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1k

【同人】─Recall─ (cinder極短篇/一回完)

樓主 梅菲斯特&浮士德 ogrean0021
GP10 BP-

《寫在前面》
這只是根據某個推測所寫的
我個人對這說法還是半信半疑的感覺
只是覺得這設定的衝擊性與劇情張力不錯
才試著寫寫看的
並不表示這是正確的(搞不好官方很快就會打臉了呢...)






    ─Recall─


  咻──
  箭頭準確的貫穿狼人的頭部,一隻倒下後,其他四隻也接踵而來。
  她不慌不忙的從背後再掏出三隻箭,搭上弓身,抓到對方排成一橫列的瞬間放出,箭隻劃破空氣,精準地同時命中三隻狼人的胸膛。
  僅存的狼人繼續往前衝,巨大的狼爪撲向眼前的女獵人,只見她將弓拆成兩半,即刻就變成了兩把單手刀。她不但不退縮,反而還跳向前,失去目標的爪子揮空,她來到狼人的側面,一刀刺穿後腦部,迅速解決了戮獸的性命。
  雖然還只是個初出茅廬的新手職業獵人,但這種程度的敵人,她應付起來仍然是綽綽有餘。

  「呼……」

  雷菈喘了一口氣,將兩把刀插回腰帶,她頭也不回的離開,只留下在原地化為黑霧緩緩消失的戮獸屍體。
  這是她定時的地面巡邏,雖然地上只剩下廢棄的建築物,但仍然需要監視、必要時排除戮獸。雷菈爬上一棟大樓的頂樓,白天的視線良好,若是晚上,甚至能眺望到烽火的燈光。在確認週遭沒有其他戮獸後,雷菈便轉身下樓。
  這裡是格蘭山,位於維爾王國的外圍,是王國最大的開拓地之一。
  但因為靠近戮獸棲地的關係,受到戮獸攻擊的次數比其他城市更為頻繁,最近幾年情況更是惡化,也有少數人放棄這裡,搬回了中央。
  因為地面上的防禦太麻煩,格蘭山的人們就想出折衷的辦法,將整個城市地下化。而這方法也真的有效,只要守好幾個地面上的出入口,地下生活的人就不會再受到戮獸侵擾。地上的設施被棄置,久而久之自然成為了廢墟。

  「今天差不多可以回去了。」

  雷菈看了看手錶,確認自己的巡邏時間結束,她一直走到大樓的地下室,那裡有兩個拿槍的士兵在看守著。

  「辛苦了。」士兵向她問好。

  「你們也是啊。」

  她微笑著揮揮手。格蘭山也有軍隊派來的少數駐軍,是由維爾跟其盟友、亞特拉斯王國共組的聯合部隊。雖然僅是不到一百人的小部隊,但也總比沒有的好,而不足的地方就由她這樣的獵人來補足。
  她繼續前進,來到一個電梯門前,按下開關,門便靜悄悄地打開。
  進入空無一人的電梯,按了最下層的按鈕。
  這電梯便是通往地面少數的出入口之一,雷菈靠著牆壁,整理自己的黑色短髮。不用多久,電梯門再度打開,一個完全用街燈照亮的城市就映入眼簾。因為是位於地下,當然不會有太陽光,所以這城的燈是全年無休一直開著的,只有到了晚上時刻,才會稍微調低亮度。
  自己來到這裡也快一年了,也早已習慣這看不到天空的景色,但即使如此,雷菈依然會覺得它很枯燥。

  她低聲呢喃道:「……不管看幾次都是殺風景的景色呢……」

  邁出腳步,走在有些冷清的街道上,這也是難免的,畢竟這時段其他人也還在工作。遠處不時會傳來敲敲打打的聲音,那些是採礦的聲音。
  格蘭山主要的產業就是礦業,城市周圍佈滿了開採塵晶的礦坑,同樣近乎全年無休的在運作,城內約八成的人口都是從事與採礦相關的工作。就連用來建造城市本身的大空洞,也是過去大量開採塵晶所遺留下來的產物。
  雷菈回到自己房間所在的公寓,來到二樓,打開樸素的木製門扉,裡面是單純的單一隔間房間,一張擺在中央的桌子,靠在牆邊的床跟衣櫃,一個電視機,附有簡單的浴室廁所。沒有其他東西,顯得缺乏生活感的空間。
  但這樣就夠了,雷菈並不奢望要求更多。
  她走進浴室,打開洗臉台的溫水,洗去今天工作殘留的汗水,頓時令她覺得清爽許多。轉開蓮蓬頭調整水溫,身上穿的白上衣跟黑短褲因為與戮獸戰鬥而沾滿塵埃,雷菈脫下衣服丟在一旁的籃子,她的身體顯得纖瘦均稱,但皮膚下略為浮現的肌肉線條,說明了她刻苦鍛練的過往。      熱水在她起伏得恰到好處的胸口上濺出水花,延著小腹、流過修長的雙腿,帶走她身上的髒污。雷菈放鬆全身,享受著淋浴帶來的慰藉。
  她也沒有享受太久,不過約十分鐘後,便走出浴室,身上只披了一條毛巾,她打開衣櫃,有點小的空間中只放了四、五件衣服。雷菈並不是很注重時髦打扮的人,所以總是這幾件衣服輪流著穿。
  她隨意挑出一套穿上,沒有多做停留,雷菈很快又出門了。

