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4k

RE:【中篇同人】《枷鎖的物語》(10/19更新第五章)

樓主 湛藍琴海 a73541
GP0 BP-



      小屋版


                                                                  第六章──少女的過往



         身著紫藤色裙裝,神態妖嬌百媚的惡魔,聞聲望向瞪大黑眸的黑髮少年,頂住下顎,滿不在乎地答腔:

      「哎呀,居然醒過來了,『川澤和輝』。原本想說將孵化者弄昏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礙事了。」

      「小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剛才的確有昏過去,但我一直隱約感覺到不對勁,覺得妳好像發生什麼不妙的事了,所以我還是努力清醒過來了。沒想到一醒來就在這種地方……這是宇宙?為什麼小焰會變成這樣!難道妳做了什麼嗎?」和輝煞是驚愕,高聲質問。

       「很簡單,我只是不想再與小圓分開,並不讓她再遭遇任何危險。因此,我奪走『圓環之理』小小的一部分,僅僅是那些在小圓不再是自己前,作為『人』的紀錄。」惡魔曉美焰睥睨和輝。

       「什麼!這樣的話,萬一還是損害到圓環之理,讓它無法再運作,恐怕就無法去救贖其他魔法少女了啊!要是真的這樣,那『小圓』之前的犧牲是為了什麼!而小焰這麼努力為她奮鬥,守護和平又是為了什麼!」和輝激烈質疑。

       「你現在看到我這副模樣,還不明白嗎──如今的我,成為惡魔,擾亂天命,蹂躪著這個世界,那我違背神理,不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嗎?」『惡魔』斜仰頭部,冷然瞅視和輝回道。

       「妳在說什麼!小焰明明為了小圓,再怎麼寂寞痛苦,依然為守護見瀧原的和平而拚命奮鬥!在我心目中,小焰是虔誠的信徒、盡職的神之使者,是令我欽佩憧憬的人啊!怎麼可能不管其他魔法少女是否能夠獲得救贖,變成蹂躪世界的惡魔!」和輝放聲嘶喊。

      「別做夢了──這就是我,只要是為了小圓,沒有什麼辦不到的。有朝一日,在所有的魔獸都毀滅之後,破壞宇宙,聽起來也不錯,屆時,我會再與你們為敵。」惡魔曉美焰續言:

      「川澤和輝,放棄你天真的幻想吧──總有一天,你會忘記發生過的一切,甚至不會感到任何異樣。」她森然冷瞪黑髮少年:

      「從過去至今,我每一次的改變,都是為了小圓,現在也是一樣。所以,放棄吧,川澤和輝,反正將來你會忘記這一切,因此更用不著浪費唇舌了,現在還是──」
      「不!我深信小焰還是有機會的,不會一直這樣執迷不悟下去的!現在小焰只是一時做出這種行動罷了。既然小焰能夠改變自己,那同樣地,小焰也有可能因為回心轉意而改變,不是嗎?」和輝的語調愈轉毅然堅決:

      「那麼,小焰又曾經為了小圓的什麼事情,而改變自己?」

      「你無權知道。」曉美焰的姿態妖媚冷豔依舊,她神態自若地拍掌──

        和輝一陣眩暈,視線逐漸模糊,意識愈漸恍惚,他摀首,拚命抵抗──

      「絕對、絕對不能昏過去、喪失記憶!我一定要保持清醒,了解小焰的內心──她說『每一次的改變,都是為了小圓』,那麼,她一定為了小圓,曾經做過其它改變!」黑髮少年低喃:

      「或許,只要知道她還曾經為了什麼事情而改變,就能找到挽回的契機……」少年的眼瞳,逐漸發黑……


●●●●●●●●●●●●●●●●●●●●●●●●●●●●●●●●●●


      和輝逐漸睜開瞳眸。

       映入其眼簾的,是淨白的空間,天藍色的簾幕,及躺臥於潔白床鋪上的朦朧人影──

      『這是……醫院?』

        和輝默思,同時他也俯見,自己的身影已轉為透明。


●●●●●●●●●●●●●●●●●●●●●●●●●●●●●●●●●●


◎◎◎◎◎◎◎◎◎◎◎◎◎◎◎◎◎◎◎◎◎◎◎◎◎◎◎◎◎◎◎◎◎◎


       (五年前)

