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93

RE:【小說】嵐鯨之心 第七章&插圖更新

樓主 憑軒遙望 TAMINOKI
GP7 BP-
第八章

       「總而言之,根據最近學生們之間流傳的消息,大約在半年前開始,有人在空港附近以及學院上空的雲層中目睹的疑似是鯨魚的巨大身影,現在幾乎成為Beacon的校園不可思議傳說了。」

       Ruby興致沖沖的對我們說明,從她一臉熱切的表情可以看出,找到浮空鯨魚對於她而言是一項志在必得的挑戰。

       環顧四周,貼在牆上的巨大Beacon地圖上佈滿了各式各樣的記號與圖示,同時周圍還貼有幾張模糊的照片,上方甚至掛著一張鯨魚的素描……

       「根據第一位目擊者所說,他在雲的縫隙中看到類似鯨魚尾巴的物體,那東西還上下拍動,如同游泳一般。」指著那張素描圖,Ruby開始解釋。

       「在此之後,也陸續出現牠的目擊情報,不過奇怪的是,從來沒有人看過一整隻的鯨魚,頂多是尾部或是鯨翅的部分被看到,似乎這傢伙永遠都只在雲中出沒。」

       『我以為我藏的很好原來都被人看到了嗎?』我頓時感到一股挫敗感,而牆上那滿滿的照片彷彿就是對我偽裝失敗的嘲諷,看來之後要擴大雲朵的面積了,還有……

       「所以!」Ruby用力的拍了一下地圖,把思緒越飄越遠的我拉回來。

       「這麼有趣的事情,就由我們來調查清楚吧!」她舉起新月玫瑰喊道。

       「「喔!」」

       『啊啊~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呀?』我扶著額頭無奈地想著。


       
       「話說回來,Azure妳不用上班嗎?」

       拿著狙擊鏡觀察著天空,Ruby對我問道。

       「啊啊!這個啊因為今天剛好休假所以就和妳們一起出來了。」

       我乾笑著說道。

       『有妳們在我怎麼值班啊!!!』我在內心不滿的吐槽著。

       「而且Ozpin教授也真是的,什麼『妳就和她們玩一會兒吧~』之類的,完全不懂啊!」我無奈地抱怨。

       「嗯?Azure妳說什麼?」身旁Blake疑惑的問。

       「沒沒事……」我結巴地說道。

       「好啦!既然是放假就開開心心的玩吧,我可是很想把它扔到在鯨魚身上的啊。」拍拍我的肩膀,Yang拿出了一把不知道哪來的巨大捕鯨槍說著,似乎除了找到鯨魚以外,她還打算做其他事情……

       「嘶──」閃著寒光的槍尖讓一股冷意自脊椎直衝腦門,我感覺自己的處境非常不妙啊!



       「哈啊~累死人了,被拖著到處跑,還要幫忙架設攝影機,今天根本就是一場災難啊。」

       一回到宿舍,我就乏力的趴在床上,倒不是說身體上的疲累;而是精神方面,一想到我之後值班時要小心RWBY小隊的追蹤,一整個就提不起勁。

       「而且,要是我的身分被發現了……」將臉龐埋入枕頭之中,含糊不清的話語自口中溢出,大家尋找嵐鯨的行為在我心中敲響了警鐘。

       「───」

       第一次見到人類時,他們對同胞們露出的驚恐神情,再次浮現於腦海中。

       與之一同出現的,是所有夥伴們的笑臉。

       RubyJauneBlake……

       緊緊的抱住枕頭,彷彿要讓自己窒息一般。

       『大家都是很棒的人呢然而,在知道我身分後呢?』

       在內心深處,一股隱隱約約的不安纏繞著我,也許那是杞人憂天的妄想,但卻揮之不去。
       「別想了去盥洗吧……」吃力地撐起沉重的身體,走到浴室中。

       光亮的鏡面映照著姣好的顏容,它輕易吸引了大量男性的目光,然而又有誰知道,在這副皮囊之下,卻隱藏著能夠毀滅Beacon的力量。

       手指輕輕地點著鏡面,我靜靜的和自己對視著。

       「我,該怎麼辦呢?」



       好痛!

