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k

RE:【完結心得】那抹青藍不會退色——談《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

樓主 睽違千年的萌狼 gdfate
GP13 BP-
※原文刊載於https://reurl.cc/A8d50j

葉山隼人喜歡陽乃還是雪乃?現實充人氣王有甚麼煩惱,
《人間失格》能為他背書嗎?

葉山隼人是《果青》裡面頭號現實充的代表,正如先前提及過,在日本校園階級中分為一軍、二軍、三軍甚至在此之下誰都可以任意欺負的人群。葉山則是一軍當中的領軍,也是所有人眼中的完美超人,文武雙全,學年永遠僅次於雪之下,同時又是足球部的部長,英俊爽颯,活潑開朗,對每一個人都很好,受眾人所依賴,同時也很受女生歡迎。他的雙親一個是律師,一個是醫生,都是大眾眼中的成功人士。如果要說誰才是立於比企谷開頭作文中所提及青春的巔峰,想必是大部分人都會認同那個人就是葉山,正因如此葉山與比企谷可以說是青春的一體兩面,一個沐浴在青春的春光明媚,一個卻委身於陰影之下,一個是光屬性聖騎士,一個是暗屬性的遊俠。

在現實生活中,很多人外表是那麼一回事,但內在卻完全不一樣。表面上沒有主見,沉默寡言的人內心世界也許有千言萬語,有很多話只是不會在別人面前說出來;相反,平日自信滿滿談笑自若的人,喜歡誇耀自己能力或成就的人,也許是為了掩飾內心的自卑。表面的事物往往與內在大相逕庭。事實上,葉山也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懦弱及醜陋一面。

其實葉山無數次都在比企谷面前表現出軟弱,或著不知所措的一面。因為葉山必須是完美的葉山,他人給予他過度的期望,對他來說反而成為某種枷鎖。例如第六卷的時候,葉山在天台上找到比企谷和相模南,身為完美化身的他用自己的方法勸導相模前去完成典禮。葉山不可能會想出比企谷那種道破真相抨擊相模南的手段,因為他不容得他人在他面前受到傷害,也容不得傷害他人的人。葉山這一種完美,某程度上是矛盾的,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你無法取悅所有人,無法所有事情都做得面面俱全,在留美的事件上,這件事就得到了印證。

葉山喜歡的人是誰?真的是陽乃嗎?

小說第四卷在山間學校千葉村,比企谷、戶塚、戶部和葉山睡同一間房間,戶部曾經主動談起大家喜歡的對象,葉山的回答是「第一個字母是Y的人」。這句話的重要之處在於給我們透露了兩個訊息:第一,葉山有喜歡的人。葉山有喜歡的人這點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個消息給了我們一種「葉山喜歡某個女生這件事會不會對劇情有某種重大意義」的想像,此外,這本身是一種排除法,透過展示出他喜歡某人的訊息,限制並形塑出讀者對葉山內心世界的想像(如果小說將這個訊息抽除,讀者對於葉山解讀的範圍便更大,說不定還有人會解讀成葉山對情愛沒有興趣的成功現實充);第二,「第一個字母是Y」雖然縮小了範圍,卻也可以指涉很多人,例如「雪之下雪乃Yukinoshita Yukino、「由比濱結衣Yuigahama Yui」、「優美子Yumiko」、「雪之下陽乃Yukinoshita Haruno」。由於由比濱跟優美子基本上都因為證據缺失而說不通,很多人都猜測那個「Y」是陽乃(甚至連百科都這麼寫),但小說十三卷卻給了我們一個明確的解答:

非也,葉山喜歡的對象是雪乃。

如果單純講葉山對無法幫助雪乃一事長年內疚,並不足以直接證明他喜歡雪乃,小說第十三卷的第五個Interlude才是最有力的直接證據。葉山獨白:「我終究沒能得到贖罪的機會。因此,我推給了他。至少,要讓他們──啊啊,打從心底感到嫉妒。不能沒有彼此的存在若能一同墮入地獄,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葉山忌妒比企谷,因為自己已經失去了拯救某樣破碎之物,得到救贖的機會,這個機會屬於比企谷(文末詳談)。而這裡「不能沒有彼此的存在」,按前文後理來說是雪乃與比企谷,如果說成是陽乃那整個脈絡說不通。

