊。

虛:像殺無生那種類型的角色,很難撐過13集的(笑)。

  因為已經徹底定型,不再有描寫的空間。

鳥:嗯嗯,不會有變化。

虛:是的。越是沒有變化的角色,要嘛乾脆當徹底的配角,要嘛乾脆發個豪華便當給他。

  而容易動搖的角色,在動搖之中就有戲產生,戲份便一直能持續著。

鳥:所以這種角色會在寫的過程中逐漸調整嗎?

虛:這個嘛……這種角色通常會把他們的變化拿來當劇情的主軸。

鳥:原來如此。

虛:只是,這種角色雖然在變化的時候一直有戲,

  一旦角色完成的時候就是結束的時候,沒辦法繼續下去了。

  所以真正能擔當核心角色的,還是要完全不能動搖的角色才行。

鳥:原來是這樣啊。

虛:在東離這個系列的話,就是殤或凜這種角色。

鳥:必須擁有明確的中心思想。

虛:他們是既沒有成長也不能轉向的角色。

  否則在改變完畢的時候,戲份就會結束了。

  以前在創作的時候,某些受歡迎的劇本要寫續篇,

  結果就碰上這種(角色成長完畢)問題,讓我傷透腦筋。

鳥:嗯嗯嗯。

虛:一旦描寫過那名角色成長或轉向的故事,接下來要想像新的展開就變得很困難。

  就是有過那樣的經驗,而這次也從一開始就有想讓東離變成一個系列作品的野心,

  所創造出來的就是殤和凜這樣的角色。

  不會有變化,但仍能吸引觀眾的目光,且中心思想絕對不會改變。

  這就是我思考過後所提出的核心角色的形象。

鳥:原來如此啊~雖然會變化的角色飾演起來很有趣,

  不過這種不會變化的角色飾演起來也很有挑戰性,也比較輕鬆(笑)。

虛:是的。所以本作就是以這種不會變化的角色為中心,加入一些會變化的角色,

  透過這些核心角色和劇情角色的互動來推演劇情。

  要是每個角色都不會變化,劇情恐怕會變得相當單調吧。

鳥:確實是呢。

  對了,進入二期之後,雖然這場還沒那麼誇張(蠍殤武戲),總覺得比一期更華麗了呢。

虛:真的。像第一集,蠍還攀在天花板上對打呢。那個場景到底是怎麼拍出來的??

  布袋戲不是從底下把手伸進去操縱的嗎???

鳥:照理說來是如此啊(笑)。

虛:光看影片有好多場景想不通是怎麼拍攝的。

鳥:啊,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片尾。

虛:這次有準備了片尾曲。上次只有請田中小姐唸下集預告。

  這次有曲子!稍微豪華了一點!

鳥:有片頭和片尾了(笑)。

  接下來劇情將會展開下去,能請您說說哪裡是必看重點嗎?

虛:這個嘛~ 剛才討論過的,新登場角色的內心想法與心境變化,

  以及面對這些新角色的行動,核心角色們又會有何反應,我想劇情推演的主軸就在這裡。

鳥:好的。那麼,今後會有越來越不容錯過的發展,請各位觀眾務必持續購買光碟喔。

  能讓各位一看再看,就是我們的榮幸。

虛:謝謝各位的觀賞~

鳥:本評論音軌就到此結束,由飾演凜雪鴉的我——鳥海浩輔,以及……

虛:負責原案、劇本、總監修的虛淵玄為各位獻上了。

鳥:那麼,後會有期吧,拜拜~

虛:後會有期~

--
14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65 筆精華,08/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