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0

【同人】我能做的就只有好好的體會

樓主 本人我 die55die55
GP7 BP-
戀愛、愛慕、喜歡。這種無法言語說明一切的情感,無法舉出實體例子東西,卻經常使我們做出錯誤的選擇。
像,改變自己,只為了迎合她的喜好;拼命地表現自己展現自我,只為了吸引她的注意,最後留下一推無法抹滅的黑歷史;或過度在意她跟她的週遭,自以為是的解讀,自以為是的行動,導致自己犯下致命性的錯誤,甚至是為她寫詩,為她靜止,為她做不可能的事。哈…真討厭……

小町一臉厭惡的盯著我看,欸~難道我剛剛不小心把心中的獨白講出來了嗎?不、不會吧?
「垃圾哥哥,你怎麼到現在都還沒買」
雖然小町沒頭沒尾問著問題,但一想到今天出門的目的,我立馬就知道了,她想講的是生日禮物。

任務:買生日禮物
參加人員:比企谷八幡、比企谷小町
任務地點:oo百貨
時間限制:今天下午3點前
任務簡介:今天是6/18,由比濱的生日,身為男朋友的你必須送她生日禮物,沒有可是。
任務獎賞:沒有
這任務我一點也不想接……

「垃圾哥哥」
小町跑到我面前用更低沉的聲音又講了一次。
「……忘、忘記了」
「蛤!哥哥,你竟然忘記了!」太過於激動的小町,導致於聲音也大了起來。
「小町,冷靜下來,別那麼激動」
因為小町的聲音,原本在旁邊行走購物的人,都轉頭過來,一臉就是:發生什麼事!?吵架!?那個女生好可愛!!
混蛋!別想打我家小町的主意。

我走過去,牽起小町的手,把她拉離那個位子。
小町的手好柔嫩,冰冰涼涼的好舒服。
或許是突然受到外力影響,小町一個腳步不穩,往我這邊跌了過來,一股清新的香味飄進了我的鼻腔,這、這真的是用同樣的洗髮精嗎?好香。
我把小町拉到了路的一旁,而小町還是原本的表情,一臉驚訝。這是被忍術定身術了嗎?那我要大喊一聲嗎?在我還在考慮是否要大喊一聲的時候,小町就回過神了。
「哥哥,你竟然忘記買結衣姐姐的生日禮物……這可是比哥哥還重要的事呢!」
誒,原來哥哥的重要性,比不上一個禮物嗎……
「就算哥哥跟結衣姐姐交往還不到1年,女朋友的生日禮物也一定要記得買,知、道、嗎~」

「是……對不起」
小町看見我道歉後,滿意地點點頭。
「嗯~哥哥,你也要跟結衣姐姐道歉知道嗎~」
「……是」
我就這樣被妹妹訓了3分鐘:
不管是誰對誰錯哥哥都要先道歉,知道嗎
哥哥要好好珍惜結衣姐姐,以哥哥的條件要再找到女朋友根本就是不可能,不可能
假如哥哥被甩了一定要死纏爛打求結衣姐姐複合,一定喔
「我的立場也太卑微了吧」
小町雙手抱胸,理所當然的點頭。「沒錯,哥哥比草履蟲更沒有價值」
※※※※※※※※※※※※※※※※※※※※※※※※※※※※※※※※※※※※※※※※※※※※
可愛的東西一直以來都能讓女孩子心花怒放、少女心大開。
可愛的小狗小貓,毛茸茸的兔子,軟綿綿的玩偶,還有像天使般戶塚。
呀~戶塚好可愛喔~

為了安撫小町,我們先到了充滿可愛玩偶的店內,從外頭看就可以看到與人同高的泰迪熊,走進店裡更是誇張,左手邊的櫃子上,展示著在森林遊玩的動物,櫃子鋪上綠色的毯子象徵森林中的草地,牆上貼著藍色的壁紙象徵著天空,裡面放著吃著蜂蜜的小熊,穿著衣服的兔子跟小豬,還有小雞跟小雞媽媽,整個畫面真是和樂。
只是在佈景的最角落,有個格格不入的咖啡色物體,這……是熊嗎?
「小町,妳看那隻……誒!小町人呢?」
我四處張望,看到她正在把玩小狗樣式的玩偶。
呼~看來她的心情已經好多了,那我就順便來看看有沒有適合的禮物吧。

我隨手把玩著。並在心中暗自佩服,現在的玩偶還真是多樣化呢,各式各樣的玩偶都有。突然間我發現在玩偶跟玩偶之間,一條奇怪的紅色緞帶。這是──綁著紅色緞帶的猩猩玩偶。

呃,要送這個當生日禮物嗎……
不不不,我的品味有這麼差嗎?送這種東西只有千棘會高興吧。誒!那不是很有戲嗎?

