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27

RE:【小說】嵐鯨之心 第二章

樓主 憑軒遙望 TAMINOKI
GP15 BP-
第三章

        「Yang,妳不覺得那塊雲很奇怪嗎?」Ruby在Glynda教授的投影說完話後,悄悄的問向自己的姊姊。

       「嗯,哪裡奇怪了?」Yang歪著頭,金色的髮絲隨著她的動作擺動著,她不解地問。

       「從接近Beacon開始,它就一直跟在船隊的後方,而且高度也太低了吧!居然沒有被蒸發掉,這裡面一定有問題。」Ruby緊握著雙拳,銀色的雙眸中散發出對未知事物的好奇心。

       「好好好,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我覺得那應該不是某種奇怪的武器之類的,所以收起妳的求知慾吧,親愛的小妹。」Yang摸了摸Ruby的頭,笑著說道。

       「可是我覺得咦?雲不見了。」Ruby本來還想反駁什麼,但回頭卻發現那朵雲早已消失無蹤了。

       「我想它只是比較晚消散罷了,妳說是吧?」

       「我想你是對的……」儘管Ruby嘴上這麼說著,但仍不時的四處張望,似乎依舊不放棄尋找那奇怪的雲。

       「好啦好啦,到港口了,準備迎接妳在Beacon的生活吧!親愛的。」Yang拍著Ruby的肩膀,開心的說道。

       「嗯。」Ruby輕輕的點了點頭。

       「借嗚嘔借過!」

       「咿咿咿!!離我遠點!」



       在船進入空港後,我悄悄的往下游去,身邊的雲霧逐漸散開,接著一頭嵐鯨的身影顯露出來,隨即沉入懸崖下的溪谷河,潛入向一個隱密的洞窟。

       藍光閃過,人形的我出現在岸邊,髮辮輕輕擺動,將晶瑩的水滴甩下,足尖點著地面,我輕快的轉了一圈,所有的水珠隨著動作圍繞著我旋繞著,我低頭看向水面。

       「頭髮ok、服裝ok、氣色ok,很好,準備出發。」透過溪水反射,我再次檢查了一番,確認自己儀容沒有問題後,我按下了一個隱密按鈕,牆壁緩緩打開,這是空港的秘密逃生通道,通常我值勤完就會從這裡離開。

       「準備去報到吧。」我開心地走入通道,大門在我身後緩緩闔上。



       「咦,怎麼有人躺在地上呢?」在通向Beacon的道路上,一道紅黑色的嬌小身影映入我的眼簾。

       那是一位有著和衣服相襯的紅黑色短髮,及銀色雙瞳的少女,她散發出的情緒似乎有點無奈和困窘,但她本身卻有著讓我想和她親近的氣息,一股正直,勇敢、樂觀,及善良的氣息。

       我快步走向她,伸出了我的手─

       「「Hi,我是Azure/Jaune。」」

       一隻帶著手套的手,與我同時伸出。

       「呃」我看向手套的主人,那是一位有著爽朗笑容的金髮少年,他也散發出一股善意的情緒,使我感覺十分舒服。

       正當我在判斷對方的個性時,一雙嬌嫩的小手握住了我們倆,那名女孩借力從地上站了起來。

       「嗯~你們好,請叫我Ruby!」少女稍微思索一會,微笑地說道。

       So…這不是剛剛在船上大吐特吐的那一位嗎?」

       ……」「??」



       「所以,妳們兩位剛剛發生了那樣的事啊。」走在一條小路上,我聽著兩人的敘述,忍不住輕笑了出來。

       「我認為暈車暈船什麼的比一般人認知的還要常見。」Jaune憤慨的表示。

       Well,很抱歉我第一個看到你就聯想到嘔吐男。」Ruby帶著一半好笑;一半是歉意的語氣說道。

       「那我以後都叫妳火山口女。」瞪了Ruby一眼,Jaune悶悶不樂的說。

       「妳們兩個啊,真是一開學就發生了不得了的事呢~」我笑笑地對他們兩人說道。

       Jaune有點難為情地轉過頭去,Ruby則是一臉『那是意外』的表情。

       「好吧,我是JauneArc……Jaune開始自我介紹,接著Ruby展示了她的武器─新月玫瑰(CrescentRose),那是一把設計精美的鐮刀/狙擊槍混合的優秀作品,看來Ruby很喜歡它。

