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77

RE:【討論】第10話「劇場の咆哮者」

樓主 狂熱者 QAQAZ789
GP8 BP-
第二篇
接下來是銀狼了相對戰   這裡刪很多  我會盡量補  很多耐心觀看八

這裡獵犬看到了  月夜下的狼




這裡銀狼提到銀鎖的由來  並且說出她的特性
這裡也是一個伏筆阿   這不做第三季太可惜了   日昇一定要做第三季阿
 
 
這邊有銀狼 狼嚎  部過個人覺得怪怪的  = =  銀鎖恢復





 

這邊大家都知道  之前銀鎖有兩條壞了  現在在銀鎖的特性下復原了




 
 
再次開戰







 
 
這裡獵犬想用上次  破壞銀鎖的招數  往鎖鍊的中空部分  攻擊  部過銀狼經過跟直政的訓練
已經有辦法防禦  並且反擊



 

這時獵犬在一次  出現不用看後面的攻擊方式  部過銀狼先一步攻擊




 
 
並且打算抓出獵犬的真身



 

獵犬的真身就是  一隻很萌的走狗



 

這時銀狼把她放著  並且要去向王報告勝利   並且感謝王的幫忙  托利幫忙塗的指甲油
因為如果沒塗好  不利控制銀鎖



 
這裡刪很多   捕的很多  請耐心看
以下小說
第一段

    在這樣的聲音之下,有人在遮蔽了天空形成森林的樹木下行走著。
    走在陰暗的土路上的人,是彌托黛拉。
    她從森林中望著正面的街道。
    在那里的,是作為威斯敏斯特和Soho的分界的廣場。
    又走了幾步。她在這個位置上,腳步不停說起了話來。
    「我的同伴們都先走一步了,獵犬不追上去嗎?」
    問道。然而,周圍沒有反應。但是彌托黛拉甚至露出了笑容,
    「如果說對付我一個人就要全力以赴的話,對于我來說是贊美嗎。」
    不,她搖了搖頭。
    「還真是被小看了呢。——因為有人覺得,一匹獵犬就能匹敵一頭狼了。會淪落到這種地步,是因為以前的疏忽而讓別人得意忘形起來了嗎。」
    說出來的瞬間。森林中忽然出現了光芒。
    數量多達好幾百。那些從彌托黛拉左右的樹葉背後射出來的,是只有刀刃的匕首。
    『千本薔薇十字』
    無數的光芒撕裂了影子和樹木、枝葉和黑暗,襲向了彌托黛拉。
    對于從天而降的刀刃之雨,彌托黛拉作出了單純的回避。
    ……真的好麻煩呢。
    這麼想著,彌托黛拉輕輕舉起了雙臂。
    從她的雙臂中,兩根鎖鏈垂在地面上,連向了自己之前經過的森林。沉在野草中的鎖鏈在森林中要做的事情是,
    「讓敵人暴露出來吧,銀鎖。——沒有東西能逃出狼的追捕。」
    下一瞬間。纏繞在樹木上的銀鎖拉緊了鎖鏈。響起了此起彼伏的斷裂和切斷聲,半徑數十米的樹木被砍倒了。
    將森林絞斷。
    響起了數重的斷裂聲造成了三個效果。
    顯露出了夜空和,無數的刀刃因為被覆蓋上的枝葉失去了行動和,
    「躲在陰影里面,這可不是人形該做的事情呢。」
    顯露出了在原本是森林的地方站定,看著自己的沃爾辛厄姆。
    在將十字槍分開,變成了兩把十字劍的她周圍,無數的刀刃如同捐了了漩渦一般回去了。
    相對地,彌托黛拉從傾倒的樹干中找到了趁手的用銀鎖絞割起來。做成了兩根粗大的,長約三米的木樁之後,她用銀鎖纏住了它們的一端。
    「那麼,扔給狗的游戲棒這就可以了吧。」
    接著彌托黛拉走進了廣場。
    在那里的噴泉和石欄,那個構圖是,
    ……就是以前,大意失荊州的地方同樣的構圖。
    心想。
    ……若是能向我王傳回勝利的消息的話,挽回的意義很有必要呢。
    彌托黛拉行走著,繞到了噴泉的另一邊,看著敵人。
    在噴泉的另一側對稱的位置上,沃爾辛厄姆讓刀刃浮在了半空中。
    彌托黛拉立于可以沐浴在月光中的位置上,凝視著對手。接著。抬頭望著天空,
    「月亮好美呢。」
    問道。向著接下來戰斗的對手,但是,那確實在尋求同意,
    「不這麼想的嗎?——令異族欣喜的滿月。自動人形也呼應滿月的吧?」
    在月下,沃爾辛厄姆與彌托黛拉面對面,點點頭。
    異族會呼應月亮。其理由是,
    「知道嗎?那兩輪明月中,其中一輪好像是在眾神的時代之前,用來填補空中開的洞,而將定量的流體凝固制成的賢礦石的凝塊喲?它繞到了這顆星球的背側接受了太陽的光照——」
    早就知道。
    沃爾辛厄姆很喜歡天體。
    自己是,掌握著多國情報的風紀委員長。因為不論什麼東西都觸手可及,在聖譜記述中據說就因為他的情報網和策謀而受到女王的忌憚。
    但是,正因為如此,自己才會喜歡上了位于自己鞭長莫及的位置上的群星們。
    沒有感情。但是,抬頭仰望,伸手不及,並不了解的東西,盡管如此還是凝望著,判斷這可以稱為是“喜歡”吧。
    接著,狼說道。
    「反射的光。流體的凝塊返還到這顆星球上的光,並不是單純的反射光,而好像變成了帶有流體的像是地脈一般的光芒了呢。——因此,異族在月夜中會心情亢奮。」
    現在,月亮正掛在天上。照耀著兩人。
    所以,銀狼著重宣告道。
    她正在噴泉的石欄的另一側。就好像要和自己面對面一般地轉身,
    「之前已經打過招呼了。——因為接下來要打倒你。」
    『Me too』
    沃爾辛厄姆也短短說了句。
    緊接著。沃爾辛厄姆確信了。確認到先行動的是自己。