  「先去吃點東西好了。」

  她看了下時間,喃喃自語的說著。此時街上已經開始出現了些人潮,大部分都與雷菈走的方向相反,他們都是要去車站坐地下鐵。
  在這城市工作的,不光是住在這裡的居民,也有些人是通勤而來的,說到這城市主要的交通手段,就是一條直接連結到烽火學院所在,也就是王國中樞區域的地下鐵,這也是地下唯一一條連接外界的通路。

        「雷菈,工作完成了嗎?」

    身後突然冒出一個聲音叫住了她,雷菈回頭看,一名體型壯碩、年約四十歲的中年男性就站在那裡,肩上扛著一把大口徑的獵槍。

   「當然的,艾柏特,你知道我不喜歡偷懶的。」

    她有些不以為然的笑著,對方是她認識很久的人。
    艾柏特同樣是在這裡工作的職業獵人,也是格蘭山一帶最資深的獵人之一。從自己來到這裡時就認識他了,當時受了他很多幫忙,能很快熟悉這裡也是多虧了他,所以雷菈一直很尊敬他……若他能更乾淨一點就好了。

  「艾柏特,你幾天沒洗澡了?」

  一股異味撲鼻而來,雷菈忍不住捏住鼻子問他。
  只見艾柏特摸著自己那不修邊幅的鬍渣,稍微思考了一下。

  「大概三天吧?」他以豪爽的笑容答道。

    雷菈不禁皺眉,像他們這樣從事獵人這種高活動量的工作,光是一天下來就會滿身大汗,那味道已經很難受了,無法想像累積了三天會是什麼樣子……
    她心想,雖說人對自身的味道比較遲鈍,但也真虧他忍受得了。

   「你一直這麼不愛乾淨,難怪沒人想跟你組隊。」

  她挖苦了一下艾柏特。但雷菈很清楚,他的內在其實是個頗為固執的人,所以雷菈也早就放棄嘗試改善他了。

  「呵呵。」艾柏特不改那輕浮的調調,笑兮兮的回:「由妳這個不跟人組隊的傢伙說出口,真是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呢。」

    跟艾柏特說的一樣,雷菈跟他都是沒有隊伍的獨行獵人。一般來說,都是實力較強、或資歷較深的人才會選擇獨行,因為遇上任何狀況,都只能自己解決,沒有隊友會幫忙。若是實力跟經驗不足,很容易就會因此喪命。
    像雷菈這樣資歷尚淺的新人,會選擇獨行是非常少見的。
    雖然雷菈跟艾柏特也會因為工作而組隊,但也只是偶爾為之,並非常態。

   「話說回來,妳還是不打算跟人組隊嗎?」

    「我不是說過嗎?我會獨行就是為了鍛練自己啊。」

    對艾柏特的擔心,雷菈只是一副理所當然的回答。
    有隊友互相照應當然是很好,但不能保證隊友隨時隨地都會在身邊,孤立無援時,如果不能擁有任何情況下都能照顧自己的實力與自信,又怎麼能幫上隊友甚至是其他人呢?雷菈是這麼想的。
    從小學習獵人課程開始,雷菈就很清楚自身的程度,技術上沒有特別的天份資質,外像力也不是那麼適合戰鬥。跟周圍具有各種才能的同學相比,她深刻感受到自己是個不受眷顧的普通人。
    如果要成為夠水準的獵人,就只能從其他地方努力鍛練自己,別無他法。

    「現在像妳這麼有上進心的新人已經很少了……」

    艾柏特有些感嘆似的說道。當獵人已經超過二十年的他,可以明顯感受到近幾年新人的質量越來越差了。不是些嬌生慣養,不想做粗重工作的,不然就是滿口大話,又沒那副實力的傢伙……
  所以看到還有像雷菈這樣的新人,他不由得感到欣慰。

  「不要太勉強自己就好。」他伸手想摸摸雷菈的頭。

  「啊啊~不要用你的手碰我,我才剛洗乾淨的。」

  雷菈故作厭惡的避開,看到這模樣,反而激起了艾柏特的玩心。
  他又故意伸手,雷菈往旁邊迴避,他就又往雷菈移動的方向伸出另一隻手。一左一右、一左一右,雷菈緩緩後退,艾柏特步步進逼。兩人就這樣在路旁玩了起來。
  最後,雷菈抓住兩隻手腕,把艾柏特的手往下一甩。

  「好啦,不跟你玩了,我要去吃飯了。」雷菈又氣又笑的說著。

  艾柏特也笑著回:「好吧。不鬧妳了,快去填飽肚子吧。」

  兩人互相揮手,才終於分道揚鑣。
  走沒幾步,雷菈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轉身對艾柏特喊著。