       而當我們期待地問到Jaune時,他卻一臉尷尬地拿出一把劍,「黃之死亡(CroceaMors),我高祖父在戰場上使用過的傳家之寶,劍鞘可以變成盾牌就這樣。」看完Ruby的武器後,他似乎覺得自己的武器太普通了。

       Jaune,別這麼說,我能感覺到這件武器中寄宿著一股英勇不屈的精神,我想你的父親與祖先都是優秀的戰士,我相信你也是的。」

       我走到Jaune面前,真誠地看著他說道。

       「呃啊,那個…Azure,妳不用這樣安慰我啦,我很清楚的……」見到我盯著他,Jaune紅著臉說道,我能感受到他害羞的情緒,真是個有趣的傢伙

       「那麼,Azure,妳的武器是什麼,也讓我們看一下嘛。」彷彿是還想繼續見識一般,身為重度武器愛好者的Ruby向我提出要求。

       「我的武器?它不是一直在上面嗎?」微微一笑,我指著飄在頭頂的圓環。

       「妳是說,那個一直飄在妳頭上的圓環?」順著我的手勢,兩人向上望去,Jaune吃驚地問道。

       「和大家打個招呼吧,暴風霧嵐(ArashiMist)。」

       銀藍色的圓環飛到兩人身邊,圍繞著兩人轉著圈圈,圓環中心不斷冒出一顆顆天藍色的泡泡,形成一道漂亮的泡泡牆。

       「它的攻擊方式是什麼呢?」Ruby一臉興奮地問,看來她對暴風霧嵐的興趣很大。

       「嗯,暴風霧嵐本身可以伸縮,透過Dust可以幻化出由能量構成的騎士槍、縮小後也能變成西洋劍或匕首,同時能當作盾牌,遠距離的攻擊方式就像剛剛的泡泡一樣,只是換成能量光束或砲彈罷了。」圓環在我手中不斷變換型態,最後飄在我身前,中心聚集起天藍色能量光球。

       「啊啊!超酷的,她是怎麼飄動、運作的,超想知道啊……Ruby似乎已經進入狂熱狀態了,兩眼閃閃發亮的看著我。

       「嗯,其實它還有許多功能啦,我也還沒研究清楚,因為那是我爺爺送給我的。」Ruby的讚美讓我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它是據爺爺所說,某位天才發明的,和自己做出武器的Ruby相比,我還差地遠呢!

       「為什麼都是家人給的武器,但是級別差這麼多呢?」Jaune嘆了一口氣,「真想和妳交換…..」他一臉羨慕的說道。

       我抬起手,暴風霧嵐飄到手中,半透明的能量光球開始凝聚,然後分解。

       「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用它來換取爺爺的生命……」緩緩將手舉高,能量光球逐漸變大,然後破裂,化成天藍色的碎片隨風飄散……