第二段
在街道和森林的邊界那兒有個廣場。中央處有噴水池的廣場。
    兩位女性,分別持有狼和獵犬的別名的兩人在此對峙。
    現在,在月下的二人之間,其中一方開始有所動作。
    先行動的是沃爾辛厄姆。
    沃爾辛厄姆的動作呈一直線。
    『……Go!』
    她就像要穿過噴水池一樣將刃群跟自己一起飛過去。
    然後,就用啃碎似的力踏在兩人之間的噴水池石堆,高速跳躍起來。
    相對地,銀狼也采取迎擊。右鎖的圓木錘橫揮。
    但是獵犬清楚對方的動作。用三十二枚刃對鎖進行打擊。
    把攻擊面擊開的防御策略。
    但是,鎖並沒有停止。
    理由很簡單,因為鎖不單止是錘頭的部份,在它一半的部分上還纏著圓木。雖然增加了重量,但刀刃不能對纏住圓木的鎖進行有效的精密打擊,被彈飛在外。
    把鎖擊飛這一方法行不通。
    但是,的而且確,鎖的動作也因圓木的重量而變得遲緩。
    在圓木攻擊殺到前,獵犬會先把狼吃掉。
    可是,在那之前,鎖將自己使勁回轉,這不是為了用鎖的前端的錘頭對獵犬進行攻擊,是利用鎖中段綁住的圓木進行類似索套式踢擊的攻擊。(譯者:那是職業摔角招式)
    但是獵犬更為加速。她有在空中加速的方法。將已經分離了的右臂放到腳下,
    『--Dash ahead!』
    將右臂在空中固定,然後踢在那上面。
    沃爾辛厄姆加速了。修正了方向。瞄準的地方是偏下方,銀狼身處之所。
    『Bite!』
    炮擊和接連而來的十字槍攻向敵人。
    但是十字槍砍空,而射擊也只是把地面射穿。
    敵人在飛。
    銀狼的身影,以右手高舉的姿勢,在噴水池的上空,以削月之姿飛舞。
    是鎖。
    就像被用兩根圓木加重了的鎖拉扯住一樣,可是鎖卻像是把自己舉高一般,像垂釣一樣的動作在夜空中飛舞。
    之後,沃爾辛厄姆連頭也不回地背向對方,輕撫一下自己的頭發。
    從被拍打的頭發中,有某些東西被打到空中。
    是黃色的果實。檸檬果實的數量總共有六個。要使狼的嗅覺失靈來說是很充足的數量了。
    一瞬把果實割開,汁液飛濺。在這之上,沃爾辛厄姆更不回頭,但卻正確的指向背後的彌托黛拉,
    『Bite!』
    射擊。
    彌托黛拉看到了沃爾辛厄姆的攻擊。
    那是一個正確的背後打擊。
    而且。先扔檸檬吸引己方的注意。割開檸檬把自己迫進窮路時,為了不讓自己采取對策,再發射作為主要攻擊手段的炮擊。
    「--干得漂亮。」
    彌托黛拉一邊嘴上說著,一邊對左邊的銀鎖發力。垂在手上的第二條鎖,現在,正沉在噴水池的水面下,
    「要開始了喔。--騎士的名譽挽回。」
    這句話就像吼叫一樣,噴水池的水瞬間爆發。在水底翻起旋渦的銀鎖,將大量的水灑到半空。
    一瞬間,廣場被霧填滿了。
    在仿佛揚起來一般突然而生的夜霧里,沃爾辛厄姆察覺到危險的存在。
    現在廣場底部充滿霧。是因噴水池的水被潑到半空而產生的濃霧。柑桔的果實因那些水而沉下,氣味也被抑制。再加上霧中視線也十分惡劣。
    瞬間。沃爾辛厄姆感到某種東西移動的氣息,甚至還有,
    『……!?』
    森林的方向,背後的方向那兒,吱吱嘎嘎的斷裂之聲連續傳來。
    就好像樹木要倒下那樣的聲音在背後作響下,沃爾辛厄姆,
    ……What!?
    一下子,獵犬就跳向和那兒相反的方法。
    但是,在著地起身時。在噴水池的北邊,肩部踫到某些東西。那是材質堅硬的不知何物,而在腳下,接連傳出了鎖動時發出的聲響。所以,
    『……!?』
    在反射性的動作下,沃爾辛厄姆跳起來。
    霧中十分危險。因為現在,有什麼就正在霧中發生。
    想要離開霧境除了向上別無良策。所以獵犬就踏向廣場旁邊的矮木的枝頭,再跳上較矮的民房的屋頂,再踩向公寓的牆上最後到達其屋頂。
    眼下廣場一帶都盡是霧。但是四方的屋頂皆無敵影。
    敵人到底在哪。
    然後沃爾辛厄姆就察覺到了。自己現在正沐浴在月光之中。
    毫無遮蔽,在倫敦這條街中的較高位置里,沃爾辛厄姆因月光而感到顫抖。
    敵人到底在哪。
    不知道。但別害怕。自己喜歡的東西,會守護著自己。所以,
    『 La--』
    在稻草屋頂上,手腳一拼,沃爾辛厄姆後仰身增大聲量的大叫,
    『Luo--!!』
    然後,後仰身的發出叫聲下,沃爾辛厄姆看見了。
    在自己望向的月亮中,銀色的身影就在那處。

