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23

RE:【小說】嵐鯨之心 第一章

樓主 憑軒遙望 TAMINOKI
GP11 BP-
第二章

       因為還沒有地方住,我只好在Beacon上的雲海中睡了一晚,隔天早上就興沖沖地跑到Glynda教授那裏去。

       Glynda教授!Azure來報到了─」

       站在辦公室前面,我稍微控制一下自己興奮的情緒,整理好服裝儀容後,輕輕敲了敲辦公室的門。

       「進來。」清冷的聲音自門後傳來。

       我稍微縮了一下脖子,緩緩地推開門;對於Glynda教授,我還是感覺到有點害怕,因為她針對我的情緒總是帶了點戒備及怒意,我不知道我哪裡讓她不開心了,只是隱隱約約的能感受到她的不滿。

       「早安,Glynda教授。」我小心地向她問早。

       「早安,Sapphire小姐,我想妳是來辦入學相關手續還有工作相關事項的,對嗎?」Glynda教授拿出一大疊資料放在桌上看著我說道。

       「是是的。」

       「妳的年齡是?」

       「十七歲。」

       「十七啊,剛好達到Beacon的入學年齡,然而因為妳先前並沒有受過相關的戰士學校訓練,Ozpin教授的意思是,希望妳等到明年再入學,在新學年開始前將基礎打好,我相信妳的實力,但有時候並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實力解決的,至於教師方面,我將擔任妳的教師,負責將妳教到不會落後其他人為止,妳明白了嗎?」

       「是!我了解。」我認真的回答。


       「很好,那麼我們就先從學院相關的事物開始吧。」Glynda教授翻開了其中一本厚厚的手冊,裡面密密麻麻的寫了一堆相關的注意事項,我覺得頭有點暈。

       三小時後……

       ……工作方面,請妳維護Beacon空港,及附近空域的安全,同時包含接送新生及外賓時的護衛等等,ok嗎,Sapphire?」Glynda教授闔上最後一本注意事項,看著頭暈目眩的我問。

       「呃好,了解……」我努力搖晃著脹痛的大腦,內心對於人類發明的大量規範與準則表示不可思議。

       「那麼,接下來拿好妳的行李,我帶妳去單人的宿舍。」揮揮手中的魔杖,桌上的資料書籍自動飄起逐一歸位,Glynda教授見我出神的看著這副景象,出聲說道。

       「等妳接受足夠的訓練,也可以做到這個程度,現在,動身吧Sapphire小姐。」



       在我的房門前,Glynda教授對著我說:「看來妳一切都整理好了,那麼今天就到此為止,明天下午到我的辦公室來,我們開始授課;另外空港的工作時間表我會之後給妳,那麼晚安,祝你有個好夢。」

       看著她準備離開,我猶豫的開口了。

       Glynda教授討厭我嗎?」我小心翼翼的問。

       眉頭一挑,Glynda教授瞇著雙眼看向我,「妳怎麼會認為─我討厭妳呢?」

       充滿壓迫感的視線讓我感到十分不安,「因因為,您知道的,我可以感受人們的情緒,所以……

       「唉。」無奈地嘆了口氣,Glynda教授扶著額頭,「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

       「妳真的想知道原因,即便那很殘酷?」她問我。

       「是的,我想知道。」我直視著她。

       Glynda教授走到窗前,扶著窗框背對著我說道:「我還是無法理解Ozpin為什麼願意讓妳待在這,可能是我和他所處位置不同,他所看到的是更遠的未來;而我,我只知道我無數的學生喪命於戮獸口中……」她的話語讓我渾身冰冷,提醒了我─無論長相和思想跟人類多麼相似,我依舊是他們的宿敵,這殘酷的命運從未改變。

       纖細的手指緊緊地抓窗框,用力到幾乎泛白的程度,「許多曾在我課堂上出現的孩子,他們是多麼的純真無邪,然而他們被迫與戮獸戰鬥,被迫長大;不,有些甚至沒有機會長大……

       一句句憤怒、不捨的話語,伴隨著尖銳的情緒刺入我的胸口,我痛苦地跪在地上,我已經理解教授對我不,是對我們戮獸的憤怒,但我依舊咬緊牙關的忍著不發出聲音。

       這是原罪,是對我伴隨著黑暗而生,卻執意接近光明的懲罰。

       「妳能想像,急急忙忙地趕到現場,曾經活蹦亂跳的學生們只剩下一口氣甚至是一部份的軀體,他們本來可能是某個家庭的孩子,甚至是某個孩子的父母妳知道嗎!」Glynda教授的聲音從傾訴轉為低吼,我可以感覺到她的不甘與忿恨,我已經痛的倒在地上,止不住地顫抖、痙攣。

