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87

RE:【小說】嵐鯨之心 第六章

樓主 憑軒遙望 TAMINOKI
GP6 BP-
第七章

       Beacon的戰鬥訓練場,是學員們平時練習戰鬥技巧的地方,所有人在此磨練自己的技藝與累積經驗,不管是團隊戰或個人戰,無論何時,此處總是充斥著吆喝聲、槍聲,以及金鐵交擊之聲。

       「歡迎各位來到訓練場,以後各位要與進行戰技之間的切磋,或是挑戰他人等皆可在此解決。」

       RubyWeissBlakeYang四人一字排開站在我的面前,每個人都拿著自己心愛的武器,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

       「這是由我所進行的第一次的訓練,而今天我們要做的,便是戰鬥。」我負手看著她們。

       「喔!那麼我們今天的對手是?」一聽見是戰鬥,Ruby便搶著伸手發問。

       「閉嘴Ruby!妳這樣打斷Azure是很不禮貌的。」狠狠瞪了旁人一眼,Weiss抱歉地看向我,「我們家隊長太過興奮了。」

       「沒關係啦,我畢竟也只大了各位一歲,說話不用那麼拘束。」我擺擺手笑著說。

       經過兩位教授的開導,總算解決了先前關於隊長一職的爭議,如今RubyWeiss雖然偶有爭吵,但可以看出兩人早已接受彼此。

       「妳們今天的對手,就是我喔~」我隨即宣布答案。

       「「「欸欸欸欸!」」」



       兩小時前─

       「妳們覺得,Azure今天的訓練是什麼啊?」

       端正的坐在餐廳的長椅上,即便是吃飯時也不忘自身優雅姿態的Weiss,突然向其他人問道。

       「野外探險?」、「打架?」、「抓小偷?」三人紛紛回答道。

       「我倒覺得是戰鬥。」Weiss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們是剛成立的小隊,彼此之間默契及了解都不足,而要增進這些的最好方法,便是戰鬥,因此,我覺得待會的練習應該會跟戰鬥有關。」輕撫著雪白的秀髮,她一臉自信的說。

       「戰鬥嗎?這個我挺有興趣的。」Yang握緊雙拳,眼中充滿了戰意。

       「跟其他人戰鬥嗎?」Blake喃喃自語,緩緩攪動眼前的濃湯。

       「感覺好熱血啊Ruby一臉的期待。



       「總之,只要將對方逼出了這個場地,或是耗盡元氣,就算是勝利,了解嗎?」講解完規則之後,我指向場地上方的螢幕,其中顯示著雙方目前的元氣量表。

       「沒問題。」Ruby等人嚴肅的回應。

       「那麼,準備開始吧。」隨著聲音的落下,對面的四人紛紛舉起武器。

       

       

       

       「喝啊!」

       率先為戰鬥拉開序幕的,是Yang,在話落的瞬間向我飛掠而來,一個眨眼間便來到我的面前,手中的拳套型武器─灰燼天堂(Ember Celica)對著我當頭砸下。

       「磅─」隨著重重的撞擊聲,一面天藍色的盾牌出現在我面前,輕而易舉的將她的拳頭擋住。

       「切!」發出不滿的聲音,她向後一躍,同時雙手向虛空中連續擊打,橘紅色的子彈伴隨著她的動作,一發接著一發的命中盾牌,爆起一陣陣煙塵。

       『煙霧嗎屏蔽視線用的。』我心中默默地想到。

       隨著我內心所想,一道勁風自背後襲來,重重的劈向我的右肩,是Blake,鬼魅般地出現在我身後的她,冷靜的面容上露出一絲得逞的表情,手中漆黑的武士刀毫不留情的砍下。

       只是,下一秒鐘,她就瞪大雙眼。

       「鏘──」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金鐵交集之聲,這道來自後方的襲擊被我空手擋下,看似鋒利的刀刃緊緊的卡在我手腕的外骨骼上,難以再進一絲一毫。

