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7
GP 14k

RE:【小說】回答的術式(完):Unbeatable chaser!(95樓)+全系列完結後記(96樓)

樓主 山梗菜 A857142
GP3 BP-
※ 引述《JimmySayuri (故事冒險者Jimmy )》之銘言

> 「總之,我們先上不放可惜的開場影片。」我這樣道,然後按下播放軟體。
> 『初屆、二屆LoveLive的優勝者在山梗菜的幫助下,度過了更加充實的一年。』(鹿角聖良)
> 『歷經了三年所交織的物語,現在將要在屬於我們的年份閃閃發光!』(千歌)
>
竟然連Aqours的預告開場都有!真是驚訝~


> 『既然您能讓我的過去有那麼美好的回憶,那我的未來一定也可以!』(黛雅)
……其實我是有想過黛雅當主角的小說喔
> 『沒錯,傳說中的老婆婆的道具、是美妙的未來ずら~』(花丸)
太棒了ずら!
> 『哼哼哼。想必有山梗菜的勸誘,能加入我麾下的小惡魔一定會增加吧。』(善子)
> 『如果真的寫出這種故事那可就不好了耶。聽說他可是黑到發亮啊。』(梨子)
這個應該只有看過我的小屋小說接龍活動的人才知道意思(笑
> 『到了新環境後,可不要因為沒有姐姐和同伴陪伴而哭哭啼的喔!』(鹿角理亞)
> 『就算山梗菜安排了新環境,我也會加油露比的!』(露比)
頑張ルビィ!

> 『世界奇妙LoveLive物語Aqours篇,朝向平成三十二年--』(果南)
> 《Aqours--Saint Lobelia Sunshine!!》
> 這段雖然播放出來但卻用不到的影片,其實已經規劃好了。
> 那時、終於有點空閒的我,再度私底下使用【旋風的門票】同時把水團和聖雪團請來後,
> 為將會寫出她們與老婆婆邂逅的故事的山梗菜簡短錄下的加油影像。
> 當然、她們會知道山梗菜,是透過這個小劇場攝影棚的神秘力量。
> 不過,錄製影片的時候也不可能會預料到『山梗菜無暇繼續撰寫這個系列,決定見好就收』這點就是。
嘛,畢竟是寫到後面才決定的事情嘛。
> 但扣掉這點、這影片依然有個致命且無法更動的錯誤--
> 「平成三十二年?現在已經改元成令和了啊……」
我也覺得奇怪呢。
> 「也太突然了吧?海未學姊都要畢業了,給我多一點時間跟學姊在一起有什麼關係?」
> 有莉第一個發難。畢竟對超狂海未推的她來說、這代表著她和海未學姊相處的時光即將邁入終結。
> 語畢,她又輕輕地向海未依偎--
> 「不可以。」海未閃開了,讓有莉一個重心不穩差點跌倒在地。「別忘了妳答應過我甚麼喔。」
雖然是我自己的小說原創人物,但要分開還是有點可憐呢。
> 淚眼汪汪又頓時語塞的有莉,望向真姬一秒。「沒關係……」
> 「不知道!」看穿了甚麼的真姬秒答。
嗯,我也不知道呢(?
> 「話說,我還以為妳會以另外一種方式黑化耶、真姬。因為聽說那個感謝數……」
> 真姬突然伸手示意我停止,意外的打住我的爆料。
> 「我聽偶然發現的義美說了。老實說我確實有想過甚麼,但我還是放棄好了……
>  畢竟我相信山梗菜身為作者,不但有兩百五十二種辦法可以阻止我以各種方式黑化,
>  其中可能還有25X2種方法--黑到發亮。
我從來沒想過要讓真姬黑化這種事喔=3=
> 「知道喔,大魔姬綺羅翼對於暗黑之力可是瞭若指掌!」
> 「暗黑之力的類型不對吧。」真姬簡單的吐槽翼。
不愧是亞子醬……不對,不愧是A-Rise的隊長綺羅翼呢
> 「雖然得尊重山梗菜對故事進度的安排,但是從一開始山梗菜有提過對咱的故事有所安排,
>  到現在因為不可抗力而取消了、還是有些難過呢。
>  咱拿到的塔羅牌應該能有效發揮喔;若是故事發展的好,咱應該沒有機會跟老婆婆買東西呢。」
所以最後讓希買了放大鏡了~
> 「而且、雖然不該這樣想,但還是會覺得山梗菜對我們大學組嚴重偏心……
>  我記得我也說過,雖然名義上是有我的單元,但最後變成海未的了……
>  我們反而得感謝キュアトマト篇當時,山梗菜以睡衣派對之名給我們兩位比較活躍的時間呢……」
讓三年級組活躍就是讓妮可活躍,這樣子才好啊。
> 「可是、妮可沒有被道歉!」但是妮可接著跟進的抱怨,讓現場突然冷場了一下。
> 「那個妮可,妳不是作為系列的首發登場了嗎?而且還有這麼支持妳的間庭醬……」
> 認為妮可的待遇已經相當好,小鳥首先回道。
> 「不但擁有生日特別篇、還變成了光之美少女,根本是粉絲待遇喵~」凜接著應和。
確實非常棒了呢!
> 「妳不也對花陽襲過胸嗎、某種程度上的幸運色狼?」
但只要不是百合,女生之間接觸我想也不會有興奮感的。
> 「那麼、妮可你認為山梗菜要向妳道甚麼歉呢?」
> 「妮可還沒成為如彗星般閃亮的大銀河宇宙No. 1偶像!」
故事再過幾年後就會了吧。
> 「妳這麼做會讓我想把真正的宇宙第一偶像兼令和第一光美請來喔。」
> 語畢,我攤開了角色海報,「讓妳在真正橫空出世的宇宙第一前抬不起頭來。」
有辦法請來嗎(笑
> 「那個、故事中途、妮可大人不是突然被安排了海外演唱會嗎?這相當於願望達成了吧……
>  雖然我也希望妮可大人能早日成為真正的宇宙第一偶像,但是操之過急是不行的呢!」
> 雖然是資深妮可推,但間庭志優在這方面倒是在熱情中維持住冷靜。
間庭本來也不是那種會隨意激動的孩子呢。

