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262

【心得】一部戀愛喜劇的完結,綜觀《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Fine》(有雷)

樓主 白羽 nightmoontw
GP81 BP-

首先,關於這篇文章,我想率先邀請一些人來看:

第一、喜歡《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這部作品的人。無論你是惠黨、還是英梨梨或學姊廚,只要是喜歡這部作品的人,都歡迎你們看下去。
第二、入宅程度相當深的人。相信你看這篇文章會看的很快樂。
第三、
精通Galgame的人。同上。
第四、白學家路學家。這篇文有很大的部分是從「白學」去看「路學」,我還蠻希望能和這些志同道合的人們交流蕉流,而我也很期待可以看到大家不同的看法。

此篇文章充斥各種劇透,請尚未觀看或接觸《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白色相簿》系列作品的讀者就此迴避,以免大幅度影響作品觀賞體驗。

另外,文章異常的長,請善用Ctrl + F搜尋功能尋找想看的章節。



目錄


1. 前言
2. 宅文化與《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的關係
(1).丸戶史明的惡意
(2).從《白色相簿》到《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3. 人物關係
(1).聖女之於聖人ーー小木曾雪菜與加藤惠
(2).迫於現實的無奈所導向的悲劇ーー冬馬和紗與澤村.史賓塞.英梨梨
(3).舉足輕重的配角ーー冬馬曜子與紅坂朱音
4. 後記
5. 結語



1. 前言



雖然說是前言,我想還是直接講結論比較妥當,畢竟大家都想知道《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這部作品值不值一看。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劇場版好看嗎?
我能很篤定的說:好看。真的好看。

  劇場版是對《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這部作品的一個補完,將近2小時的片長將第二季後續的劇情塞得滿滿的,不疾不徐且相當完善的將結局演繹出來。由於是接自第二季動畫結尾的劇情,第二季甚至已經是3年前,也就是2017年所放映的動畫了,因此還是建議如果有點忘記劇情的觀眾能稍微花些時間複習前面的劇情,劇場版不會讓你失望的。但倘若你是小說黨的受眾,很抱歉筆者並不曉得以小說黨的角度來看劇場版會有怎麼樣的心得,不過身為動畫黨的我來看這整部至少是沒有缺漏,就還請見諒我這個動畫黨的拙劣心得吧。

  我想應該有人會在意電影渲染的氛圍,那麼在前言的部分就順便說說。劇場版的部分筆者是直奔戲院觀看的,戲院的氣氛很意外的良好,不愧是願意花錢看劇場版的一群宅宅們。由於《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這部作品塞了很多梗,好笑的地方大家都開懷大笑,感人或甜蜜的地方大家都安安靜靜地觀賞,可以說電影的帶入感十分足夠,值得去現場一看(非常時期還請記得保護好自己與他人)。


至於這篇文章的由來,是筆者對於《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的一些小發現,文章大致上會圍繞著《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中的相關情節與人物去做討論,在這當中會著有許多人在看電影當下沒有意識到的點,觀賞過劇場版再來看這篇文章的體驗會是最為良好的。當然,筆者相信願意花時間看這篇文章的人都是喜愛《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的觀眾,因此還請多多期待文章的表現。

好了,前言的部分就先說到這裡,剩下的就讓我們在正文中提及吧,由於這篇文實在是過於攏長,還請再觀看一個段落後好好休息,並善用Ctrl + F或搜尋功能尋找想看的章節。
而文章摻雜許多劇情討論,不可避免的有著大量劇透,因此再次提醒:請尚未觀看或接觸《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白色相簿》系列作品的讀者就此迴避,以避免大幅度影響遊戲與動畫觀看體驗。



2. 宅文化與《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的關係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以下簡稱《不起眼》)作為一部Meta向作品(Metafiction),將「宅元素」發揮得淋漓盡致。
《不起眼》經常以打破次元壁等方式與觀眾互動,這是十分有趣的一點。
正因為這部作品的受眾是「宅」,且作品的設定本質也是「宅」,所以《不起眼》才能透過不斷的「玩梗」吸引觀眾的注意,引起讀者共鳴。以文學的角度綜觀《不起眼》,其Meta向的目的是頗為成功的。