第三段
遠方由南邊街道所傳來的聲音是,
    ……狼的叫聲?
    「呵。」
    伊莉沙白的聲音,稍帶吐息的說道。
    「法蘭西的狼,要來奪取英國的月亮了嗎。」
    沃爾辛厄姆的視線中,銀狼出現在逆光的高處。
    雙手環胸,銀色的卷發在空中飛揚的姿態,完全跟第二個月亮重迭。
    身處位置是廣場的北側一帶。那兒本應什麼都沒有的,但現在,作為她的踏足之處,有一根圓木聳立于此。
    圓木。那是將森林的木頭用鎖切斷後垂直地綁在一起制成的。
    她在比倫敦更高的位置背負著月亮。
    然後狼這樣說道。
    「--在公園聳立的柱,有兩個意思呢。第一個意思是,五月柱之類,在春天的祭典時,象征植物成長而立的木柱。另一個意思,……身為風紀委員的你應該很清楚吧。」
    『scaffold』(磔柱)
    Jud.,銀狼這樣回答。
    「過去,六護式法蘭西里,有一位異族的女孩被英國處刑。
    --百年戰爭。拯救法蘭西脫離英國支配的奧爾良的女孩。率領法蘭西的異族部隊引導法蘭西的解放運動,但最終也被英國囚禁再被處刑的少女。」
    有听過這事。德里克說過的。他有時候會在口邊喃喃道出這事。
    所以自己也曾經試過調查一下,那結果是,
    「場所是英國當時佔領了的本土領土,盧安之地。對這次在該處歷史再現的處刑,听說連英國方面也派出了聖譜越境部的人。
    ……但是六護式法蘭西,也同樣地派出了異族部隊。」
    我知道的。直到這兒我還是知道的。但是,為什麼距離這麼近的法蘭西,為什麼發起了呼應也趕不到現場呢。所以德里克就有說過,自己的祖父們是不是被背叛了雲雲。可是,
    「知道麼? 那處刑的真相。六護式法蘭西的部隊,率先抵達現場,而且也拼命地攻進去,可是在那時候,處刑似乎已經開始了。
    沒有趕上。--不對,這跟我所听來的,有一點兒不一樣呢。」
    那就是,
    「奧爾良的女孩,似乎是希望自己能夠死去。因為,她是名為天使的異族,早已做好完成使命之後犧牲自身回歸天國的覺悟了。
    她當時這麼說過吧,「這樣這一幕戰爭就完了」。大家明明都不希望變成那樣的,但是她已經化成灰回到天上了。但是她自身殉教的結局這一個真實,不容許在聖譜記述的再現中被留下來。所以--」
    所以,在此期間,狼的肩上,腰間,有些東西掉了下來。那是搖晃掉下的銀色的碎片。是破碎的銀鎖的碎片。眼下,霧慢慢散去的廣場中心,在轟立的木柱周圍,落在地上的碎片發出了金屬聲。
    但是,狼滿足地吸一口氣,
    「和她共同行動的異族的主力們,奪取了留在現場的她的遺物。那是被身為天使的聖女的血肉和灰所聖化了的處刑道具。那都是英國制的呢。
    那其中一件是鎖。除了有連天使也能束綁的力量以外,奪取之後,為了不讓其與不會再回來的她命運重合,賦予了不死系異族的特性被改造成的自律道具。」
    知道嗎? 銀狼再次說道。
    逆光之中,狼的三日月型的嘴巴,明顯在笑著。
    「在滿月之夜,異族的力量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喔?」
    然後銀狼把銀鎖盤旋在腳邊。就像波紋一樣。就像倒映著月亮的水面似的。
    坐在廣闊的波紋中央的銀狼,舉頭清喉,望向月亮。
    高吠。
    「啊啊……」
    彌托黛拉在月光之中抵抗不了身為異族的本能。
    慢慢的,在鼓動走遍全身中,不穩的聲音從喉中,變化成喔的聲音。
    「啊啊……,嗚……!!」
    那把聲是,震動一切的聲音,傳到遠方的天空的任何一處的高音。
    然後與狼吠月的聲音同時,大地也出現了吵鬧的聲響。
    掉在地面的銀鎖的破片,在震動,而在某時突然,
    「喔喔……!!」
    已經碎掉的銀鎖升到半空。纏著處刑的木柱,就在抱緊木柱一樣爬行移動,這樣匍伏而進的動作,而且慢慢連上,
    「--!!」
    木柱的表面出現了一對流體光的飛沫。那和光塵結合,破碎了的銀鎖沐浴在月光中回復自己本來的姿態。這的確是,
    「在滿月之光下會自我修復的異族之鎖。--總算回到了自己出生的故鄉了呢,銀鎖。」
    銀狼這樣說道。她慢慢地站起來,從處刑之柱中把四條銀鎖拉下,垂在雙臂之下。但是雙臂不是被鎖纏繞,而是雙臂扯著鎖鏈一般。
    「這是過去的故事呢。真相到底如何,我也不知道。但是,因為這個理由,我也同意武藏的公主了呢。甘心受刑的人,就由武藏的騎士也會拯救。」
    所以應如何是好。相對已擺好架勢的這邊,銀色的狼在高處背負著月亮,
    「那麼。」
    向半空踏出一步。
    彌托黛拉將其中一條銀鎖由地上伸到半空,用此來作立足之處的同時。
    正前方迎來了沃爾辛厄姆的炮擊。
    很危險,沃爾辛厄姆這樣想,這個對手非常危險。
    命中的聲音響起,飛去的一束白色,卻被由眼上突然彈起的圓木所阻擋。
    同時,沃爾辛厄姆將獵犬的刃群飛向彌托黛拉。
    但是,銀狼早有所動作。四根銀鎖之中,除了用作踏腳石的其余三根,
    「絕・好・調……!」
    三根銀鎖,把廣場中所有圓木都纏起,扔向自己這邊。
    沒有任何躊躇。就只是全力攻擊。
    所以沃爾辛厄姆選擇飛跳。而且是向前下方。
    因為攻擊從正面而來,所以從剛才開始炮擊和飛刃也用不了。
    但是沃爾辛厄姆能望向後方。所以她就選擇與彌托黛拉腳下擦身而過,跳到她背後的軌道。
    在踢離屋頂之後。稻草房頂就已被三根圓木連續打擊。但是,打不中就什麼意義都沒有。所以她把自己的左臂放到腳邊。用此借力一踢,向前下方加速跳躍。
    去吧。
    然後到了。一瞬間就到了銀狼的腳下並擦身到她的背後。
    『——!』
    現在,因為銀狼把三根銀鎖都集中向前方的屋頂攻擊,短時間內無法轉換方向。就算將踏足之處的銀鎖飛起,那也只是沒有圓木的攻擊。用飛刃就可以把它擊退。
    沃爾辛厄姆對回頭看向這邊的彌托黛拉,施放針對背後的攻擊。
    但是,
    「你的失物喔。」
    向後拋出的是半個檸檬。已經完全絞得只剩渣滓。
    已經完全沒有果汁的檸檬,是被銀鎖撿起來的吧。
    但是,黃色的東西突然投進腦後的頭發中,沃爾辛厄姆她,
    『……!?』
    背後的目標突然見不到了。
    那只是一瞬的空隙。但在那那間,敵人來了。
    那是銀狼所手持的鎖的其中一根。作為踏足地的最後一根向這邊襲來。
    但是這是不帶圓木的輕攻擊,可以彈走。只要將獵犬之刃對攻擊面對行打擊即可。
    打到了。
    但是,沃爾辛厄姆見到某件事實。去彈開銀鎖的刃群,反而被彈到天上去了。
    『!?』
    不只是把作為踏足地的銀鎖擊向沃爾辛厄姆,彌托黛拉也轉過身來追向獵犬。
    仔細一看,現在,銀鎖完全把敵人的刃群完全彈飛到空中。
    ……做到了喔。
    敵人應該還是什麼都搞不懂吧。
    但是,自己卻十分清楚。那是,赫萊森以前示範過的一樣,
    「反手拿刀切隻果的秘訣。那就是……反轉捻。」
    當沃爾辛厄姆的刀刃攻向鎖穴的那瞬間,瞬時將鎖捻回旋轉。在鎖穴被刀刃穿過之前,使刀刃陷入鎖穴再將其擊飛。
    在捕捉到的瞬間,突然松開再回轉一圈也是一樣。
    但是,即使想到這個方法也好,要學會還是一件大難事。
    為了習得體術找來了直政當練習對手,但多次被打在地上,晚上在燒肉店不斷反復進行體術的議論。在那兒學到的就只是,直政喜歡吃鹽味更勝點醬汁,和從被對手抓到之前,先一步開始捻的動作,
    ……為什麼班上的大部份人來蹭飯時會店家都會被破壞掉……!
    後半無視掉的話,體術和鎖都是一樣的。在刀刃來之前先把鎖絞起再捻。
    那樣的話,鎖的攻擊半徑會縮短,但突擊力將能提高。這是對沃爾辛厄姆一類沒有關節的自動人形來說,是將其波及,斷其去路的一招。
    所以彌托黛拉,拿著揮了出去的銀鎖,
    「請不要以為獵犬,……能夠打贏月夜下的狼喔?」
    帶著旋轉之勢的銀鎖,擊中沃爾辛厄姆把其推在眼下的噴水池中。
    敵人被擊在水中濺起水,彌托黛拉為追擊敵人降到地上。
    接著,彌托黛拉的視線中,沃爾辛厄姆突然挺起身。沒有轉身,但她卻將十字炮正確的指向自己。
    會被打向背後的炮擊打中。
    『Bite!!』
    瞬間。彌托黛拉向炮身飛撲。
    雙腕就像合掌似的揮動,發出銳利的聲音把十字的連合處完全封鎖。
    隔著肩膀的被反向架起的十字炮的威力失去了發揮之所,炮塔膨脹起來。
    因為破裂而發出響聲,沃爾辛厄姆的肩上強光飛射,發搖亂。可是彌托黛拉,左手像是擋住亮光似的向前一伸。
    「是這個了吧!」
    彌托黛拉用左手把沃爾辛厄姆推倒在噴水池的同時,右手將某東西從她的頭發中拉出來。
    右手抓到的東西,那是,
    「……走狗!?」
    彌托黛拉看到了。在腳下水沫聲作響以外,垂在右手的是,
    ……迷你的沃爾辛厄姆?
    二頭身。頭飾和像是尾巴一樣的發尾也存在。但是表情已經是快哭出來了,
    『Noh~』
    面對這邊的視線,全身左右發抖。相對這只是四目交投就已經發抖的小身影,倒在水底的沃爾辛厄姆緩慢但笨拙地站了起來。
    但是,水底的自動人形的動作,是自律驅動的動作。彌托黛拉察覺了這當中的意義,
    「不是有背後的視覺,……而是你,是那個自動人形的OS吧?」
    面對這個提問,小小的沃爾辛厄姆狼狽地點點頭。
    這是表示肯定的意思吧,對著毫無抵抗的獵犬的本體,彌托黛拉嘆了一口氣。然後把她放在噴水池的石堆上,被這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哭著臉的沃爾辛厄姆抬頭一看。
    但是那時候,彌托黛拉已經開始踏步離開。
    「失禮了。--但此事不報告給吾王不可。」
    她依依不舍的揮手把銀鎖飛揚,把雙手手套的手指交錯,把爪的部份貼近唇邊。在走的同時,她用雙唇深深親戴著了白色手套的爪子一下。
    「要去報告,全靠你我才能打勝呢……」
這一段段都是不同章節的 動畫是直接到第三段 前面兩段被刪了
其實中間還有其他人的戰鬥穿插 還有動畫順序有點不同
 
