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k

RE:【完結心得】那抹青藍不會退色——談《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

樓主 睽違千年的萌狼 gdfate
GP13 BP-
※原文刊載於https://reurl.cc/4mrobv

世界之妹,日本人之心,比企谷家的淘氣妹妹比企谷小町

如果要問這個世界有沒有奇蹟與魔法,那小町肯定是兩者的的具現化產物。這次要講的是《魔法少女☆小町》的女主角比企谷小町。我跟你說悠木碧就是宇宙的法則,簡而言之,小町就是新世界的神,同時身兼世界之妹和日本人之心,剛剛那句話分數很高。

對你來說,兄弟姐妹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呢?從牙牙學語的時期已經居住在同一個空間,在一同個家庭長大,有時也會爆發一些衝突,例如搶玩具、搶電腦、爭奪父母的關愛互相吃醋。但儘管如此,有時還是會互相關心,互相產生某種憐惜或憐愛。我很喜歡《果青》第二卷中對於兄弟姐妹關係的總結:「『最熟悉的陌生人』實在是個很妙的說法。明明跟自己最為親近,卻是個陌生人;明明是個陌生人,卻又跟自己最為親近。」兄弟姐妹最大的特點是,不論是否喜歡對方都被迫待在同一個空間,朋友可以選、男女朋友可以選,唯獨兄弟姐妹是無法改變的,不論和對方還是相處融洽還是八字不合,你都必須接受。

對於比企谷的家妹小町來說想必也是如此。一個不善於交際,走到哪裡被鄙視到哪裡又經常引發問題的哥哥,直到後來還會說出一大堆價值觀扭曲的抱怨,有這樣的哥哥想必讓人傷透腦筋。如果相模南這種人當上比企谷的妹妹,在家裡想必不會看比企谷一眼,完全將他當透明。就算比企谷是一個這麼麻煩的哥哥,小町也沒得選。

這篇文章分析小町和哥哥從小到大是如何相處?為甚麼小町是這種淘氣的性格?小町是如何在哥哥最需要的時候,默默支撐著哥哥?小町和一色有甚麼相似之處?

▎比企谷和妹妹是如何相處至今的?為甚麼小町會有這種耍小聰明的個性?

小町剛登場的時候,在哥哥比企谷面前表現得很隨意。隨便拿了一件哥哥的衣服當連身裙穿,甚至只穿了一條內褲躺在沙發睡覺。對哥哥的態度可以隨意到拿「找一條內褲送給哥哥」這種話開玩笑,這種場景放在いちはや老師的同人誌中,早就……不,其實我的意思是,對哥哥這麼不設防真的沒問題嗎?但事實上,比企谷就是一個那麼可以讓小町信賴的哥哥。

如果要分析兩人的關係是如何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還是要從她們長大的過程開始說起吧!在麥當勞與沙希等人對談的時候,小町無意中透露她和哥哥以前相處的細節,她甚至說:「小町變得很討厭回去那個家,所以曾經離家出走五天喔。後來,把小町接回去的不是爸爸媽媽,而是哥哥,而且在那之後,哥哥開始比小町還要早回家。所以,小町一直很感謝哥哥!

這個故事很感人,感人到連比企谷都忍住眼淚思忖:「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好的哥哥……啊,原來是我自己嘛。」眼淚都快流下來了。但這段故事分明是假的,至少是誇大,因為小町和比企谷離開的時候,比企谷說剛剛小町說大部分小時候的內容都是瞎掰,畢竟離家出走五天聽起來一點都不合理。

雖然剛剛那個故事應該有誇大的嫌疑,但小町說:「那個啊~小町家一直以來都是雙薪家庭,所以小町小時候,每次回家都看不到任何人,即使說『我回來了』也不會有人回應。」、「而且在那之後,哥哥開始比小町還要早回家。所以,小町一直很感謝哥哥!」這些應該都是真的。我覺得比企谷作為一個哥哥確實是很麻煩,但毫無疑問他對妹妹寵愛到不得了。其實比企谷早就在由比濱和雪之下面前承認自己是妹控啦!三人在薩莉亞溫習的時候,他向另外兩人坦白:「我還以為自己愛妹妹愛得太深,老是下意識把她的名字掛在嘴邊。那豈不是有戀妹情結嗎?」、「胡說!我絕對沒有戀妹情結!話說回來,我根本不是將她視為自己的妹妹,而是一個女性……

回正題,比企谷的家庭是雙薪家庭,所以雙親經常都深夜才回家。這樣的家庭除了間接導致比企谷因為看見身為社畜的父親做牛做馬辛苦的模樣而以家庭主夫為目標,也讓小町與家人陪伴的時間大大減少,小町回家的時候通常沒有人,這種孤單寂寞對於一個年紀小小的女生來說肯定非常難熬。雖然回家的時候父母都不在,但是那個不怎麼可靠的哥哥總會在那裡等著小町,那怕哥哥早回家的原因是他沒有朋友,這樣子小町已經很開心了。