我們也很容易從《不起眼》的背景中觀察到宅元素的小彩蛋。




丸戶史明的惡意


丸戶史明作為一galgame劇本家,喜歡玩梗的個性從《白色相簿2》開始便可知悉一二,在《白色相簿2》中我們可以發現許多致敬《白色相簿1》的要素:CC篇三配角的人設、千晶的舞台劇、歌曲《White Album》、《Sound of Destiny》、《Powder Snow》等等,皆是沿襲自《白色相簿1》。

這一點在《不起眼》當中更是表現得淋漓盡致。譬如說倫也房間的海報、模型、遊戲、與小說,都常常是能使觀眾會心一笑的點。在劇場版(以下或稱《不起眼Fine》)中,可以看到倫也房間櫃子的海報,上面是2020年春番的《魔法紀錄魔法少女小圓外傳》,下面的則是2019的動畫《普通攻擊是全體二連擊,這樣的媽媽你喜歡嗎?》,在床周圍的海報與櫃子上的手辦公仔,也與動畫中的截然不同(這算什麼置入性行銷嗎)。

順帶一提,《不起眼Fine》中將手機通訊軟體“LINE”的字樣更改成了“RINE”,大概是為了規避版權問題才選擇這樣表示的,巧合的是這樣的表示方法就與《命運石之門0》如出一轍了(不擔心會改變世界線嗎)。

從上述的舉例來看,製作組在這塊細節上真的是別有用心。


這些有趣的素材呈現在《不起眼》裡面,其實都要多虧於作者丸戶是個不折不扣的「宅」。從被《白色相簿》影響而創作了影響宅世界的不朽胃痛作《白色相簿2》;再從《海潮之聲》到《不起眼》。丸戶史明正是這麼一個受宅影響,創造出至多個感動世人的作品,回報、並撼動整個宅世界,是如此優秀且令人敬佩的大人物。


另外,《不起眼》劇場版中則有一段看似普通卻貌似別有用意的劇情:
倫也在寫巡璃線文本時遇到了瓶頸,從而決定求助於詩羽學姊,但到了學姊家卻發現學姊正外出中。就在這時巧遇了紅坂朱音,紅坂朱音自發性的幫倫也瀏覽了文本,並給出了一些建議與批評。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台詞大概就屬從紅坂朱音口中說出的「自慰」二字開始,整個電影院都在哄堂大笑的那一段。

考慮到丸戶史明愛玩梗的個性,又加上他是galgame的劇本家,這麼一段引人發笑的劇情不免俗的令人聯想到名作《素晴日》的某個橋段:

「我的人生就是自慰。完全就是自慰。我就像把世界轉來轉去的芭蕾舞演員,一邊打著轉,一邊加速。」

這是《素晴日》中的主角間宮卓司的台詞,我相信大部分熟悉galgame的玩家就算沒有親自玩過,也應該多少都有聽過《素晴日》的美名──批評空間90分段、電波系神作之類的,《素晴日》的地位和價值是此次文化居民所認可的。

當然,筆者不清楚丸戶是否遊玩過《素晴日》。或許沒有,丸戶寫這個橋段只是為了製造笑果。又或許,這正是丸戶的惡意也說不定。




從《白色相簿》到《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從《不起眼》當中,我們亦可以看到許多《白色相簿》的影子。


舉個最大家最耳熟能詳的例子,《不起眼》第一季第12集開頭,詩羽學姊說的那句「這就是那女人的Live House呢」。典故其實是出自《白色相簿》(White Album1)。當時一位玩家以理奈由綺二人的畫面搭配歌曲〈あの女のハウス ~彼を返して……あとお金貸して!~〉所做出MAD。因首兩句的「ここが、あの女のハウスね」(這是那個女人的房間呢)聞名,這個梗似乎也被Leaf社所知曉。在《白色相簿2》第五集的尾端中,雪菜所說出的音樂教室暗號「ここがあの女のハウスね」亦是由此而來。