 
 
 
這時轉回海戰 武藏完全陷入劣勢 船艦中間也被侵入




眼看就要沉了 眼看就要輸了 部過只要還有那個笨蛋在 武藏就絕不可能沉




只要有笨蛋在 任何時候都可以放鬆 部過免不了被赫萊森打一頓





呵呵 托利當然不適來鬧的阿 式來鼓勵自己的夥伴們 並且叫阿黛爾 看看倫敦那
那有一個笨蛋 你也是那笨蛋的一員 所以你做得到的




所以這時要做的事 因該要做的事 就是求救啦




這時武藏周圍出現運輸艦 其實這是無良商人夫婦的計策 用錢的力量守護

這無良商人還敲了別人一筆


此時機鳳 裝但完畢再次襲來


 
此時魔女對趁亂戰升空 迎擊


 
並且擊落兩架機鳳




 
 
部過還是擋不住攻擊 部過武藏此時 武藏姊姊甦醒 並解下令 關閉共有記憶
採取閉鎖模式 (這裡甦醒原因 下面會補)






 
 
 
並且重啟武藏全系統 並展開重力障蔽 而無法攔截的 則透過將武藏的貨物層打開
讓其通過 並且修正其軌道 讓砲彈 飛向另一側的敵艦(這裡也有刪阿 被幹掉的機鳳不只兩台)









 
 
 
 
這裡瑪戈特 提議 武藏個別航行 (其實這很危險) 並且由魔女隊來告訴其他艦的位址




 
 
這裡這隻是村山艦的艦長


 
反擊開始





 
 

西班牙這也未放棄



 

