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80

【同人】虛幻若夢(まどほむ)

樓主 Watermanlon kufufu69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此文同步發於小屋中呦


  撲通,心臟沉悶地跳動著。
 
  好疲憊,眼皮重的令人難以置信。身體呢?貌似發出了痛苦的訊息。手沒辦法自由地活動,腳也施不上任何一點力氣,腹部……在發疼,每次的呼吸都很微弱。
 
  濕潤的液體沾滿了全身,黏稠感依附著衣服和肌膚之間,在其中作祟著。雖然是如此地難受,但是聞到了──濃厚的血腥味。
 
  出血了?
 
  ──為什麼……怎麼回事?
 
  在黑暗的視界裡,意識一片朦朧。這副身軀和這個情況……怎麼了?連只是想起一個字,頭腦就痛得快裂開了。一瞬間,混濁不清的腦袋裡閃過了那樣子的警訊。
 
  ──死?是死?快要……死……了嗎?
 
  死亡,這個概念在腦海裡被急速地擴展。對死亡的恐懼竄上了心頭,好想逃……但是沒有用,身子依然臣服於痛楚和無力之下,對命令不加理睬。
 
  ──是死亡。
 
  連掙扎也不管用,這就是死亡本身所帶來的威權。思想飛到了很遠的地方,曾經,也以這雙手結束了誰的生命,也曾以這雙眼見證過了誰的終結。
 
  有著這樣的事情。一點一滴,回憶流回了腦裡。
 
  感覺變得很奇怪,什麼東西接近了意識。黑色,在深不見底的記憶迴廊裡,撈到了些什麼。完全空白的思緒中,好像能摻入些熟悉的東西了。
 
  抓住了那個形體,然後鮮明地回想起來。先是憶及了一個人,有關於那個人的一切隨即充斥在腦中。洪流,過大的資訊量又帶來一陣劇烈的頭痛,可是卻不怎麼在意。
 
  是幻覺嗎?
 
  在哪裡?悶的令人喘不過氣的黑暗中。
 
  一個人。
 
  那個人回過頭,向自己微微笑著。
 
  她張開嘴,依然掛著洋溢的笑容,開心地說了些什麼。但是她和自己的距離有點遠,老實說聽得不是很清楚,甚至可說是完全聽不見。
 
  即使如此,卻不知為何流下了眼淚。
 
  名字。知道的,並且小聲地說了出來。
 
  「……まどか。」
 
  是小聲的連自己都沒辦法聽見的程度,可是在遠方的那個人卻聽見了,她笑得更燦爛了。
 
  「ほむらちゃん。」
 
  這次可以清楚地聽見了,她正呼喚著自己的名字。依然沒辦法理解這一切,掌管情緒的中樞崩潰了,更大的淚珠從眼眶中滑落,和進了身後冰冷的泥土裡。
 
  她伸出了手,等待著回應。可是要怎麼做?手像塊鉛一樣,舉都舉不起來,話語也是,每當要脫離喉頭就梗塞住了。要放棄嗎?心裡湧出了這種想法。
 
  ──不回應不行的啊。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沒用?連這種事情都難以完成嗎?也要像那個時候失敗了無數次嗎?夠了……那種事情……別再讓它發生了。
 
  使盡剩餘的力氣,移動著身子。
 
  好痛……無論是肌肉群的痠痛感,還是骨頭碎裂的刺痛,都持續地在幫這場大火加溫,灼燒著全身上下。痛楚逼近昏厥,但是那樣子依然不夠,那時候不是這點小傷可以比擬的。
 
  那時候──為了和她分別,而孕育出的心痛。
 
  「まどか……!」
 
  伴隨著超越極限的痛苦,腳步向前踏出。緩慢的,就算只是一小步也是對身體極大的負荷。搖晃不定,沉重的眼皮阻礙著視線,愈是想要看清楚,那就愈加難以辨認眼前的景象。
 
  「啊啊……」
 
  連呻吟是如何從嘴裡流露出的都不在意了。
 
  她還在那裡,要快一點才行。因傷痛而變得笨拙的身子,施了僅存又微小的力氣在腳上,以踩踏地面的反作用力把腳劃出了個大弧,向前奔去。痛覺於全身各處響應著這場盛宴,但是要忍住。
 
