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354

【心得】《從零開始》#18 & 《雷姆人生最美好的日子》翻譯

樓主 Nai=Nagi Nai20040314
GP39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レムの人生最良の日》翻譯《雷姆人生最美好的日子》

同發於PTT :  
#1NdgFIHt (C_Chat)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470014418.A.477.html

滿足了。我想看的全部都看到了。

謝謝你小林大師、謝謝妳祈之助、謝謝你長月老師、謝謝白狐社的大家
謝謝你們

我不會忘記這一話的。

看到這話再次確信,果然就算花了16萬日圓就只為買雷姆的特典小說也一點都不可惜。


曾經,有人在板上問了一個問題:
菜月昴你這混帳王八蛋!!!  
為什麼雷姆為你付出到這種地步還硬要選不懂你的莉亞這女人
昴你這畜牲不如的東西!!

我是這麼回他的:

因為並不是他人對自己付出自己就一定要喜歡上呢。

就跟之前《只有我不在的街道》結局的爭論一樣
我救了妳,所以妳就一定要傾心於我嗎?
我救了妳,所以妳喜歡上別人就是十惡不赦的BITCH嗎?
是為了將妳困在另一個牢籠中,所以我才將妳從現在的牢籠中拯救出來的嗎?

因為我幫了很多,所以,應該對我欠下還也還不完的人情,嗎?

「昴不將雷姆擺第一位就是個渾蛋」

這種想法,不就跟那個令人唾棄的王選時的昴一模一樣嗎?


雷姆為昴付出是因為她愛著昴,不是因為她希望昴愛著她。

為何雷姆會讓大部分看過動畫18集的人雙膝跪地支持
我的理由只有一個,不就是因為她在那個瞬間拒絕了昴嗎?
在那個,能讓自己所有私心、獨佔欲與妄想化為現實的瞬間
她選擇了忠實於愛而不是慾望不是嗎?
所以我很討厭雷姆IF線。

「希望昴愛著自己」的慾望,被排在了「自己愛著昴」的後面。

昴和雷姆在動畫12~18話(小說4、5、6卷)就是光與影,相互對照的存在。
昴口口聲聲說自己是為了艾米莉亞、愛著艾米莉亞
但所有的行動、所有的情感、所有內心的想法都在背叛自己說的話
昴一切的行為都是為了自己的私慾,說白了就只是漂亮話而已。
和雷姆相反

「希望艾米愛著自己」的順位是排在「自己愛著艾米想為她付出」前面的。

但雷姆,3次的世界、3次的死亡
不同世界線的雷姆都毫不猶豫做了一樣的抉擇
行動與話語與感情,吻合的、貫徹著、奮鬥著
我最初問的那四句話中任何一句,

我救了,所以就一定要傾心於我
我救了,所以喜歡上別人就是十惡不赦的 渣男
是為了將困在另一個牢籠中,所以我才將從現在的牢籠中拯救出來的
因為我幫了很多,所以,應該對我欠下還也還不完的人情啊?

雷姆一次也沒和昴說過。

或許她曾在心裏想過,但那絕不是驅使她行動的動力。
是雷姆向昴展現了什麼叫做愛一個人。

所以雷姆為何是第2位?

因為昴愛的是艾米莉亞不是雷姆。

而雷姆,遠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這一點。

所以,能夠拯救昴從零開始的人,只有雷姆。

只有即使知曉這點,卻仍願意為他付出的雷姆
才能在支撐著昴走到那個瞬間時,還能拒絕他


所以,昴是渣男嗎?
他在拒絕了自己、不允許自己逃避的女孩面前
如女孩所期望的,沒有逃避、沒有含糊的
說出了自己的心意。
女孩所期望的———成為女孩所愛著的
那個為了艾米莉亞而微笑、努力奮鬥的昴

所以,雷姆只是個工具人嗎?
如果昴只是這種程度的男人
就不會去注意到雷姆的痛苦
「雷姆人生最美好的日子」根本不會來臨。


下面是日文小說第3卷發售時的店鋪特典短篇小說(已絕版)

