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2k

RE:【長篇】伏見的巫女們 06/28更新【伏見神社的明日】第二節

樓主 玟子 s255131
GP6 BP-

【第四章 伏見神社的明日】

─ 2 ─


設置爆彈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造成直接傷害,而是為了製造爆風和三半規管的暫時性失靈,當巨狼從森林中飛躍而出時,半數人都還沒能夠站穩身體,如果是一般人,要恢復平衡需要三到五分鐘的時間,以〈冒險者〉的體能來說則需要十到二十秒的時間。

給隊伍的前排帶來損傷的同時崩毀陣型,並讓回復系職業失去前排的保護,這場爆炸帶給〈伏見〉三項先手的優勢。

從營地側邊帶頭躍出的是在身邊捲動冰霧的葵,她巧妙地以膝蓋指示克芬妮雅避開具有嘲諷能力的武士和守護戰士,隨後大步一躍,飛越攻擊距離不足以勾到葵的武器攻擊係職業,突擊目標是由梓子觀測到站在隊列中央的施療神官,身穿銀白色的祭袍,成套的銀盾和戰鎚是施療神官專用裝備。

葵發動〈犬神之驅邪〉,高舉的冰刃從神官的頭上落下,他放棄唱到一半的廣域治療法術,將盾牌舉到頭頂抵擋住了這次攻勢,儘管冰霧結上了他的手臂,但並沒有因此受到致命傷──判斷不錯,葵對此感到無比暢快,狼牙族戰鬥的本能在她心中鼓動,接著腳尖一抖,克芬妮雅接到指令巨掌一揮後迅速跳離避開了腳邊竄起的冰柱。

施療神官的身體受到巨大的質量直擊,因而雙腳離地飛了出去。

「咕嗚……

而綠光同時籠罩了他受傷的部位,是施療神官的反應啟動回復,藉此他試著在半空中受身想要重整態勢,而他不明白為什麼瞥見對方臉上依然保有笑容,只要拉開距離的話就有機會重整態勢──

「天真──〈白蛇之驅邪〉。」

然而,一道黑光從他的背後掠過,那是從另一匹狼背上躍起的少女所揮出的致命一刀,在他察覺到那是刀刃切入他頸部的感覺之前,意識就已經中斷,斬擊的力道不僅僅切斷頸部還讓人頭飛進湖裡,而水淵更在半空中扭轉身體補上一腳將失去頭顱的身體踢進湖中。

紅色的眼瞳在黑夜之中閃爍,在那樣的速度下能夠精準瞄準要害攻擊的就只有具備武術經驗、反應速度能和命匹敵的黑澤水淵。

此時,以閃電取曲折的徑飛來數道雷光,瞄準了身在半空中失去重心沒有立足點的水淵,這魔法是妖術師的〈雷光巨蛇〉是妖術師中誦唱時間短的法術,但白蛇的加護輕鬆地吸收掉了所有傷害,水淵無趣地撇下嘴。

而此時只見一面水色障壁浮現在水淵腳邊,水淵輕輕在上頭一蹬回到由三月四葉所騎乘的狼背上。

同時──在雷光發射的瞬間,三月四葉以〈災弓九陽〉反過來狙擊因施放法術而透露出自己位置的妖術師。

「不用讓我特地去找目標還真是貼心──〈雲雀之驅邪〉。」

連續兩箭,以〈災弓九陽〉射出的箭矢帶著明亮的燃燒特效,精準命中因施法延遲而動彈不得的妖術師胸口,這兩箭的傷害由於僅僅是普通的箭矢並沒有造成太大傷害,而且預先設置好好的傷害啟動回復立刻將傷口完全治癒。

四葉雖然裝出懊惱的神情,但心中卻在暗暗偷笑,四人繼續將劇本向前推進──葵和水淵策動雙腳讓兩匹白狼在湖岸這一側左右奔跑跳躍,每當有戰士係職業想要接近就全力退後拉開距離。

兩匹狼閃避著接二連三飛來的火球與閃電,敏捷的動作讓威力強大的設置型魔法和定點類法術根本就摸不到邊,而面對閃不過的追蹤類法術和範圍法術,兩人以接力的方式交替施展〈防人之加護〉以及〈鈴音之障壁〉來不斷修復身上的〈護法之障壁〉,並以回復魔法治癒坐騎所受到的傷害。