當然最具玩味的是第十三卷的Interlude中,葉山最後那一句:「假如,那時有盡全力幫助她(雪乃)。這樣的話……您會原諒我嗎」這個「您」到底指向誰呢?他最終到底在尋求誰的原諒呢?如果是堅持葉山喜歡陽乃的論述者,應該會認為「您」指的是陽乃,但事實上在這篇Interlude中,葉山在內心獨白中將陽乃和雪乃都稱為「她」。

事實上將「您」的對象說成是陽乃,與葉山喜歡雪乃也不矛盾。「您會原諒我嗎?」對應的是上面的一句「她(陽乃)撐著臉頰,用泛著水光的雙眼抬頭看我,抹上淡紅色口紅的嘴唇,勾勒出撩人的笑容。這是,詛咒。」而葉山尋求原諒的對象是一個可以「看透他的罪孽」的人,而這個人剛好是陽乃。

葉山喜歡陽乃還是雪乃重要嗎?重要,這對於我們解析葉山的心路歷程有積極意義。小學與雪乃同班的葉山,對於無法幫助雪乃這件事仍然愧疚至今。當我們理解了葉山對雪乃的感情,我們就更能理解比企谷拯救葉山自己無法拯救的人和事物,直到後期幫助他無法幫助的雪乃時,葉山那種複雜的心境,詳情留待後面再說。

葉山與《人間失格》有甚麼關係?《人間失格》能為葉山背書嗎?

簡單來說,葉山從《人間失格》中看到了自己,但不論是《人間失格》還是他寄託了無數期望的比企谷,最終都無法完全解釋葉山。正因為相似,兩者所顯現出的不同之處才更顯得突兀。

小說第十卷模仿太宰治的《人間失格》,寫出三個手札。網路上有人認為三個手札分別出自比企谷、葉山和陽乃,有人認為這三大手札均出自葉山。個人反覆閱讀,認定這三個手札均出自葉山的自白。我可以肯定第二手札與第三手札均出自葉山,而由於小說章節大多是平衡的,要嘛三篇均出自同一個人,要嘛三篇出自不同人,由此推斷第一手札也是葉山的獨白。

先介紹一下《人間失格》,人間失格大致講述主角大庭葉藏從小就極度害怕人類,並作為人而感到羞恥。他面對這種恐懼的方法就是扮小丑引人發笑,儘管他遭到女傭強暴,他也不忘掛著那虛偽的笑容。中學的時候他憑著自己的搞笑功力,逗得班上的人笑得合不攏嘴,但是有一個叫做竹一的人看穿了他的本質,竹一的兩項預言,「女人會迷上你」與「成為偉大的畫家」成為了伴隨大庭葉藏一生的魔咒。由於小說後續內容與本次主題無關,就不多贅述了。

另外一本出現在這三個手札的書是同樣由太宰治所寫的《奔跑吧!美樂斯》,講述某個地方有個因為不信任他人而隨意殺人的國王。美樂斯奔赴此地和國王打賭「人是可以信任的」,叫國王讓他離開三天,向國王保證三天後必定會回來受死,並留下美樂斯的朋友牧羊人作為人質。如果三天後美樂斯無法歸來,牧羊人就要代替美樂斯受死。最終,美樂斯在回程途中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準時趕到,牧羊人說自己曾經壞一過美樂斯一次,只有一次。最終國王打賭輸了,他終於看到人信任的光輝,並放了兩人。

葉山與大庭葉藏最相似的地方在於帶著小丑的面具這一點,雖然葉山並沒有像葉藏走搞笑路線,用搞笑來成為眾人心中的寵兒,但是他們同樣善於偽裝,將自己黑暗的情緒藏起來,用他人期望的面貌示人,並為了迎合他人而努力。