隨附個niconico的影片 :





在這章節的最後,筆者想藉機談一談個人最喜歡的部分:
倫也在協助英梨梨與學姊完成《寰域編年史》後,從英梨梨家離開回自己家,發現惠守在自己家門口。


「還不是你一小時前傳了奇怪的郵件給我 」


從惠的口語中可以知悉,那封郵件充斥了各種令人害羞肉麻的句子,因為惠總是無法防範倫也出其不意的直球攻勢(這同時也要歸咎於倫也的個性),使得那封郵件成了倫也直擊自己心房的告白。

而那封郵件的存在,就如同《白色相簿2》CC篇章,春希寫出的關於冬馬的報導。那篇報導以春希的口吻,寫出了冬馬在學期間所發生的種種事蹟,在雪菜眼中,如此熟悉冬馬的筆觸,無疑春希是對冬馬的告白信。



——「看到這封飽含著思念的情書,你還要我,怎麼去接受才好...?」

這兩封信的象徵是同樣的,春希的文字,寫盡了對於冬馬的思念;倫也的郵件,也同樣寫盡了對於加藤惠的愛意。
有時候我會常在想,丸戶史明是不是真的經歷過這些事情,有同樣相像的女主角......之類的。

而同樣與《白色相簿2》有關的,在《不起眼》劇場版的尾端,未來學姊試寫的那段劇情——男主角與腹黑毒舌大姊姊(詩羽的化身)在未來的相遇的橋段,很明顯可以看得出是丸戶在玩Coda梗,甚至畫面上那欄杆河畔的地點,無庸置疑的是《白色相簿2》中春希與雪菜經常約會的地點。




3. 人物關係



網路上相傳一個關於丸戶史明創造角色時,會遵循著自己獨有的一種套路與結構公式,通稱「丸戶三段式」或「丸戶式」。而這種說法是源自丸戶早期的作品《女僕咖啡帕露菲》,其內容是這樣的:

1. 代表過去的女主角──表女主
2. 打破過去的女主角──裏女主
3. 打破現況的女主角──真女主


這三段式在知乎上與日本討論區中總是鬧得沸沸揚揚的,有人認為《不起眼》中表女主是詩羽,則有人認為是英梨梨;有人認為在《White Album2》中的真女主是冬馬,有的人則認為是千晶。甚至可以看到某些人的觀點中會冒出一個「BOSS」的位置。數多個帖子可說是眾說紛紜,沒有一個既定、或大家公認的套路代表。不過在這之間大家所有的一個共識是:角色的定位與角色的性格不一定是相互對應的。因此,今天筆者想在這篇文章中談論的並不是丸戶的三段式,而是關於角色的「性格」與「屬性」。

...


聖女之於聖人ーー小木曾雪菜與加藤惠



加藤惠在ACG界有著「聖人惠」的美名,因其和善的個性、好說話、不生氣,面對社團團員的惡言惡語,以及被倫也一股腦想製作遊戲的熱情而拖下水,她也近乎沒有怨言。加藤惠的脾氣是史無前例的好,她與生俱來的「包容」——這個吸引眾多觀眾的特點,也恰巧塑造了這個第一女主角的形象。正因為加藤惠的這份包容,才使得大家為她冠上了「聖人惠」這個頭銜。

小木曾雪菜,在白學圈子裡總有著「聖母」與「聖女」的稱號,人人都說雪菜的個性好,那麼,所謂的「個性好」指的又是什麼?她坦率、積極、待人得體、一次次的被春希拋棄,又不願放手,死死守在她深愛的那個男人的身旁,為愛不惜一切,扭曲自身,展現如聖女般的溫柔。更重要的是,小木曾雪菜實在是太過「堅強」,因為這份「堅強」,使得WA2中有大量的雪菜黨擁護雪菜。