       趁著Blake呆滯的空檔,我旋身用手肘狠狠地撞在她的腹部,使其倒飛出去。



       「喝!」、「哈!」

       此時,一把鮮紅色的巨鐮及銀白色的長劍從兩側斬來。

       「嗯,這個時機抓得不錯嘛~」我低聲讚賞道,腳底一蹬向上翻躍,使兩把武器撲了個空。

       「暴風霧嵐,砲擊。」我眼神一厲,銀色圓環在半空中聚集起能量,隨著我的意念射出。

       「嗚啊!」發出一聲嬌叫,Ruby被擊中向後翻去。

       「嘖!」看見搭檔被輕易擊退,Weiss急忙一挑長劍指向後方,同時手掌翻飛,一圈黑色的圖騰出現在場地邊緣,將那即將飛出場外的紅色身影擋下。

       此時Yang再次欺身而上,金黃色的拳套豁然轟出,似乎是打算趁我在半空無處借力時將我擊出場外。

       「喝啊啊啊啊──」

       暴雨般的攻擊襲來,然而卻無一命中,因為一道討人厭的藍色光幕,將她的攻擊再次擋下。

       「槍型態,嵐幕。」朦朧不清的光幕後方發出我的聲音,隨即一挺騎士槍彷彿將畫面一分為二般,自嵐幕後刺出,不帶一絲偏差的擊中Yang的胸口。

       「嗚呃」在元氣的作用下,尖銳的長槍雖然不足以貫穿身軀,但巨大的衝擊仍使她踉蹌地退後數步。

       將對手擊退後,握著騎士槍的手向後回縮,接著卯足全力的刺出,目的是將面前的少女擊出場地。

       頓時數道魔法陣般的圓型圖騰出現在腳底,一股斥力使我再次彈飛,緊接著一道雪白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中。

       即便是戰鬥中也維持著優雅身姿,Weiss輕巧的甩了個劍花,隨著她的動作,白色的圖騰自她下方地面擴散而出。

       「嗖──」轉瞬間Weiss已出現在我身前,尖利的劍刃在嵐幕合攏前就飛刺而出。

       「哼。」與之相對的是天藍色的槍尖,兩方互不相讓的碰撞在一起。

       「鏘鏘鏘鏘鏘──」

       一道道銀色的幻影在清脆的交擊聲響中不斷被擋下,反倒有逐漸被壓制的趨勢。

       Ruby!」眼見招架不住,Weiss張口呼喊,緊接著就是一陣槍響,充滿破壞力的反物質狙擊槍子彈不斷的擊中我身旁的光幕,盪起一片片的波紋。

       片片鮮紅的花瓣飄落,Ruby以比起Weiss更為迅疾的速度舞動著新月玫瑰,一道道凌厲的斬擊配合著劍光,一時之間倒是與我戰的不落下風。

       「換我!」一聲大吼自前方傳來,彷彿是計畫好的一般,與我纏鬥的兩人快速抽身而去,臨走前各自發出數道遠程攻擊,然而我輕輕一揮騎士槍便將他們盡數擋下。

       「歐啦歐啦歐啦──」渾身散發出火焰的Yang又一次的對我展開突襲,然而令我訝異的是,她每一拳所蘊含的衝擊力與破壞力明顯比先前提高了一個級別。

       『嗯?她眼睛的顏色

       原本亮麗的紫色雙眸轉為烈火般鮮紅,看來這應該是她自身外相力的作用,透過戰鬥增幅自身戰力之類的。

       「不過這也構不成問題。」我露出自信的微笑。

       就在Yang將注意力放在擊破護盾上時,我的左拳忽然穿過空隙狠狠的與灰燼天堂對撞在一起,反作用力將她震退數步,因為使用能力而產生的火焰也化為點點火星散落。

       Azure,妳」沒有料到我在力量上居然比她自己略勝一籌,Yang訝異地看著我。

       「還好啦,只是力氣大了點而已。」活動著手腕,我一臉淡然的說道。

       再次轉換暴風霧嵐的型態,將天藍色的聚合能量全部聚集於右手,接著,如同箭矢般地向Yang疾射而出。

       兩人之間的距離本來就很短,因此幾乎是電光石火之間,我的拳頭就來到她面前。

      「!」Yang下意識地將雙手交叉,想護住自己,然而天藍色的拳套卻以無與倫比的巨力破開她的防禦。

       有如慢動作一般,在防禦出現漏洞之際,我的左手用力地拍在Yang喉嚨上。

       「嗚──咳咳……」瞪大雙眼,她痛苦的跪在地上,彷彿無法呼吸一般,不斷的咳嗽著,但依舊難以緩解那喘不過氣的感覺。

       在元氣的保護下,雖然攻擊喉嚨等要害並不會致命,然而那痛苦卻無法消除,看來Yang短時間內是失去戰力了。

       「我猜接下來是妳要出場囉?Weiss。」

       經過幾輪攻勢後我大致了解他們的戰術了,由因為外相力特質會越戰越勇的Yang主攻,身法靈巧的Blake突襲,Ruby利用速度上的優勢進行干擾,而擁有靈活多變的Dust法術的Weiss則擔任救援的角色。

