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4k

RE:【中篇同人】《枷鎖的物語》(11/16更新第七章)

樓主 湛藍琴海 a73541
GP1 BP-
       
   
         小屋版                               

                                                                    第八章──救贖的物語()




       「惡魔」曉美焰將食指收回去。

        她環望浩瀚無垠、幽邃蒼茫的寰宇,自言:

      「如此一來,我終於能夠實現自己的心願,不再孤獨寂寞,能夠一直守護著小圓,與她永不分離了……」她舉首仰望:

      「如今的我,再次改造宇宙的法則。小圓終於能夠獲得她的幸福,而我也……」

        惡魔欲言又止,紫紅色的目瞳,依舊散發妖豔嫵媚的氣息,但卻不再如此目光炯然。

     「沒錯,唯有這麼做,才能創造我心目中最理想的世界。因此,沒什麼好猶豫的。只有這麼做,才能拯救小圓,讓她獲得應有的幸福……」她的聲調,逐漸不再妖嬌冷艷。

        她尋思片晌,續語:

      「從今以後,只要能夠跟她在一起,讓她獲得幸福,我就心滿意足了……」

        她環顧四周,瞥見黑髮少年,昏厥的神態──

      「沒錯,已經不需要再惦記──從此以後,他跟所有人,記憶都會被改造,我們將來會就讀不同的高中,他跟我已經沒有任何瓜葛了。」惡魔曉美焰垂眼低喃:

      「因此,只要跟他斷絕來往,跟小圓在一起,就行了──」

        她瞅了和輝一眼,發覺他的面頰,垂掛兩行淚痕──

        曉美焰一語不發,其紫紅色的眼瞳,逐漸黯淡。

      「但是,為什麼我的內心深處,似乎又像在白色空間中徘徊時,暗潮洶湧,有什麼在激烈交戰著……」

         她的瞳眸顏色,愈漸轉深……


●●●●●●●●●●●●●●●●●●●●●●●●●●●●●●●●●●


        我的內心,再次陷入掙扎,而隱隱作痛……

        為什麼那種感覺會捲土重來?明明已經不需要再猶豫,唯有這麼做,才能實現夙願──一切都已大功告成,剩下的只是迎接自己所改造的新世界,繼續陪伴在小圓身旁就行了……

        然而,我的內心深處,似乎在徬徨,會因此失去什麼,以致無法真正坦然接受自己所改造的新世界。

        我所徬徨失去的,究竟是什麼?

        我的內心,究竟為何掙扎?為何交戰?

        忽然間,一道靈光閃掠我的腦際──我恍然大悟,其實當時之所以會迷失於白色空間裡,是因為當時我已經有過不擇手段,將小圓「拉回人間」的想法了。但是,這可能會使圓環之理無法正常運作,使魔法少女無法再獲得救贖。小圓過去的犧牲,將一切白費,同時這意謂我全盤否定她的願望。而我為了繼承她的遺志,所做的一切犧牲,也會灰飛煙滅。最嚴重的是,一旦將小圓從圓環之理中分離出來,若魔法少女再也無法獲得救贖,這意謂「魔女」會再次出現,魔法少女成為「魔女」的噩夢便會再度降臨。而且究竟會對世界造成多少負面影響,也無法預料。

         此外,若真的不計代價,將小圓拉下來,雖然能因此擁有她,但自己可能會有所改變。也正如當時所預料的,我再次為了小圓,而改變了──變成惡魔。並可能為了維持現狀,必須經常獨斷。在這種狀況下,必然會使自己形勢孤立,甚至一旦被其它魔法少女發現自己所做的改變,很可能會受到嚴厲譴責,導致與魔法少女為敵。而且,若企圖避免更多「威脅」,也必須壓制「孵化者」,即便成功壓制孵化者,但形勢能夠穩定多久,也不能保證,或許它們依舊會努力尋找反抗我的機會。換言之,「孵化者」也可能將成為我的敵人。

        至於小圓,若我所做的改變還是被她知道了,她身為唯一可能繼續陪伴、支持我的人,能夠接受嗎?萬一她也來譴責我,那我所做的一切犧牲,又再次得不到任何回報,換來的只是更孤獨、寂寞、悲慘的下場……