       「我我很抱歉,Azure。」Jaune顯然沒想到我會如此回應,他慌張的擺著手說道。

       將手放下,暴風霧嵐再次回到頭頂,我淡淡地說道:「沒關係,只是有感而發罷了,不用介意。」

       Ruby狠狠的瞪了Jaune一眼,隨即牽起我的手說:「好啦,別理那個傢伙,我們先去新生集合的地方吧。」

       「嗯。」我點了點頭,「一起來吧,Jaune。」我轉頭對著他說。

       「啊!好好的。」彷彿如獲大赦一般,Jaune急急忙忙地跟上。

       「話說Ruby,我們這是要走去哪?」我問。

       「呃,禮堂啊。」「我覺得應該是食堂。」

        「……我覺得讓我來帶路好了。」我再度笑了出來。

       一開學就遇到兩位很棒的同學呢,望著Beacon晴朗的天空,我這麼想著。


       
       「嘿!Ruby,這裡這裡,我幫你留了一個位子。」進到禮堂,一位全身都是黃色系衣物,充滿陽光氣息的少女對著Ruby大喊。

       「啊,我先過去了,典禮後再聊吧。」Ruby向我和Jaune打了聲招呼後就走到那邊去了。

       「那麼,Jaune,不好意思我也得先失陪了,我待會還得上台,典禮後見。」轉身向他說了一聲,我向著講台走去。

       「欸,等等!噢……Jaune本來還想叫住我,但隨即又放棄了,「我要去哪裡才能找到兩個有趣又漂亮,而且人還這麼好的女生啊……

       他失魂落魄的向前走去,渾然不覺背後一雙翠綠色的雙眼正好奇的打量著他。

       走到講台的側邊,我看著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這些人將會陪伴我度過在Beacon中的歲月,其中一部份更會成為我一生中除了爺爺、Glynda教授還有Ozpin教授以外,最重要的隊友。

       當然,如果是和RubyJaune那樣正直與善良的人就好了,我在心中如此想著,嗯?說到Ruby……我向著禮堂後方看去。

       她與那位似乎是她朋友的金髮少女,以及一位渾身雪白,穿著公主洋裝及戰鬥裙的的少女站在一起,三人似乎在說些什麼。

        我閉上眼睛,面甲上藍色的同心圓微微的泛起藍光,一道道代表著聲音出處、方位的立體模型被建立起來,和用眼睛觀看一樣,準確的標示出每個人的位置

       嵐鯨一族和他們在海中的親戚一樣,都有著優良的視力及聽力,這是在我得知自己的身分後,向Ozpin教授請教的,優於常人的感官,也代表我在戰鬥時能更加的靈活,敏捷。

       「原來那就是WeissSchnee……

        Schnee公司,世界最大塵晶製造商,擁有垂直的完整產業鏈,跨足各領域的產品,從生活用品到大型戰艦無所不包,與阿特拉斯(Atlas)王國軍方有著密切的合作關係。

        「在現任執行長繼任後,公司整體作風往壟斷及血汗工場靠攏,風評不是很好呢,Ruby還真是炸到一位身分特殊的學生呢,希望那位大小姐別太介意呀。」聆聽著三人的談話,我輕聲地說。

       彷彿是感覺到我的關注,三人不約而同的看向我的方向,我睜開眼,笑著對她們點了點頭,Ruby與她朋友都笑著和我揮手,Schnee小姐則愣了一會,立刻對我友善的行了個禮。

       『看來不是個壞孩子呢,只是稍微心高氣傲了點』,綜合她們的談話與情緒,我做出了結論,同時對Schnee小姐的行為感到疑惑。

        「為什麼她要向我行禮呢?」我不解的思考著。

       「嗯那麼,我們就長話短說了吧……」正當我的思緒流轉時,Ozpin教授的話語響起,全場隨即鴉雀無聲,Beacon的開學典禮致詞,開始了。

        「……但在這裡你們會知道,知識所能幫你的相當有限。」Ozpin教授環視著全場,「這就看你們,要不要踏出這一步了。」如雷的掌聲響起,很多人都露出了興奮的表情,也有人低頭沉思致詞背後的涵義,而我則是舒服的感受著這一大片積極、正面的能量。

       「今晚你們將要在宴會廳集合過夜,明天,一切步入正軌。」Ozpin教授下台後,Glynda教授隨即步向台前說道。

        「另外,有關今晚睡覺時的相關事宜,可以詢問Azure。」向我露出微笑,Glynda示意我來到台前,「Azure和你們一樣都是今年入學,然而她同時也是Beacon的職員之一,她的工作主要是空港的安全維護與擔任我的助教,相信我,雖然只大你們一歲,但她絕對有這個資格。」她瞪了台下幾個露出不屑表情的傢伙。

