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1k

【心得】伏見分析文 

樓主 沙也亞之蝕痕 lannia
GP206 BP-
劇透到第二季完。主要分析伏見猿比古這個角色。文長慎入。



前言

伏見是非常受歡迎的角色,每個觀眾對他應該都有自己的看法。本文只是我對K這部作品的詮釋,並不代表正確答案,更不用說官方也許還會出材料打我的臉。與我一起共鳴愛伏見當然很好,即使是看法與我不同的人,如果能在看這篇文的時候,享受到從另一個角度看K的樂趣,我覺得這樣也很好。

當初看K第一季的時候,其實我一整個看不懂。到第二季的時候到處補完小說漫畫(圖書館是個好地方),才終於看懂了第一季的各種關係。拔刀這件事對我來說總算不再是「這是在演哪齣?」而是代表了Scepter4內部的嚴謹規則;安娜玩玻璃珠也不再是「你到底在幹嘛?」而是在為赤組的大家發揮超能力各有其劇情上的意義。

伏見就是一個第一季被描寫得很淺薄的角色,在第一季的表現可以說是除了Mi→SaKi還有「跟八田那一場打的很好看」以外什麼印象都沒給我留下的角色。

因為他喊MiSaKi的時候實在太刺耳了,我甚至一度很討厭他。感覺好煩,能不能閉(結果他的配音員是我很喜歡的宮野真守,我第二季才發現這件事)

結果看完小說Lost Small World(以下簡稱LSW)以後,對他的愛一整個大爆發,成了整部K裡我最喜愛的角色。甚至開始會欣賞他每次Mi→SaKi的微妙差異(宮野真守大好!伏見的聲音演出超豐富!)

動畫裡對伏見的描述之淺薄,對照LSW裡的深度,簡直像水窪和大海的差別。可以說,要了解這個角色,LSW必讀。

LSW的劇情我就不重複說了。直接以已經看過為前提去分析。



01與八田的關係

伏見和八田會成為朋友,只能說是緣分使然。因為他們兩個個性真的差很多,正常應該連生活圈都不會重疊。兩人在國中時之所以能成為朋友,是因為八田那時候正好因為太過強迫別人配合自己,而被原本的朋友排擠(那群人沒把他當朋友就是了)。

當時八田正好處於受到教訓的反省期。

本來他的個性絕不可能沒朋友,情況特殊才變得孤單一人,然後碰上了同樣是一個人的伏見。他主動接近伏見。

因為處於反省期,所以他花了不少精神去觀察伏見,注意伏見討厭別人怎樣對待他,因為這樣,他們才變得能夠成為朋友。

LSW中,八田心想:過去的自己或許不懂得體諒別人的心情,認定自己開心的事,肯定也能讓大家開心,强迫別人認同自己覺得有趣的事,從來沒想過朋友早就暗中疏遠自己了。

現在明白了這一點,和以前比起來,八田已不再强行闖入別人心中。面對伏見時,只敢戰戰兢兢地試探他的反應。或許從別人眼中看來,自己還是少根筋。但是,八田也開始學著用自己的方法,小心翼翼地和伏見作朋友。爲什麽呢?因爲不想再被人討厭了嗎?不是這樣的。

是因爲覺得聰明的伏見太厲害了。看著他,不知有多少次因興奮期待而打從心底顫抖。因爲想看到他更多笑容,想和他一起做些好玩的事。因爲想和他一同歡笑。

八田絕對不是光靠死纏爛打就突破伏見心房,那樣做伏見只會把心門關得更緊。一面靠近一面給伏見保留一點空間才是正確答案。當時的八田有這麼做。

因為這樣,他們共享了一段相當親密的友誼。甚至伏見還願意跟八田一起住(保留了閣樓作為他的空間),以伏見的個性來說,八田達成這成就實在非常了不起。

兩人沒上高中,直接出去闖蕩,是伏見主動提議的。這點很重要。這是邀請八田參與他往後人生的意思,可以說在這時候,伏見已經打算一輩子都跟八田並肩前進了。


LSW中,國中時,八田敏銳的察覺伏見家庭給他的是負面影響,指出伏見:「猿比古,我知道你一個月裡有好幾天不回家,都在網咖過夜對吧?只有沒人在家時才會回家,有人在就不回去。這樣的家對你而言,有什麼意義?

頓時讓伏見無言以對,正中紅心。對伏見來說,這樣的八田是:「這傢伙雖然基本上腦袋少根筋,有時卻看得莫名清楚。平常總是強行將自己的價值觀套用在別人身上,大部分的時候都牛頭不對馬嘴,令人火大,然而卻又不是每次都這樣。偶爾他就是能全力擊中分數最高的那一點。不是零分就是一百分。這傢伙就是這種人。現在這個,很好。一百分。

伏見和八田,雖然是差異這麼大的兩人,內心深處卻有著相同的情緒。

八田覺得,就算明天隕石從天而降毀滅世界,他也無所謂。而伏見,他覺得要是明天隕石從天而降毀滅世界,那就好了。

年輕時的兩人,都對身處的世界感到煩悶,都覺得無聊無趣。

八田本來就很喜歡和別人一起去做各種事情,而伏見擅長的事情(自己做投影螢幕之類的),對八田來說非常非常的有趣。

伏見頭腦很好,所以能夠隨口說出微中子之類的玩意兒,而八田雖然不懂,但是會覺得聽起來好厲害,而非常興奮期待,想跟伏見一起開那艘叫微中子的宇宙船(笑)

伏見的思維、看事情的角度,有很多事情是八田自己不會想到的。那是伏見讓他看見的世界。八田覺得這樣的伏見很厲害,也將這份心情表現給伏見知道。

LSW中,用背包砸了阿耶的臉之後,伏見想著:「就像捏破氣泡紙也只是因慣性而停不下來一樣,對伏見而言,世上大部分的事都是如此得過且過。心中即使曾經充滿負面情感,卻總是缺乏正面情感。

『你超厲害的——!』『你那個主意太有意思了!』『一起做吧,猿比古!』

直到那個動不動就反應誇張,直率對自己說這些話的傢伙總是在身邊,伏見才開始覺得,自己在各方面都比一般人出色的這個天分,終於有了發揮的價值。

伏見能力雖然很強,但是因為大人的疏忽,從來沒有為自己的能力高興過。是因為八田對他的種種表現總有很大的反應,經常告訴他:「你好厲害!」由於八田的肯定,他才開始覺得自己是有能力的,也才開始發展夢想。


短篇Small World裡,國中時處在小世界裡的兩人,本來在輪流提出世界如何毀滅的點子,彷彿在構思科幻小說,最後八田卻話鋒一轉,變成想綁架地球征服世界。伏見雖然嘴上說他腦子有毛病,卻認真的考慮要如何實現這件事。八田也看出這一點,露出笑容。

LSW中,挑戰叢林之前,伏見想著:像自己這樣的國中生,認真的考慮要奪取Jungle,這種事若對八田之外的人說,只會被當成小孩子扮家家酒取笑。可是,只有八田沒有取笑,並真心相信自己是認真的。只因為是我的計劃,只因為我說要讓全世界跌破眼鏡。

在還不知道王的存在的這時候,在一起租下的秘密基地裡,八田告訴伏見:「只要我們兩個搭檔,連一絲失敗的可能都沒有。」以及「一定要讓他們跌破眼鏡,猿比古。只要跟你在一起,總覺得我們甚至能稱霸世界。」伏見也給予回應。

兩人拳頭相抵,相信憑他倆一定可以顛覆這個無聊的世界。

不是零分就是一百分的,伏見猿比古的搭檔八田美咲。


02失去的小世界

LSW的標題,所失去的那個小世界,並不是單指失去和八田一起前進的未來,也代表告別青春時期,面對社會現實。

因為他們還年輕,所以天不怕地不怕,覺得什麼事都能辦到。

於是在LSW前半故事裡,連氏族都還不是的伏見,就帶著八田挑戰綠之王去了(當時他們還不知道世界上有「王」這種根本開外掛的東西)。打駭客戰伏見有自信,偏偏綠之王的能力已經不是駭客這種東西能比擬的,那根本是變魔法了。

兩人慘敗。逃跑的時候,伏見差點被暴民宰掉,周防尊和多多良正好趕到,八田衝上去求救,結果周防和多多良救了伏見。

因為這次事件的契機,兩人從吠舞羅那裡知道了「王」的存在。

這次失敗讓兩人萌生想要力量的想法,於是在八田提議下,一起加入赤之氏族,獲得力量。

兩個人身上浮現的赤之印記在同一個位置,八田對此非常高興。後來對伏見來說,這卻成了小世界終結的開始。

加入吠舞羅以後,八田眼睛閃閃發亮的說著「好厲害!」的對象,變成了周防尊。




03離題聊八田

八田是非常重視「象徵物」的人。

這點從他對家庭的看法就知道。過了好一段由單親母親帶大的日子,因為是獨子,也隱約浮現出「媽媽需要我」的意識。後來出現了一個好男人和媽媽結婚,婚後生了兩個很可愛(可以確定八田很愛他們)的弟妹。他的想法卻不是單純的「要守護的人變多了」,而是浮現出「這個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和這個家只有一半的血緣關係」、「媽媽現在不需要我了吧」,這種雖然他自己也知道不能糾結於此,但就是無法去除的想法。

「血緣」就是一個象徵物。沒有這個象徵物,雖然什麼問題都沒有,但他就是覺得缺了什麼,少了「我們不需要血緣仍然是家人」的自信。

所以像吠舞羅這樣,不僅僅有超讚的同伴們,還有赤之印記這種外顯象徵物(尊算是活體象徵物)的地方,對八田來說,是超級完美的地方。

所以他才會在和伏見拿到同樣位置的印記時,說出:「這下就是真正的搭檔了!」這種話(不那麼重視象徵物的伏見馬上吐槽他:「至今為止你都沒有把我當搭檔啊?」)。

所以伏見改投Scepter4時,他才會試圖用拳頭碰印記來說服伏見回來,因為在他看來,象徵物本身是有聯繫情感的力量的。可惜伏見不吃這一套,還反過來燒毀印記(象徵物),終於把八田惹火了。