       『根據每個人的特性所安排戰術確實不錯,但是也很容易被人預料到下一步……』如此想著,我朝著出現在眼前的Weiss發動攻擊。

       由於Yang的前車之鑑,Weiss不敢直接用劍與我的重拳對抗,生怕自己會抵擋不住那股強大的力量,她對著手中的柳葉白菀上鑲嵌著Dust的部分一撥,淡淡的紅色光輝逐漸自劍柄蔓延到劍身。

       「磅──」利用法術增幅過後的長劍穩穩地接下了我的重擊,Weiss露出滿意的表情,似乎對於擋下我的攻擊十分有自信,然而她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

       「抓‧到‧妳‧了~」直接握緊柳葉白菀的劍刃,我一字一句的輕聲說道,隨即猛然用力一扯,將它的主人扯了過來,再抬膝撞飛。

       「噗啊─」有如斷了線的風箏般,Weiss猛然被擊飛,在尖銳的破空聲中撞上了訓練場的牆壁。

       「一個解決。」我對著Ruby俏皮地眨了眨眼,旋即將長槍向前擲出,把好不容易緩過氣來的Yang再次撞飛。

       「兩個~」我拍了拍手。

       「好強Ruby一臉凝重地看著我,緊緊握住手中的新月玫瑰,兩名夥伴的出局使她不得不小心的應對。

       Ruby不過來嗎?那麼就是妳上囉,Blake。」觀察著她的動作,我低聲說道。

       「嗡──」一把鎖鐮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身後,伴隨著一道清冷的弧光劃向我的頸項。

       從容地向後一仰,閃過飛來攻擊,我順手抓住那連接刀刃的黑色緞帶,猛力的拉扯,將它的主人甩向前方。

       「咦咦?」看著朝自己飛來的隊友,Ruby一時不知所措,然而就在Blake的身體擋住她的視線時,一道璀璨的光束轟擊在Blake的背心。

       強大的作用力使黑色的身影陡然加速,在Ruby的眼中逐漸放大。

       「嘭─」



       「啊啊~輸掉了啊…..」看著訓練場的天花板,Ruby無奈的說著。

       RWBY小隊的眾人橫七豎八的倒在訓練場的地上,雖然方才的訓練並未帶來實質上的肉體創傷,但精神上的打擊似乎不小……

       「四個對付一個,結果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將平時優雅的大小姐風範丟的一乾二淨,Weiss一邊拿著手帕擦汗一邊附和。

       「妳們有沒有一種感覺…Azure她其實根本沒有出全力?」從戰鬥結束後便一言不發的Blake突然開口問道。

       ……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Weiss

       「不不會吧,就算是準獵人要一次對付我們全部也沒那麼容易吧!」

       「對啊!別開玩笑了……Ruby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覺得可能性很大,畢竟她以一人之力擊敗了我們,而且還毫髮無傷。」

       為了讓其他人相信自己的觀點,Blake反駁道。

       「妳覺得呢?Yang?」大家轉而尋求最後一人的意見。

       「唉我覺得,這是真的。」幽幽地嘆了一口氣,Yang不理會RubyWeiss詫異的目光,繼續說道:「Azure的實力,的確凌駕我們之上。」

       「妳們都知道,我擅長的是拳擊和自由搏擊,在所有人之中是最強的,然而──」

       伸出手掌,彷彿是要抓住什麼一般,Yang瞇起雙眼。

       「她卻狠狠地擊敗了我。」

       伸長到極限的拳頭緊緊握起,卻又頹然放下。

       「不論是速度與力道,Azure都遠甚於我,就算啟動了外相力時也是;而且妳們沒發現嗎?在這期間她不斷變換攻擊模式,每種都打得我們措手不及,這代表她無論是兵器、射擊,亦或是體術都十分專精。」她補充道。

       「真不知道她是經歷了什麼訓練,才變得那麼強。」最後Yang無奈地做出結論。

       眾人一陣默然,無數思緒在心中流轉著。



       「不是訓練喔,是戰鬥,一場場血淋淋的戰鬥,毫無僥倖,雙方都帶著置人於死的目的,不存在一絲一毫憐憫的戰鬥。」

       清脆的聲音自頭頂響起,眾人抬頭一看,發現我正拿著五瓶飲料向這邊走來。

       「啊!Azure。」Ruby等人紛紛坐起身來。

       將手中買來的清涼飲品發給每個人之後,我也打開自己的那一瓶,淡藍色的液體順著喉嚨流下,滋潤著戰鬥後乾渴的身心。

       當瓶子都已見底時,身旁的眾人默默的看著我,似乎在等待著剛剛那句話的下文。

       「我的第一次戰鬥,是為了制裁殺害我至親的兇手。」我緩緩地開口說道。

       「!」Ruby雙手摀著嘴,似乎沒想到我第一句就說出這種話,Yang也略顯吃驚;反倒是WeissBlake並未太過訝異。

       「聽起來是個糟糕的回憶,對吧?」我的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然而正因為如此,我拼了命的去學習,去戰鬥。」

