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269

RE:【其他】<竹取物語>全文

樓主 くにきよ Beline104087
GP18 BP-
九、天之羽衣
輝夜姬和皇帝通信,互相慰情,不覺過了三年。

有一個早春之夜,輝夜姬仰望月色甚美 ,

忽然異常地哀愁起來,耽入沉思了。

從前有人說過,注視月亮的臉是不好的。

因此家人都勸輝夜姬不要看月亮。

但輝夜姬不聽,乘人不見,便又去看月亮,

並且吞聲飲泣。

七月十五日滿月之夜,

輝夜姬來到簷前,

望著月亮沉思冥想。

家人看見了,

便去對竹取翁說:

“輝夜姬常常對著月亮悲嘆。

近來樣子愈加特殊了。

大概她心中有深切的悲慟吧。

要好好地注意呢!”

竹取翁便去對輝夜姬說:

“你到底有什麼心事,

要如此憂愁地眺望月亮?

你的生活很美滿,並沒有什麼不自由呢。”

輝夜姬答道:

“不,我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憂愁和悲哀,

只是一看到這月亮,便無端地感到這世間可唉,

因而心情不快。”
 
竹取翁一時放心了。

以後有一天,他走進輝夜姬的房間裡,

看見她還是愁眉不展地沉思冥想。

老翁著急了,問她:

“女兒啊!你到底在想什麼?

你所想的到底是怎樣的事呢?”

輝夜姬的回答仍然是:

“沒有,我並沒有想什麼,

只是無端地心情不快。”

老翁就勸她:

“喏 ,所以我勸你不要看月亮呀!

你為什麼看了月亮就這樣地默想呢?”

輝夜姬答道:

“不過,我難道可以不看月亮麼?”

