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k

RE:【心得】伏見分析文 到第二季完整版 21樓補完宗像和八田

樓主 沙也亞之蝕痕 lannia
GP9 BP-
一些關於小白和小黑的看法
 
這是寫伏見分析文多出來的部分。

這不算分析,只算是看法而已。正劇中說得很清楚的東西(例如小白小黑之間的友情)我就不提了。

小白第二季在御柱塔裡的表現很糟,我也沒有要幫他說話的意思,我只是想他為什麼會表現那麼糟。

他在御柱塔裡犯了兩個錯,第一個是沒有拿下五條須久那,第二個是宗像和灰王打的時候沒有上去擋。




01小黑的劍

對五條戰的時候,白銀組(這時候還不是白米黨)表現真的很糟糕。根本就是在玩。把五條耍來耍去就是不下殺手。搞得五條也火大了,覺得對方沒有認真打。

但是為什麼會這樣?

這要從小黑方面去看。

K這個作品有一個特色,特別殘酷的部分,會迴避。

其中一個被迴避了的點,就是殺人這件事。事實上,這部的登場角色,大半都可能殺過人。
赤組其實是黑社會,青組是警察機關,兩邊都是「殺過人很正常」,至少是「已經作好殺人的心理準備了」。

綠組也是。紫連敬重的師父三輪一言都嘗試去殺過(絕對是認真的),五條在流派他去殺伏見時也毫無掙扎,他是想要為流殺人的。即使在故事中還沒有,如果流沒死,五條繼續為他而戰,那也是遲早的事。

所有參戰的人裡頭,除了雖然參戰了但並不是戰鬥人員的貓和安娜(小白我後面再解釋),真正可以保證絕對沒有殺過人的,其實只有小黑。

第一季之前的狗朗漫畫中,他懷疑過自己到底能不能殺人。第一季嘗試殺小白之前他沒有殺過人。之後他就一直沒有殺人,直到第二季,他的手都絕對還是乾淨的。

他是K裡惟一一個,上了戰場還在猶豫要不要殺人的戰士。

第一季小白記憶還沒恢復之前,小白之所以可以把小黑耍得團團轉,就是因為小黑對殺人這件事還有抗拒,才那麼容易上鉤。

小白一定不希望小黑弄髒手。第一季他不讓小黑殺死他體內的無色,除了小黑的刀可能會同時把小白也殺了之外,跟這點也有關係(想完成尊最後的願望也是理由)。

在御柱塔裡,小白和貓狗的組合本來是用來對付紫的,對上了五條應該可以秒殺才對。但是小白不希望小黑弄髒手,如果來的是紫也就算了,來的是個孩子,作為人生中第一次殺人的對象來說實在太糟了。

小白自己殺人,或是讓貓兒殺也不可能。變成這樣小黑還寧可自己來吧。

而且五條其實也不弱。打殘的過程裡把他打成無法癒合的重傷,或是失手宰了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場面才變成把五條耍著玩。打算等五條累了,或是出現大破綻,可以保證不害性命就拿下五條的時候,才要真正出手。(第一季最後小黑單挑伏見和八田時就是這樣,跟他們玩到他們動不了為止)

我覺得整個第二季,對綠組最嚴厲的批判,其實不是出自王的口,是小黑對五條那一句:「要強迫別人賭命嗎?」

這句話出自一直是賭命戰鬥(第一季他可是挑過赤青雙王的啊,他每次都是知道自己很可能死卻還是上了),卻一直還沒有殺過人的小黑之口,很有份量。

對五條戰會變成那樣,是因為小白一直不肯下令要小黑對五條下殺手。

如果他們當場把五條秒掉,然後馬上開始往上爬,去支援對紫戰鬥。之後的綠王和安娜戰他們可能就可以趕上了。結果他們沒趕上,安娜一個人擋不住。這是第一個失誤。



02錄音機

小黑沒有殺過人,他對殺人是有抗拒的。或許就因為這樣,三輪一言才給他下了殺死邪惡之王的最後命令。

小黑的童年很淒慘,身邊的人一直死去。人們說是因為他是災星。是因為碰到三輪一言,一言否認了這件事,說這些話是謊言,小黑也才完全否認了這件事。

第一季最後他失去小白的時候,他一下就接受小白不在了的事情(然後被貓兒改變了),是因為他失去過太多人了。而他之所以不會把這件事和過去那些災厄聯想在一起,怪罪到自己身上,是因為三輪一言說的話不可能錯。