  一切都是為了她,咬緊牙根,不計代價地前進。隨著喘氣與呻吟的交互作用,彼此間的距離正縮短著,她也在視線裡愈發清楚。
 
  能做到,於是吃力地加速了。在持續奔跑的途中,忽然睹見了她嬌小的身影在一瞬間模糊了,就像是要消失了一樣,正散著微弱的光芒。然後──從腳開始,在她所待的地方慢慢地褪去了色彩。
 
  多麼希望那個消失是錯的,是不對的。可惜的是,那漸漸的是腿了,接著又以驚人的速度向上身邁進。
 
  「不要……不要啊!」
 
  似乎是此生中最大的吶喊聲。顧不得這殘破的身軀,把全部的力氣都灌注在「跑」這件事上。好像能聽見身體的悲鳴,從腹部無數的傷口滲出了血液,右邊的腳踝也因扭傷而發腫了,空氣難以吸進,鼻腔裡全都是血腥味。
 
  可是,接著卻看見了使心臟揪緊的畫面。被光輝所圍住的她,雖然笑著,但看起來卻很悲傷。她舉起了小小的手,對著這裡左右搖擺。嘴巴動了動,是在傳遞著訊息。但是聽不見,連聽力都因傷而模糊了。
 
  從嘴型來判斷的話──是怎麼樣都不願想起的詞彙。
 
  「再見。」
 
  在眼前,不到兩步的距離裡,伸出去的手穿過了空蕩蕩的黑暗,什麼也沒能抓住。消失了,連些許餘影也消散殆盡,被徒留下的只有這急促的呼吸,以及難以接受的驚愕。
 
  什麼也說不上,身體癱軟著又倒下了。
 
  喜悅溜走了,逃得無影無蹤。她又從這裡離開了?像那時候一樣嗎?對於生物而言,那最基本的不安竄上了心窩,把心臟攪得像是要破裂了一般,不顧後果地作痛著。
 
  差不多該接受了吧,那是幻覺。但是,就算是幻覺也好,那還是她。
 
  ──不要啊。
 
  不要走……別再從身邊離開了。好可怕好孤單好寂寞……今後又是一個人的世界嗎?向上,還能再冀望什麼?往下,還能再許下見面的願望嗎?
 
  「まどか……」
 
  被寂靜包圍的空間,只留下細微的啜泣和呼喊。
 
  喀拉。從耳邊聽見了東西碎裂的聲音。
 
  也是在同樣的黑暗中,浮現了熟悉的東西──靈魂寶石突兀地飄盪於空中。裡頭的色彩不是屬於自己的紫色,而是沉重的黑。從上至下,不規則的數條裂縫還在向外擴張。
 
  僅僅是無力地看著。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現在才想起來,關於「魔法少女」的盡頭不是痛快的死,而是殞落為悲慘的魔女。
 
  不可思議的,感覺不到任何對成為魔女的恐懼,反而有股解放的快感。一直以來幾乎不笑的容顏,感覺到了肌肉變化──嘴角的兩側微微地向上鉤去。
 
  大概是在笑吧。那麼也可以了。
 
  如果是見不到面的這個世界的話。
 
  如果是祈願萬千也未然實現的話。
 
  如果是拖著殘破不堪的心理的話。
 
  如果是話語永遠也無法傳達的話。
 
  是這些事情招致了這個結局的話,那麼就渾噩地走吧。化身為帶來災禍的魔女,躲進一個人的世界裡。
 
  不會有過多的期待與思念。
 
  不會有過剩的痛苦與絕望。
 
  茫然地,色彩被吞噬,希望也全數化為烏有──對著濁黑的靈魂寶石許下了願望。
 
  喀拉。宛若回應著自己,裂痕展擴到極限的時候,沉悶地,寶石的本體破碎了。從那之中,流瀉出無數的哀慟,四散到各處。
 
  最初,以為自己的生命會在陽光的沐浴下結束,不過現在看來那是很可笑的。最後,與那樣子的幻想相違背,居然是在黑暗中自願墮落。
 
  不過那種事情已經沒關係了。這樣就好,從這過於無趣的世界裡逃離,逃得遠遠的。
 
  ──真是,太好了。
 
  在淺笑裡,意識再次沉入深處。寂靜地、靜謐地,步入了黑暗當中,呼吸告停,止於留戀著誰的最後一息。
 
 
 
  一開始,是感覺到了什麼呢?
 
