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872

【心得】PSYCHO-PASS 12~16(第二季)目前觀感

樓主 藍光,修業中 comet1224
GP45 BP-




PP第二季對我而言真的非常震撼。
雖說看虛淵的劇本本來就要有這樣的覺悟……
(如果現在的世界真的是像厚生省一樣,由巫女系統全盤掌握的話,我敢說虛淵自己就是第一個去接受治療的|||)
從第二季開始,這部也奠定在我心中的神作地位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護航,但是PP真的沒有吐槽的價值(就連吐小朱為什麼可以背刺槙(ㄉ一ㄢ)島都沒價值)
虛淵寫這個劇本,其實是給大家一個開端,就像槙島聯絡各式各樣的人,給他們會用到的工具一樣,這部動畫最主要是要讓人思考。
也因為這部動畫是這樣的性質,它的發想已經遠遠超越影集,甚至比太多電影要來得更有價值,所以看起來真的很累。
大家都可以看,但是看這部動畫的時候,可以跟著一起思考會更好,沒有思考就沒有意義。

從第二季開始,花了很大的篇幅在helmet(ヘルメト)的部分,一集接著一集非常精采。
雖然有的時候節奏顯得有點奇怪(輕重不一),但是通常輕緩下來的節奏(例如宜野座跟把拔談心那段)會被緊接的事件抹殺(下一集馬上就有人吞剪刀),所以看這部可以常保頭腦靈活,大概跟打麻將的效用相同。
這部的製作經費必然相當龐大,撇除有時候的作畫崩壞(K的作畫崩壞就明顯比PP少些,但我還是喜歡PP太多)
雖然從秋番那時3D就用得很多(這部完全是未來風),但是這次冬番一開始,3D畫面更加華麗鋪張了。


大家應該都習慣槙島利用完一個人就丟。
槙島很孤獨,天才總是孤傲,很少會有人理解他到底想幹麻。哲學這種東西,就跟文學一樣,比較少人在品味。
儘管如此,他還是想要同伴,可以一起追尋哲學、一起思考意義的同伴。

當然也可以說,他是為了打發無聊、為了解悶,才會先是鎖定慎也,再觀察慎也,放過慎也,又大剌剌給了慎也當面對決的機會。
槙島作為慎也最大的敵人,一直以來都在引誘慎也加入他,因為他知道慎也跟他有一樣的問題:對巫女系統的省思。
所以在他透過犯罪解謎的過程,他讓慎也全程參與,讓慎也跟著他一起思考,同時相信慎也跟他一樣聰明,絕對能理解這個社會的弊病。

慎也想思考出巫女系統的本質,是為了他心目中的正義;
槙島想追尋,則是跟想殺人就殺人一樣(「沒有出什麼大事,只是人殺人而已」),沒有為什麼。
要是以後慎也加入槙島那一方,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還滿怕朱跟宜野座後來也變成執行官)

以往各式各樣的人跟他合作以後,所帶給槙島的回答都不是他想要的。
例如王陵璃華子看似是為了藝術,為了追尋父親的影子,其實只是普通的殘虐心,並沒有在殺人的過程中思考到生命的意義,可以說她很膚淺;
(先前拿獵槍追慎也的那個人造人,則是把自己當成精英,因而覺得自己該跟同樣是精英的槙島來往,結果就是槙島完全看不上他)

反而是這次的黑客先生崔求成和他確實有相同的問題--為什麼我們的人生要被巫女系統掌握?
所以他們一起追求同樣的答案。
(崔求成:「那些服從巫女系統的人就跟蟲子一樣,他們的腦袋才有問題吧?」
跟槙島的想法差不多,覺得社會的常態是病態,所以想讓這個世界「底朝天」完全顛覆過來,才能恢復人類的本質。)