《雷姆人生最美好的日子》(レムの人生最良の日 )

對於今晚雷姆所留下的光輝,這是我所能拿出最大的敬意了。
僅此獻給雷姆、與所有為雷姆的愛而動容的人們。

1.
身體好熱、臉好紅,胸前的起伏隨著興奮的喘息靜不下來。

料理、掃除、洗衣,即使被各式各樣繁瑣的日常業務追著跑,心思卻早已沒放在工作上,腦海已經被其他思考完全佔據了。
在匆匆快步穿過走廊的同時,腦海中一半想著如何盡快完成剩下的工作,而剩下的另一半,除了思念著造成胸口砰砰直跳的這份熱情的源頭外什麼也做不到,

「────啊」

突然,因為看到了什麼,少女嬌羞的驚呼聲從喉頭間不脛而走。
自己不經意發出的聲音,就連自己都聽得出來其中飽含了多少喜悅之情,臉頰不禁感到一陣燥熱。然後,少女──雷姆加快了腳步,

「哦~工作差不多完成一個段落了嗎,雷姆?」

注意到身後的雷姆的氣息,走在前方的少年回過頭笑道。
簡短的黑髮,銳利的三白眼,比起充滿男子氣概更顯得可愛、淘氣孩子般的笑容。不論是哪一點,都令雷姆從「角」內側傳來的顫動無法停歇。
在頭微傾的少年面前,雷姆停下腳步不自覺地露出微笑,

「是的、────要一起喝杯茶嗎?昴君」

是陷入戀愛的少女呼喚心上人名字時的表情。

2.

此時的雷姆,對自己已被無可救藥的熱病侵襲一事有所自覺了。

少年的身影無法從腦海中抹去,直接統計一天內沒有想著他的時間有多少還比較容易。如字面意義,不論是睡著時、醒來後都在想著他的事。

「雷姆,原來是這麼輕浮不檢點的鬼嗎………」

再怎麼說這也未免太過頭了吧?對自己戀心的異常性產生質疑的事也是有的。
對雷姆來說,自己身旁有被同樣的熱病侵襲的對象就是姐姐拉姆了。拉姆對於羅茲瓦爾的傾慕,雷姆明白那和自己對昴抱有的感情是同樣的東西。但是,完全無法想像姐姐在平日裡會和雷姆一樣不受控制的顯露出那些表情。

────姐姐真是了不起。

這是雷姆對姊姊那份未曾改變的敬愛。失去了角、各方面的能力都變得比雷姆差勁,但這些都分毫無損雷姆對姊姊的敬意。
但也因此,雷姆對於自身的熱病是不是比姐姐更加嚴重產生了疑問。

────雷姆?

滑入鼓膜的男性聲音。說是男性稍嫌稚氣未脫,說是男孩子卻又已漸漸脫離青澀階段,是給予人這種印象的聲音。
對於從身旁傳來的聲音,青色的髮絲搖曳著,雷姆微微歪著頭仰望鄰側的面龐。

「是的,有什麼事嗎?昴君」
「不是、雖然沒什麼不好……距離不會稍微太近了點嗎?喝茶時不會覺得不太方便嗎?」
「會嗎?雷姆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方便呢。」

近到可以感受到對方的鼻息,對於苦笑著的昴雷姆用炙熱的聲音回應。

兩人所在的地方是羅茲瓦爾宅邸的起居室,並坐在同一個沙發上享受下午茶的時光。
昴的左半身,和雷姆的右半身正緊緊相貼在一起。
雖然最初兩人間還保持著一些距離,但不知不覺間雷姆一點一點地依偎了過來。

「昴君,還想要再來一份茶點嗎?」
「诶、還有嗎?這真是太好了,雷姆做的這個真的是非常好吃啊」
「是的。因為之前也被昴君這樣誇獎過了………大概一百個左右,這樣夠嗎?」
「這是打算把我餵養成肥宅的什麼計畫嗎!?二、三個就夠了啦!」

