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2k

RE:【長篇】伏見的巫女們 06/28更新【伏見神社的明日】第二節

樓主 玟子 s255131
GP8 BP-

【第四章 伏見神社的明日】

─ 3 ─


克萊兒將武器架在自己的身體中央,以地球的知識來看就是標準的中段,然而也就只是如此,沒有搶攻,就只是維持著架式等待著。

奇拉魯爾注意到腳下異常的震動,再次掛上了面具般的笑容,但當奇拉魯爾進逼兩步,克萊兒就後退一小步;當奇拉魯爾後退一步,克萊兒也挪動重心往前墊起腳尖。

克萊兒手中的大劍比起打刀來的長了一些,奇拉魯爾如果要上前攻勢必然會受阻,再加上奇拉魯爾並不知道這把〈殘光〉還有什麼能力因而有所警戒。

克萊兒明白自己在戰鬥的經驗上是壓倒性的不足,判斷輕率搶攻只會讓自己暴露在延遲的危險之中。

而且克萊兒巧妙地與身後的牆面保持著三步左右的距離,既不會影響到揮舞武器的動作,也讓奇拉魯爾沒有機會以〈散梅花之術〉轉移到背後進行突襲。

找不到進攻的破綻讓奇拉魯爾不耐煩地嘖了一聲。

兩人持續互相瞪視,緊繃的氣氛持續著。

「打算拖時間嗎……確實這個地方只有一條通道,讓伏見來包圍我確實是不錯的戰術,但我可不能在這邊跟妳耗太久呢──」

奇拉魯爾垂下刀刃,笑著朝著克萊兒拋出一個黑色的小瓶,只是這樣一個動作,克萊兒反射性地想要把瓶子打掉,但又怕視線離開奇拉魯爾。

克萊兒的動作因而產生了些微的停頓,雙方對於戰鬥的主導權瞬間反了過來。

視線交錯的瞬間,克萊兒看見奇拉魯爾詭異的笑容,克萊兒驚覺不妙,但此時要閃避已為時已晚。

瓶子碰上了劍尖破裂──爆炸。

強光夾帶著燒灼的熱浪襲來,雖然面罩擋住了強光,但撼動身軀的爆風卻無法消除,就在克萊兒身體一晃的破綻,奇拉魯爾仗著障壁完全不受爆風影響,刀的路徑穿過了護甲的縫隙、直直往克萊兒頸部切入。

如果撥開瓶子就會被突襲、沒有撥開也會陷於被動,奇拉魯爾這次突襲近乎完美,克萊兒經驗不足的重大缺陷在這裡被凸顯出來。

克萊兒鮮明地感受到異物劃過頸部的觸感──頭皮一麻,克萊兒連忙揮劍將〈朧月〉彈開,但奇拉魯爾順著力道讓主要握刀的左手被交劍地力道帶開,而從刀柄上鬆開的右手再次朝著克萊兒臉上抓去。

是攻擊?還是引開注意力的手段?

奇拉魯爾的眼神依舊看不出任何訊息,那張面具般的笑容遮蔽了一切。

要防哪一邊?

手?踢擊、又或者是〈朧月〉?

查覺到眼前是似曾相似的一幕,剛才自己正是因為猶豫才白白吃下攻擊,克萊有所警覺──

不行,如果有了猶豫就會像剛才一樣陷入被動,我不能在這裡退縮!

面對意料之外的進攻時該如何應對?

克萊兒在自己的心中尋找答案。

克萊兒心想,命宮司和葵姊雖然教了我戰鬥的方法……身體雖然跟的上,但意識卻始終慢了一拍。

對了……如果、如果是那個命宮司的話,會怎麼辦?

儘管武器與特質都迥異,但肯定會有什麼線索的,面對伸到眼前的惡意之手──克萊兒的時間彷彿陷入了靜止不動的停滯,從見面以來不斷注視著命的戰鬥的克萊兒在回憶中尋求著答案。

圖書館之林拯救了自己和萊特的命、在莫雷雅村浴血作戰的命、在湖底和巨人作戰的命、以及和古雷特‧葛蘭作戰的命──

命宮司她教給了我很多事情,一直以來不斷為我開闢出道路,所以,我也不能在此停滯不前!

克萊兒彷彿看見了白色與紅色交錯的幻影,以及命與她們的身影,克萊兒直覺地感受到了命會如何應對眼前的情況。

時間再次開始流動。

面對那虛實不明的手,在猶豫的瞬間就是敗北的開始,葵的聲音在克萊兒腦中浮現──『勝機在主動掌握戰鬥節奏的一方』。

──超越他!