       「在一次次的廝殺中,我慢慢地成長,我不只跟戮獸戰鬥,還跟人類戰鬥,學習殺戮的技巧,因為若不這麼做,戰場中被殺的就是我,或是無辜的人們。」

       看著透明瓶子中那僅存的水滴,我的思緒開始飄向那每一次的任務,戮獸與人類戰鬥,人類與人類戰鬥……

       「最後我發現一件事,比起單純的戮獸,人類更加的複雜與多變,人與人之間,因為惡意所做出的事情,是任何戮獸都做不出來的。」

       張開手掌,朦朧的光幕形成,我輕輕地用水瓶敲著它,清脆的聲音迴盪在訓練場之中。

       「這是嵐幕,我的武器功能之一,它非常堅硬,幾乎沒有被打破過,然而在與那些人類罪犯的戰鬥中卻屢屢的被他們繞過,他們的對人戰鬥手段遠高於妳們在場所有人,但他們卻用來殘害同胞。」我冷冷的說。

       「然後呢?」Ruby好奇地問道。

       「然後?他們再也沒有然後了。」我將手中的水瓶壓向嵐幕,從接觸面開始,瓶子逐漸瓦解碎裂,隨後消失無蹤。

       「嘶─」Yang倒抽了一口冷氣,對於自己剛剛用拳頭直接攻擊光幕的行為感到後怕不已。

       「我的藍色能量有兩種,聚合與瓦解,在和妳們戰鬥時,我用的是前者;而與敵人廝殺時,我用的是後者。」看著被嚇了一大跳的大夥,我對著她們解釋。

       「所以─這就是Azure妳除了大量的戮獸的討伐數外,殲滅的罪犯數量也那麼多的原因嗎?」似乎調查過我相關事蹟的Weiss問道。

       「是的,這也是我要教導妳們的東西─『認真對待每一場戰鬥』,敵人是不會對妳們放水的,所以即便不想殺害對方,也要抱持著把對方打到一絲一毫戰力也沒有的心態。」我點點頭,一臉嚴肅的看著眼前的四名少女。

       「將每一次戰鬥當成是生死之戰,傾盡全力,因為如果妳倒下的話,下一個可能就是妳的戰友、妳所愛的人,懂嗎?」

       「了解!」她們異口同聲地大喊。



       一行五人自訓練場中走出,每個人都神色各異,彷彿各有心事。

       從她們的眼神中,我發現Ruby似乎心情有點沉重,對她來說,我剛剛的那番話語,對她造成了不小的影響,的確,對於她這樣心中充滿正向情緒,對人性抱持著希望的孩子來說,是太過於直接了。

       反觀其他三人,或許是歷練較多的原因,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啪啪─」

       拍了拍手,將大家的注意喚回,我微笑著說道:「好了,別一臉焦慮的表情,還未面對的事情就別擔心了,只要在遇見時毫不猶豫,全力以赴就行了。」

       Azure說的對,我們要樂觀一點!」最先附和我的,居然是Ruby,她揮舞著手中的飲料對著隊員們喊話。

       觀察Ruby的情緒後,我略為吃驚的發現,她並非是假裝不在意,而是完完全全的將那心中陰鬱給驅散了,同時整個人還煥然一新般,散發出了自信的氛圍。

       『原來如此,能夠這麼快的克服內心的迷惘,重新振作出發,Ozpin教授會讓她提早入學的確是有原因的,那麼……

       正當我在心中思考著如何根據RWBY小隊的特質進行訓練時,Ruby突然說出了一句話─

       「為了讓大家打起精神,隊長我決定來進行RWBY小隊的第二個任務,那就是─」所有人包括我都不禁豎耳傾聽,想知道這位年紀最小的隊長又想出了甚麼有趣的任務。

       「那就是,尋找Beacon的校園傳說─不可思議的浮空鯨魚。」兩手叉腰,少女的銀色瞳孔中散發出熱切的光芒。

       『喔~要去找會飛的鯨魚啊等等,那不就是在說我嗎?咦咦咦咦!』



       To be continue

       hi~~米那桑~這裡是很忙很忙的憑軒~~

       對於停更了那麼久感到十分抱歉OAQ

       因為學校的要忙得事物很多所以學期間的更新會比較慢~(合掌)

       總之沒有太監喔~沒有沒有((搖頭

       (另外插圖明天奉上~~)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88 筆精華,12/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