而持弓的兩人一有空檔就以淺灯的〈饕餮〉和〈九陽〉對處於延遲中的法師進行射擊。

雙方交戰的形式逐漸形成比拚魔力量的消耗戰,這樣的局勢顯然對人多的一方有利──但他們所不知道的是〈伏見〉的戰術正順利進行。

隨著時間的推移,營地這一側怒吼聲此起彼落。

本來以為手到擒來的夜襲,卻反過來被設陷阱埋伏一口氣損失了數人,甚至包含了兩位守護戰士和一位治療師,而後又遇到巨狼無視隊形的的突襲,隨而後兩匹狼又像是在玩弄自己似地來回奔跑根本接近不了,明明人數上有壓倒性的優勢卻被耍著玩──嘲弄一般的舉動激起了內心的焦躁感。

「可惡!跑來跑去的煩死了──」

「那什麼抓癢的法術連障壁都打不破!」

「什麼事都沒做的閉嘴!」

「攻擊坐騎!把她們跩下來!」

「穿鎧甲的去前面牽制!」

「你們不是有賦予術師嗎?快綁人啊!」

「射程不到是要綁個屁!」

在攻擊不起作用的焦躁感驅使下,原本就不怎麼和諧的臨時集團終於出現裂痕,原本的集團行動逐漸分化成以個人為單位的行動模式。

原本由各自的隊所伍組成的團體逐漸單純化,變成戰士、武器攻擊系職業逼近湖岸試圖建立包圍網,而回復和魔法系職業聚集在營地一側的單純陣型。

而有個人將這一切看在眼裡。

(對於到現在還只想著要PK和掠奪的人來說,差不多就是個程度吧,明明多的是更有意義的事情可以做……

位於上空的梓子看著腳下的一切,戰況的推進完全按照預定,甚至順利到讓梓子看傻了眼。

從營地爆炸開始算起,時間經過了四分半鐘,集團原本的小組陣型卻已經開始瓦解,而且魔法系職業的魔力殘量應該快要進入紅色區域。

幻想級和弓〈災弓九陽〉的特效〈乾涸〉會大幅增加中箭目標施展特技時的魔力消耗,而同為幻想級的和弓〈凶弓饕餮〉則會吞噬中箭目標的魔力納為己用──通稱燒魔的惡質特效。

而在〈大災難〉後無法隨心所欲確認狀態的現在,只怕他們直到施展不出特技時才會發現這一點吧。

「真不知道該說他們太天真還是只是單純沒用腦袋……

梓子觀察著戰況邊自言自語的同時,也同時看留意著身後鶴見的生命值,現在鶴見的生命值正從黃色區域逐漸減少至紅色區域,扣著梓子腰部的手正痛苦地痙攣著。

「鶴見,辛苦妳了……開始第三階段作戰。」

全身覆蓋著血紅瘴氣的鶴見點了點頭,沒有餘力開口回應。

鶴見在早些時間前喝下了〈女郎黑血〉。

喝下〈女郎黑血〉的人在八分鐘內會極端的痛苦,而效用是會得到〈女郎蜘蛛絡新婦〉靈魂的加護,在生命耗盡而死前的這段時間內,魔法攻擊力會得到飛躍性地成長。

〈女郎蜘蛛絡新婦〉在遊戲時代就是血量越低時越強大的頭目級魔物,甚至連守護戰士都無法抵擋,而鶴見的裝備也繼承了這些特性──〈絡新血石手羽〉、〈女郎血羽織〉都具有將消耗掉的生命轉化為魔法攻擊力的特效。

鶴見作為神祇官有相當的缺陷,因為消耗生命獲得的魔法加成無法適用在治癒魔法以及障壁魔法上,但作為輸出火力來說則是無人能及,她是有著〈驅魔師〉、〈血女郎〉兩個別號的──鶴見鶴。

巨大的光圈在夜空中開出一輪太陽完全照亮湖岸,當地面上的人察覺到異變時已經為時已晚,抬頭望去,他們終於發現藏身於夜幕中的身影,正當有人喊著「監視班在幹什麼!?」時,鶴見吐出細若游絲的氣息結束誦唱。

……〈劍之神咒〉。」

光劍如雨點般在營地一側落下,波狀的劍雨持續重創身穿布甲與皮甲的輕裝職種,高密度魔力的光刃接連粉碎障壁、觸發反應啟動回復,更甚者有被直接命中要害而喪命的人在。

這陣從天而降的轟炸結束後,湖岸是一片寂靜,受到劍雨重創的營地一側甚至不能用「集團」來稱呼了,楞的楞倒的倒,然而仰頭望天的他們卻沒有能觸及鶴見的手段。

眾多視線相接,然而散亂的隊形已經無法好好統一進行指揮,原有的小組也都被打散,即便他們有人數上的數倍戰力,但在沒有戰術統整下就僅能止步於此。

撤退?進攻?