       好痛!

       超痛!

       一陣劇痛傳來,我睜開雙眼─

       「!」

       嵐鯨狀態的我,雙翅、尾部被巨大的長槍釘在地上,汩汩的鮮血不斷湧出,身上插滿武器。

       『新月玫瑰、柳葉白菀、躍影飛綾……』大量我曾經見過,甚至是極為熟悉的武器,它們斷刃或是子彈,深深的嵌在身上。

       『為什麼?』

       我驚恐地看著充滿鮮血的地面,然而記憶一片空白,我完全想不起來發生了什麼事……

       「噠─噠─」

       腳步聲自背後傳來,在空曠的空間中迴盪著。

       『是誰?』

       我扭動著身軀,然而卻絲毫無法動彈,只能無奈地等待對方現身。

       「唉─」

       悠長的嘆息傳來,一道人影映入眼簾。

       Ozpin教授!』我開口想叫它的名字,然而卻只能發出低沉的吼聲。

       「對不起。」Ozpin教授對著我說道。

       『誒?』他的話語使我愣住了。

       Azure,我不該讓妳入學的。」

       「我沒有想到,妳暴露身分後所接受到的情緒刺激會害妳暴走。」

       『你在開玩笑吧!』

       「我沒有想到,整個Beacon中無人能夠阻止妳摧毀學院。」

       『這不是真的!』

       「我沒有想到,妳會呼喚其他的戮獸。」

       『別說了!』

       我發出震耳欲聾的吼叫,幾乎實質化的聲波將附近所有事物震飛,除了Ozpin教授依舊站在我面前,淡綠色的光幕將他團團護住。

       「是嗎,妳依舊無法恢復理智嗎?」

       光幕散去,他拄著手杖,悲傷的看著我。

       「本來,我還希望能和妳說上最後幾句話的……

       緩緩地平舉手杖,Ozpin教授沉聲說道。

       『教授,我……』我焦急地想出聲,然而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我會彌補我犯下的錯誤,由我的雙手─」

       由杖尖開始,綠色的光芒開始匯聚。

       「─我想Glynda也不希望看到這一幕,雖然……

       Glynda教授!她怎麼了?』

       光芒越來越亮,讓人幾乎無法直視。

       「為了阻止妳,她再也看不到了。」

       『!』

       『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我都做了這些事啊。

       那麼我還真該死呢。

       鮮血自眼眶流出。

       Azure,對不起,還有再見。」

       Ozpin教授的話語,彷彿自遙遠的地方傳來,隨即,光芒將我吞噬。



       「哈─哈─」

       我睜開雙眼,依舊是熟悉房間。

       『是夢嗎......

       汗水幾乎將全身浸溼,我止不住地顫抖。

       「是夢啊。」

       喃喃的說道,我伸手拿起床邊的罐子,將蓋子打開後,把裡面的櫻花蝦全部倒入口中。

       「咳咳...嗚嘔...」結果理所當然的被嗆到了,我急忙拿過水壺,狠狠的灌了數口,好不容易才將它們給吞了下去。

       最為喜愛的食物並無法為我帶來任何溫暖,我仍然感到一股惡寒縈繞心頭。

       過了幾分鐘,等身體不再顫抖時,我踉蹌地走到窗邊,凝望著破碎的月亮。

       「原來,從一開始就破碎了嗎?」我輕聲說道。

       想當然爾,沒有人會回應,四周依然一片寂靜。

       打開窗戶,我向下一跳。



       不知為何,Ruby今晚總覺得睡不著覺,似乎有什麼事會發生。

       「哈啊~我記得今天Weiss沒有泡咖啡給我才對啊......