「哥哥~你在看什麼~呃……這玩偶好噁心喔」
的確小町說的沒錯,這玩偶的確挺噁心的,不過……
「竟然會擺出來放,就代表有人是喜歡牠的。人也是一樣,就算他再怎麼糟糕惡劣且令人討厭,也會有人喜歡他的。雖然這十分的不可思議」
「……嗯,我就很喜歡哥哥~啊!剛剛那句話是幫小町加分用的」
「嗯,我也很喜歡小町,這句話是幫自己加分用的」
「唉…希望哥哥也能跟結衣姐姐說同樣的話」
小町自言自語的這句話,我並沒有漏聽。
※※※※※※※※※※※※※※※※※※※※※※※※※※※※※※※※※※※※※※※※※※※※
小町拿著貝雷帽在鏡子前比較。
「那頂比較好呢」
「都可以吧,為何妳挑選起帽子阿」
今天的不是來買生日禮物嗎?還是小町妳也想過生日了。
「誰叫哥哥,都不認真挑禮物,小町當然自己挑起禮物來啦」
哈哈……,你哥哥可是很認真在挑選阿,難道妳看不出來嗎。

「白色的好了」
小町戴上白色的貝雷帽,張開雙手轉了一圈,隨即弓著腰把雙手放在臉頰上,用眼神詢問我:怎麼樣?
超~可愛的(愛心)
說真的小町真的是超可愛,要不是我是妳哥,不然早就向妳告白了。
不過也因為這動作,顯現了小町某部位的可愛。
「……有點小」
聽見這句話後,小町彈起身體,雙手摸著自己的胸部。
「嗚……真的有點小」小町沮喪的低著頭喃喃自語。

「……沒關係!小的我也很喜歡!」
「是嗎?……哥哥明明就喜歡大的」小町瞇著眼睛看了來過來,隨後又把視線移到了我的身後。
我隨著小町視線看過去,那是一位身穿白色T-shirt黑色短裙的年輕女性,她留有一頭褐色的短髮,在她褐色頭髮上有一顆似曾相識丸子。嗯~丸子……我撇回頭看向小町,小町睜大她那閃爍光芒的眼睛,露出鬼靈精怪的笑容。
「……噗…噗哧」我們倆互看一陣子後,兩人都噗哧的笑出來。
我才不是只喜歡她那裡呢!

一陣嬉鬧過後,小町的手機響了起來,小町她別過身接起電話。
嗯~小町是誰打給妳,不能讓哥哥知道,是男朋友的嗎?哥哥可以幫妳跟他分手喔!
講完電話的小町,開開心心地跑向我。
「哥哥~」
「要跟他分手嘛,我知道」
小町一臉不屑的看著我,彷彿就在說「這笨蛋又在說什麼!」
「算了,哥哥借我鑰匙」
「鑰匙?為什麼?」
「因為小町沒帶鑰匙出門」
「小町要外出的話一定要確認有帶鑰匙才能出門。…真拿妳沒辦法,我跟妳一起回去吧」
要不是今天我有跟妳一起出門,那該怎麼辦呢,看來我只能當個家裡蹲,每天來幫妳開門了。我在心中得出絕對不能工作的結論後,正打算往出口前進,卻被小町的聲音給震懾住。
「不行!」
我被態度堅定不移的小町給嚇到,身體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哥哥還沒買生日禮物,所以不行!鑰匙!」
小町堅決不退讓的態度,使我從口袋中拿出鑰匙,手剛舉起,小町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奪走鑰匙。
「哥哥,一定要買禮物喔,不然我是不會理你的!」
小町剛說完這句話,就迅速的跑走了,好快!

……那我現在該做什麼呢。
正當我開始想時,遠遠的就看到小町又跑了回來。果然小町還是不忍心丟下哥哥的,哥哥我好高興喔!
「哥哥,這個給你~」
小町將紙袋遞給我,我用眼神詢問她,這是什麼?
「這是我剛剛買的帽子,哥哥幫我拿回去」
妳為了一個帽子跑回來,而且妳自己拿回去不是更快嗎…我想我現在的眼神一定比平常的死魚眼還腐爛吧…
但小町不管我的腐爛視線,遞紙袋的手大力的抖了一下,這是要我趕快接下紙袋的意思吧。我接下紙袋,小町便開口:
「一定要買禮物喔~」
在下個瞬間,小町又跑的不見蹤影了,好快,真不愧是魔法少女!
※※※※※※※※※※※※※※※※※※※※※※※※※※※※※※※※※※※※※※※※※※※※
離開oo百貨後,我到了車站的附近的書店,蛤?你說我不是要買禮物嗎,為何會在書店,這你就不懂了,不是有句話說:『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人可是要有適當的休息做起事來才會勤快。你看馬拉松比賽不是也有補水站嗎,選手們也是會在補水站喝水休息,再跑完全程,現在就連公司都有撞球間、休息室了,讓員工也能在公司裡充分休息,再努力工作,休息的重要可以說是眾所皆知啊!哇哈哈哈~
……我好不想工作喔。
「……我自己一個人是在跟誰辯解阿」……最近,我的樣子有點怪

我手上拿著第25期的『B.L.T.VOICE GIRLS』封面上大大寫著『佐倉綾音とは、正義。』
嗯~
把這當生日禮物送由比濱,她會開心嗎?
……
應該會吧,就連聲優東山奈央也多次向佐倉綾音告白,跟東山奈央很像的由比濱,也一定會喜歡佐倉綾音吧!畢竟『佐倉綾音とは、正義。』
哇哈哈~

「八…八幡」
有東西輕輕的戳著我的腰,我扭動身體想逃離這種感覺,但依舊被人戳著。我帶著不耐煩的表情轉過去
「誰啦…」

我錯了!…佐倉綾音才不是什麼正義,戶塚才是正義!戶塚才是真理!!
在我眼前的是雙手抱著參考書,盡全力騰出一隻手指的戶塚。
「Hi,八幡」
「戶、戶塚……」
因為太出乎意料,導致我的聲音有點尖銳。甚至連話都說不清楚。
「好久不見。八幡,你在做什麼?」
「我、我在選禮物」
戶塚歪著頭,看來是聽不懂呢,不過這個動作好可愛喔~
「今天是由比濱的生日,所以我在選禮物」
聽完我的解釋,戶塚點點頭露出淺淺的微笑。
呀~戶塚好可愛~

