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70

RE:【小說】嵐鯨之心 第十章

樓主 憑軒遙望 TAMINOKI
GP3 BP-
第十一章

       目前狀況十分的詭異,至少就我而言是這樣。

       「父親大人,幫我拿一下糖包好嗎?」

       「喔。」

       「謝啦。」

       名為青婂的神祕少女,與同樣使我看不透的『父親大人』,兩人輕鬆愉快的享受著早餐,照理說是一幕十分和諧的景象,然而加上我後卻十分的不對勁。

       「那個」我嘗試組織著語言。

       「要蝦子嗎?」『父親大人』突然將一罐櫻花蝦遞給我,我順勢將它接下。

       「唔,好吃。」鮮甜的口味充斥口中,我滿足的說著等等!為什麼我突然想不起來剛才要說的話。

       「那個─」我再度開口。

       「話說回來,Azure,妳知道Vale哪裡有不錯的地方,可以小酌一杯嗎?」

       「唉?我想想啊,Junior的調酒技術還不錯,可以去他的舞廳看看。」我想了想回答道。

       「那麼我們待會買完衣服後去那如何,青婂。」

       「父親大人去哪我就去哪喔~」少女輕笑著回應。

       ……

       「等等,先讓我把話說完好不好!」我站起身來瞪著兩人。

       「呵呵~父親大人,別再捉弄Azure了啦。」青婂抿嘴偷笑。

       「果然這招對妳們都沒什麼用啊。」他無奈地攤開雙手。

       「那當然,『我們』可是不一樣的呢。」

       「所 啊!」我制止了他們意義不明的對話。

       「能不能請兩位解釋一下狀況呢。」我強忍抓狂的衝動,盡量以冷靜的口吻對他們說道。

       「好吧,妳想知道什麼呢?」『父親大人』抬手示意青婂安靜,接著緩緩說道。

       「首先,你們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再來,你們來Vale有什麼目的?最後,為什麼你們身上沒有情緒。」

       沒錯,最重要的,沒有任何情緒,明明臉上充滿笑意,卻連一絲快樂的情緒都沒有,彷彿一個虛有其表的花瓶,在華麗的色彩下空無一物,明明很奇怪、很可疑,但卻令我無比嚮往。

       從小到大,我的行為都被他人的情緒所干擾及左右,但眼前的兩人,完全沒有傳出任何情感,和他們談天,就如同普通人之間一般,我不需要提前去感應他們的情緒,就算是被惡整也渾然不覺。

       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

       「我們只是兩名偶然來到此地的旅者罷了,這位是青婂,而我,大概算是她的『父親』。」他輕拍少女的頭,後者則開心地晃動著雙腳。

       「至於妳,AzureSapphire,知曉妳祕密的並非只有OzpinGlynda,以及已故的Sapphire先生而已,只是妳並不清楚,而我們又恰巧是其中之一罷了。」他以模糊不清的答案回答了我的問題。

       「至於目的。」『父親大人』繼續說道:「如同先前所說,我們只是來旅遊的,順便看看妳過得如何,不過不幸的是,妳似乎被GlyndaGoodwitch給罵了一頓了後趕出來了呢。」