        因此,當下我立刻將這念頭壓抑到潛意識中,暫時逃避這種危險的想法。

        然而,這種念頭一直在我的潛意識中徘徊,我遲遲無法根除。但是,我又隱約想到,若真的不擇手段,或許我失去的不只是小圓,及犧牲世界,可能也會失去川澤和輝──因為他之所以對我欽佩憧憬,是因為我是虔誠的信徒、努力守護和平的神之使者。救命之恩,則是其次。在與小圓分離的這些日子以來,是他一直陪伴、扶持我,才走到今天……若我拉下小圓,一心一意只想陪伴她,且不再是虔誠的信徒、盡職的神之使者,甚至不惜蹂躪世界,他會怎麼想?能夠接受這樣的我嗎?

        正因如此,拯救小圓後究竟是否要將她拉回人間,我極為掙扎。但因為這念頭已壓抑到潛意識裡,因此當時才會無論如何,都無法感知。這就是我當時的迷惘,因此才會白色迷宮與空間中迷失……

        然而,在我聽見和輝君的呼喚後,我想起來自己必須「拯救小圓」,隨後又受到和輝君的鼓舞,因此我才能找到路標,甦醒過來。接著又從和輝君口中得知只有他有能力喚醒我,這讓我深感震驚──為什麼我只能聽見他的呼喚呢?那小圓能夠喚醒我嗎?

         此外,當我聽到和輝君改稱我「小焰」時,我不禁受寵若驚。一種無法名狀的感受,湧上心頭……

         為什麼他要改稱我「小焰」?為什麼只有他能夠喚醒我?

         這些疑問,在我心底逐漸發酵……

       『沒關係,別太自責,真厲害,是魔法少女啊!還幫助清除世上的魔獸!很了不起的職責啊!』

      『與其說扯上關係,不如說我欣賞為世界奮鬥的妳吧!我認為焰並不是空殼,無論言行舉止有多冰冷,但我察覺到妳依舊充滿情感,而且妳也說了,靈魂在靈魂寶石當中,所以焰依舊還是有靈魂啊!』

      『為了不跟別人扯上關係,我想妳一定很寂寞吧,因此我會在安全的情況下,支持妳!妳寂寞的話,我會很難過的!』

        他的這些話語,都是在與小圓初次重逢,被他發現自己是魔法少女的那次戰鬥所說的……

        為什麼,他不但不嫌棄,還欣賞這樣的我?

        甚至,他那次為了報答「救命之恩」,還破費請客和送我素色手錶,那支手錶,至今還戴著……

        我並不是刻意要拯救他,那只是我的職責而已……為什麼他要對我這麼好?

      『我一直很欽佩,努力守護見瀧原和平,像神之使者般的焰。不過,這次難得畢業旅行,見瀧原也有其他的魔法少女,焰又有這麼虔誠的信仰。所以,這次就好好放鬆吧,別再掛心了。』