「那八幡你打算買什麼?」
「呃……我還沒決定」
我迅速將手上的雜誌放回架子上。
「那戶塚呢,你在做什麼呢?」
……啊我這個白痴!看到戶塚手上的參考書就知道答案啊!啊我在問什麼白痴問題啊~笨蛋笨蛋笨蛋!
「我是來買參考書的,有些科目我還不是很瞭解,所以想自主學習。八幡學習沒有問題嗎?」
「我的話死背就可以了,所以沒什麼問題」
……
糟糕!話題一下就中斷了,早知道就在家裡寫好稿子在出門。可惡,一時之間也想不到要說些什麼,怎麼辦怎麼辦?戶塚要跑掉了,野生戶塚的要跑掉了……

「呃……你還缺什麼參考書,我陪你」
「謝謝」
聽見我這麼講後,戶塚露出他那天使般的笑容,這個笑容我想守護一輩子。
※※※※※※※※※※※※※※※※※※※※※※※※※※※※※※※※※※※※※※※※※※※※
我先行走出書店,站在書店外等著戶塚,他提著一袋行李出來,過重的行李將他的手拉的直直的,彷彿下一秒就會撐不住一樣。
「要幫忙嗎?」
聽見我這麼講,戶塚抬起頭看著我的臉,他水汪汪的大眼直直盯著我,皎白的臉頰浮出淡淡緋紅,嘴角微微的上揚,笑著搖搖頭說:
「不用了,我拿的動」
看著這樣的戶塚,我想我的臉應該比他還紅吧。
我別開視線,看向腳邊的地板。
「是嗎……」
就算我別開了視線,還是隱約的感受到戶塚依舊盯著我瞧。
「八幡你變了,變得溫柔了」
「……」
戶塚突如其來誇讚,讓我有些錯愕。我變溫柔了……

我想我並沒有變溫柔吧,只是平常沒怎麼跟戶塚互動,戶塚才會覺得我變了,實際上我一點也不溫柔,我只是對自己喜歡的人和善。這一點也不溫柔,只是狡猾罷了。
「……我送你到車站吧」
「八幡,等等……」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戶塚。
戶塚害羞不自在的扭動身體,嘴唇一開一合的,像是有什麼話想說,我靜靜的等待戶塚的下一句話。
「……八幡,我陪你去買禮物」
「啊?什麼?為什麼?」
「你剛剛不是陪我,所以我也想……」
「不用啦」
「……」
「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一個人去買就可以了,戶塚不用麻煩啦」
「……」
原本嬌小的臉,變的鼓鼓的,修長的眉毛也往中間靠攏。戶塚生氣了?
生氣的戶塚一句話也不說,就只是靜靜的盯著我瞧。我不知跟這樣的戶塚對看了多久……

「唉……好吧。不過我們先去車站去寄放行李吧」我瞄一眼戶塚提著的袋子。
「嗯~走吧」

寄放完行李後,我跟戶塚來到了飾品店門口。
從店外就可聽到放送中的流行音樂,由明亮的櫥窗看進去坪數不大的店內充斥著3~4名女性店員。
等等……我們該不會要進去吧。啊!停下來!被封鎖的痛苦記憶正在甦醒,啊~大腦在顫抖啊!
「八幡…八幡…」
「呃……戶、戶塚……」
「……八幡,怎麼了」
「呃……我們換家店吧……」
「這家店怎麼了嗎?」
「咳…不,沒什麼。只是我覺得項鍊戒子什麼的…感覺…有點……」
我輕咳一聲想改變我的語調,但效果沒有維持多久,我越講越小聲,越講越沒有自信……
這真的是真正的理由嗎?

……不是的,這只是我逃避的藉口,為了不進入這家店的而編出的理由……
這樣的東西不就是我最討厭的東西嗎?

「……」
戶塚疑惑的表情變的遲疑又帶點擔心。
「戶塚…其實我對這種店不是很拿手,所以我們還是…換家店…吧」
明明鼓足勇氣才開口,但最後還是說的斷斷續續,我真是丟人現眼……

「八幡!有我在」戶塚拉著我的衣角,走入店內。
「等、等等……」戶塚的手臂看起來很纖細,卻十分的有力,我被戶塚連拖帶拉的拉進了店裡。

果然一進入店內,我就感受到刺人的視線,不論是周遭的女性顧客還是女店員,都用警戒的眼神緊緊的盯著我。這樣的地方我一秒也不想多待,還是出去吧。
但站在我前方的戶塚完完全全沒有這樣的打算,雖然從他的背後,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我依稀感覺到他的堅持。
倏然刺人的視線消失了,正當我開始思考怎麼回事,戶塚轉了過來,露出那熟悉的笑容,這不是來炫耀他做了什麼的笑容,而是宛如天使般微笑。
戶塚彩加果然是天使呢~
※※※※※※※※※※※※※※※※※※※※※※※※※※※※※※※※※※※※※※※※※※※※
在我眼前的是熟悉的白色建築、木製圍牆、庭院內的兩顆大樹,門口的名牌,寫著「比企谷」
但出來迎接我的人,卻不是比企谷小町,而是雪之下雪乃?
雪之下身穿靛藍色的無袖上衣,脖子上掛著一條雅緻的項鏈,純白的七分窄褲凸顯雪之下修長纖細的美腿,刺眼的陽光從頭頂傾瀉而下,平常就白皙透亮皮膚在太陽的照射下,顯得更加潔白更加亮麗。在靛藍色的無袖襯衫襯托之下,那白皙的手臂更加引入注目,我不經看的分神。
「你不進來嗎?」
跟炎熱的天氣不同,雪之下冷冷的話語把我拖回現實……