她還是照舊,

月亮一出,她就到簷前去端坐著,沉思冥想。

所可怪者,凡是沒有月亮的晚上,

輝夜姬並不沉思默想。

有月亮的晚上,她總是嘆氣,

沉思,終於哭泣。

僕人們看到了,就低聲地議論,

說姑娘又在沉思默想了。

兩老和全家的人 ,都毫無辦法。  

將近八月十五的一天晚上,月亮很好,

輝夜姬走到簷前,放聲大哭起來。
這是從來不曾有過的事,
她竟不顧旁人,哭倒在地。
老公公和老婆婆嚇壞了,
連聲問她為了何事,
輝夜姬啼啼哭哭地答道:
“實在,我老早就想告訴你們的。
只恐兩老傷心,因此直到今天沒有說出。
然而不能永遠不說出來。
到了今天此刻,不得不把全部情況告訴你們了。
我這個身體,其實並不是這世間的人。
我是月亮世界裡的人,
由於前世某種因緣,被派遣到這世間來。
現在已經是該要回去的時候了。
這個月的十五日,我的故國的人們將要來迎接我。
這是非去不可的。
使你們愁嘆,我覺得可悲,
因此從今年春天起,我獨自煩惱。”
說罷,哭泣在地。
竹取翁聽了這番話,說道: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你原來是我從竹子裡找來的。
那時你真不過像菜秧那麼大。
現在怎樣?現在養得和我一樣高了。
到底誰要來迎接你?
不行不行,這是斷然不可以的!”
接著,他大聲號哭,
叫道:
“要是這樣,還是讓我去死了吧!”
這情景實在悲痛不堪。
但輝夜姬說:
“我是月亮世界的人,在那裡有我父母親。
我到這國土來,本來說是極短時間的。
但終於住了這麼長的年月。
現在,我對月亮世界裡的父母親,
並不怎樣想念,倒是覺得此地馴熟可親得多。
我回到月亮世界去,
一點也不覺得高興,只是覺得悲哀。
所以,並不是我有什麼變心,
實在是無可奈何,不得不去呀。”  
於是輝夜姬和老翁一同哭泣。
幾個女僕長時間隨伴著輝夜姬,
回想這位姑娘,人品實在高尚優美,
令人真心敬愛,現在聽說要分別了,
大家悲傷不堪,滴水也不入口,
只是相對哀 嘆。
皇帝聞到了這消息,
就派使者到竹取翁家來問訊。
老翁出來迎接使者,話也說不出來,
只是號啕大哭。
老翁過度悲哀,
頭髮忽然白了,腰也彎了,眼睛腫爛了。
他今年只有五十歲 (前文言七十歲,疑為作者筆誤),
由於傷心,忽然變老了。  
使者向老翁傳達皇帝的話:
“聽說輝夜姬近來常常憂愁悲嘆,是真的麼?”
老翁哭哭啼啼地答道:
“多承皇帝掛念,實在很不敢當!
本月十五日,月亮世界裡要派人來迎接輝夜姬。
我想請皇帝派一大隊兵馬來。
如果月亮裡那些傢伙來了,就把他們抓住。
不知可不可以?」
使者回宮,
把老翁的情況和他的話全部奏告了皇帝。
皇帝說:
「我只見輝夜姬一面,尚且至今不忘。
何況老翁朝夕看到她。
如果這輝夜姬被人接去,教他情何以堪呢 !」   
到了這個月的十五日,
皇帝命令御林軍,選出六個大軍,
共二千人,命一個叫高野大國的中將擔任欽差,
領兵來到竹取翁家。
大軍一到竹取翁家,便分派一千人站在土牆上,
一千人站在屋頂上。
命令家中所有的男僕,分別看守每一個角落。
這些男僕都手持弓箭
正屋之中,排列著許多宮女,
叫她們用心看守。
老婆婆緊緊抱著輝夜姬,躲在庫房裡。
老翁把庫房門鎖好,站在門前看守。
老翁說:“這樣守護,難道還會輸給天上的人群麼?”
又對屋頂上的兵士說:
“你們如 果看見空中有物飛行,
即使是很小的東西,也立刻把它射死。”
兵士們說:
“我們有這麼多看守,即使有一隻蝙蝠在空中飛,
也立刻把它射死,叫它變成乾貨。”
老翁聽了這話,確信無疑,心中非常高興。
但輝夜姬說:
“無論關閉得怎樣嚴,無論怎樣準備作戰,
但戰爭對那國土裡的人是無用的。
第一,用弓箭射他們,他們是不受的。
再則,即使這樣鎖閉,
但那國土裡的人一到,鎖自然會立刻開脫。
這裡的人無論怎樣勇武地準備戰爭,
但那國土裡的人一到,個個都沒有勇 氣了。”
老翁聽了這話,怒氣沖沖地說:
“好,等那些人來了,
我就用我的長指挖他們的眼球。
還要抓住他們的頭髮,把他們的身體甩轉來。
然後剝下他們的褲子,教他們在這裡的許多人面前出醜!”   
輝夜姬說:
“唉,你不要大聲說話。
被屋頂上的武士們聽到了,不是很難為情的麼?
我辜負了你們長時間的養育之恩而貿然歸去,
實在抱歉得很。
今後我倘能長久地住在這裡,多麼高興!
然而做不到,不久我就非走不可了。
這是可悲的事。
我因為想起雙親養育之恩未報 ,
歸途中一定不堪痛苦,
所以最近幾個月來,
每逢月亮出來,我就到簷前去請願,
希望在這裡再住一年,至少住到年底。
然而不得許可,所以我如此愁嘆。
使得你們為我擔心,實在是非常抱歉的
月亮世界裡的人非常美麗,而且不會衰老,
又是毫無痛苦的。
我現在將要到這樣好的地方去,
然而我一點也不覺得快樂。
倒是要我離開你們兩個衰老的人,
我覺得非常悲慟,戀戀不捨呢。”
說罷嚶嚶啜泣。   
老翁說:
“唉,不要說這傷心的話了。
無論怎樣美麗的人來迎接你,都不要擔心。”
他 怨恨月亮世界裡的人。
這樣那樣地過了一會,已經將近夜半子時。
忽然竹取翁家的四周發出光輝,比白晝更亮 。
這光輝比滿月的光要亮十倍,
照得人們的毛孔都看得清楚。
這時候,天上的人乘雲下降,
離地五尺光景,排列在空中。
竹取翁家裡的人,
不論在屋外或屋內的,看到了這光景,
