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k

RE:【心得】伏見分析文 

樓主 沙也亞之蝕痕 lannia
GP11 BP-
伏見分析文最後一部分

49.5道反分析

只有我一個人對道反很感興趣嗎?

叢林APP是個會扭曲人心的東西,他長年泡在裡頭,卻一點都沒被扭曲(還是很清楚自己要的是錢)。他和伏見合作那一個月的時間,都可以把伏見從零頂到成為J級玩家了,他自己也早該成為J級玩家了。卻不是如此。

他知道自己只是想利用叢林APP的異能賺錢,他不想成為J級玩家,去負擔對他來說沒有必要的營運責任。所以故意不升上J級。

這算盤打得超級精。也證明了他和伏見一樣對叢林和綠之王的魅力有抵抗力。

在劇場版裡被伏見抓住,他見識過伏見粗暴的一面(這時的分鏡是從道反的角度看的,拔刀後那個笑是看著道反的眼睛笑的)。第二季伏見臥底任務期間,是伏見極度脆弱無助的時間,他全程看著這樣的伏見。最後一集是他把伏見扛回Scepter4,當時伏見已經沒辦法靠自己站著了。伏見虛弱的樣子他也看過了。

伏見在他面前可以說是沒什麼好裝的了,最糟和最慘的樣子都被看過了。

第二季第十二集,伏見那個把我瞬間融化的笑容,就分鏡來說,是從道反的角度看的。他當時是看著道反的眼睛笑的。

雖然那個笑容是因為八田和宗像才出現的,可是擊中的是道反啊!

道反姊姊你有沒有融化啊?從逮捕你的時候到現在,你有沒有感覺到這傢伙的反差萌?有沒有因為這樣至少產生了一點好奇心,想知道伏見是怎麼回事?

道反這個人,肯定聰明,肯定有自己的想法,肯定勇敢,肯定擅長觀察,肯定沉得住氣,又重視承諾。理性自制不受誘惑……這些全都是和伏見共通的特質。

伏見本來就喜歡敬業的人,伏見對道反的工作態度是滿意的,他從來沒有在工作這點上抱怨過道反。加分。

能夠瞞過伏見兩邊收錢這件事,再加分。被耍的經驗很新鮮,伏見會對他感興趣。

從服裝來看,道反實際上是個怪人(對工作本身毫無功能的忍者裝束,和脫掉外面忍者裝以後變得更奇怪的服裝,都顯示出某種我行我素的堅持),不會無聊,這正適合伏見。

這兩個人合得來啊!年齡差距不是問題,反正同年的女生也應付不了伏見。


然後來看廣播劇「生意關係」裡面的對話。這裡面不只證明了道反真的是個怪人,還有超多資訊。

道反跟伏見約在壽司店交易,說是因為正好是晚餐時間。真的嗎?後續對話裡顯示了絕對不是。

首先,他選了一個「材料很齊全」到驚人的程度的壽司店。這種選擇是在不知道與會者飲食習慣時的正確選擇。不管伏見的飲食習慣是什麼,都能讓伏見有東西吃。

伏見要離開的時候,道反說了「很久沒跟人一起吃飯了。」他根本不是那種習於跟別人一起吃飯的那種人,他平常要約交易時間會避開吃飯時間。他是特地約伏見來吃飯的。

為什麼道反要伏見來吃飯?伏見這個人,沒人盯著就不會好好吃飯。他發現了,特地來餵食他。結束時他對伏見說了:「你是不是也吃得比你想像中多一些呢?」他在注意伏見有沒有吃飽。

假錢那邊也很奇怪。他既然不打算懷疑伏見的錢是假錢,為什麼還說可能是假錢?這只是藉口。他透過那段關於錢的對話觀察伏見反應,看他有沒有多餘的錢可以支付高級餐廳的餐費。
如果伏見被人問起錢的來源時有尷尬之類的反應,顯示他的錢只能支付工作報酬,道反或許會請客(當然會做得不著痕跡)。

這根本不是「因為交易時間剛好撞上晚餐時間」,而是「故意選在晚餐時間交易」。

伏見中間點餐的時候,他說了:「作為一個跑了這麼遠背叛了氏族的人來說,你在食物上的選擇還真是保守啊。

這段暗示了,道反是那種能從飲食習慣看人的人。他發現伏見的性格和他的作為有落差,他發現伏見應該不是如外界的傳言(背叛過兩個王的人)那樣的人。他找伏見來吃飯,也有觀察伏見的意思在。

最後是那個讓伏見跌倒的紅豆泥組合。

他在關於伏見的錢是不是假錢那段對話,暗示了他有調查過伏見(所以也知道伏見以前是赤組的)。伏見旁邊的淡島從來沒有隱瞞過他特殊的飲食習慣。道反一定知道伏見有個「熱愛」紅豆泥的上司。