第一手札名為「說不定,那獨白不屬於任何人」,何以得其名?雖然這篇章中隱約有透露自己的本性與人間失格相似,但始終沒有具體講過是哪一方面相似。光看第一章,我們不一定會猜到這是葉山的獨白,甚至將其當成比企谷的獨白也沒有違和感。《人間失格》裡面的人物有許多特質,我們從故事的每個人身上多多少少都能找到一些共鳴,但《人間失格》本身卻又不能代表任何個體的存在。正因為這篇章節似乎可以套用在很多人身上,所以是「不屬於任何的人的獨白」。

第二手中,葉山說自己將《人間失格》和《奔跑吧!美樂斯》反覆讀了很多遍,發現裡面的人物雖然與自己有相似之處,卻無法完全詮釋自己,他甚至為了自己居然自私到拿文學作品為自己背書而感到慚愧。葉山確實不是葉藏,雖然兩者同樣迎合周遭,在葉山顯然並不同於葉藏那種對於人的過敏與極端的恐懼。葉山說:「自己曾經期待,期待如果是這本書,或是對邪惡特別敏銳的那個人(比企谷),說不定有機會發現、看穿這樣的自己。」但不論是比企谷還是那本書,都無法詮釋葉山。葉山以前之所以對比企谷說:「我並不是你想像中的這麼好。」,也包含希望被比企谷看穿的這層意義。

第二手札名為「又或者,那獨白屬於每一個人」,何以得其名?葉山開始告訴各位其實自己比《人間失格》中的人物更加渺小、更加懦弱、更加低俗。連太宰治也不屑一顧、微不足道的問題,都長期困擾著他。事實上一直困擾著葉山的問題是,他因為無法拯救雪乃愧疚至今,他希望拯救身邊所有人的同時,自己的罪孽能夠得到赦免。他很期待這本書,或者比企谷能夠看穿他的惡質。之所以叫做「屬於每一個人的獨白」,是因為渴望被他人看穿——那一種心之牆壁被打破後,赤裸裸地展露在外的真物——想必是每一個人的願望,尤其是葉山這種自認罪業深重的人,更希望透過被他人看透來放下某種重負,所以葉山才會說:「可是,對方都已經站在這麼近的距離觀察,甚至早已看穿其他種種一切,偏偏就是獨漏掉我。跟責備和蔑視相比,這樣的對待更讓我煎熬。」從第一卷到第十卷,比企谷與他交手過這麼多次,他看穿了這麼多其他人的行為動機卻唯獨沒有察覺葉山的想法,這讓急於贖罪並得到解脫的他感到痛苦。

下面這一段取自第三手札

可每次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總有一個聲音閃過腦海。我被人信賴著,我被人信賴著。對我來說,這一句話就是惡魔在我耳邊的低語。一味聽信於甜美的辭藻,不知不覺中已經讓我變成了一直在咆哮著『不能辜負他人』的信賴的怪物。正因為註意到了這自己的惡劣性質,才會拼命地想要掩飾自己。而這些掩蓋和偽裝的成果不斷在他人眼底倒映成了真實的印象,不久就固化成了他們自以當然的,他們眼中的真實的姿態。

由於台版的翻譯有點不知所云(翻譯很辛苦可以諒解),所以我選用了別的版本。這一段話很好地詮釋了葉山的心態,「我被人信賴著,我被人信賴著」這種甜蜜的話語不段誘惑著葉山,讓他不能夠辜負他人,而「滿足所有人期望」的這一掩飾與偽裝,漸漸成為他人眼中真實的自己。

第三手札中,葉山口中邪智暴虐的君王(《奔跑吧!美樂斯》的國王)代表的是陽乃,那句「直到現在,邪智暴虐的君王,仍舊不相信『信實』的存在吧。不論是親身嘗試,或者親眼見證事實,他仍然不會相信。因此,他才想要深入內部,再試一次、破壞一次看看。」可以證實這點。葉山曾經說過對於喜歡的事物,陽乃會將其傷害到別人無法破壞,陽乃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她如同《奔跑吧!美樂斯》中的國王,見證真實的東西,就如那句:「信實,或是真實,原來不是空虛的妄想。