每一次的事件,槙島都有計畫性地一步一步拉近他對問題的核心。
解決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要看見巫女系統到底是什麼東西,進而摧毀巫女系統。
先前有人提到「PP健康的都是人造人,不健康的都是天然人類」這一點雖然有點荒謬,但似乎不失為對巫女系統微妙的懷疑點。
這個推論已經有點接近--PP健康的人,都是被巫女系統,甚至被整個社會「型塑」出來,而非出於人自身的本心。


人對美的觀念,例如要很瘦,要有怎樣的臉型,怎樣的眼睛,都是社會給出來的「整體價值」,而非個別。
但人是有個別差異性的動物。每個人對美本來就有不同的定義,幹麻社會大眾普遍設下的價值一定非得是我對美的價值不可?
人對美本來就有天生的追求,但是,像紙片人一樣才能當模特兒,完全是社會壓力。我們沒必要每個人都去追求這種「大眾美」。

把美這個詞換成PP吧(在PP的世界裡也的確已經以此作為美的定義,朱就是所謂的「心靈美人」)
每個人的心理本來就會有不同的狀態,強制每個人的心理狀態都一樣,那乾脆大家都想一樣的事情就好了。

為了維護心理健康把霸凌當作可以容許的事情。
巫女系統沒有被加入這個條件「霸凌會讓PP變混濁」而是視為「霸凌=合法精神維護」;
人們也覺得「合法精神維護」不是不好的事情,可以讓我們的心理壓力減少耶。
這種東西開始被視為維護社會整體的普遍價值,「看起來」好合理喔,維護心理健康「本來」就是對的啊~

霸凌持續下去,每個人都體會到被霸凌的滋味。
但是霸凌這件事情大家都覺得是對的,沒有人覺得是錯的,就算我們覺得不舒服也不可以起來反抗,我們被霸凌絕對是活該。

就像我不喜歡巫女系統不知道根據什麼屁蛋才把我們分配到什麼鬼鳥毛工作,擅自決定我們的未來,但是大家都覺得巫女系統是對的,我也要覺得是對的。
如果我討厭巫女系統,我就會走在路上被抓起來;
如果我定期PP檢測出問題,同學們會排擠我、霸凌我更嚴重,爸媽也會覺得我有病。
反正起來反抗或心生質疑的人都被抓去心理治療,不會再被放出來,大多數人都幸福快樂的假象社會就一直持續下去。


目前知道的免罪體質者,除了以前標本事件的兇手那個帥哥老師(噴)以外,還有槙島。
據我的推斷,常守朱也是免罪體質者。免罪體質者跟生出來的身分(人造人?天然人?)無關,而是心態問題。
大叔有提到常守朱認同這個世界,作風積極;他自己則是在不再懷疑現實以後,PP就穩定下來。

穩定PP有一定的方法,隨波逐流、不加思索是一;認真生活、向著標竿直跑是一。
慎也是後者,但是他在作監視官工作的時候,對社會常軌產生太多懷疑,
看到佐佐山死掉的時候,終於成為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才會變成潛在罪犯。

槙島就算是在殺美雪的時候,也沒有抱著「犯罪」的心態。
與此相關,有一個微妙的流言,就是當helmet在城市內流行起來的時候,民眾說「只要是正當防衛,就算殺了罪犯,PP也不會混濁,反而會變清澈」;
(↑以上流言有85%以上的機率是崔求成先生散佈,大家不要相信,請好好保養自己的PP ^_^ 厚生省關心您)
民眾覺得自己不是在犯罪喔,只是在正當防衛,當然PP不會混濁;
但是民眾用正當防衛作理由,開始逞兇殺人,發洩自己的怒氣與嗜殺慾,明知這是不對的還心虛地問「欸我這樣算正當防衛吧?」這種暴民PP就會混濁。

被槌子活活打死的那個女孩子被打的時候,「心理壓力驟升」,公安機器人前來要求她就醫,這是因為心理壓力跟PP有極大的關聯。
心理壓力高,犯罪係數會跟著升高,最後就是成為潛在罪犯。
因此,「犯罪係數」極有可能是一個人對犯罪的自覺:
這個人意識到這件事不對,確實在傷害人,或是這件事不符合常理、不該發生,進而壓迫到心理,產生壓力;
或是開始對許多事物有異於常人的認知,甚至迷失認知,PP就會出現問題。