他是在伏見離開時才點的甜點,他根本不需要在伏見面前吃下去。他之前的奇怪飲食習慣,都是「把根本想像不到的東西組合在一起」,這時候卻點了「同樣的東西過度疊加」。這應該不是他想吃的東西。

那份東西是特地點來試探伏見反應的。然後被他看出來了,伏見對Scepter4還有感情。

伏見從頭到尾都被他牽著走。道反很會應付伏見。這女人真的超厲害的啊。

廣播劇標題寫「生意關係」(而不是飲食習慣之類的),也就是說,實際上可能是反過來的。根本就不是生意關係。

他穿了套裝,還感謝伏見陪他吃飯。這對道反來說是約會啊!

伏見不吃生魚片,但他點了金槍魚(沒有特別說要熟的!)。

他本來不吃的東西,竟然被道反牽著走就吃了。

遊樂場打工廣播劇裡,八田說過:「我早就能喝牛奶了,你卻還是不吃蔬菜。你啊,不是不能吃,而是根本不想吃吧。你啊,從那時起,一步也沒有前進。不想前進的就只有你吧!

道反卻打破了這道牆,讓伏見嘗試了他本來不會去做的事情。

其實,伏見有可能已經被道反攻略下來了。因為道反說出對我來說你是個很不錯的交易對象」這種否定雙方有進一步關係的話時,伏見的反應是「哼。」這是他一貫用來應付負面情緒的態度。他並不想聽到道反否認雙方有進一步關係,而出現這樣的反應。

GoRA給我出來面對啊!




大主線50~52

從接觸王權者事件之前到石板消失以後的伏見宗像八田。




50秘密基地水族箱螞蟻箱、沙之城、庭園、英雄

這是伏見的大主線。

最早伏見和八田還在小世界裡的時候,八田邀請伏見搬出家裡的時候,他們想要建設自己的秘密基地。當時伏見告訴八田,沒有衛浴和空調的房子他不要。

他搬出了老家那棟豪宅,和八田住進窄小多了的秘密基地。他和八田準備挑戰叢林時,他給兩人製作了通訊器。給八田的手錶型通訊器,和自己的頭戴式耳機麥克風,就像是戰隊隊員用的那樣。配上便宜零件組裝的電腦,建造他們的司令室。

在吠舞羅,第一次聽到宗像要部下稱他為室長時,伏見想著:司令聽起來地位崇高多了。室長這稱呼,聽起來總覺得是公司裡坐辦公桌的中階主管。

之後他離開了和八田同住的地方,搬到了破舊漏風,既沒有空調,還要跟別人共用大浴室的青雲寮。用的也是筆電或指揮車那類非常實際的東西。跟秘密基地一點邊都沾不上。

到了第二季的臥底任務,綠組是有真正的秘密基地的。他開門時那個房間有氣派壯觀的,六個螢幕三個鍵盤半圓環桌子的電腦,有如司令室。

但他選了室長和青雲寮。

以前伏見因為八田的注意力被王(尊)奪走了,感到痛苦難當。第二季第十二集,伏見主動要八田離開他,以王(安娜)為優先。

伏見一路上的選擇似乎是越選越糟,離想要的東西越來越遠,但對他來說是這樣嗎?

Days of Blue最終話裡,還在吠舞羅的時候,伏見說水族箱很窄小,跟多多良說到這件事時,多多良說:「如果一心想從這裡面出來的話,確實會覺得裡面很擠很討厭呢。但是啊,這也跟自己如何看待自己的世界有關呢。就算在同樣的情況下,是否認為那就是自己所在的世界,也會輕易的影響『自己對於自己是否幸福』這個問題的答案吧。

那時候在水族箱裡,映出了過去伏見和八田的小世界。

這裡我就不解釋了。


螞蟻箱是有美好法則的世界,被仁希破壞掉了,接著伏見把已經毀壞的螞蟻箱燒掉了。他對被玷汙的東西一向很粗暴,例如被勒索學長摸過的錢包,被綠組植入過病毒的手機。螞蟻箱其實也是。

他在沙之城中蓋的沙城,是這一切的延伸。反正都是要被玷汙的。在潮水把沙城毀去之前,自己先動手毀掉。

宗像發現這件事,所以要大家蓋不會毀壞的沙之城,把他從那個情緒裡拉出來。

仁希毀壞他重要的東西。對伏見來說,這件事即使在仁希死後仍然持續。對他來說他的每一次失去都是童年經驗的延伸,都代表著「我重要的東西一定會毀滅」這件事再次得到印證。

失去完美的東西的痛苦他承受不住,所以反過來憎恨那個東西。他找到的憎恨理由就是無聊。
他是討厭無聊沒錯,但完美和無聊本來是兩種不同的概念,不一定同時出現。無聊也不是罪,不應該讓他憎恨。