都好像被魔鬼迷住,茫然失卻知覺,
全無戰鬥的勇氣了。
有幾個人略有感覺,知道這樣不行,
勉強拿起弓箭來發射。
然而手臂無力,立刻軟下去。
其中有幾個特別強硬的人,
提起精神,把箭射了出去,然而方向完全錯誤。
因此,誰也不能戰鬥,
但覺神智昏迷,只得相互顧視,默默無言。
這時候,但見離地五尺排列在空中的人們,
相貌和服裝非常美麗,令人吃驚。
他們帶來 一輛飛車。
這車子能夠在空中飛行,車頂上張著薄稠的蓋。
這些天人之中有一個大將模樣的 人,
走出來叫道:「造麻呂,到這裡來!」
剛才神氣活現的竹取翁,
現在好像喝醉了酒,匍行而前,拜倒在地。
天人對他說道:
“你好愚蠢啊!
因為略有功德,所以我暫時叫輝夜姬降生在你家。
至今已有很長時間,而且你又獲得了許多金子。
你的境遇不是已經大大地好轉,和以前判若兩人了麼?
這輝夜姬,由於犯了一點罪,
所以暫時叫他寄身在你這下賤的地方。
現在她的罪已經消除,我來迎接她回去 。
所以你不須哭泣悲哀。
來,快快把輝夜姬還出來吧!”
老翁答道:
“你說暫時叫輝夜姬降生在我家。
可是我將她撫養成長,至今已有二十多年 。
大概你所說的輝夜姬,
一定是降生在別處的另一個輝夜姬吧。”
他又說:
“我這裡的輝夜姬,現在患著重病,躺在那裡,
決不能出門。”
天人不回答他,卻把那飛車拉在老翁家的屋頂上,
叫道:「來!輝夜姬啊!
不要只管住在這種污穢的地方了!」
這時候,以前關閉的門戶,都自動打開,
窗子也都自己敞開了。
被老婆婆緊緊抱著的輝夜姬,此時翩然地走出來。
老婆婆想拉住她,無論如何也拉不住,
只得仰望而哭泣。老翁無可奈何,只是伏地號啕。
輝夜姬走近老翁身旁,對他說道:
“我即使不想回去,也必須回去。
現在請您歡送我升天吧。”
老翁說:
“我這樣悲慟,怎麼還能歡送?
你拋撇了我這老人而升天,叫我怎麼辦呢?
還是請你帶了我同去罷。”
說罷哭倒在地。
輝夜姬煩惱之極,不知怎樣才好。
後來她對老翁說:
“那麼,讓我寫一封信吧。
你想念我的時候,就請拿出這封信看看。 ”
說罷,便一面啜泣,一面寫信。
她的信上寫道:   
“我如果是同普通人一樣地生長在這國土裡的人,
我一定侍奉雙親直到百年終老,
便不會有今日的悲慟。
然而我不是這樣的人,
必須和你們別離,實在萬分遺憾!
現在把我脫下來的衣服留在這裡,作為我的紀念物。
此後每逢有月亮的晚上,請你們看看月亮。
唉!我現在捨棄了你們而升天,
心情就像落地一樣。”
於是有一個天人拿了一隻箱子來,
箱子裡盛著天的羽衣。
另外有一隻箱子,裡面盛著不死的靈藥。
這天人說:“這壺中的藥送給輝夜姬吃。
因為她吃了許多地上的穢物,心情定然不快,
吃了這藥可以解除。”
便把藥送給輝夜姬。
輝夜姬略吃了一點,
把餘下的塞進她脫下來的衣服中,想送給老翁。
但那天人阻止她,立刻取出那件羽衣來,想給她穿上。
輝夜姬叫道:“請稍等一會!”
又說:“穿上了這件衣服,心情也會完全變更。
現在我還有些話要呢。”
她就拿起筆來寫信。
天人等得不耐煩了,說道:
“時候不早了!”
輝夜姬 答道:“不要說不顧人情的話呀!”
便從容不迫地寫信給皇帝。信上寫道:
“承蒙皇帝派遣許多人來挽留我的升天,
但是天心不許人意,定要迎接我去,
實在無可奈何。
我非常悔恨,非常悲慟。
以前皇帝要我入宮,我不答應,
就因為我身有此複雜情節之故,
所以不顧皇帝掃興,堅決拒絕。
實屬無禮之極,今日回思,不勝惶恐之至。”
末了附詩 曰:
“羽衣著得升天去,   
回憶君王事可哀。”
她在信中添加壺中不死之藥,將交與欽差中將。
一個天人拿去送給中將。
中將領受了。
同時,這天人把天上的羽衣披在輝夜姬身上。
輝夜姬一穿上這件羽衣,便不再想起老翁和悲哀等事。
因為穿了這件羽衣能忘記一切憂患。
輝夜姬立刻坐上飛車,約有一百個天人拉了這車子,就此升天去了。
這裡只留下老公公和老婆婆,悲嘆號哭,
然而毫無辦法了。
旁人把輝夜姬留下的信讀給老翁聽。
他說:
“我為什麼還要愛惜這條命呢?我們還為誰活在世間呢? ”
他生病了,不肯服藥,就此一病不起。
中將率領一班人回到皇宮,
把不能對天上人作戰和不能挽留輝夜姬的情況詳細奏明,
並把不死之藥的壺和輝夜姬的信一併呈上。
皇帝看了信,非常悲慟,
從此飲食不進,廢止歌舞 管弦。
有一天,他召集公爵大臣,問他們:
”哪一個山最接近天?“
有人答道:
”駿河國的 山,離京都最近,而且最接近天。”
皇帝便寫一首詩:

“不能再見輝夜姬,   
安用不死之靈藥。”   
他把這首詩放在輝夜姬送給他的不死之藥的壺中,
交給一個使者。這使者名叫月岩笠。
皇帝叫他拿了詩和壺走到駿河國的那個山的頂上去。
並且吩咐他:
到了頂上,把這首禦著的詩和輝夜姬送給他的不死之藥的壺一併燒毀。
月岩笠奉了皇命,帶領大隊人馬,登上山頂,
依照吩咐辦事。
從此之後,這個山就叫做“不死山”
,即“ 富士山 ”。
這山頂上吐出來的煙,
直到現在還上升到雲中,到月亮的世界裡。
古來的傳說如此。(完)
1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95 筆精華,08/0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