       扎綁三股麻花辮的黑髮女孩,沉睡於醫院的病床上。

       片晌,她睜開眼眸,仰望天花板呢喃:

      『每天……都是這樣……』麻花辮女孩嗓音虛弱纖細,她緩慢挺起腰桿,戴上紅框眼鏡。

      『又是一個無聊、孤獨、痛苦的一天……』扎麻花辮,戴紅框眼鏡的女孩黯然低喃。


                                                                              ###########


       麻花辮女孩躺在病床上,眼神迷茫黯淡。

       登時,開門聲傳來,她聞聲望去──一名黑髮男子與紫藤色長髮女子匆促前來。

      『焰!我們來探望妳了!』黑髮男子搬兩張座椅,與紫藤色長髮女子一同坐下。

      『真的很抱歉啊,因為我的新工作最近才上軌道,而且又在外縣市,而媽媽的公司最近業務特別繁忙,晚上還要加班。所以到現在才有時間來探望妳。』黑髮男子的歉意,盡寫臉上。

      『沒關係,能夠看到爸爸媽媽來,我就很高興了……從以前到現在,爸爸媽媽為了治好我的先天心臟病,就東奔西跑,一直搬家和轉學,讓我轉院治療,花了好多錢……』配戴紅框眼鏡的小焰聲氣細微纖弱。

      『焰……』她的父親輕聲呼喚。

      『因為這樣,爸爸媽媽才會一直換工作,甚至為了賺更多的錢,還願意都到外縣市工作……這也是沒辦法的,都是因為我……對不起,我只會添麻煩……像我這樣的人,根本……』

      『焰!千萬別這麼想啊!爸爸媽媽從來不嫌棄妳,從來不認為妳是個麻煩,妳是我們最寶貝的女兒,我們的掌上明珠!將孩子的病治好是做父母的義務,這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我們不會抱怨,不會責怪妳,而且都怪我們不好,把妳的體質生成這樣,爸爸媽媽才是罪過啊,現在不過是在贖罪罷了……』

        小焰的父親,輕推自己的黑框眼鏡。慈祥和藹,卻摻雜悲慟憂傷的眼神,展露無遺。

        小焰的母親,靜默不語。

      『不,是我不好,我讓爸爸媽媽好煩惱,為了我到處奔波,好辛苦,而且一直有很大的經濟壓力,爸爸媽媽還為了討論要不要轉院、轉學、換工作的事情而吵架,把氣氛弄得好糟,甚至吃不下飯……明明我們是家人,但卻很少在一起,就算聚在一起,也幾乎是在醫院……雖然能見到面會很開心,但還是可以感覺得到,其實我們都很煩惱、很不快樂……』眼鏡女孩的秋波,波瀾蕩漾……

      『焰,不是這樣的──』

      『是這樣的,別再安慰我了,我們其實都在逞強,不是嗎……』扎綁麻花辮的女孩,打岔父親的話語。

      『夠了,其實她說的是實話,別再逞強和否認了,焰不會相信的。』小焰母親輕捉丈夫的左肩。

      『太太,可是……』

      『盡說一些無法讓孩子信服的話,也是沒有意義的。』小焰之母的聲調雖沉穩平靜,但其紫藤色的眼瞳,仍難掩黯淡。

      『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大累贅,不管怎麼治療,病就是治不好。還讓爸爸媽媽白花那麼多錢和心力……都怪我不好,是我太沒用,所以才會這樣……而且我又很脆弱,動不動就哭泣,每天都好害怕,好害怕自己突然死掉……我覺得自己好不快樂、好寂寞、好痛苦,更沒有希望……』小焰開始嗚咽,潸然淚下。白皙的面頰,爬滿了淚痕……