第三手札名為「若是如此,那篇獨白又屬於誰?」,何以得其名?葉山在第三手札質問「三天內閃過那麼一次懷疑的念頭,便得挨一拳做為代價,真正應該挨拳的又是誰呢?」雖然世界上表面風平浪靜,大家開開心心地嘻笑打鬧,但其實水底一直都暗流湧動。也許不論是比企谷、陽乃還是自己,甚至所有人都無法不去懷疑他人,懷疑「信實」的存在,要是如此,說不定大家都是該挨拳頭的對象。又或著說,葉山必須成為他人期望的王者,但同時又對於自己並非真誠可信之人感到羞愧,這種醜陋地不斷粉飾太平的自己會不會才是該挨拳頭的人呢?「若是如此,那篇獨白又屬於誰?」,這就是葉山發自靈魂的質問。

為甚麼葉山如此執著於比企谷?

正如前面所說,葉山覺得比企谷與自己有相似之處,特別是對於邪惡的敏銳度,或著以已經失去某些東西的前提下去守護。他們至少都面對過相似的問題,知道人心的可怕,葉山與比企谷的每一次交鋒都是處於對立面。葉山甚至很羨慕比企谷,因為被他人戲稱為「比企鵝」,不被任何人期待的比企谷,可以用他異於常人的思考突破盲點,解決他身為完美超人無法解決的問題。

第一次交鋒只是比企谷小試牛刀,戶部、大和、大岡三人均被謠言中傷,比企谷觀察過他們的人際關係後,一刀見血指出他們很可能是為了爭奪與葉山同組的機會才這麼做,犯人很可能是他們其中一人,於是提出葉山不與他們任何一個人一組的解決方法。雖然算不上大事,葉山估計已經感覺出比企谷那異於常人的特質。留美事件才是真正的正邪激烈較量,留美事件的結果,上次講留美的時候已經說過了,之後相模南的事,戶部的事情。比企谷總是用扭曲的方式,以別人或著自己會受傷的方法達成任務。

小說第七卷,葉山表面上和戶部一起拜託侍奉部,在戶部告白的過程中提出援助,暗地卻處處阻撓,因為葉山也很清楚,海老名不希望戶部告白,如果戶部向她告白,那他們之間的人際關係一定會遭到破壞。那怕是虛假的,他們也希望維持現狀。比企谷最終的解決方案叫人印象深刻,他搶在戶部之前向海老名告白,好讓她可以一口氣拒絕所有交往者。比企谷確實守住了葉山一行人的人際關係,但自我傷害的方法卻也傷害了所有重視自己的人。葉山用憐憫的眼神望向比企谷讓比企谷無比惱火,但是雖然葉山反覆向比企谷強調:「你的做法是錯的。」,但他無法不承認比企谷確實解決了自己無法解決的問題。

加上陽乃也十分在意比企谷,那個對於世俗之人都不感興趣,有著一雙彷彿能看穿人心的雙眼的大姐姐,居然會在意他,這也是讓葉山在意比企谷的原因。不知不覺,葉山也對比企谷產生了某種寄望,希望他能如同《人間失格》中竹一看透葉藏那樣看透他,希望他能解決那讓他悔恨不已的事情(下章節詳談)。然而葉山與比企谷始終是不同的人,他們的關係也許又有點像崛木與葉藏,彼此輕視又不得不互相往來。

回到第十卷第二手札。照道理陽乃多多少少已經看透了葉山,為何葉山仍然尋求被比企谷的看穿呢?因為比企谷表面上與葉山南轅北轍,但葉山總覺得比企谷其實有某些與自己相似的特質,而因為相似卻又不同,這才更讓他難受,正如渡航在外傳小說n的後記中對葉山和比企谷兩人的評價:「雖然完全不同的部分也很顯眼,但是也有非常相似的部分。正是因為如此,類似的部分和不同的部分他們才無法互相接受。

▎現實充人氣王有甚麼煩惱?葉山寄託於比企谷的又是甚麼?