三輪一言說他不是災星。所以完全不用去想這件事是否是自己招來的。

絕對不是!三輪一言大人永遠都是正確的!

他會一直拿錄音機出來,尋求三輪一言的指示,這其實有點過頭了。他太過依賴三輪一言的話語了。

他這個習慣,連有吠舞羅病的八田都看不下去。在劇場版裡說他噁心。

三輪一言應該有在擔心這件事。所以才下那個最後命令。逼他靠自己去決定自己的路。成果在第一二季動畫裡都表現出來了。




03小白與宗像

小白其實一直在關心宗像。第一季他恢復記憶,準備把無色帶去尊面前之前,他曾經看著赤青兩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想著:「他們兩個人也無法並肩同行嗎?」

他落地以後和這兩人沒有多少接觸,但宗像和尊的事情他很清楚。大概是在天上的時候就一直看著了。

赤組漫畫中,多多良死時有看到他的飛船(動畫中也提及他在場)。青組漫畫第九話(回憶楠原剛那一話)最後一頁,伏見也在天上看到他的飛船。

一二季中間,他在飛艇上和國常路在一起的期間,黃金爺爺應該也有跟他說過。

所以第二季他一直在擔心宗像的情況。

他冒著自尊被踐踏的風險(也真的被踐踏了)正面面對宗像,請宗像讓他幫忙管理石板。頭腦好到第一季時可以和宗像鬥智的他,在這裡完全不靠花巧言語,直接請求,他是真的想要幫上宗像的忙。

宗像是繼國常路之後在背後守護日本的人,同時也算是國常路的戰友。他是國常路大覺創造的世界的繼承人。

對小白來說,這樣的宗像是有特殊意義的。因此當宗像罵他的時候,小白很明顯動搖了,想起了好友過去對他的質問。

小白是高智商謀士型演技派,不是誰都可以讓他動搖的,而他沒辦法無視宗像對他的評價。

他有請草薙告訴安娜注意宗像的情況,為什麼是找赤組注意?因為他和青組沒有私交。宗像對他沒好感。他就算關心宗像,也只能這樣而已。




04延續的夢

小白這個角色,在發想過程中可能和希特勒有關。他的名字阿道夫和希特勒同名。不過我自己就是小說家,我知道小說家有時候做這種事沒有特別意涵,就只是一個梗而已。

K會迴避作品中特別殘酷的部分,所以小白在納粹的事情裡涉入多深,讀者永遠不會知道答案。
納粹科學家的背景手幾乎不可能是乾淨的。但是在那個時代,一面(不得不)聽從國家命令殺人,一面拚上性命(真的是拚上性命)能救多少人就救多少人的例子,也是存在的。

那是一個,個人的夢想被大環境的現實擠壓破碎,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切事態朝著最糟的方向飛奔而去的時代。

在那樣的環境下,小白懷抱著藉石板之力改變世界的夢想。

他和姊姊、國常路是為了國家工作的,工作的成果也只會被國家拿去。如果他們解開石板之謎,石板也只會被用來讓世界變得更糟,這點克勞蒂亞和國常路心裡都有底。

Count Down第四話裡,國常路知道他們所在的地方不一定安全,提醒小白切勿麻痺大意,這裡小白看起來對國常路的擔憂毫無共鳴。

但在短篇「聖誕1994」裡,同樣對於這個地方會被空襲的可能,國常路則是覺得小白知道,只是努力不表現出為此困擾的樣子。還有石板被利用來讓世界更糟的可能性,國常路也認為小白是知道的。
小白只是不願意讓現實阻止自己作夢而已。