克萊兒以幾乎要向前撲倒的力道壓低身體,克萊兒利用了自己身形較為嬌小的優勢,讓自己一瞬間從對方的視野中消失。

兩人之間的間距只有區區十來公分,伸出的手也成了奇拉魯爾遮擋自己視線的阻礙,而且只要在這個位置,奇拉魯爾就不可能像剛才動用腳來攻擊。

接著,克萊兒仍然抓著地面的右腳全力一蹬,以劍柄朝著奇拉魯爾右側腹敲擊,這次攻擊作為試探觸發了障壁。

奇拉魯爾退了一步,左手的朧月捕捉到了克萊兒的位置全力揮下,克萊兒的視線能夠看清刀刃的軌跡──

克萊兒在手中積蓄力量,感受到身體中的能量流動、讓熱流聚集到雙手,進而注入劍身之中──由下而上,帶著黑色劍氣的大劍擦過朧月讓刀失去原有的力道、進而偏離軌道在肩甲上彈開,接著克萊兒更進一步揮出橫斬──〈十字斬〉!

挾帶著黑光的大劍與障壁劇烈衝擊,克萊兒傾注了全身力道的一擊讓障壁上迸裂出光的碎片──然而就在障壁破碎之前,奇拉魯爾重新雙手握刀施展〈白蛇之驅邪〉。

白蛇的障壁由內而外擴散成功抵擋住了克萊兒的攻勢,抓住空隙的白蛇之驅邪也切開了克萊兒的鎧甲在肩頭上留下深深的血痕,克萊兒無視自身的傷勢踏出步伐繼續進逼。

奇拉魯爾仗著白蛇的障壁念起咒文,克萊兒聽出了這是〈禁厭之神咒〉,是神祇官最強的單體攻擊咒文,克萊兒從這個舉動中讀出了奇拉魯爾想盡快結束戰鬥的意圖。

命將這裡做為埋伏地點的選擇起了效用,克萊兒在等待延遲時間結束前緊盯著奇拉魯爾頌唱的動作──

「禁厭之神咒──」

「〈堅石堡壘〉!」

克萊兒將大劍像盾牌一樣架在身前,在奇拉魯爾發動攻擊的瞬間施展了特技,原本無光的鎧甲覆蓋上一層黑曜石般的色澤。

古文在克萊兒腳下環繞成陣,能量化為無數利刃實體在克萊兒身上奔走擦出無數刺耳的刮削聲,卻沒有能夠傷到克萊兒分毫。

克萊兒發動特技的時間讓奇拉魯爾來不及收回咒文,使這招強力攻擊特技白白浪費了大量的魔力。

他露出了不耐煩的神情退到房間另一頭再次誦唱咒文,這次是〈降靈術:劍靈招來〉,是抓準了克萊兒發動特技的十秒時間來誦唱需時較長的咒文,克萊兒靜靜等待,劍靈需要八秒的誦唱時間,而克萊兒默數著在奇拉魯爾誦唱到第五秒的時候開始動作。

克萊兒在〈堅石堡壘〉的持續時間中解消了鎧甲,這個舉動強制解除了〈堅石堡壘〉無法移動的效果,儘管能量的殘留造成的劇烈反噬在克萊兒身上啃噬出無數傷痕,但克萊兒壓低身軀,將劍架在腰後發動特技。

突進技──〈衝鋒〉!

深紅的閃光橫越房間停在奇拉魯爾身前,克萊兒無視自身傷痕的戰法讓奇拉魯爾皺起眉頭。

積蓄著力道的縱斬僅僅用一擊就粉碎了白蛇的障壁,這意料之外的傷害力讓奇拉魯爾一瞬間閃過訝異,依照剛才十字斬對障壁傷害的計算,奇拉魯爾判斷衝鋒要打破白蛇障壁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

奇拉魯爾所不知道的是,〈殘光〉在並未釋放魔力構成鎧甲的狀態下,威力會相差至三倍之多,但就算現在察覺到這點,奇拉魯爾也沒有手段能夠應付這破格的傷害力。

眼看這刀就要砍到奇拉魯爾身上,他不得不舉刀抵擋這次突擊,出乎意料的強勁力道讓他的腳步失去重心,唱到第七秒的法術也因而中斷。

「嘖、小鬼──不要太囂張了!」

奇拉魯爾再次發動特技,羽毛的特效在腳邊捲起,〈赤霞雲紋鎧〉能夠延長〈雲雀之驅邪〉的削減延遲特性的維持時間,一、二、三……近乎零延遲的四刀往少了盔甲保護的克萊兒身上招呼。