  不是絕望,也非難受,是和痛苦沾不上邊的感覺。要找一種詞彙來概括的話,大概是「放鬆」吧。
 
  已經有多久沒有讓身體好好休息過了?天數,光用手指頭和三位數的計算是行不通的。這樣子就是魔法少女的終點嗎?是如此舒適的地方嗎?
 
  好像有哪裡是錯的。抱持著懷疑的心態,於是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最先見到的是一片寬闊的藍天,視線隨即被渲上清澈的讓人懷疑的湛藍,沒有雲,是那樣子的藍色。不確定到底是多久,不過確實是過了一會兒才明白自己是躺著的。
 
  稍微挪動了一下頭部,視界擴充得更完整了一些。身處的是大片大片綠油油的草地,四周有各式各樣的花兒綻放著,千紅萬紫點綴其間。再更往下一些,可以看見城市──見瀧原的全景。
 
  這裡是見瀧原的山丘上。
 
  ──真奇怪。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有一道聲音趁著這個空檔傳了過來。連帶地,頭上也感受到了被撫摸的感覺。
 
  「啊,ほむらちゃん醒了嗎?」
 
  聽到這溫柔的聲音的同時,感覺的到瞳孔正急速縮小著。慌忙的身子完全不受控制,轉動了頭,再次把視野拉回藍天,又再切換到自己的身邊。確認,腦中只有這件事情。
 
  看見了,首先是遮掩住一部分藍天的綠葉,再來則為自己也穿過的那套制服。被頭枕在下面的是一雙白皙的腿,以及穿至大腿與裙襬間的白色長襪。
 
  撲通撲通,心臟劇烈地跳動著。彷彿是個既期待又怕失望的小孩,搖晃不定的眼神徘徊不定,最後,是做了個深呼吸後,才鼓起勇氣將目光向上望去。
 
  結果,期待沒有落空。
 
  和記憶中一模一樣,那粉紅色的秀髮用紅色的髮帶,綁成了小小的雙馬尾。稚嫩的容顏上,依然掛著那永遠不變的微笑。還有那種氣氛,只要待在她身旁就能心安的氛圍也被重現了。
 
  「……ま、まどか?」
 
  不自覺地將雙手貼上了她的雙頰,馬上便感受到了那柔軟滑順的肌膚。再捏了捏,那觸感依然沒從指尖流逝。不會錯的,眼前的少女並不是幻覺,而是個完整的實體。
 
  「唔嗯……我就在這裡呦。」
 
  帶點報復的意味,她也用相同的手法捏住了這一方的臉。雙方的容顏在雙方的拉扯中扭曲,即使已經難以保持平常心地注視對方的臉了,但是誰先笑出聲或先放手就算輸了。一直維持著這個姿勢,還有假裝瞪向對方的凶惡眼神。
 
  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先鬆懈下來的竟然是自己。她作了個鬼臉,嘴角邊是怎麼樣也控制不住了,索性笑出了聲。手也因為這個比賽而告終,而從臉上挪開。
 