這邊其實沒有銀狼那刪得多 部過進度很快 這邊補上自動人形的為何甦醒 還有一些二世的劇情
以下小說
阿黛爾正望向面前在半空浮現的武藏的模擬映像。
現在武藏正受到鑽入中央艦和左右兩艦之間的三征西班牙的小型艦群的密集炮擊。
左右一番艦的表面裝甲幾乎全失,受到了機凰的沉重打擊,還有被敵人攻入懷中的亂戰。
這是最壞的情況。阿黛爾呆然的在腦中這樣想。
轟鳴伴隨震動,管制的自動人形受到聖術箔片的影響,感覺幾乎全被奪去了。反映著受害情況的,用流體光構成的模擬映像,中央艦和左右艦的內側都染成了紅色。重重疊疊的表示框,都是在說明各處的破損情況。
……很糟糕啊……
怎辦呢,看著不時冒出雜訊的武藏的模擬映像,阿黛爾沉思。
但是,這樣的事情已經想了好多次了。從剛才起就是這樣。
一直一直,都是心中想著,怎麼辦呢。
找不到答案。然後就像落井下石似的,
「啊……」
左右兩邊爆發出的炮擊聲,這下可以完全確定是連續打擊了。
在左右艦之間的車輪陣,已經完全準備好了。
剛才車輪陣在外側嘗試進攻時,靠著自動人形的反應和計算,以防御水壁擋下了。
但是,這次卻不行。連重力障壁也沒辦法產生,
「啊……!」
光之聖術符散開之處,在村山的右舷,轟鳴伴隨白煙爆發。
上部的外壁已被打穿,流體燃料在空中飛散。
「……!!」
二世听到了,向著天空發出的歡呼聲。
在走動中的天空,狹窄的武藏的艦群間往復,己方不斷進行炮擊。
左右兩旁,武藏各艦的甲板上的確有還擊。那些都是拼命的,單靠現場判斷的射擊。
但那些散發的攻擊,沒有一致的目標。即使幸運有一發命中,也不能對己方做成有效的連續打擊。
武藏的動作已經停下來了。即使仍然繼續向前航行,但那只是因慣性而持續的。
這是進行管制的自動人形們,受到聖術干擾箔片而失去了共通記憶能力的結果。就算手動對艦進行操作,要使這巨大的艦群聯動起來也是沒可能做到的。在各艦的聯絡機制不能正常運作下,隨便的行動將會引發艦船間的沖突。
所以武藏動不了。
但是,二世這樣想。早晚,己方的攻擊將失去效力吧。這個車輪陣有效的情況,僅限于武藏動不了,自動人形的動作受限的時候。萬一聖術干擾箔片被風吹散,被除去了的話,就會輪到己方受到挾擊了吧。
所以有必要在那之前把武藏破壞掉。
二世看向武藏四周飄揚的聖術箔片,再確認一下己方的進度。
……能趕得上嗎。
在疑問的同時,心中像嗚叫一樣,祈求著。
……要趕上啊。
聖術干擾箔片的效果,照這狀況可持續三十分鐘以上。因為武藏動不了,所以干擾箔片散落在武藏各處,會繼續留在原地吧。
有這麼充足的時間的話,一定趕得上,心中這樣說著。
……這次可以相信了嗎。
炮擊之聲在耳邊回響,二世這樣想。在心中懷抱著勝利一詞,這個行為本身,也是自己已經被寬恕的意思麼。但是,
「……!!」
歡呼聲再次響起。右側二番艦,多摩的上部裝甲粉碎,流體光的煙冒起。
之後。有人向著這邊這樣說道。
「勝利在望啊大將!!」
啊啊,誰都這樣回答著。Tes.,這樣的叫聲也混夾其中。
「拿下勝利吧大將!!」
伴隨這呼叫,引來更多的歡呼聲響應。這是一群彷佛讓炮擊速度加快的聲音。
嘩然,在眾人的呼叫聲中,二世的身體微微震動,點一下頭。這樣小的動作也使眾人產生期待的聲音,他這樣說道。
「去贏吧。」
雖然不知道要相信這句話真的好麼。但是,
……為了去相信這句話。
「去贏吧! 大家……!!」
阿黛爾在敵人炮擊更為激化下,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
周圍的自動人形全都跪坐著,沒有半個人轉頭望過來。
但是阿黛爾在艦內側逐漸染紅的武藏的模擬映像面前,凝視著在正前方射來的炮擊光。但是,卻完全想不到該如何是好。
「……!」
在眉下。眼鏡下的眼珠那兒,流下一些液體在臉頰上。
……啊。
這樣不行啊,阿黛爾心想。身為指揮者的自己,無論發生什麼事也好,抱著放棄的心的話還算什麼樣子呢。
但是和哪一首艦都不能完善的取得聯絡,炮擊也無視己方的困境持續著。
「!?」
再一次,轟鳴響起,濃煙沖天。
要被擊沉了。什麼都做不了下,慢慢地被擊沉。對策就只有,在能夠做點什麼事之前一直等著。
……這是--。
已經完了,阿黛爾是這樣想的。
就在那時。
突然背後傳來門打開的聲音,轉頭望去,在門打開之處站著的人影是,
「……總長!?」
在那兒出現了一只全裸。然後那只全裸,雙手呈Y字形的姿勢舉高,這樣叫道。
「一切都完了--!」
「嗚哇哇哇這個總長來落井下石的哩--!!」
面對阿黛爾的抗議,全裸卻只是再擺出那姿勢高叫。
「啊啊? 你這傻蛋! 認清現實吧現實! 已經不行了阿黛爾! 武藏已經完了!!這除了放棄之外沒別的選擇不是麼!? 好了,現在就決定托利大哥哥要和誰一起負上責任呢!? 但是我會推卸的喔!? 這就是規矩了!」
「那個,總長,身後的副王赫萊森她。」
「哈?」
下一瞬間,在武藏野上的人都感受到一陣微妙的震動。
阿黛爾見到全裸從艦橋左邊被打穿的大洞中回來。
……到底為什麼還會跟平常一樣的呢-……
但是思考的同時,全裸來到眼前。然後他,在炮擊的震動中,
「怎樣喔阿黛爾。」
「是?」
「才不是『是?』吧,稍微認清點現實啊。」
然後,阿黛爾見到笨蛋指向西北方的天空。
英國。那兒正是第二階層的倫敦。但是,在那兒的不只是倫敦的街道。
在那兒的是,遠在這兒也可以清楚望見的,
……巨人……?
西洋打扮手持雙劍的巨人,與另一個雖然看不清楚,但從劍的動作來看,是同一等級的巨人戰斗著。那個是,
「嘛,笨蛋興奮了之後,就會變成那個樣子的吧。」
我懂的。操縱那個看不見的東西的,是涅申原吧。
菅原的道真。雖然是文藝和學問之神,但本來是位貴族,但因政府的陰謀而被貶職後,因怨念而成了在極東作祟的存在。雖然祭祀能平息其憤怒,但其能力是,
「雷……」
不時像劍一樣放出的雷。刺穿的敵人是,莎士比亞創作出來的某物體。
那樣的話,在那高速的劍戰下,有一位和英國一大作家對壘的同級生在。不是的,在那腳下,有著幾位一樣的同伴。還有,
「你也是那樣的笨蛋們的同伴呢。畢竟--」
總長把從指向倫敦方向的手轉成這邊,
「無敵艦隊海戰在程驟上已經超過了一半了。那個不是你所達成的麼?
阿黛爾,你憑自己的雙手已經開拓了超過一半的歷史@br />
我的話就辦不到。但是你的話就辦得到。所以你啊。」
所以,
「再稍微,擺弄一下歷史看看吧。」
阿黛爾這樣想。「辦不到的啦」之類的。「放過我吧」之類的。
耳所能听到的聲音盡是如晨鐘般的炮擊聲和破壞的轟鳴。現在仍像要令天空燻得流淚似的,從武藏各處不斷冒出流體的煙。
但是,笨蛋卻這樣斷言。
「做到一半的話,剩下一半不是很簡單了麼?因為,後邊的越來越少嘛。」
「越來越少什麼的……」
又不是食物,但想出口吐糟時,阿黛爾察覺到一個事實。
可以這樣亂想東西的從容,已經回到自己身上了。
……真是的。
阿黛爾心中,現在仍未知道應該怎樣做才好。但是,
「沒問題喔總長。」
這樣說。
「大家都,誰都在努力,所以在下也一定能做得到。」