即使在沉重的現實面前,小白還是一再敘述著石板能夠帶來多少希望、說著石板能夠結束戰爭這樣的話題。

小白討厭戰爭、喜歡和平、期待繁榮,他希望石板創造出的「王」會帶來這一切,讓大家都能得到幸福。這是他個人的夢想。在日益沉重的現實威脅中,他盡他所能的不讓這個夢受到壓迫。

結果現實終究以最糟糕的方式粉碎他的夢。

姊姊死了,他在遭綁架的過程中見識到人類愛好殘酷的一面。短篇「滕佩爾霍夫1945」裡,即使小白已經成為了「王」,他卻無法出手拯救那些愛好殘酷的人類免於被殺。在複雜嚴苛的現實面前,即使有了石板(的王之力),他也什麼都做不了。

他從此沉浸在絕望裡,逃向空中。

在小白逃向空中期間,國常路在地上重建日本。即使經歷和小白一樣的絕望現實,但他選擇親自展現「理想的王」的姿態,在地上挑戰小白曾有的夢想。國常路將小白逃避了的夢想延續下去。

第一季失憶期間,小白在地上體會了平凡人的生活,親身待過國常路建立的世界。那是一個沒有戰爭,和平繁榮的世界。幸福就存在於這裡。

Count Down第四話裡,國常路過世後,小白在懷念他時,說:「中尉他,替我實現了我的夢想。這七十年裡,他一直在告訴我何謂理想,又何謂現實。」

現實和理想不一樣。光靠石板無法給人帶來幸福。反過來說,也不是只有石板會帶給人幸福。國常路在這七十年的時間裡想必經常面臨理想與現實的衝突,但他一次次的做出選擇,走到今天。這些事情小白都看到了。

第一季第一集,小白在屋頂上大喊:「日本和平,真是個好國家!」

第二季在同樣的地方,流邀約他改變世界。

他之所以拒絕流的邀約,是因為這個和平的國家,就是他的夢想實現的樣子。流的行為會破壞這一切,把世界帶回二戰那個地獄。

曾經,在小白以為夢想已經結束,逃到天上去的時候,國常路接下了這個夢,將夢想延續下去。現在,雖然國常路不在了,但是小白不再逃避,他從國常路手中再次接下這個夢。他要對抗綠之王,將夢想延續下去。

這就是小白拒絕流的原因。





05御柱塔頂之戰

小白在御柱塔裡犯的第二個錯誤,宗像和灰王打的時候,他沒有上去擋。讓狀況很糟(劍裂了,又同時壓制著石板)的宗像孤軍作戰。

灰王登場沒多久,把全場都籠罩在霧裡。這個霧在畫面表現上還多少可以看到景物,但是從角色對話可以看出來,在裡面的人幾乎什麼都看不到。八成是距離感空間感全都混亂了。

灰王可以調侃宗像:「你瞄準哪裡啊?」

宗像也怒了:「你還要繼續玩捉迷藏嗎?」

可見這霧影響多大。

(氏族成員可以找到給自己異能的王。貓狗都還能看到小白。後來在讀戶灰青單挑時,青組也能找到宗像)

這霧一展開,宗像連就躺在腳邊的流都會被灰王搬走。要不是石板太大,宗像又直接踩在上頭,說不定灰王可以不用打這一場,直接偷走就好了。

開場的時候安娜朝灰王攻擊,試圖阻止霧展開(宗像之前顯然不知道灰霧厲害,開場沒想到要阻止),招來一陣反擊。小白選擇了成為安娜的盾,他開場站位在安娜旁邊,和宗像有距離。
然後霧來了,小白找不到宗像在哪裡了!