現在該怎麼辦?

而就像是抓住了這個心理上的空隙,在劍之神咒的殘光點亮下梓子解開隱藏聲音的〈回聲結界〉,吸了口氣。

「我是〈伏見稻荷大社〉的〈六巫女〉次席,梓子!」

清晰明亮的嗓音在湖邊迴盪。

「我代表〈伏見〉在此對貴團體下達最後通牒──埋伏在森林中的部隊已經被我方全數殲滅!」

在梓子這樣宣告後人群裡出現了明顯的動搖。

後備部隊全滅了……?而,這樣的思緒一但起了頭,後續的隱憂就會接踵而來。什麼時候?怎麼做到的?難道還有什麼埋伏?

眾多疑問化為了一股不安在人群中擴散,而且從實質上來看,這代表著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損失了兩成的戰力卻渾然不知。

「重複一次,這將是最後通牒!」

精準地抓住人心的空檔,這聲宣告讓人群不約而同地驚醒,重新將注意力放回梓子身上。

「對於願意收起武器使用回城魔法撤退的團體,我們〈伏見〉保證既往不咎!聽好了!我們〈伏見〉沒有積極樹敵的意願!我們截至目前僅是行使了自衛的權利!但在讀秒結束後留下來的人──我們〈伏見〉將視為敵人並且一個不留全數殲滅!」

「我給貴團體十五秒的時間考慮!十五!」

「十!」

左顧右盼,卻沒人有任何動作。

「五!」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沉默間,畏懼與不安交互重疊、積累。

在沒有明確指標可循的狀況中,人在壓力逼迫下會偏向極端的兩種反應,屈服或是拚死反抗,而且第一個做出決定的人會帶動整個團體的選擇。

梓子靜靜等待,一手勾住了箭袋袋口。

「──別開玩笑了!我們早就沒有後路可退了!別聽她的話!快醒醒!」

梓子嘆了一口氣,將三支〈迷途矢〉搭上了弓並且接通了與命的念話。

『命,很遺憾,第四階段作戰準備。』

『是嗎,我還期待著能夠和平解決的。』

『可是妳在笑喔。』

『是嗎?』

「這邊人數還是佔有優勢!剛剛那招不可能連發!以重整狀態為由先,神官補障壁、德魯伊快回復、戰士職業牽制住狼──〈聖域〉!」

施放了〈聖域〉就代表職業是施療神官,而且從施法速度來看其實有著不錯的裝備,先後判斷也不差,在不讓隊伍更加混亂的情況下進行調度,只見他在淡黃色的球形障壁中央大聲指揮……但重點在於他的舉動完全將自身的位置暴露出來。

「姑且算是及格……但再之後可就不是能講道理的人了喔。」

梓子鬆手放箭,兩箭落在湖岸將兩匹巨狼的腳邊,一箭則在碰觸到聖域後粉碎並觸發效果,以中箭地點各自爆出了大團白霧,在遊戲時代身處霧中的玩家對於魔物的仇恨值會迅速降低,而〈大災難〉後的現在遮蔽視線的功能才是主要的目的。

迷霧之中,梅花花瓣飛舞。

是手執〈天大蛇之靈杖〉的紫式以及〈神刀夜白〉的命。

甩動尾巴、長髮飛舞,紫式纏繞魔力的手用力拍在聖域的障壁上頭。

「〈破界之術〉!」

障壁應聲碎裂,能夠無視障壁的耐久度直接破壞障壁的法術,是在習得全數結界型法術、在八十五等以上的神祇官才得以進階習得的高等特技。

而後,黑色的長髮翻飛,束著髮絲的鈴鐺作響──

「〈十言神咒之劍〉!」

在輔助狀態全滿的命揮下纏繞著靈氣的夜白──從頭頂切到胯下直接斬落地面,命起身後甩掉刀身上的鮮血,夜白上依然白淨無瑕。

「上吧,紫式。」

「嗯,但不要做過頭喔。」

「到時候就由妳來阻止我吧。」

……我會盡全力阻止那種事情發生。」

從霧中步出的,是臉上覆蓋著般若鬼面以及能面的紫式。

命的身上散發著壓倒性的魄力,他們才明白了方才梓子所說的「敵人」的意義……這瞬間,他們都後悔了──後悔沒有選擇使用回城魔法逃離此地,剛剛所發生的只不過是序曲而已。

命僅用一步就衝到下一個目標面前──〈燕尾剪〉,原本就身負重傷難以逃離的盜劍士被攔腰斬斷,魔力不足以施放強力法術的魔法系職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死神步步進逼。

