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3k

RE:【中篇同人】《枷鎖的物語》(9/7更新第二章)

樓主 湛藍琴海 a73541
GP0 BP-
       
       小屋版

        前言:

        其實本作是延續過去所創作的小焰同人單篇「焰」遇的時間軸,因此下文開始會有前作的概念出現。雖然下文已有前情提要,但筆者依舊建議可先閱讀前作「焰」遇再往下閱讀,以更容易銜接劇情。


                                                           ------------------------------------



                                                                 第三章──沉浸回憶




         天已薄暮,彤霞滿天。

        夕暉灑落,點點金光,於黑髮少女髮上的緋紅蝴蝶結,閃熠輝映。

        此際,與黑髮少女並肩前行的黑髮少年,凝視閃爍燦然金輝的蝴蝶結讚嘆:

      「焰!妳的紅色蝴蝶結,在夕陽映照下,閃爍著光芒,好漂亮呢!」

        小焰轉首,定視黑髮少年道:

      「是嗎,謝謝你,川澤君。」

        黑髮少年莞爾,接道:

      「別客氣,焰,我很喜歡妳的蝴蝶結,這樣真的很好看,很適合妳。」他續道:

      「對了,明天就不會走這段路了,因為要去畢業旅行!好快喔,當時我轉進來的時候還覺得畢旅還是很久以後的事,沒想到半年一下就過去了!」

        登時,小焰的腦海,浮現溫文儒雅的黑髮少年,當初站在講台上的自我介紹:

      『初次見面,我是川澤和輝,因為父親調職,調到這個城市,而外婆也居住在這裡,而且因為身體狀況惡化而需要母親照顧,因此全家都搬來這裡,然後選擇這間離新家最近的學校。往後還請多多指教。』

         她的腦海又浮現,在一個全城恍然披上金燦薄紗的午後,名為「川澤和輝」的黑髮少年,對於自己因為覺察魔獸出沒,拔腿疾奔,而深感憂心。因此緊追不捨,以致誤入結界,中了魔咒,陷入昏厥。而在自己一番奮戰後,偶然與圓之女神重逢,但卻僅是曇花一現。

        圓之女神消逝後,川澤和輝也倏然甦醒,身為「魔法少女」的秘密被揭穿。於是坦承自己的真實身分,以及必須消滅魔獸的使命。出乎意料的,川澤和輝非但欣然接受身為「魔法少女」的自己,甚至產生尊敬景仰之心,認為自己絲毫不辜負「焰」這個名字,甚至如同「神之使者」──因為魔法少女能夠守護世界!

         最終,自己擊潰巨獸,回歸現實。川澤和輝為了報答救命之恩,而請自己去享用晚餐,並贈送一支素色手錶──那支手錶如今仍戴在左手。

        小焰舉手端詳素色手錶,隨後極目遠望,斜陽西沉。


                                                                      ○○○○○○○


        遠方傳來海潮之聲。

       小焰與和輝一同在飯店大廳的落地窗前,遠眺月色蕩漾的海洋。

       小焰若有所思,舉首仰望滿月,情不自禁低喃:

       「小圓。」

        和輝心頭一驚,轉首注視黑髮少女紫藤色的冰眸。尋思半晌,默然不語。

        俄頃,和輝方開口:

      「焰,妳是不是還擔心出來畢業旅行,會無法守護見瀧原的和平?」

       小焰故作淡然,凝望窗外道:

      「這也是我原本不想參加畢業旅行的主因,但畢竟見瀧原還有其他的魔法少女,而且仔細考慮後,認為參加還是比較正確。」

      「是啊,雖然守護和平非常重要,但焰也真的辛苦很久了,確實該好好放鬆一下。我想不會有事的,焰剛才是不是有禱告?」和輝柔聲問道。

        小焰凝望圓月,靜默不語。

      「我想,真的不會有問題的,因為焰不是有跟我提過『圓環之理』嗎,讓魔法少女在變成魔女前被救贖。既然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那只是祈願今晚不要有魔獸,或者不是太強大的魔獸,應該是能夠實現的。」和輝柔聲絮語:

      「雖然妳不願意透露『圓環之理』的創造者是誰,但我感覺得到,焰一定十分相信『她』。為了她,不管遭遇什麼困難,依然不斷戰鬥,『她』是妳的信仰吧。」黑髮少年含笑:

      「我一直很欽佩,努力守護見瀧原和平,像神之使者般的焰。不過,這次難得畢業旅行,見瀧原也有其他的魔法少女,焰又有這麼虔誠的信仰。所以,這次就好好放鬆吧,別再掛心了。」

         此際,兩人目光相會。

       「川澤君……」

       「焰只要能夠安心,我就放心了。」

         兩人,相視而笑。

         頃刻,小焰眺望波光粼粼的海洋,柔聲細語:

       「謝謝你,和輝君……」

         他倆持續瞭望,於海平面上,流瀉漾開的月光……


                                                                                ***********


         穹蒼清朗、雲淡風輕。

         天光,漫灑窗內,教室因而光耀奪目。

        和輝手持厚重書冊,走向坐在座位上的小焰,將書冊放在小焰的桌面道:

       「焰,我的畢業紀念冊先給妳簽吧,慢慢來沒關係,離畢業典禮還有一個星期,所以我還有很多時間找其他人簽。」他續問:

       「我也簽焰的畢冊吧,妳的還有在這邊嗎?」

        焰一面翻尋抽屜,一面將自己的畢業紀念冊拿出來,遞給和輝道:

       「當然,我還沒拿給任何人簽。」

       「謝謝妳!那我的妳想寫什麼都可以,慢慢來沒關係!」

         和輝手持小焰的畢冊離去。

        小焰思索半晌,才將和輝的畢冊展開,她先是瀏覽封底前的白頁,眼見一片空白。隨後翻至扉頁,同樣一片淨白。

      「他果然真的還沒找其他人簽,因為距畢業典禮還有一周。原來這種生活,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小焰持續低喃:

      「假如還能再輪迴的話,時間軸就不會這樣前進,也不會是這樣的生活了。」

        黑髮少女將畢冊翻回封底前的白頁,陷入尋思:

      『畢業典禮……我想起來了,他將來跟我就讀的是不同的高中,畢業典禮一落幕,我們就無法這樣常常見面了。雖然他說過,將來還是要多找時間見面。』

        她思量片晌,終於提筆,於白頁上寫道:



        謝謝你這段時間以來,對我的關懷與支持,我感受得到你的心意。

        祝福你在將來,獲得屬於自己的幸福。


                                                                                                        




        小焰拾起畢冊,走向和輝喚道:

       「和輝君,給你。」

        和輝振筆疾書,但他甫聞焰的呼喚便放下筆,回首接下畢冊。

       「謝謝妳,焰!妳的畢冊我快寫好了,再等我一下!」他又埋首動筆。

         片晌,他將畢冊交還給小焰:

       「好了,我寫在封底前的空白頁。謝謝妳!」

         小焰默然收下,隨後帶回座位上,翻開封底前的白頁:



         焰:

   
        我想妳應該不會喜歡看到太多的文字,所以我長話短說。

       我只是希望,畢業後雖然念不同的高中,但可以的話,還是能多見面,不過我不會勉強,會盡量配合焰的時間。

        最後,我想贈予焰兩行詩句,這是我不久前看到某首中國詩,有感而發的。雖然文筆拙劣,但還是請焰笑納吧,希望能夠明白我的心意:



        青天雲影共徘徊

        鳥兒靜待心扉開



                                                                                                       和輝




        小焰默然,望向奧藍蒼穹,冥思:

      『他的用意是……』

        她仰望白日旁游晃的,幾抹雲影……


                                                                                ##########


        白色迷宮響徹足音。

        杏子、沙耶加並肩而行,領在前頭。麻美與渚則尾隨在後,而丘比則跟在隊伍末尾。

      「因此,妳們當中會有一個先脫離回憶,然後再喚醒另一個人?」丘比問道。

      「對,我不是說過了嗎,雖然是回憶,不過感覺上不完全是這樣,更像是迷惘。不過因為我很快就想起來現在的任務,所以很快就擺脫『迷惘』,然後就醒過來了。」杏子續語:

      「醒來後就看到沙耶加還在昏睡,我就搖她,叫她的名字,很快她就有了反應,接著就醒過來了。」

        沙耶加接道:

      「在我醒來之前,也是沉浸在回憶裡,雖然有各種感受,但跟杏子一樣,一直有『迷惘』的感覺。」藍髮少女續道:

      「幸好我隱約聽見杏子的呼喚,我就醒過來了。神奇的是,醒來之後,我們就像是得到某種暗示,突然明白迷宮該怎麼走了。所以就很快找到出口,然後就遇到你。」

      「原來如此。麻美的情形也一樣嗎?」丘比望向金髮少女。

      「嗯,我也是沉浸於昔日的回憶中,但同樣內心深處也有迷惘的感受。不過,我是被蓓蓓喚醒的,至於蓓蓓是怎麼先甦醒的,這個就要問她了。」麻美的聲氣雍容優雅依舊。

      「那個,渚也是回憶起很多事情,也有一點迷惘。但我很快就明白我們的使命,所以就醒過來了。」渚望向麻美:

      「可是那時候麻美還沒醒過來,我就趕快叫她,也搖了搖她。沒想到她就這樣醒過來了。然後我們就跟沙耶加她們一樣,突然明白迷宮怎麼走。結果我們一走出來,就遇到你們了。」

      「原來如此呢,聽妳們如此解釋,我大概明白了。這個『白色迷宮』,其實並非單純的迷宮,因為妳們進入迷宮的方式太不尋常了。」白色生物續闡釋:

      「當我們走到黑洞前,正打算進去之際,就忽然遭遇一陣強風,然後妳們就被分別傳送到迷宮各處。不過為何是杏子與沙耶加一起,麻美與渚一起,而焰是一個人,至於我則直接來到迷宮終點。」純白生物晃動尾巴,持續以無機質的聲嗓推論:

      「印象中在被傳送前,杏子與沙耶加、麻美與渚有牽手吧,或許是因為這種緣故,才會一起被傳送。而焰跟我因為沒有牽手,因而獨自被傳送。不過為何我直接被傳到迷宮終點,而焰照常理推論,目前應該是在迷宮某處。會產生這種差異,藉由妳們的解釋,我有個推測。」丘比眨動血紅色的瞳仁:

      「因為焰跟妳們一樣,都是有感情的人類。而剛才妳們也說了,起初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走出迷宮,當走到十字路口,或者三叉路口,便忽有一陣黑霧襲來,就陷入昏厥,沉浸在『回憶』中了。而且還有個共通點,在回憶中都有妳們所謂『迷惘』的感受。」丘比晃動鬢毛:

      「但妳們所謂的『迷惘』,也能夠被解釋為人類情感的『延伸』,而我們孵化者完全沒有『情感』,自然無法理解人類的情感。而妳們雖然深陷回憶之中,但據我推測,妳們當中比較不會為『情感』所惑之人,會先甦醒。那麼,我進一步問,妳們的回憶內容是什麼?令自己迷惘的人事物又是什麼?」

        杏子與沙耶加,及麻美與渚面面相覷。隨後,杏子叫嚷:

      「你問這個幹嘛!」

      「唉呀唉呀,又被誤會了是嗎,我這麼問是為了探尋這些謎團的答案。雖然我們孵化者無法理解人類的情感,不過仍能從觀察言行舉止,略知一二的。從剛才妳們互望對方的情況來看,我想答案就是妳們所看的對方吧。有什麼異議嗎?」孵化者依舊神態自若。

       杏子咬緊牙根,啞口無言。沙耶加則緊蹙眉頭,而麻美則抿緊唇畔,至於渚則略為垂眉。

      「果然呢。因此據我推測,或許這就是其中一方先甦醒之後,能及時將另一方喚醒的緣故吧。或許能喚醒自己的對象,便是自身所最在意的人。因而若是其他人呼喚,也不見得能夠發揮效用。」孵化者續釋:

      「此外,妳們說雙方都甦醒之後,便忽然明白迷宮該如何走了。我想這是不合常理的,目前我唯一想到比較合理的解釋,便是正如上述所言,這並非單純的『迷宮』,除了進來的方式過於不尋常,而且為何昏厥前對於如何走出迷宮毫無頭緒,但在雙方皆甦醒後卻恍然大悟。原因可能就在於,妳們都已經過『回憶』的過程,並擺脫『迷惘』,才能明白走出迷宮的方法。」孵化者俯低身子:

      「換言之,『擺脫迷惘』才是走出迷宮的關鍵。而焰目前尚且無法走出迷宮,可能她還在沉浸自己的『回憶』,或者還深陷於『迷惘』中。再加上沒有人──或者是沒有她所最『在意』的人,能夠喚醒她,自然就無法自拔了。」它續道:

      「至於我為何能一開始就被傳送到終點,正如剛才所言,我們孵化者沒有情感,自然也不會迷惘,因此會迷惑自己的『迷宮』是不存在的。」

      「既然如此,如果必須是自己最『在意』的人呼喚,那我們呼喚她會有什麼用?」杏子提出質疑。

      「剛才已經說明,需要自己最『在意』的人呼喚,只是一種推測。或許只要有人呼喚便能發揮效用了。」潔白生物答話。

      「但是,萬一是需要最在意的人呼喚怎麼辦?因為我很清楚,焰最在意的人是小圓啊!」沙耶加接話。

      「對唷,我和沙耶加都知道焰最在意的人是小圓喔,但是現在小圓就是被綁架了,沒有辦法過來呀!」渚頷首認同。

      「假定如此的話,我想也不是沒有辦法,不過在那之前,妳們都先呼喚看看吧。」丘比回道。

       須臾,他們遙見小焰昏厥於雙叉路口前。

      「焰!」杏子不加思索飛奔前去,沙耶加緊追在後。

      「曉美同學!」麻美也邁步向前,渚與丘比尾隨在後。

        杏子衝至小焰面前,俯身搖動她的雙肩叫喚:

      「喂,快醒醒,焰!妳不是要救那個叫『小圓』的人嗎!妳現在躺在這裡,怎麼可能去救她!」

       小焰毫無反應。

      「可惡,沒用啊,當時我呼喚沙耶加一下就成功了,但是現在她一點醒來的跡象都沒有!」杏子一臉情急。

      「喂,焰,妳不是最想念、在意小圓了嗎!妳這樣昏迷不醒,小圓可是有可能會變成魔獸的俘虜啊!到時候不但是會失去小圓,甚至世界可能會被魔獸毀滅啊!」換沙耶加不斷搖撼黑髮少女的肩膀。

       此際,麻美前來,勸阻道:

      「別擔心,換我試試看。」

       杏子與沙耶加隨即讓開,麻美蹲下身,輕搖小焰的細肩道:

      「曉美同學!請趕快清醒,我想『小圓』對妳來說是很重要的人吧,如果不清醒的話,是無法拯救她的喔。而且,我們三人並肩作戰這麼久的時間,不正是為了守護見瀧原的和平嗎!因此,為了守護和平,我們必須繼續奮鬥下去。而且這可能攸關世界存亡,我們更應該承擔這個使命!」

       小焰依舊毫無動靜。

      「還是不行嗎……」麻美流露一絲愁色。

       渚與丘比前來,渚俯身搖晃小焰:

      「請焰趕快醒來吧!大家都這麼努力呼喚,再不醒來的話大家都會擔心的,而渚的心情跟大家是一樣的!趕快醒來救小圓吧!渚和沙耶加都知道,焰最想念小圓了!」

       小焰昏厥依舊。

      「唉呀唉呀,妳們都這麼努力呼喚了都不行,那我更不可能辦到了。」丘比從容走來。

      「切,虧你還說得出風涼話!你剛才不是說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嗎!既然這樣就趕快提出來啊!」杏子厲聲喝斥。

      「確實,不過這個方法我也不確定是否能發揮效用。而且,有些問題要克服……」丘比陷入尋思。

      「對了,我剛才突然想到,既然焰這麼想念、在意小圓,對小圓有極為強烈的執著,那現在應該是一心一意只想救小圓,而不會有任何迷惘才對!拯救小圓應該是她唯一的目標!但是,為什麼她醒不過來?難道她陷入迷惘了嗎?還是沉浸在回憶中?」沙耶加猛然警覺。

      「說得也對,這實在是太詭異了!」杏子附和。

      「關於這點,我想她不一定是陷入迷惘,或許只是過於沉浸回憶而已。不過無論如何,我已經想到克服問題的方式,因此決定嘗試一個辦法。」丘比續語:

       「看來只能請『那名少年』過來幫忙了。」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1 筆精華,1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