他給完美的東西冠上無聊的罪名,加以憎恨,好讓自己可以主動加以捨棄,迴避失去的痛。
曾經讓伏見感覺「好厲害」的人只有兩個,仁希和宗像。

LSW,伏見認為仁希:「是個天才。」

對於宗像則是認為:「他或許是個連『天才』一詞都無法形容的人吧。」

伏見感覺「我重要的東西一定會(被仁希)毀滅」。能夠改變他這一點的,只有比仁希更強大的宗像。

宗像建設不會毀壞的沙之城建設能夠抵抗仁希的東西。

宗像失敗的時候他會出現反彈的情緒反應,跟他在這個層面上依賴宗像有關。

他希望宗像是無敵的。


宗像敬佩父兄的園藝才華,他說自己只能以正確的方式修剪樹枝。我覺得他真的是很謙遜。他做的事情是很重要的。

他對伏見做的很好。一開始把他從吠舞羅帶到Scepter4來,就是一次正確的換盆。之後又時不時給他澆水(各種告白滋潤。就算伏見有盲點,那些話還是至少能讓他作出「宗像現在沒打算拋棄我」的判斷)、施肥(提供刺激不讓他無聊。宗像給的工作總是強人所難,微妙的讓他無法輕鬆完成)。

伏見葉子萎了,他馬上發現開導,不讓他一直放大負面情緒(沙之城家庭的事情等等)帶他去曬曬太陽(第二季前青組廣播劇眼鏡屋裡,他既然沒打算換眼鏡樣式,還帶兩人出去做什麼?他根本就是帶人去散步轉換心情的)。

他把伏見放在他的Scepter4裡面,在他打造的庭園裡,給伏見一個位子。如同他在青組漫畫第二話說過的,伏見得到另一個社會的接納。

宗像這個園丁花了三年的時間照料伏見。在短篇小說昴裡面,雖然盲點還在對於Scepter4對他的評價,伏見第一次,不是想著去憎恨去捨棄,而是想著要去修復。

在第十二集裡,他真正該去修復的東西,他決定想想該怎麼做了。


LSW,伏見準備獨自對付手機病毒時,心想:「只要靠自己的力量,一個人解决就行了吧。不需要任何人幫助。原本就是這樣的不是嗎?

伏見不相信英雄

廣播劇遊樂場打工中,他說:「實際上不管等多久英雄都不會出來拯救你的……到頭來還是得靠自己度過難關。

八田回他:「真是可憐啊,猴子,找不到能拯救你的人。

兩人衝突時總是能在口舌上佔上風的伏見,在這裡罕見的被八田壓制了。只是勉強有回嘴,根本算不上反擊。

第一季前青組漫畫第九回,談到楠原剛的事情時。伏見說:「那個像小狗一樣倍受期待的隊員,為了保護王而死,這算是成英雄了吧。

日高告訴他,楠原不是什麼英雄。不能用英雄兩個字把楠原剛的一切就這樣帶過。

最後伏見說了:「楠原剛,這名字我會記住的。

第二季前青組廣播劇裡,淡島說宗像拯救大家的行動就像是英雄。伏見的反應是很微妙的焦躁了。

第二季伏見完成了臥底任務,在宗像的庭園和他的沙之城即將毀滅的時候,自己成了英雄。
當他活著回到Scepter4時,同伴的反應肯定跟他預想的大不相同(特別是日高絕對會給出超大的反應)。他的盲點再怎麼嚴重,到這時候也會看到什麼了吧。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驅散仁希的鬼魂,他也該明白了吧。


51、任性、朋友

這是宗像的大主線。

宗像沒有朋友。青組漫畫中,作為Scepter4中認識宗像最久的人之一,道明寺說過他是「孤零零的人」。

原因是他的正確性壓迫感太重,又異常的優秀。朋友關係需要能平起平坐,同輩對他卻幾乎不可能做到這點。連師長都會被擊沉,失去自信而辭職了,何況是同齡人。

他對不可能被他擊沉的尊產生感情,把對方當成朋友,跟這點應該有滿大的關係。

他會缺乏常識跟這點也有關。因為沒朋友,所以也沒有經歷過普通的童年。很多對別人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卻與他無緣(這點伏見和他相反,伏見沒有正常家庭,卻有八田這個朋友)。第一季第五集的加長版預告裡,伏見說他:「估計從來沒吃過速食吧。