        那時候,我跟他一起站在飯店大廳的落地窗前,眺望月色蕩漾的海洋……

      『焰,我的畢業紀念冊先給妳簽吧,慢慢來沒關係,離畢業典禮還有一個星期,所以我還有很多時間找其他人簽。』

        前幾天,我們互簽畢業紀念冊,而且都是第一個簽的人……

        自從與小圓分離以來,真的是他一直──

        而且,不僅如此──

        我們都曾經軟弱無能過。即便是現在,仍有脆弱的一面。而且,也痛失過所珍視的人,因而下定決心,變得堅強。即便形式不同,但心態是一致的。

        我們都曾經因為善意,非但得不到回報,反而落得慘絕人寰的下場──我們都遭受過,越是付出代價,結果卻越是背道而馳的痛苦。

        我們都曾經因為無法拯救所珍視的人,而心碎、崩潰、自責與愧不能對,以及深負罪孽……

        我們,是多麼的相似。

        他跟我一樣,擁有一頭黑髮,而且他還有黑色的眼睛,加上他的氣質,與我的父親多麼神似……

         不僅如此──

         因為他,讓時常感到孤獨寂寞的我,有個陪伴與傾訴的對象。

         因為他,即便我的身心再疲憊,也能夠振作起來。

         因為他,當我覺得自己已經深陷黑暗,也能在他身上,獲得溫暖與光明……

         其實──

        一年前,我不願他跟我扯上關係,除了因為自己本來就不願意自己的事牽連到任何人,也是為了保護他,不願讓他受到傷害……

        而當時,會接受他送給我的手錶,甚至會戴到現在,原因也不單是因為不好意思不接受謝禮……

        半年前,會願意去畢業旅行,其實是主要是為了跟他在一起……

        前幾天,我在他的畢業紀念冊上,寫「祝福你在將來,獲得屬於自己的幸福」,其實是在暗示他跟我切斷關係,但是……

        而在我甦醒,發現他攙扶我的肩膀時,我不禁感到一陣悸動,並且臉紅……雖然隨後我故作冷漠,並奉勸他別跟過來,表面上只是說防止他葬送性命,其實是怕失去他……

       而在再次遭遇魔獸前,我回頭以執著的眼神,望穿他的雙眸,其實是當時暗自下定決心,要與他徹底斷絕關係,只為小圓一人執著。然而……

       墮為惡魔後,明明隨時都能讓他昏過去、喪失記憶。但我卻遲遲沒有下手,還跟他對話,其實是為了刺探他的心意……

       雖然後來我表面上試圖讓他昏迷、失憶,但其實我的潛意識,十分渴望讓他了解我的過去,進一步試探他的心意。因此,我才將過往的記憶,透露給他……

        當我逐漸確認他的心意後,我下意識藉由他握住我手腕的機會,以魔法得知他的過去。之後與他的對話,其實都是為進一步刺探他的真心,許多滿不在乎及否定他的話語,都是違心之論……

        其實,我們彼此已經交心了──

        然而,我最終還是讓他昏過去了,在他闔眼的那一刻,他還留下了眼淚……

        難道說,已經……

        忽然間,我也情不自禁地流淚……

        為什麼,我只執著於認識小圓後,為她展開無數次輪迴的記憶,而對於無法再輪迴後的人生,也就是認識和輝至今,卻不重視呢?包括輪迴前,對父母的親情,也幾乎無視了……在認識小圓前,我唯一能夠珍惜的只有父母。正因如此,我才連躺在病床上,都會扎著父母為我綁的麻花辮。而在我為了小圓,而下定決心改變形象後,我不惜解開麻花辮,放棄對父母的眷戀。甚至常撥頭髮,除了是為了武裝自己,也是下意識抹除被紮過麻花辮的痕跡。

        自從與父母逐漸疏離,認識小圓後,我的情感與心思,只執著於小圓。因此無論旁人如何表達善意與關懷,也無法排解我的孤獨寂寞。因為我的心扉,往往被對小圓的想望情思所佔據。因此旁人的話語,總是無法進入我的心扉。

        然而,也不盡然,佐倉同學與巴學姐所關懷的話語,我依舊多少能夠感受到一絲溫暖,而稍微釋懷。

        當然,和輝君是最能夠陪伴我、關懷我、支持我的對象。多少次,在他身上,我重拾繼續奮鬥下去的力量……

      『不要迷惘、不要害怕,我會一直陪伴在妳的身旁的!』

        這番如此溫柔的話語,讓我的心靈,蕩漾起一絲漣漪……

      『妳有勇氣改變自己,而且無論輪迴多少次,就為了拯救自己所珍惜的人,這就是我最欽佩憧憬的地方……這就是超乎我以前想像之處,正因為小焰是這樣的人,而且又救過我的命,所以無論遭遇多大的困難,我都會拯救妳!』

        為什麼他無論看見怎樣的我,他都不嫌棄?身為魔法少女也好、病弱無能的我也好,甚至我墮為惡魔,他依舊無所畏懼,仍費盡唇舌地勸阻我,只為了讓我回心轉意……

        他是如此溫柔,對我百般包容,也像我一樣如此執著。但,卻不因而失去本心……

        只要看見他,我就能感受到他所散發的和煦光輝……

        只要聽見他對我的關懷與支持,我就能夠繼續奮鬥下去……

        只要他陪伴在我的身旁,我就感到很幸福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一直──

        猛然間,我耳聞心扉敞開了,一道陽光照耀我昏暗的心房。

        我轉身,麻花辮隨之晃動,同時自己正戴著紅框眼鏡,及被套著枷鎖與桎梏──這就是我在心房內的形象。

         霎時,我望見一道黑影,駐足在心房的一隅,當陽光灑照黑影身上之際,那黑影頓時變得明亮。

         是和輝君──

         原來,他早已進入了我的心房,只是,我遲遲不願敞開心扉,不願承認……

         為什麼,我一直不願意去意識到呢?