他其實整場戰鬥一直在擔心宗像,鏡頭不只一次帶到他擔憂的特寫,想著:「宗像桑!」

宗像擋掉的其中一顆子彈飛到他附近時,也特寫他緊張的左右看,找不到目標在哪裡。

這時候他是想幫擋也擋不了。

宗像用嘴砲轟灰王時,有一段鏡頭以宗像為中心三百六十度旋轉。這裡是用宗像視角展現的世界。看不到灰王也就算了,小白和安娜也看不到。宗像和小白,等於是被隔絕在兩個地方了。
然後安娜因為受到灰王的絕望影響,倒下了。

當宗像成功驅散霧霾的那一刻,小白面臨了抉擇。

他該保護安娜,還是宗像?

如果他趁機移動,去當宗像的盾。灰王打斷天狼星那一槍會變成打毫無抵抗能力的安娜。灰王本來就是在挑沒防禦的人打。

叢林作風一向兇殘,根本不能期待他們手下留情。

如果小白把保住石板當成最重要的事情,他這時候就應該去保護宗像,放棄安娜。反正安娜已經沒有戰力了。

但是他是小白。

保護宗像的話,安娜肯定會出事。

保護安娜的話,宗像還有作戰能力,他可能不會有事。

小白想要所有人都沒事。他選擇了後者。

結果就是宗像被灰王擊敗。到這時候,小白也已經無力回天了。剩下不管派誰上都只是送死而已了。

小白的選擇的結果,是宗像和安娜都沒死,但是宗像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要墜了,作為王的生涯就此結束,也幾乎算是死了。



06面對

御柱塔之戰後小白開始策劃砸石板,和宗像再也沒有互動。

我覺得奇怪的地方,是宗像去酒吧的部分。

為什麼是安娜告知宗像要砸石板?小白不是發起人嗎?他躲哪去了?

我想那一次見面,並不是飯桌同盟的會面。如果是談公事,小白會去找宗像,也應該親自去找宗像。決定不再逃避的小白應該會這麼做。

但那場會面其實是私事。安娜找宗像過去,不是為了在砸石板這件事上,要宗像以飯桌同盟一員的身份提供協助(宗像認為這是這次會面的目的,所以他主動說了飯桌同盟已經無效)。

真正的目的,是要宗像珍惜性命,不要使用王之力(結果宗像不聽勸)。

小白之前關心宗像,卻是要草薙告訴安娜注意。這次恐怕也是。他關心宗像,卻是讓安娜去講(安娜自己也想講)。他親自去講這件事絕對沒好下場的。

之前一直不能下定決心砸石板的小白,到這時候終於下定決心,除了要阻止流,跟宗像快墜劍了多少有關。小白一直都關心宗像,宗像快墜劍了,他不可能沒有感覺。

他不願意再看到更多石板的犧牲者了。

在石板消失,衝天光柱吞噬眾多達摩克利斯之劍的時候,安娜的表情是帶著祈求看天上,看著宗像的劍。

他在祈求這麼做可以救下宗像。

這次小白成功了。



07白銀之王

每個氏族都有中心思想。

我想,白銀氏族的中心思想,應該是享受生活中各種小事吧。

像小黑,每天為大家作飯這樣的小事情。有些人會覺得一直重複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人生很無趣,但白銀氏族的人,可以感受到這種事情當中的意義,樂在其中。

有些人為了追求理想,願意把其他一切都犧牲。而白銀之王是把「不去犧牲」作為理想。

守護著重複到來的,不變但充滿價值的每一天,這就是白銀之王伊佐那社。




08貓兒

赤組和青組的三巨頭都有類似的構成。NO.2和王互補,NO.3和王相通。尊和草薙互補,和多多良相通。宗像和淡島互補,和伏見相通。

白銀組沒有排序,但也是一樣。

小白和小黑互補,和貓兒相通。

作為小白中心思想的「飯桌重要論」是由貓兒說出來的。

貓是不用上學的,但結局時貓兒上學去了(還是用本名去的)。曾經放棄人類身份來逃避痛苦的他,應該也開始改變了吧。

黑白小說中,三輪一言曾經對狗朗說過:「會和你結為連理的人,一定有寬大的胸襟和自己的步調,而且是個再開朗也不過的人。」

這是預言還是調侃?是預言的話,會是指貓兒嗎?