他經常把部下搞得不堪其擾(特別是玩具箱四人組),對舉辦團體活動有極大興致,應該是因為他一直都想要玩伴吧。

由於家人給他滿滿的愛,他仍然自信滿滿。但他的盲點由此而生。除了有血緣關係的家人(和以拳/刀交心的尊)之外,他從未以正確性以外的方式和人產生聯結。在無人能和他平起平坐的情況下,他和他人的關係幾乎只可能是上司和下屬。

所以他才會以為,在他失去正確性,也不再是上司,在他(對社會來說)不是王以後,大家會變得比較容易離開他。

因為總是以正確性和上司身份和他人聯結,他不會耍任性。連第一季和尊在學園島私下見面,都先問過淡島:「我可以任性一次嗎?」才去做。第二季的周防尊化,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這樣搞。

結果,沒有任何人離開他。


廣播劇「宗像禮司,垂釣世界」裡,他和伏見一起去釣魚,提到那個釣魚地點是善條告訴他的。他和善條和好是石板消失以後的事情(之前那種狀態很難想像他們會討論釣魚話題),所以這個廣播劇時間點是在石板消失以後。

(另外,如果他還有王之力的話,不該無法一個人拉起那個輪胎。就像廣播劇在公園裡的伏見已經沒辦法跳到路燈高度,而需要和八田合力拿氣球一樣。)

他開始看漫畫了。這是一般人童年會有的經驗,過去卻與他無緣。不只如此,他還出現了「看了某某主題漫畫以後,就想去嘗試某某事」這種許多人童年經驗裡都有過的情況。摘取眼鏡那邊暗示著他在看電影,最後給伏見坐墊那裡暗示他看了搞笑節目,多麼正常的嗜好。

以前都強調「我是王」的他,發出了「現在的我不是青之王!而是──」的宣言。遲發的中二病啊(笑)

這裡的宗像不再是玩著預測走向並實現的遊戲,而是面對不知道結果的對決。伏見以前會迴避和宗像對決,覺得不可能贏,這裡他接受了。國王遊戲那次宗像還願賭服輸,這次從頭到尾都在耍任性,還擅改規則,完全不像秩序之王該做的事(再笑)

就算這樣伏見也還是陪他玩(又笑)

第二季大家都成長了,宗像的成長卻是逆成長,回頭補他童年沒有的東西。然後這樣的他,還一臉正經的對伏見說:「大人本來就是骯髒的東西。」讓我笑翻。(「大人」是LSW關鍵字)
CountDown第二話中,媽媽說了宗像從小所有事情都能做好,他是很獨立的那種小孩,結果廣播劇裡,讓伏見替他打理釣竿。

釣竿太重拉不上來時,伏見主動說了:「我來幫您。」宗像也很自然的接受他幫助。

雖然是這麼小的事情,以前總想自己一個人扛重擔的宗像,和就算發現宗像在勉強也不敢主動介入的伏見,兩人都有所改變了吧。


第一季第七集小黑和青之王戰,小白告訴宗像的,回來救小黑的理由,是:「果然拋下朋友是不行的吧?

宗像曾經希望自己和伏見的關係,能像一言和小黑那樣。這樣的小黑後來追隨了另一個王,而且和小白成為朋友關係。

宗像因為是王所以孤獨,惟一的朋友是另一個王。小黑卻和王交朋友。

宗像本來就討厭小白這種逃避的人,他欣賞的至少要是塩津那樣,不管多痛苦都看著現實的人。

這樣的白銀之王卻有他沒有的東西:黃金之王和小黑兩個朋友。

飯桌同盟成立後,小白想幫他忙時,他罵小白的那一句話,隱藏的部分其實是:「你想讓我(和黃金之王一樣)相信逃過一次的你嗎?

他不認同小白的朋友關係。

失去室長之位後,因為想到小白和小黑命運與共的事情,所以宗像打算和伏見命運與共。

從希望兩人的關係像一言和小黑,轉變成了想要像小白和小黑。

石板消失後,小白回到威斯曼的身體裡,宗像接受了小白照顧身體本來的主人透的請託,覺得賣小白一個人情也不錯。

像他對塩津那樣,賣個人情提升好感度。

宗像對小白的好感度,上升了。

砸石板這件事不會讓他對小白有更多好感(達摩克利斯之劍消失時,宗像頭都沒抬),那只是小白在收自己的爛攤子而已。充其量抵銷小白在御柱塔裡的糟糕表現(小白在閉關期間提及姊姊對自己的訓話,他也認為這是在收自己的爛攤子。他不會覺得宗像應該要為此感激他)。宗像對小白的好感度之所以上升,是因為他認同了小白對朋友的付出。看到了小白不逃避的樣子。