惠與雪菜在經歷上,有著如出一轍的痛處。在《不起眼》與《白色相簿2》的劇情中,丸戶賦予了惠與雪菜同樣撕心裂肺的劇情

── 心愛的人沒來赴自己生日時的約。




《白色相簿2》的動畫及IC中,春希原定與雪菜約定好,準時去雪菜的生日會,卻從曜子口中得到了冬馬在今天回國的消息,便前去勸誘冬馬一同參加雪菜的生日會。兩人在回家的路上因為冬馬要到歐洲發展的事情起了口角,從而沒完成與雪菜的約定。

在《不起眼Fine》中,倫也原本與惠約好要在惠生日那天取材兼約會,卻因為突然從醫院那收到紅坂朱音倒下的消息,人命關天之際,倫也只好前去醫院觀察情況,而沒能赴當天生日的約。
老實說作為一個白色相簿死忠腦粉,當時在戲院看到這段劇情時,真的是讓我脆弱的心隱隱作痛,丸戶你絕對是故意的對吧。


另外,在聖女與聖人這類稱號的背後,群眾更賦予了加藤惠「腹黑心機」與小木曾雪菜「惡女」這樣一個負面特質。雪菜「惡女」的特質自不必多說,從IC中開始萌發,明知冬馬與春希兩人的心意卻從中作梗,以及在千晶線中與千晶的應對進退。而加藤惠的腹黑與心機皆是體現在她時不時的腹黑言論,和所謂「正宮的從容」。譬如說在英梨梨尋找倫也家鑰匙的去處時,惠便從身上拿出了倫也交給自己的鑰匙,一副「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樣子──這麼一個完美展現「正宮的從容」的橋段。

其實在我看來,加藤惠既不是聖人,也不嘗是扮演腹黑心機的角色,她就只是丸戶筆下一個無懈可擊的正宮女主角。就如同小木曾雪菜一樣,她既不是聖女,也不是惡女。這些只是玩家或觀眾相對於其他角色所給予出的評價,當然這些稱號也應證了兩位女角在眾人心中的地位。




很多人都說惠很像雪菜,或許有人在惠身上看到些許雪菜的影子,是沒錯,她們在某些地方確實很相像。惠與雪菜的都是因為她們自身的溫柔與包容而廣受眾人愛戴,但即便如此,她們倆在本質上仍是截然不同的──小木曾雪菜不平凡,但她卻一直在追逐著平凡,與雪菜恰恰相反的是;加藤惠平凡至不起眼,而她卻追求著那個倫也心中的女主角,不平凡的自己。因此,即便她們倆有著相似的經歷,那也絕對不會促使兩人的存在是相同的。因為惠就是惠,雪菜就是雪菜。




迫於現實的無奈所導向的悲劇
ーー
冬馬和紗與澤村.史賓塞.英梨梨


《不起眼Fine》後半段的劇情主要圍繞在惠與英梨梨的身上,想必一定會有人有諸如此類的疑問:


為什麼詩羽學姊的戲份這麼少?
為什麼劇場版在後段主要著重在惠與英梨梨的心結?


因此,在談論英梨梨之前,我們要先談談霞之丘詩羽這個人。

劇場版中,詩羽學姊在推動劇情的作用上是略遜於惠與英梨梨的,但這並不是說詩羽學姊對於倫也的愛輸給了惠與英梨梨,而是指詩羽學姊提早退出戰場這樣一個令人痛心的關鍵點。

詩羽學姊的敗因可以歸咎於她實在太過聰明了。

從TV版來看,詩羽學姊對倫也的感情一直僵持在一個很奇妙的點上,學姊也一直都沒有以正面的攻勢直擊倫也的心房。


為什麼學姊選擇這麼做?