       「都是妳們,我才會失去學生、同事與前輩,這樣妳明白了嗎。」緩緩地吐了口氣,轉過身來問我,卻看見我倒在地上,無聲地哭泣。

       Azure!妳怎麼了!」Glynda教授吃驚地將我扶起,「身體不舒服嗎?」她緊張地問道。

       Glynda…教授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啜泣的說著,「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啊!」我終於壓抑不了情緒,崩潰的大哭。

       「我從來不想傷害任何人可是所有人類和同族總是互相傷害」斗大的淚珠不斷滑落,將地面弄濕了一大片。

       「可是我已經沒辦法了啊!爺爺爺爺和大家走後,Azure已經沒地方可去了所以請不要討厭我好嗎…Azure保證會好好地當個乖學生的嗚嗚……

       我已經哽咽的說不下去了,只能在Glynda教授面前不停的哭,我試著將淚珠擦乾,但卻怎麼也止不住。

       「……」Glynda教授呆住了,隨即將我摟進懷中。

       「沒事了……」她低聲地對我說,「從今以後這裡就是妳的新家了。」

       她輕拍著我的背,「所以盡量哭吧,孩子,妳已經很努力了……」

       我大哭了起來,將臉埋進她的胸口,狠狠地哭了出來,淚水讓Glynda教授的胸口濕了一大片,然而她毫不在意,依舊輕聲安慰著我。

       「哭吧,將妳累積到現在的所有痛苦發洩出來吧,不要壓抑、不要害怕,我就在妳身邊,所以哭吧,然後笑著面對嶄新的明天。」



       看著躺在床上的少女,Glynda教授搖了搖頭,拿出手帕,將那張沾滿淚痕的臉龐擦拭乾淨,將房間收拾乾淨,在少女額頭上輕輕一吻,「晚安,Azure,祝妳有個好夢。」她慢慢地關上房門,彷彿任何一點聲響,都會吵醒熟睡中的女孩。

       Glynda,妳知道就一位教師而言,妳對學生做了非常不恰當的舉動嗎?」靠在房門邊的Ozpin對著她問道。

       「是,對她做出了那種事情,是我的失態,我不會再犯第二次了。」看著地面,Glynda露出自責的表情。

       「那麼,妳對她的判斷是?」Ozpin繼續問。

       「她只是個孩子。」Glynda心疼的說:「她身上背負太多東西了,將她交給我吧,我發誓我會好好補償她的。」她堅決地看著他。

       「很可惜的,我想這不會是她最後一次面對這種痛苦,她太特殊了,背負著太多我們所沒有的東西,如果她要尋找自己的目標,那等待著她的將是一條充滿苦難的道路。」

       「你Glynda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吃驚地望著他。

       「我常說:『如果可以,我希望孩子們永遠都不用上戰場』,但就像妳說的,我和妳的眼界是不同的,為了人類,我必須要抓住所有可以利用的機會,哪怕是一個孩子。」喝了口咖啡,他說出了沉重的話語。

       沉默了半晌,Glynda面色複雜地看向Ozpin,「我突然很慶幸,我和你看到的事物不一樣,我只知道她是一個需要幫助的學生,那就夠了……

       「唉……Ozpin嘆息著,「她就交給你了,如果有需要,我也會幫忙的。」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目送校長離開,Glynda靠在門邊,側耳傾聽房內傳出的聲音。

       「爺爺…Glynda老師…Azure會成為一個好獵人的……

       淚珠,從Glynda臉上滑下。



       站在Glynda教授門前,我不斷地重複要敲門又把手縮回的動作,遲遲不敢打開那扇門。

       沒辦法啊!一想到昨天我在教授懷中做的事,我就恨不得挖了個坑跳進去,更何況我似乎還弄濕了Glynda教授的衣服,想到這我連跳海的念頭都有了……呃,我似乎不會被淹死?