> 「回到心得小劇場囉。首先,我們當然不能省略了這回的主角雪穗。
>  沒想到本來沒規劃寫出的雪穗回竟然出現了呢。對本回的表現感到如何?」
> 我作為主持人開始詢問雪穗。
> 「嗯--感覺上很普通呢。不過會這麼感覺也是因為道具不普通到很方便的原因,省下了不少篇幅呢。
>  我在想、如果沒有透過回答的術式省下那些需要抽絲剝繭的時間,很多的事情就無法事先預防,
>  最終預選上發生的意外可能就會沒辦法靠著其他的道具被當成表演看待了呢。」
這裡應該也沒有人想看太複雜的推理過程
> 翼想到了這一點而回答,同時也有些小哀怨:
> 「啊啊,這個時候果然還是要那本超好用的說明書啊。
>  說不定會記錄『如何讓我指定的人能記住被寫在記事本上的被遺忘的事物』的辦法呢……
>  不然就乾脆、『如果兩人同時寫下同一件想被遺忘的事物,就沒人會記得這件事』好了!」
兩人同時寫下,頂多就那兩人記得而已。
> 「對了,記得山梗菜好像說過會有這個章節的原因是為了讓姊姊多帥一回,這點倒是目標達成了。」
> 雪穗想起另一件能發表的事。
> 「連著上個單元在內,被變成遺忘獸的兩個人都被穗乃果說得了……
>  該說是運氣好嗎?畢竟面對的是那種超常的敵人耶。」
> 雖然那些超常的事件已經發生了,但繪里還有些在夢中的感覺。
因為被害者剛好都跟µ's還有穗乃果本人有關係嘛。
> 「不過要是那次梢成功的把有莉變成遺忘獸,穗乃果大概就沒轍了呢。」
> 我再加註道,「那個大概只有海未本人能解。」
> 「如果可以看到海未學姊變成光之美少女的樣子,我願意變成遺忘獸!」
> 有莉突然興奮的大喊。
那你覺得有莉變成遺忘獸會變成什麼樣子XD
> 「這次的事件提到了特殊的審核機制,也就是可以【向大會檢舉品行不佳的參賽者】這種事。
>  在那個學園偶像如雨後春筍般倍出的時代,個人的品行確實要注意一下。
>  不過頭兩屆的競爭就打得火熱,再加上重點不在這裡,所以沒關注到這點就是。」
> 「可是,我們所認識的學園偶像們不都超讚的嗎?就算現在跟我們說當時就應該有這種規則存在,
>  但實在是很難想像她們之中會有人有不良表現--畢竟已經和大家合作跳舞過了呢。」
有那麼多隊伍的話,我覺得有一些不正經的人也不奇怪。
> 「但是那個大叔竟然沒有經過詳加查證就斷送別人的參賽機會,太壞了喵!」
> 凜話鋒一轉,看起來有點生氣的道。
確實很壞
> 「雖然有跟穗乃果上網查過竹部先生的傳聞,但一看到他支持我們的樣子,
>  還是很難想像他會進行這種偏激的支持活動……」小鳥面露些許難色,
> 「真想問問他『如果今天被偷拍到疑似喝酒的人是我,他要怎麼辦』呢。」
首先他不會做出偷拍µ's的人這種舉動,所以這個問題不會成立。
> 「一說到嗣信,我這裡有一段錄像喔。」我拿起一片光碟,上面寫著【突發的牢獄小劇場】。
咦?
> *****************【突發的牢獄小劇場】*****************