宗像在用人上有潔癖,這其實算是他還年輕而有的問題。

如果他不是一個人在壓制石板,加上背著弒王的負擔,被灰王打斷天狼星時,他的劍應該不會碎得那麼厲害。畢竟如果論單一事件的話,楠原剛和尊的死,這兩件事帶給他的打擊,不可能小於打輸灰王和失去室長之位。

楠原剛的時候他的劍沒事,尊死的時候也只有弒王的負擔的問題,沒有額外破碎,他的精神力本來是足以撐過全部打擊的,問題出在他的負擔太大了。這樣同時連番折磨下來,最後才會在失去室長之位時,超過了承擔的極限。

安娜還小又是容易墜劍的赤之王就算了,小白是可以幫他壓制石板的,也主動說要幫他了,他卻拒絕了小白。

如果他在用人上有彈性一點,他會輕鬆很多。

尊之所以討厭宗像,是因為宗像對於他列入「不成材,不要」清單上的人,會去踐踏對方的心。他拒絕小白時,就踐踏了小白想成為不再逃避的人的心。

宗像打算給透機會加入Scepter4。以前的宗像,很難想像會給透機會為他作事。就算這樣可以賣人情也不可能。

是不是隨著他對小白改觀,他的這個問題也隨之改善了呢?


第二季第十二集宗像和八田說話時,八田是怎麼回答的?當時八田是在回憶他的朋友伏見,想起伏見不會背叛他的事情。由於他的腦子很單純,難以快速轉換角色,他大概不會立刻反應想到伏見和宗像的關係可能和他不一樣,而直接回答:「猿比古不會背叛朋友。」

宗像的反應大概是:「原來如此,朋友是嗎?」

垂釣世界廣播劇裡,宗像自己想釣魚,卻讓伏見替他打理釣竿,這是小白會讓他的朋友小黑做的事。

宗像和伏見的釣魚對決,是不知道結果的對決。這是宗像和他視作朋友的尊以前經常進行的事情。

最後,宗像和伏見開了關於冷淡的玩笑話。

宗像和尊最後一次戰鬥時,他說過類似的話,要尊別說那麼冷淡的話。

第二季第二集宗像幾乎壁咚小黑那段,對於拒絕他的小黑,他也說了:「真冷淡呢。

他們都沒有回應宗像,但伏見有接話,給他回應了。

伏見不明白為什麼宗像想要他的眼鏡,整個人看起來那麼樂,說:「我不明白您在笑什麼。
答案是,現在對宗像來說,伏見是朋友。


是說,伏見只釣過一次魚,宗像卻知道伏見的釣魚記錄,說他擅長釣魚。這表示什麼?宗像和伏見的釣魚同伴有一起聊天吧。那個釣魚同伴是誰呢?宗像說伏見是隊員裡最擅長釣魚的人,表示其他人都沒有在釣魚,所以那個人肯定不是特務隊的。除此之外的可能性還有?

應該是八田。

廣播劇「除了我和那傢伙全世界都沉沒了」裡,第二季期間,八田夢到和伏見一起在無人島上(結束時八田說的話,顯示他和伏見作了同一場夢)。八田告訴夢裡的伏見:「好懷念啊,當初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每天都是這樣的感覺。只有我和你兩個人,什麼事也不幹就是發呆……我還是挺喜歡那段時間的。

和好以後,如果八田想重現那樣的場景,邀伏見去釣魚是個好方法。

因為宗像自己沒有常識,自己不會想到,他會去看漫畫、看拳擊電影和搞笑節目,應該是有人讓他去看的。Scepter4大家對於他的沒常識,都是維持著他沒常識的世界。「維持別人的世界」似乎是青之氏族共通的特質。赤組的草薙就會讓淡島知道他沒辦法接受紅豆泥世界,青組(包括善條)大家都沒怎麼抵抗。

所以就算經歷過一起打敗灰王的戰役,青組也不會去改變宗像沒常識這件事。

讓宗像沒常識的世界改變的人,應該不在青組。完全可能會看這些東西,又會去改變他人世界的人是誰?赤組的八田。這個人會積極的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塞給別人,破壞別人的世界。

宗像提出搶眼鏡時,伏見馬上反應過來知道那個梗出自何處,他可能看過同一部電影。拳擊題材不太像他自己會去看的,所以是誰推他看的?跟宗像的來源同一人嗎?拳擊題材是「男人的生存之道」,伏見不感興趣,但八田會喜歡。

事發過程可能是:八田和伏見去釣魚>宗像(大概是在酒吧)碰到八田,聊天知道釣魚的事>宗像對釣魚產生好奇心>八田推薦相關漫畫>宗像看了漫畫>宗像抓伏見去釣魚。

宗像發出了:「你認為會有人讀過《釣魚迷O平》後不想釣魚嗎?不可能有的!」這種宣言,讓伏見都傻了。這是很八田風格的發言,認為所有人都會和自己想法一樣。這或許是來自八田把這套漫畫塞給宗像時極可能發出過的宣言:「不管是誰看過這套漫畫都會想釣魚的!」