走進涼爽的屋內,就看到小町蹦蹦跳跳的出來。ko ko ro pyon pyo n ma chi
「哥哥,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妳的東西」
「謝謝哥哥~」
小町拿起貝雷帽,往頭上一戴。
「怎麼樣~」
「超~可愛,世界第一可愛的妹妹」
「哥哥,你給我閉嘴。小町問的是雪乃姐姐」
「比企谷同學,你的妹控程度越來越噁心了」
「雪乃姐姐,怎麼樣~」
「嗯哦….
雪之下把手輕輕的抵住下巴,認真打量小町跟那頂貝雷帽。
「……很適合」
「呼~太好了。誰叫哥哥的眼光根本不能參考」盯~
「畢竟是雙沒用的死魚眼」盯~
「喂!我勸你們別小看這雙眼睛喔,他可是幫我不少忙」
「例如?」
「讓我免於煩人的社團招生」
「那純粹是你的存在感太低,招生人員才沒看的」
「不,他確實有看到我,我們還四目相交了一下。一定是被我的眼睛給震懾住了,所以才沒有過來」
「認清現實吧哥哥,你被無視了」小町翻了一個白眼
「沒關係小町,比企谷同學沒有加入對他們比較好」
「算了那些事都過去了。對了,小町為何雪之下會在我們家?」
「……」
「……」
怎麼妳們都停止不動了,難道時間暫停了嗎?The World!!

雪之下像是頭痛般按壓著太陽穴。小町則是以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我。
「垃圾哥哥,我不是說過要幫結衣姐姐辦生日派對嗎?」
「嗯……好像有?那又跟雪之下會出現在這裡有什麼關係?」
「因為派對阿……」
「蛤!這是什麼繞口令嗎?」
「真不愧是比企谷同學,還是這麼不善解人意」
「妳跟我也差不了多少,冰之女王」
雪之下用冰冷的眼神瞪我一眼。
嗚~就算現在是夏天,也請你把寒意收斂一些,嗚~好冷喔~
小町揮著手介入我跟雪之下之間。
「所以啦~我邀請雪乃姐姐跟彩羽學姊來參加派對啦~假如只有哥哥跟結衣姐姐的話,一定熱鬧不起來…」
這是什麼party people的想法阿,雖然也沒什麼錯啦,假如只有我、小町、由比濱的話一定一會不知道做什麼?就早早的結束了。
「可是現在也才1:40左右,距離3:00還有一段時間,會不會來的太早了」
「啊!已經這個時間了,雪乃姐姐炸雞塊!」
「欸!有炸雞塊?」我四處張望,找尋像是炸雞塊的物體,但始終沒找到。只有看到一兩包的麵粉和一些調味料……難道小町妳要做炸雞塊嗎?正當我想對小町發問時,意想不到的問題打亂了我的節奏。
「你喜歡吃炸雞塊?」
雪之下用訝異的眼神看著我,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問到,我頓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應,最後只回了一個曖昧不明的答案。
「……不討厭」
嗯…不討厭…身為男生的我當然不會討厭吃肉…嗯…有肉吃真是太棒了!
在跟雪之下交談的同時,小町已經穿上圍裙站在廚房等待雪之下,看見小町已經準備好。
雪之下趕緊拿出那件我很熟悉的紫色圍裙,迅速套上流利的打上一個漂亮的蝴蝶結。雖然這樣的動作已經看過了好幾次,但依舊是那麼迅速且優雅。
烏黑滑順的秀髮被綁成馬尾,平常因為秀髮所遮蔽的後頸,變得若隱若現。雪白的肌膚跟烏黑的秀髮形成了完美的對比,彼此凸顯各自的魅力,性感的肩胛骨不為衣物所限制,隱隱約約的顯露出來,為雪之下的背影添增性感的味道。
雪之下的背影就像一幅畫一樣美麗到不可能存在似的令人難以相信不敢去觸碰。

看著小町跟雪之下都在做事,若我自己一個人躺著沙發上休息,或悠哉的回房間休息,感覺……我、我看我來整理和佈置客廳吧……
※※※※※※※※※※※※※※※※※※※※※※※※※※※※※※※※※※※※※※※※※※※※
「喵~喵~」
雪之下蹲在地板上跟小雪對話,但躺在地上的小雪連正眼看待雪之下都沒有,自顧自的舔著的毛髮。
即便如此雪之下依然沒有放棄,繼續地跟小雪對話(單方面)
「喵~喵」
我滑著手機消磨時間,無趣和空虛感包覆全身,四坪大的客廳只剩手指在螢幕上敲擊聲、雪之下努力不懈的喵喵聲、單調枯燥的滴答聲。
「叮咚~」
突如其來的門鈴打破了原本的空間。
「叮咚叮咚~」…還有點吵。