克萊兒架著大劍擋住了兩刀會命中身體中心的致命殺招,而沒能擋下的一刀深深切開了肩頭,另一刀則劃開了大腿。

然而,儘管鮮血飛濺滿身是傷,克萊兒沒有因此停下腳步,克萊兒依然維持著冷澈的思緒──戰鬥的節奏不知不覺被掌握在了克萊兒這方。

『克萊兒,神祇官有一個致命的弱點。』

『弱點?』

那就是──除了三式驅邪和四方拜外,所有的特技都需要誦唱時間。

克萊兒判斷眼下的距離已經足夠,而對方並沒有足以補上障壁的空檔,克萊兒解放了〈殘光〉以及體內全部的魔力。

「──〈怒濤業火〉!」

克萊兒手中的大劍發出了至今以來最強烈的黑光,這是〈守護戰士〉在八十五等以上才能學到的八連擊攻擊劍技。

先是左下到右上,接著魅影般從右下到左上的一刀在奇拉魯爾的鎧甲上同時抵達,紅色的鎧甲碎片在交叉的劍光中散落,接著是從中突刺後向上撕裂。

「〈四方拜〉!」

身中三刀後奇拉魯爾雙手交握緊急展開了障壁,因為他知道而克萊兒的劍技還沒有結束──如果再繼續挨打只有喪命一途,緊接在上斬之後的是威力更上一層的正十字斬,劍刃和四聖獸障壁劇烈衝突,僅僅兩刀,障壁上就產生了數道裂痕。

奇拉魯爾在障壁後頭高舉朧月誦唱起咒文──〈十言之神咒〉。

至此,雙方都已經沒有後路,如果克萊兒沒能打破障壁就會受到致命的反擊,但如果打破障壁,奇拉魯爾就再沒有能夠抵擋傷害的特技能夠應對。

緊接在雙十字斬之後,複合在〈怒濤業火〉中的〈斷魂切割〉在障壁上劈出一道巨大的裂痕,而劍技不會在此結束──克萊兒手中握有著力量,是塔莉雅‧葛蘭和古雷特‧葛蘭寄託著微小的願望,所誕生的希望的碎片。

『──加油!』

兩人的溫暖從劍身上傳了過來,撐住了因劇烈消耗體力魔力快要暈厥過去的克萊兒。

克萊兒壓下的劍尖在地面上刮出灼熱的火花,漆黑的火焰纏繞於劍身,就連空氣與魔力都為之扭曲。

「〈深淵紅蓮〉!」

奇拉魯爾愣愣地看著克萊兒,眼中浮現動搖──這招是〈怒濤業火〉第八段的衍伸劍技,也是〈怒濤業火〉的最終型態,習得等級為──九十六級。

這是未有〈冒險者〉曾抵達的領域,奇拉魯爾自然不可能看過這招。

上揮的一擊重疊在斷魂切割劈砍出的裂痕上頭、粉碎障壁,而黑焰席捲上奇拉魯爾,赤霞雲紋鎧在劍刃抵達之前就被燃焰焚毀,而隨即傾注克萊兒全力的一擊在奇拉魯爾的身軀上炸裂。
奇拉魯爾的身體如斷線風箏般飛出,在牆上撞出了一個大坑,房間也隨之晃動。

「贏了…………

克萊兒雙腳一軟失去支撐身軀的力氣,喘不過氣來地嗆咳了幾下,〈殘光〉上的黑色劍氣迅速消退,恢復成了純白的裝飾劍。

克萊兒只能將〈殘光〉插在地面撐起身軀大口呼吸,大量失血以及精神上的極度疲勞讓克萊兒幾乎睜不開眼睛……克萊兒目前能直接發動的劍技也就只有三招,十字斬、衝鋒以及業火,這就已經是全部了。

但是……攤在牆邊的奇拉魯爾拄著朧月,踉蹌著站了起來。

白髮上沾染點點鮮紅,腰間的傷口在他腳邊淌出一灘血泊。

「哈……哈哈……真可惜啊。」

奇拉魯爾笑了,手中捏著一張被切割成人形,人形被黑色的火焰纏繞在空氣中燃燒湮滅。

「〈人偶式神〉。」

奇拉魯爾的生命,仍剩下了一成,然而此時的克萊兒已經消耗過度,連撐起身體都做不到。

克萊兒在看著朧月揮下的同時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然而,奇拉魯爾舉起的朧月沒有能夠揮下,維持著上段持刀的姿勢一動也不動。