我只能說,有可能。小黑這個人,為別人而戰時是最強的。他是犧牲奉獻型的人格。所以當別人不需要他時(比方說小白第二季閉關研究砸石板期間,這件事他幫不上忙),他會不安。

一個照料起來很麻煩,但又不會只依賴他的人,會是合適的對象。貓兒就是如此。

而且貓兒很強烈的有自己的步調。當小黑在第一季結局接受了小白不在這件事時,是貓兒改變了他。和小白重逢時小黑還想用君臣禮儀面對這件事時,也是貓兒改變了這一點。貓兒可以適時破壞小黑的步調,避免他鑽牛角尖。

其實如果沒有貓兒在,小白失蹤那一年,小黑可能撐不下去。

小黑想要被需要,三輪一言死後,是遺命支撐著他,直到遇見小白(這是三輪一言下這個最後命令的另一個理由,否則小黑失去他以後會失去方向)。

小白失蹤時,是貓兒那堅定的尋找小白意志,和照料貓兒這件事,支撐他走過那段時光。

貓兒適合小黑,還有另一個最重要的點:貓兒對別人的付出不會習以為常。

不管狗朗為貓兒煮了多少次魚,貓兒都會明顯表示開心。

這對狗朗來說是很重要的。

以後會怎樣不知道,我就說到這裡了。




09交朋友

廣播劇「朋友是值得信賴的人」裡登場的是記憶已經恢復的小白。他和小黑說到貓兒出去玩了,而且他和小黑出門以後還說「覺得非常地和平呢。」

第一季他記憶恢復以後局勢相當緊張,沒有時間讓他和小黑上演這裡的劇情。第二季他回來以後叢林正在肆虐,他們不可能放心讓貓兒獨自出門,更不可能說現在很和平。

所以這是石板消失以後的事情。

小白在看書想交朋友。他是不是已經有目標人物了?

宗像會讓他想到國常路。他是不是想和宗像建立和國常路一樣的關係,成為朋友?




10青與白

2015年12月一番賞G賞圖分析

共有兩款,先看第一款。



圖中的小白我一看就覺得不是小白(伊佐那社)。

這個小白的肢體語言有點畏首畏尾,而且氣質樸素。

社的肢體語言不帶畏縮,氣質很華麗。

這個人不是社,是透(小白身體本來的主人)。

既然社不在圖中,那狗朗看著畫面外也能理解了。他是看著社(大白)。

再來看第二款。



宗像看著畫面外,那個方向是在吧檯後。

圖中有四杯酒,所以絕對還有一個人在。那個人在和宗像說話。

那是誰?會在酒吧出現在吧檯後的,除了草薙以外,還可能有八田。

但是看淡島的表情,她臉上有敵意,在警戒著為宗像擔心(她不可能對宗像有敵意,所以這是因為和宗像說話的人而露出的表情)。那個人不可能是八田,八田的話淡島不會是這個表情(淡島對八田也不可能有敵意),草薙的表情也該更有家長感。

應該是大白。

大白第一季在飛空艇上見狐面無色(當時狐面穿著透的身體)時,手上就是酒杯。他在天上飛了那麼多年,打發時間而會調酒的可能性很高。

以他的個性,第二季後和吠舞羅混熟了,是很可能鑽進吧檯後面的。

這樣的話,淡島的表情就能解釋了。宗像因為社第一季救朋友的行為認同了社(詳情請看我寫的伏見分析文),但淡島沒有。淡島對社的印象還停留在第一季那個狡猾的逃犯上頭。

時間點在第二季結束以後的短篇「某位少年尋找未來之路」裡,宗像說賣人情給大白感覺還不錯時,淡島是不能理解的。她無法理解為什麼宗像對大白變友善了。

淡島對大白這個危險的傢伙有戒心,宗像卻看似毫無戒心的和大白說話,所以淡島才那個表情。
大概就是因為太過在意大白,淡島才忘記在宗像(以及她自己)的杯子裡加紅豆泥吧。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5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