唉…來了來了~
炎熱的風從敞開的大門迎面襲來,隨著乾燥的空氣淡淡的柑橘味飄進我的鼻腔,亞麻色的中長髮也隨風起舞。
「好慢喔~學長~」
唉……沒錯是一色彩羽
純潔的米白色連身裙給人一種清純少女的可愛感,但鏤空的設計又讓單純的衣服多了一點小心機。真合適呢…。不論是內在還是外在,這套衣服真適合一色呢。
「太陽這麼大,要是我被曬傷了,學長你要負責喔~」
為、為什麼是我要負責,應該是不擦防曬乳的妳要負責吧……
聽到這樣的話我不經苦笑出來。
在一色身後的由比濱也跟著苦笑出來「啊…啊哈哈…」
長版的黑色背心外套內搭著白色的無袖上衣,底下穿著是性感的黑色熱褲,與炎熱的天氣相同,十分的Hot呢。
「嘛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趕快進去吧」由比濱揮著手打著圓場。

她們手上各自拿著袋子,單從外表看起來像是……為派對所準備的果汁與甜點。
我一如既往的伸出手,打算接手袋子。
但一色一看到我伸出手,一臉驚訝的往後退了好幾步。
「學長現在還打算刷好感度真是太噁心了!對不起請你被女朋友甩了再來吧!」
……這小妮子又劈哩啪啦的說些什麼啊!
算了。我無視一色反應,打算直取袋子。
此時纖細嬌小的手緊緊的握緊袋子,使袋子發出沙沙沙的悲鳴聲。
我趕緊停下腳步,順著她的手臂往上看,一色臉上的表情不在是平時那種稚嫩可愛的小惡魔表情,而是略顯成熟的不自然笑容。
「……」我僵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學長,不用了。你還是去幫結衣學姊吧」
說完後一色就迅速的穿過我,從旁邊的空隙進到屋內。
「打擾咯~」
「果然還是不能對小彩羽掉以輕心……」
是嗎?

假如由比濱看見一色的那個表情,還能講出同樣的話嗎?
在那個略顯成熟的笑容底下,一色真正的想法又是什麼呢?
※※※※※※※※※※※※※※※※※※※※※※※※※※※※※※※※※※※※※※※※※※※※
「ㄧ二」
砰…砰砰…砰…
「結衣姐姐生日快樂」
「結衣學姊生日快樂~」
「…由比濱同學生日快樂」
「…由比濱生日…快樂」
「謝謝你們!為我舉辦生日派對!」
由比濱撥掉頭髮上的彩帶,開朗的說著感謝的話,派對也正式開始了。
在餐桌的正中間擺著雪之下炸的炸雞塊,呼~炸雞塊最棒!炸雞塊的周圍擺著三個白色為底藍色花邊盤子,盤子內放著雪之下帶來的的餅乾和由比濱跟一色買來的仙貝、巧克力。呼~炸雞塊最棒!
生日派對的重點─生日蛋糕就擺在由比濱的面前,四吋的圓形小蛋糕,外層淋上深紅色糖漿,凝結的糖漿使蛋糕綻放出宛如紅寶石般的光芒、晶瑩剔透,蛋糕上的水果也因為塗上果膠,更加的鮮豔動人,整個蛋糕彷彿就是個小皇冠,光彩奪目。
「哇!好可愛的蛋糕」
由比濱挖了一角,放進嘴裡
「嗯~好好吃喔!啊,小雪乃,也來一口吧。啊~」
「由比濱同學…等一下……」雪之下不知所措的看著由比濱。靜悄悄的挪動肩膀與由比濱拉開一點距離。
「怎麼了?小雪乃。這個真的很好吃」由比濱一面說著一面把手伸的更長。
「不……這個……」
「小雪乃,啊~」
雪之下放棄地歎了口氣,小心翼翼的吃掉叉子上的蛋糕。
「小雪乃,好吃嗎?」
「……嗯」
雪之下雪白的臉龐染上淡淡的緋紅,耳朵也因為害羞漲成了紅色。

……我說妳們會不會太閃了!要放閃光的話,給我去別的地方放。小町都被妳們閃得拿不中餅乾了,小町命中率下降……
小町抓著我的手臂…沒中,小町的攻擊沒有命中。小町抓著我的手臂,低聲的問我:
「咧…哥哥,這樣沒問題嗎?」
「嗯~什麼?」
「蛋糕啊!」
「那是由比濱的生日蛋糕,她要給誰吃都沒問題阿」
「不是啦!小町說的不是這個,小町說的是……」
我用著不解的眼神看著小町,等小町把話接下去。
「……算了,哥哥不在意的話那就算了」
小町想講的話,我依然沒有想法。
但與我不同,對面的一色卻很有想法,一色像是什麼開關被打開一樣,一臉興奮的看著由比濱跟雪之下。
「結衣學姊,我可以吃一口嗎~」
「嗯…可以啊!」
由比濱把自己的蛋糕切成四等分,把其中的一份分給她。
「來~小彩羽」
一色失望地接下蛋糕。
「……謝謝結衣學姊」
別難過了Ayaneru妳還有Maaya阿!而且這又不是GANGAN GA channel,怎麼可能會有互相餵食的橋段阿,等…等等我在說什麼阿。