因為這樣的距離對於學姊來說,才是最為安全的。但這並不是什麼「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關係。
詩羽學姊她選擇不讓倫也輕易觸碰到自己的心房。不對,不如說,正因為她知道倫也不會這麼做,知道倫也這個人矜持到不會隨意的越界,因此她才一直將倫也擺在鴻溝處的懸崖邊緣——想觸碰,卻又不敢輕舉妄動。這致使了誰想讓他們倆更進一步都無從下手。

在我看來,學姊的心思與一般的女孩子無異。


詩羽學姊與倫也的關係,最多也只是學校的前輩後輩,社團的成員,以及小說的作者與粉絲。學姊不像英梨梨那般,有著如青梅竹馬深刻的羈絆,致使英梨梨能夠以自己的想法與倫也的心思硬碰硬。
學姊也不像加藤惠一樣,對於身為社團女主角而有恃無恐,自然是難以直接的將自己的想法全盤托出與倫也做碰撞。

那樣草率行動的後果,學姊沒有辦法承受。即便她知道倫也不會輕易拋棄自己,但她還是會害怕自己失去那些原本能與倫也互動的權利。

因此,學姊運用了將自己的感情與想法寄託在劇本上這個如此隱晦的方式,三番兩次的希望倫也做出認可自己的選擇。然而,無奈倫也這個人真的是木頭炸了(換個角度想,或許倫也從頭到尾都沒有要選擇學姊的意思)。

從劇場版來看,詩羽學姊她比英梨梨更先看透了若讓倫也選擇「幫助自己和英梨梨,離開Blessing Software,協助製作寰域編年史」是進入惠線的重要Flag。因此學姊其實早就知道了這場戀愛戰爭的結果,她是最早看透的,是最早退出戰場的。我想,也是最眷戀於倫也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劇場版的最後著重於惠與英梨梨的心結,鮮少描繪詩羽學姊的原因。



話似乎說得過多了,接著讓我們回到英梨梨身上。

要談談英梨梨,最重要的莫過於她的兩次慟哭,第一次的慟哭是在動畫第二季第10話,英梨梨認清自己在倫也底下無法進步的事實,在學姊身旁的慟哭;第二次則是在劇場版,當學姊告訴英梨梨要祝福倫也的戀情時,英梨梨又再一次的在詩羽學姊面前淚聲俱下。兩次的慟哭都是在詩羽面前,不為其他,正因為詩羽是最能懂得英梨梨當下心情的人。

要提及第一次的慟哭,就要先理清前因後果,以及英梨梨的心思。




英梨梨在窮途末路之際(漸漸在倫也身下無法創作的低潮)遇到了紅坂朱音勸誘,此時的英梨梨陷入兩難,而這次的難處是她非選不可,那麼她該如何做出選擇?

分析一下,選擇第一個選項待在倫也身邊,但同時英梨梨自己也將丟棄自己的事業與才華,意味著全盤皆輸,當然個性倔強的英梨梨是不會輕易認輸的。因此第二個選擇ーー跑到紅坂朱音那,協助製作《寰域編年史》,便成了對此時的英梨梨最有吸引力的決定。

第二個選項同時有三項誘因:
  1. 進入紅坂朱音麾下就能畫得出畫作。
  2. 同時還可能再更加進步。
  3. 《寰域編年史》是史無前例的大作。
對於第三點,參加這個企劃對創作者之路簡直是有利無弊的天賜良機。不過這個選擇無疑是對於Blessing Software,甚至是倫也最大的背叛。
這兩個選項對英梨梨來說都不是喜聞樂見的,但她勢必得在當中做出抉擇。雖然沒有正確答案,但只要是思路清晰的人都知道第二個選項對現況來說是最好的。當然,英梨梨並不笨,她最後選擇了第二個選項。然而這樣的選擇迫使她進入了自身情感糾葛的死胡同。


英梨梨知道與倫也在央求怎麼樣的自己,她知道作為倫也青梅竹馬與社團成員的同時,倫也在期待自己什麼:

第一、倫也希望她待在自己身邊。
第二、倫也希望她成為超級厲害的創作者。

但這兩點依據現況而言,是不可能共存的,英梨梨自己也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我只要和倫也在一起就畫不出來”——這是她在動畫第二季第10集中所吐露出的心聲。
看出來了嗎?