  「我說真的,把自己弄乾淨一點。」她惡作劇地笑。「對大家都好。」

  ========

  走了約五分鐘的路程,雷菈來到一間位於大馬路旁的餐廳。
  叮,開門的同時響起熟悉的鈴聲,這家店不算大,裡面已經坐了不少客人,牆上的電視正播放著新聞節目。雷菈選擇在櫃檯前的空位坐下。

  櫃檯內的男人向她打招呼。「妳今天還是一樣準時呢。」

  「馬可,我可沒有偷懶喔,我都是好好做到時間結束才休息的。」雷菈笑道。

  馬可是這家店的店長,比雷菈年長十多歲,總是留著沒刮乾淨的鬍渣。
  他一個人經營這家餐廳,雷菈也是這裡的常客。

  「爸爸你才在偷懶呢,還不快準備客人要的東西。」櫃檯後冒出另一個小小的女孩身影,指責起馬可。

  「哈……我知道了啦,那今天也是老樣子囉?」

  雷菈點頭回應。「嗯。」

  說完,馬可便鑽進廚房做準備,只留下小女孩看顧櫃檯。女孩不過約十歲,灰白色的頭髮是其特徵,她的身高只能從櫃檯後稍微探出頭來,她必須再加上踏板才能把上半身都露出來。
  她拿起加熱器上的水壺,給玻璃杯倒滿水。

  「雷菈,這個給妳。」

  「謝謝妳,布拉琪娜。」

  布拉琪娜是馬可唯一的女兒,馬可則是個單親爸爸,馬可擔任老闆兼廚師,布拉琪娜則當做服務員幫忙,兩人一起經營這家小店。也許是因為這樣,雖然她年紀還小,卻已經顯得比一般小孩成熟。

  「雷菈,妳今天有殺什麼戮獸嗎?」布拉琪娜雙手撐著桌面問著。

  「沒什麼,也不過是幾隻狼人而已。」雷菈喝了一口水,接道:「跟前幾天的魔鴉比起來輕鬆很多了。」

  布拉琪娜追問:「那妳是怎麼打倒的啊?」

  看到她興趣盎然的表情,雷菈也開始侃侃而談自己這幾天的工作情況。
  這是常有的事,布拉琪娜現在最大的興趣,就是聽雷菈講述她的獵人生活,特別是戮獸戰鬥的部分。這種冒險譚般的話題,總是能吸引人們。

  「雷菈妳怎麼不組隊呢?當獨行獵人不會緊張嗎?」

  「……一開始當然會緊張,但時間久了也就習慣了。」

  米斯特勒出身的雷菈,在讀完初級學院後,就來到烽火學院留學,當時她也加入了名為「齒輪(GEAR)」的小隊。雖然自己的實力在隊伍內只算是普通,但大家依然是合作愉快,也渡過了充實的學校生活。
  但在畢業後,因隊友們都有著不同的志向,大家各分東西,隊伍也不得不解散。而在學校中累積了實力與自信的雷菈,決定嘗試獨行獵人的路──

  「要是我有一天也能像妳一樣,成為保護大家的獵人就好了。」

  雷菈回以溫柔的微笑。「也許有一天會呢。」

  她摸了摸布拉琪娜的頭,她也露出了跟雷菈相同的笑容。
  雷菈喜歡這座城市。隨然這裡狹小擁擠、雖然吵鬧、雖然風景乏味、雖然常遭戮獸騷擾、雖然生活上有一些不便,但她還是不討厭這裡。
  這裡的人都很好,自己也能發揮一技之長保護人們。看到布拉琪娜的笑容,雷菈知道自己做的沒有錯。她覺得這是自己的天職,甚至是使命。
  她非常感謝維爾王國對自己的栽培,善待她這個外地人,並讓她有能力保護其他人,她相信只要能盡自己的一份力,一定能夠讓世界變得更好。畢業以後,她也一直謹守著烽火的教誨。
  『獵人是守護正義與和平的象徵。』
  『獵人是守護人們的存在。』
  雷菈從未忘記過,她如此相信著──

  ※ ※ ※

  ──事情突然就發生了。
  為了開挖新的礦坑,用塵晶炸彈爆破岩盤是常用手段,但這次卻出了問題……爆破之後,對面出現了沒預測到的空洞,而那空洞剛好是戮獸的巢穴……
  嗚──嗚──
  令人不安的警報聲在城市中回響著,那是只有在遭到戮獸大規模侵襲時才會發出的警報。戮獸不斷由缺口湧入,人的負面氣息一口氣提升,連帶吸引地面上的戮獸跟著進入這個缺口。等軍隊跟獵人趕到時,戮獸已經多到不可能封住缺口了。