「來~小町」
「謝謝結衣姐姐……」
「來~小雪乃」
「謝、謝謝」
小町來回看著自己手上的蛋糕跟由比濱的蛋糕,略帶擔心的說。
「由比濱姐姐這樣好嗎…」
「沒關係,大家一起吃比較好吃」
「對啊,大家一起吃比較好吃」
「齁!小企難得正面發言」
「過年團圓的時候,大家一起吃,一邊吃著飯一邊聊著家中某人所發生的趣事(笑),說著某人的日常(笑),說著過去某人幹過的蠢事(笑),那種和樂融融氣氛,的確挺美味(笑)」
「嗚哇!小企好討厭喔」
「和樂融融嗎……那我們要不也和樂融融的說說某企谷的事呢?」
「拜託不要」

由比濱不安的抓著只剩下四分之一蛋糕的碟子。
「小、小企」
雖然父母總是教我嘴巴有東西的時候不要講話,但……
「這、這炸雞塊真好吃」
「……」
「對啊~這炸雞塊真好吃,是在哪家店買的?」
「嘿嘿!是我跟雪乃姐姐一起做的,好吃吧~好吃吧~」
「嗯~」
一色不感興趣地隨意回答。
喂~明明是妳開的頭,卻這樣敷衍了事,妳懂不懂溝通的禮節啊!
至少也要像我這樣回應小町啊!
「喔~好好吃喔~真不愧是小町做的~」
「唔哇!哥哥你好噁心喔…」
噁、噁心,不是貼心嗎?小町妳是不是講錯了,哥哥我一點也不噁心對吧,對吧……

「學長你不要一直吃炸雞塊啦~都快被你吃完了」
一色從我手中奪走夾子,把炸雞塊夾入自己的盤子
「妳自己也不是一樣一直吃……」
一色略微不爽的撇了我一眼,隨後抬起頭睜大雙眼,用著俯視的眼神看著我。
等等這表情妳是佐倉さん嗎?

「摁~炸雞塊嗎……小雪乃可以教我做炸雞塊嗎?」
「……由比濱同學換一個生日願望吧」
「欸!小雪乃好過分!」
我輕輕的吐了口氣,像是顧慮的事得到緩解安心下來。
※※※※※※※※※※※※※※※※※※※※※※※※※※※※※※※※※※※※※※※※※※※※
「吃的好飽喔~」
當然阿,剩下的炸雞塊都被妳吃掉,連三分之二的點心也進到妳的胃裡,明明吃那麼多為何還這麼瘦,所謂的等價交換,質量守恆呢?還是賢者之石就在妳身上?

「蛋糕點心都吃得差不多,那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回家…」
「誒~難得大家聚在一起不做些什麼嗎?」
……妳可知道自己的身份?妳可是應屆考生,距離大考就剩幾個月咧,妳知道嗎?
「由比濱同學我給妳的講義妳寫完了嗎?」
雖然雪之下面帶微笑的詢問問題但卻感受不到任何和善溫柔的感覺,取而代之是逼問嫌犯的壓迫感。
「嗚~還沒……」
「由比濱同學今晚來我家吧」
「雖然我很喜歡去小雪乃家,但我不想因為這原因去小雪乃家……」
前一秒還很開心的由比濱突然變得垂頭喪氣。看來雪之下補習班的恐怖程度,不是開玩笑的。

「嘛~距離大考還有7個月,由比濱學姊應該沒有問題啦~」
雪之下斜眼瞪了一色一眼。
「…嗯,東京的自來水好好喝~」
一色趕緊拿起桌上的水杯作勢喝水,轉移話題。
不不不,這裡是千葉應該是千葉的自來水好好喝。

「雪乃姐姐今天難得是由比濱姐姐的生日,偶爾放鬆一下嘛」
「可是,由比濱同學的進度……」
「雪乃姐姐,放鬆壓力也是很重要的。要是因為壓力過大,而自暴自棄不就賠了夫人又折兵了嗎?」
「嗯……」
看見雪之下陷入思考,小町見機不可失,偷偷的對由比濱使個眼色。

「小雪乃…」
「雪乃姐姐…」
「雪之下學姊…」
假如只有由比濱用誠懇的眼神直挺挺的看著雪之下,或許還起不了作用。但如今除了由比濱連小町、一色也用同樣的眼神看著雪之下。
「……假如只有一下下的話」
雪之下輕輕的嘆口氣,接受大家的請求。
「謝謝小雪乃!」
由比濱開心的抱住雪之下,雪之下則是害臊的扭動身體試圖擺脫。
「…很熱」
聽見雪之下的抱怨,由比濱稍微放鬆了抱緊的力道,但依然沒有從雪之下身上離開。

「那我們要玩什麼呢?」
「嘿!交給姐姐我吧~」
一色弓起手臂,眼睛散發姐姐光芒。
等等……妳剛剛喝的真的是自來水嗎?不是可可嗎?
一色摸索連身裙左邊的口袋,拿出一副撲克牌。
「嘿~我們來玩抽鬼牌吧」


在一色抽走我手上最後一張牌後,遊戲就結束了。
「又輸了~」
一色雙手一攤趴在桌子上,不服氣地鼓著臉頰抱怨。
「學長太狡猾太狡猾~」
蛤!狡猾的應該是妳吧……從一開始就耍些小動作,我還被妳騙了好幾次呢。

不過在場的其他人並不這麼認為。
由比濱用著瞧不起的眼神看著我。
「小企真過分」
雪之下眯著眼面帶著淺淺的微笑說。
「比企谷同學你的做法真是惡劣」
「哥哥真差勁」
就連小町也看不下去一起責備我,讓我開始反思我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
……好像有點過分。