「“在一起” 就 “畫不出來”」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魚是倫也,熊掌是自己的事業,英梨梨早就明白了這樣簡單的道理。因此,英梨梨她哭了,她哭的不是無理取鬧,正因為如此撕心裂肺的緣由,英梨梨她有的是資格能夠痛哭流涕,要是我們誰是英梨梨的話,大概也會為此大哭特哭吧。


待在倫也身邊可以,但英梨梨便無法繼續創作;想進步可以,但這樣的話就不能繼續待在自己心愛的人身邊。


至於為什麼說「英梨梨被迫進入了自身情感的死胡同」,答案轉個彎其實就呼之欲出了。
關於倫也的期望,第一點指的並不是戀人之間的相伴,指的是作為社團成員的互助、作為青梅竹馬的陪伴。在這之前,我們要知道英梨梨有著拋棄倫也的前科,當年英梨梨的選擇不止傷透了倫也的心,也讓自己脆弱的心蒙上了一層陰影。英梨梨知道,選擇離開無疑是給予倫也第二次的背叛,並且是強烈直擊心房,勾起幼時慘痛回憶的爆擊傷害。照常理來說,沒有哪個男生會有勇氣接受數度傷害自己的女孩子,除非倫也改姓叫國見、英梨梨改名叫星奏,但很遺憾的,這部戲的名稱叫做《冴えない彼女の育てかた》,而不是叫《恋×シンアイ彼女》。


我有嗎?


英梨梨最大的願望,無非就是想與倫也修成正果。然而這個願望,在英梨梨進入紅坂朱音麾下之後,以及紅坂朱音倒下,倫也轉而協助創作《寰域編年史》的事件後,完完全全的脫離了秩序的軌道。這是致使英梨梨的第二次慟哭的原因ーー詩羽學姊語重心長的對著英梨梨說:「要支持倫也與惠的戀情」。對英梨梨來說,這樣的結果無疑是莫大的打擊,本來就岌岌可危、堅持了數年愛慕之情,此時此刻全數灰飛煙滅。英梨梨與倫也多年的糾葛,在劇場版中倫也的哭號處劃下句點。至於她與惠的心結,是基於在於動畫第二季尾端所埋下的種,以及惠知悉英梨梨對於倫也深沉的愛意,在劇場版的尾端,也就是在倫也的哭號之後英梨梨進入屋子內巧遇惠,並與其共同入浴的交談後,一切的心結都就此煙消雲散。至此,英梨梨畢業了,不只是高中生活,她也從倫也那畢業了,《不起眼Fine》為這段情緣所做的刻畫是頗有用心,因此才會有畢業時惠與英梨梨擁抱的特別畫面,不過卻很容易讓觀眾摸不著頭緒,會有「為什麼劇場版後段都在著重描寫惠與英梨梨」之類的疑問。


...


回到標題,丸戶曾在《白色相簿2》的某個訪談中說到「角色總要回歸現實」這麼一個現實到爆炸的要點。丸戶說的沒錯,角色總要回歸現實,不能總拘泥於與男女主之間的愛恨糾葛。關於這點冬馬與英梨梨有著頗為相似的一個經歷。

同樣是迫於現實,在《白色相簿2》中,冬馬必須離開日本,與母親前往歐洲發展,即便已經與春希互相確認心意了,冬馬也勢必離開這個讓她眷戀不已的國土。這與英梨梨的離去同樣都是迫於現實,不是嗎?放在自己身上想一想,要是有哪個名校或大企業找上了你,不只邀請你做你熱愛的事物,並願意負責你的生活花費或者支付高薪,這麼難能可貴的機會,你會願意輕易放手嗎?