如果我的分析沒錯,以八田的個性,第二季宗像得到的朋友,不是只有伏見一個。


51.5赤與青

宗像和安娜因為尊而有了交集。

宗像的天狼星刺穿尊的時候,尊留給安娜的遺言:「抱歉,安娜,我已經不能再讓你看到漂亮的紅了。」(官方訪談裡表示,這句話就是尊抱著宗像倒下時說的話。)宗像是在最接近的地方聽到這句話的人。

劇場版最後,宗像將天狼星遞向安娜,告訴他:「就是用這個斬殺了周防。

安娜摸了天狼星,然後說:「這是尊所希望的。我沒有恨你。但是,我也不想說謝謝。

宗像回答:「這就足夠了。

安娜為什麼這麼說,宗像又為什麼這樣回答?

其中一種解讀是,尊的希望就是殺死無色之後迎來死亡,而宗像不得不為尊介錯,否則墜劍會毀滅就在附近的吠舞羅眾人。

所以,墜劍是尊所希望的,不波及吠舞羅也是尊希望的。宗像在這件事上是對的,而且承擔了很多。本來介錯應該是草薙的工作才對,但是因為無色會附身,草薙有被附身的危險而無法在場,只能交給宗像。

尊本來就想死,也本來就一定會死。宗像為他善後。

本來安娜該為這件事感謝宗像。

由於尊對安娜來說太重要了,重要到無法光憑理智去處理尊的死這件事,因此安娜只能說他不會恨宗像,卻無法道謝。

宗像能夠體諒安娜的心情,所以說這就夠了。畢竟宗像也不是為了被感謝才這麼做,能夠不因此被憎恨,對他來說的確是夠了。

但是考慮到赤之力的性質,還能有另一種解讀。這種解讀可以和第一種解讀並存,只是多了些東西。

伏見的破壞慾是雙向的。伏見的破壞慾朝著八田爆發,想破壞八田的同時,他也想要被八田破壞(想要八田來殺他)。

尊的破壞慾也是雙向的。早在成王之前就這樣了,他想要破壞周遭,同時也想要自己在這個過程中被破壞掉。

長久以來,一直是宗像在承受尊的破壞慾,一直是宗像陪尊大打出手。

尊對宗像的破壞慾是不是也是雙向的?

安娜有感應力,如果有這種情況,他會知道。

尊是不是希望被宗像殺死?

因為這樣,安娜才心情複雜?

尊死後,八田感覺印記裡屬於赤之王的那份狂暴消失了。尊得到了鎮魂。這是因為死了,脫離石板了,所以就平靜了嗎?還是是因為在此同時,他一直以來最大的願望得到實現了?

我把兩種解讀並列出來,讀者自己判斷。


安娜對尊的感情刻骨銘心,一輩子都不可能忘。他將來如果和不能理解這份感情的男人在一起,會寂寞。而宗像是能夠理解這份感情的男人。

宗像應該已經知道安娜對尊的感情是什麼,畢竟他目擊過兩人「約會」。當時也配合了安娜的世界,說:「莫非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不過尊並沒有以戀愛方式回應安娜,兩人的關係非常純潔。身為秩序之王,宗像會以社會角度去稱呼兩人關係,在劇場版裡還是說安娜是尊的遺孤。其實他應該知道不只如此。(伏見大概也察覺了,所以他回答:「差不多吧。」沒有承認就是遺孤。)

安娜這種高智商的女性,不會選擇一個頭腦不好的男人當伴侶,所以八田是不可能的。那對他來說是傻傻的哥哥。有很多愛,但不是那種愛。

Count Down第一話裡八田和安娜一起在沙發上睡覺的場面也傳達了這一點。八田對「並非全然沒有可能」的女性會不分年齡的強烈害羞。LSW他也對阿耶害羞過,等他發現阿耶喜歡的是伏見,自己在範圍外,就不害羞了。

Side Red中安娜看到八田裸體時八田害羞了。短篇小說女兒節的和服中為安娜換衣服時他也害羞了。但到一起睡覺這裡,八田不再害羞了。他已經把安娜排除出「有可能」的範圍了。他對安娜有很多愛,但不是那種愛。