報仇的時候,覺得這個女人真是該殺,殺了活該,算不算犯罪?
算,因為對一個人有報仇心,就是想傷害對方,要對方好看,PP一定會混濁。

一個人就算沒有犯罪,只要目睹了犯罪,心態與平時有所違背,開始對人生方向以及現實產生遲疑,甚至絕望,犯罪係數就會升高,這是因為心理壓力過大,精神無法負荷。
一個人無法好好控制他的精神,或是覺得錯的事情是對的(當然對錯的標準全在於巫女系統),就是PP高的證明,必須送醫接受精神治療。

目標堅定、生活態度積極、對人生有所追尋的人(例如朱)的PP就不容易混濁;
相較之下,秀星無法服從巫女系統的判定,心生反抗甚至頹廢(這個城市死多少人我都不管),
或是彌生對巫女系統有所疑惑(所以被巫女系統認同去搞音樂的人才是真正適合的嗎?),
甚至最後由執著走向偏執(完全無法放下自己對音樂的喜愛,有點像王陵牢一對藝術走火入魔),就會被認定為潛在罪犯。


朱開始懷疑Dominator是不是真的管用,進而可以連結到慎也的問題--正義的本質是什麼?
其實PP的定義也不難理解:
只要一個人好好活著,沒有想要去傷害別人或是歪曲別人的思想,老老實實做巫女系統所分配的工作,結束一生,那個人就會是慎也口中「一隻蟲子都捨不得踩死的良民」。
這樣好像不壞喔?
但是巫女系統崩壞的發端是:我們幹麻服從臭電腦?臭電腦就是對的嗎?

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
人本身是具有思考性與哲學性的動物,不如此就枉生為人,但是到了厚生省的現在,人們已經失去思考能力。
跟用進廢退一樣,因為城市裡很和平,所以一座大城市居然完全沒有鎮暴措施,必須臨時實施;
因為用Dominator就能解決99%的罪犯,所以執行官們這些潛在罪犯不可持有一般殺傷性武器,持槍的是人,作開槍判斷的卻是電腦;


一件暴力行為活生生在眼前發生,人們習慣「正義」是由PP來定義,
如果是不對的事情工蜂就會上來啊,依賴所謂的「工蜂」,只會問「工蜂咧?」不會問「怎麼沒有人出來阻止」,
完全沒意識到原來眼前發生的就是犯罪行為,不知道人的手也可以阻止這件事,不懂得思考這件事是對還錯,開心圍觀甚至PO上網。

事出必有因,執行官們全都專注在想辦法用PP判斷兇手卻一籌末展,
只有慎也忽然想到被害者的人際關係可能有問題(對當時來說已經是古代辦案手法了吧)
也是刑警們思路能力退化的證據。

假設當時有人上前制止,他眼睜睜看著他所不能容許的事情發生,極有可能心理壓力已經上升,
當他去反抗那個施予暴行的人,甚至會因為上去打架,導致犯罪係數上升,結果是這個出面阻止的人被抓去接受心理治療。

我在看這段的時候,就覺得如果我是圍觀的人,我真的會看到腿軟,那個男的把女的衣服撕開的時候,我還會大叫著哭出來,
但是我手上如果揹著一台筆電,我會繞到後面去用筆電砸爆那個男人的腦袋。我手上有美工刀我也會掏出來刺過去,或是拿雨傘往那畜生的屁眼捅。
下一秒,一定會被公安機器人拖走接受治療啦。


整座城市裡正常行走的人,都是不懂得思考的人,只有這樣才不會被關起來、被不斷地「剝奪」。
整座城市裡都是不會思考的人,當然不會有人懂得出手傷人,城市理所當然和平;
(這種和平,不是因為市民的道德高尚,也不是因為上位者教化有方,孔子看到會不會不爽啊?)
而懷疑巫女系統的人(EX:執行官們)則是被視為「社會上的渣籽」,被看不起、隔離、羞辱、當作棄子……
一般人見到這種情形,怎麼敢再懷疑巫女系統?