04伏見與吠舞羅

吠舞羅是個好地方、吠舞羅是個好地方、吠舞羅是個好地方。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氣氛非常像大家庭。

可惜不適合伏見。

伏見想要的,是他當年和八田兩人在小世界裡說的那些話,要把世界攪得天翻地覆,要做一番大事業,要讓大人物們再也不能小看他們。

八田卻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一個兼具象徵物的家庭,他已經別無所求了。現實是,比起和伏見聊的那些內容,這才是八田真正想要的東西,伏見已經不可能再拉他回去那個小世界了。

八田根本不記得他們當初追隨尊只是想要能幹大事的力量,已經改把吠舞羅當成人生的重心了。

兩人決裂時,伏見說的話背後的真意是這樣,吠舞羅的目標對八田來說夠了,對伏見來說遠遠不夠。

不過就算這樣,伏見還是努力想要融入過。結果只是搞得他神經緊張、痛苦不堪,還自我質疑是不是別人才算正常,自己有問題。

Side Red一開頭,多多良看著坐在人群外的伏見,覺得:他看起來就是在勉強自己融入團體。

這其實不是誰有錯,而是真的吠舞羅就不適合他。這點多多良是知道的。多多良對待伏見的態度是:多多良知道伏見不適合這裡,而且多多良並不把這當成是誰的錯。

所以多多良對伏見的基本對策就是:用伏見希望的方式對待他(盡量啦,畢竟這裡是吠舞羅)
LSW中,八田正和鐮本為了挑戰特大碗拉麵失敗的事情打鬧時,伏見在旁邊一個人漸漸陷入負面情緒中。多多良適時用一串莫名其妙的發言轉移了伏見的情緒。伏見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多少有察覺,多多良讓他喘了口氣。

至於尊,那真的是伏見不能理解的生物。其實我懷疑在吠舞羅裡,真的理解尊的人有幾個。偏偏大家都一副跟這種謎之生物很熟的樣子,更加劇了伏見的自我質疑,結果搞到甚至無法在謎之生物面前保持平常心的程度。

在吠舞羅融洽又樂觀的氣氛裡,只有他既不想加入人群,也不覺得尊天下無敵。他清清楚楚的看到,跟黃金氏族非時院比起來,吠舞羅根本不是對手。對於吠舞羅的種種問題,也總是很快就察覺。

而且他還害怕尊。這種恐懼和吠舞羅其他人對尊的敬畏不同。Side Red中,當尊放出毫無傷害力的威嚇光波時,明明自己是吠舞羅這邊的人,不是威嚇的對象,他卻害怕到站不住。

在吠舞羅的期間,伏見糾結著:我通過赤組的入會試煉是不是個錯誤?跟大家不一樣,不崇拜尊的我,不去認同這個團體的核心價值,是不是這個團體隱藏的叛徒?

後來他選擇了另一個王,離開吠舞羅。他對此並無後悔,只是在這個幾乎所有人都是單色的世界裡,落實了他對自己的懷疑,成了叛徒。

第二季第二集,在酒吧裡,安娜和貓兒說話後,跑離沙發去看牆上的照片時。其中一張照片有跟八田一起撈金魚的伏見。到這時候吠舞羅還把有他的照片一起裝飾在牆上,涵義大家自己意會吧。




05為什麼Scepter4就可以?

LSW後半,跟八田吵架後,伏見跑去單挑綠之王。快被收拾掉的時候,宗像禮司出面逼退綠之王,順便把伏見打包回家。

要討論伏見為什麼不適合吠舞羅,不如直接看為什麼Scepter4適合伏見。

宗像給伏見的一個重要待遇是:個人房。

個人空間對伏見來說非常重要。宗像很好的把握到這一點。

八田在LSW後半惹毛伏見的狀況,就是把吠舞羅的人大批帶回他們一起租的房子。雖然伏見沒有對這件事發火(沒有侵犯到他的閣樓),但是這件事很明顯導致他變得焦躁,於是就為了其他事情大發火了。

把伏見不信任的湊秋人帶回去更是一大錯誤,伏見當時就發火了。那裡是他的避難所。他需要在那裡充電來應付外面那些討厭的事情,結果討厭的事情進到避難所裡了,他的焦躁情緒就一直往上升,完全沒有機會舒緩。

八田在LSW後半犯的錯誤是:他停止去注意伏見討厭別人怎樣對待他。

因為吠舞羅全都是一群會因為去朋友家開宴會而開心的人,他根本沒想到伏見可能討厭這種事(這算是八田因為年輕所犯的錯)

伏見發火了,然後呢?伏見其實還滿常發火的。在Scepter4也是都直接開罵。第一季大家坐直升機去追飛空艇的時候,就不停聽到他罵人。

Scepter4開罵,被罵的人自己反省。在吠舞羅開罵,被說應該要為了這件事道歉。

我相信喜歡吠舞羅那種作法的人一定很多,我也不是說這樣不對,但是這樣對伏見來說就是不行。他覺得他只是實話實說,為什麼要道歉?明明就是沒把事情做對的人的錯!(這算是他由於年輕所犯的錯)

八田要求他去找湊家雙胞胎兄弟彌補過錯的時候,他直接翻臉(仁希化),就是這個原因。

伏見不是真的不在乎別人對他的看法,他只是告訴自己不要去在意,表面上不在乎,所以這種「被說應該要道歉」和「我不認為我需要道歉」之間的衝突,對他來說是很痛的。其他人也就算了,偏偏是八田,於是他痛到受不了了。

Scepter4和吠舞羅對於伏見開罵的反應不同,就可以看出兩個組織作風的不同,也能從中窺見適不適合伏見的關鍵所在。

Scepter4,伏見可說是全力發揮,完全不用管別人。

第一季第十集,伏見和八田決裂那一段,伏見燒毀印記以後,有一個很微小的肢體語言:打直脊梁(並開始發表他對吠舞羅的不滿)。

他之後在Scepter4一直都是這種打直脊梁的姿勢。對他來說,之前他一直勉強自己去配合吠舞羅的風氣,到這一刻才終於可以抬頭挺胸的作自己。




06伏見與大人們

LSW中,加入吠舞羅後,某次為了可不可以批評多多良做的咖哩難吃而爭論,當八田說伏見孩子氣的時候,伏見的反應是:誰說過想要成為大人的啊?

對八田來說成為大人就是成為大人,他跟一般人看待這件事的看法相同。

伏見不同。他特別聰明卻沒有從大人那裡得到應有的獎勵,反而是一直傷害他。父親對他精神虐待,母親絲毫沒有想要改善他的處境,甚至也沒有做到基本的照顧,學校老師只不過是位居高位卻沒有能力的傢伙,他對大人的印象本來就不好。

他不想成為大人。最糟的是,他隨著長大,還越來越像他憎恨的父親仁希。這個人,他就算只是百萬分之一像他都不願意。對他來說,長大一點好處都沒有。

部分因為不想成為大人,雖然加入Scepter4有很不錯的薪水,他還是沒有考慮未來的事情。他根本不想去想,還是走一步算一步,只根據當下的事物作決定。

LSW中,他向勒索他的學長報復,在不暴露身份的情況下讓對方破產,卻完全沒考慮過因為破產於是又來找他勒索時的應對方法。他就只考慮到報復而已,不考慮未來會發生的事。

與他對大人的惡劣印象相反的東西,就是在小世界裡發展的夢想。

LSW,加入吠舞羅已久,伏見聽著八田滿口吠舞羅,心想:「無聊透頂。心裡這麽想。不記得最近跟這傢伙說過任何有趣的話題。以前到底都聊些什麽……要讓全世界跌破眼鏡之類的事,那些話像是永遠都聊不膩似的。『要向世界上厲害的傢伙下戰帖』什麽的,在知道世界上有『王』之後的現在,已經明白那是不可能辦到的事。當時那種無敵感到底是打哪來的?真是匪夷所思到了極點……可是,正因爲擁有看到不順眼的東西就去破壞的力量,所以才能鼓起一點『明天也活下去吧』的勇氣。

伏見並不想要未來,他有的就只是夢想而已。




07Mi→SaKi

導致伏見變成一個病嬌角色的罪魁禍首是仁希。那個人會故意破壞伏見重要的東西,享受伏見憤怒痛苦的樣子。

伏見和八田決裂是別的理由,他之所以會覺得「既然八田已經不可能再跟我有同樣想法了,那也不用留復合的餘地了」,則跟他的年紀有關。

決裂以後的反應,就真的是像仁希了。他們都可以從衝突中得到滿足感,於是故意激怒對方。在最深處和父親相像的這個地方,本來是伏見最厭惡的。

其實如果真的要讓八田崩潰,以仁希的作法,應該是弄垮吠舞羅,或是乾脆把那個很好殺的多多良殺了,但伏見只是言語刺激和燒毀印記,導致八田對他的仇恨也半調子,經常打打罵罵一陣就算了,我得說他和父親畢竟還是不一樣的。

他一直都很堅強的在抵抗仁希帶給他的影響。他對吠舞羅有感情,對Scepter4也有。對他來說,大家都好好的,還是比製造衝突來享受更好。

決裂那時的八田覺得吠舞羅很完美,根本不可能想到居然有人會不適合吠舞羅。伏見雖然選擇再和八田見一面,親口告知改投Scepter4的事情,但心情上可說是已經放棄溝通了,他對八田還有放不開的感情,因此選擇了這種最糟糕的,聯繫兩人的方式。

僅僅是因為這樣比和八田毫無關係要好。

比起八田眼裡只有尊,至少八田在衝突時還會看著他。

八田並不是完全不會想的人。伏見這件事他也有打擊到,雖然燒毀印記時嘴上說了要殺伏見,結果LSW裡,他還是希望伏見能自己認錯回來,他願意陪伏見一起被尊痛扁教訓。第二季在御柱塔裡,也能看到他透過和Scepter4的人接觸,設想伏見心思的場面。

我都跟別人說,伏見跟八田,總有一天會和好……四十歲以前啦。

等兩個人都成熟了,一定會和好的。




08對伏見來說的八田

伏見對八田抱持的感情到底是什麼?強烈到他即使用上最糟的手段,也要守住雙方的聯繫?