此外,小說第7.5卷、第12卷也特地提到了比企谷家的家務是誰做。由於比企谷雙親晚歸,在小町小時候哥哥雖然笨手笨腳但還是包攬下所有家務,但由於比企谷家務做得不好,在小町升上小學高年級的時候,家務已經主要是小町在做,直到現在,比企谷如果想要幫忙做家事,他妹妹和母親都會叫他「在一旁坐著就好了,不要幫倒忙」,而小町甚至很享受「小町親手讓人變廢」的快感,就猶如比企谷所說:「天啊我從你身上感受到母性,好想被你照顧。真是太棒了……完全勝利。小町媽媽……
因此,我認為雖然比企谷真的很麻煩,也不擅長做家務,但至少他對妹妹很好,所以身為妹妹的小町應該很喜歡這個哥哥,然而因為比企谷在交際上與性格上都有太多問題,她為哥哥操了非常多的心

至於為甚麼小町會表現出有點狡黠又有點耍小聰明的形象呢?我認為小町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但不只如此。我猜測小町在長大的過程中,也不斷尋找跟哥哥相處的方法,並不斷試探,尋找一個適合的距離。而小町對哥哥的態度和講話方式——時而繞個圈稱讚自己,有時又會互損,一直用相聲的方式說一堆俏皮話——正好是與哥哥相處的一個很好的方式。

我們可以做幾個假設,如果小町不像現在這樣對待哥哥的話,會發生甚麼事,我們舉幾個別的例子:第一,如果小町對哥哥很冷淡,那他們倆個人的關係一定會很尷尬,至少會變成那種「互相不管對方的兄妹」的關係,畢竟比企谷又是那種難以與人相處的類型;第二,那如果用對待普通現實充的方式對待哥哥呢?例如跟他說說學校的八卦,說說流行的網路迷因、網紅、現充打卡點,然後哥哥時不時又想出一大堆自以為幽默的惡作劇惡整妹妹,之後大家還要跟傻瓜一樣配合對方嘻笑,會怎麼樣呢?如果小町的哥哥是戶部,可能真的可以這麼做,但對比企谷是不可能這麼做的。第三,如果跟哥哥找相同的興趣然後以此為話題,這種方式又如何?不,比企谷喜歡讀書和看《光之美少女》,小町討厭讀書,更不可能陪哥哥看《光之美少女》,這也太羞恥了吧!

綜上所述,我認為小町像現在這樣,跟哥哥相處的方式盡是扯扯廢話,說幾句甚麼「小町分很高」之類的話裝裝可愛,這也許是她身為妹妹跟比企谷相處最好的方式,我相信她為了找到這種兄妹之間合適的距離,也下了許多苦工。事實上如果小町從不主動親近哥哥的話,就算是從初中開始才這樣(有很多妹妹初中進入叛逆期就會疏遠哥哥),以比企谷的個性也不會主動找小町說話,所以如果小町不努力,就一定會發展成上面第一點所說的那種「互相不管對方的兄妹」的關係,但是如果努力的方向錯了,像上面所講的第二和第三那樣,那也是不行的。

總會在哥哥最低潮的時候默默支持妹妹

我覺得比企谷加入侍奉部之前,一直都算是人生低潮。儘管比企谷自己可能覺得獨行俠自得其樂,但小町一定也很擔心他。而且從旁觀者的角度,大家都懂,比企谷在故事開頭那種心理狀態和幾乎為零的人際關係怎麼可能算得上健康。雖然小町不會因此嫌棄哥哥,但應該也是抱著「沒辦法呢!誰叫哥哥是這副德性」的無奈。

加入侍奉部之後遇到很多事情,比企谷也漸漸找到自己的歸宿,而且小町也很喜歡雪乃姐姐和結衣姐姐。對於哥哥加入侍奉部,小町想必覺得很開心,也很欣慰。

侍奉部三人關係變差的契機是小說第7卷,在京都學校旅行的時候解決戶部的委託,比企谷和上次相模南事件一樣採取自我犧牲的方法解決問題,雖然委託在表面上得到解決,比企谷這一種做法讓身邊所有重視她的人都受到傷害。

直到旅行結束回家的時候,比企谷跟妹妹吃早餐時不停講一大堆晦氣話,小町還很有耐性地關心哥哥,想問他旅行的時候是不是跟雪乃姐姐和結衣姐姐吵架了,最後煩躁的比企谷說了一句:「……煩死了,給我適可而止。」就句話就彷彿潑出去的水,已經無法收回,兩兄妹就這樣子迎來了久違的吵架。而後來葉山把比企谷強行約出來四人約會,又把雪之下和由比濱叫出來,在他們面前自以為是地幫比企谷說話,自顧自願地同情比企谷,又讓整件事情更加惡化。