  「哇啊──!」

  四處充斥了人們的尖叫聲,更加刺激了戮獸的攻擊性。
  彷彿黑色的洪水一般,迅速往城市各街道蔓延。

  「可惡!」

  雷菈怒斥著,拉滿弓弦,射出的箭命中一頭巨熊的胸口,箭頭的塵晶立刻產生反應。砰!一個爆炸將巨熊炸成了碎塊。可是下一波攻勢緊接而來,空中一隻格里芬瞄準了雷菈,開始俯衝而下,但剛才那隻箭是雷菈所帶的最後一枝了。
  雷菈快速地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容器,裡面裝滿了塵晶粉,她彈開蓋子,把粉塵灑在空氣中。只見塵粉開始聚集在弓弦上,轉瞬間就變成了一枝箭。
  咻!──
  箭射入格里芬的口中,再從後腦刺出,變為屍體的格里芬就這樣墜落在雷菈跟前。這就是雷菈的外像力,「物質構築」。她能將物質重新塑造成她想要的形狀、或改變性質,只是平常為了節省靈氣,她都極少使用。
  雷菈環顧四周,有些人拿起武器對抗戮獸,也有人往車站方向逃跑,甚至還有人只是站在原地哭喊。
  昨天還是過著日常生活的空間,轉眼就化成了人間煉獄……
  會有人無法接受現實也是理所當然的……
  雷菈只能咬著嘴唇,開始往車站方向跑去。她知道自己能做的不多,她也只能去盡量能救最多人的地方支援。
  砰磅──!轟──!城市各處都傳來爆炸聲,到處都接連冒出火災。戮獸不光只是會殺人而已,也會破壞人造物,這也讓災害進一步擴大。被火災燒死的焦屍、倒塌建築中露出的斷肢、戮獸吃掉後留下的屍塊、瀰漫在空氣中的血腥味……連雷菈都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只做了個惡夢。

  「……還沒有!還不能放棄……」

  雷菈低聲自言自語的給自己打氣,好不容易來到車站後,她卻只是看到一堆人牆擠在那邊,完全沒有移動的跡象。
  不管月台或鐵軌上都擠滿了人,那裡卻看不到列車的存在,隧道的隔間門也已經關上,很多人嘗試打開,但也都徒勞無功。

  「雷菈!妳還好吧?」

  一個熟悉的聲音向她大喊,雷菈轉頭一看,是抱著布拉琪娜的馬可。

  「你們沒事吧?」雷菈走向他著急的問。

  「我們沒事,倒是這裡……」

  雷菈跟馬可一起看向隧道,照理說,現在應該加派列車疏散,或是呼叫支援前來,但他們反而封鎖了隧道。為什麼?雷菈想不通。

  馬可接著說:「我只看到剩餘的軍隊搭上列車後,隧道就被關上了……」

  「爸爸……我們被困在這裡了嗎?」

  面對布拉琪娜有些顫抖的口吻,馬可努力掩飾自己的不安,即使他已經開始設想到最壞的結果,他也只能這麼做。
  這點雷菈也是一樣的。

  「別怕,一定還有辦法的。」馬可轉向雷菈問:「那……現在要怎麼辦?」

  雷菈的眉頭緊憋,琥珀色的眼眸遊移思索著。
  現在沒有太多時間,就算是有點風險的方法,也只能盡量嘗試。

  「只好試著從地面逃走了,可以吧?」

  雷菈面色凝重的問,她清楚這有多危險,上面的情況不會比地下更好,現在地面一定也充滿了戮獸。即便是獵人也不保證能夠脫離,更別提是一般人的馬可與布拉琪娜了。但無論如何,總比待在這裡等死的好。
  三人沿著較偏僻的小路奔跑著,跟主要幹道相比,這裡人比較少,相對遇到戮獸的機率也小。這裡要上去地面最快的方法,就是搭專用電梯。
  不過雷菈有不好的預感……那裡的情況可能會跟車站相同。
  還來不及多想,旁邊大樓的落地窗突然破碎,一個龐然大物橫擋在他們面前,是一隻死亡巨蠍。雷菈立刻伸手阻擋馬可,示意他躲在自己身後。

  「嘰──!」

  巨蠍似乎注意到他們,怒吼了一聲。
  不等對方先動手,雷菈一手迅速從腰帶的掛囊中取出好幾個小瓶子,一口氣把大量的塵粉灑在空氣中,眨眼間就凝聚成數十枝箭,另一手同時已架好弓,抓起一枝箭搭上弓弦,甚至不需特地瞄準,毫不猶豫的射出。
  砰!命中的箭枝隨即變為炸彈引爆。
  咻──咻──咻──
  還沒有完,雷菈繼續拉著弓,一枝接一枝的射擊。三枝、五枝、七枝、九枝……每一箭都在巨蠍身上炸出傷口,直到牠完全不會動了,雷菈才停止攻擊。

  「……雷菈,我們真的能逃出去嗎……」

  在馬可懷中的布拉琪娜,微微顫抖地問著。
  雷菈回頭看她,雖然布拉琪娜設法保持冷靜,但仍無法控制淚水滑過臉頰,雷菈盡最大的努力擠出笑容,摸著她的頭安慰她。

  「別擔心,我會帶妳出去的。」

  說這句的同時,她也難掩心虛的感覺……
  為什麼?為什麼王國不撤離民眾?為什麼不派來更多的支援?為什麼?雷菈的腦海中也充滿疑問,可是目前沒時間讓她遲疑,她只能繼續帶著馬可與布拉琪娜前進。
       磅!一旁的小巷又傳出一個巨響,雷菈立刻架起弓警戒,她小心翼翼地往巷內探頭,只看到不遠處有隻大型格里芬倒在地面,身首已經分離,正散成黑霧消失中。周遭還有幾十隻剛被打倒的戮獸,艾柏特喘著氣依靠一根燈柱坐在地上。
  「艾柏特!」