「是我不對,這場算我輸」
「那……懲罰呢?」
「我來收拾善後這樣可以嗎?」
「嗯~太好了!我一點也不想收拾呢」
「哈…哈哈……」對於一色發自內心的發言,我不禁苦笑出來。

「時間也不早,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從落地窗看出去,橘黃的夕陽灑落在庭園的樹梢上,跟早上的太陽不同,夕陽給人一種溫和的感覺。
「由比濱同學一起回去吧」
端莊氣質的雪之下不由得任何人多說些什麼,這感覺就跟『她』一樣,讓我不自覺的打起冷顫。
「啊…哈哈…說的也是呢。那…我們先告辭了…」
由比濱撥弄頭上的丸子淺淺的笑著。
雖然由比濱臉上掛著微笑,但那個微笑卻不怎麼自然。雖然雪之下是對由比濱好,但我卻有一股說不上來的焦躁感。
「…那個能幫忙嗎?」
我盯著凌亂的桌面用著微弱的聲音,但我的手卻不自覺得緊緊的握著。

聽見我這麼講後,雪之下露出短暫的驚訝後轉為微微的笑容。
「收拾殘局嗎?由比濱同學妳可以協助他嗎?」
雪之下對著由比濱微微的一笑。
「……嗯交給我吧!」
「麻煩妳了」

「那我們就先告辭了,由比濱同學今天就不用過來了」
「嗯,小雪乃」

外頭的路燈一一亮起,點亮晦暗的路面。一色跟雪之下站在門口,我向前走一步到雪之下的身邊,小聲的跟她說:
「抱歉,因為我請求,擾亂了妳的計畫」
雪之下愣了一下後淺淺的笑了一聲。
「是嗎?或許這樣才比較好呢……」

我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雪之下,但雪之下似乎沒有打算繼續說下去,什麼話也沒說,只是若有所思的看著天空。天空上的夕陽已不再像剛才一樣散發著暖意,而是漸漸的漸漸的黯淡下來,在這樣的夕陽下,雪之下的表情看起來有些落寞。

由比濱小幅地揮動手,跟雪之下、一色道別,表情就像年輕媽媽看著自己小孩出門上課時一樣的開朗。
「小雪乃、小彩羽掰掰」
「由比濱同學再見」
「由比濱學姊掰掰~」
一色一邊揮著手一邊用著可愛的微笑道別。不過一走出路口,她們便停下了腳步。
「欸哦~車站在哪一邊呢。雪之下學姊妳知……摁…算了~左邊好了」

中午時不是才來過一次嗎……這是什麼超高中級惡意賣萌方法嗎?
「唉……我帶……」
「哥哥!小町帶一色學姊跟雪乃姐姐去車站」
小町像個軍人一樣把手放在額頭上,對我做出一個漂亮的敬禮。

「那就拜託妳。」敬禮
「摁!」


「一色學姊小町帶妳去車站吧!」
「哦~小町。我知道車站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咖啡廳喔。一起去吧!當然雪之下學姊也一起」
「我就算了……」
「欸~雪乃姐姐一起啦~」
「嗯~我記得是貓咪咖啡……」
「一色同學這裡是要右轉還是左轉!!」
「啊!等一下啦。雪乃姐姐!」
遠處傳來雪之下一群人的嬉鬧聲,聽起來格外的開心。
※※※※※※※※※※※※※※※※※※※※※※※※※※※※※※※※※※※※※※※※※※※※
僅管夜晚已經來到,夏天的炎熱依然沒有消去,一股燥熱感從裡到外的侵襲著我。我半攤在沙發上,慵懶著看著我今天從書店買來的新書,說不上寬敞的客廳,如今只剩下我一個人,跟下午相比格外的冷清。就當我這麼想時,門外傳來天真可愛的歌聲。

「ふぬふぬふ ヘ ヘ ふぬふ ふふ ヘ ヘ」
雖然我沒有常常聽歌,但這麼有個性的歌詞,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這是
東山奈央Dream Theater第三張主題曲「Double Happy」
由東山奈央變身的,擁有純潔之心的white-白山奈央、比較寡言的black-黑山奈央。兩人共同譜出melody──Double Happy,現在好評發售中。
咳咳咳,我在說些什麼啊。

「妳還沒睡阿」
由比濱哼著輕快的旋律走進來。
「有點睡不太著…嘿嘿」
由比濱愉快地坐到我旁邊。她身穿一套毛茸茸的粉色睡衣,衣服上的絨毛看起來溫暖滑順,讓人想一直的撫摸。欸……這睡衣是誰的?小町的??我怎麼不記得有這件。

注意到我的視線的由比濱,拉著上衣的衣擺說道。
「這是小彩羽送的生日禮物,沒想到今天就派上用場」
粉紅色上衣被由比濱拉的緊繃,衣領也跟著一起被拉開。就差一點點…在拉開一點點…男人的夢想就差一點點。
「小企……?」

「啊!…要喝熱牛奶嗎?」
「摁!……小企,今天真快樂~好久沒有大家一起出來玩了。自從升上三年級,大家都忙於複習,班上的氣氛都不一樣了。小企也要去補習班,侍奉部…就只剩下我跟小雪乃。雖然小彩羽、小町偶爾會過來玩,不過還是大家一起玩比較好」
由比濱所說的大家一起玩比較好,我不是很能理解,不過今天確實是挺開心的。
「是啊。今天是挺開心的,畢竟有遇到戶塚!」
「……唉算了畢竟是小彩加嘛。啊!對了,我有收到彩加郵件,小企要看嗎?」
由比濱拿出她那絢麗地手機,並在手機上快速的滑動。
「來~小企!」