刀光閃動後毫不停歇的命繼續尋找下一個犧牲者,所到之處盡是血路。

戰鬼、惡鬼都不足以形容眼前的存在,唯一能夠理解的就只有自己已經無路可逃的這一個事實。

「可惡,這什麼怪物!」

查覺到這點的人轉向了目標圍住了紫式,發動特技的戰鎚、彎刀、刺劍、火柱與雷光朝著紫式飛去,紫式將天大蛇之靈杖插在身前雙手交握。

「──〈四方拜〉!」

劇烈的爆炸與衝擊在紫式身邊爆開,但沒有一招有觸及紫式,達到秘傳等級的〈防人之加護〉大幅強化了同為秘傳的四聖獸障壁〈四方拜〉,這可是能夠承受副本頭目致命一擊的障壁,這樣的攻擊對紫式來說根本不痛不癢,而同樣得到四方拜守護的後援部隊這時才從森林中現身加入戰局。

由身穿漆黑和鎧的巴帶頭,支援涉及的時雨、控管障壁的紅妖及專司回復的火垂維持著穩健的四方陣型進逼戰線。

同時,巨狼從湖邊的兩團霧中衝了出來朝著命的身邊奔去。

「怎麼能讓你再過去支援──〈定位怒號〉!」

及時作出反應的守護戰士發出氣勢磅礡的怒吼使兩匹巨狼的腳步停了下來,但高大的巨狼轉過身來盯著他時卻也讓他的額角冒出冷汗,同時也察覺到──狼背上的人影消失了。

──誘餌。

隨即羽毛飛舞,兩個人影一左一右現身於守護戰士的身後,紅色的眼瞳以及金色的眼瞳在夜色中閃出殘酷的光輝。

「「〈雲雀之驅邪〉!」」

葵砍出了三刀、水淵揮出了兩刀,同時淺灯與四葉的支援射擊各自留下了兩層剝奪魔力的異常狀態,在守護戰士身上留下了眾多傷痕──

〈凍結的大地〉、〈毒血之印記〉、〈乾涸〉、〈貪婪的吞噬〉。

〈犬神之驅邪〉是會依照目標的異常狀態數量增加傷害的特技,兩人默契十足地轉身架刀,從霧中踏出的兩人也架起了弓箭。

「「「「〈犬神之驅邪〉!」」」」

四聲震動大地的狼嚎共鳴毫不留情地將守護戰士的身軀撕裂。

周圍的戰士系職業立刻圍了上來,刀刃集中往身為法儀族的黑澤水淵身上招呼,但同樣被障壁擋了下來──梓子在上空雙手交握。

「〈四方拜〉──這邊可是歸我管的喔。」

「可惡──〈一刀兩斷〉!」

此時一旁的武士衝上前來施展了必殺技,這刀成功的破壞掉梓子的障壁。

然而,另一面障壁再次浮現,從延遲中恢復的淺灯接在梓子之後施展了〈四方拜〉擋下這一刀。

查覺到這方的障壁並非牢不可破,周圍的人豁了出去接二連三放出必殺技,障壁果不其然再次碎裂──但這次換由三月四葉施展了〈四方拜〉將傷害完全吸收。

接著,眼前是幾個因為施放必殺技而進入大幅度延遲的目標……葵和水淵的眼中再次閃出了鋒芒。

神祇官當還在遊戲時代時就是PVP中的常勝者,除了〈雲雀之驅邪〉這種近乎作弊的特技外,障壁和攻擊魔法的搭配讓神祇官的攻防平衡性在八大職業中也屬格外出眾的一類。

而神祇官獨有的障壁魔法不同於反應啟動回復在受傷後才開始補充生命,障壁魔法以魔力換取的是攻擊的「無效化」,在〈大災難〉後這代表不會被對方的攻擊影響自身的節奏,也不需要防範被擊中要害而進攻,雙方作戰的能力打從一開始就截然不同。

但更異常的是她們對彼此的信任,天衣無縫的配合、面對眾多敵人時依舊保持冷靜、動手擊殺時毫不猶豫,在一個目標背後有無數人的支撐,想要擊潰一個人就得將所有人一起擊潰,面對這樣的對手……怎麼可能打得贏?