仔細一看,在他身後的影子上不知何時插上了一支彷彿融入陰影中的漆黑箭矢。

從通道的那頭傳來了腳步聲。

「辛苦妳了……克萊兒。」

笑著從陰影走出來的是滿身腥紅的命,而跟隨其後的則是除了休息中的鶴見鶴外的〈六巫女〉三人。

紫式趕上前檢查克萊兒的傷勢,隨即安心地吐出一口氣,命在紫式點了點頭之後轉向了奇拉魯爾。

「──又見面了,奇拉魯爾。」

命的臉上掛著笑容,但這笑容卻讓奇拉魯爾感到一陣寒意。

 
●    ●    ●
 

在〈定影箭〉消失後,奇拉魯爾癱坐在地,像個落第武士般落魄目不忍睹,然而臉上依舊是那張面具般的笑容。

「結果你又失敗了呢,奇拉魯爾,你找來的人不僅沒能擊敗我們,自己甚至輸給了克萊兒。」

命不像上次那樣衝動,紫式也放鬆了緊繃的身體。

「我輸了?我怎麼可能輸給這個小鬼──」

「看一下自己的狀態欄,白癡。」

葵冷冷的補上一句,現在葵身上的白衣大半都被染紅,金色的瞳孔中的戰意仍未消退。

奇拉魯爾視線飄移,隨即愕然地張開嘴。

「──」

奇拉魯爾現在身上應該有著一個名為「深淵之手」的異常狀態,那是劍技〈深淵紅蓮〉所連帶的特效,受到標記的目標如果再對發動者攻擊,就會受到強烈的反噬並且產生大量仇恨值。
其傷害為複寫〈怒濤業火〉已造成傷害的三成,而且反噬傷害無法被障壁所吸收。

所以──如果剛才奇拉魯爾揮下那刀,死的就會是他自己。

「哈……哈哈──蠢死了,但她會死,而我不會!就憑這個大地人?哈!」

「確實剛剛那場戰鬥誰輸誰贏都不奇怪,但打從她選擇放下仇恨時,你就已經無法從她身上奪走任何東西了,她的背後有我們,而你卻只是孤身一人……這是我們和你之間決定性的不同。」

命淡淡地說著,奇拉魯爾不耐地皺起眉頭。

「難道妳又要說什麼信任、夥伴嗎?我早就說了──去死吧!」

「你給我放尊重一點。」

奇拉魯爾丟出了小瓶,但葵舉刀一劃,將瓶子再爆發前冰封起來,葵現在的表情可說是前所未有的險惡。

「要殺就快點動手吧,該死的母狐狸!」

奇拉魯爾冷冷地啐了一口,命抬起手阻止了身旁就要舉刀的葵。

……這個世界正在變化著,你有感覺到嗎?奇拉魯爾。」

命輕聲說著。

「變化?什麼變化?」

「〈大災難〉將我們〈冒險者〉的靈魂從地球拉到這裡,這件事情太過衝擊,讓大部分的〈冒險者〉都沒能注意到……〈幻境神話〉正一點一點地在從更根本的地方變異著──這個世界作為遊戲時代時的影子正在消退,所以才能夠創造出像是〈無常神樂〉以及你剛才用的〈人偶式神〉這樣的,過去不存在的特技,然而就連這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就算在變化又怎麼樣?那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這個世界還有太多的未知存在,我們身為異世界的存在的〈冒險者〉們無不在摸索著向前進,一點一點拼湊出線索……相信可以在前方找到一條能夠回去的道路。」

「哈?回去?為什麼我要回去那個世界!這裡──」

「你必須認清現實,奇拉魯爾,這裡並不是屬於『我們』的世界,就算我們在這裡再怎麼強大,這裡終究不屬於我們,這片大地是屬於克萊兒他們這樣的〈大地人〉的,而〈大地人〉也和冒險者一樣處於變革之中,像克萊兒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他們也有著能夠與冒險者抗衡的力量……那是與這片大地連結的,名為歷史與大地的力量。」

「就憑一捏就死的大地人?他們不過是一群雜魚!冒險者是不朽的!不管他們有什麼只要搶過來就好──」

命嘆了一口氣。

「那麼在那之後呢?就算將一切……將財富和權力都搶到手後,你又打算做什麼呢?」

命淡然地反問,這是命曾經走過的道路,奇拉魯爾曾經過命和他很像,這句話並沒有錯,但對於現在的命來說應該這麼說──曾經和他很像。

「──」

奇拉魯爾閉口不語,命從他的眼中看出來,他未曾考慮過這個事情就只是一昧地奪取,但是命卻能夠明白,在那最後有的僅是空無一物的黑暗深淵,那裏什麼也沒有。

只有鬆開雙手,才能開始擁有。

「一個人能抵達的地方是有限的……奇拉魯爾,你要不要考慮在秋葉原生活?一直在外生活也挺辛苦的吧。」

在這句話出口之際,命的身後起了一陣漣漪。

「鈿女……?」

「命宮司……

「命醬,這種人──」

命再次舉起手制止了背後的不安。

「妳……妳這打算憐憫我嗎!?妳是打算對我施捨嗎!?」

奇拉魯爾第一次顯露出憤怒,扯開嗓門對著命大吼,口中的鮮血濺到了命的白衣上頭,命只是以毫無虛假的眼神直視著他,在回憶中找回初衷的命已經能夠去原諒,能夠去掙脫沉重的、名為復仇的枷鎖。