惟一一個願意同住的對象、惟一能碰觸他心理創傷的人(LSW後半看到仁希幻影時,伏見只有試圖找八田談,其他人包括多多良他都不考慮)、最初讓伏見發現自己價值的人、引導他知道正常的親人應該是怎樣的人……八田對伏見來說實在有太多意義、太重要。除此之外我還認為,對伏見來說,八田相當於避難所。

LSW裡,伏見說過他討厭整個世界。在廣播劇的十個問題訪談裡,他明白回答了:「喜歡的東西?沒有。」討厭的東西則是怎麼列都列不完。

對他來說,整個世界充滿了使他焦躁、討厭的事物。其中有些到了憎恨的程度(例如仁希);有些雖然本身不討厭也不喜歡,但是他討厭整個世界,所以一併討厭。

在這樣的世界裡,他需要避難所。讓他充電,應付這個全是討厭事物的世界。這是他重視個人空間的原因。

而在一再發生討厭事情的人生中,他也需要避難所,那就是八田了。

伏見這個角色有很多表情、語調和肢體訊息,研究起來相當有趣。他所表露出來的種種情緒,有一種是惟獨他和八田單獨處在小世界裡時,才會出現的。

那就是平靜。


(圖1:小世界裡的平靜)

這個表情只有在八田身邊才會出現,別的地方是看不到的。

對伏見來說,活著就是無止盡的精神損耗。在沒有補給、無處可逃的情況下,獨自面對仁希長期的精神虐待。他的精神狀態其實很危險。

直到八田出現。八田知道伏見家裡的情況,正中紅心的掌握了伏見的心情。最後還邀請伏見一起去外面租房子,徹底把伏見拉出了那個地方(八田媽媽發現八田想把伏見拉出那個地方,所以在八田偷偷往外搬運行李,慢慢搬去租屋處時裝作不知道)。

其實關於伏見,八田達成的成就真的很了不起。

如果沒有碰到八田,沒有八田給他精神補給,伏見就只能夠靠自己的理性特質,去和他遭受的扭曲硬碰硬對抗。

他能不能撐下來很難說,但是即使他能撐下來,這也是危險的平衡。萬一哪天理性耗盡、失守了,沒有其他力量來源的他,可能會墮落、發瘋。可能會得到精神疾病,也可能會轉而從酒精甚至是毒品去尋找精神滿足,這會毀掉他自己。

仁希很年輕就死了。死因正是墮落的生活搞壞內臟。如果沒有和八田相遇,而理性又失守了,伏見可能會跟仁希一樣活不到四十歲。

因為有八田給他當避難所,他才得到平靜,精神有了補充,才有了面對討厭的人生的力氣。

伏見之所以是個健健康康的病嬌(謎之音:病嬌還算健康啊?),沒有躺在醫院之類的地方,八田絕對有大功勞。

因此,即使與八田的分離給伏見帶來痛苦,我仍然不會說「如果伏見沒有遇到八田就好了」這種話。

即使在決裂的那個時刻,伏見臉上在笑,而心裡想哭的時候,他也從未這樣想過。

LSW中,相對於從不鎖門,隨便小偷要偷就偷無所謂的老家,對於他和八田同住的屋子,伏見心想:一定要好好的鎖上門。

不能被偷、不能失去的東西,包括了屋子裡的八田。

避難所是這個世界上最特別的角落。

伏見對八田這份獨一無二而深刻的感情,不是簡單的喜歡兩個字能夠講明的。




09伏見與宗像

LSW裡,伏見在尊的面前,朝著宗像跨出一步,就這麼加入Scepter4

伏見當時並不是因為想離開吠舞羅,就隨便找地方去了,他是有受到宗像吸引的。

宗像的理想是把世界置於他創造出的秩序之下(那是一個對一般民眾來說很好的秩序,所以他是正義的一方,但這還是跟「統治世界」意思一樣,所以伏見說他像邪惡角色)。如果不喜歡現在的世界,就自己打造一個。

這正是伏見在小世界裡夢的延伸,要把世界翻一翻。

當初還跟八田處於小世界裡的時候,不知道王的存在,以為自己什麼都做得到,以為可以讓全世界嚇一跳。但是現在,知道了王的存在,明白了自己的無力和極限,八田也離開了,他以為已經斷絕的夢,因為宗像而延續下去。

「如果是這個人的話,就可以一起追逐這個夢。」伏見是因為這樣才追隨青之王的。所以在LSW裡,最後伏見對宗像說:「你可別讓我失望喔,因為這一切都是你害的。

失望什麼?不能讓夢斷絕,宗像要繼續認真貫徹邪惡角色。

害了什麼?他是為了幫助並看著宗像履行這個夢,才離開吠舞羅。

LSW裡,伏見曾經對阿耶說,他過去的一切成就只不過是隨著慣性去做,但在結局的時候,他告訴阿耶,他這次離開吠舞羅,並不是逃避。

國中老師(其中一個他瞧不起的大人)說他放棄上高中是逃避現實,當時那個年輕的伏見對此只有厭惡,結局時伏見明顯成熟很多,他說他已經可以理解為什麼老師那麼說。

成為大人意味著受傷,以及同時降臨的,會明白自己的無力和極限,老師看到的他一直逃避這件事,沉浸在年輕的氣氛裡。

但這一次,離開吠舞羅加入Scepter4這件事,他是憑著自己的意志,選擇了道路。不是因為大人要他做,不是因為八田喜歡這樣,不是因為誰誰誰,是因為他想這麼做。這件事不容易,他是清楚了自己的無力和極限才這樣選擇。

當初還不知道世界上有「王」時,作這種夢還很容易,但是在知道有「王」之後還要堅持這個夢,伏見無法不去承認這是不可能的。宗像這個王在這樣的世界裡,堅持要作這種夢。正是這點吸引伏見,讓他加入Scepter4

他決定要在Scepter4發揮他的力量,於是伏見從此打直脊梁了。




10離題聊宗像

宗像這個人有一個特點,他會非常明確的把人分成「人才,想要」,和「不成材,不要」兩邊。

對於想要的人才,就算對方已經死心塌地的追隨別的王,就算對方已經心如死灰不想回到職場,就算對方根本就討厭他,他還是會死纏爛打(對善條剛毅)、幾乎壁咚(對小黑)、賣人情(對塩津元),隨時伺機提升好感度。

對於不要的人,就算對方主動表示想為他效命(湊家雙胞胎和其他羽張迅的氏族),他不要就是不要。

就連小白,在第二季第四集的尾聲,主動表示要幫忙承擔管理石板的責任,明明是個王,不管怎麼說都一定有可用之處,因為已經列入「不成材,不要」清單了,宗像還是堅定的拒絕,外加言語攻擊。

選人的標準,在赤組小說SIDERED中羽張迅氏族的狀態,可以窺見一斑,不過這不是這裡的討論重點。

一旦列入兩張清單上的人,對他來說,可說是沒有修改的餘地。

整個Scepter4就是由他列入「人才,想要」清單的人所組成的。「不成材,不要」清單上的人,Scepter4裡一個都沒有。

伏見就是被他列入「人才,想要」清單裡,然後經歷了「暗示、私下見面、擅闖民宅、用歪理(尊是這麼評論的)向對方的王當面要人、鄭重邀請當事人」的漫長過程,才到手的人。他還曾經一度相當囂張的直接打電話到酒吧(打客人和供應商用的公開號碼)去,只是被尊掛斷了。他當時是想談伏見的事的可能性很高,因為宗像在湊家雙胞胎的事情上,跟草薙已經沒有要說的話了。但宗像知道草薙把伏見視作接班人,要挖角伏見,他會想和草薙談。

宗像把兩人的關係形容為牌手與牌,伏見毫無疑問是他想要的一張牌。




11Scepter4的伏見

雖然比較常提到的是伏見和八田打起來不相上下,不過論在組織裡的地位,伏見在Scepter4肯定高於八田在吠舞羅。

叢林的懸賞點數已經證明了伏見就是比八田有價值。伏見早在第一季的時候就已經是襯職的Scepter4 No.3了,八田第二季還在學著怎麼當吠舞羅No.3

當初兩人進入吠舞羅的時候,吠舞羅的組織已經成形穩定了,他們算是中後期成員。後來兩人迅速爬升到衝鋒隊長(兩人一起擔任這個位子)的地位。

這之後,宗像才成王,也才把伏見挖過去Scepter4

伏見過去Scepter4的時候,宗像在Scepter4的地位還不穩定。他還在應付前代青之王羽張留下的老臣。

宗像利用伏見前吠舞羅成員的身份,故意縱容伏見以滿不在乎的言行挑釁周遭人(剛進Scepter4時,他曾經把赤色靈氣附在Scepter4的劍上而被人向宗像投訴,也經常不管命令擅自行動。宗像對投訴置之不理,反而在單獨報告時要伏見保持獨斷獨行),公然偏袒伏見給他特權(例如個人房),搞得整個Scepter4浮躁不安,從而刺激老臣們起反應,最後達到整肅Scepter4的目的。

透過伏見,宗像終於打造出一個只有「人才,想要」清單上的人的Scepter4。這之後,伏見憑著實力,在「宗像的Scepter4」裡贏得了同伴的敬重。

伏見雖然不像淡島那樣是創始成員(淡島是宗像收的第一個氏族。在吠舞羅的時候,伏見甚至跟秋山、弁財打過),但他毫無疑問是陪著宗像打天下的早期成員。

伏見在Scepter4的地位不是等同八田,而是等同於吠舞羅No.3的多多良。他們也同樣在發揮戰鬥以外的力量。

因此,伏見有那個資格質疑宗像的決策,事實上宗像也一直鼓勵他這樣。宗像向來十分喜歡聽伏見分析他行動背後的目的,還會一一告訴他推論正不正確、宗像自己又是怎麼看待這件事的。