      『焰,不會的,只要繼續治療,就還有希望的,相信爸爸,也相信媽媽,我們一定會努力給妳最好的治療!無論怎麼辛苦,我們都心甘情願──因為有這些病痛也不是妳願意的,而是我們的罪過,所以怎麼能夠怪妳呢!』其父幽暗深邃的黑眸,微波盪漾。

      『爸爸……』

      『而且,雖然我和媽媽難免會吵架,但我們的感情不會因為這樣而改變的,而我們也絕對不會怨怪妳,原因就像剛剛說的。相反地,正因為有焰的考驗,我們攜手一起度過種種難關,才能夠更穩固我們家人的感情!只是一些挫折,不會減損我們的感情,因為我們是家人呀!』

        小焰父親的黑瞳,自熱淚盈眶轉為熠然閃爍。

      『爸爸,為什麼……』小焰難以置信。

      『因為──我們愛妳呀,焰!』

       小焰之父含情脈脈地將小焰擁入胸懷,流下一痕清淚,滴至小焰早已爬滿淚痕的臉龐上……

      『爸爸……』小焰已泣不成聲,不能自已……

      『不只是焰,爸爸愛每個家人,正因如此,無論將遭遇什麼難關,我都會努力奮鬥下去……』其父抽噎難抑。

       小焰母親開展手臂,擁住丈夫與女兒,柔聲細語:

      『我也愛每個家人,當然少不了焰……所以別再放棄自己了,好嗎?』

       小焰抹拭淚痕,哽咽回道:

      『好,謝謝爸爸媽媽,對不起……我又說了這些讓爸爸媽媽擔心的話,我會繼續加油的、繼續接受治療的……我也愛,爸爸媽媽的……』

      『太好了,我好欣慰能夠聽到這些話,我們一定會互相扶持,讓焰繼續活下去……』

        其父堅定承諾。

        一家人,溫情相擁,傾訴衷情……


                                                                               ○○○○○○○


        這就是我過往的縮影。

        罹患先天性心臟病,身體極為孱弱,而且還近視,從小就戴著紅框眼鏡,扎著三股麻花辮,看起來毫不出色──

無庸置疑,那就是過去的「曉美焰」。

       為了治病,因此不斷轉院,而不斷搬家及轉學。因此總是來不及跟同學建立一定的交情,自然沒有朋友──

        沒錯,我從來沒有任何朋友,從來不能理解朋友為何物,不理解擁有友情的感覺是什麼。不知道同學與朋友的區別、不知道熟人與朋友的區別、不知道親友與朋友的區別──

        沒錯,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明白。心靈,因而更加空虛,難以捉摸……

      正因如此,我無法把握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這個人是朋友,或只是同學,還是熟人?

      我經常思考這種事,沒錯,從懂事起就一直──

       孤身一人,為此糾結不已。

        直到國中二年級,轉入見瀧原中學,認識小圓後,我才開始明白友情的感覺,但是,究竟明白到什麼程度,我也無法確定。因為,後來我與小圓的羈絆,不僅於此……

        因為起初,小圓是我第一個讓我深受感動的同學,也是我唯一能夠信任的對象。她的溫柔、她的光明,猶如春日的陽光……這讓一直極為自卑、怕生,看到人群,總是支支吾吾、唯唯諾諾,抬不起頭,挺不起胸膛的我,感受到無比的溫暖與能量。讓我心存感激,而深受感動,進而對她滿懷憧憬……

        不然,即便父母對我不嫌棄,呼籲我別放棄自己,內心深沉的自卑與罪惡感,依舊無法消失……

        我自卑到,時常希望自己乾脆死去,不再當父母的累贅──因為我當時認為,病也沒有治癒的希望……

       然而,一切思想與性格轉變的開端,正是小圓。

       認識小圓後,自始至終,我情感依靠與傾訴的對象只有小圓,即便是其他有來往的人,也相差太多了。

        或許正因如此,當我與小圓的羈絆愈來愈深,我對於情感更無法控制。可能這也與缺乏同學與朋友的互動有所關聯。

        因此,我無法拿捏情感的界線。

        當然,之所以如此,除了那些理由外,應該也與缺乏父母的關懷密切攸關──父母固然會來探病,但由於工作在外地,而且為了多賺錢,來支付醫療費,因此工作極為繁忙,難得來探一次病。然而,真的只因如此而久久才來探病?我無法確定。他們雖然會對我表現關愛,但是,來探病的頻率,與其他病患相較,明顯偏低。我只能告訴自己,畢竟他們的工作地點的確離醫院很遠,而且工作真的太勞累了,才會無法常來探病。