武士心中浮現了「絕望」兩個字。

「為什麼……為什麼妳們……

能夠這樣作戰……

武士從喉頭擠出了不成聲的話語。

面對這個疑問,葵笑著高舉〈魔薙月喰牙〉。

「所以說啦──」

水淵面無表情地架起〈血薙刀緋渕舞〉接著開口。

「──無法把性命託付給彼此者,沒有資格待在〈伏見〉,更沒有資格站在宮司大人身邊。」

一左一右,黑白的刀光交錯,武士的頭顱應聲落地。

而〈伏見〉的成員──全體無傷。

集團的士氣在此徹底崩潰,拋下了武器發出慘叫四處逃竄,而〈伏見〉並沒有放過逃竄的人群。

〈六巫女〉次席梓子方才所宣言的是──殲滅,那麼就該實行到底,而這宣言也是有其目的……數分鐘後,大地被鮮血所染紅,PK集團共五十二人,在此全數喪命。

日後,這場被PK集團私下稱為〈金葉湖畔的惡夢〉的事件,讓〈伏見〉的名號在北方廣泛地流傳開來。

 
●    ●    ●
 

位於遺跡的深處,刻著古雷特葛蘭遺願的圓柱前有個人影。

淡紫色的髮絲披在肩頭,克萊兒手握著大劍〈Aluu Auringonlasku〉──意及「艾祖族的殘光」,是由克萊兒跨越了三百年的漫長時光所繼承了血緣的最後的力量。

予探尋過往而來之後裔……然而,我真的有那種資格嗎?克萊兒捫心自問,十幾年來自己只不過是個鄉下的小孩,而且至今的旅程克萊兒都是依靠著別人的力量走過來的,克萊兒對於這份力量仍抱有疑問。

雖然命說了克萊兒會需要這份力量,但克萊兒仍害怕自己會再次失去理智被仇恨所束縛。

「守護……的力量。」

克萊兒聽見了腳步聲,那聲音她曾經聽過,對克萊兒來說,這個腳步聲勾起了令人恐懼的回憶。

克萊兒轉過身來。

身穿全紅色的獨特裝束,披掛漸層染紅、刀刃般的鎧甲。

梳理的整整齊齊的白色直髮披散在背後,容貌呈現著無機質的冷硬感,是人卻又不是人,而是某種像人的某種東西。

奇拉魯爾。

「好久不見啦,克萊兒小妹妹──」

克萊兒本能地感到恐懼想要後退,但克萊兒忍住這樣的衝動,雙手握住了大劍擺出架式,與此同時,大劍釋放出魔力纏繞在克萊兒身上,具現出宛如禮服般的純白鎧甲,與此同時一股暖意流入了克萊兒的身軀穩住了她的思緒。

──加油,克萊兒好像聽見了她的聲音。

「喔,那就是在遺跡中找到的寶物嗎?看起來挺值錢的吶──」

克萊兒默默調整過呼吸,這是葵和命教導她的要訣,無論何時都要維持穩定的呼吸,呼吸是維持作戰節奏和律動的核心。

「爸爸和媽媽……在哪裡?」

「喂喂喂,想要情報應該拿東西來換啊,怎麼這麼沒有常識──」

「!」

一瞬間感知到異樣的克萊兒直覺一個側身,沾上橘色液體的黑色飛刀從克萊兒眼前飛過在柱子上彈開。

「──妳說是不是啊,小妹妹。」

克萊兒感到一陣戰慄。

「如果妳把手中的東西交給我,我就告訴妳父母的下落在哪喔,這筆交易很划算吧,嗯?」

那直刺的言語不斷挑起內心的疙瘩,而在動手時也能帶著笑容,對於自己的行為沒有任何感情存在。

沒有個性、更沒有人性,有的只是赤裸裸的慾望和貪婪。

這個人……讓克萊兒感到生理上的噁心。

「回答我──我的爸爸和媽媽在哪裡!」

面對強勢的克萊兒,奇拉魯爾臉上的笑容依舊──瞬間,奇拉魯爾跳到了克萊兒眼前,右手就要抓向克萊兒的臉部,克萊兒能看的見他的動作。

但一陣衝擊隨之襲來,視野一片模糊,克萊兒被重重踢到牆上後摔落在地。

「哎呀,小孩子果然不懂禮貌,看來需要好好教育一番呢,妳的母親在被輪著侵犯前也是這種態度呢,之後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可就難看囉。」