宗像的體制崇尚秩序,但他也崇尚理性,因此他喜歡能提供建言的人。這點從他對待具有反思能力的人才的方式就能知道。

關鍵時刻能夠殺了王,而且以自己的腦子在判斷宗像是善還是惡的善條,宗像非常欣賞,他對善條的評價是:「總有一天,當你看清我這人底細的時候,或許真的會殺了我。你是一把揮舞的劍,也是即將爆發的炸彈。你既是屬於我的力量,我卻又無法駕馭你。換句話說,善條先生——你也是與我命運息息相關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呢。

同樣被賦予了評價王之善惡的職責,而且有著能弒王的刀的小黑,他幾乎壁咚人家。

塩津元在失去羽張到宗像成王這中間,青組沒有王的日子裡,清楚看見了青組的墮落。絲毫沒有用「這也是沒辦法的」之類的理由搪塞自己。

在吠舞羅的時候,草薙在和多多良、尊一起去新年參拜,路上順便開起幹部會議的時候,對伏見的評價是:「他有著能夠不被周圍影響的『公正』。」也就是,即使是面對自己的組織甚至是自身,都仍然能夠作出客觀評價。

即使身為王,即使是任何時候都知道正確答案、能夠看穿事物本質的人(這是宗像的個人特技,他在成為王以前就這樣了),即使他可能不需要建言。

但他真的喜歡能夠反思的人才,也鼓勵他們保留這份特質。

Scepter4的伏見就是這樣的地位,也因此成了宗像的吐槽役(笑)


(圖2:立於王側

驕傲的表情。這個表情只會出現在他以Scepter4一員身份站在宗像旁邊的時候。他真的喜歡Scepter4,也喜歡自己身為Scepter4一員的身份。




12伏見的王

跟尊那個謎之生物不同,伏見能夠理解宗像。在動畫以外的地方,有許多他們溝通想法的場面。伏見也能清楚說出他對宗像的看法。

伏見可能是Scepter4裡最了解宗像的人。不管是和他的理想共鳴,根據對宗像用意的理解而主動採取命令外的行動,除了第一季第八集讓宗像獨自面對淡島的紅豆泥攻擊以外(強加紅豆泥的份量會隨著尊敬程度增加),他們合作無間。

而且,伏見還是一個能刺激到宗像精神的人。

一向只有宗像單方面把別人搞得快抓狂,罕見讓宗像錯愕來不及反應的場面,在漫畫Days of Blue第九話。

在討論楠原的事情時,伏見說:「這麼說你還真是匆匆忙忙就把他扔出去了啊,你那張所謂的鬼牌。

宗像錯愕,然後問:「莫非剛才這句話,是故意說出來想激怒我嗎?

楠原的事情是極少數宗像沒預測到的發展,是宗像失策,伏見馬上就發現這件事,並且直接說出來。

這種事情在Scepter4只有伏見能做到。

另一方面,宗像也了解伏見的想法。知道伏見在要求什麼,在意什麼。

LSW的最後,伏見對宗像說:「你可別讓我失望喔,因為這一切都是你害的。」失望什麼,害了什麼,伏見都沒多說。

宗像能完全明白伏見說這句話背後的意思,認真回答他:「我會銘記在心。

對青組其他人(包括淡島),還有赤組的八田來說,宗像是一個「搞不清楚在想什麼的王」。只有對伏見來說,宗像看著什麼,他一直都知道。

LSW的最後,在宗像給他承諾之後,伏見無聲地輕輕開口,試著說了一句沒有說完的話:「我的王是——



13爭吵

在第二季第八集裡,宗像被擊敗了。伏見先和赤組說過話,然後和宗像大吵,辭職。

這一段有非常多的細節。描繪十分細膩,看得我心都碎了。

首先是淡島指揮時,叫情報班把所有報告都交給伏見。這一句點出了伏見現在對Scepter4來說多重要,是樑柱級的人。

之後伏見路過赤組聚集的地方,開始照慣例話語刺激吠舞羅。重點是八田說「青之王打贏不就好了嗎」之後,伏見的反應。

他說:「我也很失望。

「失望」是LSW裡的關鍵字。宗像打輸灰之王,就跟他當年帶著八田打輸綠之王一樣,都是把人打回現實的一記痛擊。他對宗像沒有成功維持住邪惡角色感到失望。

之後八田要伏見對自己的王說話委婉點,這裡提醒了觀眾(我),吠舞羅和Scepter4的風氣差異,以及當初伏見為什麼改投Scepter4的原因。

然後伏見回頭挑釁說:「事情終於要有趣起來了。跟緊我喔。

八田對著伏見走遠的背影,有種伏見不知道會走去哪裡的預感。

這個地方,八田是叫伏見「猿比古(Saruhiko)」,而不是他們吵架時喊的「猴子(Saru)」。八田喊伏見名字的方式,也是一個劇情觀察點。

因為劇中八田喊伏見「猴子」的時候,伏見經常是一臉滿足,所以可能比較少人注意到,其實這兩個人都討厭別人用某些方式喊自己的名字。

還沒決裂以前,八田只准伏見私下喊他Misaki。有旁人的時候就算是伏見也要叫他八田。

伏見如果別人喊他Saru,他也會不爽。(剛加入吠舞羅的時候,為了逼即使不爽也悶不吭聲的伏見表露情緒,多多良曾經好一段時間故意叫他Saru,直到伏見開口抗議為止。)

八田喊Saruhiko的時候,表示的是善意和感情,他在擔心伏見。

然後伏見就去找宗像。他像平常一樣,該說什麼就說什麼。

結果宗像的反應是:不但不想聽,甚至連最基本的後續指示都沒有。

宗像被打擊到無法維持邪惡角色的樣子了。

居然在這個緊要關頭開溜,明明眼前有那麼多事情要做!

於是伏見怒了:「不過是單挑輸了,你糾結什麼?

宗像被刺激到,開始針對伏見不滿同盟的事情反過來刺激他:「本來你就不同意這次同盟,作戰失敗,你心裡肯定大罵活該吧?

這重蹈了吠舞羅當年的覆轍。

當初伏見在吠舞羅是很努力忍耐配合風氣的,結果還是一直被說應該道歉之類的,非但沒有回報還落得被質疑的下場,這個痛苦他不可能忘。

這次同盟伏見雖然不爽,但他還是忍耐著努力配合了,工作都努力做好,也沒有去找八田麻煩,結果作戰失敗,努力沒有回報,還被說「其實很高興輸吧」這種話。

於是伏見大怒了,罵得很難聽:「而且你輸了我也在罵活該!

這時候後方的特務隊出聲勸告他說話委婉點。

伏見暴怒回頭看的瞬間,本來還要發飆,看到大夥,就冷靜下來了。他當初離開吠舞羅,跟他不能接受那種說話方式有關。現在在Scepter4,這裡的人也和吠舞羅一樣,要求他不能直說。
這一次他冷靜下來,再開口時已經恢復平常的語氣。

他告訴宗像:「如果你要在這個時候放棄,我就不幹了。」他拿辭職勸諫宗像站起來,繼續作戰。

結果宗像扶不起來,告訴伏見要走就走。伏見是宗像「人才,想要」清單上的人,是死纏爛打也要弄到手的對象,居然叫他走,這真的太嚴重了。

接著宗像還拿叛徒的事情刺激他:「本來你就是個叛徒。

雖然伏見自己平常會拿叛徒這件事說自己,但這並不代表他會很高興別人這樣說他。事實上他非常在意這件事。

這個伏見並非不在意的字眼,從宗像嘴裡說出來,就更嚴重了。伏見會離開吠舞羅,本來就是宗像「害的」(LSW裡伏見最後對宗像說的話)。宗像是惟一一個不可以說他是叛徒的人。對伏見來說,本來宗像是這件事的共犯,現在宗像這樣說,就變成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伏見頭上,連帶的,也把伏見追隨他的理想這件事,變成了伏見自己單方面的作為。

明明就是宗像希望他加入Scepter4的,卻反過來對他表示:「你離開赤組加入青組這件事,是你的錯。」

叫伏見怎能不生氣?

宗像把伏見說得很難聽:「稍不合你意,立刻甩手不幹。你一直都是這樣的人。

某種角度來說,他說的是對的。伏見離開吠舞羅的理由,那些風氣、說話方式、無法以他想要的方式對待他,的確可以說是小事情,如果是「大人」(又一個LSW關鍵字),應該都不成問題。

不死心塌地跟隨哪個王。

而他對王的情緒也的確不是八田那種人所具備的忠誠,LSW中,他就因為無法用這種忠誠對待謎之生物而痛苦。對他來說,宗像把兩人的關係形容成牌手與牌,伏見則將雙方形容成棋手與棋子,本來是讓他很舒適的,現在卻因此被指責了

也無法逃離石板的控制。

偏偏他也不會去當個正常的上班族,無法拋棄夢想,不再使用異能,因此他被石板所束縛。

你只是個坐井觀天的小角色而已。

雖然懷抱著把世界翻一翻的遠大夢想,但也只能寄託在宗像身上,他終究不是個王,而是眾王舞台上的小角色。

宗像這番話,粉碎了伏見想要維持的一切。

他就這樣辭職了。




14叛徒

其實真的很多人關心伏見。

伏見離開吠舞羅以後,多多良關心他有沒有東西吃。這次離開Scepter4,淡島關心他有沒有地方睡(大家都知道他如果沒在八田那,就沒有朋友可以投靠)。

對伏見來說,跟宗像的決裂,不只是一場單純的爭吵,這是他的世界第二次崩壞了。第一次是八田離開,這次是宗像離開。

雖然被說是叛徒,但他從來沒有主動拋棄過誰。他離開八田以前,是八田對他先說了「隨便你!」這次離開宗像,也是宗像先說了讓他走。

擅自讓他構築出顛覆世界的夢想,結果拋下他一個人,跑去玩家族遊戲。

擅自找他來征服世界,結果拋下他一個人,自己說不幹了要乖乖當輸家。

對他來說,這才是真正的背叛。

夜色下,獨自一人走在街上的伏見,宗像對他的批評持續燒灼著他,於是心想:「那我就變成叛徒給你看好了。

他加入了綠組。

接著,故事來到第十二集,真相大白。宗像事前就給伏見下了指示,要伏見假如作戰失敗,就不擇手段打進綠組核心。

換句話說就是臥底任務,而伏見也接受了。

許多異常的地方都有了解釋。比方說,宗像以前在連續熬夜工作時明明跟伏見說過,王是不會累的,卻告訴伏見自己累了。比方說,明明不信任小白,卻把自己最重要的棋子們交給小白指揮(而且小白並沒有如他所說那樣在考慮接下來的對策,小白當時也在頹喪)。