  輕飄飄的,身體不再沉重或疼痛,幸虧如此,才有辦法準確地控制行動。坐起了身子,稍微調整一下,接著就佔了她身邊的位子。
 
  「まどか……我很想妳呀。」
 
  放鬆了全身的力氣,只依偎在她的肩上。微風迎面拂來,相繼地也把她的髮香帶入鼻中──依然是那牌子的洗髮乳。不知為何,長久以來被鎖在心裡的情感,現在全數都流了出去。
 
  「嗯,我知道。我可是一直在看著的吶。」
 
  也是和印象中別無二致的溫柔。還記得之前曾被她安慰過,也曾隨心所欲地閒聊,還有在戰鬥中互相支持──她總是用這份溫柔包容著,一切都像極了那時候。
 
  「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人記得妳,僅存的只有我那薄弱的印象……」
 
  如果是平常的話,一定會一邊嚎啕大哭,一邊亂七八糟地講吧。不過呢,現在她就在身旁,即使是想哭的時候,也會不自覺地變得開朗。所以,鼓足了勇氣繼續往下說。
 
  「假若哪一天,連自己都對妳的存在有所存疑的話……很害怕那樣的事情。」
 
  「才不會有那種事呢。因為,ほむらちゃん總是一直記得我的嘛。對吧?」
 
  說著這話的同時,她牽起了空著的右手,手心上的溫度也能確切地感受到。知道的,她所說的都是明瞭的事實,只有一個人──就是自己,記得鹿目まどか的存在。
 
  「ほむらちゃん,不能輕易地放棄呀。」
 
  眺望著眼下的見瀧原,她的話語聽起來是有些怯弱的,每每她在擔心別人時,就習慣皺著眉頭這樣說。
 
  「即使會覺得痛苦和難受,也不能拋下這個世界。」
 
  記憶追溯到了上一個片段,是自己選擇成為魔女的零星。她會這麼說,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難以言喻的情感湧上,迫使右手加了些力量,和她的手握得更緊。
 
  「雖然見不上面,也不能隨意地閒聊,是如此殘忍的世界……但是,仍然是我想保護的世界呢。」
 
  細數著過去的種種,憑空地化為了現實的陳腐。對啊,所生活著的是那種世界。
 
  「有著很多重要的人,爸爸、媽媽、達也……杏子、麻美學姊、仁美還有大家,都堅強地在這世上活著。所以,為了保護大家,所以許下了那個願望。」
 
  那就是為了不讓所珍視的人流淚,某個少女做出的選擇。
 
  「如果ほむらちゃん難過了或流淚了,我也一樣會心痛的呀。」

  她所發出的聲音雖然細微,但是卻直接傳到了心裡。難看的,視線又再一次地糊掉了,心臟那端彷彿被手掐住一般,只覺得很痛苦。

  和她──鹿目まどか的見面是不可能在現實中實現的,那麼,如果要相見的話就只有在現實以外的地方。這裡是──夢啊。
 
  這些淚珠,是為了重逢的喜悅而流,還是因了告別的意義而落?聽著她的聲音,腦袋一片混亂的,難以進行思考。
 
  「啊啊,ほむらちゃん別哭嘛。」
 
  一邊苦笑著,一邊把這個身體擁入她的懷中。這份感覺很真實,卻又是如此的殘忍──這樣子並不是真實。
 
  「要打起精神來呦,ほむらちゃん。」
 
  「就算看不見、聽不到也摸不著,但是我依然在妳的身邊呀。」
 
  知道的,那件事情是知道的。想說些什麼,但話語才剛湧上喉頭時,又被活生生地吞了回去,只能默默地聽著她想傳來的訊息。
 
  輕撫頭部的觸感淡了,漸漸地連她的溫度也感覺不到,失去依靠的身子並沒有就此往草地倒去,反而被一股助力給扶到了樹幹旁,讓身子倚靠著樹木。
 
  「總有一天,還能再相見的。」

  「再見。」

  對方的笑伴隨在道別之間,自己的卻是混雜著哭與笑而變得彆扭。

  「嗚……再、見……」

  兩個人都笑了。如果是離別的話,那麼無論如何也要笑著。

  這場夢已經結束了。

  最後的意識停留在那。從夢中,踏著滿足的腳步離開了。

  即使是如此扭曲的世界,即使是不通人情的現實……這些怎麼樣都無所謂;沒有救贖也好,痛苦地笑著也罷,只要惦記著她的事情,就能繼續朝下一個未知邁進了。

  只是……只是。

  心仍舊作痛著呀,まどか。

這裡是西瓜,
今次的回合是廢怯少女。
原本是想用第三人稱描述的,
但最後為了摹寫ほむら的心境,
所以還是選了第一人稱。
這篇看起來會有些怪異,
是因為擔心沒有完整地表現出ほむら的心情,
而幾乎沒有以"我"來做主詞的關係。
敝人寫同人有很差的習慣……
若是第一人稱,而又面臨了珍愛的角色的同時,
我會盡量地不去使用"我"這類主觀的用詞,
因為這樣好像會因自己而貶低了角色……
對不起我就是這麼沒自信的人(光速逃)

把劇場版看完之後,對粉黑的愛又回來了。
不知道給大家的感覺是什麼?ほむら的心境有出來嗎?
感謝各位的閱讀,這裡是很感謝的。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641 筆精華,1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