        即便如此,我的內心依舊存有一絲懷疑……

       而且,醫生與護士也十分繁忙,沒有多少心思在我身上,自然也得不到多少關懷。

       在缺乏實際關懷的情況下,我依舊缺乏情感的滋潤。因此,對於情感的拿捏,我比常人陌生許多。

        我曾經想,既然父母不能常來探望,醫生與護士雖然也十分繁忙,但醫生或護士偶爾表示更進一步的關懷,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吧……

       正因如此,過去的我,曾經有這方面的期待……


                                                                             ○○○○○○○


  
       (兩年後)

        病房的門敞開。

      『曉美妹妹!現在感覺還可以嗎?』一名棕褐色短髮護士朝麻花辮女孩前來。

      『……嗯,還可以……』戴紅框眼鏡的小焰細聲回應。

      『別緊張,我們也認識了一段時間了不是嗎,我對任何人都很和善的,不覺得我是很好的護士姐姐嗎?』棕褐短髮護士發出活潑爽朗的笑聲,俯身對小焰接問:

      『看妳的表情比平常還緊張呢,是不是在擔心明天早上的手術呀?』

      『……嗯,其實也不是這樣,我已經習慣了……』小焰轉首望向白牆。

      『但多少還是會緊張,對吧?別擔心,手術很安全的,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不都沒事嗎?所以這次也是一樣的。相信護士姐姐,絕對不會騙妳的。』

      『……嗯,那個,謝謝杉山小姐……』編綁麻花辮的女孩羞怯致謝。

      『別那麼客氣啦,我只是盡關懷病人的義務而已,而且我本來就很喜歡這個工作。能夠看見病人的笑容,就是我最開心的事呢。』杉山小姐綻放向日葵般的笑靨,續語:

       『別擔心啦,曉美妹妹,經過明天的手術後,妳的病情一定會好轉的,再繼續治療下去,相信總有一天會治好的!』

        小焰垂眼,呢喃:

      『是嗎……這種病治這麼久了,結果還是這樣,不一定會好吧?』

      『很難說啊,醫學會越來越發達,也許以後會找出快速治癒的方法吧?至少現在做這些治療和手術,對治病多少是有幫助的,不然也不會做這些了。何況我當護士這些時間以來,也看過一些被認為已經無法挽回,但還成功痊癒的奇蹟呢!所以在醫學夠發達前,奇蹟痊癒是有可能的!』護士小姐的瞳眸,火光熠然。

      『真的嗎?真的能夠發生……奇蹟嗎?』小焰瞪圓目瞳,目光閃爍。

      『當然,我不是說過了嗎,絕對不會騙妳的。』杉山小姐續道:

      『不過,在奇蹟發生之前,妳還是專心去做正規治療,並抱著樂觀的心態去面對,別一直擔心和惶恐。因為快樂活著,才是最重要的唷。』

      『……嗯,真的很謝謝杉山小姐……』

      『別謝啦,我真的很希望曉美妹妹,和所有的病人都能得到希望跟快樂。這樣的話,雖然我只是個平凡的護士,但也是發揮到點用處了。』杉山小姐嫣然莞爾:

      『那麼,妳就好好休息吧,我先去照顧其他病人了,有空我會再來!』她轉身朝房門走去。

       『嗯!謝謝杉山小姐的關心和照顧了!』小焰眉宇微幅上揚。

        杉山小姐回眸一笑,道:

      『對了,差點忘了問,從以前我就一直很想問妳,為什麼妳就是躺著也要扎麻花辮和戴眼鏡啊?』

       小焰赫然,躊躇半晌回話:

     『呃,我很習慣戴眼鏡,但在睡覺的時候會拿掉。而麻花辮……是因為那都是我爸爸或媽媽幫我綁的,而他們又難得來幫我綁。所以……』

        杉山小姐嫣然莞爾:

      『我明白了,妳想這樣來感覺到,他們在妳的身邊吧。』

        她開門離去。

        紮綁麻花辮、配戴紅框眼鏡的小焰,先是呆愣,而後逐漸流露一絲淺笑。


                                                                                **********


        病房淒清空寂。

        紮綁麻花辮的小焰,滿面愁容,眼神灰黯空洞。

        剎時,房門敞開,跫音緊促。

      『焰!真抱歉現在才有時間來探望妳!』小焰父親趕忙搬兩張座椅,與妻子一同坐下續道:

      『因為這次的工作性質跟以往不同,爸爸花了更多時間才能適應,最近才逐漸上軌道。而媽媽的新公司業務更忙,所以爸爸媽媽才都沒有時間來探望焰,真的很抱歉啊!』

        小焰默然,眼神淒迷蒼涼。

      『怎麼了?焰?看起來有什麼心事呢,還是說妳生我們的氣?』其父柔聲詢問。

      『不是,我只是……我知道爸爸媽媽為了治我的病,所以才會又轉院、換工作、轉學和搬家,爸爸媽媽都是為了我好,才會這麼辛苦,而很難找到時間來探望我。可是,卻因為這樣,讓我和最關照我的護士杉山小姐分開……』小焰持續黯然低喃:

      『因為爸爸媽媽非常忙碌,所以很少來探望我,平時我都是孤伶伶一個人。而醫生和護士也都很忙碌,沒有多少心思在我身上。只有杉山小姐,才會願意用心關照每個病人,就連我都一樣……原本好不容易能得到一點溫暖,不再那麼孤獨、寂寞,但是現在轉院了,可能就沒有人能跟她一樣來關照我了……』

      『這也是不得已的,現在治病最重要,不可能為了一個人而不轉院治療。人與人之間本來就分分合合,不能對某個人事物一直眷戀。』其母開口。

        母女共有的紫藤色瞳眸,目光交會,相互輝映。

      『媽媽……』

      『聽好了,焰,雖然原本不太願意說,但是能探病的機會以後可能會更少,而且我們希望妳不要有錯愕的感覺,因此還是先告訴妳。』其母續言:

      『雖然妳爸的工作逐漸上軌道,但畢竟那工作的薪水還不夠高,而最近有找到一份待遇更好的工作,但那在更遠的縣市。即便如此,只要有機會,他就很有可能會去那裡工作。』她的聲調沉靜平穩依舊:

      『而我將來也會希望找到待遇更好的工作,即便那在更遙遠的縣市也無所謂。因此,很可能在不久後的將來,我們全家可能會更難相聚,原本在醫院附近所租的房子,可能也會久久才住一次。其實這些年來,妳也多半待在醫院,而我和妳爸也難得回家。差別在於,往後我們可能會因為相聚愈來愈遠,因此會更難來探病。』

      『怎麼會……媽媽、爸爸……為什麼,要為了我做到這樣……』小焰眼眶泛淚,淚光宛然星點閃爍。

       『這也是沒辦法了啊,焰!為了妳,爸爸媽媽再辛苦,都必須這麼做啊……爸爸媽媽只希望,妳的病趕快治好,我們全家也才能好好相處,一起去吃飯、出遊,並且擁有正常的校園生活,交到朋友……爸爸媽媽都希望焰能夠擁有幸福美滿的生活,快樂地活下去……』小焰父親摟住她的雙肩。