> 「甚麼活膩了?那可是俺活下去的唯一手段啊!要不是莫名其妙被變成大嬸,
>  那個明明把兒子誤認成女兒卻還能開外掛的和果子師傅根本不會是俺的對手!」
> 犯人A說這話的時候壓根兒沒有聯想到,當時和果子師傅口中的女兒也曾經喝下被強灌給他的藥水。
竟然連這個犯人也能出來
>  這種事情如果是『平成的福爾摩斯』工藤新一出馬,你早就已經吃不完兜著走了啦!
>  ……該死,現在都已經令和年代了,東京雙煞的另一個人都已經從17歲變成37歲了耶!
>  已經可以把小學重讀到第四輪的名偵探柯南不但還沒完結,還說時間軸只過了半年!有沒有搞錯啊?!
我也覺得很神奇,這樣子說的話就是每天都碰到死人了耶
>
> 「(ピー)?你才(ピー)、你全家都(ピー)、你全家都是ことリスキー(ピー)!」
>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你啊,你這個(ピー)
這段不懂梗
> 「呀,我事業有成之前、正四處躲藏的時候曾經路過佐賀,所以吃過那間知名的ことリ--
D雞跟小鳥差很多啊
> 犯人C好像很享受這一擊,故意一路退退退到底撞牆,假裝吐了血後立刻抿嘴並站穩了腳步。
> 「你只會出這種配角的小招嗎?沒用啦!
> 看我的UNITED STAAAAAAATES OF SMAAAAAAAAAASH !!!!!」
> 把那招當成了某動漫配角人物的小招式的他,以同作品的強大招式回以老拳!
你也知道英雄學院啊XD
> 「向前史郎沒想起這一點這件事獻上感謝吧。」
前史郎不會動手殺害美少女的
(花錢數排名中略)
> 永友良(道具數:1,計20000圓)
> *系列故事開始前購入
> 穗乃果(道具數:2,計30500圓)
> *雪穗代墊的20000圓回歸在這裡。
> 海未(道具數:3,計80800圓)
> *另持有百元道具【只有一次的抽鬼牌】
> 妮可(道具數:4,計101350圓)
> *單項道具最高單價購入者
> 「凜竟然等同於一毛錢都沒花!」這項排名的優勝者妮可大發難。畢竟從另一角度看,她也算是優勝。
這個是老婆婆最佛心的商品呢,等於免費奉送現金呢。
> 「凜,跟妳換那兩個五百圓!」
> 面對穗乃果拿出兩枚五百圓後提出的要求,凜歪頭表示不解。
> 「拜託啦,我還欠雪穗五千元,但只要這麼做的話、我只要跟雪穗交換一千元就可以還清欠款了!」
穗乃果只要靠著名氣吸引客人,應該就可以得到更多零用錢了。
> 「雖然山梗菜不會描寫了,但我也不會讓姊姊這樣還錢的。記得下個月乖乖的把剩下的錢還來!」
> 「分兩個月不行嗎?」「不行。」
> 穗乃果聽完雪穗的回應後的表情,一副遭受打擊的樣子。
總覺得寫穗乃果跟雪穗為了零用錢吵架的故事好像也滿有趣的~
> 「怎麼想我都覺得前史郎和良買的道具,金額應該相反才對。」海未想著,
> 「雖然慢跑鞋有無視傷痛的效果,但再怎麼天價也應該開不到兩萬圓;
>  反觀那把尋找的槍,那種超常的命中率、賣一萬五都還嫌不夠呢。
>  有點懷疑它只賣一千五是因為原本的用途不在這裡呢。」
怎麼用還有發揮多少功效,都看客人自己的思考而定。