答案是他在演戲。裝作受到打擊無法自制的樣子,其實他仍然是那個棋手宗像。

原本不管是牌局還是棋賽,控制表情和肢體語言等等來欺騙對手,就是必須的能力,以牌手自居的宗像有這種演技十分合理。

伏見在小白開作戰會議以前,無視被竊聽的風險打開叢林APP。恐怕他那時就已經在考慮要找什麼理由去綠組,在安排投誠的材料,故意製造疏漏,顯示他的忠誠動搖。(反正就算他沒開APP,這個會議大概也早就被綠之王看光了)

第五把劍出現,和石板間失聯後,伏見的自言自語:「真該上個保險。」那個保險指的就是他這個臥底。

八田在伏見離去時感覺到的,就是伏見已經要行動了。這個任務死亡率極高,他無法回頭了。因此,他留下話語,希望八田跟緊他。希望八田會發現這是臥底。

辭職以後,伏見和Scepter4的聯繫就徹底斷絕了,直到第十一集,宗像帶著善條來到讀戶。
伏見看到了,這是一個沒有背叛他,要奮戰到最後的宗像。如同曾經向他承諾的那樣,貫徹夢想到底。




15離題聊綠組和青組的差異

宗像和流有許多相反的地方,從選人的階段就可以看出差異。宗像自己會列出要不要的清單,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流正好相反,叢林APP誰都可以用,他不篩選人。

作為領導者的能力上,宗像早在成王之前,就有能夠看穿事物(當然包括人)本質的能力。而流,連須久那在吃伏見的醋都看不出來。

跟氏族的關係上,宗像的氏族辦聯誼最怕被他知道,他知道就會加入,他加入大家就想逃(淡島例外)。須久那卻是黏著流不放,很有各種小事都想找他分享的氣氛。

在組織目標與成員的共鳴上頭,差異特別的大。Scepter4的人是聚集在室長的大義之下,他們一直都能感覺到宗像的大義,朝著一個肯定是共同的目標前進。

綠灰同盟正好相反,每個人對於未來的想像都不一樣,到了簡直讓人無所適從的程度。從「給人保護自己力量的世界(磐舟)」、「弱肉強食的天堂,這也就等於是弱者遭屠戮的世界(紫。這跟磐舟的目標根本矛盾)」、「找很強很強,像流那樣的對手打(五條。這跟紫的目標又矛盾了)」,每個人說法都不同。流本人的「用力量滿足自己的慾望」,並未界定那是啥慾望(性慾?還是安居樂業慾?如果是想剝奪別人力量的權力慾可以嗎?),有什麼限制,只能解釋成把力量放出去就不管了,有說等於沒說。

綠灰同盟根本沒有一個共同的目標。他們只有一起完成共同的手段(解放石板),雖然他們擺出一副要達到同樣未來的樣子,其實每個人想要達到的未來根本就不一樣。




16兩個不同風格的幕後黑手

宗像與流都在操縱其他人(流是透過叢林APP),但是他們的作法可說是完全相反。

宗像為什麼那麼嚴格的篩選人?流為什麼不篩選人?這從人加入他們組織以後的情況可以看得出來。

Scepter4這些人雖然穿起制服來顯得都差不多(第一季分不出來拔刀隊哪個是哪個的人應該不少),其實這幫人的怪胎指數,比起他們對面的吠舞羅,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Scepter4有淡島那種耿直的人,有秋山那種拘謹的人,有道明寺那種奔放的人……有紅豆泥放送站、美乃滋魔人(不是拔刀隊的人,動畫沒登場)、怪奇物品蒐集狂、電腦宅、男校出身的巨乳控、隱藏性腹黑、為了喝酒而自稱在國外長大其實是土生土長日本人的亞瑟王……伏見在這幫人裡面根本算不上奇怪。

Scepter4裡面,沒有人為了待在Scepter4,去改變他的本性。每個人都維持自己的本質去發展,因此造就這種情況。

宗像嚴格的篩選人,是因為他不打算扭曲他們。他總是知道什麼是正確的,也引導氏族朝著正確的方向去發展。讓他們依照本來面貌,更加茁壯。

在宗像身邊的伏見,比起過去那個死氣沉沉的樣子,要來得活潑很多。這份原本應該是伏見與生俱來的活力,是宗像讓他顯現出來的。

綠組卻不同,這點從LSW裡,阿耶使用叢林APP以後的改變就知道。

阿耶喜歡伏見。國小時期他跟仁希說話時,可以感覺到他在害怕之餘,也試著要挑戰仁希,譴責仁希不該破壞伏見重要的東西(當然是立刻被擊沉了)。

明明阿耶應該會希望自己成為保護伏見不受傷害的人,明明就希望伏見喜歡自己,叢林APP卻把他引導到了傷害伏見的路上去。原本他還享有「不討厭」的地位,卻淪落到成了憎恨的對象。

LSW最後,明明過去就花了那麼多精力去吸引伏見注意的他,卻在再次碰上伏見時,躲起來希望伏見不要看到他。

這對人心的扭曲真的十分嚴重。如果不是因為伏見在LSW最後比較成熟了,阿耶也想起八田說過的話,阿耶恐怕要背這個陰影一輩子。

不管一個人的本質是什麼,進了綠組,都會將之扭曲,所以流不去篩選人。

不需要等到流垮台,肯定已經有人在後悔接觸叢林了。但是即使宗像墜劍,曾經共同追逐的未來盡成泡影,也絕不會有人後悔加入Scepter4

青組和綠組兩邊的差異,不是因為一邊是青色一邊是綠色,這是宗像和流兩個人之間的差異。




17伏見在綠組

流是個魅力值點滿的人物,呆萌的外表底下有著逼人的狂氣,和天真純粹的邪惡。極其迷人。
不過具有草薙所說「公正」特質的伏見,不吃魅力這一套,也不會受到綠組歡樂的氣氛影響。

伏見本來就討厭叢林的作風,他和綠之王也是有一串舊仇,但這些現在都不是考慮的點了。
如果他想活下來,就只能加入綠組。

第九集他升為J級玩家,正式成為綠之氏族,紫問他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時,他回答:「沒什麼,這是遊戲吧。分數爆表了會怎樣,會不會看到什麼新風景。我只是想試試看這個而已。
他在觀察,看綠組是不是一個能夠實現他的夢想的地方。

第十一集唱片頭曲之前,綠組全員看著解放的石板,發表他們對未來的期許。在一片歡欣鼓舞的氣氛之中,只有伏見一個人露出不滿的神情,說:「太無聊了。

(他當時說的那句話,有很多種翻譯方法,烏合之眾、沒有意義、毫無價值、太不正常了等等都是可行的翻譯。參考該集腳本作者的推特發言,正確應該是「太無聊了」或「毫無價值/意義」)

依照流的說法,變革已經發生了,這就是新世界,眼前看到的就是他所要創造的世界了。

綠組人們對未來的想像如此矛盾,意味著,流並沒有提供他們對於未來的想像,他只提供了一個「有無限可能性」的情況,然後讓其他人把那個可能性套入自己的需求。

他所創造的新世界,就只是混亂,就只是把會限制可能性的秩序去除掉,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除此之外一切都和原本的世界一樣。

伏見本性是善良的,他可能會為了達到目的去犯法,但他不憧憬犯罪本身。國中時,對於綠組透過APP做出的種種惡行,他從來沒有覺得那樣了不起。他並不會因為暴力事件大量增加,原本平靜的街頭變成危險地帶就大為鼓舞。

他並不受流展示給他看的這個世界吸引。

這就是綠組夢想的終點,這對伏見來說毫無意義,無聊透頂。




18庭園、螞蟻箱與沙之城

伏見和宗像其實很相似,兩個人都是神童,社會給予同齡人的考驗,對他們來說都太簡單。差別在於,伏見家裡雖然富裕,父母也都具有高度才能,卻讓他泡在激烈的憤怒痛苦中長大。而宗像家非常普通,一家子人裡只有他異乎常人,家人卻能給他滿滿的愛。

宗像的兄長是幫國常路大覺整理御柱塔空中庭園的師傅。他不如宗像聰明,但宗像對他的人格和園藝才華由衷敬佩。

在漫畫Count Down第二話中,他說:「我只能以正確的方式修剪好樹木,卻不能像父親和哥哥那樣布置出讓人心馳神往的庭園來。彷彿創造一個小小世界一般。布置庭園、修整、維護。

這讓我聯想到,LSW中伏見的螞蟻箱。小學時他做的,觀察螞蟻的研究。在水族箱裡建築的蟻穴,帶給他的感覺:「居民們無止盡地用看似無意義的勞力,日以繼夜在挖路。綿延的道路胡亂分岔,蜿蜒曲折,又在某處相通。這樣的過程不斷反復。表面上看來像是走到哪裡挖到哪裡的路,居民們卻絕對不會迷失方向。在那裡,肯定有一套只有屬於那世界的人才明白的法則。至少,在這個封閉的世界裡是完美而無懈可擊的法則,而伏見認為那非常美好。