加入了甘甜鮮奶油的烘培糕點受到了昴的青睞,在前些日子的茶會中無數次端上了餐桌。
雷姆興奮雀躍地站起身。

「那麼這就去準備。昴君要是在準備期間不見了的話,會很難過的哦?」
「才不會作那麼過分的事啦。不然我們來做個約定吧、約定!」
────好的

雷姆將等候已久的小指頭伸出去,昴一邊真拿妳沒辦法的笑著一邊伸出自己小指。兩人的小指彼此纏繞在一起,隨著上下晃動勾住的手指一同訂下了約定。

────頭髮的、剪除

───是已經到熱病末期所以腦袋不清楚了嗎?對於自己脫口而出的話,好像曾有過這樣的約定,雷姆呆呆地想到。
大約一週前的魔獸騷動──騷動平息後,負傷的昴睜開眼的那個早晨,雷姆低頭向他贖罪,但卻得到了在那之上、充滿溫柔的「懲罰(詛咒)」。在那個早晨,雷姆的心被俘虜了。

彼此訂下的約定所描述的未來,是多麼的讓雷姆身心感到陶醉。
但是最近稍微變得有些不滿足,想要更多更多珍貴的、有關於未來的約定。而昴總會一邊苦笑著一邊答應雷姆提出的各種約定,對於未曾拒絕自己任性要求的昴,雷姆的戀心只能越陷越深了。

(譯:雷姆小姐妳完全就是熱戀中想要聽到男人各種承諾的女孩子了啊!?)

沒錯,曾有過這個約定吶

溫存著殘留在小指上的對方體溫,正要步出房間的雷姆聽到後停下腳步。
昴在回過頭的雷姆面前指著自己頭髮,露出一如既往惡作劇般的笑容,

「曾經做過幫我修剪頭髮的約定呢,已經差不多可以請妳幫忙了嗎?」

這句話究竟讓雷姆心頭小鹿亂撞到什麼程度,少年一定不知道吧。

(譯:雷姆小姐妳老實說,每次做完勾手約定後妳都會趁熱偷偷把小指放到嘴裡吸吮對吧──
(被撲殺)

3.

────藉由雷姆的手,將昴的頭毛爽快的喀擦掉。

雖然是個十分簡單易懂的約定,但對雷姆而言卻是比什麼都要來得重要。要說原因的話、

「因為這是和昴君的,第一個約定。」

=======回憶=======
「就像妳有想問我的話,我也有很多想問妳的事。所以說,等全部收拾完畢再聊吧,聊到喉嚨沙啞為止。我們,約好囉。」
就這樣硬是拉著雷姆的手,把她的小指和自己的小指勾在一起。
小指互相纏繞的樣子令雷姆困惑的時候,昴已經上下晃動勾住的手指。
「我們打勾勾囉。」
「剛、剛剛那是……?」
「是我故鄉跟人約定時會做的儀式,要是違背約定就會被迫吞下一千根縫衣針,是個地獄儀式喔。」
昴一個勁的自說自話,已經超越了雷姆的理解。
重重的困惑導致雷姆無話可說,昴彈響手指,牙齒閃爍光芒。
「我相信雷姆喔,所以我想做出讓雷姆相信的行動。為此,剛剛才會訂下那樣的約定。」
────
「我說過了吧?我是那種跟人約定就會信守承諾的人,而且我還有艾米莉亞的祝福,所以我可以滿不在乎地說:『別擔心偶。』」
「還偶咧……」
忍俊不住,雷姆在傻眼歎氣的同時無力發笑。
看著笑不停的雷姆,昴也跟著輕聲地笑了,然後……
「約好了──我真的會問很多事。」
「好啊,我也是,有不得不跟你約好的事,像是頭髮之類的。」
「頭髮……?」
「就是你在各種場合都一直盯──著我看的理由。」
聽到昴的話語,雷姆張大眼睛說不出話。接著,她藍色的瞳孔浮現罪惡感,張口欲言。
「昴君,雷姆是……」
「沒關係,我沒有搞錯,你是在意工作笨手笨腳的我那顆慘不忍睹的頭,所以才一直看著我……沒錯吧?」
在輪迴開始前的第一個世界,昴和雷姆有過約定。以拉姆的話作為起點,雷姆要幫頂著那頭丟人髮型的昴剪頭髮。
那時候,那句話的真正意思,如今的昴終於瞭解了。
雷姆那時候對昴抱持著壓抑不住的不信任感,並且明顯地表現在眼神上,所以拉姆立刻用頭髮太亂的說法來蒙混過去。
現在才知道,那個約定其實是以謊言作為契機而有的。
所以昴笑著這麼說,是想將從謊言開始的約定化為真實。
「平安回去之後,就麻煩你幫我做造型,要帥氣到讓艾米莉亞忍不住依偎在我身上唷。」
「……原本的材料組成,是雷姆沒辦法干涉的喔?」
「那種事實拜託說得更委婉一點啦!」
那是不知道被遺棄在何處的兩人對話。
察覺到昴的意圖,雷姆配合開玩笑,這件事讓昴感到很高興。
「把孩子們交給村民後,馬上就會去跟你會合,請絕對不要亂來。」