迫於現實這點冬馬與英梨梨並非個例,在很多作品上都可以看到「角色回歸現實」這樣一個體現。譬如《白色相簿》中的緒方理奈線,在這條線的最後理奈迫於現實辭去了偶像的職務,就為了與男主冬彌在一起。當然,這不是大家喜聞樂見的Good Ending,本蓬勃發展的偶像之路就此中斷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不過這就是現實,我想丸戶也多少在這當中得到啟發而正是這樣一個「回歸現實」的特點增添了整部作品的完整性。




另外,英梨梨與冬馬最大的聯繫點在於他們「不善於表達內心的魅力」,也就是所謂的傲嬌。「不善於表達內心」,用這句子來形容他們倆簡直是恰如其分。冬馬與英梨梨的自作孽也是源自於此,冬馬一直畏縮於自己對春希的愛意、英梨梨幼時對倫也的疏遠等等的。有趣的是搬到現實來看,這個特質卻成為了他們倆個最受眾人喜愛的魅力。


最後總結一下,英梨梨作為一新生代悲劇性的代表人物,她的境遇是真的慘上加慘,簡直就是被命運捉弄的活標本。沒錯,她的悲劇簡直就是命中注定的,丸戶老賊真的是把這個角色的未來寫得死死的,一點退路以及反駁的機會都沒有(連IF線的漫畫都被腰斬)。看到這邊的英梨梨廚們,你們可以開始哭了。




舉足輕重的配角ーー冬馬曜子與紅坂朱音

曜子與紅坂她們倆都是有才能、有實力的人,一個是在音樂方面,一個是在宅商業方面。儘管紅坂在其他角色的關係上並沒有冬馬曜子與冬馬和紗那般難分難捨(畢竟人家是母女)。雖然這兩個角色鮮少與主角互動,但卻是影響主角行動,在劇中都擁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大人物。


最直接的關聯點,在於曜子與紅坂「生病」的橋段。


有跑過《白色相簿2》的玩家,相信對於冬馬曜子生病的橋段不陌生,在雪菜TE中,春希勢必要作出選擇──這點在《不起眼》劇場版中,紅坂朱音的倒下是相同的。與曜子的白血病一樣,紅坂的倒下,是必要的主線任務之一。


相信有很多人不是很喜歡紅坂朱音這號人物,畢竟她是從倫也那挖走英梨梨和學姊的罪魁禍首。但是,她的存在對於《不起眼》來說是不可或缺的:沒有紅坂朱音的出現,英梨梨與詩羽學姊也不會離開Blessing software;沒有紅坂朱音的冷嘲熱諷,她們倆或許就這樣駐足不前了也說不定;沒有紅坂朱音,倫也不會發現自己作品的優缺點、不會有向前邁進的動力;沒有紅坂朱音的倒下,倫也甚至不會去幫忙製作《寰域編年史》,更不會因此進入所謂的「惠線」。也正因為她的戲份少,因此她的一舉一動都是有意義的。紅坂朱音是倫也,或甚至是其他角色追逐夢想的一大絆腳石,卻也是迫使眾人們向前邁進,最重要的那塊基石。

紅坂朱音,本名高坂茜(與任天堂遊戲《實況野球系列》『似乎又名《口袋力量棒球》』中某位女主角同名),聲優生天目仁美(與《白色相簿2》中冬馬和紗為同聲優),她腹黑、絲毫不在意外界眼光的個性,作為最會搞事的一號角色,紅坂朱音的這號麻煩人物可真的是起了她最大的作用。