  雷菈立刻緊張的跑過去,想查看他的傷勢,但她馬上就看出情況不樂觀。
  艾柏特的衣服變得破破爛爛,身上各處佈滿戮獸撕咬的傷口,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艾柏特這模樣。艾柏特的外像力是「硬化」,能把自己的身體變得像鋼鐵一般、刀槍不入,一般的攻擊根本傷不了他。血跡斑斑的景象表示他的靈氣已經所剩無幾。

  「……是雷菈啊,還好妳沒事……」

  艾柏特抬起頭,用顯得很吃力的聲音問候。說話的同時,嘴角也流出鮮血,雷菈仔細一看,胸口有個傷特別嚴重,幾乎深可見骨。
  雖然現場只有幾十隻戮獸,但在她趕到前,艾柏特實際上到底跟多少隻戰鬥過?雷菈不敢去想像……

  「這裡有人被困住……雖然讓那些人逃走了,但下一批戮獸又馬上出現……」艾柏特苦笑說:「……我只好留下斷後,但等我注意到時,就已經被包圍了……真是的……」

  他緩緩講述自己剛才的經過,雖說是情勢所逼,經驗老道的他,卻連確保退路這麼基本的事都辦不到,艾柏特不禁自嘲起來。
  當看見一隻戮獸,表示附近還有三十隻;看見三十隻戮獸,表示不遠處有三百隻。牠們就像行軍蟻一樣,一波接一波、撲天蓋地襲捲而來。
  而艾柏特嘗試一個人擋下了牠們……
  雷菈搖搖頭,伸手壓住他胸前的傷口。

  「……不要說話了……我們走吧。」

  她扶起艾柏特,就在同時,道路另一端又出現一隻體型碩大的死亡巨蠍。
  艾柏特毫不猶豫的推開雷菈,重新拿起他的獵槍,槍機與部分槍管對折,槍托部位也跟著變形,露出利刃,剩餘的槍管則是握柄,成為了一把巨斧。

  「……還是妳先走吧。」

  他壓低聲音,用只有雷菈聽得到的聲量說著。
  他們兩人都非常了解,跟笨重的外觀相反,巨蠍的腳程出乎意料的快,可以輕易追上人類奔跑的速度。所以勢必要有個人留下來阻擋牠。

  「不……不行!」

  雷菈回絕了他,留下他一個人只有死路一條,雖然沒說出口,但她知道艾柏特打算死在這裡──
  艾柏特再次推開雷菈想搭上來的手,當獵人這麼多年來,不管是朋友、同伴,他已經看過太多無謂犧牲的人。
  他不想看到連雷菈也成為其中一份子,那樣的事已經夠了……

  「妳是獵人……去盡妳的職責。」他看著雷菈身後的馬可與布拉琪娜,流著鮮血,露出與平常一樣的笑容。「別忘了還有人需要妳。」

  言談之間,巨蠍已經逼近,艾柏特立刻轉身,持著巨斧迎擊。
  鏘!他擊回巨蠍的其中一個螯夾,緊接著又與另一個螯夾互擊,他也沒忘記尾針,將斧頭架在胸前,硬是把巨蠍的刺擊擋了下來。
  經過先前的消耗戰,幾乎已經沒有靈氣的他,僅能依靠自己的技術與對方纏鬥。

  「──妳要活下去。」

  很小聲,但雷菈的確聽到艾柏特向她這麼說。
  雷菈擋在馬可與布拉琪娜前面,陷入了兩難的局面,她明白自己必須保護他們兩人,但她也不想棄艾柏特而去。如果加入戰鬥,很可能會危害到那兩人的安全……雷菈搭起弓,卻射不出弦上的箭。
  在她猶豫之間,斧頭劃出銳利的的軌跡,劈斷巨蠍其中一邊的螯夾,同時,一個極度令人不舒服的撕裂破碎聲響起。巨蠍的尾針從艾柏特的背脊刺穿而出──
  一灘血灑在雷菈的臉頰上。
  好熱,非常熱……熱到要燙傷似的。讓她沒注意到自己眼角流下的東西。
  『妳是獵人……去盡妳的職責。』
  雷菈想起他的話語,忍下想要哭喊的衝動。
  努力抑制自己的哽咽,她轉身推著馬可跟步拉琪娜離開,趁著戮獸的注意力還在艾柏特的屍體上時,盡可能的能跑多遠就跑多遠。
  自己來到格蘭山後的第一個朋友,也好多次從危機中救了自己……
  為什麼?艾柏特是做錯了什麼,所以非得如此死去嗎?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心中除了悲傷外,有其他的某種東西開始浮現。

  ========

  不久後,三人終於來到電梯區前,但在那裡只是另一片悽慘的景象──
  撲鼻而來的血腥味,說明戮獸早已肆虐過這裡,地上遍佈著至少超過百具的屍體。雷菈也忍不住掩嘴,強壓下那股噁心感。更糟糕的是,連接地面的電梯井也已經遭到破壞,電梯根本無法使用了。