         此刻,兩行文字湧上心頭──


   
         青天雲影共徘徊


         鳥兒靜待心扉開



         那是,和輝君在畢業紀念冊上寫給我的詩句。我恍然大悟──

         一隻青鳥從窗外掠過。

         為什麼,我過去一直壓抑自己,如今我才願意去意識、去承認──

         原來,在與他邂逅的這段日子以來,我早已逐漸……

         然而,如今我已墮為惡魔,而且還不聽他的苦勸。這樣的話,恐怕……

      『如果真的能夠找到不犧牲世界,且小焰能獲得幸福的方法,我就心滿意足了。如果小焰執意墮為惡魔,犧牲世界,那是我跟大家所不樂見的,還有小圓!』

        可能不只是小圓,「他」也不樂見……

        我再次,流下淚水……

      『所以,請小焰回心轉意吧!為了不讓自己後悔──我不希望妳變得更孤獨!』

        無論如何,我都不願失去「他」──

        為了你,如果是為了你,要我改變一切,也沒關係啊!和輝──


●●●●●●●●●●●●●●●●●●●●●●●●●●●●●●●●●●


        身處於心房,頸子緊套枷鎖,手腳銬上桎梏,扎綁麻花辮,配戴紅框眼鏡的曉美焰,渾身煥發燦麗奪目的光輝。

         她,光華四射,將昏沉黯淡的心房,耀亮。

         登時,麻花辮少女將眼鏡一扔,隨後眼鏡幻化一行紫藤色的冷焰,燃燒殆盡。

        片晌,紫光於她全身圍繞升騰,四處漫射,而後光芒轉化為紫藤色、冷徹的烈焰,於麻花辮少女焚燒交織,熊熊燃燒。

       『我一定要,徹底戰勝軟弱的自己,而不再只是將軟弱的一面壓抑、隱藏在心扉!』麻花辮少女尋思。

        此際,黑髮少女的麻花辮上的紫藤色蝴蝶結,被紫藤色冷焰燒斷。其烏黑秀法隨即放直。

        紫藤色的冷焰持續熾烈竄燒,並逐漸昇華為靛藍色的幽祕鬼火。

      『我不願──再受到執著與慾望的束縛了!』

        半晌,靛藍色的烈火,徹底焚身,將手腳的桎梏,一併化為灰燼。

      『我不再因為執念,而將自己囚禁,並且勇敢追求最熾熱的希望!』

        黑髮少女暗自喊話。

        紫藍色的幽美鬼火,劇烈燃燒少女頸上的枷鎖──

        須臾,焚燒殆盡──

        她闔眼,紫藍色的幽冷烈焰,煥發萬丈光華……


                                                                               


      「惡魔」曉美焰煥發幽紫色的光輝,所著的裙裝,頓時蛻變為紫藤色的雪紡紗洋裝──

        而後,她的粗大鮮紅蝴蝶結,轉回纖細緋紅。灰黑相間的長襪,也轉回黑色褲襪。至於黑翼,也幻化為淡紫色的蝶翼。

        黑髮少女的目瞳,漸從紫紅色轉回紫藤色。她的眼神,漸轉溫柔。

        她拍振淡紫色的蝶翼,展開雙臂,朝昏厥的黑髮少年飛去。

      「謝謝你,沒有你的話,就沒有此刻的我……我一直到現在才回應你的心意,真的,非常抱歉……」展開蝶翼的小焰,柔聲絮語:

      「但是,我答應你,我不再因為執著與慾望,而墮為惡魔。我剛才再次改變了世界與法則……讓我們,在幾天後一起畢業吧,和輝……」

         小焰伸手,擁住和輝……


                                                                                ○○○○○○○


        (數個月後)