『結衣生日快樂!
雖然我這次無法參加派對,不過等大考結束我們在一起出來玩吧,當然也邀請八幡他們。
所以為了接著的大考我們一起加油吧。ええお
ps.希望妳喜歡八幡送的禮物,那是八幡挑了很久才買的。』
戶塚找我一起出門。太棒了~戶塚不管要我等多久我都會等你的。

「吶~小企,為什麼彩加會說【禮物是小企挑很久才買的】」
由比濱手指著訊息中最下排的文字說道。

啊......糟糕!小町好像說過:送女生禮物的時候絕、對、不能說這是跟誰一起買的。絕、對、不、行!
可是事到如今也編不下去。
「……因為是戶塚陪我一起去買的」
「好過分……」
完了!沒想到早上才被小町提醒,晚上就遇到大危機了。
看來只能先…
「對、對……」
「我也想跟小企一起去購物…」

欸!
由比濱鼓著臉氣嘟嘟盯著我,使我無法敷衍了事。
「考、考完試…後我們在一起去約會吧」
「摁~」
看來就算大考結束,我也還要繼續戰鬥下去呢。

喀滋喀滋喀滋,由比濱愉快的啃著餅乾。
「來~小企」
由比濱手拿著餅乾往我的嘴邊逼近。
「這是……」
「這是雪之下送的生日禮物,小企,啊~」
喔!原來雪之下送的是餅乾啊。不,我想講的不是這個。
「……我自己吃就可以了」
「不行!這是懲罰」
「懲罰!?」
由比濱伸長著手,把餅乾輕輕地嘟在我的嘴唇上。她微微的張開嘴,發出「啊~」的聲音。

喀喀喀……
「怎麼樣?」
「……好甜」
「是嗎?我覺得……」
由比濱像是理解了我的話語尷尬的低下頭來,一句話也不說。
不過沒過多久又抬起頭來,由比濱的臉貼的好近,近得都快互相碰到似的。她那泛紅的臉頰、微微張開朱紅雙唇,讓我頓時間停下了思考停止了動作,只想永遠的沈溺於這個瞬間。

「啊~」
纖細溫柔的聲音唆使我必須有所作為。我躡手躡腳拿起餅乾,緩慢又僵硬向前伸長,動作就像一部老舊的機器一般不自然又詭異,急速的心跳聲就像過載的警鈴一樣愈來愈大。
「啊…啊…」
微弱且可笑的聲音不斷從嘴裡傳出。她不等待我緩慢的步奏,一個反撲奪走了目標,柔軟的觸感從指尖傳遞過來,我趕緊收回我的手臂。
「..…嗯,真的好甜喔~」
由比濱用著溫柔且甜蜜的聲音說著,幸福洋溢的笑容面對著我。
※※※※※※※※※※※※※※※※※※※※※※※※※※※※※※※※※※※※※※※※※※※※
在滿足食慾後,襲捲而來睡意,弄得我睡眼惺忪,坐在我旁邊的由比濱,已經靜靜的依靠在我的身上睡著了。妳要睡也回房間睡,睡在這裡可是很容易感冒的,我個人可是經驗豐富喔。
我輕輕的抖動肩膀,試著把由比濱叫醒

「嗯……」
短暫的發出聲音後,由比濱又恢復安穩的鼻息。
唉…算了就讓妳繼續睡吧。

少了由比濱的歡樂氣場,頓時間安靜了不少,剩至覺得有點寂寞。
依靠在我身上的由比濱是我的女朋友,即便到了現在我依舊不習慣,女朋友嗎……
連稱的上算是朋友的人都沒有的我,能交到女朋友,我想這也是三大七大不可思議了吧。

熟睡的由比濱跟我認識的由比濱截然不同,頭上少了標誌性的丸子,略長的粉色短髮,自然飄散,散發著洗髮精的香味,胸前毛茸茸的睡衣,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蜷曲的雙腿上穿著同樣式的短褲,帶點肉感的雙腿不斷吸引著我的目光。
我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
雖然我是很想趁由比濱熟睡時,偷摸一下,但想到這間房子裡並不是只有我們倆個。我還是安份一點,不要做什麼奇怪的勾當好了。

隨著時間久了,支撐由比濱的肩膀也麻木起來,我試著活動僵硬的手臂,卻碰到十分冰涼的東西,這是──
由比濱漂亮的手腕上,戴著我送她的生日禮物,銀白色的金屬手環;上頭還雕著狗、貓、狼等動物。
這點就跟過去的侍奉部有點類似,貓狗狼共同存在的侍奉部,或許已經不存在了,但我想由比濱應該還是想念著那樣的時光,或許是一種愧疚,或者是一種期望,我才選擇了這項禮物。我不後悔,我做的選擇,因為我知道就算後悔,也改變不了什麼,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好好體會,過去的我所做出的解答。
我輕輕的牽起由比濱的手,慢慢的搖晃她的肩膀。
「起來啦!要睡回房間睡」
由比濱揉一揉雙眼,眨了眨睡眼惺忪的雙眼
「嗯……小企~」
「要睡回房間睡」
我拉起昏睡中的由比濱,緊緊地抓著由比濱的手,就像不想讓她離開似的,好好的體會我所做出的解答。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221 筆精華,1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