宗像的庭園,伏見的螞蟻箱,都有著隱而不露的法則,都是個和諧的小世界,他們都覺得那樣很好。

他們兩個人憧憬過同樣的東西。

宗像要展現給伏見的世界,一定能吸引他,因為他們是如此相似。

然而,在仁希把汽油灌進去,毀壞螞蟻箱以後,伏見懷著黑暗的憎恨,把螞蟻箱連同觀察日誌一起燒了。

伏見是三色。他同時有三種顏色的特質。他喜歡青色的秩序,同時有綠色討厭無聊的一面,體內奔騰著赤色的破壞慾。對於螞蟻箱這種已經完成的世界,他既懷抱憧憬,也感到無聊,產生憎恨。

如果宗像變成一個已經完成了世界,再也沒有什麼不足之處的人,伏見恐怕又無法滿足於待在他身邊了。

他和八田決裂時就是這種情況。擁有了吠舞羅這個完美世界的八田,對他心中的這個層面來說已經成了無聊的人。

但宗像不是無聊的人。

短篇小說沙之城裡,由於日高提議要特務隊一起去海邊合宿,宗像就把全員拉去海上的無人島,進行「要是發生海難,全員漂流到無人島該怎麼辦?」的演習。(諸如此類的悲劇經常發生,所以日後大家都不想讓宗像知道他們的活動)

在沙灘上,其他人努力蒐集晚餐食材時,伏見卻在堆沙城。明明他很投入的蓋了個漂亮的沙城,快要完成時,他卻把沙城毀了。說是:「反正這種東西等漲潮的時候就會被沖壞的。

結果宗像表示:「我們來建造一座即使被海浪吞沒也不會有絲毫毀損的沙之城吧。」他開始畫成品會十分壯觀的設計圖(實物大小),集合大家,打算把青色的王之力用在這種地方。

伏見的眼睛亮了起來,點燃了熱情。

沙城本來就是會被海浪消去的東西,宗像卻要蓋不會被沖毀的沙之城,多麼扯的事情,正常人才不會想這麼幹。但是對伏見來說,他的感覺是:「我們真的要幹這麼扯的事情嗎?太棒了!」

跟流比起來,宗像的目標要困難太多了。流的目標只要石板在手就能做到,但宗像的目標即使石板在手還是困難重重。流的世界在解放石板的時候就已經實現,宗像的世界在控制了總理和石板的時候才剛剛開始。

伏見進入綠組的時候,我有設想過假如伏見叛變,流會是什麼反應。雖然當時他們的言行就已經是種種矛盾了,我還是有所期待。

流曾經說,他要創造人們用力量滿足自己的慾望的世界。他也表示,他不會去控制任何人。所以我認為,即使伏見叛變決定幫青之王,由於他是以力量滿足自己想幫青之王的慾望,且流不會控制別人要怎麼用力量,所以也許流會全力剷除他,但是對於體現了他的思想的伏見,他絕不能視之為叛徒。

我幻想著,伏見叛變的時候,如果流說:「你不是叛徒,你只是遵循我的思想。你的行為表示你正是綠之氏族的一員沒錯。」之類的話,喔喔喔喔這不是很帥嗎?

結果流十分乾脆的就同意伏見是叛徒了。無趣到了極點。

說是自由的組織,其實還是不能容忍別人幫忙自己以外的勢力。說要給所有人力量,其實自己霸著絕對無敵的力量不放。說石板不屬於任何人,但所做所為就是把石板據為己有,加以擺布。這一切都顯示流仍然是重視實際超過理想的人,話說得那麼好聽,其實也就是個明哲保身的普通人。

宗像是非常有趣的人,這個人會設定很扯,根本就達不到的目標,然後絕不放棄的前進。說得狠一點,沒有任何善良民眾會受傷害的世界,從來沒有出現過。宗像的理想根本就不可能實現,他只能永遠努力下去而已。

相較之下,流這個已經達到目標的普通人算什麼?

能夠滿足伏見,讓他振奮起來的人,果然還是宗像。




19再一次,叛徒

第二季第九集,紫在伏見說討厭與同伴合作時,說他這是違心之論。
第十集時,他說流所創造出來的世界,他覺得很適合伏見。

兩者都是對的。伏見在那個世界裡應該會過得不錯,但那不是他會想要去創造的世界。

第二季第九集,伏見在壽司宴上對流說:「儘管吩咐,不管什麼任務我都能完成,這可比人際關係簡單多了。

到了第十一集,在伏見作好所有準備,即將開門放宗像進來的時候,流透過鸚鵡,想說服伏見放棄臥底,真正成為叢林的一員。

流說伏見只要不按下開門鈕,就還不是叛徒。說伏見既不適合吠舞羅也不適合Scepter4,崇尚自由的叢林才是他的歸屬。

流根本不在乎別人的本質,因此他說的是錯的。

流操縱人的手法之一,是用那個人表面上在乎的東西,去取代那個人真正在乎的東西。例如他對阿耶,就是用阿耶表面上在乎的「伏見的注意力」,去取代阿耶真正在乎的「伏見的愛和幸福」。其後還更進一步的,把「伏見的注意力」用「綠之王的注意力」取代掉,把阿耶的意志完全扭曲了。

他提出伏見表面上在乎的「不想處理人際關係」,還有「不想成為叛徒」,想把伏見扭曲成把叢林當成歸屬的人。

伏見回答他:「的確,這樣就不用和一群笨蛋打好關係,也不用被上司強人所難的命令耍得團團轉……那我已經有答案了。

流是錯的,紫才是對的。即使伏見表現出一副不要同伴的樣子,他還是想要同伴的。他曾經有過一個可以完全信賴,專屬於他的搭檔,然後失去了。

雖然嘴上抱怨個不停,還成天擺著一副不想工作的臉,對於強人所難的命令,他是執行效率最高的人。不如說,不強人所難的無聊工作,他還不想做!

他一直抓不到他要的東西,到處尋覓,因此給人沒有定性的觀感。其實他一直都朝著他的目標直線前進,他的原則從來沒有改變,在每一個地方都用了全部的力氣去付出。

流不了解伏見,他開出的條件對伏見來說一點吸引力都沒有。至於死亡的威脅、白死的可能性,這種東西伏見在乎過嗎?他從來不考慮後果,只做他決定要做的事情。

伏見把自己比喻成宗像的棋子。臥底期間,在短篇「絕望遊戲」裡,面對打算為流奉獻一切的五條,他曾經問:「如果所有一切包含你在內只是一場遊戲,你也不過是他(流)所用的一個棋子呢?

當時五條雖然不高興,但沒有動搖的反問:「那又怎麼樣?

伏見追問他:「你知道的,棋子隨時可能會被拋棄。

五條堅定的回答他:「就算我被拋棄,那也是流的願望。如果流決定那樣做,我覺得很好。他做他想做的,我做我想做的。

雖然只有一瞬間,伏見感覺他理解五條了。

這是場有去無回的任務,伏見成了棄子,但這是宗像希望的。那麼,伏見也會做他所希望的。
我拒絕。」叛徒就叛徒,他的意志不受扭曲。伏見按下了開門鈕,面對隨之到來的死亡威脅。他在這一刻,成了從第一季開播至今最帥的伏見。




20第一季後與八田關係的改變

短篇小說Fire Blossom,尊死去之後,伏見站在橋上,看著空中那群紅色光點(其中一個光點是他的)。他知道他有一堆工作要做,卻無法移動腳步。等他終於轉身離開的時候,不管是尊給安娜留下的紅,還是橋下八田的哭聲,都已經烙印在他心裡,無法忘記了。

八田對尊的感情,和尊對同伴的感情,他感受到了。

之後在草薙解散吠舞羅以後,伏見有兩次碰到八田。

一次是在短篇小說中,八田滿二十歲不久之後的事情。

八田在二十歲生日那天到了酒吧,希望這個日子裡會有誰在。結果誰都不在。他只能一個人跑到學園島外面,在他們當初目送尊消失的地方,一個人傷心。

幾天以後,公務中一個情報販子對伏見說:「你就去酒吧一次,替八田打打氣啊。

伏見回他:「不要。跟我有什麼關係。

結果伏見還是一不小心就走到酒吧外面了。他在窗外看到,一個人待在空無一人酒吧裡的八田。

他在心裡罵了聲:「笨蛋。」就離開繼續工作去了。

另一次同樣是公務中,廣播劇裡,伏見跟道明寺、秋山坐車,在路邊看到八田。宗像有叫他們注意其他氏族的動向,因此秋山問伏見要不要去跟八田搭話,探查吠舞羅的情形。結果伏見告訴他吠舞羅已經解散了,八田現在只是「原」氏族成員。拒絕了。

八田使用滑板失誤跌倒,伏見叫秋山開快一點,就這樣離去。

就像伏見在轉投Scepter4以後,不斷對著自己強調、逼迫自己接受已經沒有搭檔的事實一樣。他也是逼迫自己接受吠舞羅已經不存在的事實。

他自己總是透過這種方式繼續前進。他不會安慰自己,也不會安慰別人。

更何況自己還是叛徒的身分,他在傷害八田這件事他自己很清楚,因此更加無法出現在八田面前。

直到安娜出事,八田打電話找伏見求助。

他在關鍵時刻,幫了八田重要的人,兩人的關係也開始變化。

之後從劇場版尾聲到第二季前期,八田一直在想方設法要向伏見道謝,但是伏見偏不給他機會好好說。

也是在這個時期,伏見要操煩的事情越來越多。宗像的劍狀況不樂觀,叢林的行動越來越多。作為Scepter4 No.3,在這種狀況下,他根本沒有多餘心力去挑釁八田。比起過去的積極尋釁,他現在只有消極拒絕。

第二季不見了的Mi→SaKi,是因為他有別的的事情要忙。幫助安娜會導致八田對他的仇恨值大幅滑落,要補回來他必須加緊挑釁,但現在宗像的事情比較重要。

八田在安娜成王以後開始成長。在漫畫Count Down第一話裡,八田告訴安娜:「我已經不想就那麼一無所知的再失去誰了。我腦子很笨,不說給我聽我是不會明白的。」要安娜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他。