       跳下床,Ruby走到窗邊,看著窗外,希望能夠想到安然入睡的方法。

       「咦,地上的影子,好像一條─」

       突然地上一道奇怪的影子吸引了Ruby的目光,隨即她抬起頭。

       「鯨魚...



       從宿舍飛出後,我便直接朝懸崖邊的空港前進,來到河流上方後,緩緩下降直到沉入水中。

       水中所見到的月亮,因為水波的關係,反而像是一個模糊且完整的球體,不像是平時破碎的樣子。

       「是嗎,我這是在自欺欺人啊,本身就不是人類了,卻一直想融入人類。」

       這個美夢不斷持續著,直到今晚的惡夢將我驚醒後,我才發現,無論和人們多麼相似,我依舊是一隻戮獸。

       也許Ozpin教授、Glynga教授能接受我,但其他人呢?如果身分曝光,我還能與夥伴們維持以往的關係嗎?

       不知道。我不敢去嘗試這件事,不如說我無法承擔這個後果,我無法想像我失去Beacon這個歸宿。

       原本對我來說十分涼爽的河水如今和寒冰一樣刺骨,我不安的來回游動著,妄圖擺脫那道揮之不去的恐懼。

       「啊!真的發現了呢,傳說中的鯨魚~~

       此時一道孰悉的聲音自頭頂傳來。


       
       「喲嘻!」

       充滿元氣的聲音、紅黑色的頭髮與戰鬥裙、巨大的鐮刀─

       Ruby!為什麼會在這裡。』

       拿著新月玫瑰卡在岩壁中一路滑下來,在即將掉入河中時扣下板機,借助強大的反作用力在空中華麗的一個翻身,少女輕巧地跳上我的背部。

       「找了一整天總算發現了啊!真是不敢相信Beacon居然真的有鯨魚耶!」

       一邊在我背上摸來摸去,一邊激動地自言自語,Ruby開心的不斷拿著卷軸拍照。

       『然而,她還未注意到我的頭部......』我黯然地想著,當她發現我的骨甲時,她就不會如此的興奮了,估計對我開一槍還差不多吧。

       雖然腦中萌生了這種想法,我卻依舊漂在水面上,也許,是一種祈求吧。

       我幾近天真的奢求著,那一絲絲的光明。

       隨著她的步伐向前走,我的內心便不斷跳動。

       「啊咧?這塊白色的...Ruby停下腳步,對著我的骨甲研究了起來。

       過了半晌。

       「啊,原來,您是一隻戮獸啊,啊哈哈哈......

       Ruby彷彿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不斷乾笑著,隨即舉起新月玫瑰。

       『是嗎?果然奇蹟是不會出現的。』我閉上眼痛苦地想著,甚至撤除體表的元氣,將背部暴露於刀刃之前,就當作是對自己天真的教訓吧。



       「真的非常抱歉!」

       快速的將武器收回背後,Ruby大聲的低頭說道。

       『咦咦咦咦!這是什麼狀況?』她的反應將我嚇了一跳。

       「您您一定是一隻特別的戮獸吧!因為您的花紋顏色和其他戮獸都不一樣。」Ruby猶豫地說出自己的判斷。

       「而且在人類如此密集的地方您都沒有發動攻擊,所以雖然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我相信您不會攻擊我的...對吧?」

       搞了老半天原來是這樣分析出來的啊,看著Ruby那副戰戰兢兢的模樣,我感到十分無語。

       『不過,至少沒有被討厭~~』心中泛起一股淡淡的喜悅,看來還是有人能接受我的嘛!

       「那個...您生氣了嗎?」眼看我毫無反應,Ruby再次小心翼翼的問道。

       「嘩啦─」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噴中少女臉龐的水柱。

       「啊啊!好冰!」她尖叫著閃躲,而放下心中不安的我則惡作劇般的繼續噴水。

       「快住手啦─」



       「哈......全部都濕了啦......