小說裡在森林中勾小指時作為答應回答雷姆問題的交換,雷姆則要幫昴剪頭髮
動畫這段被刪除,改成在小劇場第十集,由昴向拉姆提出想請雷姆幫自己剪髮


=======回憶完=======

在魔獸騷動中,為了救出村里的孩子們而潛入森林後,昴和雷姆訂下了這份約定。而那時候的雷姆尚未對昴產生戀愛的情愫。

所以,實踐這份約定對雷姆而言有著無可比擬的重大意義。

「並不是把約定忘記了啦,實在是因為最近總是到處奔波沒什麼空閒的機會,就算想說出口,一想到有不會讀空氣的傢伙在就只好把這事往後推延了」

「一點也不像是昴君會有的顧慮呢。明明再稍微像平常那樣,不經思考想到什麼就說出口,把事情搞砸後再為了塘塞而想辦法到處奔走就好了呢。」

「阿勒!?怎麼有種久違地胸口被雷姆的毒舌刺得好痛的感覺!?」

(譯:雷姆小姐精闢的為我們闡述了未來到動畫18話前昴的所有行動,向先知致敬)

胸部壓在椅背邊緣,雷姆微微彎腰向前看著昴,笑得更深了。
雖然覺得這樣的雷姆實在是可愛得讓人受不了,但這種話絕對絕對不會說出口,昴暗暗下定決心。

為了履行剪頭髮的約定,兩人來到宅邸的中庭。在梳理整齊的草坪中間放上一張椅子,再在昴的脖子圍上塊浴巾後就準備妥當。

「改變髮型後,給人的感覺就會變得不一樣了。這在動畫和漫畫裡很常見呢」

「在屋內的話不論是事前準備或事後清掃都會很困難,屋外的話只要稍微清掃下地面,然後將頭清洗乾淨就行了。大致上要剪到什麼長度才好呢?」

從雷姆的角度來看,昴的頭髮現在依然是十分簡短。僅有一小部分,長得有些雜亂給人不好看的印象,但只要將這一小部分稍微整理後就很完美了。

「恩────我對於指定頭髮長度這種事很苦手啊。剪個雷姆覺得最帥氣的長度就行了~~
「昴君不論何時都是那麼帥氣」
「剪頭髮的意義被否定了喔!?在開始剪前就直接結束了喔!?」