  「這樣的話,就只能爬樓──」

  雷菈轉頭向馬可提議,但話還沒說完,一隻阿爾法狼人就映入眼簾,就站在馬可的背後。是自己太大意嗎?戮獸從後面靠這麼近都沒發現,雷菈指責著自己……
  一切就像慢動作,在她拿起武器之前,阿爾法的爪子已經刺穿馬可的身體。
  清晰到令人驚悚的碎肉斷骨聲,傳到雷菈的耳中,受到這個衝擊,馬可懷中的布拉琪娜也被撞飛,掉在阿爾法與雷菈中間的地面上。

  「──爸爸!」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後,布拉琪娜馬上哭喊起來。

  雷菈還來不及抓住她,看到自己的父親受傷,布拉琪娜反射性的跑了過去,甚至忘了那裡還有一隻戮獸在。
  有時事情會在一瞬間結束──
  雷菈的箭射中阿爾法的胸口,跟阿爾法的爪子劃傷布拉琪娜的身體,幾乎是同時發生。塵箭爆發將阿爾法炸成了兩半,布拉琪娜則倒在雷菈跟前。
  雷菈抱起布拉琪娜嬌小的身軀,她的嘴角流下鮮血,雷菈檢查傷勢,發現她的側腹有一個很大的傷口,也許是傷到了動脈,出血很嚴重。沒有醫療器具的雷菈,只能撕下自己的衣擺,纏繞在她的腹部做緊急處置。
  布拉琪娜努力睜開眼眸,那夢寐以求的「英雄」既痛苦又難過似的看著自己。曾經幻想著,以為只要自己不斷努力,有一天就能接近那遙不可及的存在。

  「我要……死了嗎?跟爸爸一樣……」

  一個不過十歲的小女孩,已經對自己的生命有了覺悟。結果自己還是一事無成,不管過去曾有什麼夢想,現在也都結束了……

  「不要說話了……我會帶妳出去的……」

  雷菈用顫抖的聲音對她說著,一直忍耐的淚水終於奪框而出。
  自己嚮往的英雄似乎在說些什麼,但布拉琪娜聽不清楚,就連自己的心跳聲,也已微弱到近乎消失的程度。她朦朧的視線,只看到雷菈眼中不停流出的淚水。
  雷菈抱著布拉琪娜,連滾帶爬的到馬可旁邊。她伸手壓住馬可的傷口想制止出血,但已經太遲了……感受不到呼吸,也沒有心跳的觸感。雷菈呆滯一下,重新抬起微微顫抖的手……手上沾滿了馬可的血,感覺十分溫暖,即使死了,那溫度也鮮明的殘留下來。
  此刻,她終於接受了現實。
  這城市的所有人都被捨棄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哭泣還是怒吼,雷菈自己也搞不清楚。
  為什麼?大家是有什麼理由必須死在這裡!
  憎恨、痛苦、憤怒、悲傷……包含她所有負面感情的哀嚎彷彿無止盡的延續。累積的感情一次爆發,徹底侵蝕了她的身心,原本美麗的臉龐也顯得扭曲,因為對自己命運的憎惡而化為怪物,只有流著滾燙淚水的雙眼綻出光芒,那是詛咒自己的一切,瘋狂的姿態。
  『獵人必須守護正義。』
  她似乎聽到了自己內部有什麼破裂的聲音──
  大概是被雷菈的感情吸引,附近又出現好幾隻阿爾法。雷菈將氣息微弱的布拉琪娜扛在肩上,她徹底解放自己的靈氣,已經沒有必要再保留了,她完全發揮自己的外像力,將周遭的玻璃碎片全部聚合起來,成為無數的玻璃錐。
  手用力一揮,玻璃的彈幕射出,毫不留情把周圍的戮獸打成碎塊。
  雷菈立刻轉身奔向電梯旁的大樓,那裡還有一個連接到地面的樓梯。樓梯本身是建造在岩盤中,應該不至於被戮獸破壞,這也是逃出這裡最後的希望。
  打開樓梯入口的鐵門,她卻又看到另一個地獄。

  「…………!」

  雷菈甚至無法言語,狹窄的樓梯間,堆滿了人類的屍體。
  有人口吐鮮血、也有人四肢扭斷,但都沒有明顯外傷。原因很簡單,這麼狹小的空間,瞬間擠進了數百人,自然會有這樣的結果。這裡的人都不是被戮獸所殺的,而是被過度擁擠的人潮給活活擠死,或活活踩死的。
  雷菈只能咬牙強忍住悲憤,抓緊肩上的布拉琪娜,開始攀上樓梯,現在的她,是貨真價實的踩著別人的屍體在前進。
  每跨出一步,肉被擠壓、骨頭被輾碎的聲音便從腳下傳來。當雷菈踩斷不知第幾人的骨頭後,她才終於理解一些事情……
  在這裡──沒有神的存在。
  沒有某個強者會突然現身救人。
  沒有傳說的力量會冒出阻止這一切。
  大家都被當成犧牲品了……
  王國跟學院的那些人,他們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把大家關在這裡自生自滅。
  ──常被稱為「英雄」,鋤強扶弱,對抗戮獸,可以說是理想戰士的體現,像傳說一般的存在。不知從何時起,獵人成為一種崇拜的象徵。
  但在現在看來,其實那都只是笑話。
  雷菈的腳下,踩著她原本該守護的對象,還有比這更諷刺的事嗎?
  『獵人必須維持和平。』
  她聽到,那破裂的聲音似乎又大了一點──