其實在那個時候,比企谷已經很重視侍奉部,但他並不知道該用甚麼方法,也未必能夠直視自己的感情。有些人就是經常把問題複雜化,你沒辦法叫他們樂觀一點、簡單一點。

比企谷是一個獨行俠,他的人生守則是「絕對不造成麻煩」,所以他不會輕易依靠別人,但唯獨家人是比企谷可以信賴的對象。比企谷的父母雖然對比企谷很好,但他們是辛苦工作的社畜,而且就算很閒也無法幫上甚麼忙,比企谷不能找他們傾訴。最後比企谷還是找上了剛剛吵完架的小町尋求依靠,在兩人互相道歉之後,小町很快就原諒了哥哥,哥哥將事情的發生經過向小町娓娓道來,以下是小町地回應:

「小町可以笑過哥哥是笨蛋就算了,可以認為這個人真的沒有救,所以……又覺得有點難過。」小町把腳放到沙發上,雙手環抱大腿。「可是,其他人不會這麼想。她們完全不懂為什麼,只覺得很痛苦。」

小町知道自己的哥哥有多麻煩,就好像小町所述:「如果小町不是哥哥的妹妹,哥哥恐怕根本不會接近小町。」小町的哥哥總是刻意與他人保持距離,有時候又會獨自煩惱,而因為某種自我意識的怪物作祟,某些關鍵的事情又會閉口不說,所以有時候別人很難理解他。

很多時候比企谷需要一個藉口、一個理由來推動他,因為比企谷在人際關係的問題上是一個很纖細的人,從小被欺負到大的他早就遍體鱗傷,所以他必須要有人給他一個理由去克服這種恐懼,他才可以放手去解決侍奉部的問題。正因如此,小町給了比企谷一個藉口,就是「小町很喜歡雪乃姐姐和結衣姐姐,希望可以守住這個社團」。

受到小町的推動,比企谷才鼓起勇氣前進,召集所有願意幫助他的人,展開遊說一色選學生會長從而保住侍奉部的計畫。雖然這個方法並不能真正解決侍奉部的問題,三個人的心仍然齟齬不合,但已經算前進了一大步。在這件事情上,小町沒有辦法提供實際的解決方案,小町並非為哥哥出謀獻策的軍師,只是在背後默默支持他的妹妹罷了。

很想要當嫂子的小町

我想說起小町,相信大家印象最深的都是小町給哥哥送助攻。例如之前跟雪之下出去買由比濱的生日禮物,原本三人行,小町自己一個跑掉讓哥哥和雪乃姐姐獨處;另一次是由比濱邀請小町和哥哥去煙花晚會,小町假裝有事婉拒,讓比企谷和由比濱兩人出去;還有一次是新年的時候,瞞著比企谷把雪之下和由比濱約出來。其實小町其中一個最擔心哥哥的地方是,他能不能找到一個好姑娘肯要他。但正如平塚老師安慰比企谷:「比企谷,你用不著沮喪,有句俗話說『再苦的菜也有蟲喜歡』。」,比企谷還是有人接納的。

說起小町想要嫂子,BD BOX的特典小說《無論何時比企谷小町都會一直想要嫂子》和《即便如此,比企谷小町仍不會放棄姐姐》兩個短篇也非常有意思。小町列舉了好多張牌:雪乃、陽乃、沙希、留美、平塚老師、結衣,甚至是三浦、海老名跟……戶部(居然不是戶塚)……這種一本正經地聊著廢話,輕鬆打鬧的風格實在是相當有趣。

根據小町的分析,雪乃做嫂子的好處是雪乃的能力很高,這樣哥哥就能圓夢當一個家庭主夫,搞不好還能連小町一起養。很可惜,這是不可能的,真相是比企谷會被雪媽和陽乃折騰至死,其實故事後期比企谷已經放棄當家庭主夫了。

至於當小町問到由比濱的時候,比企谷的回答如下:「這你就錯了哦,由比濱無論和誰結婚,都會是位好妻子的。沒有必要把對象限制在我身上。因此目前假設條件下的提案沒有討論價值。好,論破。」恩,說得真好。比企谷真喜歡這套說法,別人跟他說他很喜歡巡學姐(小說第14卷)和由比濱媽媽(短篇集2 Onparade中由渡航親自執筆的短篇《果然只要有妹妹就好了。》)的時候,他也是用這類回答。

小町居然還提到了留美。如果是留美留美的話,太危險了,這不就變成長谷川昂的名言「小學生真是太棒了!」了嗎(FBI正要過來)?不過還好比企谷只是想跟留美留美進行偶像活動,如他本人所言:「留美留美啊,嘛,她是我的偶像……所以比起這種對象,該說是更想要和她一起進行熱情的偶像活動麼……我純粹只想為她加油」然後小町沒有提到巡學姐單純是因為不認識她,不然的話應該會提到她吧!巡學姐真是超可愛der~

▎小町和一色有甚麼相似之處?