椅子被昴搖得喀喀作響,用雙手壓住昴的肩膀不讓他再亂動,雷姆仔細地審視著昴的頭。雖然剛剛的回答沒有絲毫虛假,但這顆頭確實也稱不上是滿分。

「責任重大呢。」
「那個────雷姆小姐?就算不用那麼認真地煩惱也沒關係喔?不用那麼放在心上,就像之前說的那樣將髮尾剪齊、稍微梳洗一下之類的………

雖然昴戰戰兢兢的提出了方案,但這聲音如今已傳不到雷姆耳中了。
將昴的頭髮稍微噴濕,雷姆手上亮出銀色光芒的剪刀,擺出了一決勝負的架式。

────────────

面對眼前的挑戰,那隻手停了下來。不對,停不下來。右手正在劇烈發抖。
喀噠喀噠、雷姆對於自己右手竟然在發抖感到愕然,明明已經保持著平常心了,全身的緊張竟然全部集中到了右手上。



「昴君、不好了。手一直在顫抖停不下來」

「嗯?會稍微發抖沒什麼大不了的吧………喂這不會抖得太誇張了嗎!?這樣不要緊嗎!?震動到像是要將頭蓋骨給拆了的程度喔,難道是不習慣幫人剪頭髮嗎!?」

「姊姊和羅茲瓦爾大人的頭髮都是由雷姆負責的……但是昴的還是第一次……」

「理髮師說出這種話的話絕對生存不下去喔!?」

會拒絕初次見面客人的理髮廳毫無疑問會關門大吉吧。不過這種事不重要,雷姆為了喀擦掉昴頭髮的手還在頑強奮鬥著。

「啊───雷姆,果然跟妳說『失敗了也不要緊!別放在心上!』還是不可能馬上轉換心情吧,但緊張到這種程度還是…。就算稍微剪壞了,大約一週後就能復原的

「但是,因為雷姆的關係導致昴一週都處於頭部無防備的狀態……」

「如果會變成無毛狀態的話果然還是停手吧!?」

再次伸手制止把椅子搖得喀喀作響的昴,然後雷姆為了制止不停顫抖的手而絞盡腦汁,忽然,不經意地將想到的事脫口而出,那是──

「昴君,將身體託付給雷姆這樣的人就不會有任何不安嗎?」

那是在無意間說出來的話。
但一說出口後,話語背後伴隨的苦悶隨即重重壓在雷姆肩膀。

沒錯,原來是這樣啊。(發抖的原因──)
不論如何去辯解,雷姆曾試圖殺死昴的事實都不會改變。
在魔獸森林兩次,雷姆差點將昴置於死地。如果把最後昴將自身當作誘餌赴死也算上的話,就是三次。

「森林裡兩次、昴君看到了雷姆的本性。鬼的本性………而且,在此之前雷姆還……

昴君的存在是宅邸的不安定因素,也曾懷疑過是否要當作排除對象而撲殺。
這份疑心,一定會緊緊纏繞支配雷姆那顆脆弱的內心,然後不知何時爆發出來。
如果不是在此之前就將事件解決了的話,雷姆一定、會把昴君給殺掉的吧。

直到現在這份罪惡感依舊苛責著身為加害者的雷姆,那麼身為受害者的昴君一定更加痛苦,這是當然的。但是為什麼,他還能對雷姆露出這樣的笑容呢?

為什麼還能如此毫無防備的坐在雷姆面前呢?

「雷姆」

平靜的聲音,昴正呼喚著自己的名字。喉頭一時間語塞,說不出回應的話來。
對於自己剛剛那番自暴般的表白,他會說些什麼呢?

好害怕。
不想聽。
不想要戳破這份親近的假象,恐懼在心中瘋狂衝撞著。










「在我的故鄉啊,有本叫做《國王的驢耳朵》的童話」

「是………诶…?」

「從前從前,有位國王有著長長的驢耳朵,當國王需要理髮時就會找理髮師進宮。但不論是誰,在理髮途中看到國王的驢耳朵後都笑出了聲,因此被國王斬首了。在那之中,有位理髮師總算忍住了沒有笑出聲,但就這麼懷抱著國王的秘密,理髮師有一天終於還是憋不住了,跑到山上挖了一個洞,對著裡面大喊」

