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251

RE:【心得】談談自己對果青的一些缺點及需要感善的方向

樓主 achaster achaster
GP7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Side個人還沒讀過,不多作評論,搞不好真的很屎也說不定。

先就樓主所謂「雙標」的情形替這部作品稍微辯護一下。

綜觀整部作品,確實能明顯發現比企谷在各卷中的價值觀與行為十分衝突,但我並不認為是作者亂寫,造成這種差異的原因其實還蠻簡單的:比企谷本人變了。

前期的比企谷算是十分典型的邊緣人性格,自小以來未曾真正地接觸過人際關係,以完全旁觀者的身份望著處於人際關係中的人們,雖然能理解卻無法體會,自然會產生些偏激扭曲的思想:無論是對於溫柔的藐視,或是對孤獨的推崇,雖然這些看法在一定程度上確實是對的,但大抵而言也僅是邊緣人的過度解讀與自卑反作用罷了;而隨著比企谷本人逐漸陷入名為侍奉社的人際關係當中,他對於人際關係的看待自然產生了新的一層理解,也開始感受到這份關係的本質,以及他在這段關係中究竟是在尋求什麼。

        比企谷變了。他看見了更多,無論是對於別人還是自己,他當然變了。從第一卷讀到十四卷,讀者確實地能感受到比企谷的獨白中逐漸產生的變化。

當然,這和作品本身的風格演變也十分俱有關聯性,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總之,我並不認為這是人物塑造上的失敗,而是人物刻劃上的成果。你當然可以說渡航並未對這方面有多少描述,畢竟這也只是我身為一名讀者自己所產生的解讀罷了。

        說到解讀,我對於八雪結局的解讀也與樓主不太一樣。

        樓主將「比企谷與雪之下的關係是共依存,比企谷應當讓雪之下獨立」視為一論述,並依支持論述與反對論述作為解讀八雪結局的兩種角度。然而,我並不認為比企谷僅是單純地反對了陽乃的論述。

        以下節錄自十四卷中平塚與比企谷的對話:

「別用共依存這麽簡單的辭彙概括。」
平冢老師伸出手,輕輕摟住我的肩膀。她手上的香煙味,我肯定無法忘懷。
「也許你接受了她的說法。不過,別用借來的話扭曲其他人的心情,別用簡單的記號解釋那份心情。」
她盯著我的眼睛,溫柔詢問。
「你的心情,是能一語帶過的嗎?」
「……怎麽可能。要是別人用一句話就想解釋,我可受不了。再說,那不是能用話語傳達的東西。」
即使是現在,我仍然無法徹底表達自己的思緒、思考,以及感情。說出口的話若沒有意義,便與吠叫無異。我只是在吠叫著,別把單一的感情套在自己身上,龇牙咧嘴地大吼,這樣怎麽可能傳達。同一時間,卻又夾著尾巴表示,無法傳達也無所謂。
在一片焦躁中,我不禁握緊手中的咖啡罐。
不過,老師放開我的肩膀後,滿意地點頭。
「你心中自有答案,只是不知道如何得出,才想用簡單的話語說服自己,套用在自己身上了事。」
或許吧。我依賴著最能簡單表現自己的感情,將好惡愛憎統統包含的「共依存」一詞。一旦用它來解釋,便不必思考其他事。這僅僅是停止思考,逃避現實。

共依存確實是八雪關係本質上的一種解讀方法,但並非全部:共鳴、熟稔、憐憫、尊敬、嫉妒,以及在這之上之外的各種感情,並非僅是戀情,也並非僅是共依存。

在真正了解自己的真心後,比企谷依然決定向雪之下伸手:哪怕這份關係是共依存,哪怕這份願望是扭曲而錯誤的,比企谷依然想要追求。正如同那句告白的意義:

「……所以,把扭曲你人生的權力交給我。」

要簡單表達我理解中的八雪結局的話,應該就是「我就共依存.jpg」吧。這部份當然有更多前因後果可以討論,不過簡而言之大概就是這樣吧。

真物究竟是什麼?那不過是比企谷在第九卷瞎掰出來的詞彙,用來表達他所渴望卻又不知名狀之物罷了。從第九卷至十四卷以來,真物一直沒有明確或連貫的定義,我也不認為這是什麼問題:如同前面所言
,比企谷一直都在改變,真物亦然如此。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232 筆精華,09/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