有一次大志問比企谷一色到底是甚麼樣的女生,比企谷的回答是:「想像一下既不可愛又不討人喜歡的小町,便八九不離十。」而比企谷對於一色的評價是:「她有鬼靈精的一面,懂得利用自己的天真,也懂得如何抓住異性的心。這是我的妹妹比企谷小町也具備的特質。但是一色可愛和討人喜歡的程度不夠,結果變成一點也不可愛的小町。

由此可見,一色和小町確實是有相似之處,特別是她們耍小聰明、裝可愛的部分。但我覺得一色跟小町的差別在於,一色(小說第8卷之前)顯得比較刻意,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一色是刻意表現出這種形象吸引男人注意,給人感覺很假。至於一色的性格之所以會這樣的原因,如上次分析一色的文章所述,她相當沉醉於青春的浮華當中。
小町和一色不一樣的地方是,小町雖然有很多朋友,也很擅長交際,但她自己一個人也能過得好好的,可以說是同時具備了獨行俠與現實充的優點。換句話說,小町沒有一色那麼重虛榮心,也不會刻意假扮成某種形象,那麼機靈又淘氣的小町只是在做自己,那就是毫無粉飾,真實的小町。

所以當一色在比企谷面前卸下形象面具,表現出真實的一面,我們就會發現一色和小町雖然還是略有不同,但有相似之處。不同之處是一色對比企谷所表現出的是一種惡作劇的態度,小町則是無時無刻展現出自己淘氣的一面,並繞圈子強調自己是個乖寶寶的可愛一面,但是從而表現出小心機(並非惡意)這一點來看是殊途同歸的。其實小說6.5卷的時候,小町特地裝可愛地說自己:「小惡魔也不錯」,我覺得渡航是想在這裡預告,一個跟小町同樣有「小惡魔」特質的學妹系人物即將登場。

同時亦是因為一色和小町有所相似,比企谷和一色相處的時候總是有種親近感,也相處得很自然。面對一色,比企谷就跟與自己妹妹相處時一樣拿對方沒轍,如比企谷的自白:「一色很清楚該如何使喚我,跟吾妹小町同樣拿手。我想這點小事她不會不懂。我可是公認對妹妹跟學妹沒轍的人。如果她認真拜托我,就算嘴巴上抱怨不停,我最後還是會幫忙。

所以我的結論是,一色跟小町本來就很像,以致後來才會這麼臭味相投。話說大家知道為甚麼一色稱呼小町為「小米」嗎?來源於小說11卷,一色在巧克力活動第一次見小町,她聽到小町的當下馬上想起一種叫做「秋田小町」的日本米,其實秋田小町還有萌化形象,《農林》裡面也出現過。

▎總結

人對自己的認識是由過去的點點滴滴累積而成的,小町也不例外。在成長的過程中,小町不斷尋找與哥哥和這個世界相處的方法。經過十五年的朝夕相對,小町已經對哥哥的性格瞭若指掌,不僅能理解他為人詬病的扭曲個性,更知道他鮮為人知的優點。

比企谷在小說第8卷找小町之前,曾經心想家人是他唯一能夠無條件依賴的人,這種無條件依賴可以用人本心理學家卡爾‧羅哲斯(Carl Rogers)的無條件正向關懷(Unconditional Positive Regrad)解釋。羅哲斯認為有條件的正向關懷(conditionalPositive Regrad)會讓一個人基於個人經驗的成長狹窄化,只重視如何滿足那些條件卻忽略了其他與身心成長有關聯的價值,相反,比企谷小町給予比企谷八幡的這種無條件的關懷,無疑是支撐他生活,協助他成長的重要一環。

如果兄弟姐妹可以選,那怕要課金一定都很多人搶著付錢,很遺憾這是不可能的。雖然比企谷八幡作為一個哥哥想必是是下下籤,但綜觀整部《果青》,小町還是非常喜歡這位「垃圾哥哥(ごみちゃん)」。

不是接下來的一年,而是一生哦……所以,要一直讓我看到帥氣的地方啊!」——比企谷小町

—————————————————————————————————————

這篇讀後感會在Penana會在同步更新。
另外我平常也有寫其它動漫輕小說評論,有興趣關注我的臉書
1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232 筆精華,09/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