        萬里晴空、天朗氣清、溫暖和煦的日暉,遍照都城。於縱橫交錯的街道上,鋪蓋一張細緻緊密的光網,泛灑點點金光。

        繫綁朱紅蝴蝶結的黑髮少女,佇足於長廊,憑欄將手機放在耳畔。

      「杏子,我是焰。有段時間沒打給妳了,現在剛好有空,就打過來聊。」小焰說道。

      『啊?只是這樣就打來喔……算了,反正最近我也有考慮偶爾打來聊聊。是說妳當初再次改造世界的時候,真的沒辦法讓我們五個人同校,除了麻美外的我們四個同班嗎?這樣還要用手機聊,還真是麻煩。』手機彼端的紅髮少女質疑。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改造世界的能力是有限的,讓我跟小圓念同一所高中,並再次同班,而妳跟美樹同學念附近的高中並同班,至於巴學姐因為仍念原本的高中,又因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因此我們都無法跟她同校。這種改造程度,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小焰輕語。雖然她的聲調沉著依舊,但不再如此淡漠。

      「是嗎?不過妳幹嘛又要讓我升高中啊,我對上學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待在學校真是有夠無聊的,一點意思也沒有!沒辦法自由自在……」杏子嘟噥。

      『不過,若不是因為妳有上學,不然就沒有機會跟美樹同學同班了,這樣不是增加相處的機會嗎?況且在陰錯陽差下,在這新世界裡,妳還住進美樹同學的家呢。』黑髮少女淡然回道。

      「對、對啊!我還想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種安排。多虧了妳,現在我終於有比較像樣的個人房間了。」杏子咬一口鯛魚燒續道:

      「不過世界再怎麼改造,我的家人還是回不來啊……」

      『我說過自己的改造能力是有限的,而且還會有所犧牲,比如美樹同學與百江就失去了『魔女替身』,不只是杏子的家人,巴學姐、百江的家人也都無法起死回生。但至少巴學姐和百江再次同居,能夠互相扶持。不只是妳們,有些自己很期望的事情依舊沒發生,比如只能讓小圓跟我同校同班。』

      「話是沒錯,不過妳不是成功讓妳爸媽的工作調回這裡,所以現在住在一起了嗎。至於川澤,你們不是還會每個周末都會見面嗎?」杏子一骨碌將整塊鯛魚燒嚥下。

      「沒錯,不過無法讓他跟我同校同班,這也是件很遺憾的事。正因如此,我們才會盡可能每個周末見面。」

      『果然啊。不過能夠改變到這種程度也算夠了,起碼恢復了圓環之理,而且小圓還能夠回到人間,避免小圓再被魔獸綁架的可能。而且我們都還能夠保留世界再次被改造前的記憶,又能為了與『新世界』接軌而得到新的記憶,兩種記憶並存也是很奇妙了。』杏子續言:

      『幸好妳有改變兩次世界,如果不改第二次,天知道現在世界會變得怎樣……』

      「是啊,因為有他,我才能夠走到這個方向。」小焰流露一絲笑意。

      「這我知道。對了,妳最近跟他處得怎樣?沙耶加要我問妳的。」杏子闔眼,強調最後一句。

      「妳覺得呢?」

      『嗯……八成還很熱絡吧,妳真的會每個周末跟他見面對不對?』

      「沒意外的話,就是如此。杏子。」

      「什麼嘛,這我早料到了。是說妳怎麼越來越常叫我名字了,焰!」杏子提高聲調。

      「是妳的錯覺吧,我從改造世界後就直稱妳的名字了,我們也認識很久了。何況妳很早之前就直稱我的名字了,杏子。不過,最近也是比較習慣這麼稱呼了。」

      「什麼嘛!果然!」杏子扯開嗓門,咬一口巧克力棒。

      「那麼,時間也差不多了,有空再聊。」

      『這樣啊,下次再聊吧,焰。拜。』杏子道別。

        小焰嫣然莞爾,掛斷手機。

        半晌,一名同樣繫綁緋色蝴蝶的粉髮少女走向她。

      「小焰!妳怎麼會在這裡?」

      「剛才在跟杏子講一些事情,別擔心。」小焰接問:

      「小圓,妳適應現在的生活了嗎?能夠感覺到幸福嗎?」

      「嗯,已經適應了,而且我感到越來越幸福了。雖然在當神明的時候,也有另一種幸福。不過現在圓環之理不需要我,也能夠運作了,因為有小焰的力量加持。所以我可以放心的在世上,恢復原本的人生。我現在終於不用跟小焰跟大家,還有爸爸、媽媽和達也分開了。」小圓雙掌輕合,的聲調溫柔敦厚依舊:

      「雖然一開始為了與日常生活重新接起來,除了原本的記憶外,還有新的記憶。所以在剛回到原本生活的時候,會覺得很奇妙呢。尤其是爸爸媽媽,和達也所對我說的話……在他們的記憶裡,有這些事情,但對我而言其實沒經歷過呢,雖然有這些『記憶』,但多少有些不真實感……」小圓嫣然莞爾:

      「不過已經沒關係了,現在我已經適應了,每天都過著很幸福的生活。」

      「是嗎,那太好了,我一直極為渴望小圓能夠獲得應有的幸福……」小焰的紫藤色秋波,熠然閃爍。

      「嗯,真的非常非常謝謝妳,小焰。幸好有小焰的幫忙,我才能夠過這麼幸福的生活。」小圓握住小焰的手心。

      「妳能夠獲得幸福,那就好了。其實,真的能夠達成這個宿願,主要不是因為我。」小焰莞爾一笑。

      「我知道喔,是因為川澤君,我們大家都非常非常感謝他。沒有川澤君,就沒有現在的世界。而現在小焰能夠找到自己的幸福,我就非常高興了。」小圓展露天真無邪的笑顏,但稍微放低音調。

      「是啊,我也真心祝福,小圓有一天也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小焰將她擁入懷中,烏溜長髮飄逸飛揚。

      「小焰?」小圓一臉驚愕。

      「嗯,雖然現在小圓已經很幸福了,但我深信小圓會在將來,找到只屬於自己的其它幸福。現在的我,已經突破枷鎖,只有如此,我和妳才能各自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若小圓有一天真的找到了,我一定會誠心祝福的。」小焰柔聲絮語:
      「因為,讓妳獲得真正的幸福,就是我重構世界,極為重要的初衷。」

       她倆緊密相擁,小圓輕撫小焰的黑髮,柔聲輕語:

      「嗯,謝謝妳,小焰。我相信會的。小焰真的是我最──」

        此際,黑髮少女伸直食指,比出禁聲的手勢。

      「別這麼說,小圓。我們之間的羈絆,早已超越世俗所能定義的一切。對我而言,妳跟和輝的存在意義是不同的。對我來說,小圓是極為獨特的存在。」

       小焰流露淺笑。

      「嗯,在我心目中,小焰也是這樣的存在呢。」粉髮少女續道:

      「不過,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會一直並肩作戰下去,守護和平。雖然我不再擁有神明的法力與翅膀,跟小焰一樣,只能使用弓箭。但小焰將自己和我的力量都提升了,而且小焰還有蝶翼,可以飛翔呢。現在消滅魔獸更容易了。」她依舊輕撫黑髮少女的頭:

      「還有呢,因為小焰的改變,現在丘比它們更加順從,而比較不會不懷好意了。我想魔法少女所受到威脅更少了呢。這一切,都是小焰和川澤君的功勞,真的太謝謝你們了。」

       小圓撫摸小焰的背脊,小焰將臉依偎在小圓的肩頭上。

     「謝謝妳,小圓,聽到這些話,我真的心滿意足了……」黑髮少女續語:

     「我不希望妳繼續當神明,背負沉重的十字架。現在我只希望,我們持續合作無間,使用合體技,並肩作戰下去。」

      「是啊,相信這樣的生活可以一直下去的,小焰……」

        小圓觸摸小焰的緋紅蝴蝶結後,兩人便一同鬆開擁抱,莞爾相望……


                                                                              ************


        風和日麗、雲淡風輕。

        豐沛的日光,自細密若沙的樹葉孔隙間篩落,篩灑於系榜緋紅蝴蝶結的黑髮少女全身,使其煥發點點金輝。

        片晌,一名黑髮少年飛奔而來──

      「小焰!真的很不好意思,原本希望今天能夠往常一樣,一起逛街吃飯的,但因為補習的時間調成今天下午了,所以我大概只能跟妳聊一下,就要趕快去補習班了。」

      「沒關係,和輝,偶爾一次而已。看到你這麼用功,我也很高興。」小焰展露笑顏:

      「這個星期,你過得如何?」

      「嗯!還是一樣很好,現在我逐漸適應高中生活了。雖然沒辦法跟小焰同校,不過能夠這樣每個周末見面,我也很高興了。」

        他倆一同走向紫丁香花海。

      「我想,能夠擁有現在的幸福,也是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和輝凝神欣賞遍地盛開的紫丁香。

      「是嗎,我過去也不敢奢望──不過所幸邂逅了你,才能夠有今天。真的十分謝謝你,和輝。」小焰轉首,對和輝嫣然莞爾。

      「不,我才該謝謝妳……」和輝轉身,與小焰深情相擁。

       清風徐來,紫丁香花海隨風曳舞。

      「這都是小焰自己的決定。而且,沒有小焰的話,就不會有今天的我……」和輝輕撫小焰的烏亮秀髮。

        紫丁香花海,持續飄搖翩舞。

      「是嗎,但願我們能夠一起保有這種幸福……」小焰放輕語調。

      「會的,我相信會的。在我甦醒後,我們不是在這片花海裡,對雙方許下承諾了嗎……」和輝莞爾。

        兩人靜默相望,風漸止,紫丁香花海也逐漸不再舞動。

      「是啊,雖然不知道未來將會如何,但我們都會竭盡所能,保有幸福。」小焰柔聲絮語。

      「是呢,我深深相信。」和輝接道:

      「雖然很想再跟小焰多說些話,但現在我的手機在震動了,而且時間也差不多了。所以,今天就只能聊到這裡了,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兩人鬆開擁抱,而後和輝揮手道別:

      「下周見,小焰!」

       小焰也對他揮手作別。隨後,她環視紫丁香花海,默然不語。

       而後,她舉手端詳左手的素色手錶。

       此際,她低喃:

     「感謝父母努力讓我接受治療,才有機會活到今天,享受現在的幸福……

       須臾,一隻紫白相間的蝴蝶,身子搖晃,勉強飛至一朵紫丁香的花蕊上。

       小焰輕喃:

      「受傷了嗎……」

       她朝蝴蝶伸出食指。登時,她的指尖散發紫藤色的光輝,使其沉浸滋潤。

       半晌,紫白蝴蝶重振羽翼,冉冉飛升。

       小焰嫣然莞爾,自語:

      「自從我破除『枷鎖』後,就擁有這種能力。現在的我既非神使,也非惡魔。而是心靈獲得自由的……」

       她的腦海,頓時浮現那對詩句:



        青天雲影共徘徊


        鳥兒靜待心扉開




        她定睛仰望,紫白蝴蝶拍振羽翼,朝徘徊於朗朗青天的雲影飛去……


------------------------------------



        完結了,真是百感交集.........也正因為是完結篇,因此即便在連載前便已完結,但還是反覆思量後才放上來........

        不過,對於結局,我一定要鄭重聲明一件事──可能會有讀者以為我蓄意將粉黑(圓焰)CP給拆了!啊,乍聽之下,對死忠專一支持粉黑配的讀者來說,我這個作者,簡直天誅地滅──但事實絕對並非如此啊!我絕無意去拆粉黑CP,甚至可以直接明說,我很支持這個配對──只是關係的定義可能與眾不同。至於我對她們關係的定義為何,請諸君在本篇尋找答案吧。至於小焰與和輝關係為何,我認為在本篇也暗示得很清楚了,還不確定的話,在此先預告──沒意外的話,下周會發表後記屆時各位對於本作的疑問,及作品的象徵與涵義等,將一併說明。

        至於我為何又能寫出這種結局?只能說,是既意外,又毫不意外的事啊.......

        最後,在此向支持本作的諸位,致上真誠的謝意!真的十分感謝大家!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1 筆精華,1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