  「……呼……呼……」

  不曉得踩過多少具屍體,彷彿經過永久的時間,雷菈終於打開通往地上的門。
  跟她預想的相同,地上的情況也一樣糟。天空有魔鴉在飛行,地面有太極王蛇攀爬,連很少出現的巨象都露面了。放眼四周望去,可以看到零亂的屍骸,少數倖存的人還在逃竄,但被戮獸追上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黑色的影子壟罩頭上,雷菈抬頭一看,是一隻魔鴉。

  「喝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她發狂般的往前衝去,這是自她出生以來第一次,徹底讓自己委身於戰鬥之中。現在不需要榮耀,不需要名譽,只要當個沒有理性的戰鬥機器就好了。
  什麼獵人?全都只是偽善的惡劣玩笑罷了。
  但現在她一手要抓好布拉琪娜,沒有辦法使用弓箭。所以她再度釋放外像力,這次是集合周圍廢棄大樓的碎塊,重新塑造為巨大的石槍。
  嘎啊──!魔鴉一邊叫著一邊俯衝而下,雷菈對準時機跟角度,射出石槍,一口氣貫穿了魔鴉的喉嚨部位。巨大的屍體墜落在眼前,隨即開始消散。
  轟!有一棟大樓著火了,看來是地下的火災從一些出入口冒到地面了。
  雷菈繼續拔腿奔跑,要跑到哪裡去?她也沒有目標,她只知道,現在必須先離城市越遠越好。迴避大型戮獸,漸漸來到城市外圍。
  路途中,偶爾還是會遇到零星的狼人或巨熊,雷菈也只能一手拿著刀,加上外像力與塵來應戰。隨著打倒敵人,她身上的傷痕也逐漸變多,一般來說,獵人都會留著一點靈氣保護身體,但她現在早已不顧慮這些。沒錯,雷菈把自身所有的靈氣都拿來轉變為攻擊用了。
  那個被理想背叛,因看見地獄而絕望的人,根本不在乎那小小的痛苦。僅僅是為了發洩自己的憎惡,隨著怨念揮動手腳而已。
  喀嚓!一隻魔豬撞斷她的刀刃,雷菈果斷捨棄剩餘的刀柄,她毫不猶豫地分解自己流出的血液,重組成一把全新的刀。鮮紅的刀刃閃爍,狂暴地撕碎戮獸的黑色身驅。
  此刻的她已經釋放自己所有的實力,一切的武藝完全化身成殺戮機器,手腳被割裂,身體被劃傷,雷菈也不為所動。面對完全的壓倒性劣勢,機器不需要感到退卻。
  伴隨凄厲的吼聲,她反射性地不斷斬殺逼近的黑色身影,沒有什麼特殊的的血統、沒有神奇的力量、沒有強悍的能力,雷菈只能用自己的手殺出一條血路。
  她只是一個勁的跑,一股腦的殺掉眼前的敵人……
  雷菈不記得自己跑了多久……
  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那裡……
  等回過神時,她位在有點距離,又能俯瞰整個格蘭山的坡頂。她靠著一棵枯樹坐著,臂彎中抱著布拉琪娜。
  時間已經接近深夜,整個格蘭山都被橘紅色的光充斥,火災已經蔓延到所有的地上建築,也開始延燒到周圍的森林,看樣子短時間還不會熄滅。雷菈僅是呆然地看著這副景象,臉頰上的淚水從未停過,想要張嘴,卻又不知道要說什麼。
  現在雷菈的靈氣跟塵都已經消耗殆盡,全身疼痛不已,但她還是努力移動關節,嘗試搖醒懷中的布拉琪娜。

  「……布拉琪娜,我們逃出來了……」

  雷菈盡可能的擠出聲音,輕拍她的臉頰,但是布拉琪娜沒有反應。
  就在雷菈把注意力放在布拉琪娜身上的時候,一個高挑女性的身影,悄悄地出現在她的面前。那位女性從頭到腳都顯得十分蒼白,散發出一種冰冷的氣質……

  「感覺到這邊還有很強的氣息,果然還有生還者啊。」

  直到對方開口,雷菈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對於對方那有點特異的外表,雷菈也已經沒有心力去在意了。

  「妳在做什麼?」女性接著問。

  「……我……好不容易救她出來……即使只有一個人……」雷菈用虛弱的語氣說著。「但她都醒不過來……真奇怪……」

  女性只是看了一眼,便說:「她已經死了。」

  直接了當的答案,粉碎了雷菈最後的希望──
  她的手臂無力地下垂,布拉琪娜像斷線的人偶般滾落在地上,這時,雷菈第一次有時間低頭仔細看著自己……不只是雙手,她全身的衣服,都被布拉琪娜的血染成了暗紅色,她無法抑制的哭泣,彷彿連淚水也被染成了紅色。