       「現在,解散。」



       「真沒想到,她居然和我們一樣是同級生。」在台下的Weiss不可思議的說道。

       「?」Ruby不解地看著她。

       「妳難道不知道嗎?AzureSapphire,半年來擔任著名的女獵人GlyndaGoodwitch的助手,雖然不是獵人,但卻享有『準‧獵人』的稱號,除了戰力直逼資深獵人外,最重要的是她謙虛、善良、無私的美德,就算得到的報酬不符合付出,她依舊願意接下任務;Schnee公司裡的那群人要是有她十分之一的品德那我就不需要擔心了……」對於Ruby的不解似乎非常無奈,Weiss嘆著氣說道。

       「誒誒誒,Azure這麼厲害啊,剛剛她都沒告訴我呢。」Ruby訝異地看著台上那位有著天藍色長髮及雙瞳的少女。

       「那當然,Sapphire小姐的行事風格素來都是以謙虛低調為主,所以如果沒有特別去關注事件的話……等等!妳剛剛遇見她了?」Weiss意外的看著Ruby

       「對啊,她是位很友善的人呢,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和藹可親的鄰家大姊姊一般,人又溫柔漂亮,而且武器又很帥……Ruby挺起胸膛,滔滔不絕地說道。

       「什麼!快告訴我她說了什麼……」、「Ruby,不可以亂認姊姊啦!」

       站在台上的我,看見Ruby她們的互動,嘴角不自覺地揚起。



       「各位,再過三十分鐘就要到就寢時間,請把握時間盥洗,知道嗎?」

       站在宴會廳的中央,穿著天藍色睡袍的我柔聲地說道,暴風霧嵐在我的嘴巴前方縮小成一個類似擴音器的圓筒,將我的聲音放大。

       「知道了。」「了解。」「好的。」「遵命!」

       此起彼落的回應響起,看來大家都挺願意配合我的,不過其中那個奇怪的回應是怎麼回事?自從我出現後有些人似乎變的怪怪的了,我不解的思考著,接著走到睡袋旁邊,開始整理自己的衣物。

       ……

        赫然間我感覺到一股充滿壓迫感的視線。

       「啊!妳好。」回過頭來,一位綁著黑色蝴蝶結的少女正目不轉睛的盯著我。

       …….」對方依舊沉默地盯著我。

       「嗯我是Azure,妳呢?」

       Blake。」有回應了!這是好的開始。

       「所以,有什麼事嗎?Blake。」我試探性的問道。

       ……妳的身上,有股很香、很好吃的味道。」

       幾乎要貼到我臉上一般,Blake認真且嚴肅的對著我說。

       「喔~原來如此等等,好好吃!?」

        『妳不是在開玩笑吧!』我在內心中吶喊著,很不幸的,從Blake散發出的情緒波動來看,她是真心覺得我非常好吃……



To be continue

感謝各位的觀看~

Azure終於和Ruby等人相遇了呢,她們接下來又會發展出怎麼樣的關係呢~



武器命名小知識:

暴風霧嵐(Arashi Mist)

其名稱皆取自於『嵐』的外文

Arashi為日文『嵐』的羅馬拼音,意思為暴風雨、風暴

Mist為中文『嵐』的英文,代表薄霧、朦朧不清


同場加映主角命名相關:

Azure‧Sapphire

Azure為天藍色的英文,同時也叫天空藍、湛藍,源自於青金岩(Lapis lazuli),直接來源為法文及更早的波斯文

Sapphire為藍寶石的英文,一般認源自希臘文sappheiros,意為藍色的石頭。藍寶石是剛玉寶石中除紅色的紅寶石之外,其它顏色剛玉寶石的通稱,主要成分是氧化鋁(Al2O3)為九月的誕生石

1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88 筆精華,12/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