另一方面,淡島和宗像之間的感情屬於另一種昇華過的類型。不會變成那種感情。他們之間也是很多愛,但不是那種愛。

宗像是非常優秀的男人,他可以匹配聰明的安娜。安娜雖然還小,長大後也會是能夠匹配宗像的女人。

有個問題是,他們兩個人都很理智冷靜,保留最後一段距離,需要打破這段距離的契機。並不是說打破距離就會發展成愛情,只是至少,他們要能對彼此展現出理智冷靜以外的面向才行。
第二季前赤組廣播劇稱呼的後續短篇小說裡,在冷冷拒絕吠舞羅大夥給他取稱號的提案後,隔天安娜自己拿著寫有各種中二稱號的那幾張紙,小小的試著擺出血色夫人安娜的樣子。被發現以後差點把草薙滅口。草薙心中對此下的結論是:安娜的精神年齡大概是中二吧。

安娜在發早發的中二病。

宗像在發遲發的中二病,兩人會不會共鳴起來啊?


安娜看不到紅色以外的顏色。第一季開頭他要透過玻璃珠,才能看到其他顏色。即使如此那些顏色也不怎麼艷麗。

尊死的時候,他大喊尊的名字時,畫面處理更是直接變成了灰色的世界。

在劇場版,安娜夢到尊和多多良時,那間屋子裡還是只有紅色(窗邊的植物勉強算綠色,跟第一季開頭透過玻璃珠看到的一樣不艷麗)。卻有個奇怪的細節。

安娜竟然看到窗外有艷麗的藍色天空。那個藍些許滲進了他只有紅色的世界。安娜有預言能力,這會是在暗示未來發生的什麼嗎?


52、滑板、酒吧

這是八田的大主線。

LSW中,當伏見慫恿八田一起放棄升學時,八田心想:「慫恿別人一起去做什麼事,過去自己心中從未有過這樣的行動原理。」因為他覺得別人一定會喜歡自己喜歡的東西,所以不會去慫恿,而是直接就塞給對方了。

LSW一開頭的八田,只知道從自己的角度去想。這也反映在他教別人用滑板這件事上頭。他教別人用滑板時,只會陳述自己對滑板的主觀感受。在吠舞羅他教多多良使用滑板時是這副樣子。

但在石板消失以後,閃光滿滿的廣播劇在公園裡,他已經能為別人設身處地的想,提供別人學用滑板時真正需要的資訊了。

八田本來是應該過著正常生活的那種人,但他的人生卻走偏了,進了黑社會。沒有升學,過著打零工的日子。但在廣播劇裡,他有工作了。體育用品店老闆打算雇用他。以前只把吠舞羅當成世界的他,在考慮離開吠舞羅的圈子,回到社會上發展。

他的滑板技巧一直以來都只用在戰鬥上,但他要參加比賽了。也是回到正軌了。

他以前不會看氣氛。會不看場合和人起衝突,也分不清居酒屋和酒吧的差別。草薙讓他在酒吧幫忙時,他總是會出現居酒屋風格的吆喝。

但是廣播劇裡,他知道氣氛的差別了,知道什麼是情調,邀請伏見一起去那種地方喝酒。已經喝過成年酒的他,邀請伏見:「像大人那樣去喝上一杯吧。」(「大人」是LSW關鍵字)


吠舞羅是有著羈絆的地方,但有著吠舞羅病的八田可能是最不相信羈絆的人。在自家,他因為自己和家人只有一半的血緣關係而痛苦。在吠舞羅,他看重象徵物赤之印記。伏見燒毀印記這件事,草薙和多多良都不在乎,赤組漫畫第六話,他們提到伏見時沒有半點負面情緒。這對八田來說卻很嚴重。

草薙關閉酒吧時,也只有他一個人認為,這麼做表示大家不重視吠舞羅。兩次搬家都讓他朋友數歸零,除了機緣讓他再遇上鐮本,其他他都失去了。他無法接受「就算沒有同在吠舞羅裡,即使分散四方(甚至失去聯絡),羈絆也不會消失」這種思想。

八田一直依賴著有形的東西,而不相信無形的羈絆。

在短篇小說「長男、他的親友」中,八田開始明白他名字的意義(串起了這個家的三個孩子),也從母親的態度裡察覺了,不管他離家多久,他和家人的羈絆都是不會斷的。

那麼,還有別的羈絆也會是這樣的。


雖然八田能夠給伏見滿分答案,但因為八田的這些問題,LSW伏見心裡對他還是有所保留。他認定八田永遠不可能理解他對仁希的死是什麼感覺(八田無法理解希望有血緣關係的人去死,是什麼樣的感情)。認定八田永遠不可能接受他離開吠舞羅(對八田來說不是同在吠舞羅裡就等於否定羈絆)。