        小焰與其父四目相會,腦中開始勾勒,與父母一同用餐、出遊,及與同儕互動的光景……

        她的淚珠,不禁奪眶而出,兩行清淚,垂掛容顏。

      『爸爸……』小焰嗚咽難已。

      『我們一定會努力把妳的病治好,讓妳獲得幸福,好嗎,焰?』其父嗓音不禁哽住。

        小焰頷首應聲,她涕淚縱橫,抽泣不止……

        其父摘下黑框眼鏡拭淚,再將眼鏡放在妻子的大腿上,伸出雙臂。

        小焰掙扎起身,與父親深情相擁──

      『焰!謝謝妳……體諒爸爸媽媽的難處,了解我們的心意……只要妳能夠幸福快樂地活下去,我們就心滿意足,什麼都……值得了……』小焰父親再也壓抑不住,而聲淚俱下……

        小焰之母,凝眸定視女兒柔聲道:

      『只要妳的病真的治癒了,我想幸福終會到來的。』

       小焰鬆開與父親的擁抱,對母親微頷,而後緊密相擁。

      『謝謝,媽媽……』小焰幾近破嗓。

      『……相信,只要努力治療,幸福一定會到來的,一定……所以,在那之前,焰千萬不要厭棄自己,好嗎?』

        她的父親抽噎道,小焰再三點頭應聲。

        全家人,在一間空蕩沉寂的病房中,相互擁抱。青藍簾幕,隨風捲揚……


                                                                           ○○○○○○○


        在那之後,父母果然去更遙遠的縣市工作。因此,即便再想撥空一起來探病,都更加困難了。

        之後,又轉了幾次院,父母換過幾次工作,我已不再細數了。但絕對能夠肯定的是,他們的工作地點依舊距離醫院相當遙遠,因此與過往相較,他們來探病的次數,依舊越來越少。到後來,他們的存在感,日漸稀薄,即便內心深處仍有所惦念,但感覺已經愈來愈虛幻了。

         後來,父母為了獲得更豐厚的酬勞,來支付龐大的醫療費,都去國外出差,每次出差都是數個月,一年難得探幾次病。然而,即便仍有相聚機會,但伴隨他們工作地點距離醫院愈來愈遙遠,愈來愈少探病,甚至去國外出差,相隔國界與海域的距離──

       我們心靈的距離,早已離得越來越遙遠了。

        即便父母是因為一心一意拯救女兒,才會不惜到國外出差。雖然初衷是為了能夠有朝一日,家人的關係與互動能更加緊密。然而,越是如此渴望,越是付出代價,所得到的結果,卻越是背道而馳。

       既然如此,那父母的努力,究竟能夠獲得什麼……

         我曾經認為,反正治病這麼久,還看不見痊癒的希望,父母所付出的一切代價,可能都是白費。況且,他們的健康、精神、時間等壓力,都如滾雪球般愈來愈大,即便有獲得報償的一日,在那之前,他們恐怕……

         他們的負擔越來越沉重,心靈的距離漸行漸遠,即便我病癒了,就能夠擁有正常的家庭生活了嗎?

         最後事實證明,父母因為一直在外地工作,出院之後我是獨居,平時幾乎不會見到父母。我與他們的關係,更加疏離。

         我曾經常想,乾脆一死了之,減輕父母的負擔,也沒有面臨其它後果的機會,才是最幸福的。

        再加上,在與病魔搏鬥的過程中,我已無數次在生死交關徘徊,因此逐漸不畏懼死亡。

        或許正因如此,若要達成某種重要目的,而必須以死作為代價,我相信自己能付諸實行。會如此相信,與某件事有密切關係──

       沒錯,那正是「奇蹟的代價」。

        杉山小姐曾經對我說,她見證過病況已經無法挽回,卻仍痊癒的奇蹟,而這種事情,也發生在我身上──雖然那並非去實現「奇蹟」的初衷,但確實實現了。

       我想,或許單純以自身力量「奇蹟」痊癒的情形也存在,但「奇蹟」也有另一種實現的形式,那就是──向「孵化者」許願,簽約成為魔法少女。

        或許有些奇蹟痊癒的病例,有些是病患本身許願成為魔法少女,或者有人為病患許下讓其痊癒的願望,這種實例我是見證過的──那就是美樹沙耶加。

        而我的情況,並非如此單純,我成為魔法少女的初衷,不是為了治癒自己的病,而是為了拯救小圓。

        渴望拯救小圓的理由,正如我之前所說,最初是因為她能給我無比的溫暖與能量,她總是能夠不斷鼓舞我,用溫柔的笑顏與話語,讓我冰冷的心靈,渙然融化。這讓幾乎都是孤身一人,缺乏實際情感滋潤的我,對她產生極為強烈的依賴,也將平時壓抑,無處宣洩的情感,全部投注在小圓身上。