       「教授她不是」我急忙辯駁。

       「我知道她是為妳好,所以妳得控制好自己,在妳不會被情緒影響自己的身體後,更進一步的不讓它影響精神。」

       「最後,妳如果有注意過的話,妳自己也是沒有任何情波動的喔,也就是說,我們是同一類的人。」最後一個回答,讓我呆愣當場。

       對啊,我怎麼從沒發現過呢,自己明明也有喜怒哀樂,卻從來感覺不到。

       「這到底是」我喃喃的說著。

       「妳慢慢思考吧,到時候妳會明白的,總有一天。」『父親大人』的聲音悠悠地從身後傳來,抬頭一看才發現他與青婂早已站在門口。

       「我們去逛街囉~Azure,妳如果要找我們的話,我們的房間就在隔壁喔。」青婂向我揮揮手。

       「喔好,再見。」



       「您剛剛根本都沒有回答到Azure的問題嘛,害得她一臉困惑的模樣,父親大人真是壞心眼。」

       大街上,青婂摟著黑色身影的手臂走著,兩人的互動比起父女更像是情侶,而少女俏麗的顏容顏則頻頻吸引著路人的注意。

       「妳難道不覺得,與其直接告訴她,讓她自行思考更有趣嗎。」他笑了笑。

       「哎您真是的。」少女捂著臉。   

       「好了好了,我們只會待到月底,趁這段時間好好去玩吧。」『父親大人』絲毫不以為意的說著。



       「啊啊煩死了。」我無力地躺在床上,腦中塞滿了各式樣的疑惑。

       自己的身世、疑似同類的出現、超出理解的存在,甚至無法確定他們到底是不是人類,還是嵐鯨。

       無數看似清晰卻撲朔迷離的線索,讓我根本無從推斷,而是如同陰影般蟄伏於心中。

       「如果知道了所有答案,是不是就能了解我自己存在的意義了呢。」我朝著天花板的吊燈伸出手,彷彿近在咫尺,卻又遙不可及。

       「唉還是去巡邏吧。」


       
       Ozpin,你得看看這個。」Glynda將卷軸遞給Ozpin

       「數名通緝要犯被擊殺?這還真令人好奇啊。」搖晃著杯中的咖啡,他若有所思的看著一張張的照片,每一名死者都是死於大口徑槍械,身體斷成兩截。

       「妳擔心是Azure做的?」

        Glynda微微一顫,默默地點點頭。

       「從傷口上來看應該不是她的攻擊方式,妳想太多了。」Ozpin嘆了口氣,這就叫做關心則亂嗎?

       「妳應該擔心的是,這位當事人會不會遇到Azure。」他看向Beacon對岸的Vale市區。



       「原來,他們都是妳殺的。」我苦笑著看著眼前的屍體,一如既往的慘不忍睹的被炸開了一個大洞。

       「誰叫他們對我圖謀不軌啊。」

       最近被殺的罪犯的共通點之一就是,都有性侵或猥褻前科,所以遇見孤身一人的青婂會被引誘過去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是妳為什麼要殺他們?」我不解地問。

       「這個啊,因為被這群人渣用噁心的眼神盯著就覺得很不開心啊,而且把他們殺掉的賞金父親大人說可以當成零用錢。」青婂歪著頭,說出令我傻眼的答案。

       「我突然覺得,跟妳比起來,我動手的理由正常多了。」

       真想知道,那位『父親大人』究竟是怎麼教育她的

       「話說妳父親呢?」我四下張望,尋找著那個黑色的身影。

       「父親大人先回去了喔。」這句話讓人下意識的鬆了口氣。

       相較於青婂,那位至今依舊神秘的『父親大人』,讓我有種很奇特的感覺,除了比起青婂更強烈的親近感外,也讓人感到一股淡淡的畏懼,同時他的話語也常影響到我,甚至是讓我不由得順從著他的意志行動;因此也使我不太敢接近他。

       「對了,青婂,能跟我說說他的事嗎?」通知了相關單位前來處理現場,我和少女一同返回旅店,途中我隨口問道。

       「父親大人啊~讓我想想。」青婂思考了一會。

       「其實我並不能算是父親大人的親生女兒,嗯,大概算是半個親生的吧。」

       「誒!~不過妳們感情挺好的呢。」我吃驚地說。

       「那是當然的,父親大人可是我最重要的人呢!」青婂認真的說。

       「像這把『破城槌』,就是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喔。」青婂把玩著手中巨大手槍,高達4釐米的恐怖口徑讓我懷疑那根本就是小型火砲。