> 我大致說明了一下已經決定好的項目,然後輕觸投影機表達有意排名的項目。
> 「那麼首先公布、《系列中令人感到『很帥』的橋段》第三名--」
這邊的感想省略,畢竟都是我自己寫的有點難評論
> 「一想到之後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而且還無法阻止就覺得有點痛心呢。」
> 因為是透過這攝影棚的特殊性而知道這件事情的,凜這樣擔心著。
對喔,照理說應該要讓真姬保護凜的才對。
> 「啊,這段入選了呢。一樣是發揮了強大的戰鬥力,但比起狂戰士化、之後又失憶的拉麵攤老闆,
>  道具帶給海未的負擔與副作用相對的少了很多喔。」我這樣道。
> 「描述這一段的篇幅……好像也少了很多?」花陽突然發現這一點。
> 「當然要砍囉,因為帥的只有海未學姊!海未學姊的帥氣不應該被那個大叔的台詞佔據!
>  這樣會降低海未學姊的帥氣!」有莉在一邊贊同投影機做的正確決定。
海未拿刀的畫面想像起來很帥呢~
> 「嗯我覺得這只是機器單純的要節省時間。雖然前史郎作為惡役表現也不俗啦--
>  但他的廢話確實有點多,連他自己這麼認為呢。」我這樣道。
> 「那個叫前史郎的真的這麼說過?」亞里沙有點好奇。
> 「我記得很清楚,」說話的是當時在場的海未,「前史郎他說過這樣的話--」
> 【如果我們現在對話的過程是輕小說的內容的話,那麼這篇小說的作者現在肯定灌字數灌得超爽的吧!】
> 「--也就是他已經自己承認了,他的台詞全部都沒甚麼必要性。
>  就連他前面先行提出的反駁,也被他認定是用來灌字數的廢話呢。」
想這些廢話台詞也需要時間XD
> 也許是因為身處於此等宏觀之攝影棚,可以用上帝視角來探討的緣故,海未的分析毫不留情面。
> 「可是聽說山梗菜不怎麼討厭他呢,那個只會叫我砧板的大叔有甚麼好了?」
> 穗乃果也憤憤不平的道。
> 「話說回來,都被自己的角色那樣說了山梗菜還不生氣,胸襟真寬廣呢。」
因為會說那種話的角色才有趣。
> 我稍微沉思了一會兒之後--發現了差異性。
> 「嗯,我大概知道了。山梗菜對前史郎的愛是來自於作者對角色的設計,
>  而在校生的各位對前史郎的厭惡,是出自於身處同世界觀的熟知。
>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感覺有那麼一點像。」
大概吧
> 「喔對了各位華語界讀者們,要稍微科普一下。被略過的台詞中,前史郎不斷重複的念砧板念的很高興,
>  但其實啊……砧字念ㄓㄣ(一聲)喔。不是『占』也不是『站』喔。
>  文字、語言博大精深,如果這是日文小說、這個梗又會怎麼表達還真是讓人感興趣呢。」
到時會用別的詞來代替吧
> 「回頭看看當時的留言,這是眾望所歸呢。」我陳述著事實。
> 其實不只當時的果爸受到版友的推崇,故事一開始的果爸也有點帥?
> 「對啊,就連我自己也感動到了。」當事人穗乃果也這樣覺得。
能寫果爸我覺得開心
> 另外,雖然要各位觀眾們自己發揮想像力,但是投影機還一併附贈了原作沒有的Jellyfish的變身畫面--