他明白到自己其實一直都不了解尊的心思,知道自己的不足,他想要成長、想要變得可靠,也確實一步步的前進。

而伏見,把宗像放在了第一優先順位上。




21八田的陰暗面

八田是顆小太陽。經常笑,重視同伴、全力保護同伴,能夠明確表達自己的心情(靠正確告白追到伏見)。

可是他也有扭曲的地方。正是他看重的象徵物,是他的問題所在。他把吠舞羅推高到神聖的存在,加入吠舞羅以後,他什麼事情都以吠舞羅為出發點去評斷。

「這個心情跟我們吠舞羅的心情一樣,所以是好的!」「這種作風跟我們吠舞羅衝突,所以是壞的!」他變得用這種方式去評斷周遭的一切。

他認同湊家雙胞胎追隨尊之外的王(羽張)的行為,但那也是從「這兩人對羽張的忠誠,就如同吠舞羅對尊的忠誠」的角度去認同的。吠舞羅仍然是評價的參考來源。

這不是吠舞羅的風氣使然,草薙和多多良從未鼓勵過這種事。這是八田自身的情況。

他這種態度固然適合擔任衝鋒隊長,適合鼓舞大家,但他太過火了,連好脾氣的鐮本都有受不了的時候。

LSW中,八田連鐮本挑戰特大碗拉麵失敗,都要說是丟了吠舞羅的臉。鐮本一面打鬧,一面也忍不住說:「只不過是拉麵大胃王比賽,有必要拿吠舞羅的面子來當賭注嗎?

還沒決裂時,八田就已經在聲稱他和伏見是被尊那種「男人的生存之道」吸引才加入吠舞羅。事實上他們是加入吠舞羅以後才知道尊是怎樣的人的。當初就只是想要得到異能而已。

當伏見反問:「我們是因為崇拜尊哥才加入的嗎?

八田竟然回答:「咦?廢話,當然是啊。你忘記了嗎?

還有決裂時,八田那一句:「(你)忘了尊哥撿回我們的恩情嗎?」這也錯得離譜,他倆是自己找上來的,尊沒有撿到他們。

這兩件事展現出,八田對吠舞羅的推崇,已經到了病態的程度。吠舞羅裡有非常多因為崇拜尊才加入的人,是大宗。陷入絕境無處可去,被尊(或是尊的氏族)救回來,帶有報恩心態的人也是大宗。八田和伏見兩種都不是。

可以說,這兩種人對於吠舞羅產生大家庭氣氛這件事,起了不小的影響。

八田希望自己身上可以帶有這種「非常吠舞羅」的性質,渴望到扭曲事實的程度。

正是這個態度,導致伏見在決裂時悲痛的想著:「拳頭相抵,像笨蛋一樣充滿自信地對彼此點頭。那段莫名充實的時間,究竟是什麼時候,在哪裡毀壞了?現在和你舉起拳頭相碰的已經不是我,而是這個印記。若是因為這東西而讓什麼出現決定性的改變,這種東西還不如不要。」進而自殘把印記燒了。

加入吠舞羅以後,漸漸的,八田不再把猿比古當成猿比古,而是當成「吠舞羅的暗器高手」,他再也拿不到一百分了。



22青之王出手

在草薙的培育下,還有經歷了種種變故之後,八田在改變,他慢慢開始學著從別人的角度看待事情。

雖然一直拿零分,甚至在御柱塔裡被草薙扁,但他有在嘗試了。

得知伏見背叛青組以後,他那顆腦袋也快速的運轉起來,雖然還是拿了零分,但他真的想要知道伏見是怎麼想的。

可是伏見根本不給他線索,他想破頭也想不出來,只是不斷累積零分而已,只好衝出去巡邏讓自己冷靜。

最後還是宗像出手了。第二季第十二集,他告訴八田自己給伏見的指令。

宗像一開口,不是叫八田作為衝鋒隊長的稱號「八咫烏」,而是叫本名八田美咲。宗像雖然稱他是吠舞羅的人,卻不是與代表吠舞羅的那個八咫烏說話。他是在和八田美咲這個人說話。
而他之所以和八田美咲這個人說話,是因為這個人「和我家的伏見,在進吠舞羅之前是好友對吧。

宗像看人非常的準,八田不管怎麼嘴硬都騙不過他。他認為伏見如果死了,八田會很痛很痛(所以他應該要像是對殉職成員的親人道歉那樣,對八田道歉),那就肯定沒錯。

八田並非不會受傷,而是他會去包容。LSW中,他對於阿耶背地裡把他說得很難聽的事情,不但沒有記仇,還幫阿耶說話、試著開導阿耶。

即使伏見一再打開病嬌開關把他嚇得不輕,還插了他一刀,八田還是很重視伏見。

八田內心深處對伏見的感情,那份作為最親密獨一無二搭檔的感情,始終還停留在他們交好的那個時候,一直好好保存著,沒有隨著伏見的作為消逝。

伏見想要八田恨他,其實真的是搞錯對象了。這太難了。

吠舞羅從不放棄同伴,因此八田接著質問宗像為什麼能故意把同伴推入險境。

接下來的對話,恐怕以往真的沒有人能這麼自信而乾脆的,把另一種價值觀灌到八田腦子裡。
「我們是秩序的氏族,伏見則是秩序氏族的人。」就這樣,不需要向八田解釋為什麼秩序比較好,我們的價值觀就是這樣,這就是我們願意為此而死的東西。

他等於是用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去衝撞八田原本的價值觀。讓八田明白:你(吠舞羅)的價值觀,對我們(包含伏見)來說連參考價值都沒有。

然後宗像要八田以過去朋友的身分去思考,伏見到底會不會背叛來換取存活。

宗像提醒了八田,他早在進吠舞羅以前就認識伏見很久了。吠舞羅不應該是他們之間聯結的來源。他要八田以過去朋友身分去思考,也就代表,他要八田回到一開始兩人關係還只是朋友,不必扯上吠舞羅的時候。忘記「吠舞羅的暗器高手」、「吠舞羅的叛徒」,放棄加入吠舞羅以後對伏見的一切評價,想起還沒加入吠舞羅時的伏見,那個他曾經認真觀察的伏見。
於是在綠組基地大門開啟,伏見作出決定之後,八田就飛奔去救伏見了。




23拳頭相抵

第二季第十二集,伏見雖然成功逃脫在小房間裡和長兵器對戰的不利局勢,但體力耗盡了,靈氣也放不出來了。

五條一面和伏見打,一面滿嘴的電玩譬喻,伏見回他:「現實可不是拔掉電源就會停止的。

五條還沒有輸過,他不像伏見那樣吃過好幾次被打回現實的痛擊。五條總是滿心歡喜的幻想著和王那種程度的對手開戰,但伏見很清楚,這是因為五條根本沒有被王修理過。

五條還沉浸在過去伏見和八田沉浸過的氣氛裡,天不怕地不怕,覺得什麼事都能辦到。

伏見很清楚自己不是五條的對手。臥底期間,他在短篇小說「絕望遊戲」裡仔細的評估過雙方戰力。但他還是要求自己全力求生到最後一刻:「即使是毫無勝算的戰鬥,也會有一定要硬著頭皮上的時候啊!

五條把伏見的小刀彈了回來,刺到伏見腿上。

上一季伏見插了八田一刀,現在自己也被插了一刀,這是報應嗎?他一面掙扎著作戰,一面抱怨自己:「為什麼要接這種工作啊?

然後,聽到了八田喊他名字的聲音:「猿比古!

開始這場有去無回的任務之前,伏見告訴八田:「跟緊我喔。

雖然給了八田提示,想讓他知道自己是去進行死亡任務,但是自己是不是真能因此生還,並不是那麼重要。沒有期待過八田來救自己。雖然在評估五條戰力時想過如果不是獨自一個人對上五條,或許可以打得過,卻不曾真的認為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只是透過提示的動作,讓自己能夠想著「美咲(或許)會來喔」感覺自己和八田還是聯繫著。只要能覺得自己有條救生索握在八田手中就好。

只要能夠想著八田,就能感覺自己的選擇還是有趣的,感覺這任務好像也沒那麼糟,覺得還能撐得下去。

結果八田真的追上來了。把伏見救走。

在噴射滑板上頭,兩個人終於開始說真心話了。伏見抱怨八田不會自己想想他給的提示(跟緊我喔),但對八田來說,伏見那種提示他哪可能聽得懂。

沒錯,我就是個笨蛋。所以你不說我是不會知道的啊!

說了你又能懂些什麼?

用我能懂的話解釋啊,解釋到我懂為止啊!

以前都是伏見單方面追著八田,現在,終於換八田追著伏見了。

如果你什麼都不解釋就死了,我不就永遠都認定你是叛徒了嗎?

我本來就是叛徒吧。

就因為自己是叛徒,才會接到這種任務不是嗎?就因為他曾經換過追隨的王,宗像才選上他作這個任務的。

才不是(叛徒)!」伏見一直在等待的宣判,從八田嘴裡說出來了。

你為了青之王做到這個份上,就證明他是你的王吧!