       「不過其實父親大人是個非常惡趣味的人,總是喜歡做些很奇怪的事,真的很讓我傷腦筋。」她一臉無奈。

       「辛苦了。」我同情地拍拍她的肩膀,的確,一見面就被捏的事情讓我感同身受。

       「妳那個算好了,像我的話如果哪天他興致一來,我就會被折騰得很慘……」她一臉惡寒的說著不堪回首的事情。

       「停停,別再說下去了。」感覺會聽到很可怕的東西,我連忙制止了她。

       「不過啊,平時的他都對我很溫柔喔,所以Azure也要跟父親大人好好相處,就像我們兩個一樣。」話鋒一轉,青婂開心的摟住我。

       「這個嘛……」如果他不作出奇怪的舉動的話我會盡量啦,我暗自想著。

       兩人就這麼沉默的走了一會,青婂才再次開口。

       「我啊,總是向父親大人撒嬌,有時候也會無理取鬧,也許是因為沒有安全感吧;不斷的索求父親大人的愛,他也從來沒有拒絕過我。」一改先前輕鬆的口吻,少女的語調略帶哀愁。

       「我的一切都是他賜予的,其實也沒什麼好失去的,可是我總是害怕會離他越來越遠……」她恬然一笑。

       「妳也有類似的經歷對吧?以前在村子裡的時候,總想著和爺爺在一起。」

       「要是能永遠持續下去就好了呢。」

       「不想放手。」

       「總是希望他一直在自己身邊。」

       「但他總是會把一些時間花在別人身上,對嗎?」我接了下去。

       「妳果然能夠理解。」她點頭說道。

       「父親大人是我的全部,我的唯一。」路邊招牌的陰影印在青婂臉上,使我看不出她的表情。

       「然而妳卻不是他的唯一。」我再次猜出她要說的話。

       少女靜靜地走著,只是微微頷首。

       我們就這麼走著,直到抵達旅館,在路上我不斷想著青婂話裡的含意,沒辦法判讀對方的情緒使我無法確定她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

       儘管不明所以,但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青婂最後的一句話,並不全是對著我說的。



       「喀─」房門輕輕地被推開,少女安靜無聲地走入房間。

       「妳回來了。」

       『父親大人』佇立於窗前,望著遠方。

       「是的。」少女低聲說道。

       「妳今天說了很多話呢。」這句話讓青婂身軀一顫。

       「妳明明知道,只要妳說出口,我就會知道。」窗前的身影搖頭嘆息。

       「但妳依然說了。」背對著月光,使少女面前的人影越發的漆黑。

       青婂感覺到自己快要窒息了,來自『父親大人』身上的壓迫感幾乎將她壓倒在地。

       「我很抱歉」她艱難地說道。

       然而那股壓力依舊在增強,少女可以聽見自己全身的骨骼正發出悲鳴,緊接著是出現裂痕,巨大的疼痛席捲全身。

       「唔啊啊啊啊」青婂慘叫了起來。

       「父親大人」她幾乎痛到說不出話來,只能緩緩地向前走去,然而越往前,痛苦便越強,難以言喻的巨痛折磨著少女的身心。

       經歷一分鐘、一天,還是一年?總之在感覺無比漫長的時間後,青婂終於走到了那個身影背後,努力的伸出手。

       「唉!」出乎意料的什麼也沒碰到,反而絕望的發現自己的視野開始模糊。

       「對」這是她在失去意識說出最後一句話。

       「妳回來了。」

       回過神來,青婂發現自己依舊站在門口。

       「剛剛是幻覺?」她疑惑的的看著『父親大人』。

       「我不想聽妳說抱歉,妳也不需要說。」他緩緩地說道。

       「從我們來找Azure開始,妳就表現的不正常了。」

       「我以為這是暫時的,但看來我預估錯誤了,畢竟─妳的『心』並不完整。
       「所以,不用說抱歉喔。」他走到少女面前,在她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懂嗎?」接著將少女擁入懷中,「我不會離開妳的。」

       「是的。」青婂微笑著,眼角垂掛著幾點晶瑩。


       「對了,剛剛妳在幻覺中的表現我有錄下來喔,妳要看嗎。」

       「父親大人您真的是糟糕透頂了。」青婂無奈地捂著臉。

       「我覺得還挺有趣的。」

       「唉……



       隔天早晨,當我看到一臉憔悴的青婂時,我好奇地詢問『父親大人』後,得到的回答是─

       「她只是看到了很糟糕的東西罷了。」

       對此青婂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個我先去巡邏了,兩位慢慢聊吧!」我感覺自己還是先走開比較好。