局長說:「是巫女系統使得大多數的人可以過理想的生活」;
彌生接受心理治療的時候,電腦廣播則是說「巫女系統使我們擁有更像人類的生活」。

為了保障大多數的人,而且那大多數的人全部都是不懂得思考、隨波逐流、能怎麼活就怎麼活、活得輕鬆最好的人,
就要犧牲偏離以上條件的「異己」,那麼痞子英雄裡的吳英雄會第一個成為潛在罪犯,
他光是在警局裡都沒辦法跟其他同事一樣等出動就好,在這種社會裡他又怎麼能繼續冷眼活下去?

巫女系統對人類生活的定義,就是住得好,穿得好,有工作,可以養活自己,不要跟社會脫節;
電腦不會曉得人類的夢想,更不會曉得什麼叫作人類的犯罪。
槙島覺得殺人很自然啊,殺人哪裡有錯?殺人是很自然的事情,人本來就會殺人,我只是給他們一點小玩具而已--巫女系統一點都不覺得他犯罪了。

電腦才不懂人類在想什麼,電腦是人類設計出來的。
電腦只被賦予一個定義:PP混濁的人才會犯罪。
那麼完全沒有犯罪意識的人在做犯罪行動的時候(槙島殺美雪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只是在教育小朱耶,佛心來著)
電腦就不會去執行逮捕犯罪者。

由此反思,人類設計電腦是為了讓我們輕鬆,越是輕鬆想得越少,到最後電腦已替我們安排好一切。
電腦主導我們的生活,我們也覺得沒差,反正我們過得很好,那就好了,大家都過得很好,那就好了。
我們曾幾何時已經忘記什麼叫作思考。
連我們還有一顆腦子都不知道,我們都成了腦幹動物。

崔求成說「那我去download」的時候,槙島立刻說「還是去買紙本的書吧」可以相呼應--
人們把輕鬆當成習慣,就像呼吸空氣一樣,空氣到處都在,我們時時在呼吸。
巫女系統是電子書,對社會有質疑、內心有抱負卻無法實現、反社會份子(大多是被巫女系統殘害的)這些人是紙本書。

說巫女系統討厭思考哲學的人也不為過。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思考過很多問題--
正義是什麼?槙島也會有屬於他自己的正義價值,所以他才對巫女系統提出異議。
社會只需要每個人好吃好喝的就能正常運作嗎?那追PP的人怎麼大多都討厭巫女系統呢?
巫女系統到底是憑著什麼來派發工作給我們?天賦?基礎素質?配點?
……

越想,越覺得社會病態,世界早就脫離常軌。
人們心中預設的正義,畢竟只是每個人自己所想。
對錯自在人心,不在現實,偏激的人可以說所有的對錯都是相對觀念。
社會服從的正義是大多數人決定的,但不是每個人決定出來的。

宜野座想知道小朱平常做什麼心理保養才能把PP保養得這麼好。
我想告訴他:你不要遇到任何人生問題,不要反抗、沮喪、失望、生氣、難過,PP就不會混濁。
對,你只要活得「不像個人」,你就符合巫女系統對「人過的生活」的良好定義了。

常常聽到有人說「法律又沒有規定這個」、「你告我啊」,靠,法律根本是給懂法律的人用,不是為了服務正義的。
現在還有人傻傻以為法律會站在正義的一方嗎?
社會只依賴法律來運行,就跟厚生省只依賴巫女系統是一樣的,只是我們的社會沒有出現一個像槙島一樣厲害的人來推翻一切罷了。
法律就跟巫女系統一樣,需要我們的信心來護航,但是我們真的要為了這種漏洞百出的東西護航嗎?

文末。
我相信秀星真的死了(淚)
你們不用猜秀星沒死,Dominator確定是全開的Q_Q

4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4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