──在利用右手遮蔽克萊兒視線的同時,奇拉魯爾踢出了左腳。

「咳……!」

克萊兒掙扎著想要起身時卻又被一腳踩住右手手腕,那股力道幾乎要將克萊兒的手給踩斷。

「嗚──」

「這表情不錯,如果把妳的屍體丟在母狐狸眼前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啊啊……好想看看吶。」

克萊兒咬緊牙,忍著沒有喊出聲回瞪著奇拉魯爾,只要自己還有意識就絕對不能屈服於他。

「我說啊,小妹妹,雖然你好像很相信那虛偽的母狐狸,不過她可也是滿口謊言喔,讓我來猜猜看好了──『妳的父母可能還活著』,那隻母狐狸是不是對妳這樣說啊?」

見到克萊兒一聲不吭,奇拉魯爾嘴角又更加上揚。

「看來是猜中了呢,那只不過是母狐狸想要來殺我才編出來的理由,她壓根就不相信這句話,妳就這樣傻呼呼被她騙來──」

「──這種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被打斷的奇拉魯爾皺起了眉頭,看著那不悅的神情,反倒是克萊兒笑了。

「就算命宮司這句話是謊言,那又怎麼樣?」

……啊?」

「命宮司她……她的悲傷與掙扎都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自己所愛的人而存在,命宮司……她的虛偽是建立在溫柔之上的謊言,所以我才說『那又怎麼樣?』」

……

「她的溫柔是如此溫暖,所以她的身邊才會有那麼多願意愛著她、陪伴著她的夥伴──而這種感情,你是絕對不會懂的。」

──你是不會懂的。

「我相信她,相信那個溫柔的命宮司。」

克萊兒……笑著這麼說。

一瞬間,奇拉魯爾在克萊兒的眼神中看到了命的影子,只見奇拉魯爾眼神一晃,克萊兒在這瞬間解消了鎧甲──被踩住的手腕間產生了些微的空隙,克萊兒手腕一翻,大劍掠過奇拉魯爾的腰際讓奇拉魯爾失去了重心。

克萊兒向後翻滾後一跳拉開距離和奇拉魯爾互相對峙,奇拉魯爾首次顯現出了怒意,從腰間的刀鞘抽出了打刀,泛著微微的藍光,半透明的晶瑩刀身,那是克萊兒已經很熟悉的〈幻刀朧月〉。

根據梓子的所述說的兩年前的始末,奇拉魯爾策劃了摧毀伏見的計畫就只是為了這一把武器──克萊兒頓時覺得可笑。

比起仇恨,更多的是悲哀;比起憤怒,更多的是可憐。

這個人的內心肯定是一無所有、空空如也的。

「一個一個都是這樣……什麼相信、什麼守護……狗屁──」

看著咒罵著的奇拉魯爾,克萊兒只是默默嘆了口氣,不知不覺間恐懼已經從心中散去,克萊兒也在此明白了──自己的父母已不在世上。

然而即便理解了這點,克萊兒也沒有任何想要復仇的念頭,對這種人復仇僅僅是讓自己徒增空虛,而且只是讓自己身陷泥沼。

沉澱過後的內心燃起了一個純粹的光明,那是想要前進的力量,而〈伏見〉成員的心中,一定也都有這樣一顆小小的,溫暖的太陽,而那些光芒聚在一起,成為了讓彼此能互相託付的力量。

現在,為了揮別過去的悲劇而迎來明天,自己必須在這裡阻擋奇拉魯爾,因為在這底下的大廳裡還有萊特和小梅她們在。

克萊兒握緊〈殘光〉,口中唱出失落的魔法,屬於艾祖族的魔法。

「(靈魂覺醒)。」

隨著魔法的詞語,大劍發出了震動將內存的魔力釋放,魔力包覆了克萊兒構成了鎧甲,銳角型的金屬面罩與額冠覆蓋住克萊兒的臉部,帶著淡紫色光澤的美麗鎧甲與大劍染上一片無光的漆黑。

然而,克萊兒的意識依舊沉穩,揮別了恐懼、仇恨與迷茫,克萊兒在此找到了屬於她自己的力量。


《伏見稻荷的巫女們》
──待續

6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79 筆精華,06/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