昴將雙手靠在嘴前,大聲叫道。

「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喊了一次又一次,最後周遭的樹木都記下來了,用那棵樹做成的笛子,吹奏時會發出『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的聲音。最後因為全國的百姓都吹了那支笛子,隱藏至今的秘密被大家知道了的故事。」

「诶…………?」

雖然是很有趣的故事,但無法理解背後到底有什麼含意。雷姆帶著滿臉疑惑看著昴。面對雷姆這幅表情昴笑道。

「雷姆的頭上有鬼的角────!」
「────────────────!」

再次大聲疾呼的昴,雷姆嚇得肩膀一抖。對於雷姆的反應昴拍了一下膝蓋。

「國王對於自己有雙驢而朵而感到羞恥,因此將說出秘密的傢伙們都斬首了。雷姆妳,對於自己身為鬼感到羞愧嗎?」
「沒、沒有的事。雷姆對自己的出生感到羞恥這種事………現在,並不這麼認為了。」

「會覺得無法原諒說出秘密的我嗎?」
「不會。雷姆認為自己身為鬼族這件事,沒有任何隱藏的必要。」

回望著昴的目光,堅定地回答。昴在椅子上重新坐正。

「那麼、就沒有任何問題!既然雷姆不會因為身為鬼這件事而有加害於我的可能性的話,我也沒有提心吊膽的理由了呢。啊啊──安心了啊。」

「但、但是,雷姆對於昴君的事────」

「惹女孩子生氣的時候會被很可怕的眼神瞪視,這種事情男人在小時候就從父親身上學到了啦。是將這點忘記了的我不好,所以就當扯平了吧?」

(譯:想當初你還在艾米莉亞大腿上哭說不想再被那種眼神看第二次呢)

過於蠻橫的詭辯讓雷姆無語了。
回過頭看著陷入沉默的雷姆,昴「那麼、」繼續說道。

「手的顫抖,現在如何了呢?」
「啊……」

聽到後將視線落在手上,雷姆這才發現手指的顫抖已經停止了。就算用剪刀的尖端指著昴的頭,手指也不會有一絲遲疑。

昴的話究竟給雷姆內心帶來什麼樣的變化無法得知。畢竟,如今他說的話語全部、都會對雷姆內心帶來重大的影響,在她內心激起無法停息的漣漪。
不過,自己的膽怯已被心中的熱病所吞噬,消失無蹤這點還是明白的。

明白雷姆的顫抖已經停止後,昴全身放鬆的倚靠著椅背,將身體全權託付給雷姆。他用手指著自己的頭,

「那就請妳幫我剪顆帥氣的髮型吧,要帥到讓艾米莉亞碳對我情不自禁撲過來的程度」

粗心的少年絲毫沒有察覺,這句話背後的含意正深深刺痛少女的心,但就連少年的這份天真也一併愛著,雷姆笑了。

「────昴君不論何時都是那麼迷人」

《完》


因為是看完生放送後憑一股衝動熬夜翻的,多少有詞不達意的地方請見諒
那麼,繼續向前的昴,沒有選擇逃避的昴,自此以後未曾再次低下頭的昴
是否值得這份笑容?就讓我們看下去吧,就從這裡開始、從零開始。



───────────

「我想拜託大家的、期望大家進行的戰鬥是指不要低頭。
 

「 如果身旁有重要的人,握住那隻手並相信吧。
    如果身旁是位陌生人,彼此點頭相互激勵吧。
    因為不論是自己還是他都還沒有輸、還沒有屈服的在戰鬥著。
    如果大家都能堅持下去的話,我也會奮戰到底。
    戰鬥——去戰鬥並贏給你們看。」
 

「我的名字是———」
 

廣播中向絕望的全體市民傳達的
那是,早在久遠前就已下定決心
想追上看著的少女的背影
不想愧對看著自己的少女
而成為英雄的少年的名字
392
-
板務人員:

183 筆精華,10/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