伏見為了即將墜劍的宗像進行死亡任務,八田看到了他這份感情。

LSW最後,伏見沒能說完的:「我的王是——」八田替他說了。

八田的吠舞羅病終於好了。這裡他對伏見的觀察,跳過了「伏見是赤組的人」那一段。身上有印記的伏見,本來永遠不可能享有八田對湊家雙胞胎那樣的認同(淡島已經享有了),這裡八田又更進一步的,不是如同「吠舞羅對尊(和安娜)的感情」,而是如同「我對尊和安娜的感情」。

他以八田美咲的身分去認同伏見猿比古。

伏見一向是個身體很誠實(謎之音:你一定要用這種說法嗎?)的人。當初改投Scepter4,是在他的腦子確認自己欣賞宗像之前,腳就自己往那邊跨了一步。

這次也是,他抱怨不懂自己為什麼要接這種不像自己作風的工作,其實這正是他的作風。

即使腦子把自己當成叛徒,覺得自己對誰都沒有付出忠誠,身體卻很誠實的為了宗像去行動。
八田終於發揮出作為伏見朋友的觀察力,如同當年比伏見更早一步確認伏見不需要那個家一樣,這次他也比伏見更早確認了伏見的王是宗像,拿下了一百分。

讓伏見知道了,他這麼拼命的原因。

十二歲相識,十五歲加入吠舞羅,十六歲決裂,如今二十歲了。伏見等了好多年了,睽違已久的一百分。

我覺得Scepter4的猿比古很厲害。」在飛船上,看著綠組的大門開啓,八田心中的感受,他將之直接傳達給伏見。這是只有伏見能做到的事情,是伏見讓他看見的世界。

曾經讓伏見陷下去,看著他,眼睛閃閃發亮的說著「你好厲害!」的那個八田。

五條追了上來,雙方再次開打。這次換八田嗆五條。就像伏見和八田逃避過成為大人那樣,五條和叢林就像當年的他們與吠舞羅,五條和流就像當年的八田與尊,只是當成逃避的地方,只是一股勁的崇拜王,其實明明什麼都不懂。八田嗆五條:「還是滾回家吧!

接著就是放閃時間。兩人聯手虐五條。伏見不像本季第四集兩人對五條戰那樣,自己拔刀當坦克,這次是徹底的分工合作。八田當坦、伏見掠陣。

八田要伏見一起來喊話挑釁五條的時候,伏見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身體又很誠實的配合了,連推眼鏡的表情都到位。閃光放超大。(注意這裡八田是自稱八田美咲,不是八咫烏)
他們已經不會回到過去了,情況已經不同了。但他們還是並肩作戰,有些事情沒有改變,他們正要以此作為開始。

最後八田一記修正拳讓五條退場了。

打完兩人都累了,伏見調侃八田居然會對年輕人訓話(順便也調侃了自己,他自己也對五條訓話了):「以為自己是大人嗎?」八田告訴他:「是不是大人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小孩了。
「大人」是LSW裡的關鍵字。如今兩人都長大了。

八田還在擔心伏見情況,沒有立刻離開去做自己的工作時,是伏見趕他走。

以前那個執著要八田看著自己一人的伏見,在八田注意力還放在他身上時,就要對方停止。他的MiSaKi病好了。

前面八田說了「我覺得Scepter4的猿比古很厲害。」伏見則在這裡首次對八田展現出他作為Scepter4的猿比古」的價值觀:給我去工作!其他以後再說!達成任務才是優先的!

現在八田看著的是他本人了,八田來追逐他了。他不需要再用「吠舞羅的叛徒」這個身分去爭取八田的注視。八田會看著他的。

到了這時候,伏見終於從小世界裡畢業了。

最後,在八田離開以前,他喊了:「美咲。」正常的喊。口才那麼好的伏見,含糊的說:「笨蛋也聽得懂的說法,我會想想的。

雙方立下了「之後好好聊聊吧」的約定。但是事實上,伏見根本就沒有逃脫的把握。只是他的價值觀就是不該在這裡為了他放棄工作。

目送八田離開的背影,伏見已經動不了了。小刀用完了,靈氣也放不出來。聽著其他綠組人馬的吼聲接近,伏見只能坐著等結局了。

那個頭腦簡單的笨蛋,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卻突然給出了滿分答案。」連伏見趕他走的時候是在想什麼都不知道,用「我不想加班」這種理由就可以唬過去的笨蛋,卻說出了對伏見來說最重要的答案。

為宗像開門時,他已經決定不顧後果的實行他的決定。沒想到之後還能發生這麼多事。

為宗像開門時,他是換了三個王都一再背叛,到處都沒有歸宿的叛徒。赤組說他是叛徒、宗像說他本來就是叛徒、流說沒錯你做了你是叛徒,他自己也覺得自己就是個叛徒吧。他沒有同伴、沒有王、除了自己的意志一無所有。他的人生就是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走過,付出在哪裡都沒能開花結果,最後就這麼結束。

他本來已經作好覺悟,就抱著是個叛徒的自我去死。

現在,他有願意為其付出生命、獻上忠誠的王,有了心繫著他的朋友,明確知道自己原來是有歸處的。

迎接結局的人不是個叛徒,而是伏見猿比古。

從小泡在激烈的憤怒痛苦中長大,在最後一刻到來以前,終於從中解放了。雖然是在死亡面前,他卻得到了平靜。

這時道反出現了。宗像為伏見準備好了退路。伏見不是棄子,宗像要他回到他身邊。

多年的心結解開了,確認了自己的心意,他歸屬的地方來接他了,伏見露出了真正高興的笑容。


(圖3真正的笑容)

這個笑容只有道反看到太可惜啦!




24一點個人看法

因為本文是以伏見的角度去寫,所以可能會有大家看起來都很可惡的感覺,不過並非如此。
比方說,可能有人會去討論,伏見和八田的關係裡,到底誰錯得比較多?

我是覺得不要這樣子。朋友不應該是這樣算的。

他們都重視對方是事實,也豐富了彼此的人生,就是這樣。然後為了讓這段友情能維持一輩子,他們都需要變成熟。現在伏見對八田的感情不再像病嬌時期那樣激烈,但是絕對比較親密熱絡,情誼也變牢固了。這對他來說是最好的結果。



許多事情因為本文分析的還是伏見,所以我都沒有寫。八田、宗像和其他人都省略了很多事情,並不代表他們就只有本文提及這麼多的內涵。

就算是伏見本身,也還是有地方沒能提到。比方說他和宗像,都是以()來處理負面情緒。伏見在別人提到他是叛徒時的反應是「」()。劇場版尾聲時宗像面對自己劍的裂痕,也是以()來面對。這個態度一直貫穿到他在酒吧裡面對自己的死亡威脅時,他在安娜勸告他不要勉強時,也「」()了。

他們兩個人,對於「自尊」,應該有同樣的定義。



伏見一直以來,都把對王的忠誠定義為「不會有貳心」。也就是,必須完全放棄追隨其他王的可能、不去考慮其他王是否更適合自己,也就是,要停止觀察其他王。偏偏他具有「公正」的特質,這個特質永遠不允許他停止觀察每一個王。「理性」的特質永遠不允許他用感情淹沒自己的視線,他也不能用偏頗的答案欺騙自己了事。

他把對王的忠誠定義為盲目追隨,那偏偏正好是他辦不到的事情。結果就是明明跟在宗像旁邊那麼多年了,觀眾都知道他的王是誰了,他還在糾結自己是不是真的青之氏族。

「公正」與「理性」是宗像欣賞他的地方,卻也成了他痛苦的來源之一。

現在他知道自己的忠誠是用身體去展現(謎之音:你一定要用這種說法嗎?),腦子裡對著各家的王左顧右盼是假的,身體朝著誰走才是真的,他變得更了解自己了。

如今他真的搞懂了很重要的事情。他追隨王的方式不是盲目,他追隨宗像正是因為他一直清楚的看著宗像。

實際上伏見真的可以多點自信。LSW中,伏見還在吠舞羅的最後一段時期,湊家雙胞胎逃走後,伏見在改裝成茶室的小巴士裡和宗像私下見面(對宗像來說那恐怕是場面試)時,宗像曾經說:叛徒很可能再次背叛,我不會將這樣的人放在身邊,因爲我是個膽小鬼。

宗像對自己棋子的選擇十分堅持,可以說他在這件事上有潔癖也不為過。

之後因為伏見對於宗像批評赤組的事情還有不滿的反應,宗像確認了這個人還站在赤之氏族的立場上,想維護赤組,並不是個叛徒,才推翻了這句話,決定收伏見。(另外伏見還通過了自己解決手機病毒的考驗,通過這兩個測試後,宗像才決定收他)

宗像的Scepter4不會有叛徒。宗像收了他,將他擺在最靠近自己的地方,就表示在宗像看來,他不是叛徒。



25感情

在第一季最後一集,伏見說:「如果只是一昧的從上方俯視,根本不會為底下的人的小小爭執動搖,那王根本就是無聊又寂寞的人吧。

這段話,為第一季的主題下了註腳。而第二季,在青組,以及白銀等各組的身上,得出了不同的結論。

在青組漫畫最終回裡,伏見曾經說過,氏族成員的意志並不是王所支配的。

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青之氏族的自發行動,印證了這句話。他們趕到現場給宗像提供氏族力量加成,讓擁有氏族的宗像打贏了沒有氏族的灰王。

宗像是能夠預測事情走向的棋手,而這件事棋手宗像並未預測到。

LSW
最後,伏見看著塩津元和湊家雙胞胎的互動。他們之間不是出自理性,而是出自感情的行動。伏見曾經想過:「自己的新王,到底在思考什麼呢?他或許是個連『天才』一詞都無法形容,擁有彷彿從宇宙高度俯瞰的聰明才智,為了實現某種野心而思考謀略的人物吧。可是,如果不是這樣,比方說那三人中的隨便誰都可以。宗像禮司這個男人心中,也有像那樣的感情存在嗎?

第二季的最後一集,宗像打贏灰王以後,就一直站在同一個地方,看著綠組基地深處。

他在等伏見。在他的劍即將墜落,他自己的人生快結束時,他把最後一段時間全部用在等伏見上頭。只是等著這個生死不明的人回來,想看到他回來。最後一個期盼。

在墜劍危機解除後,淡島出乎宗像預測的扁了他。他自己下令撤退以後,他還是回頭,凝視基地深處。

伏見恐怕已經死了,基地要崩塌了,這樣下去連屍體都找不到。他只能一直等,一直等。沒有希望了還是等,只能等到他的心放棄的時候。

他真的很想很想看到伏見回來。他一直站在綠組大門的邊緣,在最接近伏見的地方,這個行動不是出自理性,而是出自感情。

伏見在LSW最後的提問,已經有了答案。

任務完成。

辛苦你了。


本串21樓補完宗像和八田部分
驗證碼 :8181
20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5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