4. 後記

這裡基本上,就是對於文章的一些小補充。

劇中以Blessing software所創作的兩部作品《Cherry blessing》、《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影射了《不起眼》當中的角色,以劇中劇方式投射出了本作的三個角色──英梨梨、詩羽學姊以及加藤惠三人,這樣的手法跟《白箱》有異曲同工之妙處,藉著作品來表現出現實的情況,這樣的設定相信也抓住了不少觀眾的胃口,真的十分耐人尋味。而設定《Cherry blessing》這部作品為超大作,我想大概也算是丸戶對於《白色相簿2》的自信。波島伊織曾提及過《Cherry blessing》的總文本量為2MB(大約是100多萬個字符),而《白色相簿2》整部作品的文本量則是「4.6MB」(出自丸戶史明的訪談)。IC+CC+Coda總共11個結局,即便將文本量砍半也是十分龐大的作業量。


另外,其實  〈舉足輕重的配角ーー冬馬曜子與紅坂朱音〉這篇的標題名原本叫做「天才與天才的偏執ーー和泉千晶與紅坂朱音」。當初看到紅坂朱音這個人的出現,立馬就讓我聯想到《白色相簿2》的和泉千晶。至於為什麼一開始寫的是千晶,我是這麼想的──她們倆同樣都是天才,並且,這兩個人對於「創作」的熱情,已經到了近乎偏執的程度,是多大的洪水都難以澆熄的,也就是說,她們也擁有著為了創作奉獻自我生命的覺悟。說實話光憑這點來說並沒有什麼有趣的,而且描寫和泉千晶這個人大概又要花上幾千字的碎碎念,但幸好後來仔細想一想才意識到,在《白色相簿2》中,冬馬曜子的定位比較接近紅坂朱音。


還有一件小事想說說,我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的英文名稱叫做《Saekano: How to Raise a Boring Girlfriend》……




5. 結語

《不起眼Fine》以 icy tail的新歌作為開頭,帶出了劇中的《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正在如期的製作中(銜接第二季的劇情),再於前半段用惠在倫也家的日常,點出惠已經融入倫也的生活,就像小倆口一樣,彷彿就在開頭告訴觀眾們這是一部狂灑狗糧的電影。

我尤其喜歡劇中與倫也與惠的進退應對,舉個大家都頗為深刻惠的告白句──


“對你來說,倫也可能是獨一無二、不可替代的。可對我來說,他根本沒
有什麼特別的,普通得無以復加。所以,我才會想,他就……挺好的。”


看到這裡簡直是快要糖尿病,甜死了。更重要的是,這段對話顯示了倫也與惠他們倆各自在各自心中的地位:對倫也來說,惠是不起眼女主角;而對惠來說,倫也是不起眼男主角。
再加上坡道殺與在巷口的告白橋段:親吻、時機沒對到、女主角自己吻上去...
整個畫面基本上都是白的外加不知從哪冒出的粉紅泡泡。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是,我到底看了什麼。




綜上述所言,我們對《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這部的小巧思有個大概的了解。很感謝正在閱讀的你們耐著性子看到了這裡。筆者在這篇文章的時候找了不少資料,也看了許多人不同的想法觀點,對於這事還蠻開心的,因為知道了世界上還有另外一群願意從不同角度檢視作品的人們,更重要的是十分耐人尋味,不是嗎?我並不能斬釘截鐵的說誰是對是錯,因為那都是那些白學家們路學家們所歸納出的一種角色定位,他們所選定的立場都各有各的道理。

關於角色部分,很抱歉礙於篇幅的關係,沒辦法長篇大論這三組角色的個性,不論是雪菜與惠、冬馬與英梨梨、曜子與紅坂朱音,她們各個都很相似,但又截然不同,筆者認為這是很值得拿出來討論的一點。她們都出自丸戶筆下,有爭議這點是難免的,但還請謹記,她們各有各的個性,各有各的特質,也還請不要因為喜愛或贈恨某個角色,而不理性的討論。



最後,感謝閱讀至此的你們,筆者由衷感謝,辛苦你們了。
希望你們能因為這篇文章獲得些什麼,也願你們會喜歡這樣子的文章。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的話,還請不要吝嗇你手中的Clap或GP,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那些都將是我下一篇文章的動力。
8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74 筆精華,07/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