還真的說了出口啊!?阿黛爾這時內心哭笑不得。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樣充滿功名心。
但是,四周的自動人形也都坐在地上。從完全動不了的狀態,開始左右搖頭嘗試再啟動。所以,
……雖然,現在不知應該怎樣做才好,但是--
「在這種時候,應該怎樣做才好,你應該懂吧?」
Jud.,阿黛爾點點頭,然後高叫。在表示窗口里,深呼吸,對著大家大聲呼叫,
「誰來救救在下啊--!!」
有一位因阿黛爾的呼叫聲而甦醒的人。
是“武藏野”。她雖然在阿黛爾身旁坐下,但听到阿黛爾的求救聲後意識的再啟動終于完成。自動人形幫助人類的本質,即使不通過共通記憶也能支配全身。
醒過來的武藏野,察覺到某些東西。
……不再搖晃了?
即使沖擊聲,火花和煙在外邊揚起,武藏仍然絲紋不動。那到底是為什麼呢。
「運輸艦!?--以上」
進行炮擊的二世等人,見到突如其來的障礙。
那就是,從武藏各艦的外圍中突然撲過來似的武藏的運輸艦群。
透過牽引帶輔助以排成一列,成為炮擊的盾牌,而且這都不只是普通的運輸艦。側面刻畫上各種各樣的紋章的船是,
「這些都是,……武藏的有力商人們的運輸艦嗎!!」
都是為了減輕海賊和戰斗所帶來的損失,故保有防護能力的運輸艦。
形成防壁的輸族艦合計數十只,在武藏的內側列隊,成為防御炮擊的盾牌。
在艦橋內,站在“武藏野”旁邊的阿黛爾,見到面前的情景。
「武藏的商人團的運輸艦竟然……」
受到炮轟,裝甲破碎,但運輸艦群還是保護住武藏。
每一艘都是搭滿武藏的貨物,在外部曳航的運輸艦。他們全都列好隊,形成防御用的壁。然後阿黛爾斜眼看向混雜雜音的表示框畫面。
雖然還是充滿雜音,但的而且確是友人的聲音。
『阿黛爾!我海蒂! 我現在打通了上邊的人了!! 所有,所有請放心吧!!!』
氣息慌亂地大聲高叫。
『用錢的力量全力保護你們!!』
武藏艦內,武藏野地下的縱町里,商人團的成員們都看向表示畫面顯示著的艦外的情景。
「嗚哇--!! 老朽的運輸艦啊! 里邊還有逃了稅的金啊!!」
「喂喂你太老實了吧連我的艦也被拉出來啦……!?」
就那樣,在樓底不高的縱町中央,四郎次郎乘著升降機來到廣場中央,說道。
「但是嘛,真是變得很糟糕了呢。--為什麼突然會有牽引帶,牽引著大家的運輸艦呢。」
「你這家伙--!!」
「喂喂我說,武藏跟其他國家的戰力情報等等的,要接收第一手數據的話留在這兒是最好的。那提出所保有的運輸艦作為參加費時,不也是大家一起答應的嗎。--直到出發之前不斷靠貿易來把船都堆滿了貨物可謂非常杰出的商人魂了。」
外邊傳來運輸艦群的外壁被擊碎的聲音。那聲音累積成為了這兒眾人手上的錢財和貨物一點一點流失的聲音。所以其中一人眉頭繃緊的說道,
「你到底想怎樣!!」
就是嘛,四郎次郎向著三十多人的對手說道。
「現在,戰場上的產業物由我來管理。在理解這點之上進行買賣。
首先由防御術式的權限開始吧。如果買了這個權限的話,運輸艦就不用受到敵軍炮火的直擊,可以進行術式等方式來進行防御。」
他的說話令在場眾人的不安都寫在臉上面去了。只是買這個權限的話,那不是還是不足夠進行完全防御嗎。
「Jud.,防御術式的服務方面,最初三人為止免費吧。那麼大家如何決定呢? 大致上,如果包括經費在內損失總額超過艦的資產總值百分之六十時,那艘運輸艦就會撤回的了。」
那麼,
「有哪一位不舍得您的運輸艦呢?」
『阿黛爾! --那邊就拜托你了!!』
阿黛爾很清楚海蒂特意跟自己取得確認的背後意思。
這兒就是自己負責的地方,就是這意思了。然後,大家就像替自己打氣一樣,從各處傳來各自的狀況,以及突破這難關的意見等的簡短通神文。阿黛爾一邊跟“武藏野”分配手頭上的工作,一邊抽選了幾個有用的意見,送出簡單的回信。
……現在,雖然是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自動人形的共通記憶不能使用,陷入感覺被奪走的狀態下,但是,
「……或許勉強可以行得通呢。」
不對,阿黛爾想。她轉身望向身後的總長和副王,
「怎樣也好也去做點什麼出來,不正如我身處這兒的職責嗎?」
在艦橋的門前,武藏王義直嗯嗯的點點頭。
確認了四周沒人之後,他就若無其事,裝作只是路過這兒一樣走開了,
「還以為需要一點建議呢……。真不愧是我的領地中,繼承了野獸紋章的少女啊。」
但是,義直他突然停下了腳步。耳朵听到了聲音。那長而連續的破空之聲是,只听過一次就不會忘記的聲音。
所以義直就打開了表示框。利用武藏王的權限通知全艦說道,
「機凰,從艦右側有十機接近中啊--!!」
『哈? 麻呂你在吹什麼牛啊? 真的那麼想被關注麼? 你啊還真寂寞誒。』
「是真的啊大笨蛋--!!」
在夜空中,見得到白色的軌跡。以直線狙擊艦右側的軌道前來。
接近武藏右側的十機機凰,在燃亮了的夜空中先稍微爬升一次。
這是準備到了上升軌道放慢的那一瞬間,就發射機底的攻城槌。
但是在十機完成爬升那一瞬間前。
「!?」
十機中,領頭的兩機的軌道錯亂。
怎麼了,當其他機這樣想時。它們與某物擦身而過。
是魔女。有數隊在夜空中穿黑色的魔女服裝的魔女,騎在可化身為炮塔的掃帚上。
『武藏的術式航空隊,在亂戰的空中登場了嗎!!』
總算在亂戰中成功升空的少數魔女,將貨幣彈用加速術式進行高壓加速。然後把藉數人之力加速強化了的彈頭,用作對空炮火中的狙擊彈。
武藏方面還未奪下制空權。所以魔女們在攻擊之後就散開。
因為已經擦身而過,所以沒有第二擊的了。但被擊穿的兩機卻很危險。
兩機的損傷都為輕微。還未至被擊墜的程度。但因為反射性的回避軌道,以及駕駛倉的防風罩被狙擊的關系,一時間被奪走的視界會,
『嗚……,啊!』
兩機因武藏的巨大而出現的錯覺下目測出現誤差。本打算在右側艦的甲板上低空飛過,但機翼卻撞上了。
激突。
像鳥一樣的機體變得像手里劍一樣縱向旋轉。機體在地面上彈跳著,受到空氣阻力對上面和下面不同形狀的影響,扭曲著機身般地飛得老遠。
一機撞上了艦的反對側,在半空中扔出操縱者後爆炸四散。而另外一機則,
「發射……!!」
在艦外側的攻擊隊急忙集結,使其沐浴在對空炮火之下。
機體由下方被擊中,向上歪斜了一瞬間,
『……!!』
果然這邊也是一樣,把駕駛者射出,緊急逃生後爆碎了。
但武藏的眾人還未有空暇因這連續的破壞之聲而歡喜。因為其他八機已經射出了攻城槌。
『為他們報仇!!』
在憤怒的大叫聲中,有一句回應之聲。那聲音是夾雜著雜音的,
『全自動人形,請在自我閉鎖模式下進行再啟動!』
是“武藏”的斥責聲。
鈴是第一次听到“武藏”以這種聲音說話,那嚴厲謹慎的口調是,
……因為沒有感情也是,……必要的一環,的關系嗎?
武藏打開了鍵盤,像是演奏似的不停操作。她面向的是牆上的描寫型表示畫面。那兒應該能夠看得見外邊的風景,以及機凰發射出來的大坑中其中七個。
在鈴的感覺捕足之中,“武藏”對此直視,說,
「全員,請只倚靠自身的固有感覺素子,只對可以個人接續的對象進行遠程接續! 保留個人性的自我閉鎖模式之下,就不可能會因外部的多余情報而錯亂。各自,請辦好自己個人能做的事,不倚賴共通記憶而用通神或口頭傳達訊息!