> 「為了回報大家而湧現的活力!健康的光之美少女,Cure Tomato!」
> 「為了回報大家而呈現的微笑!笑容的光之美少女,Cure Sorriso!」
> 「為了回報大家而展現的優雅!孤高的光之美少女,Cure Jellyfish!」
>
>

> 《為世間萬物獻上感謝!ありがとうプリキュア!》
> 這投影機的售後服務真好,連三人的唱名和團隊隊呼模擬都一併奉上(雖然好像改了一點),
> 宛如真的可以將這三人湊在一起寫一篇同人創作的同人創作。
想這段花了我好多時間
> ……但是變身器(?)只有兩個耶。
> 真要創作的話、三名光美成員隨機派兩人出戰這種事會是新的構想呢。
的確創新
> 妮可,當然是滿意到一個不行。
> 真姬則是強忍著黑歷史再度被翻出的不悅而努力微笑著,畢竟旁邊有位支持她的小粉絲在。
> 因為是在事件後才成為真姬推,義美現在才感受到『自己可以和本命一同變身成光美』這樣幸福的事實,
> 臉上的表情總算是有一點像當初看到妮可變身的間庭了。
太好了
> 「不會吧,那時的光之美少女竟然是真姬姊!」亞里沙很驚訝。
> 喔對了,畢竟她是第一次透過攝影棚的特性得知真姬是Cure Tomato。
竟然現在才知道
> 「看得我都想成為光美了……」雖然有被治癒過,但沒有變成光美經驗的翼感到落寞。
翼成為鼓手比較帥……沒事。
> 有莉,滿臉通紅。當時只是因為『看的見的同人誌』而小說化的回憶內容,
> 這次直接寫實影像化了。
> 「小時候的有莉好可愛!」小鳥實際看到幼年有莉的影像,反應相當驚喜。
我也想知道她小時候的樣子XD
> 「該單元的最後,成功的將翼還有穗乃果兩人之間的友情傳達了出來,
>  算得上是相當感人的一回。」我補充說明。
> 「而且,還立下了之後會互相幫忙的約束呢。真的很令人感動呢……」
我也很喜歡這段。因為我一直想寫兩個隊長之間的友情故事。
> 原來,第一次實際看到這一幕的義美與間庭直接被KO--
> 總之滿臉通紅的兩個人突然蹲在一旁自己的小天地裡、不知道語無倫次在聊些甚麼。
> 「那是借位還是真的親了?」
> 「山梗菜大人可是扎扎實實的寫下了『吻上』了啊!」
是真的
> 「……那麼現在公布、能夠超越那兩顆閃光彈與前述黑歷史的『衝擊場面』第一名--」
> 「逃掉了嗎?」無視方才提出黑歷史的人們的喊聲,我讓投影機顯示出了第一名--
(中略)
> 「……竟然是留言內容嗎?!」然後大震驚。
我也震驚,但這不是創作的內容
> 「那、因為篇幅關係,我要進入最後一個單元了--準備好《給山梗菜的問題集》了嗎?」
> 「沒關係。回想起那些瘋狂的留言帶來的衝擊後,黑歷史什麼的都沒關係了。」
> 海未代表發言。
> 「那麼、雖然我不保證山梗菜會在回應中回答各位,但請各位來問山梗菜(問題)--」
> 「我也想變成光之美少女!雖然沒有山梗菜先生精心設計的變身畫面說明,
>  但請簡單的讓我知道我會變成什麼樣的光美!還有必殺技與代表色!
>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和妮可大人相輔相成!」
那就命名Cure vitalità(ヴィータリータ),義大利文的「活力」的意思。

招式的話,「Precure guarigione breeza」(光之美少女.治癒微風),用的全部都是義大利文。
> 大概是被剛剛看到的偽三人變身畫面驚訝到,
> 我還沒講完的話完全擋不住間庭的興奮與期待之情。
> 附帶一提,義美也接了句「我也想看」。
> 「喔,想成為同人光美(?)-感謝組的追加戰士呢。雖然有難度,但是個好願望。」
> 「……能請山梗菜代替咱給一些故事的重要配角相反的塔羅牌嗎?
>  間庭醬、義美醬、曾為了音乃木坂而努力過的永友良,
>  還有那位因為不幸的誤會失去參賽資格的鈴江同學也……」
> 因為被間庭的熱情吸引,希晚了些才發難。
> 「這是想善用塔羅牌的心情呢。但若真要被回答也要花點時間喔。」
間庭:權杖4正位。權杖4的牌義是好的開始,因為間庭的病即將痊癒,而且很努力地準備考上音乃木坂,因此將會有好的開始。
義美:「力量」正位。因為有用內心的力量去克服憤怒之意。
涼:「命運之輪」正位。因為有往好的方向轉變的意思。
梢:「節制」正位。因為節制代表意見的交流與溝通。