        然而,她卻因為魔法少女的「義務」,在對抗「魔女之夜」後喪命。這種慘劇,無論如何我都無法接受──因此,我賭上靈魂,簽約成為魔法少女,就為了實現「拯救小圓」的奇蹟,而開始輪迴。

        然而,雖然實現「奇蹟」,卻付出超乎想像的慘痛代價,無論輪迴多少次,小圓最終仍會身亡。實現「奇蹟」只是一時,最終仍會灰飛煙滅。

        甚至,越是輪迴,就越是偏離小圓與我生活過的時間,心意也相互偏離,言語也逐漸無法溝通──這種悲劇,與父母越是付出代價,但結果越是背道而馳,是相同的。

        而且,伴隨輪迴次數增加,小圓所擁有的潛力也變得愈來愈強。直到最後一次的輪迴,她為了擊敗魔女之夜,並實現救贖所有魔法少女的祈願,終究簽下契約,甚至化身為神。讓我再也無法輪迴,去拯救她了。

       我的祈願,終究沒有實現,而且還因為無數次的輪迴,而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

       雖然在某次輪迴,為了不再依賴任何人,改變怯弱無能的形象,來拯救小圓,而解下麻花辮、摘下眼鏡,用靈魂寶石將近視與病痛治癒,並武裝自己。但,這不是我祈願的初衷。幸福,並未因此如父母所言到來……

        從過去至今,每一次的改變,都是為了小圓,不單是解下麻花辮和摘下眼鏡那次,還有她成為神,遺留紅色髮帶,因此我綁上紅色蝴蝶結,貫徹她的遺志。以及這次,為了拯救小圓,並與她永不分離,因此即便成為惡魔,也在所不惜。

       因為,我再也不願意讓自己所珍視的人,終究會與我分離了……


◎◎◎◎◎◎◎◎◎◎◎◎◎◎◎◎◎◎◎◎◎◎◎◎◎◎◎◎◎◎◎◎◎◎


●●●●●●●●●●●●●●●●●●●●●●●●●●●●●●●●●●


       一派泰然自若的「惡魔」曉美焰自言:

      「我想,差不多沒有人能夠來礙事了。」

       片晌,她聽聞:

      「小焰!還有希望,現在我終於明白了,我剛才看見小焰過去的回憶了,也聽見妳的心聲。原來小焰有這樣的過往……我原本就認為小焰是個十分堅強的人,沒想到居然有過如此坎坷的經歷,而且有過人的毅力,才會造就現在的妳……」

       惡魔曉美焰轉首,望見和輝的瞳眸煥然發亮。

      「無論過去的小焰是什麼形象,我都不會嫌棄,因為只要有勇氣改變,就是最可貴的!雖然現在變成惡魔,但是妳只要肯再次改變,回心轉意,我依舊會像以前一樣接受妳!」和輝持續高聲喚喊:

      「妳有勇氣改變自己,而且無論輪迴多少次,就為了拯救自己所珍惜的人,這就是我最欽佩憧憬的地方……這就是超乎我以前想像之處,正因為小焰是這樣的人,而且又救過我的命,所以無論遭遇多大的困難,我都會拯救妳!」

       他朝曉美焰奔去,雙手挽住她的右手腕,及戴在左手的素色手錶,堅定道: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就讓我透露自己的過去給妳吧!」

        和輝闔眼。

        須臾,惡魔曉美焰頓覺一陣天旋地轉,隨後意識沉落黑闃幽邃的深淵中……


------------------------------------



而    本篇惡魔焰的部分台詞,同樣刻意將原作重現。

        此外,我想本篇讀者可能會有些疑問,但請讀者看後續發展吧。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1 筆精華,1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