然後,不肖“武藏”,由個人接續而進行視認和手動操作--」
鈴听到了自動人形的宣言。
「再啟動重力障壁!! --以上!!」
八根攻城槌中,有四根被彈回天上。
是重力障壁。因為只靠“武藏”在艦橋上目測確認的關系,位置上有點兒出了偏差,但靠東拉西補下也勉強能夠捕捉到一定數量的木樁。
但是有三根木樁來不及捕捉,有一根就只能改變飛行的軌道,不能彈回去。
三發直擊軌道,一發跳彈軌道。確認了攻城槌的軌道後,機凰的駕駛員們大叫。
『--Tes.!』
但是,在大叫之後,武藏野的艦外側出現了一些人影。他們是武藏的商人團。他們都慌忙的,但卻都有各自的位置。
「商人艙門!--Open!!」
在那之後,武藏右側艦群如同文字描述一樣地打開了。這是作為外部輸送口使用,包含外壁在內二重扇形的側部艙口上下打開。在那兒的是,
「橫向貫通全艦的縱町輸送路!」
和商人的叫聲下,縱町輸送路全面打開,橫向貫通武藏的大型通道就此而生。
數量有四個。三根大坑一瞬間就被吸進去,另外一根跳彈的大坑也斜斜的卷進去。
「弄走它--!!」
和這一叫聲相呼應,通道內部所有自動人形們都有所動作。
為了把像炮彈一樣高速移動中的大坑穿過艦的另一方,要用重力制御把東西都移開,再把貓和狗都抱走。此外,軌道偏差了的大坑路徑歪了的話,
「侍女式receive——!!」
數人合力把軌道修正,四發同時,
「一路走好!!」
艦的另一方的裝甲和輸送艙口同時打開,大坑直飛外邊。
艦的另一方,左側。那兒出現的是,在武藏之間以車輪陣發起攻勢的三征西班牙小型艦群。武藏右側艦的裝甲突然打開,從那兒的大穴射出來的破壞之樁,
「!?」
數艦被攻城槌直擊而被擊飛。
這是友軍誤射。
然後伴隨吱吱嘎嘎的聲音開始返回上升軌道的機凰,面臨新的追擊。
那是,在右側三番艦。高尾上站立的巨大身影。在街上開始進行補修工作的作業用武神,
『不需要這貨了拿回家去吧……!!』
向著爬升中的機凰的機腹,把從街上拔出的攻城槌扔回去。
對乘著風,向上爬升中的機凰來說,要閃避面前放出的長大攻擊接近不可能。八機中,有六機,藉由強行采取散開軌道來閃過。剩下兩機中,有一機盡管辛苦勉強地避開,
『嗚……!』
在夜空中散發的亮光中,現在再加上了一輪紅色的火炎,和一陣白煙。
到了此時,武藏的眾人才真正地大聲高呼。
二世听到了敵人的雄叫聲。
在光點像吹雪一樣飛舞的夜空中,在夾雜令人懷念的熱氣的風里,但是他身邊的男兒們全部,都高舉雙臂,
「啊啊……!!」
叫了。
「這要輸啊……!!」
「啊啊,俺這個樣子,還要被孫兒看到的啊,這兒!!」
「因為爺爺的錯所以打輸了,如果被這樣說的話還真辛苦呢。--在墓前。」
哈哈哈,如果還有這樣笑的余力的話,大概還不成問題吧。
但是,突如其他的風吹起。那是,武藏的中央,武藏野和奧多摩所產生的橫向風,吹向上下的突然的風代表的意義是,
「理應不能動的艦,竟然在爬升!?」
在充滿疑問的二世面前,見到這一幅光景。拋下左右六艦,牽引帶中大部份除去,武藏野和奧多開始急速上升。
「借由個別操艦,……把武藏八艦分解了嗎!?」
胡安娜在遠處看到戰火的推移過程。
「怎麼會……」
現在,武藏和二世的小艦群,看來好像爭持不下的樣子。但是,在武藏一方出現了一個變化。在現場的人都開始察覺到了吧。
……武藏開始個別操艦了。
因為干擾箔片而使武藏的自動人形失去了連攜能力,現在武藏不能靠連動把八艦合而為一。而且因為不能統合八艦,以單艦為單位的操艦很可能會帶來破撞的危險性,所以,
……武藏動不了。理應這樣才對。
但是四周的人都發現了吧。他們指向在空中飛行的巨大艦影,
「喂……,那個,……武藏正在分解啊。」
中央的武藏野和奧多摩,只有這兩艦急速提升高度。而那也是相比左右兩邊的艦,提升到半個艦以上高度的變成上升。這個舉動說明,
「被認為不可能的個別操艦,竟然在沒有自動人形的連動下進行!? 到底怎麼做到的!?」
眼中所見,左右側的艦也各自開始游戈,但那也確實地向左右兩方蛇行。
八艦全部采取個別行動,但都在創造出對武藏有利的局面來。
「……總長!」
武藏野的艦橋內,阿黛爾抹了一把冷汗地看向表示畫面。
那是在英國對武藏進行武裝和改造時,實行單艦隱形時的數據。
現在,“武藏野”和各艦長式的自動人形參考當時的這份數據,重新編排人員配置。
現在,雖然速度已經放慢,但武藏野還是跟奧多一起上升著。從這麼高的地方望向旁邊的六艘艦,是至今從來未經歷過的經驗。此外,見到六艦這樣蛇行前進也是。這些舉動都是初次體驗,但,
……雖然這是很危險的操艦,但都沒有辦法了呢,
被攻進內側時,嚇了一跳。捱過了機凰隊的攻擊也好,有運輸艦保護也好,敵人在內側擺好了陣的話,己方就變得幾乎不能夠攻擊,只能慢慢在內側被對手削弱。
所以,為了實行個別操艦,想靠信號向其他升艦傳達情報,但敵人的車輪陣卻是個障礙。因為在甲板或是艦橋付近放出信號也會遭到炮擊。
在指揮魔女隊時得到靈感,想出了單艦動作的主意的,是奈特。
現在各艦的船頭和兩側都有魔女騎著掃帚在夜空飄浮。她們身處下方炮擊觸不到的高度,降下了術式燈火的箱子,向各艦告知己艦的位置情報。
要望向她們才能進行的操艦速度非常遲緩,也很遲鈍。可以說是笨拙的動作。
但是,這動作卻有其意義。向上移動的武藏野和奧多摩,向下方攻擊較為容易,蛇行中的六艦在空間寬敞的情況下也可以進行炮擊。但是敵人的攻擊很難命中高處的武藏野和奧多,蛇行中的六艦也難以狙擊。
因為經歷過消耗戰,己方的動作已經不太靈活了。但是,從雙方的位置的有利程度考慮的話,
……應該行得通的!
聖術干擾箔片的效果,令己方的操艦受到明顯的限制。爆碎所帶來的傷害也很嚴重。即使靠個別操艦來進行迎擊也恐怕會帶來很大的損耗,這一點已經由“武藏野”的試算中得知了。
所以能做到的就是,令這場消耗戰的勝負指針不會傾向對方,
「艦的行徑請盡量不要太單一固定! 之後炮擊吧!」
被看似焦急掙扎,但又采取自由的操艦動作的武藏包圍,二世倒吸一口氣。
……真有你的。
迫得走投無頭了,本來是這樣想的,但敵人卻利用了己方的窮追來展開了逆轉的一手。
現在,車輪陣攻擊不到蛇行中的左右艦和上空中的兩艦,但是對方的攻擊卻不斷射來。
本來應該是己方單方面的攻擊才對,但是,現在換己方被迫得走投無頭了。但是--
「大將! --還未真正完結的吧!
「火祭的舞蹈,……勒班陀時和嚴島時也是,真正精彩的現在才開始呢!」
Tes.,二世這樣響應道。然後他靜靜地高舉右手,
「把車輪陣橫向拉長,之後再盡量使武藏的中央兩艦和左右二番艦連接住! 左右艦的蛇行用車輪陣支持下應該勉強能夠打得到!」
即使那樣消耗戰還是不能避免。大家都已經做好覺悟了吧。但是,
「Tes.,--干吧大家! 對吧大將!」
啊啊,二世把手向前一揮。
「走吧大家。」
二世這樣說道。
「即使重力障壁恢復了,從視界外的攻擊依舊還是有效的,論牌底還是我們明顯佔優的。從現在開始是真正的撤退戰了。但是大家,絕對--」
絕對,
「我們的結果,是我們的東西」
 