「這是一個提議和合理的選擇,奇拉魯爾,這個世界正在運轉……而身處其中的我們都必須順應這個潮流,〈冒險者〉在這個世界有屬於〈冒險者〉的義務與責任,我願意不計前嫌……再來就是你的選擇了,奇拉魯爾。」

「我說最後一次!去吃屎吧!我可不會就這樣放過妳們,無論多少次我都絕對不會放棄,我一定要殺了妳們,粉碎妳們那噁心的信任──」

奇拉魯爾還沒吼完,滿臉怒容的葵幾乎以目不能及的速度上前一拳砸在他的臉上。

奇拉魯爾被強勁的力道給甩到地上,朧月也脫手飛到命的腳邊。

葵皺著臉把手上的血給甩掉。

「抱歉啊,我可不像命醬這麼有耐心──給我閉上你的髒嘴。」

這次命沒有阻止葵,奇拉魯爾放棄和解選擇仇恨,那麼──

「很可惜,現在的〈伏見〉實在是不願意樹敵,但是如果有誰要挑戰我們的意志和信任,我們也不會姑息。」

命撿起了掉在腳邊,曾經屬於〈伏見〉至寶的〈幻刀朧月〉,現在這把武器已經與奇拉魯爾的靈魂綁定,無法被轉讓或是變賣。

命右手抽出了〈神刀夜白〉,對準了左手上的朧月刀身。

「難道妳……住手──!」

──〈劍靈招來〉、〈十言神咒之劍〉。

刀起刀落,命俐落的一閃讓奇拉魯爾的朧月在一道刀光之中化為無數的碎片,奇拉魯爾被葵給用力按在地上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讓這把秘寶的幻刀就此粉碎。

「這是一個警告,奇拉魯爾……如果還打算對我們〈伏見稻荷大社〉或是克萊兒出手──我們將會傾盡全力讓你在這片土地上無法生存。」

命輕輕一拋,朧月的刀柄在地面上彈了幾下滾到奇拉魯爾腳邊收起了夜白,奇拉魯爾雙眼空洞癱坐在地。

要修復耐久值歸零以至於完全損壞的〈幻刀朧月〉,除了需要萬餘枚的金幣外,還需要為數不少的且只能在高難度副本〈輝夜姬的月影〉中才能取得的道具──〈朧月的欠片〉。

而在〈大災難〉後的現在這項物品的出產已經停止,除了砸下重金收購外,就只有〈伏見〉保有足夠的存貨──因此在〈大災難〉後要修復〈幻刀朧月〉,幾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再加上〈赤霞雲紋鎧〉的損壞,奇拉魯爾大概有好一陣子不能夠進行活動了吧。

「這樣……我們之間的恩怨暫且畫下了句點,兩年前的事情,就這樣讓它埋沒在過去的回憶裡吧。」

命凜然的宣言道,而奇拉魯爾無力的看著這一切,失去了反抗的力氣。

命回過身來,在那裏的是始終支持著命的家人們。

「可以嗎?各位?」

紫式嶄露出了笑容,為命敞開了心房感到寬心。

梓子無奈的聳聳肩,如果命願意原諒那就無妨。

葵比出了五的數字,大概是要陪她喝上五大瓶。

「那麼叫醒克萊兒之後下去接小梅她們吧,該是讓這趟遠征畫下句點的時候了。」

紫式、梓子和葵點頭允諾,而上前與命相擁的紫式眼角沾上了一些淚光。

命綻放了笑容……那是心中不再有陰影的,清澈無比的笑容。



《伏見稻荷的巫女們》
──待續



這趟漫長的的旅程終於畫下了句點,而後伏見即將迎來的,是嶄新溫暖,而又平凡的明日──

下一回的場景終於要回到秋葉原,而且將是本作故事的完結篇,由於一開始預計的篇幅是每個章節各有五小節,因此將會另外發布一篇番外篇,並且預定附上一張彩圖來作為本做的收尾,敬請期待囉。

8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79 筆精華,06/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