> 「還是有點在意我跟雪穗一起去貼術式那一段的事情……
>  我竟然沒有想到『把自己的名字也寫在那上面』這種也能幫上忙的事情……
>  是因為我跟姐姐曾經一起買了道具嗎?」亞里沙這樣想著。
因為亞里沙那時沒想到這點。
> 「選擇我以外的一個登場過的重要角色,描述她喝下性轉換藥後的樣子!」
> 穗乃果這問題……感覺有點想多選一個模擬受害者、讓人感同身受的感覺。
沒有藥水了,所以無法描寫。

>  至於最難的章節啊,果然是前史郎篇。首先讓我試問各位:
>  如果真的讓前史郎認真參與小劇場、到底會發生甚麼事呢?」
> 我說到這裡稍微望了一下各位。大家面面相覷,沒有答案。
前史郎會講話講到大家都煩為止

>  不過也多虧我熬過了那個前史郎篇,才有成就感最高的光美篇的登場。
>  成功安排出七十人分的台詞所獲得的成就感果然很不一樣呢。」
的確不簡單,花了很多時間吧。

> 「那麼,是心得小劇場也必須完結的時間了。」我開始結語。
> 「這種『發表讓故事中的角色自己發表心得的創作』的、罕見的支持創作的方式,
>  除了感謝山梗菜的支持以外,還要感謝各位初次看見這種創作類型的大家能不嫌棄。
>  雖然因為差了一個次元而無法證實這心得到底是真是假,但對描述角色仍是一項好挑戰--」
很棒啊,寫出這種小劇場,就只有你做得到喔。

> 「如果山梗菜願意花時間去思考,就請給大家一個機會。雖然我是很滿意我的『隱藏』系列,
>  但說不定這個系列的全部或一部分道具會有更適合的使用者也說不定;
>  其他的系列道具說不定也會像妖刀一樣有其他適合者呢。所以,不用特地去考慮故事內容--
>  但如果山梗菜覺得其實某某系列或單一道具能有更適合的主角(購入者),就請回答吧。
>  能回答得越多越好喔。」
暫時還沒想過這個問題耶,以後想到再補。

> 無視了我的打斷,穗乃果發問了--
> 「請教我『Unbeatable chaser』(無與倫比的追趕者)要怎麼唱!」
> 現場突然一片尷尬--
我沒想過啦>_<


> 總之,因為連載開始之前(2016春)透過中視的首播認識µ's(好像有點晚),
> 所以也默默的追了這個系列三年呢(以non-LoveLiver之姿)
太感謝了!
> 而為了不讓這串只有主文章太過單調,故以三次創作(?)的方式開了支持文。
> 正如前面提過的,感謝各位不嫌棄這樣的支持風格。
很特別呢,真的。
> 雖然有時也混了不少其他動漫的角色,但是希望各位看劇中角色們的模擬吐槽看得很高興喔。
> 也要感謝我的靈感可以支撐到這個時刻(!)
辛苦啦!
話說回來我也有個假設性問題。
> 假設小鳥突然宣布女僕畢業,而且畢業活動保密到家、舉辦前一天晚間才公開。
> 而嗣信在各種不可抗力的因素下毫不知情,直到活動當天才知道這件事--
> 然後當天訂位已額滿。
> 這可不是能派人恐嚇訂到位的客人並強行要對方放棄與會權利的事喔。
> 而且就概念與禮貌上來說,小鳥當晚仍視同在職,嗣信如果在現場硬等、
> 嚴格說來算違反女僕公約(不得等待女僕下班)。那,嗣信會怎麼做?
> 他能想到一個能不讓自己被小鳥討厭又能祝福她的辦法嗎?
嗣信可能會送上禮物還有花束吧,他是不會做侵犯小鳥或任何µ's成員的事的。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00 筆精華,1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