  「……啊……啊……啊啊■■……」

  可是她已經連像樣的哭聲都發不出來,僅剩下沙啞的喘息聲。
  她只是不想承認。不再跳動的心臟、失去溫度的冰冷觸感、沒有氣息的身軀……其實雷菈早就知道了──
  結果……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沒有任何一個能夠守護住……不只是布拉琪娜,馬可、格蘭山的市民、自己的歸所……所有事物都離自己而去。回首望去,這煉獄中僅剩自己一人佇立。
  除了沾滿鮮血的自己,沒有留住任何東西……
  她發抖著觸摸自己身上的痕跡,臉頰上有艾柏特的血跡,雙手有馬可的血跡,身體則有布拉琪娜的血跡……明明是早已乾枯冷卻的血液,卻仍像岩漿一般滾燙,不斷刺痛著她的神經……
  到底有什麼理由,導致大家必須平白無故地死去?不……那不重要了……他們對數千人見死不救,任憑人們被屠殺殆盡。雷菈不可能會原諒他們,不管有什麼理由,那都不重要了──
  不管是王國連合或獵人學院,平常都講著正義和平等等的漂亮話……結果到了緊要關頭,卻毫不留情地捨棄了應當保護的人民。
  若這就是所謂的「獵人」,那就必然會怨恨它,那就必然會憎惡它。

  「是我太弱了……連一個小女孩都救不了……」

  如果自己更有能力──
  如果自己有更強的力量──
  也許就能拯救這些人。
  我憎恨,這樣的命運。
  我憎恨,背負這命運的自己。
  自己是個不及格的獵人。「獵人是光輝亮麗的英雄」,結果那也只是旁人膚淺的想像。身為被眾人愛戴的存在,卻無法保護任何人。這個矛盾,只有她獨自一人背負。

  「──不,那頂多是原因之一,應該還有更重要的原因吧?」

  女人以冷靜的口吻反問她,雷菈不禁有點愣住了。
  不過,雷菈是知道答案的……

  「我……我們……被……」雷菈用顫抖的嘴唇說道。「……被背叛了……」

  不只是格蘭山的人們,自己過去所學的一切,自己的理想跟信念,都只是為了維持表面上的和平、虛假的謊言罷了──
  『獵人是保護人類的存在。』
  這一次,雷菈沒有聽到破裂的聲音。
  她很快就明白,這是因為已經沒有東西能破碎了……
  雷菈用上殘餘的力氣,靠著樹幹站起來。雷菈一直到死也無法原諒自己吧,自身無力挽救那些重要的人而不斷自責,這個痛苦,即使到死後也一樣背負著吧。
  這樣的痛苦沒有對象能訴說,只有自身的死亡才能稍微感到寬心。
  但是,她還不能死──還不到時候。
  她轉身看向烽火學院的方向,可以模糊地看到CCT通訊塔的燈光。在過去,那是能令人感到放心的光芒,但現在,一想到在那燈光下,那些人還裝作若無其事的過著日常生活,她就打從心底感到作噁。
  用謊言欺騙整個世界的王國、還有協助它的盟友,以及理所當然般地利用這和平、無意理解其背後代價的人們……在雷菈眼裡都只是共犯。
  ──那裡有著她必須打倒的「邪惡」。
  雷菈伸手擦去眼淚,她不會再哭了,她的淚水已隨著這場大火被燒乾了。
  原本空洞的琥珀色雙眼,重新取回了精神,那是跟過去截然不同的東西──自過去理想的碎片中,復燃的是純粹的憤怒與憎恨。
  雷菈跪了下來,握起布拉琪娜冰冷僵硬的小手。

  「……我向格蘭山的所有人發誓……我一定會讓那些人付出代價……」雷菈咬牙切齒的說:「我會盡我的生命……完全的……徹底摧毀他們的一切……」

  ──刻意說的非常緩慢,一字一句都加重力道,確實地訴說她的決心。她失去了一切,但很快就重新找到了人生目標。
  同時她自己也很清楚,目前的自己還太弱小,要對付整個王國及獵人這個體制,她個人的力量實在太過微不足道……她需要力量,需要更強的力量……
  需要能讓所有人都屈服的力量……

  「……也許我們能成為不錯的朋友。」女性顯得對雷菈很有興趣,帶著微笑問她。「我是塞勒姆,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雷菈……不……」她停了一下。

  她重新站起身子,好像在思索什麼的表情。
  遲疑一會後,才再度轉過頭,對名為塞勒姆的女性開口。

  「不,不對……雷菈(Rella)已經跟著格蘭山的人們一起死了。現在這裡只有破壞後留下的殘骸……」她笑道。「對……我只不過是……一堆灰燼(Cinder)──」

    



    ─END─


ps.
這裡照慣例也玩了一下姓名梗
因為cinder的原型是灰姑娘(cinderella)
我就將後半段拿來當做本名
加入了改名換身分的設定,也帶出與原型相反的發展
灰姑娘是從低等下人躍升為美麗公主
cinder則是從光明的獵人殞落為殘骸灰燼──
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88 筆精華,12/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