       Azure。」青婂喚了一聲。

       「昨天,謝謝妳聽我說話,本來是妳要問我問題,結果變成我在發牢騷。」撥弄著劉海,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我。

       「不會啦,有煩惱就互相傾訴吧。」我笑了笑。

       「那麼,我出發了。」抬手一招,暴風霧嵐快速地飛到頭頂,我對著兩人說道。

       「一路順風。」



       一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不管如何,總是到了分別的時候。

       我、青婂及『父親大人』三人站在旅店門口,互相道別。

       這一個月中,我有時會與青婂一同去逛街,或是一起巡邏,我們很快就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有時也會與『父親大人』聊一些關於心靈方面的東西,在控制自我方面進行提升,也時常被他惡整,當然,我們也常常一起吃飯,享受這平和的時光。

       「你們,還會再來Vale嗎?」我向兩人問道。

       「會喔,下次維特節的時候我們還會再來,到時候再一起出來吃個飯吧。」青婂開心的抱著我說道。

       「一定要記得喔~」彷彿怕我忘記般,她不斷的提醒著我。

       「好好好。」

       「另外,『父親大人』這段時間感謝您的指導了,讓我收穫許多。」我轉向另一人說道。
       「哪裡,只是舉手之勞罷了,況且我也是樂在其中。」他隨意的說道。

       『對啊我當然知道你很樂在其中,就像是你現在邊說話邊捏我的臉一樣』我無語的看著這位至今都還沒露出真面目的人,話說我似乎已經習慣被他捏了!這可不是個好現象。

       「既然要走了,我就再送妳一個禮物吧。」收回雙手,『父親大人』用認真的語氣對著我說道。

       「妳至今還未開發出自己的外相力,對吧。」他問我。

       「沒錯。」我點點頭。

       「我們都知道外相力是Aura運用的極致,也就是說,妳之所以還無法使用,是因為妳的Aura尚未達到極限。」

       「然而妳也知道,妳真正成年需要兩百年的時間,因此這離妳的極限還差很遠……」

       「簡單來說就是未成年禁止使用嗎?」我第一次覺得我那非人級別的Aura是個麻煩的存在。

       「對!不過妳可以開發出有限制的外相力。」這句話讓我重燃希望,我一臉期待的看著『父親大人』。

       「簡單來說,結合妳的種族特性,加上付出一些代價,像是次數限制或是威力限制之類的,就可以使用了,至於怎麼開發得靠妳自己嘗試。」他毫不留情地說道。

       「好吧。」居然連他也不知道,真是可惜。

       「嘿嘿,父親大人又在捉弄Azure了,明明就知道答案還不說。」青婂在一旁捂著嘴偷笑。

       「「切!」」我和他一同咂嘴,一個是發現自己上當的緣故、一個是因為被人揭穿。

       「好啦~關鍵和妳們嵐鯨的聲音及習性有關,我就說到這邊,希望下次見面時妳已經開發成功了。」他擺了擺手。

       「好好期待吧。」我不甘示弱地回了一句。

       「嘛我比較期待這個。」

       「不要再捏了!」

       「呵呵~

       看著消失在街角的身影,我突然感覺到一股惆悵,因為能夠和我平等交流的兩人已經不在了,我又得面對那各式各樣的情緒,不過那又如何?

       『我會更努力的!』堅定向看著河的對岸,我在心中說道。

       目標─回到Beacon



To be continue

        大家貴安~~這裡是忙到沒時間發文的憑軒~~

        一堆演出加報告什麼真的很可怕...樫了那麼久真是抱歉((是說以樫來說這似乎不算久??

        另外關於大家對Azure設定的討論──Azure真的和那隻沒關係唷~

        Azure種族的構想是來自我以前看的動畫─[這個算是殭屍嗎],至於花紋人設則完全是自創的喔~~

       話說咱前陣子去考潛水證照時有了個感悟:「人家想變成鯨魚」明明游泳很好卻因為耳壓不平衡下不去什麼的超傷心啊啊啊啊!!!!!((幸好最後過了......

       ps.為了版面的整齊度,有什麼話想說時請使用留言不要用回復喔~~~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88 筆精華,12/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