       幾分鐘後,渾身溼透的Ruby癱坐在我的背上,氣喘吁吁地抱怨著。

       「總之您原諒我了吧?」她無奈地問道,光是從那整人一般的噴水就知道這隻戮獸異於常人,因此她也一改先前的態度,大大方方的說起話來。

       「呼─」我噴起一道水柱當作回應。

       「總之,雖然不知道您待在這裡的原因,但我想您有您無法現身的苦衷,但不要擔心,像您這樣的存在,大家都能接受您的。」看向天空,Ruby微笑的說道。

       是嗎,真的如此嗎?我在內心質問著,並非每一個人都能像Ruby一樣細緻的觀察每一個細節,所以我依然不太相信。

       「就算有人不相信,我也會解釋給他們聽的,而且學院中的教授們都十分的睿智,我想他們也能夠拋下對於戮獸的成見接受您的吧。」

       Ruby的話讓我感受到一陣溫暖,就算他人不接受,她也會接受我。

       「我啊,到現在還是很訝異,居然有不會攻擊人的戮獸,而我還在牠的背上和牠玩水,簡直就像作夢一般呢,對吧?」她微笑著問。

       『是啊,如同夢一般呢。』我如此想著。

       希望,這次再也不要醒來。



       將疲憊的Ruby載回宿舍後,我開心的飛回到自己的房間。

       「妳回來了。」

       剛關好窗戶,身後便傳來一道聲音。

       Ozpin教授?」我訝異地看著這位鮮少出現在我房內的訪客。

       「妳和Rose小姐玩得還開心嗎?」他笑著問道。

       「我...」我低下頭......

       「我並沒有責備妳的意思,Azure。」Ozpin教授拍了拍我的頭。

       「嗯?」

       「我本來就打算讓妳這麼做的,只是這件事提前發生了罷了,況且Rose小姐的的反應也讓我十分放心。」這讓原本以為會被罵的我放下心來,緊接著Ozpin教授又認真地說道:

       「而我之所以要這麼打算,這麼做,是為了妳自己,也為了她們。」



       「誒~所以妳昨天搞失蹤是因為看到鯨魚啊。」

       在食堂中,Weiss一臉狐疑的看著Ruby,對於消失了一晚的室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光是她,小隊的其他成員們也十分好奇。

       「是真的啦,妳看,我有用卷軸拍照喔。」

       為了證明自己的話,Ruby拿出了卷軸,將照片傳給其他人。

       「還真的是鯨魚耶!」「喔喔!這個尾巴看起好大。」「好像很好吃......

       「嗯?Ruby,怎麼沒有頭部的照片啊?」看了一會,Weiss終於發現了照片中奇怪的地方。

       「這個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害羞,牠在我要拍牠的頭時就會用水噴我,嘿嘿~Ruby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看妳是忘記拍了吧?」Weiss露出一副懷疑的表情。

       「真的啦。」Ruby信誓旦旦地說道。

       「明明就是忘了。」

       「沒有!」

       「好了好了,妳們別為了這點小事吵架。」我端著早餐坐到兩人中間,摸著她們的頭說道。

       「唔...」兩人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關於鯨魚的事情Ozpin教授已經知道了,他要我轉告妳們別聲張這件事,不然會影響到學校及空港的秩序的,懂嗎?」

       「好吧...那麼,我們可以去看牠嗎?」Ruby一臉希冀的問道,其他人也一同看著我。

       「當然,只要妳們想要,隨時都可以喔!」我抬起頭,微笑的回答道。



       Tobe continue

      放~暑~假~惹~~~~~


      Hi~~大家

      這裡是神隱了很久的憑軒((你還好意思說啊!!

      是說因為暑假還要考教程、日文檢定嘛......(ˊㄇˋ)

      放暑假就會回到以往的更新速度囉~~~

      總之感謝觀看唷~


題外話~第四季的Blake好棒!((滾來滾去
7
-
板務人員:

188 筆精華,12/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