因為這些問題,八田直到第二季才想起來,他認識的伏見不會是叛徒。而伏見,有些真心話他永遠不打算說。

第二季後的廣播劇在公園裡,有個很小的地方,顯示八田和伏見變了。

LSW中,八田第一次學用滑板,弄得傷痕累累,回來卻跟伏見說他一次就成功了。伏見打量他的傷時,他心虛的把手藏起來,不想讓伏見知道。他想裝出自己是滑板天才的樣子。但在廣播劇裡,伏見提起他過去練習滑板的艱辛時,他態度很坦然了,沒有再想掩飾。驕傲的公開自己的努力。

八田提起伏見以前不學滑板的事情時,伏見回他:「萬一我滑得比你還好你就太可憐了,所以我才不去學的啊。

伏見是為了八田故意不學滑板的嗎?應該是。伏見本來運動神經就很好,沒理由試都不試。但是八田想當個滑板天才,如果身邊有人滑板上比他強,他會困窘。伏見維持著八田「我的滑板技巧是最強的」的世界。

以前伏見不可能把這種話說出來,那會讓八田傷心。但他說了。八田的回應很坦然,他跟伏見拌嘴,最後笑說:「就當是有那回事吧。」他接受伏見說的是真的,同時接受伏見這樣為他著想的心意。他跟說出真心話的伏見開心說話。

以前不能說的話,現在伏見會說了。以前難以接受的話,現在八田很坦然了。


廣播劇在公園裡,八田指導的兩個孩子裡,美依子是女孩。八田和他相處的十分自在。完全把對方當小孩看。他的恐女症好了嗎?以前的他就算是面對以年齡來說應該排除出可能範圍的對象(Side Red中的安娜)也會害羞。

雖然有可能是其他因素導致的,但也有可能是恐女症好了。

他的恐女症是來自於自我意識過剩(LSW阿耶說的),是因為他很容易認為別人對自己有意思。這跟他無法以別人的角度去想有關。

現在他可以以別人的角度去想了,恐女症是不是也會好了?




53第二次,一點個人看法

伏見和八田的關係以社會定位來說是朋友,宗像把伏見當成朋友,但伏見到底有沒有「朋友」這個概念其實是個問題(八田肯定有,宗像也有他自己的版本)。我的感覺,對伏見來說,身邊的人只有分成「重要」和「不重要」兩種。他對所有人的感情都不能放在社會性的框架裡去描述。

因此,他對八田的感情我用了一整章去解釋。他對八田的感情沒辦法說那就是「最好的朋友」,也不能說就是「喜歡」,那些詞彙對他來說根本不夠。

他和宗像的社會關係是上司和下屬,但是他在感情上也是不能這麼形容。宗像打一開始對他來說就不只是上司了,也不能用父親去形容,這根本不夠。

明明他的感情就不是社會關係能描述的,這樣的伏見卻有守著社會關係不放的情形。

對他來說,他和八田的社會關係在於他是引領八田前進的人(所以當八田目光轉向尊時,他很痛苦)。在吠舞羅時他還試過適應關係改變這件事,結果決裂重傷了他,到Scepter4以後,他守著自己是宗像下屬的社會關係不放,不敢讓這層關係發生任何改變。

他堅持自己對宗像來說是好用的棋子這件事,其實反映出他的不安。他怕這層關係一旦改變,宗像就會離開他。

其實不管朋友也好下屬也好家人也好,八田和宗像把他當成什麼,對他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只要他們把他當成伏見猿比古就好。

只要彼此都明白對方對自己來說很重要,就完全足夠了。

如今不安消失了,不管以後社會關係怎麼改變,世界怎麼變化,伏見都不要緊了。


伏見真的是K的裡主角。第一季的註腳是他下的,第二季的註腳出現在動畫之外,還是他下的。

在最終卷的特典小說裡,他對透說:「你也……能找到就好了。容身之處。

我想這份祝福,也是獻給所有一路看到現在的觀眾們的吧。

希望你也能找到歸處。




54第二次結語

再讓我收錄兩個材料,說一段話。

LSW中,還在吠舞羅,見過宗像後,面對注意力轉移到尊身上去的八田,伏見誇大了宗像說的話,把「有一顆這種棋子也不錯」說成「很想要一個暗器高手當盟臣」,想刺激八田的危機意識,吸引八田的注意。

仁希化前的他,是個傲嬌。

石板消失後,第二季片尾Scepter4的大家一起拍照,他把臉別開了,一副沒有為此高興的樣子。那張照片應該是慶祝宗像復職。是他把宗像的位子搞掉的,現在宗像復職了,他肯定很高興才對。

這時候的他,是個傲嬌。

如果要用一句話總結伏見的故事,應該是:「傲嬌因為受傷而轉病嬌,再因為成長而恢復傲嬌的故事。」

(奔逃)
全文完
20160401
1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5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