我們大致還原一下葉山和雪乃小學時的經歷。第一卷雪乃透露自己小學時,室內鞋被藏了快六十次。第四卷我們得知葉山當時與雪乃同一間學校,葉山也嘗試用幫助留美的方法——主動介入,邀請雙方好好溝通,大家手牽手做好朋友——幫助雪乃,結果可想而知失敗了。第十卷第六章,陽乃看見總武高中有人在傳雪乃和葉山的傳言,掃興地說:「真是的~我還以為有什麼大消息……這不是老早以前就遇過了嗎?」因此,我猜測是因為葉山熱心地幫助雪乃的關係,結果導致葉山與雪乃傳出緋聞,反而對雪乃造成更大的傷害,恐怕也讓她被欺凌的情況變得更變本加厲。
自此以後,葉山便自認為罪人。綜觀整個《果青》,葉山之所以執著於拯救,執著於討好所有人,很大方面是因為葉山認為雪乃遭受到所有的傷害,都是自己的責任,他無法坐視身邊的人在他眼前受傷,更無法原諒自己。如何讓所有人都能滿意?如何得到大家都會幸福的結果?如何挽回被自己破壞的事物?這些煩惱長年以來困擾著葉山,讓他無法前進,不停回首。

自從見識過比企谷那一於常人的特質,葉山便將自己的贖罪投射到比企谷身上。他深知以自己的能力無法拯救某些破碎的事物,但是如果是比企谷的話,說不定他有甚麼方法,所以他對比企谷說出那一句:「你應該看清楚自己的價值……不只是你,其他人也一樣。」但是,葉山這一種強行投射到比企谷身上的期許,與眾人投放在葉山身上的期望會不會是相同的東西呢?

葉山、比企谷、折本和仲町的四人聚會中,最終以葉山幫助比企谷辯護,罵跑兩名女生作結尾,當時葉山質問比企谷:「你……你拯救其他人,不正是因為希望其他人也來拯救你?」這句話正正映照著葉山的內心,他同樣渴望自己透過贖罪來得到拯救,或著如同他的希冀,比企谷會作為英雄,連同自己的罪孽一同背負並拯救所有人。但是,葉山的舉動徹底惹惱了比企谷,比企谷不希望被由比濱和雪乃看見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更重要的是他極度厭惡葉山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可憐他,同情他,如同比企谷的自白:「我不容許別人稱自己的做法是自我犧牲。我僅用極少數的牌達到效率極大化,發揮最大的價值,何來犧牲之有?這是最不堪的屈辱,對拚命努力生存的人之嚴重冒瀆。誰想為了你們犧牲自己?少在那邊自以為是。」所以渡航才會在外傳小說e卷告訴我們:「八幡不是人們想象中的大無畏的犧牲者、奉獻者。對他不喜歡的事,他是個簡單又憤世嫉俗的人。

在小說第十三卷裡面那個略帶寒意的夜晚的涼亭中,葉山將自己的後悔如實相告,比企谷聽完之後緩緩道出自己即將證明的事物,向葉山保證:「那家伙不需要幫助。就算這樣,我還是想幫她……既然如此,就不是共依存。只要能證明這點就好。」最終拯救雪乃的人一如葉山先前的寄望,是比企谷,對方甚至搬出了「男人的堅持」這種漫天大謊。

直到最後,葉山仍然後悔。小說十三卷的Interlude中,葉山用:「不能沒有彼此的存在若能一同墮入地獄,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來形容比企谷與雪乃,並表示自己對此無比忌妒。這裡再度呼應小說第十卷第三手札那句:「真正應該挨拳的又是誰呢?」,或許葉山最終還是深信該挨拳頭的人是自己。

比起追求真物的比企谷,對於葉山來說說不定贗品也無所謂。與渴望撕破假象的陽乃不同,共同度過的快樂時光,沒有人受到傷害的世界,用時間與謊言撫平傷痛,如果這是偽物,葉山也不願否認其的意義,宛若葉山的自白:「即使是贗品,只要是獨一無二的扭曲贗品,便沒有任何人有資格稱之為偽物。倘若我獲得了它,肯定能為這扭曲的形狀命名。

—————————————————————————————————————

這篇讀後感會在Penana會在同步更新。
另外我平常也有寫其它動漫輕小說評論,有興趣關注我的臉書
1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232 筆精華,09/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