此時倫敦眾人正看著 最後就是李爾王對道真






 
 
 
兩人都在用文字操控巨大"戲劇"


 

而這時 書記想起了 這的回憶原創的很好 這時發現了真正的她在哪






 
 
 
並且向她 提問了







 
 
 
 
兩人準備最後一擊





 
 
兩人互擊






 

決出勝負





 
部過"戲劇"仍未結束 去吧王位的篡奪者






 
 
 

去吧 拯救王吧 王位的篡奪者喔





 
 

"戲劇"迎來終結




 
 
這裡我非常想殺書記



 
 
拿大罪 攻略妹子 (這裡也有少一段 下面補)



 
 
不愧是麥克白






 
 

去死阿書記



 

這集最精采的部分在後面 十分不錯
這裡沒啥補的 補個 一小段
以下小說
「……我,到底是哪一邊?」
涅申原點頭回答這個問題。
「是喜歡我的那一邊不就好了嘛。」
「……咦!? 啊,等等,什麼!?什麼啊這麼突然!?」
「因為,留下討厭的那一邊的話就沒救了。所以嘛,如果哪一邊都不清楚的話,這對我來說就是最方便的了吧?」
哈?莎士比亞帶著疑問的視線望向涅申原,連耳根都紅了
「笨蛋!那,那什麼,方便什麼的,--以那個做基準的話完全叫人搞不懂啊!」
不知道她明不明白我說話的意思呢。如果哪邊都不是討厭的話就最好了,涅申原內心嘆息。只是嘛,他繼續說道,
「我現在就在這兒喔。--那你又在哪呢?」
面對這提問,她想了想,低下頭,
「……這兒。」
「來到英國後,你很努力啊。」
說畢,她的眼鏡,偷偷地瞄向自己這邊。然後她松下肩膀,伸手進背後的紙袋,把一本小冊子拿了出來。
那是有生以來,涅申原第一次自己出版的印刷品。
為什麼是這個,令自己汗毛倒豎的小冊子。竟然在這里都會被別人看到自己的污點。
「限定五十本,當年要拿到手花了很多工夫呢。在熱那亞的拍賣場上高價買到手的。」
莎士比亞啪沙啪沙地翻著書頁。
「這個『Sexy Dynamites Beam』算什麼啊。到底是炸藥還是激光來著啊。」
「吐糟點竟然是在那兒嗎!?」
「不是很好嗎。真是的,好像和插畫師很親近似的啊。」
「抱歉,那沒可能的。怎麼想都是沒可能。」
真的是那麼想的嗎,但莎士比亞好像不太在意,
「就當時來說這設定不是很嶄新嗎? 女主角的公主是雙胞胎的設定。」
「啊--,那個啊,話先說在前頭。」
「重婚結局是更嶄新的呢。」
雖然已經做好覺悟了,那也就是代表自己的人生已經完了。哈哈,她笑了,然後徐徐地,從紙袋拿出了白與黑之盾。
是大罪武裝。
「說定了喲。雖然會被女王責備,也可能被人閑言閑語。但是,」
但是,
「對我來說已經不需要了。大部份的批判都全看過了。今後對你來說將會更有必要吧。」
「真的好嗎?……襲名解除之類的。」
「應該會呢。今後,要收集流體燃料也會很麻煩呢。可是……」
她放松了雙肩的力度。
「王不會死的李爾王,也有的吧? 因為,史實中的李爾王,雖然被兩位女兒騙了,但也被小女兒寇蒂莉亞所救,和平地復位了。
在這個史實上,莎士比亞把它改編成悲劇而已。」
所以,
「所以能夠襲名莎士比亞之名的,除了剛才經歷過在那之上的體驗的我以外沒有人做到。」
「真有自信,不愧是身處復雜的女王之下呢。但是,一天你還是莎士比亞的話,王就不會死,也不會把王位讓給篡位者吧。」
原來如此呢,涅申原說罷,不期然地指向右方。
「吶,可以看一下那邊嗎?」
咦? 在她轉頭望向旁邊的瞬間。手上拿的盾被他搶走了。
啊,的一聲望過頭來,他已經拿著盾開始跑了。
「咦!? 這是!? 為什麼突然!?」
《我把大罪武裝搶走了,就這樣而已。》
《因為我就是麥克白啊。》
「拜托啦街上的各位!!」
街上的眾人回應他的叫聲。從木窗內傳出強而有力的敲打聲。那打擊樂器似的連音,就像拍手一樣。月下她面露難色的擠出笑容,
「有個成為王的麥克白也不錯,嗎。」
一邊苦笑,一邊手按胸口。
「所以,想跟麥克白在一起的王,也是不錯的吧。」
敬一禮示意落幕後,引來更大更響的連音。
 
 
最後是典藏的再戰跟瑪莉跟妖精女王







 
 
 

 
這集很精彩 隨然銀狼的劇情砍很多 部過 整體還是不錯
而且原創的回憶那 很滿意
這次看的一本滿足 畢竟連ED都犧牲來補劇情 看來會有好幾集沒ED了
畢竟還有很多呢 剩下三集 不知交不交代的完
本集該燒人物 書記
下一集沒意外 因該是點藏 大家準備好火把
這次先燒書記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04 筆精華,11/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