       正當我躊躇不前時,辦公室的門砰的一聲打開了,Glynda教授板著臉出現在我面前,就算透過淡妝,我也可以看出來她昨夜沒睡好而留下的黑眼圈。

       G...Glynda教授,我……」我正支支吾吾地要說話。

       「進來。」她只說了兩個字,就轉身走進去。

       「呃是。」我只好乖乖地跟在她身後。

       「教授,昨天非常報嗯?」在椅子上坐定後,我急急忙忙地開口想要道歉,然而迎接我的不是嚴厲的眼神;而是溫暖的懷抱。

       「啊!嗯?教授……」意想不到的發展讓我手足無措,我驚慌的看向抱住自己的Glynda教授。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我不應該將對其它戮獸的怨恨轉移到妳身上,請原諒我,害妳受傷了,請原諒我好嗎?Azure。」她柔聲說道。

       「啊啊,那個,Azure也有不對啦,我不應該問教授那些問題,所所以沒關係的……」感受Glynda教授身上的體溫,我紅著臉說道。

       「唉,妳真是太善良了,總之,歡迎來到Beacon,有甚麼心事都可以來找我或Ozpin教授,我們的大門永遠為妳敞開。」

       鬆開雙臂,Glynda教授的臉上露出溫和的微笑,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

       「要記住,不要一個人承擔,我、Ozpin教授,還有妳將來的夥伴,將會成為妳的助力,不要讓負面情緒將妳壓垮,懂嗎?」

       Glynda教授墨綠色的眼眸認真地盯著我。

       「嗯!我知道了。」我笑得無比燦爛。

       好溫暖啊,爺爺,也許,Azure這次真的找到了新的歸宿了呢。
        



       「好了,Azure,妳的休息時間結束了,我們繼續上課吧。」

       輕柔的聲音將我喚醒,我急忙從桌面上爬起,飛快地拿出課本。

       自從那天過後,Glynda教授對我的態度變了很多,就Ozpin教授的說法:「我從沒看過她對哪個人笑過那麼多次。」

       不過,隨之改變的是她對我的要求,如果別的學生能做到一百分;那麼我的最低標準便是一百五十分起跳。

       「我必須確保妳能夠成為不輸其他人的戰士,妳只有不到一年的時間,而其他人有些是從小便開始訓練,因此,若妳想成為頂尖的獵人的話,就努力吧!努力的學習。」

       我能感覺到Glynda教授對我的期望,為了不讓我再次遭受那種痛苦,她希望我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存在。

       為了回應她對我的付出,戰鬥、武器、地理、人文,以及人類所有的生活常識,我瘋狂的學習著,有時甚至讀書到四、五點,直到體力不支而睡著,然而每當我醒來時,身上總是披著一件外套和準備好的早餐,有時是搭配咖啡的麵包;有時是一看就經過精心選擇搭配的三明治。

       除了學習以外,Glynda教授有時也會抽空帶我出任務,大多是面對犯罪份子或是保護村莊,至於討伐戮獸被我否決了,我並不希望主動攻擊他們;而這麼做目的則是增加我的實戰經驗,還有危機應變的能力。

       Azure,我希望妳能多多適應這些負面情緒,我知道它們會讓你感到不適,但我或是妳未來的隊友無法無時無刻陪在妳身邊,因此妳必須要試著一個人面對它們。」

       當然,剛開始我接的任務時,那些更加變本加厲的負面情緒總是讓我感到頭暈、噁心,回到宿舍後我總是馬上跑去廁所嘔吐,此時Glynda教授總會待在我身邊,用她的關懷與陪伴緩和我的症狀。

       我不停的戰鬥,期待著自己能擺脫這個影響戰鬥的問題,不會在關鍵的時刻拖累別人。

       就這樣,我在Beacon過著疲憊但開心的生活,期待著新學期的到來。



       「呼叫Azure,新生們搭乘的飛船已接近Beacon空域。」

       站在學院主塔頂端,強勁的氣流將我的髮辮吹得不斷飄動,鯨魚尾鰭般的尾端上下擺動,彷若在游動一般;我遙望遠方,嵐鯨所擁有的良好視力讓我清楚的看到遠方有數艘飛船向Beacon飛來。

       「收到,Azure即將啟程,目前天氣晴朗無雲,將使用雲朵偽裝模式。」

       我輕快地對著通訊器說道,漂浮在頭頂上鑲著塵晶(Dust)的銀藍色環狀物隨著我的語調,繞著圈子飛來飛去。

       「預祝一切順利,Azure。」腳底下的房間傳出一道訊息。

       「嗯,我出發了,Ozpin教授。」我從塔頂一躍而下。

       Arashi Mist(暴風霧嵐)啟動。」

       隨著我的話語,頭頂的圓環隨之擴大,藍光閃過後,一頭頂著天藍色光環的巨鯨沖向空中,隨即被無盡的雲海掩蓋。

       我來了,未來的夥伴們。



       Tobe continue

       
       一如既往的感謝各位的觀看~

       嵐鯨之心的序章部分即將結束,接下來將步入正篇

       Azure又將會與新入學的伙伴們發生怎麼樣的故事呢?

       敬請期待~

11
-
板務人員:

188 筆精華,12/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